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朋友的女友-香琳(二)淫語戲弄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朋友的女友-香琳(二)淫語戲弄

作者:殘龍

(二)淫語戲弄

  當那個阿賢離開後,我偷偷的朝包廂內看去,發現小穴裡還慢慢流出精液及
淫水的香琳依舊是躺在那喘息,連衣服也還沒穿上,放著那渾圓的33C雙乳及
慢慢消退的乳頭,還有那被幹得太猛合不上的小穴,讓我盡收眼底……

  這樣也不是辦法,難不成要我等她回味完穿好衣服後才進去嗎?於是我開始
故意先在外面大聲喊叫裝作好像跟人吵起來似的,讓她知道我將要進來,趕快整
理。

  聽到我聲音後的香琳果然急了,馬上開始找她的衣服及裙子,由於剛剛被姦
淫時,衣服都被亂丟,急忙之下,連小穴內的淫水及精液都來不及擦去,慌忙中
卻沒有發現那被脫去的胸罩及內褲,於是只有將那在手邊抓到的衣服及裙子急急
忙忙的穿上。

  正在這時,才剛穿好就看見我推門進來,心裡跳了一下,臉紅的想說:『真
是好險,再慢點就被阿傑看到我沒穿衣服的雙乳及小穴了。』

  看著推門進來後的我口中唸唸有詞,香琳想著:『不曉得阿傑會不會發現剛
剛的事?』

  我唸唸有詞的看見衣服跟裙子都已穿上而臉紅的香琳,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
說剛剛我去加時間,結果坐電梯時還真是倒楣,剛好故障……被卡在裡面一個小
時多……才剛被救出來,剛剛就是在剛他們吵這事……等等的。

  香琳聽了後以為真的是如此,紅著臉心裡面想著:『還好剛剛阿傑沒看到我
被姦淫時那淫浪的樣子,不然真是羞死人了!』其實她哪裡知道,我不止看了,
還從頭看到尾呢!

  我看著香琳,她所坐的位置旁邊還有一大片的水漬,也就是剛剛躺在那被姦
淫的香琳所流出的淫水,看來是來不及擦掉吧?我故意慢慢地走向剛剛香琳被姦
淫的那張椅子,選在水漬的旁邊坐了下去,並將手無意地放了上去。

  「咦?怎會有水啊!香琳妳剛剛是不是打翻東西嗎?」嘿嘿∼∼我這是明知
故問啊!

  香琳看著我所摸的地方,那哪是水啊,明明就是剛剛她所流下的淫水,但她
怎麼好意思說出來,於是臉再次紅起來的香琳支支吾吾的說:「好……好像……
有吧!剛剛我醉了躺在椅子上時,翻身時……好像有去踢到茶水的樣子,可能是
那時踢倒的吧!」

  我心裡面想著:『是啊,是水沒有錯啊!只是那是從妳小穴裡流出的淫水罷
了。』嘿嘿……但我當然不能說出來啊,於是點頭說:「還好不是熱水,不然燙
到就不好了。」

  香琳怕我再問下去,突然想到,為何不見她男友阿杉呢?於是開口問我說:
「阿杉呢?為何沒看到他?他去哪了……還有其他人呢?」

  我:「其他人早就先回去了,但是妳喝醉了,又叫不醒妳,所以想說讓妳多
休息一會,於是便跑去再加時間,誰知反而被鎖在電梯裡面。真是倒楣,到現在
才剛回來。」

  (其實我心裡正在想,休息我看是不可能有啦,反而更累了是真的,被人幹
成那麼爽的樣子,不累才怪!不過也幸好有加時間,才能看到香琳被姦淫精采的
一幕。嘿嘿∼∼雖然主角不是我。)

