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淩辱女友11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十一) 興奮之源 作者:胡作非把淩辱女友的事件一個接一個寫出來,
寫的過程中當然很興奮,有時還忍不住中途跑去打手槍,就在這種興奮的感覺和
網友的鼓勵下,越寫越多。但有個問題(網友也提過):爲甚麽只要想起或看到
女友被別人淩辱,就會這麽令人興奮?我這種心理是甚麽時候開始的呢?其實我
自己也不太清楚,仔細想起來,可能是這樣開始的……我和女友熱戀了一年之后,
我們開始有肉體親密的關系,她把少女寶貴的貞操給了我,我們在床上纏綿之后,
她抱著我說:「非,我們以后都不能分開。」我看著自己個這麽漂亮的女友而且
她還肯委身于我,實在是求之不得,那會想到分手呢?我當然發誓一生都會愛她。
(嘿嘿,我想所有男生也知道,在奪去女友貞操時,一定要說這種話,事情日后
會怎麽發展,就另當別論了。)我們親密的關系換來的代價就是不能隱瞞對方,
于是我們在校園的一個幽靜的小路上談情的時候,我和她向她招供:我在中學時
有個暗戀的女同學,她和我同桌,經常關心我,我就以爲她喜歡我,我也就喜歡
她,但后來才發覺她已經有男朋友,我很傷心,哭了兩天不回學校,后來老師打
電話來,說我再不回學校,她就來家訪,嚇得我第二天立即回校,繼續和那個女
同學同桌。我女友聽完笑得花枝亂顫。她說她的第一次暗戀對象是初中的老師。

就這樣,我向她坦白中學有「看電影」關系的女友有三個,「牽手」關系的
女友有一個,還有一個已經發展到「擁抱」關系。女友她說沒有之前沒有一個正
式的男友,追求她的倒不少,但她爸爸覺得她還很小,不準找男友,要她大學畢
業后才能有男友。我是個幸運兒,因爲她叔叔認識我爸爸,在她爸爸面前說過這
個「后生家」很乖很不錯,于是我成了她的第一個男友。原來我是她第一個男友,
就是說她是「原裝正貨」,沒被其它人碰過!我心底有種莫名的優越感。當拉著
她的手的時候,我就會想到:嗯,我是第一個牽她的手的男人。當吻她的時候,
她會說:第一個吻我的人就是你喲!女友說的對,把自己的過去坦白講出來,心
里沒有隱瞞的事情,心情就會很開朗。過了兩星期,我發覺女友和我出去逛街的
時候,總是有點不高興。「你爲甚麽不高興?」我問她,她搖搖頭,但還是可以
看出她不高興。「你惱我以前有過五個女朋友?」我再問她,她說:「不是啦,
別問我。」說完自己走開了。我只能跟在她的屁股后面,不知道她最近有甚麽煩
惱。可能是我甚麽地方得罪了她?那時我們才認識一年多,我真的很喜歡她,以
前的女友都可以讓她們走掉,但如果失去少霞這個女友,我一定會畢生遺憾!

    所以我走回她身邊,拉著她的手,她看來不是在生我的氣,所以並沒有推開
我,只是輕輕倚在我身邊,繼續默默地走著。「你這麽喜歡第一次,如果我有些
第一次不是給你,你會不會不要我?」女友突然很委屈地對我說,水靈靈的眼睛
這時真的充滿了淚水,只是沒有掉下來而已。我忙說:「不會,我一定會娶你,
只要你肯嫁給我。」女友說:「我有件事情瞞著你……我講出來你不能惱我。」
我點點頭她還覺得不夠,還要勾小指頭才算數。原來她中學時請了個家教,是個
大學男生,性格很隨和。補習完后,她有時會向他撒嬌,有時還會故意打他或捏
他的手臂。那個家教都假裝追著她來打,結果她會跑進房里,他也假裝追不到就
放過她,于是她每天都要作弄一下他。有一天那個家教在教她生物科,舉著手臂
講甚麽叫「三頭肌」、甚麽叫「二頭肌」,女友就對準他的手臂三頭肌部位大力
捏下去,捏完就笑嘻嘻地逃跑,家教和往日一樣喊著不要逃,然后追著她,這次
她動作比較慢一點,給家教從后面抱住她,雙手剛好抱在她酥胸的兩團嫩肉上。
我聽女友說完,心撲通撲通地跳著:原來第一個摸她的奶子竟然不是我。女友看
到我的神情說:「他只是摸了兩三秒就放開我了。」我笑笑說:「哦,這只是小
兒科嘛。」她見我心胸寬闊,沒介意這件事,就繼續講下去……后來她繼續作弄
那個家教,自從上次碰過她的胸脯之后,家教就更遷就她。這一次她不知道爲甚
麽朝他的大腿用力打下去,「啪!」的一聲,家教痛得叫起來,她站起來想逃跑,
這次他忍不住朝她屁股打了一下。

