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國外艷事--完結篇 作者 元陽九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國外艷事--完結篇                作者  元陽九鳳



在外面我已被那班淫婦盯緊了,再不離開、相信很快被她們抽乾了,雖然亦得到她們不少金錢資助,命仔還是最重要,沒有通知那班淫婦便急急走了。

回香港後,我將賺到的錢供了一層屋來住,再也不敢再隨便租房子了,我在一間名叫環亞娛樂的公司做宣傳工作,有一天下班後、和公司的損友倪振一起從公司出來,倪振問我道:「喂!俊鴻哥,有一樣好東西益你!哎呀!…千萬不要說不答應啊!」

「甚麼事呀!你說出來聽聽嘛!」我知倪振此人臉俊心毒,為利益可做到六親不認,所以不敢先答應。

倪振像狗一般細聲說:「我想你和我太太周惠敏一齊去澳門玩幾天,去到那裡、你們怎麼玩都沒問題。…嘿…嘿!…」

「呃!倪振你講甚麼呀?叫我和你老婆去澳門玩,而且玩甚麼都行,你想戴綠帽嗎?我知道周惠敏是大明星啦!好漂亮、好吸引人。想引死我呀!…你不怕我和她玩上床嗎?你是不時神經有問題啊!」我大驚道。

「我就是要你和她上床,你不去才是神經病。昨晚上我被老闆發現了我偷錢,但惠敏的金錢已被我花光了,但床上卻不能滿足她!她說除非公平交易,一是還錢、一是幫她滿足性慾!如果不是!…就找老闆爆我的臭事!」倪振的性無能全公司都知道了,但為了騙取周惠敏的金錢,故追求到她便很快結婚了,現在臭事被發現,就想找我作他的救星。

「怎樣公平交易呀!你拿我和你老婆交易嗎?」

倪振毫不羞恥地說:「找你不是我提議的,是我太太周惠敏選中你,她說你夠壯、夠男人味。」

我不知是否倪振設的陷阱,當然是不答應了:「你兩公婆真是一對活寶貝,你們這樣分明是要我做男妓。哼!…我不幹!」

「算我求你啦!」倪振說好說歹哀求我,又答應一切旅費由他出,還說會太太周惠敏將所有相識的女朋友明星介紹給我,幫助我享受她們的嬌軀。

唉!終於…我受不住他提出條件的誘惑,迷迷糊糊的答應了他。

老實說,倪振的老婆周惠敏真是好誘人的,有一次公司慶功,我們一齊唱卡拉OK,她坐在我側邊,一條雪白粉嫩的大腿和我互貼,搞到我小弟弟都站起來,我用手都遮不住,不幸還被她發覺,不過周惠敏就沒有出聲、只是對我陰陰嘴暗笑,想是那時她知道我身懷巨物,所以才要倪振找我。

後來,我與別的女友做愛時,肏操中經常幻想周惠敏是一個淫婦,一有機會便來挑逗我,正引誘我做愛;想不到、今次竟然會幻想成真,而且可能由周惠敏作主動,命令倪振來求我。

第二天晚上,倪振帶周惠敏來同我一齊吃晚飯,說是預先培養氣氛,飲了幾杯酒後、倪振低聲對我說道:「不如你們現在就到澳門去吧!我還有點事先走!」

我笑著對倪振說:「你戴綠帽真的這麼心急要嗎?」他不再說了,親自開車送我們去碼頭,臨分手前、他還和對我說:「俊鴻哥,用心點服侍惠敏…玩得開心一點!」

在船上的時候、我和周惠敏就已經眉來眼去、手腳在暗中纏磨了,俏美嬌柔的美人兒令我神智不清,我粗糙的大肉棒更是在亢奮的狀態中,被周惠敏暗中捏住,如果我們搭的是有房間的大船,恐怕在船上就毫不客氣地幹起來了。

我倆好辛苦才忍到澳門,連賭場也不去、便進入倪振代訂的酒店豪華房間,我和周惠敏就抱住、兩唇緊吮不放;我對她白晢軟滑的嬌軀幻想好多次,更對住她的相片打過手槍呢!但真正身貼身、口對口的親熱始終是第一次,真的好刺激。

