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合租屋換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盡甘來.終於,我們有了自己的房子.雖然只有80平米,但總是自己的窩了.設計,裝修,買家具...忙的不亦樂乎.許劍兩口子也熱情的幫著我們忙前忙後,指手畫腳的,好象比他們自己的房子還要上心.搬家的前夜,我們在出租房裏舉行最後的聚餐.我和康捷采購回東西來,放到廚房,我進了小屋,環顧了一下,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想著小屋裏的熱情,想著小屋裏的酸甜苦辣,真的百感交集,鼻子酸酸的.,眼淚竟流了出來。老公從後面輕輕的挽住我,把嘴貼在我的耳邊,輕輕的說:“我也有點舍不得。這裏真住出了感情了。”我一下再也忍不住了,竟抽噎起來,回身抱住老公,趴在他的肩頭哭起來了。就在這時,門一響,許劍兩口子回來了。小媛瞪著我,叫道:“呦!怎麽啦?”我急忙擦擦淚,笑道:“沒什麽。”康捷接過小媛手裏的菜,笑著說:“真走了,還真舍不得。”許劍過來,壞壞的笑著拍了拍我的屁股:“舍不得我吧?我會經常悄悄看你去的。”氣的我狠狠的擂了他一拳,他哎喲哎喲的跑到廚房去了。老公拍拍我的腦袋:“好了,別多愁善感了,到廚房一起煮菜吧。”我這才急忙脫下裙子,換了睡衣去廚房。一進廚房,我就捂著嘴笑了:小媛脫的光光的,只穿個小內褲,係著個大圍裙,正在熱火朝天的炒菜。我笑著說:“小媛,你的露背裝好漂亮啊!”小媛頭也不回:“熱死了!下次得買個套袖,剛才油濺出來,差點燙著。”我沖著許劍叫道:“許劍,滾出去吧。要不我進不來。”把許劍高興的樂呵呵的跑了。我在打著下手,小媛說:“剛才看你哭,我也想哭。真懷念咱們這段時光啊。”我不禁鼻子又酸了,低下頭沒吭氣。小媛忙說:“好好,不說了。那就別走了呗!省得難受!”我在小媛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小媛叫道:“非禮呀!!”把我又逗笑了~~~

2.菜擺上桌。這個許劍,買了3捆啤酒,一邊起瓶蓋,一邊叫道:“今晚不喝完不準睡覺!”兩個男人都只穿著個小褲頭坐在桌邊,小媛在衛生間沖了一下,也是赤裸著上身坐到桌邊。康捷打趣我說:“怎麽?就你正危襟坐呀?”我也早熱的不行了,到衛生間把睡裙脫了,檫了一把,也坐過來。這下四個人都袒裎相對了。許劍舉起杯子:“來,爲我們這段美好的日子幹杯!”四個人都站起來,鬧哄哄的一飲而盡。推杯換盞,四個人都有了酒意。正鬧騰著,許劍起來把內褲也脫了,扔到床上,康捷見狀,也起來脫了。說實話,我也想脫,天氣熱,這麽個小布頭裹在身上也難受。但我沒動,看了看小媛。小媛正拍著手沖兩個男人叫:“站起來!都站起來!讓我們欣賞欣賞!”兩個男人笑著站到一邊。我們家康捷是個毛人,胳臂上,腿上全是密密的毛,尤其是腹部以下,黑黑的,密密的一大片。躺在床上,我就喜歡摸他的毛,軟軟的,涼涼的,很舒服。許劍則是白,白的令人激動,身上光光的,只有私處黑黑的一撮。兩個小物件都遢拉著。許劍還怪模怪樣的做健美演示,下面的小物件來回晃蕩,把我和小媛逗的前仰後合的。

