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親曆兒媳家的快樂亂倫[全集]-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覺醒來,已經早晨9點多了。丹萍還在甜蜜的睡著,她側臥著身體,一條腿向上卷曲,大腿根部露出毛茸茸的半隱半現的嫩屄,一只乳房壓在胸下,一只乳房側垂在胸前,左手握著我的雞巴。看著這個和我淫浪了大半夜的兒媳,我不想驚擾她的睡夢,悄悄地起身,雞巴從的手里滑落,她睜開惺忪的睡眼:“爸爸,幾點了。”



“哦,9點了。”我在她的屁股上愛撫了一下。



“爸爸,你昨晚太瘋狂了,把人家都快肏死了。”她懶懶的翻過身,嘴里含混不清的說著。



看到她四仰八叉的淫相,我砰然心動,俯下身舔弄她的微微裂開的屄縫,屄縫里流出黏黏的液體,那是殘留在屄腔里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液的融合物。雞巴硬了起來,我趴到她身上,雞巴頂著屄口順利的肏進去。



她推著我的肩膀說:“爸爸,別肏了,你要保持體力。”



我繼續在她的屄里抽插:“好寶貝,沒關系,看見你這個美妙的小屄,爸爸就有無窮的力量。”



“爸爸,你要保持體力呀,我媽和我姐那兩個騷貨可夠你對付的。”



“你爸媽知道咱們今天去嗎?”我想起昨晚和丹萍說的去她家的話。



丹萍嘻嘻笑著說“我爸媽就等著這個好消息呢,我當然要在第一時間彙報啦。昨晚你睡了,我就告訴媽媽了。她們可高興啦。”



我戀戀不舍的在丹萍的屄里又肏了幾下抽出雞巴,拉著丹萍一起去洗漱。



當我跨進丹萍家的房門,頓時愣住了。雖然我知道今天將要發生什麽樣事情,但眼前的一幕還是讓我驚愕不已:在寬敞的客廳里,三面相圍的沙發上,丹萍的爸媽和姐姐、姐夫、弟弟精赤溜光的互相依偎著逗弄調笑。看我進來,先后站立起來,誰也沒有絲毫的尴尬,丹萍爸爸熱情的說:“親家公,歡迎你的到來。”其他人也笑著向我致意。丹萍媽媽,一個略顯豐腴、體態妖娆的中年女人,顫動著兩個圓鼓鼓的大奶子走到我身邊:“親家公,我們家這樣瘋慣了,沒嚇著你吧。”



“哦、哦,這樣好,這樣好。”我回過神來。



“那你就入鄉隨俗吧。來,先把衣服脫下來。”



在丹萍他*的幫助下,我也赤身裸體了。丹萍爸爸忙著指揮尹中丹楊把茶幾擡到客廳的一角,沙發前厚厚的地毯就成了戲耍的地鋪。丹萍媽媽擁著我坐在她和丹楓的中間,兩人的手交互撫弄我已經翹起的雞巴。我左擁右抱,兩手分別握住她們一個大奶子揉搓,可惜只生了一張嘴,只好左右搖擺著頭迎接母女兩人火辣辣的浪唇。



“哈哈,親家公也是個急色鬼呀,這麽快就進入狀態了。”丹萍爸爸嬉笑著說。



丹萍也已經赤裸著依偎在爸爸懷里了,聽了爸爸的話,嬌嗔著說:“爸,不許你笑我爸爸。”



“呦,真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爸爸爸爸叫的真親,還這麽護著呢。哈哈哈。”丹萍爸爸戲谑丹萍說。



“姐姐,是不是讓你那個爸爸肏的特過瘾呀?”弟弟丹楊的嘴離開丹萍的屄嬉笑著。



“去去去,你再搗亂,今天姐姐不讓肏屄。”丹萍努起嘴裝生氣。



“我的好姐姐,我不說行了吧。”丹楊又埋頭舔弄丹萍的屄。



“彩鳳,你和丹楓要好好和親家公玩玩。”丹萍爸爸大聲對丹萍媽媽說。



“你放心吧,我們娘倆會讓親家公玩的高興的。”丹萍媽媽說著把我放倒在沙發上,含住我的雞巴吸吮嘬舔,丹楓把兩個大奶子壓在我的胸上蠕動,我全身麻酥酥的舒服極了。丹萍媽媽口交技巧好極了,兩片豐厚的嘴唇緊緊箍住龜頭冠狀溝,象嬰兒吃奶一樣咂進咂出,舌尖還頂在馬眼上滑動,癢癢的感覺傳遍全身。一會兒,她慢慢把頭壓下去,我感覺雞巴插進她的喉嚨,接著,她的柔軟肉感的手按在我的雞巴根部,口含雞巴套進套出,指尖抓撓著雞巴根部的陰毛。