我們淫糜的接吻和撫摸了一大輪之後,周惠敏就身軟無力地跌到床上、我將她身上那件外套脫掉,拉高她的圓領恤衫、剝開胸圍,一下子就含住她白晢軟滑乳房上的小紅點,用盡我懂得的口技來吮、吸、舐、掃著那漲凸的乳頭;接著,我將周惠敏那條貼身的長褲都脫去,內裡只穿著一條極窄小的三角褲,幾乎不能把周惠敏的小淫肉窟遮掩得了,她的玉手拉高自己的三角褲,幾條烏黑的毛髮從褲邊漏走出來,她的屁股故意前拱後突,好像脫衣舞郎那樣扭腰擺臀對我挑逗;周惠敏媚眼如絲的望過來,櫻桃小嘴裡還說道:「哎唷!俊鴻哥…你只知道脫人家的衣服,自己卻一件也不脫,我不依呀!…嘻…嘻…不如…我們一齊去沖涼,然後再上床上痛痛快快地玩,好嗎?」

美人兒有命、我立即就脫得精赤溜光,摟住周惠敏行入浴室裡,我露出引以為傲的猙獰而粗硬大雞巴!她毫不羞恥的伸手來捉我灼燙而粗糙的陰莖,又用手指輕輕撫摸著這鋼硬的大龜頭。

「嘩!你硬得這麼利害,是不是好久沒有碰過女人了…哈…哈…你這麼大支的肉棒,比倪振的小毛蟲粗大三倍都不止呀!哎唷!…被衪插入小浪穴…不捅死我才怪哩!哦!我好怕!…人家不敢和你玩了,我看還是算了,我們回香港吧!」周惠敏假裝害怕的嬌嗔,但玉手卻緊握住我硬如鐵棍的陰莖不放。

我知道周惠敏是說笑、搞搞氣氛,所以我也笑著道:「惠敏先走吧!記住明天看新聞報告,說澳門某酒店內、一名香港男子因為打飛機過度……虛脫至死了!」我一邊打情罵俏說著笑,一邊在周惠敏白晢軟滑的嬌軀上擦來擦去、盡情撫摸。

真實感受到我胯間兇猛巨蟒的粗糙而堅硬,其實周惠敏那裡捨得放手,所以笑嘻嘻地讓我站在她背後沖洗,更毫不羞恥地拉我雙手放在她胸部,按摩她兩團挺巨的軟肉,把那雙肉腴豐軟的巨球搓成不同的形狀,而硬梆梆的鋼硬火棒就在她的股縫間亂碰著,卻不得其門而入。

搓揉了肉腴豐軟的巨乳一陣後,輪到周惠敏站在我背後,一雙小嫩手入則握住我胯間兇猛的巨龍捏捏弄弄,一對飽滿肥腴的大乳房就頂我背上,幫我的背肩做淫糜的肉體按摩。

浴室裡不方便玩「69」式口交,只可以輪流替對方服務,我猙獰的龜頭不單被周惠敏的口水淹沒,粗筋漲凸的大肉棒完完全全被吞進她櫻桃小嘴,更被她差不多將陰囊吮穿,幸好我在極度刺激中仍能頂得住!兇悍的大雞巴並沒有射精;玩到最後,我大大掰開了周惠敏兩條修長的玉腿,先拿剃刀刮清她陰戶周圍的陰毛,讓她光溜溜的陰戶毫無遮掩地呈現出來,才用長舌頂擦她顫動的大陰唇,最後巨舌更伸入那緊湊的陰腔挑撩,令她忍不住先洩一次粘稠的陰液。

淫糜的前戲玩完,我抹乾周惠敏身上的水珠,一起上床玩淫賤的戲肉了。

赤裸裸的周惠敏柔情地說:「俊鴻哥…讓我替你按摩一會兒吧!你剛令我享受到欲仙欲死的妙趣,我就做一回按摩女郎服侍你啦!」

我笑著點了點頭讓周惠敏替我按摩,她坐在我胸部和腹部,十指纖纖的雙手在我兩粒乳頭處輕輕地撚撚捏捏,一個滑滑溜溜的屁股亦輕輕地搖前搖後,我感到她滲著蜜液的陰部濕潤了我的小腹,最私密處的裂縫地方特別是熱辣辣。

