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倚天屠龍別記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倚天屠龍別記



  小昭篇



  話說小昭回到波斯總教轉眼已六年勒。前四年還能聽到一些中土明教和張無忌的事,可是后來也都沒了消息,小昭曾派了許多人前去打聽,終于在兩年后傳回了消息。



  流云使:教主,根據探子回報,中土以改朝換代,新起的君主聽說是明教的人但不是張無忌,更聽說新君主誅殺明教徒甚衆,中土明教已漸式微。至于張無忌現隱居于大理的荒山中。



  小昭:這……好把!你們都辛苦了,那三位要接我位的聖處女可有消息?



  輝月使:再過一年便是期限,聽說都有不錯的成績。但是教主通常都是等上一位教主仙逝后方推選,教主你……



  小昭:我意已決,等三位聖處女回來我就傳給他們其中之一。你們下去吧!



  等到下屬都退去后,小昭的臉上便流露出焦躁難安的神情,這些年來他始終未忘情于無忌,前些年上能聽到他的消息,現在聽到一國之君可能會危及到他,心中的不安怎能輕易消去?他再三思量,終于站了起來,向屋內走去。來到了一處較偏僻的房前,他敲了敲門后,開了門進去。屋內坐了一位中年婦女,雖已有三十出頭但膚如凝脂,容貌豔麗比起二十年華的小昭也不多讓。原來便是黛绮絲,只見黛绮絲眼中流露出驚訝的表情。原來黛绮絲自覺毀了女兒的一生,回轉波斯后極少和人接觸,都躲在屋中,而小昭忙于教務和心中一點點怨意所以也不常來問候他。而今天居然來了。



  黛绮絲:看你眉頭深鎖一定和張無忌有關吧?



  小昭一驚:他……他已經不是明教教主了,而且隱居在山中,但還是有人不放過他。你怎麽知道一定和他有關?



  黛绮絲:知女莫若母,你這兩年爲了他晚上都睡不好你當我不知道嗎?你想去找他?



  小昭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黛绮絲:思念的煎熬我知道,但你不妨再多等一年。等卸下教主之位在去不更好?



  小昭:我怎能……何況我在這也沒有用!



  黛绮絲:可是你一見到他,你還能忍住?而且還要再離開回來一次?



  小昭:所以我想請你跟我一起去!



  禁不住小昭的請求,黛绮絲和總教的寶樹王終于答應,小昭母女兩人就于第二天動身前往尋找張無忌。



  年關將近,在張無忌的宅中,也正準備著。這時張無忌以和趙敏結成夫妻,而周芷若礙于誓言無法和張無忌成親,但一職和他們夫妻一起生活,而趙敏會容納周芷若是有原因的。原來張無忌所練的九陽神功雖然光明正大但他曾修習聖火令神功,卻也種下一禍根,九陽神功陽氣旺盛甚于常人,所以在行房之際也較常人來的持久,原本這也不是壞事,但聖火令神功卻是旁門左道,使的張無忌心魔暗生,使得張無忌有時難以克制真氣流動,欲望叢生非周芷若和趙敏兩人輪流無以抵擋。這一天趙敏和周芷若要到城采辦年貨,張無忌本想跟去但被二女笑著拒絕,又想周芷若九陰真經已有小成在加上趙敏當萬無一失,所以也不再堅持。他們兩人出去不到一個時辰,忽然張無忌又聽到腳步聲,心想二女不會如此快回來,以爲來了敵人,便奔到屋外竄上樹端等待,只見遠遠有兩人走來,一人身穿紫衫,另一個人穿白衣,瞧那身形應該是兩個女人,武功到也不弱,不一會已快到屋前,張無忌凝神一看正是小昭和黛绮絲,高興的忘了形從樹端直沖而下,身體一動便看到金花分上中下三方打到,忙使千斤墜,又有金花迎面打來,空中無可藉力,只得左腳往右腳一踏使出武當梯云縱,又竄上丈許才緩緩落下。小昭急忙奔上去握住張無忌的手。



  張無忌:好哇!一見面就試我功夫來了。



  黛绮絲笑著說:真抱歉,我以爲是和你爲難的人呢!怎麽連自己家也不呆,跑到樹上當猴子呢?



  張無忌:我也以爲是外人,哪之倒是你們?小昭你長大了,越來越漂亮了。



  小昭紅著臉,低下了頭,只不說話但眼淚卻一滴滴的掉到地上。



  黛绮絲:這可奇怪了,沒見到吵著要見面,見到卻不說話了。



  張無忌忙把兩位請到屋內,沖了壺茶給他們。



  張無忌:敏妹和芷若下山采買需要的物品了,大概兩天就回來了,你們可別忙著走啊。大家久不相見得多聚聚才行。



  黛绮絲:只怕他們吃醋呢!你小子好大的福氣居然想齊人之福。說著眼往小昭看去。



  小昭:我這次來一定會待久一點,只怕你趕我走呢!



  張無忌:我怎舍得呢?你們這些年過的還好吧?



  時光便在他們互道情形中慢慢過去了。小昭也漸漸撫平心中的激動,話多了起來。眼看著時辰已晚,張無忌領他們到客房去安歇,接著回到自己的房間,正在靜坐用功時,卻聽到敲門聲,原來是小昭。



  小昭:公子讓我服伺你更衣好嗎?



  張無忌:小昭你遠來是客,而且舟車勞頓還是好好去歇息吧。



  小昭不答,只拿起梳子幫張無忌梳頭,但眼淚以滴到張無忌頭上。



  小昭:雖然我會在這停留一陣,但總是有限,我想幫你做些事,不過如果你不嫌我笨手笨腳不會伺候你,我明年就可以卸下教主之位,到時候……



  張無忌喜道:到時你不來我也要搶你來呢。



  突然猛覺得丹田一股真氣往上直沖,再也壓抑不住在體內流竄。張無忌痛的直冒冷汗,小昭見狀忙將他扶了起來,直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張無忌心知是毛病複發,偏生趙敏和周芷若都下了山去。爲了克制自己猛將小昭推了出去。小昭被推的倒地也不知爲何?



  小昭:公子你怎樣了?你受傷了嗎?是我不好惹你生氣嗎?



  張無忌:不……不是……是我的……內息不調……你快出去我……休息一會就沒事了



  小昭忙服他到椅子坐下,拿了毛巾在他臉上擦去汗水,張無忌糊塗間,誤以爲是趙敏回來了,將他抱在懷中,親了親臉,小昭雖掙扎了一下,但在張無忌懷中受到九陽神功股蕩的熱流,身體已沒有一點力量,又和況張無忌本是他夢中相見之人,眼看錯誤就要誕生,忽然門被掌風擊開,一抹紫影撲到眼前,右手作勢往張無忌眼中一插,左手已將小昭搶過。



  張無忌受突來一擊,回複了清明:小昭……我不是……



  黛绮絲:我就知道,所以才說等大事一定在來的。



  小昭掩面奔了出去。張無忌政要追出卻被黛绮絲擋了下來:讓他去吧,我會勸勸他的,到了明年一定讓你如願。說著眼往張無忌身上一瞟,便笑著出去了。只留下張無忌六神無主在房中走來走去。黛绮絲回到房中見不到小昭也不驚訝,微一沈吟,便往張無忌房中走去。張無忌正在房中徬徨,一看黛绮絲去而複返,忙問情形。



  黛绮絲:小昭他靜一下就沒事了,倒是你……



  黛绮司突然舉起粉掌往張無忌胸口打去,張無忌不及還手,但體內的九陽神功自行發動已將黛绮絲震到床上



  張無忌怒道:妳爲何打我?雖說我不該,但也不是我強迫你女兒的。



  黛绮絲雖沒受傷卻不站起來,斜倚著床說:當初無忌你無敵于天下,門外之時也不見你武功有退步?怎麽剛剛會被我接連擊中呢?