轉眼,我們離開出租屋一年了,許劍他們也買了房子離開了那裏。但我們還經常周末在一起吃吃飯,玩一玩,不過再沒有交換。這幾個月許劍小媛準備要孩子,再加上工作忙,一直沒見面,不過倒是經常通電話。上個月小媛也有了,更是不怎麽出門了。今天下午,小媛給我打電話,說晚上她兩口子過來吃飯,我打趣道:“喲,怎麽?蘇醒啦?”小媛說:“在家憋死了,出來透透風,另外,還得請你幫個忙。”我問道:“什麽忙?”小媛詭異的笑了下說:“去了你就知道了。”“這死妮子!”我罵了句,挂了電話,又給康捷打了個電話說了聲。小媛他們來時,我們已把飯做好了。吃完晚飯,我們在昏暗的壁燈下,橫七豎八的靠在沙發上,慵懶的看電視,聊天。老公對小媛的肚子一直感著興趣,奇怪爲什麽不大。小媛笑著解釋,剛4個多月,還看不出來。我突然想起來了,坐起身問:“你不是找我幫忙麽?什麽事?”小媛抱著靠枕笑了:“這兩個月把我們家老許憋壞了,今天我們過來就是讓你給我們家老許下下火!”說完大笑起來。“滾!!!”我不知怎麽,覺得臉有點燒。忙挽住老公的胳臂,靠在他身上,掩飾道:“我給你們家老許下火,誰給我們家老康下火呀?那我們家老康不就吃虧了?”小媛說:“別急呀,你就不懷孩子了?到時我承包你們家老康幾個月不就完了?”康捷在旁邊呵呵笑著,我打了他一下:“給你個空頭支票,就把你美的!”正說著,突然騰空了。許劍不知什麽時候過來,一下把我抱了起來,我拼命掙紮,大聲叫著:“康捷!你這混蛋!你就不管?!”康捷仍是在哪兒傻傻的呵呵笑著,小媛就勢挽住康捷,沖我招招手。



許劍抱著我沖進臥室,把我往床上一扔,就脫衣服,我剛坐起,他就脫光了撲了上來。我揶揄他道:“看來就是餓壞了,和個瘋狗似的。”許劍也不回應,把我的腿舉起,就手把內褲扒了下來,抱著我的雙腿就往裏頂。“呀!”我叫了聲,打了他一下,“死人,下面還沒濕呢!疼!”頂了那麽一下,好象潤滑了些,許劍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下就頂到了最深處。這種突如其來的暴風驟雨,也讓我感到刺激,便徹底躺下,把睡裙脫了,乳罩解了,由他折騰吧。看來許劍是憋了很長時間,特別硬,在上面激烈的運動著,我也覺得高潮來了,好象飄在空中,說不出的暇意,突然覺得裏面又漲又大,緊接著一股熱流,燙的我抖了一下,有點疼,但很舒服,一陣痙攣,我們同時到了!許劍從胸腔裏長哼了一聲,然後無力的趴在我的胸前。我愛憐的拍拍他的臉,象看著自己的孩子似的,說了聲:“小壞蛋,憋壞了!”許劍趴在我的胸前,又張嘴含住我的乳頭。那一刻,靜靜的,特別溫馨,只能聽到兩個人的心跳。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都有了睡意了,猛然蹦了起來。許劍仍在哪兒趴著。我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起來,穿衣服!”他翻了個身,“今晚我們不走了。”“想得到美!不走,還不折騰死我呀!”我套上睡裙,下床往出走,突然想到老公和小媛坐在客廳裏看我出來,不禁覺得有點害羞。但總得出去吧?一咬牙,走了出去。



老公和小媛並沒有想象的那樣看著我出來調侃我,小媛躺在沙發上,露出微鼓的肚子,老公趴在上面正聚精會神的聽呢。我不禁好笑:“現在能聽出什麽來?兩個傻瓜!”小媛沖我笑著:“完了?”“滾!”我不屑理她。小媛坐起來:“今晚我們不走了,你給他好好泄泄火。以後每周我們來一次。”我一吐舌頭:“媽呀!得寸進尺啊!那我家老康怎麽辦?堅決不行。”康捷在一旁說道:“每周就一天麽,你去吧,我也陪陪小媛,學學照顧孕婦的經驗。”氣的我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不過,我也真很想再來一次,剛才那種暴風雨似的狂暴,一下點起了我的情欲。我嘴裏罵著,腳下卻朝臥室走去。聽到背後兩人壞壞的笑聲,我又有點感到害羞了。。。。這天,許劍突然給我打來電話。許劍前年辭職,自己開了個小公司,搞的也紅紅火火的,小媛自懷孕後就辭職在家當起了全職太太。最近沒怎麽見面,可每晚小媛都和我在煲電話粥,鬧的康捷頭都大了。

  接上許劍的電話,我打趣道:“許老總,什麽指示呀?”

    許劍壞壞的笑:“想你呢呗。”

  我罵道:“狗嘴裏吐不出象牙!還不知你想誰呢!說吧,什麽事?”

