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镖局的故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镖局的故事













號稱中原第一镖局的“虎嘯镖局”的總局位於洛陽城南。年逾七旬的老镖頭“金镖俠”洪浩一、“白衣俠女”劉月萍夫婦基本上已經處於退休的狀態,在家中頤養天年。新任總镖頭是洪老镖頭的次子洪振中。



  老镖頭夫婦的長子在一次走镖時被劫镖的黑道高手所殺,死的時候只有二十七歲,留下了二十五歲就年輕守寡的妻子吳秀雲和一個年僅五歲的兒子洪劍平。



  但是次子洪振中卻在二十二歲時闖出了“金镖快劍”的名頭,三十歲時便已經名震大江南北,使“虎嘯镖局”的名號更上一層樓。



  在洪振中四十歲的時候,老镖頭把總镖頭的位置傳給了兒子。如今洪振中五十一歲了,十一年的經營使得“虎嘯镖局”的生意已經遍布全國南七北六共十三省,與京城的“鎮遠镖局”和江南的“連城镖局”並稱天下三大镖局。



  這一天,“虎嘯镖局”又接到了一批重镖,貨主指定由總镖頭洪振中親自押镖,洪振中挑選了八名镖師,這八名镖師中包括洪振中的長子洪劍聲和他的三名得意弟子。



  準備停當之後,第二天一早就要上路了。洪振中的妻子“紅衣銀劍”葉香蘭和他們的次子洪劍銘、小女兒洪玉婷、洪劍聲的妻子馬依鈴、侄兒洪劍平和他的妻子蔣雪蓮、兒子洪興泰、洪興偉、洪興義、女兒洪月兒、洪秀兒,以及镖局的總管“鐵面蒼鷹”鐵樹林和洪振中的另外兩名弟子高中生、叔不羁,都來爲他送行。



  葉香蘭比洪振中小四歲,也已經四十七歲了,但由於保養有道,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小得多,不過四十上下,徐娘半老,風韻猶存,早年也曾隨洪振中保镖走遍大江南北。最近幾年因爲镖局的業務已經走上了軌道,不需要她再出門抛頭露面,才開始呆在家裏,不再在江湖上走動。



  由於那些年夫婦二人都專注於镖局的事務和武功,所以洪劍銘比哥哥小了七歲,剛剛十九歲,因爲武功還不能獨當一面,所以還沒有開始隨父親走镖。



  洪玉婷又比洪劍銘小了三歲,正值花樣年華的十六歲少女,青春美麗,嬌俏可愛。



  馬依鈴比丈夫小六歲,才成親一年,已經有了七個月的身孕,大腹便便,但因爲洪劍聲將來要繼承镖局,必須經常走镖以熟悉镖局的業務和江湖形勢,而家裏又不缺人照顧,所以洪劍聲並不留在家裏守著懷孕的妻子。



  洪劍平已經三十四歲了,要留守在镖局裏,所以也不隨洪振中走這趟镖。



  蔣雪蓮三十二歲,兩人成親較早,長子洪興泰十九歲,次子洪興偉十八歲,三子洪興義十六歲,大女兒洪月兒十四歲,小女兒洪秀兒只有十三歲。



  總管鐵樹林是個六十三歲的獨眼老人,身子卻還十分精壯,本來是個獨行大盜,一身武功極爲不凡,因爲在四年前受了洪振中一次無意中的救命之恩,從此改邪歸正,做了“虎嘯镖局”的總管,雖然洪家諸人以及镖局上下對他是否真的從此改邪歸正。



  高中生二十三歲,叔不羁十七歲,兩人家中非富則貴,尤其高中生不但家中是洛陽豪富,而且更是洛陽知府的內侄,拜在洪振中門下學習武功也只是一時興之所至。和洪家的子女以及洪振中的其它三名弟子不同,他既不肯吃苦,洪振中也沒有盡心傳授,武功也始終只是二流身手,對負些毛賊混混倒還過得去。