  張無忌聽的聲音又嬌又媚,細神往黛绮絲看去只覺得容色豔麗,高聳的胸脯此時正劇烈的起伏著,雖比起三女來的年長,但有一股成熟的氣質卻是三女所不及,張無忌只看的無法克制,忽然想起他爲小昭之母,小昭面前需不好看,忙收斂心神,轉望地下



  張無忌:我因爲受到聖火令武功的遺禍,有時沖動的無以克制,但請幫我在小昭面前解釋一下。



  黛绮絲:小昭不會生氣的,這種行爲對不喜歡的人是一種汙辱,但如是所愛的人就令當別論,否著怎又會有小昭呢?無忌,你怎不看著我呢?



  張無忌眼一擡,看見黛绮絲滿臉桃紅更增麗色,水汪汪的眼中恰似要滴出水般張無忌受真氣股蕩之苦,漸漸失去理智只是苦苦支持



  黛绮絲:我三番兩次阻你好事,希望你不要恨我。你的身體還好吧,如果……非……不行,我只好向你賠罪啦!你要我如何賠你啊?



  張無忌此時只覺得口乾舌燥,不答話盡往床上走去



  黛绮絲:你要怎樣我無力抵抗,只好由你,只是我……



  張無忌再也忍不住往床上撲了上去,緊緊抱住黛绮絲,嘴便往黛绮絲唇上印去,手卻已不規矩的搓著挺立的雙峰。



  黛绮絲好不容易喘口氣道:只是我從先生去后守身如玉,你可得輕些,否著我可抵擋不住!



  張無忌手將黛绮絲腰帶一松,便將外衣丟出,露出一紅肚兜,也不解一把扯了開去,便看到黛绮絲的雙峰砰然躍出比起被衣服遮蓋時更大了不少,雖已有三十,但雙峰能傲然挺立比起趙敏等人可大的多,張無忌將巨乳塞入口中又舔又咬的,使得黛绮絲的呻吟生由小漸大,雙腿只是不停的扭動,盤住張無忌的腰部,張無忌稍的慰藉,便將衣服一脫,露出了龐大的肉棒



  黛绮絲眼一瞄驚呼了一聲:你可得慢點,這麽大我可不能……



  張無忌笑道:你不是要賠我的嗎?我可不會放過你哦!就讓我來盡盡孝道吧!你剛打我兩下,我就用這個打回來



  說著就將肉棒對準黛绮絲的穴洞,系一口氣直插了進去,黛绮絲眼一翻只緊緊抱住張無忌,以得到喘息。張無忌想到好事被他所阻,不在憐香惜玉,大動作的就在黛绮絲的緊穴中進出。直插的黛绮絲呻吟連連。



  黛绮絲:怨家……輕些……我那麽就沒……就遇到你這好寶貝,……可吃不消哪



  張無忌:你這穴可真緊,插的我可真爽



  說著更加大了動作,張無忌瞧著黛绮絲高聳的乳房隨著自己奮力的抽插,劇烈的搖晃著,心一動俯下身去吸住鮮紅的蓓蕾,就這樣動作著。當床上兩人正享受著極樂的滋味時,卻誰也沒注意到房門外傳來沈重的呼吸聲,原來是小昭哭了一陣子后便回來了。一聽到黛绮絲的呻吟聲,以爲出了事急忙沖來,卻沒想到見到這樣的情景。小昭未經人道只是模模糊糊,雖一看之下頗爲生氣張無忌怎可與自己的母親做此苟且的事?但卻在也移不開眼,不自決的也將手伸到腹部用力的摩擦,就在這時黛绮絲以接連達到高潮,細喘噓噓,再也接受不了張無忌的摧殘,豎起了白旗,張無忌只好稍稍停兵下了床,這才發現小昭倚在門旁,這一驚非同小可,身無寸縷,但肉棒卻依然挺立,卻見小昭緩緩扶著房門站起來,走到張無忌面前。



  張無忌:我……小昭……這……



  小昭突然蹲了下去,張開小口便將肉棒含住,櫻桃小嘴雖不能將肉棒全部含住,卻在用小手在外輕輕撫摸,張無忌只覺得小昭的舌頭忽舔忽頂忽左忽右,比起插穴另有一番感覺,只抱住小昭的頭不住呻吟,小昭忽然放開說:他們不會在檢查硃砂痣了,我這幾年過得很痛苦,你知道嗎??求求你,別折磨我了!



  張無忌雖然心癢難搔,但顧全大局還是看向黛绮絲,黛绮絲這在回氣之時,也不忍女兒再受相思之苦,而自己卻也底受不了便微微點一點頭。



  小昭一喜,站了起來脫下外衣,卻見肚兜之內尚有一段白布原來是束胸,我身在虎狼之域,只得保護自己。張無忌愛憐的將束胸取下,雙乳彈將出來,雖比不上黛绮絲但也是一副少見的好身材,張無忌緩緩將他抱起,放在床邊,小昭嬌羞無限,雙手掩住了面容,無忌輕輕將手拉開,吻了吻朱唇,雙手在乳峰上搓揉,頭一低便咬住乳頭吸將起來,小昭原是不敢呻吟,在加上母親黛绮絲就躺在身旁更是修紅了臉,但張無忌對之愛憐已極,動作即是清柔,肉棒緩緩對準穴洞,輕輕的動了起來



  小昭:哦……輕些我會……痛……好好……



  小昭:你可以像對媽一樣重些,我會忍著的



  張無忌本忍著不敢太重,聽到此語便緩緩加強了力道,在小昭身上起扶著



  小昭:好……好哥哥……我終于知道母親爲何那樣叫了!再重些……好好……好哥哥……你饒了我吧!我不行了。



  小昭說著眼經以漸漸翻白,張無忌知道無妨,但不忍太傷害他只好收兵,但小昭比黛绮絲更無法承受,所以張無忌能無法達到高峰,正猶豫間,忽然肩上一痛,原來是黛绮絲咬了一口



  黛绮絲吃醋的說:對小昭就這樣好,對我就不管死活的猛插



  張無忌反身一抱:那我在補償你!說著便要上去。



  黛绮絲笑著躲開:不要……身體轉了上來



  張無忌身手敏捷往背上一壓,肉棒從后面插進了黛绮絲的穴又抽了起來,兩手繞過去緊抓著黛绮絲的乳房



  黛绮絲呻吟道:你還有這招啊?說著臀部不由自主的向后迎合著黛绮絲漸漸被抽的雙手無力,只好壓在床上,張無忌卻捧著黛绮絲的臀部不停的抽插著



  黛绮絲:等……等一下……好……



  張無忌:我快躍出來了,你在忍一下



  黛绮絲:我快死了……冤家……等等吧



  張無忌將黛绮絲轉了過來,只見黛绮絲將自己的乳房往中間擠:你放這里吧張無忌將肉棒放在乳溝之上便如像小穴般的前進著,終于過了一會就噴了出來,不僅沾在黛绮絲胸前連小昭臉上也有不少,張無忌便擁著小昭和黛绮絲沈沈的進了夢鄉