“噓……呵……”我長長地呼出歡快的氣息:“彩鳳,好爽呀!你太會吃雞巴了!”



“劉叔叔,你也嘗嘗我的技術。”丹楓擠過來,占據了他*的位置,張開櫻唇含住我的龜頭,牙齒輕咬冠狀溝。“啊!”微疼、酸麻讓我全身一顫。丹楓格格一笑,纖細的手掌握著我的雞巴撸動,櫻唇含著龜頭隨著撸動的節奏吸吮。彩鳳趴在了我的兩腿間,舌尖在睾丸上掃來掃去。在母女二人的玩弄下,我的雞巴漲的更大更堅硬了:“我肏!痛快!太爽了!”



母女相視一笑,彼此會意的站起身,彩鳳剛要騎跨上來,丹楓擋住她說:“媽媽,你也太不自覺了吧,爸爸、尹中、弟弟的雞巴都是你先玩的,劉叔叔的雞巴該讓我先玩了吧。”說著一偏腿騎在我的身上,手扶著雞巴對準屄眼坐下來:“啊,好硬呀。”



“好啦好啦,就讓你個騷妮子站個先。親家公,肏死這個騷妮子。”彩鳳淫笑著蹲在我的頭部,一個濃毛肥唇水淋淋的大屄貼在我的嘴上。



我的雞巴隨著丹楓身體的顛簸在屄里肏進肏抽出,嘴唇貼著彩鳳的屄唇,舌尖順著屄溝從陰蒂舔到屄眼。“嗷嗷嗷……”“啊啊啊……”



母女倆的浪叫聲此起彼伏,手也沒閑著,互相揉捏著對方的奶子。過了三、四分鍾的樣子,丹楓已經氣喘籲籲了,兩人同時起身,並排跪爬在沙發前的地毯上,屁股高高翹起,我先將雞巴肏進彩鳳的屄里抽插起來,心里暗自點著數,肏到一百下,抽出雞巴肏進丹楓的屄里,在她們兩人的屄里循環肏了四、五次,我也喘開了粗氣。這時,彩鳳仰面躺下,丹楓趴在彩鳳身上,雙腿跪在彩鳳胯骨兩側,彩鳳兩腿抱在丹楓腰上,兩個淫水泛濫的肥屄一反一正的緊挨著。我跪在她們屁股后面,看著雞巴在兩個屄里上下交替的抽插,眼前淫靡的景象刺激的我淫興大發,連呼:“過瘾!過瘾!”大力肏了一會兒,彩鳳嗷嗷叫著:“肏死我了,我來啦……,”屄腔有力的收縮起來,我的雞巴在她屄里停了一會兒,感受雞巴被緊緊夾裹的快感,接著我肏進丹楓的屄里,又時一陣猛肏,丹楓也“啊啊啊啊”的叫著高潮了,我使勁在丹楓緊縮的屄腔里狠插了十幾下,一股電流從雞巴根部順著脊柱躥上去,迅速傳遍全身,雞巴跳動著狂噴了。



這時,丹萍淫浪的喊聲正一浪高過一浪,只見她背向爸爸坐跨在爸爸腿上,身體稍稍后仰,上下聳動,爸爸也默契的聳動著屁股,雞巴在屄里進進出出,丹楊跪在她們的腿中間,舌尖舔弄著丹萍露出包皮而勃起的陰蒂,尹中在旁邊玩弄丹萍的兩個奶子。