  香琳「喔」了一聲,但又想到我好像還是沒告訴她,男友阿杉呢?於是再次
的問了我:「那阿杉呢?也跟其他人一起先走了?他為何沒等我?就這樣丟下我
一個人在這?」

  本來我是不太想說的,我知道說了香琳肯定會不高興,但眼見沒辦法瞞過去
了,只好說出來了:「阿杉他說不放心小慧一個人回去,所以送她回去了。而他
那時有交代我,幫他送妳回家,所以才會只剩我們兩人。但算算時間他應該也快
回到你們家了吧,所以我們差不多也該走了。」

  果然就如我所想的,香琳開始嘟起了那看似性感小小的嘴,臉整個都沈了下
來。我不敢看著生氣的她,只好將眼睛四處看,逃避她那哀怨的臉色。

  就在這時,眼尖的我突然看到一件不該出現的東西,桌腳旁怎會有一件白色
的內褲呢?奇怪,為何那麼像剛剛被阿賢幹的時候掛在香琳腳上的那件內褲?

  在我帶著疑惑的眼神看向香琳那穿著裙子的兩腿間時,我突然發現了香琳衣
服上的兩個凸起的點,莫非……香琳剛剛身上內衣褲都來不及穿?而在桌腳旁的
那件白色內褲正是她的?

  生氣地思考中的香琳一點也沒發現,男友的好友正兩眼貪婪地看著她胸前那
兩個凸起的乳豆,正直挺挺的表示著……

  為了證實我的猜想是對的,於是我急忙再向四週尋找,看是否還有胸罩的存
在,好像不願令我失望似的,果然在旁邊椅子的角落找到了那個白色的胸罩。嘿
嘿∼∼

  這時的香琳也發現了我怎麼好像在找東西的樣子,便問我說:「阿傑,你在
找什麼啊?要不要我幫你找?」

  我回答說:「剛剛好像掉了十塊錢,想說找找看掉在哪了。」

  這時香琳突然想起,自己目前是胸罩跟內褲因為剛剛一時找不到都沒穿,等
等要是被阿傑發現了可就不好意思了……

  就在這時,香琳發現我的眼光看向了某一個地方,急忙順著我的眼光方向看
去,這一看就發現了自己的胸罩就靜靜地躺在那椅子的角落,怪不得自己剛剛找
不到,可卻偏偏被阿傑看到了。現在的她又不好意思去撿起來穿,這不等於告訴
了阿傑她現在沒穿胸罩嗎?該怎麼辦好呢?急得香琳臉都紅了。{:3_290:} {:3_290:} {:3_290:}


這時的香琳只能祈禱阿傑別想到這胸罩是她的,更別想到現在她是沒穿胸罩
的,香琳甚至忘了那還有精液在慢慢流出的小穴外沒有內褲的事。但早已猜到的
我,當然不可能就這麼放過她啊!

  我笑著壞壞的看著她,開始想著要如何戲弄香琳了。於是我便故意裝作很驚
訝地發現了胸罩,還大聲說:「怎會有一件胸罩在那?」並示意叫她來看,直把
香琳羞得臉紅到可以滴出汁來了。

  我更順手撿起了那胸罩,說:「咦!為何這裡會有胸罩啊?香琳妳來看,我
記得剛剛來之前沒有啊!怪了,難道是香琳妳的?」

  香琳紅著臉的說:「怎麼可能是我的!在哪裡?我看看。」

  剛想站起身走過來拿的香琳卻馬上發現,她一動,那被灌滿精液的小穴裡好
像就有東西要流出來了,加上又沒有內褲穿在身上,只怕會順著流到裙子外的腿
上……只怕會被阿傑看見。

  嚇得她馬上坐回椅子上說:「可能是前一個客人留下的吧!剛剛我們進來時
燈光又沒多亮,就算多了東西可能也沒看清楚吧!」

  我心裡面在想:『真能掰啊!服務人員都不會進來打掃嗎?不過我不會說出
來的。嘿嘿……』

  這時我也想到為何她剛站起來卻又馬上又坐回椅子上的原因,故意不說破。

  看她那個樣子真的很有趣,明明連她的小穴被插入了雞巴,還被射在裡面的
事都知道了,還得故意裝不知。但為了要幹到阿杉的女友——香琳,只能努力配
合她,陪她裝傻囉!嘿嘿……等我幹到妳後,看妳怎麼裝?騷貨裝清純,明明被
幹進去時就浪到不行!

