【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熟女櫻換夫之旅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熟女櫻換夫之旅



我和熟女櫻的認識是從網路開始,算得上是「以文會友」吧!我喜歡她的文章,曾留短訊息給她。她剛開始不會貼圖,就請我幫她貼圖,慢慢就聊開了。



  熟女櫻42歲,163公分,和晶鈴一樣是新竹縣的客家人,兩個人是同一所高中畢業,是前後期的學姊妹。她老公50歲,173公分,是個公務員。



  我已經51歲,164公分。晶鈴也44歲了,和我一樣高。



  我常常和熟女櫻通電子郵件,在郵件或者訊息的最後,我常禮貌性的邀請她到加拿大來玩。聊到最後,我有時候說她已經成爲我第一號的性幻想對象,希望能和她一起3P或4P,她都不置可否。



  直到六月初有一天,她竟然來信說,暑假開始,早餐店的生意會差一點,老板同意她請假一陣子。她想來加拿大玩幾天,如果我願意接待她,她就不跟團,準備自己買張機票就過來。



  我當然馬上回信,歡迎她過來。



  過了幾天,她來訊息說,她的老公聽說她要到加拿大玩,也說要和她一起過來,怎麽辦?



  我當然又馬上回信,歡迎她老公一起過來。



  可是技術上的問題出現了,熟女櫻在信上說:第一、她老公根本不知道她在網路貼文,甚至於貼圖的事。第二、她老公不知道我們是什麽關係,不知道我們是怎麽認識的。第三、她老公也不知道我們準備同房3P或4P的事。第四、如果不同房,我們還歡迎她們嗎?我們家的房間夠嗎?



  我回信說:第一、我們在她老公面前,一定絕口不提她在網路貼文,甚至於貼圖的事。第二、我們就說晶鈴是熟女櫻的高中學姊,今年返台省親時,剛好在新竹遇見熟女櫻,才聊起來,邀她過來加拿大玩。第三、和熟女櫻同房3P或4P雖然是我們的期待,但是我們原先邀請她來時,也沒說一定要這樣安排。一切隨興,一切隨緣無妨。第四、我們家在加拿大算是標準的獨立屋,有四個臥室,就算她的兒女都來,也住得下。



  就這樣說定了。她決定配合她老公的時間,在七月初來。



  盼啊盼著,終於盼到了熟女櫻要來的那天。晶鈴因爲家裏還沒收拾好,還得準備東西給客人吃,就叫我自己去接機。熟女櫻他們坐的是華航,到溫哥華機場大概是晚上八點多。



  到了機場,等了一會兒,看著班機的旅客魚貫而出,我的心開始有點緊張。



  我只和熟女櫻通過信,連電話都沒打過,到底她的的個性如何呢?會隨和好相處嗎?她老公呢?雖然說熟女櫻的老公和我一樣,喜歡看著自己的老婆被別人肏。



  萬一,她老公發現熟女櫻和我們聯手騙他,甚至想偷偷給他戴上綠帽子,會引起怎麽樣的誤會和反應呢?



  終於從機場監視的屏幕看到熟悉的身影,熟女櫻爲了讓我們容易辨認,所以穿了她自拍的時候常穿的那件迷你碎花洋裝。第一次看到熟女櫻本人,覺得她本人比照片高一點。我看過她很多的相片,所以似乎可以透視她那洋裝底下熟女豐滿的體態。閉上眼睛,她身上的每一顆痣,我似乎都了若指掌哪!真想當場扒光她的衣服,狠狠地肏她一下。



  她老公跟在她後面,推著行李車,人長得忠厚老實。身材嘛,跟我比起來,算是又高又壯。大概剛剛過移民官的那一關,受了一點語言不通的虛驚,臉紅通通的,額頭還冒著一點汗。



  由於雙方是第一次見面,晶鈴又不在場,我又怕說錯話,所以回家的一路上場面有一點冷,有一點尴尬。我只能介紹沿途看到的溫哥華,他們也只有靜靜的聽著。到了我們家,已經將近晚上十點。熟女櫻夫婦已經因爲時差,很困了。也沒吃晶鈴幫他們準備的消夜,洗過澡就睡覺了。