  --------------------------------------------------------------------------------



  紀曉芙篇



  話說紀曉芙被金花婆婆所傷,系同愛女前往求醫于胡青牛,胡青牛號稱見死不救于明教外人一律不治,幸得張無忌在此學醫已久,便幫紀曉芙醫治,但因有毒仙阻饒,病情總是在好壞之間震蕩,無忌一晚探的原因,便約紀曉芙明天到野外想將實情告知。



  張無忌:紀姑姑,以后除了我親手拿給你的藥以外,都不能服用,料想應該不久就可以複原了。



  紀曉芙:那胡青牛如此做,卻又有何好處?你在這里需防他害你!



  張無忌:他對我不錯,且我身中寒毒,原也活不了多久。自不怕他相害。



  紀曉芙::難道連他也無法醫治你,這可怎樣是好?



  張無忌:我只希望能學全醫術,醫好俞岱岩師伯,希望能挽回我媽的錯誤。說著只搖了搖頭,忽然身體微微搖晃,由小漸大,牙關不停搭搭作響,原來是寒毒發作了。



  紀曉芙:無忌……無忌你怎樣了?



  紀曉芙伸手去摸了摸張無忌的額頭,只覺觸手極燙,而身體卻又非常寒冷。只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張無忌:我沒……事……寒毒……發作……一……一會兒就好了。



  張無忌:冷……我好冷阿……



  張無忌只難受的在草地上滾來滾去,嚇得一旁的楊不悔目瞪口呆。紀曉芙一咬牙,手一揮便點住楊不悔的睡穴。一把抱起張無忌希望能借體溫稍解無忌的痛苦,但決懷中的無忌含意更甚,口中不停的呢喃已無法聽清楚了。



  紀曉芙站了起來望了望四周,便往一處樹叢走去。到了樹叢,便解開自己的衣襟,又脫去無忌的衣服,將他緊緊抱住,體內真氣加速流動,懷中的無忌終于漸漸安靜下來,這時紀曉芙才發現如此的動作甚爲不雅,畢竟無忌已有十三、四歲了,但又怕一動使得前功盡棄,正徬徨無錯間,無忌已驚醒了。初醒的無忌神智仍迷迷糊糊的,只見到眼前有兩粒鮮紅的果實,便張嘴咬了下去,只覺口中之物甚是滑嫩,便似當初睡在母親懷中吸奶一般,這感覺使他猛然一驚,回複了理智,只見到紀曉芙正環抱著自己,臉上紅撲撲的甚是豔麗,而剛剛自己所允之物赫然便是紀姑姑的雙峰,張無忌便趕緊掙扎了坐起



  張無忌:紀姑姑,我……我不是故意的



  紀曉芙:沒關系,我不會介意,只希望你不要告訴不悔,好嗎?



  張無忌點了點頭,眼光不自決停留在紀曉芙裸露的酥胸上,趕緊轉望地下,說:紀姑姑,你的衣服……



  紀曉芙慌亂的掩住衣服之際,突然聽到樹叢外傳來了聲音:給我出來,否則我殺了這小娃



  走到樹外,便見到一人站在楊不悔躺的旁邊,右手作勢欲劈。紀曉芙驚見愛女危在旦夕,身行便想往前搶進,但雙手一松開衣襟便打了開露出勒傲然挺立的雙峰,便又連忙抓住衣衫。那人只看了口水直流。那人原也是來求醫的其中一人,見紀曉芙和張無忌偷偷走開便跟了來。



  紀曉芙:快放開他,我……我把你千刀萬剮。



  那人淫笑道:你只要肯依我,我一定放他,而且我若做了他現成的老爸,當然不會傷他了,你說是不是?如果你不依我,那……我立刻殺了他,想那小鬼也不是我對手,你穿這樣也打不過我吧!還是乖乖的讓我高興高興,說不定我就放你們一馬啦!



  紀曉芙只急得滿臉通紅,卻偏偏愛女落在別人手上,無法抵抗。



  那人笑道:把那件礙眼的衣服給脫了,然后慢慢走過來,別想耍花樣。



  紀曉芙無奈只好將衣服脫下,慢慢走了過去,心想等到靠近時,雙掌並出,寄望能一舉殲敵,至于失敗的后果他想都不敢去想。那人雙眼猛瞧著紀曉芙那隨走路而上下擺動的雙乳,笑道:這小子你可真有福氣啊。



  紀曉芙越走越近,那人似乎只想著邪惡的事一點也沒注意到紀曉芙的雙掌爲爲顫動著,就在那人伸手滿擬在紀曉芙的豐胸上抓一把時紀曉芙猛一撲雙掌並出,眼看就要得手,那人忽然身行一轉,低溜溜的避開了攻擊,順手點住了紀曉芙的穴道,從懷中取出一顆藥丸便塞入紀曉芙口中



  那人:你當我剛入江湖嗎?嗯!先將你穴道點住,但大爺不喜歡完如同死魚的女人,那顆藥丸可以增加我們的快樂等你身上沒半絲力氣時,在解開你穴道,到時才讓你知道大爺我的利害。



  說著一邊淫笑一邊便欲往紀曉芙身上壓去,紀曉芙只閉起了雙眼,斗大的淚珠從臉頰滑落,心想我怎如此命苦,連番遭人奸淫,那楊逍也到罷勒,可是這男人卻……突然風聲一響,那人反身一抓,滿擬將礙事的張無忌也一同制服,卻看不見人,只覺得小腹一痛,一把匕首端端正正插在中央,那人大怒手起一掌打得無忌頭昏腦脹,欲在動手時,卻已氣盡而亡了。原來張無忌想自己的功夫相差甚多,只得趁著那人的注意力全放在紀曉芙的肉體時,滾地前進才能一舉殺了這淫賊。無忌爲了怕再有人來,連忙將楊不悔抱入樹叢,反身又來抱紀曉芙,只覺得脂香撲鼻,用了極大的意志力才將視線從紀曉芙的胸膛上移開抱入了樹叢。



  張無忌:紀姑姑,你沒事吧?他點了你哪一處穴道?



  紀曉芙:他點在……壇中穴。說著以羞紅了臉頰



  張無忌不僅遲疑了起來,想那壇中穴位于雙乳中央,如何能幫紀曉芙解穴,可是不幫紀曉芙解穴又如何能幫紀曉芙著衣。不禁眼又望向紀曉芙,只見到紀曉芙也正在看他。忙又低下了頭。



  紀曉芙:無忌你是正人君子,而且我……我又不是年輕女子……你就幫我解穴吧



  張無忌:紀姑姑貌美似花,豔如桃李,怎說這樣的話呢!說畢覺得此言怎可和紀姑姑說,忙伸手想去解穴,卻因身心劇蕩下,摸上了胸脯,連忙收回了手,卻見紀曉芙雪白的肌膚隱隱透出粉紅,更增麗色,無忌深怕有礙連忙定了定心神,俯身解了紀曉芙的穴道。紀曉芙穴道雖解卻仍軟癱于地上,呼吸聲由小漸大,而裸露的胸脯正急遽的起伏著。



  張無忌:紀姑姑,你怎樣了?是病情又有反覆了嗎?快穿上衣服吧!小侄……小侄先出去吧!