  我裝傻的說:「哦!可能是吧,也許真的太暗了沒看清楚。」我拿起來晃一
下,看她臉紅得跟什麼似的。

  當香琳以為就沒事了的時候,我突然的一個動作,讓她的臉再次紅了起來,
我:「哇!好香的味道啊!」我把香琳的胸罩放在鼻子上嗅了嗅:「還有乳房的
香味呢!」

  香琳:「阿傑,你……你怎麼這樣啊!」

  我:「哪樣啊?」(我故意裝不懂的說)

  香琳:「你怎麼拿……拿……拿去……」

  說了半天終究還是說不出來,而且香琳整個臉都紅到脖子去了。我看到呆住
了,真是太可愛了!跟剛剛淫蕩發騷的香琳簡直是兩個人啊!

  我再次決定,我一定要把她搞到手,看著她在我的大雞巴肉棒抽插下浪叫不
已的樣子,讓她爽到不能自己。嘿嘿……(我是不是壞了點啊?客倌。)

  我:「妳是指我拿去聞嗎?這是妳的嗎?妳剛才不是說了不是妳的嗎?既然
不是的話,應該沒關係吧?」

  香琳紅著臉的說:「就……就……就算不是我的,可是人家是女孩子啊,你
怎能在女孩子面前做這樣的事呢?」

  我故意笑著說:「我可是只有在我信任的人、還是我喜歡的人面前才會做出
這樣的事喔!」

  香琳有點吃味的反問我說:「那我算是你信任的人囉!總不可能是你喜歡的
人吧?」

  我回答說:「不一定唷!自己猜啊,說不定妳兩個都是喔!」

  香琳心裡出現異樣的高興感覺說:「可是那個不知是誰的,你這樣做說不定
有不好的事啊!」

  我:「怎麼說,什麼叫不好的事?妳說個例子給我聽聽。」

  香琳又氣又好笑,看著哈哈大笑而帶著色色眼神的我說:「我……我……我
不知道啦,隨便你啦!哼∼∼」

  就在她哭笑不得時,我突然又冒出了一句話:「如果這是我喜歡的人的胸罩
該有多好啊!好香的乳香啊!真想就這麼輕輕的咬上一口乳頭,讓她感到這是幸
福的事。」

  這時的我偷偷的看了香琳一眼,嘿嘿,她臉紅心跳,激動地看著我,眼神也
漸漸地變得溫柔帶著絲絲的情意。

  當發現我用那深情的眼神在看著她時,緊張地趕緊避開了我的眼神,低著頭
想著我剛剛說的話:『我會是他所喜歡的那個人嗎?會是他想輕咬我的乳頭的那
個人嗎?』想到連小穴再次濕了起來也沒注意。

  就在香琳還在思考著時,我再次故意裝作不經意地「又」突然發現了一件她
「也」不會承認是屬於她的內褲,讓原本已經恢復平常臉色的香琳,再次臉紅了
起來。

  香琳心急的想著:『怎麼連內褲都被阿傑發現了?那他會不會也發現我剛剛
正在這跟別人做著原本只有杉跟我才會做的事呢?』

  而我再次照舊把內褲拿起來聞,急得香琳不知該說什麼好,但心裡卻想著:
『啊……他的臉那麼靠近我小穴碰過的地方,啊……』想著想著,香琳的小穴更
加的濕了起來。

  而更讓她驚訝的是,我居然去舔那經過小穴觸碰流下愛液而沾濕的的內褲,
香琳不可置信地張大眼睛的看著我。但小穴內卻越來越濕,而且有種酥癢難耐的
感覺一直從小穴裡衝上腦中……怎麼辦?香琳的心裡不安的慌亂了起來。