  許劍說:“晚上想請你兩口子過來一趟。”

  我不禁臉上發燒。自從哪次後,我們中間又有過一次,可能是許劍間隔時間長吧,特勇猛,搞的我高潮連連,心裏也老在悄悄回味。“傻瓜!今天才星期三呀。”說出來,把自己也嚇了一跳,怎麽腔調那麽柔呢?一下子臉上更燒了,心裏暗罵自己。

  許劍好象沒注意,在電話裏繼續說:“小媛這也快7個月了,每天在家吃了睡,睡了吃,都快成肉球了!醫生讓她最近多活動,她就是不想動。我威脅她,別到時生不下來,她也不理會。你們晚上過來,把她拉出去走走。”

    放下電話,覺得好笑,又暗罵自己騷,可又有點失落。給康捷打電話,康捷現在是公司副總,請他老人家得提前預約。

  晚上,我們來到許劍家。許劍說的沒錯,小媛就快成肉球了。嘻嘻哈哈逗了半天,然後吃飯。小媛飯量也很可觀,吃的我都心虛,真怕自己到時候也成這樣。吃完飯,我拉著小媛出去散步去了。

  走在路上,小媛挺著大肚子,邁著八字步,一副安詳,幸福的神態,看著我也眼熱。我攙著她,一邊走一邊聽她在唧唧喳喳的說。小媛永遠是這樣,那張嘴除了吃飯就是說話,要麽吃零食,只有在睡覺時才能閉住。

  走了大約一個小時,小媛也累了。我們回到了家裏。

進了家門。這兩個家夥,家裏烏煙瘴氣的,電視開的陣天響,他兩卻聚精會神的在哪

下棋呢。我一邊嘴裏唠叨,一邊把房門打開;小媛則大大咧咧的倚到沙發上,把腳放到許劍腿上,嘴裏叫著:“累死了!幫我揉揉!”

  許劍沒擡頭,又走了一步,手卻在小媛的腳心裏搓著;康捷回身問我:“回來了?”

“啊。”我應了聲。也有點累,靠在沙發上。小媛卻不依不饒,伸手把棋局攪亂了:“別玩了,陪我們說說話!”

  兩個男人無可奈何的對視一眼,只好作罷。

  四個人在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倆男人明顯有了酒意。老公突然問許劍:“最近怎麽老實了?不騷擾我們了?”我氣的捶了他一下:“怎麽?吃虧吃上瘾了?”不過心裏也有點好奇。許劍仍捧著小媛的雙腳,手卻順著裙子滑上去了,仍是那種壞壞的笑:“我們自己能解決,就不麻煩領導了。”

  老公卻一下坐直身子,精神了:“能行?這麽大肚子能行?”

  小媛開心的笑了:“傻了吧?現在是最安全的時候。要不你試試?”說完,自己也覺得失言,吐吐舌頭,笑了起來。我們也覺得好笑,都笑了。

  這個死康捷,仍在哪兒很認真的問:“能行?那今晚咱倆?”饒是小媛再大方,也有點撐不住了:“還是得注意呢,也不敢太激烈。。。”

  我在哪兒靜靜看著,不說話,心裏卻有點想和許劍一起。許劍卻有點吞吞吐吐:“這裏邊有點技巧,也不一定。。。都行。”

  老公就是再遲鈍,也看出許劍的猶豫了。說道:“好了,今晚不了。小媛,躺到沙發上,讓我們檢查檢查你的肚子。”

  小媛瞥了許劍一眼,那一刹那間,我一定看出點埋怨和。。。怎麽說呢?不太情願。

  小媛把腿放回來,笑著躺下。由於她穿著是筒子睡裙,要露出肚子,就得整個撩起。許劍幫她把裙子翻到頸部,康捷過去跪在旁邊,輕輕的摩挲著高高隆起的肚皮。小媛閉上眼睛,很陶醉的樣子,我和許劍湊到康捷的兩邊,都注視著,好象凝望著一件藝術品。

  小媛確實胖了,肚子大是正常的,那兩條腿也無法無天的粗了好幾圈。這些,康捷好象熟視無睹,專心於那個肚子,甚至輕輕捅了捅凹下去的肚臍眼。康捷的手在肚子上輕輕的摩挲著,很長時間,都沒人說話,靜靜的。可是小媛卻明顯出情欲來了,她的臉逐漸潮紅起來,呼吸也急促了,兩條腿也慢慢分開了,內褲的邊緣,幾根陰毛扭曲著露了出來。康捷也有了感覺,手往上繼續摩挲,把乳罩推了上去,小媛兩只大乳彈了出來。

