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長篇連載]不能說的秘密~第十九篇~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隱藏的內容

沒有刺眼的燈光朝我眼睛直直射來,也沒有一碗熱騰騰的豬排飯擺在桌上引誘嫌

犯,在這昏暗的小房間裡,只有我、和對面坐著的肥胖刑警兩個人,他面前擺著

一份空白的筆錄、疲憊的望著我,而我們已經這樣僵持了一整個白天了。



從今天早上,我被帶到警局偵訊開始,他們就不斷繞著同樣的問題打轉,那就是:

這陣子以來三人幫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事情,是不是都是我一個人幹的?



我不得不說,警察平常看起來雖然很沒用,但是面對特殊案件時第六感卻挺強

的,他們竟然能發現世貿強暴案的收害者小瞳、和昨天被輪姦的子婷是同班同

學,而且認定這兩個案件是同一個犯人所為,而且犯人可能再針對相同的目標犯

案;如此接近事實的猜測,不禁讓我身上暗冒冷汗。



『我們都已經掌握到確切的證據,證明你昨晚的確到過案發現場了,你還想抵賴

嗎?』胖刑警用不耐煩的口氣對我說著,彷彿很確定我就是犯人一般;算算他已

經是第三個偵訊問我的人了;前兩個負責幫我做筆錄的制服員警,都被我用言語

所迷惑而一一敗下陣來;警方逼不得已,只好派出負責偵辦此案的刑警親自審問

我,而從胖刑警臉上強悍剛毅的線條來看,他的確是不好打發的角色。



「你真的聽不懂人話耶?這些根本就是和我無關的事情,我有什麼好抵賴的?」

完全否認這些事情與我有關,這是當然且唯一的選項。



『你同學林子婷昨天晚上在學校被不知名人士輪暴,現在還躺在病院裡神志不

清,這難道與你無關?』他略為提高了自己的音量,似乎想以氣勢壓倒我。



「當然不是啊,你都說了她是被”輪”暴的,我只有一個人、又不會分身,怎麼有

辦法輪暴她?」



『還耍嘴皮子!在案發現場找到了你的書包,校門口的監視器也拍下了你當晚潛

入學校的畫面,難道這樣還不足以說明一切嗎?』他將書包和監視錄影帶的截取

圖片丟在我面前,大聲疾問著。



「我真的很同情子婷的遭遇,但你提出的證據並沒辦法證明任何事情;就算我昨

天晚上真的到了學校,也不代表我有對她施暴啊。」



『不要再裝了!如果昨天晚上你沒有計畫要做壞事,那又何必支開校警?』



「我不知道昨天晚上打算做的算不算壞事…不過我的確不希望做的時候有校警

在場。」我故作神秘的說道。



『你昨天晚上到底打算在學校做什麼?快說!』



「做愛啊。大叔,昨天我和林子婷相約要在教室裡做愛,我想…這種事的確不適

合讓人在一邊觀賞吧?」我享受的看著他臉上糾結的表情,心想我猜的果然都沒

錯,他的確是個性壓抑的中年男子;過於保守的道德觀,讓他恥於在人前談論性

話題,像我這樣大剌剌的談論性事,只會讓他又羞又怒的失去冷靜。



『可是在之前的筆錄裡,你明明說你跟她關係並不好,也沒和她發生過性行為;

現在說你們約在教室裡做…做那檔事,不覺得太牽強了嗎?』胖刑警努力保持鎮

定的說完這些話,但我發現他握筆的手看起來似乎特別用力,他手中的原子筆幾

乎就要被折斷了。



「你不知道有種關係叫”援助交際”嗎?我還以為你們警察應該碰很多勒;昨天我

就是準備和子婷在教室裡援交,可是事到臨頭我突然發現自己做不下去,所以付

完錢之後我就先回家了,昨天晚上也沒再見過子婷…我沒跟她做愛,應該不犯法

吧?」



『就算你自己沒有做,你也煽動了其他人去!這張掉在現場的紙條是你發給別人

的吧?你是不是因為援交沒成功,所以叫唆其他人去強暴她!』他拿出了遺留在

現場的紙條,直挺挺的貼在我眼前,彷彿我眼睛很差一樣。



「我不承認我與這張紙條有任何關係,請你一定要在筆錄裡記下這一點;而且就

我看來,這張紙條上寫的內容根本談不上有叫唆的成份在裡面,充其量…就只是

張色情小廣告罷了。」我一把搶過小紙條,不屑的將它揉成一團丟掉,胖刑警眼

見我目中無人的行徑,體內的怒氣幾乎就要爆發,剛剛拿著紙條的右手現在已經

握起了拳頭,彷彿就要一拳勾向我的臉頰;但是他咬了咬牙,終於還是忍了下來;