    我女友給他遷就慣了,沒料到他會還手,就發小姐脾氣,跑去自己房里面,
面壁躲在床上。那個家教見她生氣,就忙去哄她,她就越不講理,躺在床上動也
不動。家教把她身子扳過來說:「好了好了,算我不對,快點去溫習,你都快要
考試了。」我女友就是不理他,繼續背著他。家教說:「我剛才打你的屁股很痛
嗎?我替你摸摸就不痛了。」說完就從后面摸她的屁股,說:「現在還痛嗎?」
我女友沒理他,他就說:「我用力很輕,我來看看有沒有紅腫?」說完把她的校
服裙子掀起來,她覺得內褲給別人看到很羞,但仍然氣在心頭,硬是不理那家教。
家教竟然在她后面把她內褲扯下去,露出她兩個又圓又白的屁股,說:「沒有紅
腫嘛,你看又雪白又嫩滑。」說完就在她兩個屁股肉上摸搓。原來女友有這段少
女的經曆,連屁股的「第一次」也不是我所擁有,這種事情發生在我心愛的女友
身上,我心里有種很妒忌酸溜溜的感覺,但這種感覺不是憎惡不是憤怒,而是一
種像打麻醉劑那樣使人全身酥酥麻麻的感覺。我深深吸一口氣,聽女友繼續講下
去……

    家教先是用一只手摸她的屁股,接著用兩只手對著她兩個圓滑的屁股又摸又
搓,我女友臉都羞紅了,忙把自己的內褲拉上來,轉身對他繼續發脾氣:「你怎
麽可以脫我的褲子,我要告訴媽媽……」她的話沒說完,就看到那個家教的臉色
變得惡狠狠的,與平時溫文的樣子完全是兩回事,憤怒地抓住她的兩個手腕,說
:「不要再發小姐脾氣了,你信不信我先奸掉你,你告訴你媽媽?我就連你媽媽
也奸掉!」把她嚇呆了。良久,她才說:「對……對不起,老師。」那個家教的
臉才緩和下來,說:「以后要乖乖聽我的話,不準打我,功課做不好,我就罰你,
知道嗎?」她就乖乖地點點頭。接下去幾個星期,我女友都不敢作弄家教,他說
話也威嚴了很多,她也乖乖聽他的話。有一次,她把一道三角幾何題做錯,家教
就責怪她說:「我已經講過好幾次給你聽,不是這樣做,還不記得嗎?」她也知
道是自己錯了說:「我記得,我再重做一次。」家教說:「這次一定要懲罰你,
不然考試時你又忘記怎麽辦。來,趴在我腿上,打三十大板!」我女友就像小孩
子被罰那樣趴在家教大腿上,他就在她屁股上連打十下,用力不大,而且屁股很
有彈性,每一下都有個反作用力,所以不痛。家教說:「這樣打你不痛,要打在
肉上面你記憶才會深刻。」說完把她校服裙子掀起來,把她內褲脫到腿彎,啪啪
啪打起來,把她白白的屁股打紅了,她呀呀叫起來說:「老師,輕一點,很痛。」
打完之后,那家教才說:「不你你以后會忘記。來,我幫你穿好褲子,以后要記
住別再犯錯。」我女友紅著臉點點頭,站在他面前,讓他替她穿上內褲。

    我聽到這里就問:「你讓那個家教替你穿內褲,連你前面那個小芝芝都給他
看見啰?」女友低著頭說:「嗯,沒有啊,他只是看到一些小毛毛和兩片唇,沒
看到芝芝那孔嘛。你壞,你說不要怪我……」我忙說:「沒有怪你,你那時只是
初中生,還沒成熟嘛,有甚麽好看呢,那個家教看了,也不會黏在眼睛里,你現
在不還是屬于我嗎?我不會計較的。」女友聽我這麽說,才舒了一口氣,高高興
興和我繼續逛公司。我口頭雖說不計較,也不會記住這件事,但心里卻老是想著
女友和那家教的那幾段經曆,回到家中想起來:如果那個家教膽子大一點的話,
說不定真的把我女友奸淫了,一股酸溜溜卻又令人酥麻的感覺散布全身,那種感
覺很好,我繼續幻想著,最終就要打手槍才能解決。女友講的「家教」事件,在
我心中種下「淩辱女友」這種心理初胚,但我還是在一種「妒忌」的心態,后來
的另一個事件,才使我把這種「妒忌」的心態轉成「興奮」。那一次是個星期六
晚上,我把女友「偷渡」進我的宿舍里,我的室友和我約定禮拜六輪流占用宿舍,
這星期是我的,所以他回家去,這樣我就能和女友在宿舍里溫存一番。