  突然想起了剛剛小穴被雞巴插入的那陣快感來:『怎麼……我怎會變得如此
呢?才剛剛被姦淫,現在又開始想要根碩大的雞巴來插小穴了呢?』

  臉紅的香琳好不容易擠出了一句話:「你……你……為什麼要舔那個啊?」
問完後香琳已整個羞得頭低到不能再低,而且呼吸越來越急促。

  我:「喔,沒有啊!看到怎麼內褲會濕濕的?想說是不是妳剛剛踢倒的水,
於是舔舔看啊!不過好像不是水,有點酸酸鹹鹹的,還有點尿騷味道。」

  (其實在說這些話時,我下面的肉棒早就硬得不像話了,若不是剛剛已射過
一次了,恐怕早就將香琳就地正法了。)

  香琳:「那你還舔它!你……你真是……」

  我:「難道內褲是妳的?」我故意問道。

  香琳紅著臉說:「當……當然不是啊!我……我的有穿在身上啦!怎麼可能
是我的……把它丟掉啦!」

  『哈哈∼∼這真是睜眼說瞎話啊!最好是穿在身上。』我心裡這麼想著,但
卻不動聲色的突然把胸罩跟內褲都快速地往我的包包裡面收。嘿嘿!

  香琳:「你……你怎麼……還把它收起來啊!不丟掉嗎?」

  哈∼∼說話都不敢看著我了,這樣還學說謊。嘿嘿,我可不會笨到讓妳拿回
去有機會再穿起來呀,我就要妳露點的走出去。嘿嘿!

  我:「啊,妳都說不是妳的了,我就留起來當紀念咩!來這種地方可以撿到
這種東西還真是少見啊!妳說不是嗎?」

  說不過我的香琳,又想不到辦法拿回來穿上,最後,沒辦法的她只好眼睜睜
的看著我收起了她那兩件剛剛還穿在身上、帶有淫水的內褲及胸罩。

  正當香琳正在想著,等等該如何不被發現沒穿內衣褲的回家的時,我的話語
在她耳邊響起:「我們該準備走了喔!時間差不多也該到了,再不走的話可能又
要被收錢了。何況我也該準備送妳回家了。」這時的香琳只好無奈地準備起身隨
我一起走了。

  但她隨即又想到,沒有內褲套住的小穴,裡面的精液還有剛剛又流出來的淫
水,肯定會隨著雙腳的走動而流出來。可是不走又不行,阿傑一定會很奇怪的,
於是只好努力地夾緊粉嫩的小穴站起來,慢慢小步小步的走著,有時還不穩的差
點跌倒。

  我心裡好笑的看著香琳慢慢小步小步的走著,心裡當然明白她在想什麼,於
是急忙上前扶住她,問道:「是不是酒醉還沒醒啊?」

  香琳只能支支吾吾的說:「好像是吧……頭還有些暈,謝謝你扶我喔!」

  我當然知道她不會說,其實是她的小穴有精液跟淫水會流出來……只是不扶
還好,一扶之下香琳身體更軟了。聞著我身上散發出的男人味道,加上我扶她時
故意剛好把手扶在靠近乳房的地方,還有意無意地用手指去輕拂她那乳房上的乳
豆……

  見她沒有反對的意思,我更加的三不五時就故意碰到乳豆,讓她敏感的身體
又再次熱了起來。而且我更故意加大腳步的走著,在我半扶半抱之下,香琳也只
好跟著我稍微加大了腳步。

  但香琳自己也感覺到不知是精液還是淫水已順著小穴往大腿流了下來,有些
都還滴到了地過的地面上,讓她是又急又氣,又不好意思的紅著臉。

  而我則是偷偷看著那滴在地的「精淫液」混合體,大雞巴又頂得老高,剛好
香琳卻因為害羞只好低著頭往下看,卻發現了我那頂得半天高的大雞巴帳蓬,更
是不好意思了,那小乳豆還一直被阿傑有意無意地摸著。

