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豔獸都市7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集  第七章
  “先生,“BH生長素”已經注射完畢。您需要本院提供特殊服務嗎?”伴隨著“嘟、嘟”的雜音,移動型手術台的機械臂一邊抽出針筒,一邊用單調呆板的聲音問道。
  這時代的手術大抵還是由醫生來完成,但打針、換藥和護理等大部分簡單的功能,就交給設定好程序的機器來操作。因此護士這個職業幾乎已經消失,喜歡“制服誘惑”的宅男們只能通過觀賞幾十年前的A片來緬懷了。
  “不需要。你把門關好,別再進來打擾,讓我好好睡一覺就行了。”
  洪岩沒好氣地答道,臉紅得跟火燒似的,顯得十分煩躁。
  這是注射了“BH生長素”后的正常反應。這種生長素具有神奇的效果,注入體內后能讓細胞加快分裂、傷口加快癒合,就算是骨折、骨裂這樣的重傷,也能在兩、三天之內痊癒. 不過也有一個后遺症,就是人的性欲會變得特別強盛。所以遇到沒有老婆、情人的單身漢時,醫院都會向患者提供“特殊服務”,服務者都是正規管道聘請的、持有“職業證書”的性工作者,至于方式,從打手槍、口交到性愛都有。當然,價格絕對不菲。
  “真的不需要嗎?先生,本院最近正在舉行服務行業的優惠活動……”
  移動型手術台不厭其煩地廣播著,就好像一個盡責的皮條客。
  洪岩又好氣又好笑,大喝一聲:“都說不需要了!滾!”
  手術台這才停止廣播,仿佛心有不甘,“嘟、嘟、嘟”的緩緩向門口移動。
  “哇!洪,你的脾氣好大呀!”
  爽朗的笑聲響起,一個金發美女拎著水果籃走進,隨手關上了門。
  洪岩一怔:“凱瑟琳,你來這里干嘛?”
  “當然是來看你呀!聽說你出了車禍,我立刻從家里趕來了。”
  凱瑟琳邊說邊走到病床邊,將水果籃放在床頭櫃上,自己則一屁股坐到床沿。
  洪岩定睛看去,這金發美女的打扮果然跟早上在公司時不同,換上了一件白色T恤和淡紫色短裙,顯得十分休閑,那凸凹有致的身體曲線和飽滿挺拔的酥胸格外搶眼。隨著她的動作,胸前那對豐碩的乳房微微顫動著,隱約凸顯出胸罩的形狀。
  洪岩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感到小腹間升起一股燥熱。
  “真的嗎?哈,你這麽關心我呀!我真有點受寵若驚了!”
  “受……什麽精?不是女人才會受精的嗎?”
  凱瑟琳一臉驚訝地問,似乎聽不懂這句成語的意思。
  洪岩尴尬一笑:“這個成語太難了,以后再教你吧。對了,你怎麽知道我出車禍?”
  “還說呢,你約我今晚見面,我到家以后就想打電話給你確認時間和地點,可是一直沒人接,手機也不通。這時候有線台正好播放新聞,說勝利廣場出了一起車禍,我一眼就認出那是你的車牌,于是就趕緊過來了。”
  凱瑟琳說著,一邊湊近嬌軀,天藍色的眸子仔細打量著洪岩,露出擔心之色。
  “洪,你看起來傷得不輕啊。你開車不是一直很小心嗎,今天怎麽會突然撞車?”
  一股香水味沖進鼻端,洪岩心跳驟然加快,幾乎有種伸臂摟住對方的沖動。
  他強壓下欲火,勉強笑道:“可能是昨晚熬通宵,太累了。”
  “太累?我看你精神很好嘛!”
  凱瑟琳一手指著他的褲裆,狡黠地咯咯嬌笑起來。
  原來那個部位赫然已經搭起了帳篷,看上去極其不雅。
  洪岩紅著臉道歉:“Soeey啊,我剛剛注射了BH生長素,控制不了自己!”
  凱瑟琳被逗得更樂了:“沒關系啊,洪!我一點也不介意。”
  說完又忍不住笑得花枝亂顫,胸前兩團豐滿的肉球隨著笑聲劇烈的起伏著,令人目不暇接。
  洪岩暗叫一聲救命,痛苦地閉上眼睛,竭盡全力才能抵擋這種誘惑。
  笑聲頓時停止,取而代之的是溫柔的聲音:“洪,你是不是憋得很難受?要不要我幫你解決一下?”