    我抱著女友,吻著她的小嘴,把舌頭伸進她嘴里,弄得她氣喘籲籲,開始要
進入「主題」,但她卻推開我說:「我們老是這樣做,以后我們分手怎麽辦?」
我抱著她哄她說:「我們不會分手的。」她說:「我還有一件事要講給你聽,你
聽完就可能和我分手。」我繼續哄她說:「不會的,就算天掉下來,我也會娶你
的。」(嘿,這些當然是哄人的話,我也不知道天掉下來會有甚麽結果。)她于
是幽幽地講起她高中二年級暑假的遭遇……那天我女友和同學去玩到五點多才回
家,打開大門時,看到家里面很淩亂,房里面傳來媽媽唔唔唔的聲音,她心里一
顫,叫一聲媽媽,這里有個男人從房里沖出來,手里拿著一把刀子,指著她說:
「你不想我傷害你媽媽,就別作聲。」我女友嚇得臉都變了色,不知所措呆站著,
那人才說:「把門關上。」她才懂轉個身,把大門關上。她知道這一定是個劫匪,
害怕得雙腿都發軟,那個劫匪把她也拉進房里,她見到媽媽雙手被反綁著,綁在
床架上,嘴巴還貼上膠紙,發不出聲音,一條內褲吊在右腳的腳踝上,上身的衣
服也是亂七八糟。她看到女兒進來,很激動。女友知道是甚麽回事,但自己不知
所措,就忙跪在地上說:「我們有錢,你全拿去,不要傷害我媽媽。」說完把錢
包給了那匪徒,還指著藏著現金的抽屜,只不過那抽屜已經給劫匪拿走了。

    劫匪扮著笑臉,把我女友扶起身來,說:「小妹妹,你真乖,你不要害怕,
我們做做朋友好嗎?」她全身發軟,點點頭,任由他的手搭在她肩上。那劫匪說
:「你還知道錢藏在那里嗎?」她心里打算要快點把這個劫匪打發走,才不會有
危險,她指指自己的房間,說:「我還有些金器,我找給你。」劫匪很高興,跟
她進房間里,她把密碼鎖打開,里面有一些金鏈和小戒指,都是以前生日長輩給
她的,現在只好忍著心痛給他,繼續哀求他說:「這些都給你,你快點走,我保
證不會報警。我爸爸也快回家了。」那人把那些金器都放在自己袋子里,還是搭
著她的肩說:「還有沒有?」我女友見他那麽貪錢,想來想去,便說:「我還戴
著一條金鏈,有個玉墬,但不值錢,你要不要?」匪徒說:「當然要。」她就伸
手到脖子上,想要解開那條金鏈給他,他說:「我自己來拿。」我女友那天穿著
高領的襯衫,他才不知道她戴著項鏈,他就解開她襯衫的鈕扣,她還以爲只是要
拿項鏈,怎知他竟然解開了四顆鈕,襯衫給掀開來,她里面沒穿內衣,乳罩托著
兩個大乳房,全給他看得一清二楚。他吞一下口水,把項鏈解開,手背還故意摸
她的乳房,說:「小妹妹,你不小喎!」我女友忙把襯衫掩著胸脯。「還有沒有?」
這匪徒貪得無厭,我女友搖搖頭說:「全部都給了你,你快走,我爸爸一會兒回
家,你就逃不掉。」那匪徒說:「別騙我,小妹妹,你爸爸每天都六點才回來。
我還要多點錢。」原來這匪徒事前已早作準備,她只好說:「全部都給你,不信,
你再自己抄抄。」那匪徒說:「好,我就先抄抄你。」說完叫我女友像被警察搜
身的嫌疑犯那樣趴在牆上,然后他開始搜查起來。兩只粗大的魔掌就伸進她的衣
服里,乳罩給他翻了起來,兩只粗手就在她乳房上搓弄,把乳房捏得差一點變形,
她不敢大聲叫怕給隔壁媽媽聽到,以后傳出去名聲就壞了,所以咬著牙忍受著。