  第二天,我們開車帶他們到處走走看看,也玩了一整天,蠻累的。最累人的是,可以感受到每個人的心裏似乎都有著自己的盤算,根本沒辦法敞開來聊。明知道客人是自拍玩家、換伴群交的同好,但因爲有言在先,我們都只好裝作不知道。作爲主人的,也不便隨便就把話題引到那邊。



  兩家人不知道要聊什麽,晶鈴和熟女櫻就著她們共同的記憶,稀稀落落地回憶一下高中時代和家鄉的生活瑣事,還有畢業以後各人的際遇。兩個人當然都故意避開有關自拍和換妻的經曆。



  晚上八點多,吃過晚飯,可能是時差的關係,熟女櫻夫妻有點意態闌珊,又想早點睡。我建議讓他們夫妻開開洋葷,到市區一家很有名的脫衣舞pub看表演。一講到這個,熟女櫻丈夫的眼睛就爲之一亮,精神就來了。



  一行人準備停當,坐上了車,要出發了,晶鈴忽然說:「我們就不要到downtown的那家pub了。」我踩著煞車,問說:「幹嘛不去那家?」「那家熟人多。」「什麽時候,你又會認識去pub的熟人了?」「我是怕櫻妹妹會碰到熟人。」熟女櫻急著說:「我們在這裏沒有熟人的,不怕,不怕。」晶鈴急得捏一下我的大腿,說:「叫你別去那家,你就別去。」我沒好氣的說:「不去那家,要去哪家?」晶鈴說:「去北邊的那家藍月pub。」北邊那家藍月pub我只去過一次,小小的一間,根本沒什麽看頭。不知道晶鈴又在搞什麽鬼,我心裏一面滴咕著,一面乖乖的把車掉頭,往北邊的市郊開去。



  在路上我向熟女櫻夫婦解釋,在加拿大看脫衣舞表演,基本上是免費的。通常你進去pub只要點一杯飲料,就在那邊杵一個晚上,也沒人理你。而且這裏的pub也不興給脫衣女郎小費,不像在美國要事先準備一疊小面額的鈔票,準備塞到脫衣女郎的胸罩或者小丁裏。



  說著說著,一會兒就到了那家藍月pub。一個小小的停車場,還停著不少車子。我們一行人推開大門,就準備進去。沒想到兩三個彪形大漢圍了上來,擋住我們的去路。我看看熟女櫻老公的身上背著形影不離的相機,應該是相機出了問題,正想請他把相機放回車上。



  那一邊帶頭的晶鈴就問:「What‘s wrong?」比較年輕的圍事就很客氣的說:「How many people?」「Four。」「Please buy ticket, total 40 dollars。」一聽說要買票,我就接著問:「How comes?」「20 dollors per gentleman, ladiesfree tonite。」「I never bought ticket before。」晶鈴搶辯著說,她從沒買過票。看來,她還來過幾次的樣子。



  「Sorry, tonight is the ladies' night, without ticket you guys can’tget in。」我看看晶鈴,意思是說:你看吧,大老遠跑到這裏來,結果還要買票。



  晶鈴看著我說:「還看什麽?快付錢哪!」熟女櫻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不是說免費的嗎?」晶鈴向她眨了眨眼說:「今晚是這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五,是『女仕之夜』,有特別節目,所以男生要買票,女生還是免費的。」咦,她怎麽知道?



  等我們買了票,圍事的一打開內場的門,哇∼∼吵死了∼∼整個屋頂都快被震耳欲聾的音響和尖叫呐喊聲掀開來。各式的五彩雷射閃光閃爍耀眼,眼睛很難適應。一個小小的現場,是滿坑滿谷的人,根本找不到空位。



  這時候,一個穿著啤酒公司制服、身材浮凸玲珑的金發洋妞向我們走來。我手心攥著一張20元紙鈔,跟她握手的時候,就遞到她的手裏。她把我們領到靠近舞台的吧台,笑盈盈地拜托觀衆挪一挪,騰出幾個座位,讓我們坐下。



  我們到得比較晚,看來節目已進行了有一陣子。我把一行人安排妥當,點好飲料,才發現熟女櫻的老公的眼睛對著那位金發美女是目迎目送,口水差點沒流出來。這也難怪,第一次開洋葷嘛!