  叔不羁的身份最是奇特,他來曆如迷,整個“虎嘯镖局”上上下下沒有一個人知道他是什麽人,從哪裏來,連身爲他師父的洪振中也渾然不知,只是他前來投師時許諾:只要洪振中收他爲徒。



  大江南北六十四家“潔順”商號中三十二家日後的貨運保镖都歸由“虎嘯镖局”負責承擔,“潔順”商號,是一個月前突然在大江南北如雨後春筍般成立了六十四家連號,一夜之間成爲全國最大的商號,生意從珠寶到綢緞、鹽糧無所不包,但“潔順”號的主人是什麽人卻沒有一個人知道,更增添了它的神密色彩。



  如果能負責三十二家“潔順”號的貨運保镖,“虎嘯镖局”每年至少都可以有幾十萬兩紋銀的入帳,所以雖然不了解叔不羁的底細,洪振中還是收了他做徒弟。



  叔不羁來時,身邊帶了一個三十多歲的仆婦玉嫂和兩個十五、六歲的小丫環春風、秋雨。三個女人全都堪稱一流美女,讓人一眼看去,頗生眼花缭亂之感。



  後來知道年紀小一點的秋雨姓沈,是玉嫂的女兒。



  最初“虎嘯镖局”上上下下對他們還十分擔心,處處防範,但時近一年,什麽也沒有發生,“虎嘯镖局”卻從“潔順”號的貨運保镖中收入了近三十萬兩白花花的銀子。而且叔不羁和衆人一向相處融洽,雖然有時在婦女面前略顯輕佻,但這是富家子弟的通病,高中生倒比他還嚴重些。既然他對“虎嘯镖局”絲毫無害,只有好處,又何必管他是什麽人?所以也就沒人再去管他的身份、來曆。



  洪振中也不敢帶高中生和叔不羁兩人走镖,一旦有事,受了什麽損傷,卻不是“虎嘯镖局”所能負起的責任。



  殷殷話別之後,洪振中押著镖車上路了,前來送行的衆人也都返回镖局內。



  鐵樹林回到自己的房裏,他的妻子何花容和兒子鐵漢達、兒媳胡晴,以及兩個孫子鐵石、鐵寒都在房中。



  何花容六十一歲,只比鐵樹林小兩歲,雖然不能算是美女,卻也不算難看;鐵漢達三十九歲,身材健碩;胡晴三十七歲,是個妖豔婦人;鐵石和鐵寒兄弟一個十九歲,一個十六歲。



  其實,鐵寒是鐵樹林和胡晴的兒子,鐵樹林在兒子成親兩年後就強奸了兒媳婦,還生下了鐵寒,鐵家的每一個人都心知肚明,只是對外人才稱鐵寒是鐵漢達的兒子。



  十幾年來,鐵漢達一直是敢怒而不敢言,不過,現在鐵漢達已經不再對父親有什麽怨怼之心了,因爲他也操了何花容──他的親生母親,而且他的媽媽已經有了三個多月的身孕,那是他的種子。



  何花容見到鐵樹林回來,問道:“洪振中已經走了,今天就要動手了麽?”



  鐵樹林道:“總要到晚上才會動手,我們等‘他’的消息好了,應該還有時間。”



  鐵漢達一聽還有時間,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抓他媽媽何花容的大奶子,將要進行的計劃早就讓他興奮得欲火焚身,難以自持了。



  鐵樹林也淫笑著走向兒媳婦胡晴,鐵石和鐵寒這對兄弟兼叔侄,早已一邊一個,急不可耐的在脫著他們媽媽的衣服了。



  何花容拍了兒子那雙隔著衣服抓住她的大乳房的祿山之爪一下,臉上滿是淫蕩的笑意,道:“色鬼兒子,小心讓人發現了。”