    那兩只魔手往下搜查,內褲從裙子里給剝了下來,那匪徒還聞著她剛脫出來
的小內褲說:「好香,很有少女氣息,給我做個記念。」說完把那小內褲藏在自
己的袋子里,然后雙手伸進她的裙子里,從她光滑的大腿內側直摸上頂。她還沒
被男人摸過私處,當匪徒粗手摸到她的私處時,她全身都軟了,劫匪用手指剝開
她緊閉的兩片陰唇,中指從她小蜜洞里插了進去,她啊輕呼一聲,雙腿無力支持,
軟倒在床上。那劫匪見狀,立即把她裙子推到她纖腰上,把她兩腿向兩邊分開,
她的小穴立即毫無保護地展現在匪徒的面前。我女友那時候已經十六歲,知道匪
徒想做甚麽,就開始掙扎著,想把雙腿緊閉起來,那匪徒卻用力把她雙腿扯開,
這樣一開一合,對匪徒更是誘惑,那匪徒就解開自己的褲鏈。我女友趁機逃下床,
跪在匪徒面前求他說:「請你不要強奸我,我還沒有男朋友,破身就沒人要。」
匪徒用手托起她的下巴,看著她俏麗可憐的樣子,說:「你年紀輕輕,就這麽懂
事,好吧,我不破你的身子了,但你要用嘴巴服侍一下我。」說完就坐在床邊,
把我女友的小嘴打開,把他那支有點腥臭的雞巴塞進她嘴里。她從來沒含過爛鳥,
所以差一點嘔出來,眼淚直在眼框里打圈,她只好閉起眼睛,任由那匪徒把她的
頭前后前后地拉動著,他那根大爛鳥也在她嘴里進進出出地抽動著。我女友起初
是跪在床邊替他口交,后來劫匪叫她伏在床上,趴在他下體替她含爛鳥,這樣他
就同時把玩著她的兩個奶子,還把她裙子掀起來,粗手從屁股后面伸進去,剝開
她兩片陰唇,挖她的小嫩穴。我女友在沒有經驗下,躲不過他射出的精液,白黏
黏的稀漿糊塗得她滿嘴滿臉都是。

    那匪徒終于心滿意足,臨離開時還把她綁在廳里的食桌腳邊,故意把繩子的
結綁在她胸口和小腹上,還爲她穿上裙子和上衣,然后才施施然離開。她爸爸果
然在六時鍾才回來,看到女兒被綁在廳里,要爲她松綁時,真的還要解開她的上
衣和掀起裙子才能解開,她爸爸看著女兒的裸體又憐惜又尴尬。她家的觀念還算
保守,這件「家醜」就不敢外揚,也沒有報警。聽了女友訴說這件悲慘的遭遇,
我的心像被插一刀那麽痛,一股醋意直沖頭腦,原來女友被這種壞蛋這樣淩辱過,
但這種傷心或心疼的感覺卻化成一股不能抑制的欲望。女友低著頭不敢看我說:
「非,我把全部的事件都告訴你,要不要分手你決定吧。」我沒理會她的話,把
她壓倒在床上,瘋狂地對她施暴,想著她告訴我那一件可悲的遭遇,我從來沒想
過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心愛的情侶身上,但卻真發生了,所以那一晚我像要報
複那樣,把她干得弄得死去活來。她很平靜地承受這一切,可能是覺得對不起我
的緣故吧!這件事本來是件悲慘的事,但之后我單獨的時候,越想越覺得興奮,
自己可愛的女友竟然被人家淩辱,在重複想著整件事的時候,身體越發興奮,結
果每次想起這件事都要打幾次手槍才行。

    后來,我和女友做愛的時候,也會故意提起這件事,她最初很不高興,后來
覺得我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她的心情也開朗起來,有時還會故意說:「要是那
時那個壞蛋把我……」就會把我的欲望再次激起,再次大戰一場。各位色友可能
認爲我把自己快樂建築在女友痛苦之上,但其實當你把那件悲慘的事情變成一件
平常的事或快樂的事,以往痛苦的傷口就能更快愈合。要是我也覺得很悲慘,可
能至今我女友的心里還會有這痛苦的陰影。現在,她已經可能很平和地和我談那
件遭遇,像是別人的事情那樣。就是女友向我說出這件入屋行劫事件后,我開始
覺得,原來淩辱女友有種莫名的快感,覺得對女友的愛意也升華了。但之后還是
停留在想象和幻想之中,有時會想想女友在公交車上被好色乘客淫辱一番(情形
就像《公交車輪奸》那篇色文那樣),就已經興奮不已。直至我和女友之后參加
一次本地旅遊之后,我才開始進行淩辱女友的行動計劃,但那次旅遊我絕對沒有
刻意安排。那次剛好禮拜一是假期,連周末一共三天,我和女友參加一個三天兩
晚的本地旅遊去中部遊山玩水,有甚麽節目對于我們來說並不重要,我們參加旅
遊團的目的當然是想找個機會同房,可以無拘無束做愛。