  晶鈴則是挽著熟女櫻的手,向舞台上指指點點的。小小的舞台上三個猛男,正搖頭晃腦的跳著勁舞。台下全部圍著女性觀衆,有胖的、有瘦的、有老的、有年輕的、有俏妞,也有恐龍,都像被催了眠,著了道似的,跟著搖頭晃腦,隨著hiphop音樂的節拍起舞。



  原來,被我們誤打誤撞,撞到久聞其名的ladies‘ night了。



  (咦,是誤打誤撞的嗎?哼,回去得好好審問下晶鈴。)今晚的節目全部是爲女生設計的,原先是只準女生進場,後來才改爲男生可以進場,不過男生需要買門票。怪不得現場的男生,除了幾個舞男之外,寥寥無幾。



  舞台上一曲剛罷,隨著女生一起的呐喊,第二曲又開始了。三個猛男動作整齊劃一,剛跳玩一個小節,一轉身、一甩手,三個人的上衣都甩到台下,被觀衆搶走了。猛男身上古銅色堅實雄壯的胸肌,不知道是流汗,還是上了油,油亮油亮的。



  隨著觀衆瘋狂的尖叫聲,三個舞男一起鼓動胸肌,胸肌跟著鼓聲跳動,觀衆也跟著節拍一起鼓掌,現場氣氛high到了極點。三個舞男又跳完一個小節,一轉身、一頓足,三個人的黑長褲都褪了下來,下身只剩一條小小的三角褲。



  吼∼∼真是給她打敗了。女生看秀比男生還投入,還瘋狂,真會叫。還有幾個女生把手指插進去嘴巴,吹起又響又亮的胡哨來。



  在這種氣氛的感染下,晶鈴和熟女櫻好像都忘了自己的老公就在身旁。不,根本就忘了自己都是有夫之婦。兩個人紅著臉,盯者猛男下部鼓起的部位,隨著猛男們挑逗的動作,晶鈴乾脆抓著熟女櫻的手,也擠到舞台前,跟人家一起high起來。



  好不容易一曲舞罷,兩個人還記得找路回家。兩個人樂得合不攏嘴,從舞台前走回來。由於現場就只有她們兩個是黃面孔(櫻妹妹別打我。不是黃臉婆,是東方人的意思),慢慢地,她們的一舉一動就吸引了現場觀衆的目光。



  那三個舞男跳完舞,下了場。接著就換一男一女兩個黑人上場,兩個人在舞台上跳著像黏巴達一樣的拉丁熱舞。



  這時舞台下的人群起了一陣騷動,原來剛退場的三個舞男過來和觀衆交流互動了。他們一路走來,女觀衆一直吃他們豆腐,有索吻的,有拍拍他們裸露的臂膀的,有拍拍他們堅實的屁股的,有的乾脆把手探往他們的私處「月下偷桃」。



  他們也不以爲迕。媽的,我們男生看脫衣舞如果這樣子,早就被打到馬路上滿地找牙了。



  那三個舞男好像針對我們而來。一面匆匆應付其他的觀衆,一面向我們這頭擠過來。他們走到我們面前,跟我們打了招呼之後,就叽哩咕噜講了一堆話。現場吵死人了,根本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麽。



  後來其中一個乾脆附耳在晶鈴耳邊大吼,晶鈴也附耳在他的耳邊大吼。雙方才完成溝通,點了點頭。在溝通的時候,他們另外兩個舞男站在旁邊也沒閑著,一個站在晶鈴身後,把他的下體一直往晶鈴的臀部磨蹭。另一個抓著熟女櫻的手去摸他的下體。氣死我也,我們兩個丈夫在他們眼裏,簡直變成了隱形人。