“親家公果然厲害,兩個騷屄都被你肏趴下了。”丹萍爸爸沖我笑笑說。



“你更厲害呀,一股勁肏了丹萍這麽半天了。”我回應著。



“我也快了。”丹萍爸爸說著,開始快速聳動屁股。在“嗷嗷嗷”“啊啊啊”的叫聲中把精液射進丹萍的屄里,停了一會兒,拍拍丹萍的肩膀,丹萍會意的起身下來,丹萍爸爸過來和我並排坐著聊天。



丹萍摟著丹楊的脖子吊起身子,丹楊站立著架起她的腿彎,雞巴熟練地找到屄眼插進去,尹中貼在丹萍背后,雙手托住丹萍的屁股,雞巴對準滿是淫水的屁眼插進去,丹萍的身體上下顛起來,尹中、丹楊微屈膝蓋,隨著聳動,兩根雞巴在丹萍的屁眼、屄眼里進進出出。看配合默契的樣子,肯定經常這麽玩。三人一邊淫語連連的調笑,一邊聳動著身體肏屄,不一會兒,都喘開了粗氣。尹中和丹楊抽出了雞巴,放下丹萍,丹萍沖我做一個調皮的怪臉:“爸爸,肏我媽和我姐過瘾吧。”說著躺在沙發上,尹中立即爬上去,挺著雞巴肏進丹萍的屄里。丹楊則把姐姐丹楓的腿架在肩上肏了起來……丹萍媽媽彩鳳準備好了午飯,對著客廳喊道:“肏完了嗎?開飯啦。”



“肏完了,肚子正餓著呢。”丹萍回了一句,我們就一起圍坐在餐桌上。



丹萍爸爸從酒櫃里拿出一瓶五糧液,又拿出一瓶沒有商標的殷紅色的酒,丹楊接過來,從我開始每個男人倒上一杯。“親家公,哦不,我還是叫你老劉吧,你就叫我老沈好啦。”丹萍爸爸端起酒杯說:“你嘗嘗這酒。”



我抿了一小口,用舌尖品味,這酒有點微微的腥味,甘洌清香:“嗯,不錯。什麽酒呀,還真沒喝過。”我贊歎說。



老沈一笑說:“這時特制的保健酒,培補元氣的。傳說軒轅黃帝夜禦72女,就是喝的這種酒。別看這麽一小杯,也就是不到半兩,一會兒你就知道它的妙處了。”說著喝下一口。



我也喝了一口,一會兒,感覺丹田處開始發熱,坐在我身邊的彩鳳用手撫摸著我的雞巴,疲軟的雞巴竟一下子硬了,她格格一笑:“怎麽樣?這酒好吧?你又可以大展神威了。”



我肏,別是春藥吧?我心里暗想。看到我面帶疑惑的表情,老沈說:“老劉,你放心,這可不是催情的春藥。是我們遠祖傳下來的強身健體的秘方,可以迅速的激發氣血運行,補充精力體力,而且功效持久,象我們這樣的年齡,每周喝一小杯就足夠了。平時是不會産生性沖動的,只要遇到外界的刺激,就會很快産生反應。現在這個狀況,你不硬才怪呢,哈哈哈。”



聽他一說,我心中釋然:難怪老沈這麽精力充沛。于是對這種藥酒産生極大地興趣,把杯中的就一口喝干:“老沈,可不可以給我配方,我也配制一些?”



老沈歉意的一笑說:“實在抱歉,祖上有嚴訓,次方決不許外傳,怕被壞人利用爲非作歹,而且所用藥材不是可以輕易得到的,炮制工藝也極其複雜,我也沒有親自做過,這是我爺爺偶然得到了一些藥材,數量挺多,就做了一缸,因爲不需要多喝,所以直到現在還有一些。不過我可以送你兩瓶。”



“哎呦!壞姐夫,吃飯也不老實。”丹萍突然大叫一聲。



尹中嘿嘿的笑著從桌下伸出手來,食指上沾滿黏黏的液體:“丹萍可夠浪的,剛才我們三個大雞巴都沒喂飽她,現在還流口水呢。”說著把手含在嘴里吸吮了一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美酒配蜜液,太棒了,哈哈哈。”