  紀曉芙只是不停的呻吟,並不答話,身體不由自主的扭動,無忌看的眼睛發瞪,直怕自己難以把持,便想轉身離去,轉身之前又回頭看了看紀曉芙。



  紀曉芙:無忌……無忌你別走……過來扶我一把……我站不起來



  張無忌答應了一聲,轉身扶住紀曉芙,但覺紀曉芙全身並無力量,忽然紀曉芙在地上滑了一滑,無忌不由自主的將紀曉芙擁入懷中。



  紀曉芙喘息道:那淫賊拿了顆藥丸……逼我吞下,我現在全身無力……又燙得很……無忌你別離開我好嗎?別又讓惡賊來欺負我!



  張無忌正值血性時期,只是勉強克制自己:那可能是下三流的媚藥,這該如何是好?



  紀曉芙:如果……非……不可,請你幫幫忙,千萬別讓別人……



  張無忌只覺得口乾舌燥,只恨不得將紀曉芙押到在地,但他畢竟是殷六叔爲過門的妻子,只得說:小侄會想辦法幫紀姑姑你解毒的,可是要……這……



  紀曉芙:我知道你前我幼佬又醜的……



  張無忌將紀曉芙移開看了一下:紀姑姑如又老又醜,天下可真沒美女了天亦如此,小侄只好……



  張無忌說到這,將紀曉芙放于草地上,便府下身吻了吻紀曉芙的朱唇,一轉眼間只看到楊不悔仍倒在旁邊,不禁又有遲疑,紀曉芙說:他被我點了睡穴,不妨事的。



  張無忌寬了衣服,便壓在紀曉芙身上,邊吻邊道:紀姑姑,你真漂亮



  紀曉芙:到現在你還叫我紀姑姑,那是在別人面前叫的,你叫我曉芙吧



  無忌:曉芙。我……我很快活作夢也想不到。說完便順著脖子吻了下去,一張口咬住勒鮮紅的蓓蕾,狂猛的吸了起來,紀曉芙除了于楊逍一次之外,幾乎是毫無經驗,甜美的感覺一波波襲來,只逼得他故不得形象,大聲的呻吟起來。



  無忌吻勒吻紀曉芙的腹部站起身,將肉棒掏了出來,雖然張無忌未完全長成,但已是不同凡響,對準了紀曉芙的小穴插了進去,自顧自的動了起來



  張無忌:曉芙你的小穴好緊哦,不知道你都生下不悔了,哦……真好



  紀曉芙:輕一……輕一點,我……痛……你的比……大多了……我的小穴吃不消……會被你干爆說著斗大的淚珠以滴了下來,張無忌放慢了勢子,府身吻去了淚痕:對不起,曉芙,我輕些……你快活嗎??右手便伸向紀曉芙傲力的乳房抓了起來,口也不閑含住了乳頭又咬又舔的。



  紀曉芙:我……好舒服……你好溫柔啊……我願意將整個人都交給你……



  紀曉芙:啊……真……好……在快些……在重些



  張無忌逐漸加強了力道,肉棒開始在紀曉芙的緊穴大出大入的抽了起來由于第一次以漸漸感到力不從心:曉芙,我要出來了……



  紀曉芙說:好……我也來勒



  張無忌心想畢竟輩份有別,便想抽出來但紀曉芙手已身到背后緊緊抓住無忌的臀部。



  紀曉芙:射在里面吧!我也願意爲你生……生小孩



  張無忌心情一激動,便以如萬箭般的噴射而出,結束了一場亂倫的行爲。



  --------------------------------------------------------------------------------



  周芷若篇



  接倚天屠龍記最后一章



  話說周芷若終于和張無忌、趙敏等言歸于好,不在稍起害人之心,三人一路想先陪周芷若回峨眉卸下掌門一直在回到武當請太師傅張三豐答應他們成親,一路上雖趙敏爲蒙古人性格豪邁,但仍不敢于張無忌同房,每夜和周芷若同榻共棉。這日終于來到峨嵋山下。



  趙敏:就快到峨嵋山了。我……我可以不要上去嗎?畢竟滅絕因我而死,大都一役也讓峨眉上下恨我入股,我怕……多生事端。



  周芷若:恩!這樣也好。



  張無忌:那我陪敏妹在山下客棧等芷若你回來



  周芷若:這……無忌哥哥請你一定要陪我同去,我還有事要求你呢!



  周芷若哀求得看著張無忌,無忌無奈只好答應,趙敏獨自在客棧等待,此事不提。



  卻說周芷若和張無忌上了峨眉,卻不直入峨眉派反刻意繞過峨眉崗哨,張無忌滿懷疑問,也不知周芷若有啥打算?終于來到了西方一處屋前,這屋雖屬峨眉卻離其他屋子頗遠,想是門徒的父母上山借住時的地方。周芷若迳自推門而入。



  周芷若:我爲了修練九陰真經,不敢和他們住得太近。這就是我的住處了。



  張無忌:我們怎不去大殿?交代掌門一直便可以下山勒。敏妹還在山下等我們呢?



  周芷若道::你便顧著你的敏妹?人家的是你全沒放在心上。



  張無忌將周芷若擁入懷中:我哪有?你有什麽事呢?



  周芷若笑著從張無忌懷中鑽出:人家跟你說正事呢!你也已經知道了,我爲速成修練九陰真經中速成的九陰白骨爪,人家想改過當然要將九陰白骨爪廢去啊!



  張無忌:這倒是!這部武功爪上有毒,積藏體內對你也不好,該如何廢去呢?



  周芷若:九陰白骨爪雖威力強盛,但體內毒素卻也使得我的皮膚漸呈硬塊,你看。



  說著周芷若挽起衣衫,只見手臂上已有些異樣,張無忌輕輕觸摸果然不似人皮。



  原來九陰白骨爪是極霸道的武功,練者先藉劇毒加強指力,月練到最后便使全身肌膚如同鐵般刀劍難傷,便如同百年之前的銅屍鐵屍一般。



  周芷若哭道:這該如何是好呢?