  鐵漢達激動地道:“娘,我受不了了!管不了那麽多,我現在就要你!”說著,瘋狂地吻上了何花容的嘴,舌頭一下子就伸入了何花容的嘴裏,何花容也激烈地回應著兒子。



  鐵漢達一邊瘋狂地吻著媽媽,一邊飛快地脫去了媽媽的衣服。何花容一對下垂的大白奶子首先從衣服中脫穎而出。鐵漢達一只手抓住媽媽軟綿綿的大奶子拼命地揉搓,還用手指撚住媽媽的紫黑色的大奶頭又捏又拉,百般玩弄;另一只手則繼續脫她的裙子、褲子。何花容則隔著褲子抓住了兒子的硬脹的雞巴,來回撫弄不停。



  很快,鐵漢達就把媽媽脫得一絲不挂。即使那雙大白奶子下垂得已經比較嚴重,但是何花容六十二歲的身體依然十分可觀,一身白肉還能讓人興奮不已,下體高凸的陰阜上陰毛漆黑濃密,又粗又長,濃密的覆蓋住她的下體,碩大的屁股又肥又白,讓人很難不雞巴硬翹。



  鐵漢達的左手仍在玩弄媽媽的乳房,右手則毫不猶豫地探向媽媽的下體,直尋那肥浪的老騷屄,把媽媽那叢粗黑濃密的陰毛撥開,在肥厚多肉的大陰唇上來回揉搓,何花容也急不可捺的伸手一把就扯下了鐵漢達的褲子,將兒子的大雞巴握在手上不停地上下套弄。



  就在這一對母子旁邊,胡晴早被兩個兒子扒光了衣服,一個在玩弄她的兩團豐滿的大乳房和乳房上面那兩顆紫紅色的奶頭,一個在玩弄她的下體,叢生的陰毛、豐滿肥大的屁股、已經開始滲出淫水的浪屄均一覽無遺。鐵寒一手摳陰戶、一手挖屁眼,胡晴抓住鐵石胯下兩粒個黑乎乎的卵蛋不放,一旁的鐵樹林則直接把雞巴送入了媳婦的嘴裏。



  一會兒之後,鐵石和鐵寒互相換了一下位置,由鐵寒來玩弄胡晴的乳房。鐵寒雙手一手一只抓著母親的一對大乳房又揉又搓,還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撚住母親左乳上硬挺漲大的那顆又圓又大的紫紅色的大乳頭又捏又拉,時而還將乳頭按得深深陷入那柔軟、豐滿的乳峰裏,同時,低下頭去張嘴含住母親的右乳的乳頭,用力地吮吸、舔弄。



  鐵石則轉向母親的下體,躺在母親分開蹲踞的雙腿底下,把臉正對著母親的下體,擡起頭,在母親豐滿、柔軟的大白屁股上又親又舔,雙手也抓住母親那肥碩、渾圓的大屁股,不住地撫摸、揉搓。



  隨後,攻擊逐漸向屁股中間的那道深深的溝縫集中,先是在生滿了雜草般的高高隆起的陰阜和肥厚的大陰唇上又親又摸,然後是那兩片從張開的肉縫中翻張出來的紫紅色小陰唇,最後,張口含住了母親那早因另一個兒子鐵寒的玩弄而露出頭兒來的又圓又大的殷紅陰蒂,用力地吮吸,還用靈活的舌頭在那顆大肉豆上又是舔舐、又是來回撥弄,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並在一起,插入到母親的淫水潺潺的暗紅色的陰道裏,不斷地抽插、摳挖,百般玩弄,拇指則插入了母親的屁眼裏不停地攪動,左手繼續在母親的碩大、渾圓、豐滿、柔軟的屁股上揉搓。



  胡晴因爲兩個兒子的上下齊攻,漸漸無法集中精力舔吮公爹鐵樹林的雞巴,但因爲嘴被塞住,無法大聲的呻吟浪叫,只能從鼻子裏發出“嗯、嗯、唔、唔”



  的聲音。



  鐵樹林則因胡晴漸漸停止了吮吸、舔弄,幹脆挺動雞巴在兒媳婦的嘴裏用力地抽插起來,每一次雞巴都盡根而入,毫不留情地插入喉嚨最深處,操得胡晴兩眼翻白,憋得她滿臉通紅,欲嘔無力,眼淚和鼻涕都禁不住流了出來。