丹楊見狀,也喊著:“姐夫,你太有創意了,我也嘗嘗。”他干脆蹲下趴在丹楓的兩腿間,嘴唇貼到屄上使勁吸了幾下,站起來鼓著吸滿丹楓淫液的嘴,端起酒杯仰面喝干:“太美了,瓊漿玉液呀。”他咂著嘴做著調皮的怪臉。



“就你們鬼名堂多,當著客人也沒規矩。”彩鳳故作嗔態的說了一句,轉向我笑笑說:“親家公,你別介意,來,我陪你喝一杯。”說著拿起五糧液給我倒滿杯。



“不對不對,媽媽,你叫劉叔叔什麽?”丹楊嚷嚷著。



“叫親家公呀,有什麽不對?”彩鳳不解的問。



“當然不對啦。”丹楊壞壞的笑著:“他肏了你的屄,就應該是你的老公,要叫老公才對嘛。”



“對對,叫老公,叫一個。”幾個孩子一起起哄。



彩鳳臉紅紅的說:“就你們能鬧。”然后看看我說:“老公,我陪你喝一杯酒。”



“不行,不能這樣喝。”丹楊的手壓在我的腕上攔住我說:“媽媽,你今天有了個新老公,你也是新娘子,新郎新娘要喝交杯酒才對。”



“好,好,必須喝交杯酒。”大家又一陣起哄。



在這樣的氣氛里,我沒有了絲毫的拘束感,端著酒杯對彩鳳說:“親家母,哦,不對不對,應該叫老婆。老婆,咱們喝交杯酒。”彩鳳春情綿綿的一笑,端著酒的手臂勾在我的脖子上,身體緊緊貼著我,兩個大奶子在我胸前擠壓著,肉肉的很舒服。我也把手臂勾著她的脖子,兩人對視一笑喝干杯中酒。



噼里啪啦一陣掌聲過后,丹楊摟著丹楓說:“大姐,你今天是不是也有了一個新老公呀。”



丹楓在丹楊臉上捏了一把:“你個壞小子,我知道你要說什麽,我喝給你看好啦。”說完端起酒一口喝干,但含在嘴里沒有下咽,她坐到我身邊,摟著我的脖子,把嘴唇湊到我的嘴唇上,我會意的張開嘴,她把酒吐到我的嘴里。



又是一陣掌聲夾雜著叫好聲。我也喝了一口酒,努著嘴貼著丹楓的嘴吐了過去。丹楊目視丹萍,揚揚眉頭,丹萍一笑,在丹楊背上拍打了一掌,走過來和我嘴對嘴的喝了酒。



一家人在歡樂戲谑的氣氛里結束了午餐。丹萍和丹楓收拾餐具、餐桌,我們幾個回到客廳。



“丹楊,有女朋友嗎?”我問。



“還沒呢,快有了吧。”丹楊看了看彩鳳回答說。



“哦,老劉,我們打算給他在老家找一個,又共同的風俗習慣,一家人做事方便些。你說是嗎?”彩鳳說。



“好,這樣好。”我附和著說。



“哦,對了,我忘記說了,昨天下午我哥哥來了電話,說有一個合適的,就是村東頭方家的小女兒,叫玲玲。你應該知道吧?”老沈對彩鳳說。



彩鳳想了一下:“想起來了,那小丫頭挺乖得,丹楊你也知道呀,小時候常和你姐姐玩的那個。”



“啊!是那個小丫頭片子呀?”丹楊似乎不滿意。



“你小子先別不願意,女大十八變嘛。你大伯說,人家現在是咱們那一片出了名的美人,上門說媒的多了,那孩子眼界高,一個也看不上,一聽說你,人家高興的不得了,說是小時候就暗暗喜歡你啦。要不過幾天你和我一起回去,你看著滿意就把她接來,先給她找個工作,你們處一段時間,合適呢,就結婚,不合適就另外在這給個物色。”老沈說。



丹萍丹楓收拾完過來了,丹萍緊挨著我坐下,小聲說:“爸,上午玩的高興嗎?”