  洪岩愕然張大了嘴:“你……幫我……解決?”
  “嗯,咱們是好朋友嘛。我很願意效勞。”
  輕柔的語音中,洪岩感覺一只手緩緩松開自己的褲帶,靈巧地摸索了兩下,就將堅硬昂揚之物釋放到了空氣中。
  “哇,洪!看不出你身材中等,雞巴居然這麽大!”凱瑟琳驚歎道:“比起我們西方的黑人一點都不遜色呢!”
  洪岩想笑卻又笑不出來,翻了個白眼:“雞巴這個詞太粗俗了,是誰教你的?”
  “是我自己看中文情色小說學的,嘻嘻!我很喜歡這個詞啊,英語也是把這玩意叫做“公雞”的……”
  凱瑟琳興致勃勃地說著,手掌已經握住了粗大的陽具,熟練地上下撫弄起來。
  洪岩深呼吸了一口,全身舒服得差點痙攣。這美女記者的手掌又滑又軟,而且技巧相當純熟,一會兒用手指輕撥龜頭,一會兒用掌心磨蹭陰囊,觸及的都是最敏感的區域。
  “你……經常看……情色小說嗎?”
  “是啊,我看過一本《冰峰魔戀》,一本《伊底帕斯之鏡》,還有一套《朱顔血》系列故事,都好變態喔!”
  說笑聲中,本就已勃起的肉棒被套弄得更加興奮充血,猶如一柱擎天般在凱瑟琳掌中耀武揚威。
  “想不到你……你居然喜歡看這些……”
  “難道你不喜歡嗎?呵呵,別告訴我你對這些沒興趣哦!”
  “我是沒興趣……我、我只對真人有興趣!”
  洪岩的喘氣聲越來越大,眼睛也睜了開來,直勾勾地瞪著凱瑟琳惹火的嬌軀,眸子里仿佛燃燒著火焰。
  “真人?是說誰?”
  凱瑟琳故作不知地問,舌頭卻舔了一下嘴唇,充滿挑逗意味。
  “當然是你啦!”
  洪岩熱血沸騰,忍不住直起腰,用還能活動的右臂一把摟住她,差一點就扯掉點滴。
  “小心些……”
  凱瑟琳的提醒還未說完,雙唇就被一張灼熱的嘴巴蓋住了。
  洪岩恣意品味著這金發美女香氣撲鼻的小嘴,吸吮著她的唇舌,得到的反應是熱烈的,但他總覺得接觸到的嘴唇有點冷,仿佛缺乏溫度。
  不過,這並未影響洪岩的興致,特別是兩人身體親密接觸后,這金發美女高聳的豪乳緊貼著他的胸膛,令他的情欲更加旺盛到不可抑制。
  但是當他吃力地將手探入凱瑟琳的T恤下擺,入侵到赤裸的小腹,企圖進一步摸索到胸罩時,卻被對方突然伸手抓住了。
  “等一下,洪!”凱瑟琳停止了接吻,喘息著說:“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什麽問題?”
  “我很樂意爲你服務,可我想知道:你在心里把我當成什麽人?”
  “當然是好朋友啊!”
  洪岩一邊說,手掌一邊掙扎著繼續向上,指尖已碰到胸罩邊緣,但凱瑟琳卻也抓得更緊,令他無法深入。
  “既然是好朋友,昨晚發生的事你爲什麽瞞著我呢?”
  “什麽事瞞著你啊?”
  “就是你做的新聞報導呀!我知道你隱瞞了一部分真相沒有公布,連我都不肯透露,你也太不夠朋友了!”
  凱瑟琳的語氣帶著一絲責備,就像當頭淋下一盆冷水,讓洪岩猛然清醒過來。
  原來如此,她是爲了探聽這個才不惜犧牲色相的!
  洪岩心中一陣反感,手也不知不覺松開了,不再嘗試進攻。
  但凱瑟琳反而用另一只手握住他的肉棒,加快了套弄的節奏,撒嬌道:“Comeon,親愛的洪,告訴我嘛!我只是好奇想知道真相,絕對不是要跟你搶新聞。我發誓會保密,不會跟其他人說的!”