  張無忌心慌亦亂,腦中不停思考醫仙胡青牛的著作,一時卻也苦無良方,忽然靈光一閃,想起了當初他身中寒毒,太師傅和師伯師叔門爲他吸毒的方法,蓦地有想到紀曉芙爲他止寒及接下來發生的事,又想到不久紀曉芙被滅絕斃于掌下,一時心意起伏說不出話來。



  周芷若見到張無忌臉上忽憂忽喜,忽而羞慚忽而悲憤,只急得六神無主卻又不敢擾亂張無忌的思考,見他歎息一聲忙問道:有方法嗎?聲音已經略微顫抖。



  張無忌:有方法可是這個方法不……不太合適。



  周芷若:任何方法我都想試試,我不想我就……就這樣下去,你是桃谷醫仙的得意弟子,方法總是好的



  張無忌:如果我們已成親,這方法方行得通,可是現在……



  周芷若:難道就像上次逼出十香軟筋散一般,一手貼于腹部,一手貼于后背。



  張無忌:這方法比那更是……因爲要抵銷內功,又要逼出毒素,只有……寬解衣衫,將你坐在我懷前,以我丹田的真氣吸入你體內累積在丹田的毒素和內力一並化解才可以。



  周芷若光聽到這辦法已羞得滿臉通紅,低頭不語。



  周芷若沈吟片刻后道:我……雖以發誓不能同你結婚,但我已打定主意跟隨你,不管你是不是還記恨我,我總是你的人,你……就照你說的吧



  張無忌知道周芷若雖然看似柔弱,但心意卻是無比堅定,心里一激動,將周芷若抱入懷中,吻了吻臉說道:你知道我不會恨你的,只是我與敏妹結婚,怕委屈你了!



  周芷若:誰叫我命苦,但我一定也不覺得委屈,能隨伺在你身旁,我已沒有別的要求了,如果不能同你一起,我可真不想活了



  張無忌不答話,將周芷若抱到床上,寬了自己的衣裳,回頭一看,周芷若已將外衣除下,膚白似雪,空氣中漂浮著一股蕩人的幽香,周芷若右手輕壓胸前不使紅肚兜滑落,肚兜后的系繩卻以解開,張無忌坐上了床將周芷若抱到懷中,滑嫩的肌膚以刺激張無忌的肉棒昂然挺立,緊抵在周芷若的臀部



  周芷若:你……你好壞。說完便低下了頭,張無忌吻了吻他雪白的后頸,便從上方看見了周芷若的酥胸,雖有肚兜遮掩,但周芷若的身材著實不壞,小小一片肚兜又遮得住什麽?只見到傲然挺立的雙峰,擠壓出一條深深的乳溝,張無忌看的呆了。



  周芷若:先幫我解了毒,以后……一切不是都如你願嗎?



  張無忌知道現在不是親熱的時候忙收定心神,運起九陽神功西出周芷若體內的毒素,漸漸的心神合一,物由神外,周芷若有配合著運功相助。



  就當兩人全心驅毒之際,全沒聽到外面有高手落地的聲音,窗外俯著一人赫然便是丁敏君,原來丁敏君不滿周芷若接任掌門,又見周芷若武功大進,懷疑師傅偏愛,留下了什麽武功密笈給他,便趁著周芷若外出之際,每晚到這里還翻箱尋找,不意今天居然看到周芷若和張無忌裸身相擁,便想大聲呼喊,但心思一轉又有了別的計謀,便靜靜的俯著,等待機會。



  張無忌運功了好一陣子,幸好周芷若內力不深,又已被他二度銷融,這次便花費不久,但體內劇毒非同小可,過了一個時辰,終于大功告成。周芷若看自己的手臂硬塊已不見了,回複了平日滑嫩,大喜之下轉身抱住張無忌,絲毫不覺得肚兜已華落在地。



  張無忌只覺得胸前被周芷若抱住甚是舒暢,中間似無衣物相隔,推開周芷若些許,看到周芷若雪白的胸脯已裸露了出來,正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著,不禁用力將周芷若抱入懷中,張嘴便往周芷若的朱唇印去,吻了良久,又將口湊到周芷若耳邊咬了咬耳垂,說道:你要怎樣謝我呢??



  周芷若:你這壞人……盡想著欺負我,不過能比趙敏先得到你的疼愛我也很是快活



  張無忌心中大喜,忙捧起周芷若的乳房又吻又咬的,一只手也漸漸下滑,蓋住了那神秘的地帶,周芷若身體扭了扭並不抗拒,只說:我的功力初退,身體乏力,可經不起你的……大力摧殘,你可得輕些



  張無忌的肉棒已硬的難受之及,點了點便將肉棒對準周芷若的小穴,刺了進去,只覺得里面甚緊,比起紀曉芙似乎各有長短,張無忌初時耐著性子慢慢的抽插



  周芷若呻吟:無忌……哥哥……你好棒……好溫柔……我可以了



  周芷若:好……



  張無忌感覺到周芷若的臀部也起了應和,便知到時間已到,加重了力道,在周芷若的密穴中不停的抽著。



  張無忌:芷若……你好棒……好緊……吸得我好……



  過了不一會,周芷若以達到勒高潮,不停的呻吟著,張無忌雖未達到高潮但擔心周芷若力弱,無法承擔再次的攻擊,只好停了動作將肉棒進在周芷若的小穴中,用嘴去舔咬周芷若鮮紅的蓓蕾。周芷若閉起眼睛不停的以呻吟來表示他的快活。突然風聲微響,張無忌只覺得寒氣襲背,回頭一看只見到丁敏君手持長劍立在床邊,劍離張無忌的背部也不過尺許。如果刺了下去,兩人不免同時斃命。



  丁敏君罵道:不要臉的狗男女,竟敢在峨眉派中干這無恥的勾當。



  張無忌:你想怎樣?



  丁敏君:我只要高聲一呼,師姐師妹過來一看,想你還有什麽面子居長峨眉?平時還裝作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原來也是人進可夫的臭婊子,請那一些師弟門來看看掌門人你的美姿可好?



  周芷若定了定神說道:你想我把掌門人傳給你?



  丁敏君:聰明!!此刻你也沒選擇的馀地,將掌門指環交出來吧!



  周芷若:我這次回來本就是要將掌門之位傳給旁人,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傳給你。



  丁敏君:你這賤人,偷偷摸摸的偷漢子還趕這樣跟我說話!那等我殺了你們在自己來拿吧!將你們的屍首裸露掉起來,那也不錯啊!哈哈……



  一聲長笑,丁敏君長劍刺了下去,張無忌腰一扭,雙掌以夾住長劍,內力順勢往下一摔,長劍以寸寸鎮斷,丁敏君將劍柄抛下,卻看到張無忌以裸身站起,撲了過來,丁敏君遲疑了一下已被點住穴道



  周芷若:無忌哥哥做的好,可怎樣才能使他不說出去呢?



  丁敏君:臭小子要殺便殺,還不……趕快把衣服穿上,什麽樣子!



  張無忌:芷若你有什麽辦法?我不想殺人,可是……



  周芷若:那你得依我,無忌哥哥你過來



  周芷若低聲道:要他不說出去,除非讓他跟我一樣



  張無忌:這……這怎麽行哪!



  丁敏君:狗男女將我放了,什麽樣的老子生出什麽樣的兒子,殷素素這無恥的女人才生下你這淫魔。周芷若你想學紀曉芙一般反叛師門嗎?