  旁邊的觀衆看得也都吃味了,有起哄的,有湊過來想一起互動的,有的就伸手摸我和熟女櫻丈夫的胸部,有的把一對大奶擠往我們的臉,我們兩個不得不站起來應付,也有人就趁亂抓我們的下體。



  無台上兩個黑人男女跳完了兩曲,主持DJ看我們這邊亂得也差不多了。三個舞男向DJ打了一個pass,DJ便降低了音樂的音量,出聲要觀衆安靜,聽他宣布節目。



  他大意是說,今天現場很榮幸,有兩位亞裔的女性光臨。他想今晚不經過選舉,就直接請她們兩位當今晚的Ladies of the nite。他問大家同意不同意?



  我趕快站起來搖手制止,沒想到現場一陣歡聲雷動,全部回頭向我揮揮手,同時報以如雷的掌聲,表示一致通過。這下弄巧反拙了,她們竟以爲我的搖手,是向她們揮手問好。



  我要晶鈴站起來表示表示,她居然面帶微笑,也揮手向觀衆致意,繼續坐得穩如泰山。熟女櫻夫妻則根本不知道大難即將臨頭,也是坐在那裏紋風不動。



  主持人接著說,既然大家同意,那麽就請兩位主角上場。三個舞男就簇擁著晶鈴和熟女櫻向舞台走去。到了舞台前,就一人抱起一個,把晶鈴和熟女櫻抱上了舞台。另一個舞男就在舞台前,隨便抓一個女生,也把她也抱上舞台,那個女的可樂得像什麽啊!



  這時舞台上放著三把吧台的高腳椅子,主持人就請三位女仕坐上椅子,面向觀衆。熟女櫻根本不知道主持人說什麽,只是一味笑著,晶鈴就示意她跟著她做動作。



  我怕熟女櫻的老公生氣,轉頭對他說:「出來玩玩,沒關係吧?」沒想到她老公卻好像期待已久的樣子,說:「這太好了。你能不能幫我問問看,可不可以照相?」我去問了帶我們進場的那位金發辣妹,她說Ladiesof the nite的朋友,今晚要想幹啥就可以幹啥。



  熟女櫻的老公一聽我的說明,馬上拎著相機,就擠到舞台前面。



  舞台上音樂已經響起來,三個舞男就站在個女賓面前扭著臀部,把鼓起的陰部頂向她們,在她們的身上磨蹭。隨著觀衆的歡呼,舞男的動作越來越放肆,第三個女的已經把舞男的陰莖掏出來,用力地套弄著。



  主持人鼓勵晶鈴和熟女櫻放開點去玩,晶鈴正在猶豫,台下的觀衆就一直呐喊:「加油!加油!」晶鈴就紅著臉,把手伸進去她面前那位舞男的底褲裏。她一摸到那舞男沈甸甸毛茸茸的兩粒蛋蛋,就全身興奮得打著哆索。那個舞男的陰莖大概從沒被這麽幼嫩的小手抓過,即便是久經陣仗的陰莖,也一下子就暴漲數倍,彈出底褲。一支黑得發亮、暴怒的陰莖,就這樣彈到晶鈴的臉上。



  熟女櫻見狀,也依樣畫葫蘆,伸手去撫摸她面前的舞男那壯碩的腹肌。她的兩手在舞男身上遊走,從腹肌摸到胸肌。她似乎對舞男那結實的屁股情有獨锺,兩只手一直摸著那裏。那個舞男乾脆把底褲脫下來,背對著她,讓她摸個夠。當變成全裸的舞男,面對著觀衆的時候,全場又是一陣歡呼。



  那個男的彎下腰低下頭,從胯下抓著熟女櫻的一只手,讓她從後面套弄他的雞巴。老外的雞巴很粗很長,還好不是很硬,所以熟女櫻套弄起來並不困難。



  看看最右邊那個女的,已經羅衫半解,露出半個酥胸和一雙修長的大腿。在舞台正中央的晶鈴,奶罩不知道什麽時候也被脫在地上,胸前的一排扣子全部被解開來。那個舞男抓著她的雪白豐滿的雙乳,拼命揉捏她的乳頭,晶鈴被他捏得扭動著身軀,她臉泛桃花,緊閉著雙眼,兩只手握著10寸長的大陰莖,用小嘴巴吸吮著,舌頭還不時像靈蛇吐信般,探弄著那個舞男的馬眼。