  洪岩被她這麽一挑逗,欲望再次燃燒起來。他心想:送上門的肥肉,不吃白不吃!于是索性靠回床頭,用含糊的聲音說:“好……好吧。不過我現在憋得好難受,你……你讓我舒服一下……等我完事了就告訴你……”
  凱瑟琳喜上眉梢,俏皮地眨眨眼:“OK,咱們一言爲定!”
  她低頭望了一眼怒勃的肉棒,緩緩俯下身,將頭部埋到洪嚴的雙腿間。
  “喔……”
  洪岩舒服得呻吟了一聲,五官都快樂地扭曲了。這金發美女的舌頭真夠了得,一上來就直接攻擊龜頭上的裂縫,毫不嫌髒地在上面舔來舔去。
  “凱瑟琳,你的嘴真厲害……難怪同事們都說,你有當“名嘴”的潛力……”
  洪岩一語雙關地開著玩笑,將身體維持在一個最舒適的姿勢,盡情享受著對方提供的唇舌服務。
  凱瑟琳也“工作”得相當盡責,舌頭猶如清理似的,幾乎將整根肉棒的每一個角落都舔到了,包括下面那兩顆睾丸,最后才張開嘴,將龜頭盡可能地深含進口中。
  “滋、滋!”
  吸吮的淫蕩聲響起,金發美女的頭部規律地運動著,看上去相當專業。
  洪岩感覺自己快要噴發了,忙擡腿碰碰凱瑟琳的屁股,喘著氣說:“差不多了,親愛的,我們開始吧!”
  凱瑟琳吐出肉棒,藍色的眸子里仿佛也有火焰在跳動,看來剛才這一輪口交不僅爽了洪岩,連她自己的生理需求也被激發出來。
  她爽快地脫掉T恤,接著摘掉胸罩,一對豪乳頓時彈了出來,分量感十足地在眼前晃動。
  洪岩貪婪地瞪大眼睛。在公司里不知道多少男同事偷窺過這對肉球,可惜從來都只能隔著內衣想像形狀,今天總算是親眼看到了。
  說真的,失去胸罩的襯托后,這對豪乳並不如想像中那麽完美,由于太過豐滿,乳肉略微有點向兩邊散開,而且乳暈、乳頭也都偏大,是很典型的西方女郎的胸部。
  不過話說回來,這仍然是一對足以引起任何正常男人垂涎的美乳,至少可以打八十五分。
  “洪,我的身材如何?”
  凱瑟琳笑著將短裙抛在一邊,全身只剩下一條丁字褲,就這麽幾近全裸地擺了個模特兒的姿勢,歡迎對方品頭論足。
  “好極了!”洪岩隨口贊歎:“這麽大的胸部,啧啧,我們東方女人很少有這麽好的身材!”
  “不至于吧,現在不比上個世紀啦,東方女孩一樣發育得很成熟。”凱瑟琳說著話鋒一轉,仿佛漫不經心地說:“就比如咱們市的霸王花女特警吧!據我所知,個個成員都是超一流的魔鬼身材……”
  洪岩一驚,摸不清對方的用意。爲何這個時候突然提起霸王花來了?是有心試探,還是恰好無意?
  此時他已是欲火焚身,幾乎沒有余力去思考了,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只能含糊地“嗯”了一聲,沒有任何表態。
  凱瑟琳目不轉睛地盯著他,意味深長地又追問了一句:“你說是吧?”
  “不知道耶……我又沒見過霸王花!嗯嗯,咱們抓緊時間吧……我都快爆炸了哇……”
  洪岩岔開話題,抖動著自己高高翹起的肉棒,焦急地催促起來。要不是因爲一只手臂骨折,一只手臂被點滴管牽扯著不太方便,他早就迫不及待地將金發美女拉進懷中了。
  凱瑟琳噗嗤一笑:“別急呀,寶貝。我們得先找到保險套。”
  說完她跳下床,蕩意十足地搖擺著僅穿了丁字褲的屁股,在整個病房里翻找起來。
  洪岩心急火燎地等待著,眼睜睜看著她打開抽屜、拉開櫃子,最后連廁所都找過了,但就是找不到保險套。
  “別……別用套了,我們就……”
  話還沒說完就被凱瑟琳打斷了,笑得有點像是在惡作劇:“NO,no,我今天是危險期,除非你想馬上當爸爸。”
  洪岩無奈,只得懇求:“那……你還是用嘴幫我吧……”
  “哎,用嘴多不盡興呀!”凱瑟琳笑吟吟地說:“這樣,你再忍耐一下,我去外面便利商店買一包就行了。”
  說完也不等洪岩回答,就用最快的速度穿回胸罩和T恤,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哇靠!原來是放我鴿子!
