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少婦淫行之豪華客車座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淩晨十二點鍾,在耀眼的霓虹燈下的高速幹線上,一兩風田牌富華型雙層長途客車從東京都向富士山郊區全速前進著!

車上都已靜悄悄的了,看來所有乘客都已休息。這種票價昂貴富華型客車最講求舒適,廂座間寬敞闊落、軟臥式座椅份外舒服,最適合貪於享受城市人。在排列第三個廂坐裡有一對新婚夫婦正甜蜜地依偎在包廂座裡,那是美惠和她丈夫宏二;倆人正熱烈地雙擁、互相愛撫著。甚是旁若無人!

看著美妻臉上一陣一陣紅熱,酒氣攻心的宏二顯得極爲興奮,他的手已伸到美惠短裙內,發燙的手掌貼著小內褲熨熱著美惠敏感地帶。他氣息濃重地說:[怎麽樣?這種車不錯吧,貴是貴些,可又快又舒服,還可以這樣呢!美惠,啊!]

美惠給丈夫摸得渾身發燙,但她是又愛又怕,欲拒還迎,只好嬌情輕聲的答:[老公,不要啦,人家好怕!要被人家看見啦!你好討厭----]

宏二眯眼看著妻子臉上媚人的嬌態,聽著她的嗯聲細語,真是欲火難熾,情欲憑著酒精急湧腦際,他得意地說:[怕什麽,所有人都睡啦,老婆---老婆你真的很美啊]說完就一下吻住她性感的豐唇;右手欲不可待地要扯下她的小內褲。

美惠心上本來心慌,怕別人發現也怕給人偷窺。可這時如何拗得過憑著酒意的丈夫呢?要知道借著酒意爲事的人,你越是逆他便越是耍粗耍無賴。美惠只好扭著屁股相讓著給他脫了下來。又連忙將短裙拉下來遮住毫無守護的胯間。但宏二右手已托起她的右腿擱在自己大腿上,這下美惠便是雙腿張了開來,本來就不長的小格子短裙如何遮蓋得了?頓時春光畢露!小叢芳草之下,已濡濡濕潤的肉唇尤如一朵含苞的粉紅花蕊,正待綻放春情!美惠見自已私處春光乍泄!心裡一跳,急忙四顧一下,好在沒有人往她們這邊去看。

而宏二一隻手掌已貼到她胯間上來並輕輕地摸弄著,又一邊擁著她吻起來美惠就一邊儘量以裙邊遮掩跨間的情景。突然宏二的兩隻手指唧地滑入濕淋的肉穴,美惠全身一顫,薄薄的緊身衣內的一對圓滾滾的肉球也抖蕩了一下。她嬌斥說:[真討厭哪!快拿開嘛!拿開嘛!老公,不能這樣啊!啊!人家的小逼要給別人看到了。。。]

宏二欲焰正狂哪裡聽在耳中,輕輕咬著她的後頸,陰道中的兩隻手指更快速地轉扭。美惠雖然有些心慌,但不竟是年少風情,經著丈夫這樣刺激撩撥,心想雖然覺得不妥卻如何真的拒絕得了?只好緊依在宏二懷裡把頭靠在他寬闊肩頭上。

宏二剛才喝了不少酒現在是乘著酒慶,對四周乘客全然不顧了!越是急進越是膽大,圍在美惠的左手已從腰間伸到胸部,從大V字領口探入,得意地握住一隻滑不溜手嫩白白圓漲漲的肉球,搓呀捏呀!右手的手指也開始一深一淺地抽拉起來。他好像捉弄人得手一樣得意,他說:[美惠,這----這樣好玩嗎?看我再用力點好不好!你看我的手給你吸得緊緊的,你很想要吧!快告訴我!]說著時手指果然更加快速度。這下逗弄使得美惠下身像觸電似的震顫,心頭一股興奮的激流急湧,忍不住埋在他胸前低聲呻呤著說:[“唔,老公你真壞,別再弄了---人家快--快不行了”]。

公車上這對公然肆無忌撣的男女,正在行進的車廂中輕雲細雨地溫存著,也許以爲坐在這寬闊的包廂式位置內她們的淫行便無人知覺!怎知道不到五六米之遠;那個肥肥的白了兩鬢的司機大叔,早已覺察這對不願入眠的少年夫妻的動靜。他邊駕著車不時眯著一對銳利的三角眼從頭上的後視鏡偷瞄過來。早將他們的淫徑窺得一清二楚!剛才美惠露出的刹那春光,早已誘得他褲襠裡高奏國歌。他心裡暗暗咒駡:[這小淫娃真是夠騷,卻難爲大爺我雞巴癢癢的漲痛!]