  張無忌本自猶豫,想好言相勸,不料聽得丁敏君大罵死去的雙親,既又想到紀曉芙乃因他而死,這女人居然都不知悔改?一氣之下,縱身躍到丁敏君身前手一起將他的衣服撕破



  張無忌:你這人……我要替紀姑姑報仇



  丁敏君少年便上峨眉,雖凶狠潑辣但一直守身如玉,那層遇到這種情形。驚駭之下也說不出話來,只是眼神卻已在求饒。張無忌怒發欲狂,哪里得他,將他穴道一解,手一甩將他甩到床上,丁敏君已嚇呆了,也不抓周芷若抵抗,只見張無忌如餓虎撲羊壓了上來,肉棒對準小穴,便直插而入,剛才對周芷若所憋住的衣起發泄在丁敏君身上,直插得丁敏君連連呼痛,張無忌眼看丁敏君的雙乳隨自己的抽插不停的上下搖晃著,手一壓便僅抓住雙峰,大力的搓揉著,丁敏君的掙扎只過一會就停了,繼之而起的是細細的呻吟聲,張無忌猛地將肉棒退出小穴



  丁敏君:不要……不要停啊……你……



  丁敏君的臀部想向上迎接肉棒,但張無忌避開了:要也可以,你得發誓不把我們的事情說出去。



  丁敏君:好……你……快……



  張無忌見他答應便又將肉棒插勒下去,這一次可是大出大入的抽插著,不多時丁敏君已達到高潮,系喘需需,張無忌將肉棒抽出來便往丁敏君的小嘴插去,丁敏君不肯只是搖頭,周芷若府身過來將丁敏君的鼻子捏著,丁敏君受不了只好張嘴,張無忌趁機將肉棒塞了進去,當做小穴般插了起來,周芷若要離開時又被張無忌抓住,將周芷若的雙乳擠壓在小嘴上肉棒兩側,張無忌只覺得快感連連,便將精液全數噴入了丁敏君的嘴中,這才府身倒下,只看到丁敏君已雙眼呆滯,將精液全吞了下去。



  --------------------------------------------------------------------------------



  殷離篇



  話說到小昭終于卸下了波斯聖教主的位子,帶著母親黛绮絲和張無忌同住一起。趙敏和周芷若對小昭當初的救命之恩非常感激,又知道無忌對小昭著實不錯,雖然有點吃醋但張無忌對諸女都是全心全意,所以也都能夠相安無事,但黛绮絲輩份大著張無忌,所以明著是和小昭母女一起住下,但實際上黛绮斯有需要的時候便和張無忌偷偷的解決,雖然對黛绮絲有點委屈,但黛绮絲一點也不以爲苦,畢竟比起以前一人獨守空閨的寂寞要好多了,而這情形也只有小昭知道。這一天大夥閑著無聊



  趙敏:雖然大家一起生活安靜,但有時就是太無聊了



  小昭:這平靜的生活比起以前雖然不夠風光,但也少了勾心斗角,踏實的多了



  周芷若:左右閑著無事,不如我們到山下的都市逛逛吧!每一次我們都是去采買東西,大包小包也沒機會好好逛逛。



  黛绮絲:就可惜你們三人都還沒有子息,不然逗逗小孩也很好玩的。說著眼角瞟了張無忌一眼



  張無忌紅著臉:我……我會努力的



  趙敏:你想對誰好,若不公公平平的,我可不依



  小昭:或許是無忌太累了,畢竟我們有……三個呢



  周芷若:他……他太累。不會吧,每次誰不都被他……弄得死去活來的



  張無忌只紅著臉:是……是……



  張無忌連忙轉移話題:不如大家都下去逛吧!不過得易易容,畢竟小心點好,而且你們四個都長得花容玉貌,閉月羞花的太引人注意了



  張無忌連忙起身到內室拿出易容的工具,原來張無忌精通醫術,閑來無事時鑽研易容術以頗有心得,就算在武林中也少有人能勝過他。過了一個時辰張無忌終于幫每個人都易容好了,就連身材也都改變,畢竟美女的一舉一動,除了臉部以外身材風姿再再都與衆不同。大夥嘻嘻哈哈的下了山,來到了城市中。



  四女一到城市當然先拉著無忌到了買胭脂水粉的地方,東挑西揀的叽叽喳喳個不停,張無忌得個空,連忙走到店旁的茶店叫了一壺茶,正悠悠閑閑的看著過往的人潮,忽然間看到綠影一閃,看那背影似乎極爲熟悉,但一時之間有想不起是誰,回到四女身旁,忽然想起那背影竟像極了表妹殷離的背影,連忙和四女約在布店相見,便朝那背影消失的地方追去。



  此時正近午時,市場人潮甚多,人來人往的很難找到剛剛的背影,從街頭走到街尾都沒有看到,正想回頭找四女時,忽然聽見街旁甚少人煙的小巷傳出爭執的聲音,好奇心起便走了過去,一看赫然是四五個小混混圍住了那個綠衣女郎。正出言調戲,更有一人走上前想動手動腳的,張無忌心想就算此女不是殷離也不能眼看這些混混光天白日之下調戲良家婦女,正想走上前去管時,那綠衣女郎已動起手來,出手狠辣,身影飄忽,正似殷離的身形,眼看衆混混不敵以死的剩下一人,張無忌不忍縱上前去架開了殷離的手。



  殷離左手一翻斬向張無忌的右肩,右手倏地搶出直及胸膛,張無忌不慌不忙右手微圈抓住了殷離的脈門,殷離大吃一驚剛剛的混混中居然有如此高明者,身體唯一借勁雙腳鴛鴦連踢,張無忌胸口一縮避過襲來的雙腳,手輕輕一送將殷離推了出去,左手抹下人皮面具,低呼道:殷離,是我!



  殷離楞了一下,便沖到張無忌跟前,手一晃輕輕打了張無忌一耳光,罵道:臭阿牛,聯合別人欺負我嗎?



  原來殷離臉上劍痕雖細但能不願讓人瞧見,因此便罩了層薄紗,那些混混看著殷離豐滿的胸膛纖細的腰身便隨殷離轉進小巷想將他擄去。



  張無忌驚見殷離,笑嘻嘻的受了一耳光,便拉著殷離:走,我帶你去見一些人。說著便將殷離拖走,快到布店時殷離突然甩脫他的手



  殷離:如果你要帶我去見趙敏、周芷若的話就不用了,我這次來是有事找你,我不想見到他們。



  張無忌:是什麽事呢?大家見見面也沒什麽



  殷離:你當我不知道嗎?你同時跟趙敏和周芷若好,臭阿牛,你是想向我炫耀嗎?說著擰了擰張無忌的耳朵



  張無忌:好好好,算我怕了你,我去跟他們說,我先回去,你等等我哦!



  張無忌戴上面具,進布店向四女解釋,四女只是不依,但在張無忌再三陪禮下,終也允了,一出門便帶著殷離回到了家中



  殷離:你沒有跟他們說,我來了吧?



  張無忌:沒有,我沒說,我只說我有事要先回來。



  殷離:這才乖,阿牛哥哥,你沒恨我那天自己走了吧?



  張無忌:沒有,只是我到現在還想不清,爲什麽你愛的無忌不是我,雖然有點懂,但還是模模糊糊的



  殷離:我愛的是那個驕傲倔強的短命鬼,不是對我這麽好的阿牛哥哥你,不過除了他外我最愛的還是你,阿牛哥哥你想我嗎?



  張無忌:想,我時常想起你來,只是你還不想跟我們在一起嗎?



  殷離站起來偎近張無忌的懷里,道:阿牛哥哥我今天來,就是想求你幫我生下一個小孩來



  張無忌一聽跳了起來,道:這……這……可是我們是表兄妹啊



  殷離:那些什麽的,我不懂也不理,只是我有一個特別的要求。



  張無忌:什麽要求



  殷離:我希望你能讓我認爲我是在跟那無情無義的短命鬼做,好嗎?