  主持人把麥克風湊到那個舞男的嘴邊,只聽到他一直叫爽。主持人接著把麥克風湊到晶鈴嘴邊,現場就充滿她「嗯……哦……嗯……」的淫聲浪叫,現場觀衆也跟著她「嗯嗯哦哦」的叫著。



  熟女櫻的老公覺得很意外,外表賢淑端莊的晶鈴竟然這麽能玩。他看得興奮得不得了。但是不愧是性愛老鳥,他倒很沈得住氣,對著晶鈴裸露的部位,一直猛按著快門不放。



  我看得欲火中燒,正愁無處化解,帶我們進場的那位金發辣妹,不知何時已經湊到我的身邊。我想想,既然她說Ladies of the nite的朋友要想幹啥就可以幹啥,我就豁出去了。



  我一把就把她抓進我的懷裏,她一直尖叫:「NO……NO……NO……」我哪管她那麽多,一下子就把她那身簡單輕薄的制服撕破,抓著她的暴乳不放。



  呼∼∼洋妞的奶子真是不同凡響,碩大豐滿不說,還真是堅實有彈性,揉起來蠻爽的。可惜皮膚的膚質,比起我們東方女生就差太多了,摸起來有一點粗粗的。在燈光下,從側面看過去,整個乳房還有不少體毛,只因爲是金色的,所以不容易看出來。



  她作勢掙紮了幾下,就順其自然坐了下來。她拉開我牛仔褲的拉煉,掏出我已經暴怒的陰莖,在衆目睽睽之下,低頭就幫我口交。哇∼∼洋妞的口技真是一流,她的舌頭柔軟而修長,感覺好像可以把我的巨繞上一圈還有余。濕熱柔軟的舌頭,一面繞著龜頭打轉,一面緊緊卷著陰莖,爽死我了!



  我分點神看看舞台上,晶鈴和熟女櫻都打開她們的雙腿,掰開她們的小丁,挺起陰戶,讓舞男們舔弄她們的陰唇和吸吮她們的陰蒂。她們的嬌喘浪叫聲,不時從現場的擴音機傳出來。最誇張的是櫻妹妹了,還用客家話一直「嗯……聳,聳……聳……哦……嗯……」的叫床。



  在一陣緊鑼密鼓的樂聲中,舞台上的三個女賓的淫水蜜液都噴出來了不止一次,我也口爆在那位金發辣妹中。三位舞男終於把滿面紅潮、衣衫褴褛、狼狽不堪的晶鈴和櫻妹妹送回我們的座位。



  「爽嗎?」我問櫻妹妹。



  「……」她高興地笑著點點頭。



  「你呢?」熟女櫻的老公問晶鈴。



  「……」她也無力地點點頭。



  結完帳,晶鈴很自然地就挽著熟女櫻的老公望外走。我就摟著櫻妹妹柔軟的腰身,跟在後面。



  回到了家,一夥人還意猶未盡,坐在客廳閑聊。我開了瓶紅酒幫大家滿上,然後開始審問晶鈴:「你去過藍月pub幾次?」「嗯,四、五次吧!」「我怎麽沒聽你說過?」「嗨,我都是跟太太們去的,有什麽好說?」「那你們都是專挑『女仕之夜』去的?」熟女櫻問道。



  「當然啰!」「講講,講講到底是怎麽一回事。」熟女櫻的老公在一旁催促著。



  「嗯,溫哥華有很多國內來的富商或者高官。他們呢,還放不下國內的事業或者權位,就成了空中飛人。他們的老婆自己在這裏很無聊,就成群的想方設法找樂子。就有人發現藍月pub的ladies’night,可以讓她們毫無顧忌地好好宣泄。」晶鈴啜了一口紅酒,接著說:「藍月pub在荒郊野外,一般只有洋人去。