這讓我心裡不免暗暗有點可惜:要是能在身上留下傷痕,就可以反守為攻的說警

方刑求我了...算了吧,這種事本來就是可遇不可求的。



『你以為你這種說辭騙的了誰啊?告訴你…我最討厭你這種自以為聰明的讀書

人了!不過就是稍微讀過一些法條…你以為你一個高中生可以玩的過警察嗎?』

胖刑警說著就摩拳擦掌的站起了身,似乎準備好好教訓我一頓,可是外面突然衝

進來一個制服警察,氣急敗壞的對胖刑警喊著:『張sir,另一個被害人剛剛打電

話來局裡求救,說她又被同一個人攻擊了!這下子該怎麼辦啊,張sir?我們是

不是抓錯人了?』



『幹!你他媽的在唬我是不是!』胖刑警的拳頭重重搥在桌上,發出一聲轟然巨

響,那個制服員警被嚇的連屁都不敢放,自己乖乖低著頭退到了牆角,張sir則

瞪大憤怒的眼睛看著我,半天都說不話來;最後,還是我主動打破了沈默。



「張警官,既然現在又有人被襲擊,那就證明了犯人不可能是我;如果這樣的話,

那我是不是可以回家了?老實說,你們警局真的是不怎麼好玩的…」



『黃浩君!你不要以為我們這樣就算了,我才不相信這一切都和你無關!你就繼

續耍你的小聰明好了,反正我會一直盯著你的,只要你露出了任何馬腳,我一定

會讓你在牢裡關一輩子,給大哥們輪著騎!』胖刑警惡狠狠的瞪著我,彷彿想要

徒手撕開我的喉嚨一般;但是在沒有證據能指控我的情況下,他還是只能眼巴巴

的看著我離開。



站在警局門口,我深深的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氣,並對目前的情況感到很滿意;我

想他們現在應該已經趕到小瞳家,並發現她的慘狀了吧?可是案發時間我人一直

在警局裡,並由他們的人親自看守著,足見真兇另有其人,這個事實推翻了他們

先前對犯人做的一切假設;事情發展至此,本案的偵辦進度等於是歸零了。



小瞳這次當然還是我下的手,可是警方應該想破了頭,也想不出我是怎麼辦到的

吧?得意的我,不禁又回想起當時的情況…



--



對付完子婷後,就要立刻接著對小瞳下手,這是我在構思這次計畫時就決定好的

事,因此當晚我離開學校後,就埋伏在小瞳公寓樓梯間的暗處等待著機會。



小瞳家住在偏遠的鄉下,每天往返學校和家裡很浪費時間,為此小瞳就近在學校

旁租了一間小公寓,平常要上課的時候就住在這裡,假日再回家和父母一起過;