  張無忌聽的不太懂,但見殷離以站起身,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脫了下來,豐滿高聳的胸膛,吸引住張無忌的眼光,但張無忌腦中部不禁然的浮起小時候母親喂乳的情形。纖細的腰身盈盈可握,漂亮修長的雙腿緊緊的夾著。



  殷離走上前去,坐進了張無忌的懷里,張無忌茫茫然的將他抱到床上,脫下自己的衣物,雙手輕輕的滑過殷離的腰身,撫摸起渾圓的大腿,張無忌正想去親吻殷離的珠唇,忽然殷離一個耳光打來,張無忌都愣住了。



  殷離:我要的不是這樣,那張無忌小鬼對我不會這麽好,你這樣會讓我想起阿牛,卻不是張無忌



  張無忌也不知如何是好,右手重種的扭殷離臀部一把,嘴含著殷離的乳頭,便像吸奶般的吸了起來。殷離突然用力將張無忌推開,道:你都不懂的,你……張無忌只覺的氣血翻騰,竟像是后遺症又複發了忽然房門打了開來,黛绮斯笑著走了進來,道:你們這兩個小鬼,原來躲著干這勾當



  殷離吃了一驚,連忙用被遮住身體,道:婆……殷離以前都叫黛绮斯爲婆婆,現在雖認出了聲音,但是看到此女容光煥發,雖以入中年,但豔光四射比起雙十少女只多了份成熟,卻沒有年紀的缺點,這聲婆婆哪叫的出口



  黛绮斯:嗯!小殷離,你現在也叫我黛绮斯吧!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以前我想殺你是我不對,你要原諒我



  殷離:我這條命是你救的,何況當初的事我都忘了



  黛绮絲:謝謝你啦,無忌你過來



  殷離見無忌赤裸裸的走到黛绮絲跟前,在瞧兩人的神態頗爲親密,暗暗吃起醋來。



  黛绮絲低聲向無忌道:剛剛我在外面都看到了,你不懂對不對,我跟你說你不要對他太好,你只管你的舒服,他要的就是這樣。



  張無忌遲疑的走了回去,體中翻騰的情形更爲明顯,殷離一見他走到床前,右手便想去扭他耳朵,問他和黛绮絲什麽關系,誰知手剛伸出去,便被張無忌抓住壓回床上,張無忌手將衣服私下一片蒙住殷離的眼睛。黛绮斯微笑著坐了下來



  張無忌此時體內九陽神功流轉轉快,激蕩的內息使的肉棒更爲粗大,張無忌壓到殷離身上,右手死命的搓揉殷離的乳房,左手將大腿扳了開



  殷離:你發瘋了,你……你想干嘛!



  張無忌:哼!今天叫你知道我的利害



  張無忌將殷離的大腿扳開,肉棒對準小穴,一口氣便刺到底部,接著大進大出的抽插著,絲毫不理殷離的叫聲。殷離剛經人事那曾遇到這麽大的肉棒,臀部不自決的想向后躲開,張無忌便將左手移到殷離的臀部,推向前來,使得肉棒插的更爲深入。殷離只不停的叫罵著



  殷離:你……這臭無忌……阿……痛……痛……死無忌……



  殷離:阿……痛死人了……你這狠心短命的小鬼……你要干死我嗎?



  張無忌不理殷離口中叫些什麽,只一股勁將肉棒不停的在殷離的小穴中來回出入著,漸漸的殷離有了快感,張無忌加快了動作,又府下身來咬住殷離豐滿的胸部,又咬又捏的,似乎恨不得將他吞了下去,而張無忌腦中突然閃過了一幅畫面,好像現在吸的是母親的乳房,肉棒干的好像居然也變成了母親,耳中聽到竟像是以前在冰火島中深夜時傳來的母親銷魂的呻吟聲,張無忌心一慌,馬上將雜念摒除,雙手將殷離的雙腿擡到肩上使得肉棒更爲深入,而殷離此刻早已神智不清,口中部停的呻吟著



  殷離:好……無忌哥哥……你要干死我了……



  殷離:你……在快些……好……好棒啊



  殷離突然仰身上來,緊緊抱住無忌,道:只要……你不離開我……你干爆我……也沒關系



  張無忌心一分,精液便源源不絕的射入了殷離的小穴中。張無忌類的翻身躺了下來,沒一會,卻建黛绮絲脫掉身上的衣裳,走到床前,雙手扶起張無忌的肉棒便用口含住,慢慢的舔了起來,黛绮絲口交的技術非常好,不一會便使的張無忌的肉棒又複活了起來,黛绮絲輕輕將無忌的頭擁在胸前,將碩大的乳房塞入了張無忌的嘴中,在張無忌的耳邊輕輕道:我提供你意見收拾了殷離,你怎樣謝我啊!



  張無忌含住黛绮絲的乳頭不停的吸允著,手也沒銜著不停的撫摸著黛绮絲的大腿,說道:我一定喂飽你來答謝你的



  殷離在一旁有氣無力的道:不能對他太好,他剛剛出的馊主意,害我差一點被干死,你也要這樣對他。



  張無忌翻身將黛绮絲壓在身下:你說呢?



  黛绮絲媚眼一瞟:你這冤家,你要欺負我,我可以說不嗎?



  張無忌將乳頭吐出,肉棒對準了黛绮絲的小穴便插了進去,大出大入的抽插著,果然跟對付殷離時一樣,但是黛绮絲剛剛受一場刺激,所以也不如何痛苦相反的很容易就有了快感,臀部不停向上迎合著張無忌的肉棒,張無忌不放過黛绮絲的那對巨乳又舔了起來



  黛绮絲呻吟道:好……好無忌……剛剛看的我癢死了



  黛绮絲:哦……哦……對就是那里……你的好大哦……還好銀葉先生死了……他哪有你好



  黛绮絲:干死我吧……哦……真好



  張無忌:你的小穴依然那樣緊,真是舒服啊……比起殷離的嫩穴……一樣好……夾的我受不了勒……讓殷離看看吧



  說著便將肉棒抽出來,黛绮絲翻了起來,雙手雙腿稱住了重量,小穴對準殷離的臉上,張無忌從后面捧起黛绮絲的臀部,便從新插了進去,這一次更是越插越快,飛濺的液體滴到了殷離的臉上,張無忌府身由后緊緊抓住黛绮絲的奶子,便像騎馬般,不停的抽著終于腰部一酸,將精液統統射進黛绮絲的密穴中。



  --------------------------------------------------------------------------------



  殷素素篇



  話說張翠山、殷素素和謝遜來到冰火島已近十年,兒子張無忌也以八九歲了,不知是否氣候關系,身體比尋常小孩硬朗許多,謝遜整天留心海流風向,已知歸期已近,時間無多所以逼得無忌記憶武功也愈加嚴厲起來。晚上時謝遜一人獨居于山后離得三人遠遠的以苦思屠龍刀的秘密。這晚



  殷素素:五哥,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張翠山看著無忌熟睡的臉,道:什麽事?是否關于義兄?