這時候,在廂座上肉欲蠢動的宏二突然感到胃裡一陣翻動疼痛,下意識地內鬆開了懷內美妻嬌扭的胴體,他咀唇緊閉一手捂著胃部臉色由青轉白,欲火頓消。美惠見丈夫煞地面色也變了,又見他捂著肚子知道他定是又犯胃痛了。就半心疼半逗笑的說:[討厭鬼!看你還敢不敢欺負人家!]。

宏二只是搖搖頭皺著眉頭,似乎胃痛得不輕。美惠把手放在他手上一摸,還真涼了許多,便關切地問:[老公,你怎麽啦,痛得利害是吧,看你!就是不聽話,別人給倒你就給喝!看你們這些人,比比劃劃的斗酒!喝酒喝得像流氓一樣!真土氣!]

這時候,這輛客車已從高速幹線轉入城鎮公路。可是因爲前段路面出了事故,駛入不久便在前邊的車龍前停了下來。這時宏二的胃部就尤如翻江倒海般難受,連忙起來走向位於車後的洗手間。美惠只好整理一下衣服,才發現小內褲剛才給丈夫收在西褲裡帶走了!只好拼起腿坐得穩穩地等了。但剛才所做所爲實在太刺激了!此刻她仍在輕輕的呼喘,雪滑的臉蛋上緋粉緋紅,那還不注意地微張著的玉腿和隱約的腿間處又是一幅誘人豔景,看得肥司機心裡又一陣激動,褲襠裡怒漲的雞巴撐得更是慷慨激昂!!!此時恨不得撲過去把美惠生吞活剝。

等了一會,不見丈夫出來。美惠不禁擔心了,自己也急起了小便。而且越想越是急了!於是整理好衣服走到洗手間前邊拍門邊向裡邊問:[老公,你沒事吧?]。卻只隱約聽到了有人在嘔吐,又連拍幾下門。 這下卻嘈醒了睡在附近後排位上的一個乾瘦老頭子,這位老頭子旅遊回鄉,因爲老伴容易暈車,非得坐這種又穩當又舒適但多了一倍價錢的富華客車,他是個吝嗇鬼,爲此花多了一倍錢而心中氣悶,剛剛才合上眼卻就被美惠拍門吵著,於是轉頭對美惠這邊開口發罵:[你奶奶的,拍你娘的什麽門?你不睡人家陪你不睡嗎?操!!你才有車票是不是?]

美惠嚇了一下,連忙向他道歉:[對不起!伯伯,真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那老頭子這也看到了她,見她長得樣子甜美可愛,還羞人答答的道歉。

要知道美惠這種正是容量惹男人動情的美媚!老頭兒火氣頓時被心下一陣淫風吹滅了!轉而笑淫淫地問:[噢!不!不!不妨事的,小姐,你朋友在裡邊嗎?不如伯伯來幫你叫他出來。好不好!]

美惠見這老頭子盯著自己胸著正看,一臉不安份的色迷迷,連連搖頭謝絕。但剛才給老頭子一哄,她尿意尤急。也不拍門了,徑自走到車前頭去。老頭兒從背後看著她短裙下的扭動著的豐滿屁屁,直流口水!心想[奶子圓屁股翹,騷包子,騷逼一定是緊緊的,嘿嘿!要給我老頭子幹一下就爽死了!]

美惠走遠了,老頭子見沒有便宜撿只好轉身待再睡了。再說,美惠來到司機座位旁輕聲問那司機大叔:[叔叔,請問---請問附近有公共廁所嗎?可不可以讓我下車去一趟?]那司機大叔剛才還在掃興,從後鏡裡見她走了過來時,正盤算著法子如何討些便宜過過癮!聽她這樣問便說:[才剛剛轉入公路,哪有公共廁所?小姐你尿很急嗎?]美惠被他問得直接一時不好意思,但只好點點頭。司機大叔見她怕羞更覺動興,他繼續說:[小姐,你的男朋友不是進了廁所嗎?你就等一下就好。這裡郊區地方,你一個漂亮小姐下了車,可不知有多危險!這夜深人靜得,你一個美人兒下了車,恐怕有大堆色狼要朝你脫褲子呢!嘿嘿!]