  何花容和鐵漢達母子這時已回到鐵樹林夫婦的臥房中,兩人都已經脫得赤條條的。鐵漢達仰躺在床上,何花容伏在兒子的身上,在用嘴爲兒子的雞巴服務。



  她竭盡所能的吞下兒子的整根大雞巴,讓大龜頭深深刺入喉嚨深處,然後再吐出來,僅含住那顆大龜頭用力吮吸,並用牙齒輕輕咬齧,反覆多次之後,又伸出舌頭在兒子的龜頭、雞巴和那兩顆大卵蛋上買力地舔弄,竭盡所能地取悅兒子。



  鐵漢達則用雙手抓著母親那溫軟、肥碩的大屁股,把頭深深埋在母親的兩腿之間。何花容那兩片肥厚的大陰唇已經張開一指寬的縫隙,兩片肥大的小陰唇翻張出來,露在大陰唇外面,也露出了裏面暗紅色的濕漉漉的粘膜和那個略顯寬大的深遂的陰道,陰道上方那顆肥大陰蒂也撐開了包皮的束縛露出頭來,誇張的挺立著,淫水正源源不斷地從陰道中流出。



  鐵漢達伸出舌頭在那道肉縫中的粘膜上來來回回地又舔又刮,仔細地吸食著那裏面汨汨流出的腥臊刺鼻的淫水,大口大口地吞落肚中。吃飽了母親的騷水,他又含住了那兩片脹起了小陰唇又吸又舔,還不時的向外拼命地拉起,使那兩片原本肥厚的小陰唇變得又薄又長,直至它們半點也無法再伸長,然後放開一片,集中全力攻擊另一片,然後再換一片,更不時地用牙輕輕地咬齧,再咬住左右扯動。



  何花容在兒子的嘴在下體的百般攻擊下,幾乎沒有辦法再含住兒子的雞巴,忍無可忍時就吐出兒子的雞巴,張嘴痛快地大聲呻吟幾聲,然後再重新含住兒子的雞巴吞吐、舔弄,竭力地討好兒子。



  鐵漢達的攻擊轉到了母親越發張開成一個汁液淋漓的圓洞的陰道,先是在陰道口和上面那個帶著濃濃騷味的尿道口細細地舔弄、吮吸,淫水穢物吸入時口中還發出“啧、啧”的聲音。然後再竭盡全力地伸長舌頭到陰道裏又刮又舔、翻轉攪動,搞得何花容更是淫水長流,渾身騷浪欲狂。



  最後,鐵漢達的嘴找上了母親的那顆急躁地挺立著的敏感的大肉豆豆,用上了嘴唇、舌頭、牙齒,一切能用上的東西,一切能夠想到的辦法,對本就不堪挑逗的陰蒂施以最強烈的刺激。



  巨大的刺激使何花容完全放棄了吮吸兒子的雞巴,沈浸在無法自拔的興奮之中,很快她就達到了高潮,身體一陣僵直,陰道和子宮劇烈的收縮,一股股濃濃的滾燙陰精狂噴而出,都噴到了鐵漢達的口中和他的臉上。鐵漢達急忙把嘴就到母親的屄上大口大口地吐咽著母親那腥臊的陰津。



  高潮過後,何花容活像堆爛泥般軟塌在鐵漢達的身上。鐵漢達翻身起來,把母親仰躺著放倒在床上,分開母親的雙腿架在雙臂上,使母親的陰戶最大限度地暴露出來,扶正雞巴,對準那淫水橫溢的泛著淫蕩色彩的屄洞一插到底,頓感覺到陰道四周的肉壁把雞巴箍得緊緊的。



  何花容被兒子火熱、堅硬的雞巴插入淫浪的騷屄裏,-時忍不住發出了淫浪的呻吟聲,當兒子的大龜頭猛地撞到子宮時,身子一翹,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啊……兒……兒子……你好厲害啊……心肝寶貝……你的……大雞巴……好大……好熱……撐得媽媽好充實……用力……再用力……用力地操你的娘……啊……受不了了……我……我要泄出來了……”