  幾乎很少看到東方人,尤其是東方的女性。因爲就像我們對洋人的裸體充滿好奇心一樣,洋人也特別想看我們東方人的裸體。藍月pub也樂得我們去捧場,所以每次我們一去,幾乎都會被選爲ladies of the nite。」「那你上過幾次台?」我臉綠綠地問晶鈴。



  「嗨,每次那些太太們都搶著上台,哪裏輪得到我啊!今天終於讓我逮到機會,過了一次瘾。」「那你在台上不會不好意思嗎?」熟女櫻的老公問她。



  「嗯,我也不知道爲什麽,一到舞台上,一看下面一片烏黑,都好像被催了眠。看著晶鈴姊玩得那麽high,我跟著就high起來了。」櫻妹妹吞吞吐吐地說。



  晶鈴對熟女櫻說:「你的老公今天最乖了,真委屈他了,讓我來補償補償他吧!」熟女櫻用略帶哀怨的眼神看了她老公一眼,說:「他才求之不得哩!他昨天晚上就跟我說,他真想和你睡一覺。」媽的,到我家裏玩,竟然觊觎起我老婆的美色!他老公看看我,我說:「那我可以借櫻妹妹一晚嗎?」他老公豪爽地說:「那有什麽問題。昨天晚上櫻就偷偷跟我承認說,想和你交換呢!」那晚,我終於和櫻妹妹一起洗了鴛鴦浴。泡在浴缸裏,全裸的櫻妹妹躺在我的懷裏。她的乳房比晶鈴略小,剛好盈盈一握。她雖然已經生兒育女,全身仍然富有彈性,她的陰毛和晶鈴一樣稀疏,不過她還特別修剪過。



  「你剛修過?」我一邊玩著她的陰毛,一邊問。



  「嗯,我知道你喜歡無毛的嫩穴。爲了留給你一個好印象,我出國之前特別修過。」真是一個多情體貼的客家女人。我把她摟得更緊,禁不住親了她的嘴唇。她也杏口微張,伸出她的靈舌回應我熱情的挑逗,和我的舌頭纏綿。



  我把手指探進她的桃花源。呼∼∼太太真的是別人的好嗎?居然這麽肥美柔嫩多汁。我用手指輕輕摳弄了幾下,熟女櫻就翻過身,在浴缸裏翹起她雪白的臀部,把嫣紅色的嫩屄對著我,說:「浩浩哥,快進來吧!我從一下飛機看到你,就想和你上床了。」我說:「上床幹嘛啊?」「係咩,崖當然是想你聳啰!」她調皮的用客家話回答。



  真是令人疼惜的女人,我趕緊把我的雞巴戳進去我夢寐以求的嫩穴。



  熟女櫻柔順地接受我的征服,搖擺著雪白的肥臀配合著我的抽插。從大開著的房門,可以聽到晶鈴在另一個臥房被熟女櫻的老公狂肏著的嬌嗔浪叫。櫻妹妹不甘示弱,也大聲叫著:「嗯……浩哥哥的大雞巴……好會幹……好喜歡給……浩哥哥幹……聳,聳……聳……聳死櫻妹子了……」「我可以射在你裏面嗎?」我覺得我快要出來了,我問著櫻妹妹。



  「嗯,嗯……」她含情脈脈的看著我,點了點頭。



  我奮起余勇,像一只大公狗,快速地抽插著櫻妹妹的騷屄。櫻妹妹的陰道緊緊地夾著我的雞巴,分泌出一股一股的熱流,澆淋在我的龜頭。我真是爽到不行了,我用力向前一頂,終於把我濃濃的精液射向櫻妹妹子宮的最深處。



  這時我才發現櫻妹妹的老公,已經和晶鈴轉戰到我們的浴室門口。晶鈴像一只發情的小母狗,垂著豐滿的雙乳,搖著一頭亂發趴在地板,櫻妹妹的老公一面繼續抽插著晶鈴的小嫩屄,一面拍攝著我和櫻妹妹緊緊結合、不斷汨汨流出精液的下體。



  我想,人的際遇和緣份,有時候真的很不可思


















0.015552997589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