  這時香琳猜想,也許……我已發現了她沒有穿胸罩在身上,說不定連她沒有
穿內褲的事都知了。搞得她不要我扶也不是,會腳軟;扶了,被一直碰到乳房及
乳頭,讓身體更是發軟,而且小穴裡的淫水一直不受香琳那努力夾緊的小穴控制
的流了出來……

  這時從我們面前經過的人都睜大眼睛看著這個胸前兩點凸的女人,看得目不
轉睛的。如果這時有人走在香琳身後的話,更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裙子後面有
一堆很大濕濕的水漬及從行走的兩腿間滴落到地面的水滴。

  當然我也有注意到那些眼裡發火的色狼,嘿嘿……要是現在把香琳放在這的
話,我想那些色狼肯定馬上就掏出一根根的雞巴,當場姦淫起香琳了吧?

  而那些經過身邊的男人,不管是否有女友在身旁,每個人的褲子都被自己身
上那根雞巴頂得高高的,就像隨時要探出頭似的。香琳看見一根根躲在帳篷後的
雞巴,身體更加火熱了,開始想像著若是被那一根根的雞巴插入小穴,那感覺該
是如何的舒服啊!

  看著香琳那迷失了眼神的樣子,我敢肯定若我把現在的香琳放在這的話,她
肯定抓住肉棒就當場插起來了吧!但目前的我是不會這樣做的,因為,要插她小
穴的那根大雞巴……是我的!嘿嘿……

  好不容易走到了電梯口(也滴了一路)在等電梯時,出現了一個熟悉的人,
這不正是那個剛剛在包廂裡用他的粗雞巴插得香琳洩了三次並將精液灌進她小穴
內,讓我看了一場姦淫秀的服務員阿賢嗎?

  當他看著香琳那一路滴在地面的淫水出現在電梯口時,裙子後面還一大片的
水漬,下面的雞巴早就又硬了起來,心裡面想著:『真想再把這個騷貨帶進包廂
裡好好的操個幾次啊,淫水滴成這個樣子,可惜旁邊站了一個男人。』就是我在
香琳旁邊,他誤以為我是她男友,只好心裡想著:『你這馬子真不錯幹啊!又騷
又淫。』

  他一邊用色色的眼神看著香琳,並說:「先生,你女友長得真是漂亮又好看
(幹)啊!」看著我摸在她的乳頭上時又說了句:「謝謝你們光臨!希望下次能
有機會再為『妳』服務。」我知道他這句是說給香琳聽的,這個「妳」字還說得
特別重。

  香琳想到小穴中還灌滿眼前人的精液,臉紅的低著頭不敢看他。我則是有意
地回答他說:「她不是我女友喔,只是朋友而已。不過你真有禮貌,改天來還是
會找你來服務的。」我淫笑地看著他說。

  那個服務員阿賢聽了後,更是淫笑地看著我那仍舊摸在被他親過的香琳乳頭
上,心裡想著:『果然是夠騷啊!不是男友也這樣被人家摸著乳頭,而且連胸罩
都沒穿,還滴了一路的淫水……我看是客兄吧?還朋友咧!剛被我姦淫完就馬上
又找了一個準備再幹了。』就這樣看著我們走入了電梯中。

  直到好不容易終於走到了我停車的地方上了車,香琳的臉已經紅得不行,呼
吸也急促了起來。

  當我把她的車門關上時,我向後看了一眼,果然後面那一堆人個個都頂著個
帳蓬,用色迷迷的眼神看著身影消失在車裡的香琳嘆息啊!嘿嘿……『想爽嗎?
若有機會的話會讓你們試的,反正又不是我女友啊!』我壞壞的看著車內的香琳
想著。

                (待續)






















0.018245935440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