美惠聽了更羞更急了,回頭看看洗手間那邊,還未見宏二回來。可她已急得不成了!一隻手不自主地捂住小腹。只好央求司機大叔說:[叔叔,我真的忍不住了,請你幫我想個辦法吧]。司機大叔看她的急得臉蛋紅紅的嬌美,又得意又色迷,這時便從自己製服的口袋裡掏出一個約兩個巴掌大小的透明的塑膠袋,把它遞到美惠面前說:[辦法就沒有什麽,不過我們做司機倒有一些方便自己的法子。你就用用這個吧!]

美惠見了愕然,問:[叔叔,你--你的意思是叫我用這塑膠袋。。。這---這裡這麽多人。。。]。司機扮作無可奈何地笑笑答道:[那也只好這樣啦小姐!廁所只有一個!哎!這樣吧!我這兒還有一條薄毯子,你用來擋一下身子不就可以了嗎!]。美惠已一時無計可施也實在顧不到那麽多了,總比尿出來要好!只好接過塑膠袋和毯子,先將那毯子披在背上倚著司機座位後一點蹲了下來,然後把塑膠袋口張開送到腿間。由於剛才宏二已將她的內褲脫走了。所以這時還覺“方便”!可這位生長在文明城市受過良好教育既美麗又賢淑的小姐如何有想像過自己要在這樣的地方小便呢?那司機大叔這時已從後鏡裡近距離觀賞著她腿間白白滑滑粉嫩粉嫩的煞是可人的小穴狂吞口水,禁不住按著胯間興奮的昂起物輕輕撫伏以求暫忍欲動。美惠這時也多少知道到司機在偷瞧自己,正是又羞又驚又急又醜!只好儘量側過身子避開司機大叔的淫視。就在這時候司機從後鏡裡看到宏二已從洗手間出來。司機大叔於是邪念一動計上心來,連忙起來對美惠說:[嘿嘿!小姐,我知道你難爲情了,你不用急,我到洗手間替你找男朋友吧。你這樣尿得出了吧!]。

美惠全不知道他在使計,正想他不在身旁正是好的,連忙點頭應允。司機大叔快步走上去迎著宏二輕聲招呼他說:[還好嗎,先生?多喝了一點是吧?來,我這兒有些止痛止嘔止暈的藥。很見效的,你吃了吧!馬上就好。]宏二已嘔得胃裡空空如也,雖然疼痛稍緩卻有點暈頭!見這客車司機如此關心乘客,也就連聲道謝!接過幾顆藥丸一口吞了,然後走回座位上。這時宏二已體力欠佳,倒頭便睡起來!美惠這時也聽到了聲響,回頭看見丈夫出來了,真是如獲大赦。馬上將袋子和毯子放回司機座位上,轉身走向車尾。

當美惠走回去時看見宏二已在座位上睡了,心下稍安,就便急急走向洗手間。可門一推開來卻見司機大叔一手拿刷子一手往馬桶倒清潔劑。司機大叔見她進來了正中其計,邊做清潔邊故作抱怨的說:[你男朋友真沒有公德心,把乾乾淨淨一個廁所搞得汙髒兮兮。比我家的公狗還不如!]

美惠連忙賠不是說:[他---他是我丈夫,叔叔,真抱歉!請你原諒他吧!]司機愛理不理地答:[不原諒倒不是,可這下我卻要費一輪功夫了!]美惠這時見廁所能用了卻給他擋在裡面,儘是焦急不知說什麽。但終究忍急不住只好說:[叔叔,請你----請問你能不能讓我先用了再--再---]司機大叔繼續拿刷子擦著地闆,沒好氣地說:[那待會不又是我費功夫?]。

美惠幾乎要急出眼淚來了,她說:[請你原諒,待會就讓我來清潔吧!好嗎?]司機大叔這時轉過身擡起頭一雙三角眼眯成一線,神色怪異地看著她說[真的!由你負責嗎?]美惠只好答應說:[是的!是的,就由我來負責吧!]司機大叔放下工具走到門前,美惠正等他出去馬上就一釋重負,只背轉過去,殊不知那司機大叔已一下關上門,趁機上前伸出兩手弓身捉住美惠兩腿膝彎處,用力從後把她托了起。美惠長得是那種身段修長曲線浮突的外國女孩的體態,不同於一般嬌小的日本女人,是有一定的體重。但那司機大叔也很是肥壯的,竟像大人抱小孩大小便一樣把她如法抱了起來。美惠被他突如其來的這樣抱起,還不知爲何?只是這樣的羞態如何做得,口中也不知說些什麽了,只有拼命要將雙腿並攏。

而司機大叔卻將她擡到馬桶前方。用力將分開她兩腿。文弱的美惠如何抵得過這司機大叔的蠻力。一時不知所措!司機大叔這時亢奮地說:[小淫娃,來吧,用你的尿沖乾淨你丈夫的汙迹!唔!]美惠又急又氣可又十分害怕,只敢低聲說:[不,放開我,你想怎樣啦,壞蛋!我要叫人了!]司機大叔奸笑說:[好啊!小淫娃,你想叫,老子待會讓你叫個爽爽的好!可你要叫你丈夫?哈哈!他可聽不見了!]