  鐵漢達聽到母親的浪叫聲,開始挺動雞巴,一下一下地在母親的屄裏狂抽猛插,雞巴每一次都直插到底,鼓脹的大龜頭一下一下撞著子宮壁,肉棒每次向身體深處挺進都讓大雞巴整根入盡,兩粒卵蛋一次次拍擊著母親的肥脹屄口和陰道下方的那個黑茫茫的黑屁眼,操得何花容“啊唷……啊唷……”地浪叫不止。



  很快,何花容就登上了快樂的頂峰,發出最後的哀鳴:“……啊……啊……啊……好……啊……乖兒子……娘的大雞巴兒子……噢……好大雞巴……噢……操得娘……好爽……啊……好舒服……啊……娘要死了……啊……娘愛死你……啊……你的大雞巴了……啊……娘……噢……噢……死……噢……死了……”



  “……啊……”何花容發出了最後一聲高吭入雲、仿佛如死前慘叫的聲音,身體突然僵直,陰道和子宮一陣陣猛烈的收縮,一股股灼熱的陰精從子宮口中激烈地噴發出來,全都澆在兒子鐵漢達的大龜頭上,令鐵漢達也不由得呻吟起來。



  幾乎是同時,一股熱乎乎的水流迅速地潤濕了鐵漢達的陰毛、陰囊和整個下腹部,原來,何花容到底年紀大了,尿道口的肌肉漸漸開始失去控制,竟然被兒子操得小便失禁了,大量的尿水不停地噴湧出來,弄得鐵漢達的下體和大半個床鋪都濕漉漉的。



  噴發結束後,何花容一下子軟癱在床上,有氣無力地喘息著,滿臉潮紅,媚眼如絲地看著把自己操到了極樂仙境的兒子。



  鐵漢達把雞巴停在母親陰道的最深處,雙手在母親的碩大、綿軟的乳房上抓捏了幾下,道:“娘,我們換個姿勢再來。”



  何花容眯著眼睛看了兒子一眼,有氣無力地道:“心肝兒子,隨便你吧!娘是沒有力氣了,你操得娘舒服死了,你要怎麽樣娘都依你!”



  鐵漢達把母親的身體翻轉過去,拉起母親的大屁股,讓母親跪伏在床上,白生生、豐滿、肥大的屁股高高翹起,兩腿大張,被又黑又亂的陰毛環繞、包圍著的,褶皺層層的黑屁眼和大張著的豔紅陰戶,全都盡情地暴露出來。



  鐵漢達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把兩根手插入母親的陰道裏摳弄了一陣,挺著大雞巴對準母親的陰道入口,猛地一下了子就插了進去。這一下的插入凶猛無比,又疾又狠,大雞巴一下子就盡根而入,直插到底,硬脹的大龜頭重重地頂在母親的子宮上。



  何花容被操得身體猛地向前一聳,“啊”地大叫了一聲。好不容易回過一口氣來,忍不住罵道:“死孩子,你要操死媽呀!小畜生,輕點操,媽的屄快被你搗爛了。”



  鐵漢達一邊操,一邊嘻嘻笑著說:“媽……就是要猛力操你才會爽嘛!剛才你不是還爽得尿出來了嗎?是你叫我用力地操你的嘛!”



  何花容一邊挺動著騷屄捱操,一邊罵道:“死孩子,你就是會欺負媽!這下可好了,操壞了媽的屄,等你以後沒得操!”



  鐵漢達一邊抽插一邊說:“我會小心的啦!媽,喊嘛……你再喊一喊嘛!”