  洪岩氣得嘴都歪了,低頭看著自己被刺激得無比興奮的肉棒,哭笑不得地一頭栽倒在病床上。
  幾天后的一個傍晚,中京市新城區的一家麥當勞里,身穿水手服的海蜜兒蹦蹦跳跳地走到櫃台前,買了一個甜筒冰淇淋和兩個蘋果派,又蹦蹦跳跳地走到一個臨街靠窗的雙人座上。
  “吃這麽多甜食啊,都不怕胖嗎?”
  雙人座上一個臉色青白的男人打趣說道。他名叫古森,是海蜜兒的中學同學,苦苦追了她很久,但海蜜兒嫌他病恹恹的,缺乏陽剛氣概,始終沒有答應,對他一直若即若離。
  “好啊,你居然敢說我胖?不要命了你!”
  海蜜兒瞪起雙眼,在古森頭上狠狠敲了一記。
  古森痛得“哎呦”一聲,趕緊求饒:“蜜兒你誤解啦,我是提醒你吃甜食將來會發胖,不是說你現在就很胖。”
  “這還差不多!”
  海蜜兒轉怒爲喜,坐下來津津有味地舔著冰淇淋。
  古森揉著腦袋,欣賞著這位美少女可愛的吃相。總體來看她的確一點也不胖,不過該肥的地方可就真肥,隔著水手服都能看出那肉感十足的輪廓,和她幼嫩的臉蛋恰成鮮明對比。
  “喂,你在看哪里?”
  海蜜兒馬上發現了他不規矩的視線,板著臉嬌嗔道。
  古森忙掩飾說:“沒……沒看哪里啦。我就是覺得奇怪,你好好的爲什麽要穿一身中學生的校服?”
  “喜歡啊,懷舊嘛。”海蜜兒歪著頭,扮出一副小女孩的天真表情:“怎麽樣啊叔叔,好看嗎?”
  “好看好看!”古森滿口恭維:“真是太合適了,比中學生更像中學生!”
  海蜜兒滿意地一笑。她奉命接替白鳥薇執行誘餌行動,因此下午放學時間過后,就一直在附近的街道上逛蕩,晚餐時間恰好碰到老同學古森,于是就一起來吃麥當勞。
  “最近還好嗎?工作忙不忙?”
  古森喝著可樂,隨口問道。
  “還行,有時忙有時不忙。”
  海蜜兒含糊回答。對于女特警這個職業,她一向是保密的,平常處事也相當低調。周圍的親戚、朋友雖然知道她在警署上班,但以爲她做的是文書工作,誰也不知道她就是大名鼎鼎的霸王花成員之一。
  “你呢?還是像以前那樣無所事事,整天當宅男玩遊戲嗎?”
  “我玩遊戲不是無所事事啊!”古森抗議道:“我是最專業的遊戲測試員,好幾家大公司特聘的!”
  “總之就是宅男啦,沒出息!”
  海蜜兒撇撇嘴,吃完甜筒,又三口兩口吃掉了蘋果派,拿起餐巾抹了抹嘴。
  “好飽!呃,你要是不急著回家的話,就再陪我逛逛如何?”
  “沒問題。”
  古森自然求之不得。兩人就起身離開了麥當勞,一邊閑聊一邊漫步而行。
  穿過兩條街,古森忽然停住了腳步。
  海蜜兒奇怪的問:“怎麽了?”
  古森面露尴尬:“這兒是紅燈區。你現在的打扮是個未成年少女啊,不適合出現在這里!”
  海蜜兒定睛一看,哈,果然,前面街上挂的都是巨大的裸體女郎廣告牌,狀極挑逗、不堪入目。
  “我們走吧。”
  古森拉起她的手就想轉身離去。
  但海蜜兒卻咯咯笑道:“有什麽關系啊?紅燈區的援交少女可多了,從來也沒見警察管過。”
  她大大方方地繼續向前走,邊走還邊東張西望,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
  古森只好緊跟著她。走了沒多遠,一家正在營業的色情舞廳引起海蜜兒的注意。
  “看這個,“脫衣舞后”傾情表演,全裸奉獻萬勿錯過!”海蜜兒念了一遍門口貼的巨幅海報廣告詞,然后饒有興趣地上下打量海報上的性感女郎:“呵呵,好像很有意思嘛。走,咱們進去看看!”