而今天正好是星期日,小瞳從鄉下返回公寓的日子,我想她隨時都有可能拎著大

包小包出現,而那就是我下手的時機。



十一點左右,小瞳終於背著大大的背包從電梯裡出現,今天的她看起來就像個村

姑,一點都沒有平時亮眼的樣子;她辛苦的在手提包裡翻找了老半天,好不容易

找出鑰匙插進了大門;就在大門打開的一剎那,我突然從後面衝向小瞳,並將她

一把推進了屋裡,背著大背包的小瞳一個重心不穩就跌了個狗吃屎。



『誰...!?』她話還沒來的及說完,嘴巴已經被我用手封了個牢牢實實,她驚恐

的看著我的眼睛,但我戴著白色面具的臉並沒有洩露任何情緒,我把她的背包卸

下丟在一旁,不顧劇烈掙扎的幫她戴上了手銬,這似曾相識的手法很快就讓她想

起了我是誰,而這正是我要的。



「又見面了,寶貝,妳想我嗎?」我上次在世貿戴的口罩、和這次戴的面具都是

同一家公司設計的產品,它們的口部都設有特殊的共鳴槽,能讓我講出來的話變

成另一種聲音,這也是我為什麼敢在小瞳面前開口的原因;聽見我那變化過的古

怪聲音,小瞳全身不由得一陣顫抖,眼淚立刻就湧了出來;我想她應該又記起了

上次不好的回憶。



「我記得我上次應該有說過不準妳再欺負人,可是妳好像很不聽話耶,看來只好

再請妳陪我玩一下了…」說著我用浸滿了迷藥的布摀住了小瞳的口鼻,她奮力的

掙扎著,但是迷藥作用的速度實在很快;沒多久後,她就沈沈的睡去了。



當小瞳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竟然睡在床上,而窗簾縫間已經閃著黃澄澄的光

芒,似乎已經是早上了;她掙扎著坐起來身來,發現手上依然還銬著手銬,但房

裡已經看不到我的身影;她心裡想著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床頭的手機報警。



『喂?是張警官嗎?那個變態又來了,他竟然出現在我家裡!請你趕快派人…』

她話還沒說完,就被從衣櫃裡蹦出來的我給制服了,我一把搶過她的手機,並用

口塞塞住了她的嘴。



「以為我走了是吧?其實我只是想靜靜欣賞妳的睡臉而已,誰知道妳一睡就給我

睡到了早上,真拿妳沒辦法…好了,那現在我們可以繼續了吧?」



我用力的撕開了小瞳的上衣,露出她微微隆起的胸部,她驚恐的尖叫著,但聲音

穿過口塞變成一種古怪的嗚咽聲,完全沒辦法被其他人聽見;我扯著她的頭髮,

將她推倒在床上,並重新用手銬將她的四肢固定在床腳,雙手用力一扯,又將她

的長裙和內褲撕裂開來扔在一旁,那裂帛聲音聽起來還真教人興奮;她就這樣全

身赤裸的呈現出一個”大”字的形象,不久前才開封的嫩穴則正對著我的臉。



「聽說妳很喜歡拿刀劃人家的背,我想,那一定是因為妳嫉妒別人比妳漂亮的關

係…認識這麼久了,不要說我都不照顧妳,今天我就來幫妳美容好了…妳等一下

喔。」我完全沒有理會她猛烈拒絕的搖著頭,逕自走到廚房裡加熱我帶來的美容

用品,直到鍋裡的液體冒出蒸騰的水氣,我才將鍋子端到她臥房的床邊;看著我

撈出一杓滾燙液體來到她身上的舉動,小瞳嚇的連眼淚都流不出來了。



『你到底想做什麼?』我感覺她的眼神正這樣對我說。



「這可能會有點痛,不過為了變美,妳們女孩子應該很能忍的…」話還沒說完,

我就把那杓液體澆在她小腹上,滾燙的溫度立刻燒的小瞳眼淚直流,原本雪白的

小腹也被燙的一片通紅,那些液體立刻就凝結在她嫩嫩的肚皮上,足見兩邊溫度

交換的速度有多快,我見狀馬上拿了一張紗布蓋上去。



「這叫做蜜蠟除毛,妳應該聽說過吧?等蠟硬了以後再拔掉紗布,就可以把妳身

上的毛毛拔的乾乾淨淨,那樣摸起來才舒服;在外面做還不便宜,要好幾千塊勒,

現在我願意免費幫妳全身除毛,妳應該要好好感謝我才對…」說著我又在小瞳的

左乳上澆下另一杓熱蠟,她粉嫩的小乳頭立刻被燙的站了起來;蠟油如變形蟲般

的爬過她微微隆起的胸部,並隨著逐漸乾涸而緊緊咬住了她的乳房,我趕忙又貼

上一張紗布以免蠟油完全乾掉。



我不停的在她身上澆下熱蠟,若是期間遇到她的敏感帶,還會特別多澆幾次,以

享受她痛苦的表情,不過後來我發現她逐漸從一開始的痛苦不堪、變的有點享受

了;原本我以為她腿間流出的是失禁的尿,後來伸手一摸才發現那竟然是從陰道

內流出的淫水;這樣看來,上次從她身上開發出來的被虐傾向果然不是春藥造成

的,她本來就很能享受性虐待的快感。



很快的,她全身除了陰部以外的地方都被澆滿了熱蠟並貼上紗布;現在的她看起