    這個旅行團是減價團,多是一些退休的老人或者中年人,最年輕算是我們兩
個。那個帶團的團長叫阿治,也是二十幾歲,可能是看到我們兩個年紀最合拍或
者看到我女友很漂亮,所以經常跟我們談談笑笑,他說話很滑稽,經常說一些黃
黃的笑話逗我們,才幾小時,我們就喜歡和這個被太陽曬得黑乎乎的年輕人一起
玩。他帶我們到一個大水壩,很多團友都走下水壩去看,阿治則無聊地坐在草地
旁,我們也沒下去,他說:「這里我已經來過起碼十次,沒甚麽好看的。」我請
他替我們拍一張合照,拍完之后說:「你們有點夫妻相呢,來渡蜜月嗎?」我女
友紅著臉,連忙搖頭說:「我們只是朋友而已。」阿治哈哈笑說:「男女朋友?
小妹妹,你可要小心一些,你給他三分鍾,他會給你十個月!」害得我女友很尴
尬,我知道她最怕給別人知道我和她已經有了性關系。下一個景點旅遊車要走兩
小時,車上的人都睡了,我和女友坐在前面,剛好在阿治座位旁邊。阿治看我們
沒睡,就和我們聊天說:「我以前帶過一個團,團里有對新婚夫婦,像你們這樣,
他們來的時候開開心心,恩恩愛愛,但過了一晚第二天就互相不理對方。」我女
友說:「是不是鬼故事,我不要聽。」阿治說:「不是。」我問:「那他們爲甚
麽…?」阿治說:「我也很奇怪,到底是甚麽原因。于是找機會問問那個男生,
原來那個男生想試探一下他的新婚妻子是不是純潔,晚上要做愛之前,赤條條站
在他妻子面前,指著下體問她:「你知道這是甚麽?」他的妻子說:「小鳥鳥。」
他很高興,新婚妻子果然還很純真。」我問:「那有甚麽問題?爲甚麽他們第二
天又會不恩愛?」阿治說:「問題就在那個男生以爲他的新婚妻子很純真,就教
她說:「小孩子才叫小鳥鳥,我這個要叫大爛鳥,或者用國語叫大肉棒也可以。」
怎知她的妻子說:「大爛鳥也好,大肉棒也好,我看過很多,但你這支真的是小
鳥鳥。」」我聽到這里才知道他還是在講黃色笑話,根本不是真事,他說得很粗
俗,我女友聽得臉都紅了。

    在吃晚飯的時候,她悄悄對我說:「他好像知道我們今晚同房會做甚麽,人
家怕別人閑言閑語。」我拍拍她的手臂說:「別理他,反正回家后,不會再見到
他了。」但女友還是很擔心別人知道我們的超友誼關系,之后,女友就只和我牽
手,不和我摟摟抱抱,故意疏遠我,表示我們不是太親。這樣阿治就和我們玩在
一起,不會覺得會阻礙我們,這也不錯,反正他的閱曆比較廣,沿途會給我們講
很多經曆或者故事,蠻有趣的:那里的井水不能喝,因爲那條村子的人自殺時都
用跳井這個方法;那里的女孩不能娶,因爲洞房夜后看到她們卸妝后的樣子會嚇
死;那里的榕樹不能站在它的陰影下,因爲那榕樹整體長得像妖怪,如果自己的
影子給它的影子吃掉,那明天就不能醒來。吃完晚飯,他的工作也算是完成,但
還特地帶我們到酒店旁的一些小商店走走,然后去當地最有特色的「珍品街」品
嘗一下地道食品,他也有稍微招呼一下其它人要不要去,但那個老人家覺得回房
間休息更好。「這條街是晚上才有的,白天靜得像鬼。」阿治帶我們走進去一條
窄巷,兩邊的食店嚇了我們一大跳:全部食店外都有稀奇動物:甚麽禿鷹、穿山
甲、大蟒蛇、金絲猴、娃娃魚、龍貓、長尾野雞……好像進了一個動物園。阿治
說:「這里全都是地下食店,很多動物都是不準吃的,來這里就要吃吃看,別的
地方可沒有。這些東西都很補身的,男的吃了壯陽補腎、女的吃了滋陰養顔。」
說的語氣就像賣藥膏那樣。