  小媛的乳是大了不少,而且乳暈也增大了。康捷凝視了一會,輕輕俯下頭,伸出舌頭,用舌尖撥拉了幾下乳頭。小媛嘤咛了一聲,但仍緊閉著眼,扭動了一下。許劍坐回去,就手也把我拉了回來,坐在他的旁邊。

  小媛睜開眼,伸手摟住康捷的頭,親了一口,然後看著許劍說:“老公,我要!”

  許劍也無可奈何,點點頭:“好吧,注意點。”

  “我有經驗,我會注意的。不會欺負你兒子的。”小媛說著,讓康捷攙起來,康捷用探詢的眼光看我,我扭過去沒理他。說實話,我心裏有點羨慕小媛,也有點嫉妒。看著康捷如聖女般的待她,也有點吃醋。看著康捷扶著小媛走進臥室,我不知怎麽,眼淚一下子出來了。

許劍看我一下子哭了,把我攬在肩頭,低下頭輕輕的問:“怎麽了?”我搖了搖頭,靠在他的肩上,擦了擦淚。然後抱住他的脖子,閉上眼睛。許劍繼續說道:“你別說,我也有點擔心,怕你家康捷太厲害了,小媛吃不消。”我打了他一下,示意他別說了,只想靜靜的在他胸前躺會。誰知他仍在哪兒自顧自的說:“我們現在只敢用後位或側位,打死也不敢碰她的肚子。。。去!不管她了。走,咱們也做去!”我一下想起下午的電話,心裏有種報複的快感,冷冷的說:“你說做就做呀?我還沒情緒呢!”然後丟下目瞪口呆的許劍,沖涼去了。

  在花灑下面,我沖著自己的身體,心裏有點恨許劍,也有點恨康捷。爲什麽恨,自己也說不出。想著許劍下午的電話,兩腿間竟升又騰起一股熱流。看了看鏡子裏的自己,眼睛還有點紅,可分明下面癢癢的。這麽一下,心裏好象也柔了。裹好浴巾,走了出來。

一出浴室,就又聽見小媛那毫無顧忌的大喊大叫,我不由得笑了。看見許劍斜倚在沙發上,對小媛的喊叫似乎充耳不聞,在哪兒百無聊賴的來回換頻道,一下子又覺得他可憐巴巴的,心裏似乎升騰出一種母愛來,走過去,把他的頭搬過來,靠在了我的胸前。

  許劍也沒說話,很馴服的坐在那兒,抱住我的腰,閉著眼,用嘴把浴巾拱開,然後含住乳頭。我想起許劍說過,他就喜歡我的乳房,說是最漂亮的乳房。我不由得把他往懷裏緊了緊。那一陣,沒有一絲色情,只覺得溫馨。

.猛然一睜眼,天已大亮了。許劍象個嬰兒般蜷在一旁安靜的睡著。我翻過身來,細細的看他。許劍應該說比較帥,高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還有一頭自來卷;身上肌肉很發達,白白的,充滿活力。對,活力。康捷給人的感覺是寬厚,成熟,身上散發著逼人的男人魅力,而許劍則是動感十足。“都是難得的好男人。”我心裏想著,不由俯身輕輕的吻吻他的前額,然後悄悄起來,去衛生間。

又路過他們的臥室。門大開著,只有小媛一個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著。我朝客廳瞟了一眼,康捷的衣服和鞋子都不在了,我知道他上班走了。又看了看小媛,無聲的笑了。小媛橫在床上,一只手捧著大肚子,一條腿笨拙的吊在床邊,中間的私處暴露無遺,還輕輕的打著胡噜。我進去,給她蓋上被子,出來時輕輕掩住房門,進了衛生間。

上完廁所站起身來,我心裏一動,蹑手蹑腳的走到客廳,找見我的手機,又返回衛生間,悄悄給單位請了個假。回到客廳,我遲疑了一下,還是把內褲,乳罩穿上了,又回到臥室,靠著許劍安靜的躺下,竟又睡著了!