  說完也不管古森同意與否,反手強行拉住他就大剌剌走了進去。
  舞廳里燈光搖曳,激烈的音樂節奏感十足,正中央是一個模特兒走秀的舞台,旁邊圍著大批男人,正如癡如醉地盯著台上的表演,不斷發出口哨聲和鼓掌聲。
  “讓一讓,借過!讓一讓!”
  海蜜兒肆無忌憚地嚷嚷著,拖著古森強行穿過人群,擠到舞台下一個最好的位置。
  只見高出地面半個身體的舞台上已經扔了好幾件衣服,一個全身僅剩下胸罩和內褲的豔麗女子,正坐在一把椅子上大幅度地扭動著腰肢,做出種種淫蕩的舞姿。
  “真真!喔!真真!”
  每當這脫衣舞女做勢欲摘掉胸罩時,周圍的男人們就近乎瘋狂起來,發出一聲高過一聲的歡呼。不過她卻仿佛有意吊著胃口,脫了一半就又把胸罩穿回去,始終不肯爽快地露出雙乳。
  “他們在鬼叫什麽啊?”
  海蜜兒聽不清夾雜在音樂聲中的叫聲,轉頭大聲的問古森。
  古森湊近她耳朵道:“在叫這個舞女的名字“真真”。她是這一帶小有名氣的脫衣舞后,哪一家舞廳請到她,當晚的演出就會爆滿。”
  “哇,這麽紅啊!”海蜜兒睜大雙眼看了一會兒,搖頭說:“我看也不怎麽樣啊!容貌不算好看,身材也一般。”
  旁邊幾個男人聽到了都怒目而視,仿佛在責怪她貶低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海蜜兒不甘示弱地回瞪著他們,絲毫不覺得自己說錯。
  也難怪,霸王花的每一個成員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容貌身材都堪稱萬中選一,再加上接受過嚴格的體能訓練和DNA改造,身體發育得極其性感,自然不是一般的美女可以比擬。
  古森雖然也露出不以爲然的表情,但卻不敢當面反駁海蜜兒,只能在心里暗叫:“有沒有搞錯啊,真真的胸部雖然沒你大,但身材也已經好到讓人流鼻血了,不然怎麽能吸引這麽多客人呢!”
  他一邊想著,一邊眯起眼睛欣賞台上的美景。
  只見這脫衣舞后一頭火紅的秀發,在音樂聲中不停挺動著小腹,大力搖擺飽滿的乳房和圓潤的屁股,與其說跳舞,倒不如說是在模擬性愛的動作。
  閃爍的霓虹燈照在她的臉上,五官的確不算很美,鼻子略扁,嘴唇也偏厚,但是她的臉上有一種獨特的冷漠,配上充滿青春氣息的野性舞姿,足以令任何男人看得血脈贲張,油然興起想要馴服她的強烈欲望。
  別的舞女也許舞姿比她好看,也許比她脫得更快更徹底,但卻沒有誰能像她這樣,將性愛和舞姿融合得這麽渾然天成。
  這或許就是這位叫真真的舞女能夠在紅燈區走紅的原因。
  海蜜兒卻不明白這個道理,越看越覺得索然無味,忍不住嚷道:“唉,浪得虛名,要脫又不脫,悶死人了!我們還是走吧。”
  古森沒有異議。兩人又費了不少勁擠出人群,離開這家舞廳。
  這時已經是晚上七點了。海蜜兒心想:禽獸男前幾天才犯過案,間隔還不到一周,今晚再出手的可能性並不大。不過爲了以防萬一,還是應該扮成準備晚自習的女生到校門口走一圈,以免回去被龍妖婆責罵。
  于是她揮手向古森告別,並且堅決拒絕了他的護送,一個人蹦蹦跳跳地走進了夜色中。
  古森目送著這巨乳美少女的背影消失,目光大膽而熾熱,過了很久仍一眨也不眨……






















0.01392793655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