美惠聽他說得可疑心急地追問:[我---我丈夫怎樣了?]司機大叔爲自己的巧計得意地說:[嘿嘿!倒沒怎樣!我只是給他吃了特效的安眠藥,他現在就跟死豬一樣了。你想叫他來看看我怎樣操你可看不著羅!]美惠驚慌地說:[你---你到底要怎樣才放我?]司機大叔說:[放你倒不難,只是現在你先得尿給老子看看,我可沒有見過你這樣漂亮的小姐尿尿,嘿!]美惠扭著身子說:[不,我不要!]。

司機大叔見她不肯,於是讓她兩腳踏在馬桶邊上,騰出一隻手去按她小腹說:[小淫娃,快尿吧,忍久了要中毒的!]。這一按卻怎麽擋得住!美惠早已急得發瘋!被他這樣一按時,腹部一陣急湧。再忍不住了,胯間肌肉不禁一松,尿液終於在這種情況得以盡情泄出![漱--漱--]地激落在馬桶黃橙橙的尿窪中,發出清脆水響。美惠只好閉上眼不去看了!這尿意一解又頓時陷入被協持的恐慌之中。司機大叔見她尿了便得意地笑了。聽這著他這笑聲美惠羞得無地自容。一時身心驚慮全身尤如虛脫了似的虛弱無力了。

司機大叔奸笑說;[哎呀!怎麽這麽快就沒有了?你不是忍了很久嗎?來來來!小妹妹,給叔叔看一下還有沒有!]伸手便摸到美理腿間,兩隻大肉腸般粗的手指揉弄著陰部濡濕的肉唇。美惠頓時全身一顫,哀求說:[不要!求你不要這樣!]。司機故作奇怪地問;[怪了,你是尿尿吧?怎麽這小逼裡又粘又濕的?是什麽西啊?]。美惠被他摸了這一會下身禁不住火熱,司機大叔的動作雖然粗魯,不竟還是十分著意的撩撥女人那不會說慌的敏感點!美惠羞戚地求他說[不要!求你不要這樣!]

司機大叔已將她放下來,讓她雙腳著地,上身向前趴在牆上向後挺起了屁股地站著說:[小淫娃,你不是很想要嗎!放心,只要你聽話,我不告訴你丈夫的,說你在洗手間裡尿給尿我看,還給我幹過你的騷逼。嘿嘿!]

淫威之下,美惠這時只好任其擺佈。司機大叔掀高開她的緊身衣,一直掀到胸口以上,一下扯下她的粉紅蕾絲乳罩!一對呈大檸檬型狀如熟雞蛋般白嫩滑溜的雙乳立時抖蕩而出。真是饞人咀巴,司機大叔肆意摸捏還則身把頭伸到她腋下將大奶子往他的大咀裡塞,又吸又吮得“啜啜”有聲。然後,一手扶著美惠後翹的屁股。另一隻手松了褲帶,製服褲子頓時退到腳踝。接著拉下那條黃舊的三角型內褲。他那條硬幫幫氣昂昂的粗狀雞巴煞是精神抖數!卻難爲它備戰那麽久了!現在正喜黃天不負有淫之根!司機大叔放在美惠一邊屁股上的手將股肉兒向外輕輕掰著。那股間迷人幽谷一時春色顯露,淫色無邊!剛才還只能遠觀,現在立時可以直搗黃龍了!