迷迷糊糊中,覺得下面酥癢酥癢的,擡頭一看,這個死家夥,不知什麽時候跑到下面,隔著內褲在舔我的陰部。我又倒在枕頭上,把腿再分得開些,樂得享受。



下面酥癢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不由自主的把內褲往下褪,我想讓他直接接觸那裏。許劍幫我把內褲褪下,然後撥開中間,把舌頭伸了進去,我暢快的呻吟起來。他每用一下勁,我都不由得抖一下,到最後,一股一股熱流都走到下面,我的聲音越來越大,最後,一陣痙攣------我居然到高潮了!

許劍站起身,抱著我的雙腿,一下子把我拉到床邊,又是一下子盡根而入,我又暢快的呻吟起來。我和康捷有一個多星期沒做愛了,現在讓我覺得特別的舒服。許劍站在床邊運動了一會,又趴上床來,仰躺下抱住我往他身上抱,我說:“不上去!”我不太喜歡女上位,總覺得沒力氣。許劍只好又把我翻過來,讓我跪趴下,他跪在後面使勁頂了起來。

我趴在床上,隨著許劍的節奏來回動著,嘴裏歡暢的呻吟著,忽然看見個大白屁股坐到床邊,知道小媛也過來了,但已顧不上了,嘴裏叫道:“快點!快點!使勁!”一陣頭暈目眩,仿佛沖上雲端,身上緊繃起來------啊。。。我又到了!



.完事了,我軟軟的趴在床上,身體好象仍在半空中往下墜。我閉著眼感覺著,卻聽見小媛在旁邊調侃:“哼!還笑話我叫喚,你的叫床也夠有水平了!”我急忙起來打她,卻覺得東西順著腿根往下流,急忙往衛生間跑,邊警告小媛:“回頭和你算帳!”

在衛生間,簡單沖洗了一下,一出門,和許劍撞了個滿懷。這小子在門口老老實實的等著,也不說進來。我在他唇上輕輕的吻了一下,說:“進去吧。”就勢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啪!”那麽響,嚇了我一跳!讪讪的進了臥室。挨著小媛躺下。

小媛翻身摟住我,伸手蓋住我的乳房。我把她的手打開,她又死皮賴臉的握住。我也不待理她了。小媛問我:“挺好的?”

“哦,挺好的。”我平靜的答道:“好久沒這麽好了。最近我和康捷好象一直不太高。”說著,突然想起來,我扭過身來,也摸著她的肚子,問道:“你這麽大肚子,還這麽瘋啊?”

小媛滿足的笑了:“這會的性欲反倒特強烈,一碰就到了。只要不讓男人壓住肚子,其他什麽方式都行。”說的我和她都吃吃的笑了。這時許劍也回來了,到旁邊靠著我躺下。我們都沒理他,小媛仍在說著:“還有兩個多月。這家夥,老蹬我。你摸,又蹬了!”許劍從背後悄悄的摟住我,手伸過來摸住我的小腹,玩弄著我的毛毛。我沒理會他,仍聽著小媛在哪兒喋喋不休的談著懷孕感受。小媛繼續說著:“。。。我們單位的一位大姐告我,生的時候,一定在家自己背皮,別去醫院,背的特不舒服。”我傻傻的問:“什麽是背皮呀?”小媛聲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就是刮毛呀!生孩子時得把毛都刮掉!生以前在家自己刮了,要不讓那些護士給你刮,又難受又疼!”說著把手伸向我,正碰上許劍的手,於是打了他一下:“老流氓!”

我仍在傻傻的問:“把毛都刮了?那多難受啊!”小媛也有同感:“是啊。總覺得別別扭扭的。”說著,忽的坐了起來:“許劍,要不你先實習實習,先給我刮刮?我正好也體會體會。”許劍一下來了精神,一連串的答道:“行!行!行!”顛顛的去找工具去了。我也坐了起來,也好奇的想看看。

許劍拿上工具回來,讓小媛躺在床邊,舉起雙腿,我在一旁幫忙扶住分開,許劍跪在床邊,很仔細的拿剪子先把陰毛剪短了,看了看散落的毛毛,又起身去拿了個浴巾鋪到小媛身下。我揶揄道:“看不出許劍還是個細人兒呢!”許劍仔細的在小媛的陰部塗抹上剃須膏,然後拿著剃刀仔細的刮著。我也屏住呼吸,靜靜的看,每刮一刀,嫩嫩的皮膚就露出一溜。全部刮完了!小媛的陰部給人一種另外的感覺!------細細的,嫩嫩的,顯得那麽幹淨,那麽飽滿!我一個女人,都有點愛憐。許劍顯然也有同感,虔誠的湊上去,吻了吻。