周惠敏實在是個好討男人開心的活寶貝,外表清純無比、嬌軀平常穿上衣衫卻看不出竟然如此玲瓏浮凸,一對大奶經我目測起碼有35 E-Cup以上,配合只得27的纖腰,一定是個醉心性慾的尤物,倪振求我來滿足她的性慾,他真是性低能的白癡!周惠敏替我按摩一輪,又去拿一條熱毛巾替我抹面,我「太」字型躺著,那條毛巾放在我面上,真的好舒服。

「哎呀!…俊鴻哥…你不要這麼懶啦!伸出你那對鹹豬手摸摸我的乳房好不好?現在人家有點痕呀!…你以為自己真是出錢的老闆啦!」周惠敏扮出蕩女呻吟的那種淫浪聲,今我當堂有點兒歉意,口交也玩過、人體按摩也做過,如此嬌媚的美人兒,無論如何我也要做一些工夫來取悅她才對呀!

我伸手一摸,就摸住周惠敏那對肉腴豐軟的巨乳,捏住兩粒漲凸的蓮子慢慢玩,唔!好柔腴啊…雖然她坐著,但一條纖腰仍然可以搖搖拋拋、當她光溜溜的陰戶撞到我小腹時,除了肉與肉的「啪!…啪」聲之外,她櫻桃小嘴裡也發出好似被肏姦的銷魂襲骨呻吟聲。

我捏住周惠敏兩粒漲凸的葡提子,搓揉到硬如石子之後,一對手就順向下滑,扶住她一條腰幫她搖扭,然後又兜手向下,從後面向她屁股溝探索,摸到熱辣辣淫肉溪澗時,發覺已經淫慾潮漲;我托起周惠敏的屁股,讓她將下陰懸空,施展金龍探爪向潮濕而灼燙的淫洞挖去,攪到整隻手掌都濕淋淋的,我將淫穢不堪的手掌拿給周惠敏吮吃,她不肯!我就在她左右兩個肉腴豐軟的肉峰上抹乾自己的手掌。

「你好壞呀!…俊鴻哥…我要你給我舐乾淨乳房上的陰液!」周惠敏嬌嗔說,但話還沒說完,她就將一對飽滿的大乳房貼到我臉上摩擦,將淫水擦到我臉上!…我被她這麼搞,以後還可以在女人面前做人?於是我將周惠敏反在下面,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準備蹂躪她嫩滑的小淫肉窟,猙獰的龜頭校準了炮位,毫不留情地一下就衝入她的肉洞要害中心。

「嘩!噢…噢!大…肉棒…好…好…好硬粗啊!…噢…」周惠敏驚呼出來,但兩腳將我雄腰一夾,剃光恥毛緊窄的小浪穴立即就跟我胯間兇猛的巨龍一齊搖纏起來。

我扭腰壓臀、在周惠敏軟綿綿的嬌軀上面做淫褻的活塞運動,雙手不忘捏揸她肉腴豐軟的巨乳,雖然看來極度淫悍,其實兩人的性器互有攻守的;最厲害的是…周惠敏緊湊的酥穴裡好像有內功似的,顫動的大陰唇一夾一夾,她的陰道壁也似乎凹凸不平,我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插入的時候,好像有許多肉牙在刮掃我火灼的大龜頭,我抽回胯間兇猛的巨龍時,卻像有隻八爪魚在吸啜鋼硬大龜頭的硬溝,令我酥美極了,我知道這就是所謂淫慾名器了。