    阿治和我們說個價錢,算是昂貴的,我女友不敢吃這不敢吃那,結果也不算
太多錢,于是阿治就帶我們進去一間和他相熟的店子里:我們點了個炸白蟻、蠶
豆炒蠶蟲、野雞炖蛇羹、悶炆龍貓,還有一些蔬菜之類的。那些菜式都是立即立
即弄的,我們要在店里聊天大半個小時,才弄出一道菜來。第一道是炸白蟻,我
們看那些白蟻都炸得金黃,像肉松那樣,吃起來的味道也像肉松,但多了鮮甜,
若點了紅醋味道吊得更鮮。女友最初還不敢吃,吃完第一口就忍不住要吃第二口。
我們慢慢地品嘗各道菜式,最好吃是悶炆龍貓,肉很黏很香甜,像兔子的味道。
阿治說:「這里都很補身,吃完擔保你們今晚睡覺不用蓋被!」說完對那食店老
板說:「蛇膽呢?」老板說:「就上來!」回頭要走,又給阿治叫住:「分成三
份,加些好料。」老板忙點頭稱是,回到里面弄蛇膽。原來我們剛才吃的蛇羹的
蛇膽也要給我們吃,這才叫吃全蛇。老板拿來三小杯,里面已經把蛇膽混入酒中,
酒水還放一些甚麽配料,香味撲鼻。阿治說:「來,喝掉蛇膽。」我女友不敢喝,
阿治說:「你真是不懂,蛇膽可清毒,連酒喝,還能把剛才的那些補品封在體內,
男人喝了還可以壯陽,呵呵呵!」結果我們三個都喝了,加了酒和調味料,味道
不腥不苦。

    我們離開食店已經十點半,足足吃了兩小時。我一邊走回家,一邊感到全身
燥熱,可能是剛才吃的那些東西很補身吧,看來今晚像阿治說的那樣,睡覺不必
蓋被子,我拉著女友的手,也覺得她的手很熱,吃奇珍異獸效果果然顯著。回到
酒店,阿治問我們:「你們要睡覺了?」問的時候還用兩個大拇指作出親嘴的樣
子,我女友羞紅著臉說:「沒這麽快,我們可能會玩撲克玩通宵呢,你要不要一
起玩?」女友的臉皮真薄,硬是說得像我們的關系很清純那樣。阿治說:「好哇,
我一個人睡正悶呢,不過我要先回房洗洗澡,然后才來找你們。」干!他真的要
來,今晚我和女友親熱的兩個空間報銷了。我和女友進房的時候,我身體的燥熱
已經傳到下體去了,雞巴腫腫的,好像很有需要,于是抱著女友強吻她,女友全
身也熱乎乎的,當我吻她小嘴的時候,她也吻回我,我們的舌頭也就卷在一起,
我的手自然地在她的纖腰上把她的上衣拉起來,伸手進去她身體,輕撫她的肌膚。
她推開我說:「還沒洗澡,有甚麽好摸?而且那個團長說要來我們房間打撲克,
快點去洗。」說完就把我推進浴室,我拉著她一起進來,她掙脫我說:「不要,
等一下人家叫門沒人應,還以爲我們在搞甚麽!」我心里覺得女生真愛面子,明
明都和我有性關系,就是不給別人知道。我洗了澡,穿著帶來松身睡衣褲,本來
很好看,就是下體總是脹脹的,有點難看。吃了那些山珍海味之后,總覺得欲火
高熾,心猿意亂。