小媛一直緊張的閉著眼,這時睜開眼擡頭往下看了看,倒在床上哈哈笑了起來:“刺刺的,癢癢的!真好玩!”說著又睜開眼,看著我:“不過倒真好看!你也刮了吧!”嚇的我矮了一截:“不!不!我又不生孩子!不!”小媛不懷好意的看看許劍:“許劍。。。?”許劍玩意正濃呢:“得令!”不顧我的高聲抗議,一把抱住我摁到床上,拿過剪子來,威嚇道:“別動啊!別剪住你!”我只好躺到床上,緊緊的閉住眼睛,嘴裏罵道:“你兩口子合夥欺負人。。。”不管了。

閉著眼睛,感覺著許劍的動作。涼涼的剪子過後,涼涼的剃須膏塗了上來,我不禁緊張的有點抖。一會兒,覺得剃刀在噌噌的刮,竟然一點不痛。許劍刮的很仔細,我感覺到他把我的陰唇都拽起刮了刮。一會兒,覺得許劍拿東西在我的陰部擦了擦:“好了!”我不禁也擡頭往下看了看,呀!真漂亮!小媛可能妊辰的原因,陰部發黑,可是我的陰部,粉紅粉紅的,嬌豔欲滴,幹幹淨淨,真的很漂亮!陰阜鼓鼓的,自己也覺得很性感。含笑坐了起來,忍不住自己摸了摸,光光的,手感很好。小媛也在摸著自己的陰部,可能也覺得新奇。我摸著自己,瞥了眼許劍那毛茸茸的私處,一扭頭,正和小媛對視了一眼。許劍察覺到我們的企圖,抽身往外走。我跳下來拽住他,小媛也下來拉住他,許劍告饒:“不行!我真不行。我老陪客戶洗浴,這刮了還怎麽出去?”我們那管這些!把他放倒在床上,他可能顧忌小媛,也沒敢太掙紮,我們如法炮制,一會兒,給他也刮了!刮完後,許劍還有點難爲情,手捂著私處,我倆把他的手拿開,仔細觀察。男人刮了,也是另一種感覺,好象一下子小了------我是說有點象小孩子的東東了,不是說尺寸------象從腹部突兀吊出一根臘腸似的。。。反正,很親,很好玩。小媛攥住許劍東西,拉到床頭,然後躺下,含進嘴裏,動了起來。我從另一頭也躺上床,用胳臂支起腦袋,靜靜的看著小媛在那裏動。許劍隔著小媛沖我招招手,意思一起來,我搖了搖頭。我更願意看。一會兒,許劍大口喘息起來,小媛含著許劍,也哼哼起來。突然,許劍從小媛口中猛然拔出,一股一股的白漿噴射了小媛一頭一臉,甚至越過小媛,噴到我的身上。。。

.一年後。我也懷上孩子了。去醫院看了看,大夫說情況不錯,但三個月內嚴禁性生活。在回家的路上,我逗康捷:“怎麽,把小媛叫過來?”康捷笑了:“那就那麽嚴重呢!不至於,我還能挺的住!”我和他都笑了。靠在老公的肩上,我感到那麽滿足和幸福。

話雖這麽說,一個月後,我明顯的感覺到老公的辛苦了。每天早上都在哪兒硬邦邦的朝天舉著。我現在全部心思都在肚子裏,感覺著每天細微的變化,所以也沒心思想那些。可是看著老公,又有點心疼他,便和他商量,把小媛他們叫過來一次。老公開始還扭捏,後來也就答應了。到了周五下午,我給小媛打電話。

“哎,最近怎麽樣?”小媛問

“大夫說情況挺好的。”我們聊了會懷孕的注意事項,我話題一轉:“現在可該你兌現諾言了。”

“什麽諾言?”小媛還沒轉過彎子來。

“你說什麽諾言?怎麽?想賴帳?”

小媛一下子明白了,在電話裏哈哈的大笑起來。我不禁也笑了。

“好的。”小媛倒挺爽快,“晚上我們一家三口過去。你可得給我們做的豐盛些。”[
size=5]














0.0138339996338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