來簡直就像個長髮木乃伊;我特別把蠟油又煮到了滾燙,然後才一股腦倒在她粉

嫩的陰戶上,她陰唇上的嫩肉立刻被燙到紅腫不堪,她悽厲的呻吟著,眼底全是

血絲,沒一會兒就兩眼翻白的暈了過去。



但是我沒打算讓小瞳休息太久,手抓著她上臂的紗布一撕,她立刻又痛的瞪大了

眼睛醒過來;紗布被撕去的地方開始冒出點點血跡,顯然我拔毛的技術並不怎麼

好。



「忘了跟妳說,我沒錢買太好的蜜蠟,所以說拔的時候可能會非常痛,而且可能

毛根會留點血,妳多忍耐喔^^」說著我又撕下另一張紗布,小瞳整個人痛的彎成

了弓型,塑膠製的口塞也被她咬的喀喀作響,要是沒有口塞擋著的話,她很可能

會因此咬掉嘴唇也說不定。



「看起來真的很痛耶?真是對不起了,我想辦法讓妳舒服點好了…」說著我掏出

了肉棒,剛才的施暴行為早讓我興奮的勃起了,戴上了套子我就直接插進了她的

嫩穴裡,被虐的快感讓她分泌了不少淫水,因此這次插入很順利,沒一會兒我就

插到了最根部,滿足的享受著她緊實的包覆。



「看來妳後來都沒有給人幹過耶,穴穴還是跟上次一樣緊…看在寶貝妳這麼乖的

份上,哥哥會好好愛護妳的。」說著我立刻抽插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身

材嬌小的關係,我隨便一頂就能插到她的子宮口,每次進出都是全根沒入再抽離

到龜頭的大幅度擺動,這不僅讓我感到很有快感,連小瞳也爽的瞇起了眼睛。



就在小瞳開始享受的時候,我突然撕開了她乳尖上的紗布,她痛的全身一陣抽

動,原本已經很緊的小穴也隨之劇烈收縮,並噴出大量的淫水,彷彿就像高潮時

的反應一樣,差點把我的肉棒夾斷;但是這種感覺實在很爽,所以我不自主的又

撕下了另一張紗布,小瞳吃痛的又是緊緊一縮,我感覺肉棒裡的一切好像都要被

擠壓出來了;這種讓人又痛又爽的偽高潮反應,不禁令我沈迷,我不停的撕著小

瞳身上的紗布,享受那無止境的高潮反應;我甚至不用再抽插就能夠感覺到快感。



這邊一撕,小穴就緊緊的咬住了我的肉棒,那邊一撕,小穴又把肉棒含的更緊了;

小瞳全身上下被撕的體無完膚,幾乎沒有完好的地方,每個毛孔都滲出了血絲,

毛也被拔了個一乾二淨,最後只剩下敏感度最高的私處還沒動;小瞳睜大眼睛拼

命搖著頭,但這仍阻止不了我冷酷的手,我刻意慢慢的撕開她陰戶上的紗布,一

根一根的將她的陰毛從肉裡拔出,點點血滴立刻從嫩肉裡冒出,而小瞳則痛的全

身劇烈痙攣,陰穴不住的收縮著,弄的我忍不住射出來了;我喘息著退出肉棒,

這才發現小瞳已經痛的昏了過去。



事情到現在進行的非常順利,我把自己清理乾淨後,取下了窗簾後的燈泡;此時

窗外仍是漆黑一片,距離小瞳回家的時間還不到兩個小時;正常情況下,只要稍

微仔細觀察就能發現燈光與陽光的不同,可是我相信小瞳在剛才的混亂與多次昏

迷間,並沒有辦法看破這一點;再加上我言語之間也有意無意的暗示小瞳現在是

早上,等到她終於醒來並說出事發經過後,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說出事情是發生在

隔天早上。



更何況,我還有她求救的錄音呢…她的手機被我換了一張假的SIM卡,所以她

打電話報警時,電話其實沒有真的撥通,反而是她的聲音被錄在了手機裡;有了

這段錄音,我的詭計就更沒有破綻了,我將她的手機收在褲袋裡,準備等到試當

的時間點拿出來用。



淩晨四點左右,我再次向小瞳下了很重的迷藥,以確保她會睡到今天晚上,然後

我就悄悄離開了小瞳的公寓;回家的路上,我撥了通電話到警局,編了個理由請

他們到學校查看昨晚的異狀,並希望他們會發現我故意留下的書包。



然後我就這樣躺在家裡的沙發上等著,直到警察前來敲門,並將我帶回局裡問

話;在胖刑警快要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氣時,我偷偷在桌下用小瞳的手機撥了電

話,並放出那段錄音給接電話的人聽,然後,接下來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



很扯,對吧?



不過這卻很有用。



因為…我現在還好好的站在這裡告訴你們這一切。





續集~請看不能說的秘密第二十篇



















0.015899896621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