    女友進去洗澡時,阿治已經敲門,他也穿著睡衣褲拖鞋來,我們先坐在床的
兩邊洗牌。女友洗完澡出來時,一陣香味把我們吸引過去,她穿的像日本和服那
種左右兩襟對叠腰間綁帶那種睡袍,左右兩襟對叠好像低了一些,形成一個深V
字,有點性感,使我睡褲里的雞巴蠢蠢欲動,而阿治也看得雙眼發呆。女友坐在
床上,我們開始玩鋤大2,輸的要給嬴的用撲克牌打鼻子,輸多少張就要打多下
鼻子。打別人的鼻子真有趣,打的時候還要在他眼前晃了幾晃,嚇他幾次才打下
去,雖然被打的人不痛,但看他緊張的神情倒是過瘾。所以女友很快就玩得很投
入,打牌的時候很興奮,常常不知不覺彎下身子,睡袍的深V字立即把她白嫩嫩
的胸脯展露出來,害得我要左掩右掩,掩飾自己在睡褲子脹起的雞巴,阿治沒有
掩飾,我看到他睡褲里隆起一大塊。這樣一來,我們兩個經常輸給女友,她很高
興地歡呼起來,得意忘形張牙舞爪拿著撲克牌向我們撲來,爲了避開打鼻子,我
和阿治都不約而同地向后稍退一下,她以爲我們要耍賴皮,一手撐著床伸長另一
手拿著撲克來打我們。但她這樣一來,睡袍的深V型敞開了,里面米黃色的乳罩
只能掩住半個乳房,兩個大大的北半球像快要抖出來那樣,連乳暈也露了出來,
害得我的雞巴差一點從睡褲里刺出來,一股色欲使我很想立即抱著女友好好親熱
一番。

    女友卻不知情,對阿治也同樣地撲過去,我看到女友在打阿治時睡袍都寬開
來,我想她的奶子也是像我看到那樣在他面前晃動。我心里沒有醋意,只是性欲
越來越旺。阿治輸得最多,被打完鼻子之后憤憤地說:「我一定要報仇。」我女
友得意洋洋說:「我不怕,盡管放馬過來。」我看到大家臉色都紅紅的,不知道
是剛才那小酒蛇膽酒或者是補品的功效,大家都興奮得有些失態。這一局打了之
后,我和女友竟然只出一張牌,結果給阿治雙炒(就是剩下十二支牌子每人要打
24下),我當然乖乖就范,女友給阿治打了三下鼻子之后就開始后退。阿治撲
上去又打她三下,她笑得倒下去捂著鼻子說:「嘻嘻嘻,我不要打了……」開始
耍賴皮,阿治不給她逃過,硬拉開她的手打她的鼻子,她更用力捂住鼻子,我在
旁邊也笑得彎下腰來。阿治拉不開她的手,便說:「你女友耍賴皮,我難得才嬴
她一次,她不給我打。」我也輸給女友好多次,所以比較同情阿治,我說:「我
有辦法,她怕癢。」說完就朝她的胳底騷癢。女友笑得「咯咯咯」,臉都笑紅了,
還是不肯放開捂著鼻子的手,只是身體扭來扭去,睡袍的深V字在她亂動時又扯
開了一些,這時不必從她領口也能看見她的乳罩和半個外露嫩滑的乳房,腰以下
的左右幅也敞開了,形成一個大大的倒V字,她那修長滑膩的大腿肌膚也能看得
見。我和阿治看得鼻血都快流出來了。

    我看到阿治睡褲里那隆起的包包更大,他也加入戰團,在她胳底騷癢,而我
就轉戰她的纖腰,她笑得「咯咯咯」更厲害,身體猛力掙扎著,當她把身體反臥
過去又反過來的時候,連那綁腰的寬布條也松了,整件睡袍也就全松開,女友睡
袍里玲珑浮凸的身裁全暴露了出來,身上只有一件乳罩和一條小內褲,其它地方
都展露在我和阿治眼底。可能是今晚吃那些好食物有關,我們三個人都好像給色
欲沖暈了頭腦,竟然不覺得尴尬,但我女友已經投降,乖乖給阿治打鼻子,但打
鼻子的過程中一直沒拉好睡袍,讓他飽覽她的身材,等她坐起來時才把睡袍弄好。
看過這種情形,我覺得全身焚熱,口干舌燥,想去買些汽水喝,女友要罐菊花茶,
說是可以降火氣,阿治就和我一起去買。一出房門,阿治就神神秘秘地對我說:
「你是不是還沒和你女友親熱過?」我不知道他說這種話有甚麽意思,想起女友
很要面子,就搖搖頭,他就說得更神秘:「那你今晚想不想和她親熱一下?」我
就點點頭說:「不過她很保守,不會答應的。」我還在保護女友的形像。阿治從
袋里拿出一個藥片說:「有這顆藥片,就算她是聖女也會變得淫蕩,讓我幫你今
晚占領她。」我心里覺得很好笑,但做戲要做全套,所以我就多謝他幾句,把那
片藥丸放進女友那罐菊花茶里。