  何花容啐了一口,做出一副嬌嗲的樣子嗔道:“臭孩子,操屄時就是喜歡媽喊……”張開嘴剛想再喊,鐵漢達趁機捧著母親的頭,飛快地吻了下去,用唇封住了母親的嘴。



  何花容登時忘了發嗲,忘情地張開嘴,把舌頭伸到兒子的嘴裏,和兒子的舌頭激烈地糾纏在一起。鐵漢達的一雙手得到了空閑,抓住了母親低垂在胸前的兩個大乳房,在碩大的奶子和堅挺的大奶頭上用力地揉搓起來,抓得母親的大乳房在他的手裏不斷地變形、扭曲,雞巴也更快速,更有力地在母親的屄裏抽插著。



  插著插著,突然兩腿一蹬,身體都擠回到母親的懷裏,用勁把雞巴下下直插到底,大龜頭一下一下重重地撞擊著母親的子宮。



  這一下可操得何花容魂不附體,她放開兒子的舌頭,張開嘴,放聲淫蕩的浪叫了起來:“……啊……啊……啊……好……好……啊……好兒子……啊……好……大雞巴……啊……啊……大雞巴兒子……啊……娘……啊……娘的……大雞巴兒子……啊……娘的親兒子……噢……操得娘……啊……好……好爽……好舒服啊……娘……要……要死……啊……爽……爽死了……啊……啊……啊……”



  鐵漢達的手在母親的乳房上抓揉了一陣,隨即轉移到母親那個碩大、肥白的大屁股上又揉又捏,還用手指在母親的那道深深的屁股溝裏劃來劃去。每當鐵漢達手指劃過母親的那個褶皺環繞的黑屁眼時,母親的身體就會發出一陣輕抖,兩瓣肥大的屁股蛋子向中間收縮、夾緊,屁眼也會緊緊向裏面縮去,同時,嘴裏也會發出更美妙的呻吟聲。



  鐵漢達的左手在母親的大肥屁股上又抓又捏,用右手的中指在母親的黑屁眼上揉了一會兒,覺得母親的屁眼漸漸松弛,便把中指插入母親的屁眼裏面,在母親溫熱的直腸裏抽插、摳弄,不停地攪動了起來。



  何花容的騷屄被又熱又硬的大雞巴不停地抽插著,而屁眼又被兒子的手指百般摳挖,很快就爬上了第二個高潮,騷屄中不斷地湧出淫水,聲嘶力厥的高聲浪叫:“……好……好兒子……心肝寶貝……大雞巴兒子……你……你的雞巴操得娘好爽呀……好舒服……啊……娘又要泄出來了……啊……壞孩子……大雞巴操得娘爽斃了……娘要泄了……噢……娘愛死你……你的大雞巴了……啊……用大雞巴操死你的騷娘吧!”



  “啊……”何花容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叫,身子一挺,在陰道和子宮的劇烈抽搐中,陰精狂泄不止,尿液也再次不可抑制的跟著又疾又勁地流了出來。



  鐵漢達被母親滾燙的陰精猛澆在龜頭上,心神一蕩,大雞巴跳動了幾下,也不可抑制的把又濃又燙的精液源源不斷的射向母親的子宮的最深處。母子倆下體做著最緊密的結合,身體也用力地緊緊抱在一起,仿佛要把身體擠入對方的身體裏面一樣。



  高潮過後,母子倆擁抱著倒在床上,喘著粗氣。很快,何花容就發現仍然插在自己陰道裏的兒子的大雞巴又變得又硬又燙,把自己的老騷屄鼓得一撐一分。



  這一分令何花容萬般喜歡,忍不住把嘴在兒子的唇上吻了幾下,然後把舌頭伸到兒子的嘴裏,在兒子的嘴裏不停地攪動著,與兒子的舌頭劇烈地糾纏在一起。



  鐵漢達左手耍弄著母親兩團軟綿綿的大乳房,用力地揉搓抓捏,又用右手的手指插進母親的屁眼,拔出來時手指上還黐滿黃屎和發出強烈的臭味,他將屎全部都抹在了母親的大白奶子上,弄得母親羞慚不已。



  鐵漢達在母親軟綿綿的松弛大乳房和硬挺凸起的大奶頭上肆意地玩弄了一陣後,讓母親重新跪伏在滿是淫水和尿液的床上,自己跪在母親的身後,分開母親又肥又白的大屁股,再一次把右手中指插入到母親的黑屁眼裏抽插起來。同時,一邊抽動著一直留在母親老騷屄裏的大雞巴,一邊又用手指在母親的黑屁眼慢慢抽插,等到母親的屁眼口松弛起來,然後把食指也插入到母親的屁眼一齊出入抽送。