「唏!…噗滋!…哎唷!噗…滋!噗滋!呀!噗…滋!噗滋!」我忍住粗糙的龜冠傳來的舒美感覺,繼續毫不留情地肏插,房中盡是淫褻的聲音。

沒有停止地肏操足了五分鐘,我用了不少體力,便將鋼硬的大龜頭頂著周惠敏的子宮喘氣休息,她一對媚眼發出淫亂的神情呻吟說;「俊鴻哥…你…累不累呀!…噢…好…好…過癮呀!大雞巴比倪振利害得多了…呃!不如等我坐在上面,你睡下來享受我用酥穴扭磨…好不好?」周惠敏那種淫婦眼神,我只在四級片裡見過。

我實在需要休息回氣了,便點頭翻身躺下來,周惠敏把滲出汗珠的背脊對著我,一手扶著粗筋如鋼的大雞巴,剃光恥毛緊窄的小浪穴對住床前的大鏡子慢慢坐下,好一招「坐懷吞棍」!…我可從鏡子反映中看到,她把我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吞沒在她的嫩肉洞之中;周惠敏好似一個上了鏈的機械人,利用小蠻腰運勁,光溜溜的小蜜穴急速地前後搖動,令我感到整支灼燙的陰莖和春袋都酥美極了,她幼嫩淫肉窟窿壓得好大力,而且套坐得好深,我那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好像頂到陰腔盡頭,不到一分鐘、大得恐怖的龜頭已經被周惠敏磨刮得好想發射了。

「哎呀!…不行啦!…慢一點呀!我…會…射…啊!」我伸手揸住周惠敏拋晃的巨乳,想制止她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不要再搖動,但周惠敏好像已經完全失控,而且將前後搖改成旋轉搖。

這時候,我火灼的大龜頭都暈浪了,周惠敏痙攣顫動的酥穴裡面好像越來越熱了,陣陣熱辣辣汁液由她幼嫩淫肉窟窿裡湧出,好明顯的,她已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一陣白濁粘稠的陰液照頭淋下來、使我兇悍的大雞巴好像沖熱水涼似的。

周惠敏好像和我有仇似的,豐臀好激動地壓住我搖、扭、撞、壓!還不停地淫賤的呻叫道:「啊!到…了!…就…到了!…就到了!俊鴻哥…你…你射啦!射給我子宮啦!」

周惠敏洩精的緊湊小穴層層疊疊地套吮我猙獰的龜冠,我終於亦忍不住舒酥而射精了!我射完大量白濁色的淫精,周惠敏都還沒有過癮完,櫻桃小嘴還在浪叫、還在扭搖,今次淫糜的性交、她享受到的高潮好像特別長、特別勁。

飄飄欲仙的高潮過後,周惠敏翻了個身抱著我,讓我舒舒服服地壓在她軟綿綿的肉身上喘息。

這時,我的手提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我打開一聽,原來是倪振打來的,他笑著問道:「喂!俊鴻哥…你們怎樣了?我老婆好不好玩呢?」

我笑著回答道:「倪振,你們又在那裡呀!怎麼知道我剛剛肏完你老婆的小浪穴呀!」

倪振在電話裡說道:「我在著草嘛!我偷了老闆錢,他搵人買起我呀!我怎麼會知道你們的事!我從來沒有滿足過惠敏,有機會她一定盡情享受嘛!」

周惠敏聽出是倪振打來的電話,就搶過去說道:「廢柴倪振,我好舒服哦!俊鴻哥好勁呀!…他剛剛雖然射了精,但現在還沒軟,堅硬的陰莖還硬硬地插在我下面哩!」

倪振說道:「老婆你開心就好了,俊鴻哥是我的好朋友,他答應好好照顧你的,你們放心玩個痛快吧!我有事要消失一年半載呀!…不跟妳說啦!」

收線後,周惠敏告訴我要去一去洗手間,當她放開我時,我見到她剃光恥毛緊窄的小浪穴裡有些白濁色的淫水流出來、把她兩邊大腿的內側都濕潤了。

當晚我們更瘋狂地做愛,我把周惠敏那褐色褶皺的嫩滑菊蕾都肏透了,第二天回到香港,在倪振家裡見到他伏屍地下,我不禁大吃一驚,原來他終於死在殺手之下,算是償還了老闆所損失的巨量金錢。







は名 的評論:
牛逼的真
的評論:












0.0159571170807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