  殷素素點一點頭,道:你是否留意到義兄最近脾氣不太好,常常獨自一人立在岸邊



  張翠山摸著張無忌臉上的巴掌印:我已注意到了,他對無忌也亦發嚴格起來了



  殷素素:他對無忌是沒話說,可是不知是否是……



  張翠山:你是說他心病複發?



  殷素素:對,我想起以前能害怕的很,但我知道義兄的遭遇后也能諒解,但始終有點擔心



  張翠山將殷素素擁進懷里:不用怕,我看義兄應該不會這樣,他很久都沒發作了



  殷素素聞著張翠山身上男子的氣息,身體有點發軟,道:希望你說的沒錯



  張翠山吻了吻懷中的玉人,道:無論發生什麽事,我都會護著你們



  張翠山發覺殷素素的身體有點發燙,心下一蕩,手伸進了殷素素的衣服中,輕輕的撫摸起來,殷素素漸漸發出了誘人的呻吟聲,身體不由自主的扭動



  殷素素:別……這樣……無忌在這……哦……不要摸



  張翠山一邊用手摸著殷素素幾乎裂衣而出飽滿的豐胸,一邊道:無忌已睡著了,他不會醒的,義兄住離我們那麽遠,他也不會聽見……你那誘人的呻吟的張翠山抱起殷素素放到床上,便將殷素素的衣服一件件的脫了去,仔細的看著殷素素迷人的身體,雖說以生下無忌但殷素素的身體沒留下任何痕迹,腰仍然那樣的細,圓潤的大腿,高翹的臀部,而原本高聳的胸部也因喂食無忌母乳而越發的豐滿了。



  殷素素結婚已十年但仍是害羞,被丈夫的眼光看的渾身發燙,呻吟聲也出了起來,道:還這樣……欺負人家,人家的……呻吟會那麽大……不都是你……干得人家……已經死去活來的



  張翠山匆匆脫掉衣服,抱住了殷素素,一邊深情的吻著殷素素的小嘴,一手漸漸伸到腹部下,搓揉起殷素素的大腿,道:那得怪你,長得這樣動人,讓我欲罷不能,而且你也很喜歡不是嗎?



  殷素素的腿已受不了佻逗,圈住了張翠山的腰,呻吟道:不都是……你……阿……把人家變得……這樣淫蕩



  張翠山的肉棒其實早已高高立起,但仍不想一下就進去,只將肉棒壓住殷素素的大腿不停的移動,殷素素緊緊抱住張翠山,將張翠山的頭壓在自己深深的乳溝上。張翠山深深吸了一口充滿乳香的甜美氣息,含住了雪白的胸脯,輕輕咬了起來



  殷素素哀求:五哥……你急死人家了……快進來吧……人家的小穴等著你……大家夥的……來到呢



  張翠山見時機成熟,將大肉棒對準殷素素的小穴,狠狠的插了進去,因爲充分的前戲使得殷素素沒半分痛苦的感覺,只感到一波波強烈的快感,隨著張翠山肉棒一次次的抽插那樣的勇猛,被一次次的快感漸漸推上了高潮,張翠山一邊保持肉棒在殷素素的小穴中大幅度的進出,一邊吸著殷素素的乳房,殷素素的豪乳隨著張翠山一次次強烈的插入而不停的晃動著,張翠山正享受著乳房在口中跳動的滋味



  張翠山:素妹,你……的穴好僅……一點都不像生過無忌……每次都吸得我快不行了



  殷素素:五哥……在用力些……哦……在大些……阿……你真好



  殷素素:五哥……插死我……我是妖女……哦……你干死我吧



  張翠山抱緊殷素素的腰部更是一輪快攻,使得殷素素爽得兩眼幾乎翻了過去,才爆炸般的將精液盡數射進殷素素的小穴,張翠山摟住身體以向一塊軟泥的殷素素



  張翠山:素妹……我們去洗澡吧



  殷素素勉強伸起手,推了推張翠山道:你把人家都快弄死勒,人家哪還有力氣去啊。你先去洗吧



  張翠山吻了吻殷素素的胸脯,才收拾的去洗澡,洗后照常般的調氣以恢複剛剛失去的元氣,這邊不說



  山洞內殷素素躺勒一回,覺得體力漸複,站了起來走過無忌身邊,見無忌仍緊密著眼睛睡覺,心里頑皮的念頭一起,輕輕的將無忌的褲子除下,欣賞般的看著無忌的肉棒,忽然輕張櫻桃小嘴,將無忌的肉棒含住吸舔了起來,只感覺肉棒在小嘴中不停的變大,都有點呼吸困難,才將他吐出,只覺的無忌的肉棒竟已比之丈夫還大,心神巨蕩下又含住了肉棒,忽然感覺到有人緊壓著自己的頭,眼一擡竟看見無忌以張大眼睛看著他,而無忌的兩手正按著殷素素的頭



  無忌低呼道:嗎,好棒……真舒服



  殷素素用力將頭從兩手中抽出,只看到無忌眼光不停的在自己堅挺的豐胸和大腿之間看著,殷素素害羞了起來,手遮著重要部位,但這樣反而更是誘人,無忌的喘息聲漸漸重了起來。



  無忌:媽,其實我剛剛都醒著,你們做的我都看到了,媽你真漂亮,我……我想



  殷素素道:不行的,我們是母子啊!



  無忌道:那你又來吸我的,我只想要使母親你快樂啊



  無忌說著撲到了殷素素身上,將殷素素壓回床上,手將殷素素螫著胸部的手拉開,口便去含著母親巨大的乳房像嬰兒般的吸允,殷素素雖不願意但身體乏力抵擋不住無忌的力量,而剛剛高潮留在身體的馀韻,隨著無忌拙劣的技術漸漸又回到身上,也不禁呻吟起來。



  無忌聽到母親的呻吟聲更是高興,不管三七二十一將母親的大腿拉開,肉棒對準母親的小穴便插了進去。殷素素受到突來的沖擊,臀部想向后躲避但背后是床,只好咬著牙接受著無忌一波波用力的抽插,無忌大出大入的抽著,手捏著母親驕人的乳房,享受著光潤的滋味,殷素素在倫理的壓力和無忌傲人的肉棒下很快的就攀上勒高潮



  殷素素:哦……兒子……你好棒……居然比……還大……阿



  殷素素:母親……的小穴快受不了了……快被你干爆了……你饒了我吧



  張無忌在一番抽插后漸漸恢複了理性,也不太清楚發生了何事,便將動作停了下來,但仍舍不得將肉棒從母親的小穴中抽出,殷素素呼出了一口大氣



  殷素素笑道:哦!想不到你這這樣厲害……娘差點給你干死……不要緊張……已經發生就算了……來讓娘來伺候你



  殷素素說著將無忌押到床上,不舍的將小穴提起,接著用傲人的雙乳緊緊包住無忌的肉棒,雙手捧著乳房,向小穴般的搓著肉棒,無忌第一次便嚐到兩種滋味又想到這樣的美女居然是自己的母親,又肯和自己相愛,胡思亂想下只覺得母親的雙乳帶給自己無限的快感,便不自主的將精液全噴在母親身上。



  殷素素緩緩站起,幫無忌將衣服整理好,道:如果你不說出去,以后……娘再幫你……說著邊羞紅著臉趕去洗澡



















0.0160150527954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