  這樣老騷屄和老屁眼不停地被搞,何花容漸漸又再興奮起來,尤其是在搞到最後把三只手指都捅入她的屁眼時,何花容的興奮到了極點,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忍無可忍的淫聲浪語:“……啊……噢……你這壞孩子……把娘的屁眼弄得好癢啊……啊唷……大……大雞巴操得我好爽……啊……繼續操……操大力點……噢……娘給你操得快死了……啊……大雞巴兒子……操死你娘吧……大雞巴親兒子……心肝寶貝……屄裏的雞巴不要拔出來……要像狗的雞巴那樣……塞滿在裏面……啊……娘要死了……啊……被大雞巴兒子操死了……”



  鐵漢達見母親的屁眼漸漸松弛,雞巴也被大量的淫水所包圍,便把雞巴從母親的屄裏面抽出,手指也從母親的屁眼裏拔出來。隨著雞巴的抽出,灌滿了母親陰道和子宮的大量粘稠白色精液混和著母親的淫水,緩緩從母親的陰道暗紅色的洞口流了出來,同時與屁眼泄出的稀糞黃白相間,把肥屁股沾染得五顔六色。



  何花容的陰道裏乍然空虛,不由得抓狂似的叫嚷道:“……幹什麽……兒子……快把你的雞巴給娘……快把雞巴插到娘的屄裏面,娘剛說過屄和雞巴插在一起是不可分開的啦……哎唷……娘的屄裏好癢啊……”不禁伸手握著兒子的雞巴想自己再塞回去。



  鐵漢達卻把雞巴對準了母親的屁眼,藉著剛才手指的松動和雞巴上滿是母親淫水的潤滑,又粗又長的大雞巴一下子就插進了母親的屁眼裏了。何花容忍不住嗔罵道:“死兒子,就是喜歡操娘的屁眼,等一下可不要又把娘的臭屎給操出來了!”



  何花容年紀已老,身上的肌肉已經略見松弛,但因爲她長期練武,又多方保養,倒也不曾十分松弛,何況屁眼讓人操還是年余前和兒子苟合之後的事。



  因此鐵漢達的雞巴插到母親的屁眼裏雖然沒遇到什麽困難,卻也不能一下子就盡根而入,直插到底。



  鐵漢達只覺得母親的屁眼緊緊箍住自己的雞巴,層層向上推移,箍得自己的雞巴真是舒服極了。當他的雞巴插入到母親的屁眼四寸多的時候,龜頭卻又遇到了一個又緊又小的圈兒,原來卻是雞巴已經穿過了母親的直腸,進入了母親的大腸裏。再向裏插入寸許,雞巴才算是盡根而入,整個沒入母親的屁眼裏面,兩個卵蛋緊緊貼在母親的老騷屄上,兩母子的陰毛緊緊糾纏在一起不可分離。



  鐵漢達把雞巴在母親的屁眼裏停了一會兒,就開始抽插起來。開始時只是緩慢地輕抽緩送,但每一次都是抽出到只把龜頭留在母親的屁眼裏,然後再直插到底,大龜頭一直插到母親的大腸裏。



  很快,何花容就受不了屁眼裏的騷癢,浪聲催促起兒子:“好兒子……你既然……要操娘的屁眼……卻幹嘛……不爽爽快快地……用力地操個痛快……快些……用力些……娘的……屁眼裏面好癢……快……快點兒給娘個痛快……好兒子……娘……求……求你了……”



  鐵漢達聽到母親的催促,開始逐漸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力量也一下大過一下,兩顆卵蛋也一次比一次有力地撞擊著母親浪水淫汁橫流四溢的老騷屄,發出了“啪!啪!”的響聲,何花容也隨著兒子的大雞巴在自己屁眼裏快速有力的抽插,一直在不停發騷發浪地淫叫。



















0.0160808563232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