司機大叔心頭狂喜,挨身貼上去先教那腫黑的磨菇狀大龜頭頂著嬌嫩的肉唇截弄。他一半撩逗一半假意責備地說:[都是你不對啊!淫蕩的太太,你膽子太大了,怎麽能在我的車上和你老公做那種事,做了倒不要緊,叫我這一把年紀的男人如何忍受得了!]他讓大龜頭在肉穴口研磨了幾下又說:[啊?你看,你看。小逼粉粉嫩的張在我面前,那不是叫我去操它嗎?這分明是你淫蕩要男人幹啦。可不是我要強要幹你這騷逼嘛!嘿嘿!]。

美惠這時早已心慌意亂!肉逼傳來了陣陣難以抗拒的騷癢,被司機大叔火熱的龜頭灼得全身發軟發麻,直教心頭也顫抖不已。知道男人的雞巴要將插進來了,只是意識上哀求說:[對不起啊!是我們不好!請你原諒,饒了我吧!我今天是—是危險期---你----你不能---]

司機大叔一聽,臉上兩塊橫肉一跳一跳地奸笑了說:[哦!嘿嘿!還以爲是什麽原因,這可好辦得很,太太你是說只要不把你肚子幹大就可以了是嗎?對對!讓你老公給我養個兒子,我可過意不去!不怕,不怕!你不記得我有個好法子嗎?]說著從口袋裡掏出剛才那個透明塑膠袋,把它來套在自己的雞巴上。然後將那穿上透明衣服十分醒目的雞巴再送到美惠股間頂向濕淋淋的肉洞口。

美惠心頭一陣急慌正待說話。司機大叔那時已再忍不住了!粗腰一挺一送,雞巴一半已強迫進入緊湊的肉逼。[唔!啊----]美惠低哼一下,司機大叔又用力把剩下的半節肥粗的雞巴送到美惠緊窄的陰道裡去了。美惠只覺得肉逼一下子給充得滿滿漲漲的,那是一種與往日不同的漲滿和充實!雖然隔了一層薄膜但那火熱仍使她如遭火燙。司機大叔這時奸計得逞,正是心花怒放、淫心大張!即便急急抽送,一面上下其手盡意摸索。他興奮之極地說[幹!你們這些年輕人太不像話了,讓長輩來教你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小淫娃!奶蕩婦!]美惠給他發勁操插著,自己雖是被逼奸的但發覺那種感覺與往日跟宏二所做的不同,心上卻有不可言狀的一種要叫起來強烈快感!她並不意識到宏二剛才的挑弄使她起了欲念,現在再給這司機大叔粗魯的撩撥起來竟中一另一種欲望。她發覺自己把持不住了!下身不由自住地配合著,使雙腿將得更開,讓更大空間給司機大叔雞巴盡根沒有。她心底有一種急切湧起的渴望需要解決!司機大叔漲得肥肥的雞巴奮勁向美惠肉穴推送抽拉,兩顆肉卵像一對垂在跨間的鐘擺,在亂乎乎的毛茸下前後掃蕩,淫邪的拍打著美惠的會陰,好像得意地說:[看你還說不要!看你還說不要!幹死你!幹死你!]那肉卵漲鼓鼓的好像表示已儲了滿滿的一袋子濃精稠液,隨時準備給主人揮霍出去,能夠馬上灌滿女人子宮的神氣!而那包著肥雞巴塑膠袋子一直被帶動起來,不停地唧嚓唧嚓地“淫聲”大作。每一下的打進和抽出都帶動強烈的快感,使四肢百胲渾然酥麻舒爽,尤其是小豆豆給司機大叔的淫手搓弄時,那種如電擊般的刺激感使美惠忘形地失聲嬌呤!屁股已主動地向後聳著迎接男人雞巴的抽插。

可惜的是那司機大叔淫欲雖高但年紀已大更兼是幹忍了一段時間,這下要急於泄欲。抽了不到百下已忍禁不住要射精了。他的胖臉的肉難受地繃緊了,他連聲低喊:[操!你這小淫娃,奶-妹妹!小逼盡吸男人子孫液,老子-老子要給你吸光了!你-你這淫逼]說著又“噗唧-噗唧-”地奮力狂抽二十來下,臉部肌肉一抽一搐的仰頭一聲低吼:[啊呃---我操你騷逼—啊-啊---]。自覺雞巴根一陣酸勁襲來,緊張的下盤一鬆勁,肥大的屁股也連抖起來!美惠感到男人插在自己逼裡的雞巴抽搐起來,她已忘記了司機大叔的雞巴有塑膠袋包著,所以緊張起來,邊嬌聲呻吟邊哀求:[啊!不,請你不要!啊!不要在裡邊!啊!啊!]司機大叔當然無動於衷,因爲下體一股渾然巨熱的東西伴著那再熟悉不過卻又說不出有多痛快的感覺猛地由雞巴底從龜頭眼激射而出----[啊-呃---],他全身一抖動頓時麻軟舒暢。泄之如注了!可意料不到的卻是那塑膠袋子經不住剛才大力的擠磨,那股精液又帶著勁力射出時正逢肉穴內緊擠的壓力,那股勁力無處泄出,直直的逼破了薄薄的塑膠膜,精液從那缺口激射出來,射力更強!美惠頓感子宮受到一陣有力的觸碰,然後被急湧而來的熱漿漲滿了!!!刺激的快意讓她是低叫了聲[呀---]。