“高興。”我點點頭,對丹萍的體貼感到很欣慰:“不過我覺得她們不如你的屄緊。”



她嘻嘻一笑說:“爸,那是她們想讓你多肏會兒,對你屄下留情了,沒使出全部功力。”



昨天晚上丹萍和我說過,她們那的女人從小就由母親傳授一種神秘的縮陰功,屄腔子可以由人的意念控制,想緊就緊,想松就松。如果男人不懂其中訣竅,一味猛插,沒多久就會泄精,難以達到最高樂趣。



“你剛喝了補酒,精力自然大增,我再教你個竅門:到時候別光顧著過瘾痛快就一個勁的猛肏,你覺著她們的屄使勁縮,你就光在屄口插,等她們放松了,你再深插。在她們浪到極點的時候,你就可以狠狠地肏了。不過,要掌握節奏,快幾下、慢幾下的肏才有趣。”



我對丹萍笑笑:“真是我的好兒媳。”一把把她摟在懷里。



“姐,說什麽悄悄話呢?你和劉叔叔回家有的是時間親熱,現在還不多和我們玩玩。再說了,咱媽今天可是新娘子,人家和新郎官還沒肏夠呢,你也不給點機會。”丹楊調笑說。



丹萍過去坐在丹楊腿上:“你個壞弟弟,姐姐今天讓你肏個夠行了吧。”



丹楊在丹萍的奶頭上親了一下:“真是我的好姐姐。”而后捏著雞巴找到屄口插進去,丹萍旋轉著屁股讓雞巴在屄里研磨。



彩鳳過來坐在我身邊,兩個大奶子擠在我的臂膀上,風騷妩媚的說:“劉老公,咱們也肏吧。”她偏腿一跨,坐在我腿上,拉著我的胳膊,身體后傾,小腹前突,露出屄眼,我把雞巴對準屄口,兩人的屁股往前一湊,雞巴插進屄里。我們的屁股默契的配合著前后聳動,立刻,雞巴和屄緊密交合的觸覺、“咕唧、咕唧”的聽覺、雞巴在屄口滑進滑出的視覺,真讓我飄飄欲仙。肏了一會兒,彩鳳坐直身體,雙手摟著我的脖子說:“我要用力了。”頓時,我感覺雞巴被屄腔緊緊地箍住。當她的屁股慢慢擡起,雞巴一點點抽出,屄腔緊緊合攏了,當她慢慢坐下,雞巴一點點刺入,屄腔又慢慢撐開,那種緊湊而滑潤的摩擦,真是妙不可言。屁股的起落逐漸加快,一波一波的快感由雞巴傳遍全身,彩鳳喘著氣“嗷嗷嗷”的浪叫。終于,她停止了顛動:“哎呀,累死了,你上來肏我吧。”



她躺在地毯上,我把她的腿抗在肩上,雞巴對準屄眼猛插進去。感覺她的屄腔在收縮,我就抽出雞巴,龜頭在屄口淺插幾下,再冷不防的狠插到底,如此反複幾次后,彩鳳“啊啊啊”的大腳起來,隨著屄腔也覺得松了一些,我就大力的肏動,每一下都直搗花心,當感覺屄腔又開始緊縮,邊又用淺淺深深地肏法,彩鳳的浪叫變成歇斯底里的嘶喊,屄腔有節奏的收縮起來,一股熱乎乎的騷水噴淋在我的龜頭上,我停止肏動,感受著屄腔一松一緊的夾裹,幾秒鍾后,屄腔的抽搐漸漸平複,我抽出雞巴,騷水從屄口一湧而出。她翻轉身,跪伏在沙發上,我半蹲著騎跨在她的翹起的屁股上,雞巴對準那個淫液泛濫的屄眼,開始新一輪的猛肏。“啪啪啪啪……”我憋足勁一股勁的大抽大插,彩鳳一個高潮接著一個高潮:“啊啊啊,肏死了,肏的好舒服。”我粗重的喘著氣肏了幾百下,在屄腔一陣緊似一陣的收收縮縮中爆射了。



此時,丹楓、丹萍的狂呼淫叫一聲比一聲高,丹萍的屄里已經換成她爸爸的雞巴,丹楓跪爬在尹中身上,弟弟丹楊騎跨在丹楓屁股上,兩個雞巴在屄和屁眼理上下夾擊肏干,幾個人也已經到了最后關頭,一陣狂插猛肏,癱軟在地毯上喘氣。
















0.0146820545197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