司機大叔也知道袋子給漲破了,卻又那會故忌。緩緩推送著繼續享受射出後的餘快。口中喃喃地說:[哦!太太,這都是你不好,誰叫你的穴這麽緊的,都給擠破了!哦!就給我生個兒子吧!哈哈!哦!真是爽啊!]司機大叔舒服至極,也不捨得把雞巴抽出來,下身仍舊輕輕地動著,雞巴在逼裡研磨著,正一手抱著美惠的小腰一手搓弄那圓滾滑溜的大奶子玩著!可美惠剛才高燒的情欲卻未得撲滅,還是渴望男人雞巴繼續的刺激!但這個畢竟是逼奸自己的壞人,自己又怎能求他繼續幹自己呢?

突然間---“本本--本--本本----”連聲嗽叭響叫起來,那司機大叔頓時驚醒了過來。鬆開摟著美惠的一雙大手,擡了屁股退出軟乎乎流著“口水”的雞巴。邊拉起褲子邊奸笑說:[嘿嘿!太太,塑膠袋可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啊!以後有機會我再給你講他的好處。]說著把褲子扣上衝衝出去。美惠還未從剛才的一場奸幹中冷靜下來,只覺得全身無力,軟軟地趴伏在地闆上輕輕地喘起氣來。這時候,另一個人不張聲地進了洗手間關上了門,聽那人聲音低啞說:[嘿嘿!看來今天豔福不淺啊!太太,我有什麽可以幫你嗎?]說著便走近來。美惠喘著氣無力地側頭看去,那進來的人原來是剛才坐在後排位上罵她的那個老頭子。這時,老頭子看著這個身段惹火的美女,發黃的臉上露出陣陣驚喜之色,雙目早已淫光畢露!他順速脫了褲子,從後撲伏到美惠身上,雙手早從後撈住美惠胸前兩隻白得耀眼誘人口饞的大奶子,他下身那具如朽木一樣醜陋的老淫根還未全硬,但已禁不信熱地往美惠大腿間亂聳亂擦。老頭子咽咽喉頭興奮的說:[太太,你和那司機佬的事我全聽到了!你這騷太太也太隨便了,怎麽可以這樣背著老公和其他男人幹逼!讓伯伯也在來教訓教訓你這個不安份小淫婦!嘿嘿!]邊說著邊套弄起自己那根正在硬真的老雞巴!美惠眼見自己又要遭人姦淫,可此刻她腦中一片空白,只有下體內不斷翻湧著那陣強烈的欲潮,而沒有絲毫的抗拒的意識------

深夜淩晨一點四十五分,這輛豪華客車在鎮公路昏黃的路燈下慢慢的行駛著。車上,奸辱得逞的司機大叔一手摸著褲襠裡滿足的雞巴倍覺輕鬆捨意地驅車向前。美惠的丈夫宏二則在座位上昏沈地倒睡,睡夢中正與嬌美的妻婦熱烈癡纏。在車尾的洗手間裡,那個老頭子正用狗交式幹著上天賞賜給他的美媚。興幸自己在這把年紀上天還代他不薄!

這時,他發狠地抽插著淫欲的前端,肆意地搗插著!他的腰飛快地前挺後弓,乾癟鬆馳的小肚腩(啪-啪-啪—)地撞擊美惠玉白如脂的小屁股。那重拾雄風的老淫根鑽研著那嫩滑小逼,享受著那緊緊窄暖乎乎的妙不可言的痛快!(要知道!他第一回在美惠自覺後迎的配合下抽了三十下便一泄敗退!!!但這老人家心下不捨得就此“罷幹”,而打算學學時下年青人玩吮雞巴!怎料那沮喪的老淫根給美惠的美咀買力地吮了一會,竟神奇地又硬直起來!)

現在他可要稱讚老伴選對了這豪華客車,儘管票價是貴了點但卻物超所值!!!而意想不到自己竟會在一駕客車上的一再被姦淫的少婦美惠,此時正在情欲驅使下禁身體配合著老頭子的抽插,她輕聲呻吟著請求著:[啊!請你—請你用力---請你用力幹我吧-----]
















0.0155668258667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