    回到房中,女友不虞有詐,把那罐菊花茶喝了下去,我們繼續打撲克。女友
兩頰越來越紅,輸了好幾次,被我或著阿治追打著鼻子,女友像之前那樣躺倒在
床上,用手捂著臉,不讓我們打鼻子。阿治見她反抗能力越來來弱,就對我說:
「藥力開始發作,你可以來了。」在其它人面前和女友親熱,這是第一次,所以
我有點猶豫。阿治以爲我還不敢去碰女友,就拉著我的手按在我女友的胸脯上說
:「不要擔心,她現在意識已經降低很多。」我雙手就隔著她的睡袍輕輕揉著她
的酥胸,她果然沒怎麽反抗,兩只捂著臉的玉手也慢慢地垂了下來,我看她眼睛
半閉起來,嘴里還輕輕說著:「不要,不要……」阿治在旁見我蹑手蹑腳的樣子,
鼓勵我說:「不要害怕,放膽去做!我以前也是這樣對付我的女朋友。」我那時
臉皮不夠厚,也是第一次在別人面前這樣淩辱女友,所以心撲撲撲亂跳,總想著
等一下把女友的睡袍解開,再讓自己女友的美妙身裁暴露出來,心雖然想著,手
腳更是僵硬,越顯得笨手笨腳。阿治越是以爲我在害怕說:「你這樣不行,她吃
了那種迷藥,情欲很高了,你這樣輕輕摸,她不能滿足,來,等我來幫你。」說
完把我的手拉開,他把我女友睡袍深V字向兩邊扯開,雙手就在她的兩團肉球上
搓弄著,上下左右這樣搓弄著。

    我女友說:「不,不能這樣……」她的雙手要把他推開,但卻無力地架在他
粗壯黝黑的手腕上。我在旁看得好像都不能呼吸了,雖然他的手還是隔著乳罩,
但我女友乳罩外露的滑膩的肉球也同時給他摸捏著,我這是第一次看見女友公然
給別人這樣淩辱,看呆了,下體的雞巴豎得把睡褲都撐起來。阿治向我看一眼說
:「別愣著站在那里,這叫前戲,我把她這樣一弄,她下面的洞洞才會潮濕,你
才能順利插進去嘛。快脫下褲子,我幫你弄弄她,你就可以和她做愛,把生米煮
成熟飯,就不必怕她跟人家跑。」我聽他的話,慢慢把自己的睡褲脫下來,他這
時把我女友的寬布腰帶解開,把她的睡袍拉向兩邊,她很有曲線美的身體又一覽
無遺,他純熟地在她背后解開乳罩的扣子,把她乳罩脫下來,我女友兩個又圓又
大的奶子和上面淺啡色帶點紅櫻桃似的奶頭也抖露了出來,酥軟的奶子因爲阿治
粗魯的動作而顫動著,非常誘人,當阿治雙手摸捏上去的時候,我的鼻血差一點
沒噴出來。我女友嘴里還是說著不要不要,但卻溫順地讓阿治搓弄她兩個又白又
嫩的大奶子,阿治說:「你女友的兩個奶子真大,以后一定很多奶汁。」說完嘴
巴就朝她的奶頭含上去,把她奶頭咬吸起來,弄得我女友哼哼呵呵,全身像蛇那
樣扭動起來,我看到她小小的內褲中間位置濕了。

    阿治用嘴巴去吮吸我女友的奶頭,右手就來摸她的內褲,從她鼠鼷部位摸進
她雙腿之間,中指扣著她的內褲,鑽進內褲里,她嘴里輕輕「呵」一聲,他的手
指開始一進一出玩弄著她,發出「啧啧啧」的聲音。阿治又回頭看看我說,要把
我女友的小內褲剝下,讓她的毛茸茸地帶露了出來,他說:「你還不脫下內褲?
你看你女友這里全濕了。」我說:「不好意思……」我說的是真話。他說:「男
人有甚麽不好意思?你怕給我看見嗎?我也讓你看看,這樣大家公平嘛。」說完
他脫下褲子。哇塞!他的雞巴可真大,特別是龜頭,比那支肉棒圓周起碼大三分
一,我只好也脫下褲子。干!原來我的雞巴也很大,不知道爲甚麽,平常勃起沒
這麽大,今天看到阿治淩辱我女友就脹得特別大。我看女友玉體橫陳,想起以前
她告訴我那些她被別人淩辱的事情,心里很激動,心底那種淩辱女友的想法油然
而生,眼前就是個大好機會。所以當阿治叫我上去干女友的時候,我故意小膽地
說:「她如果醒了,控告我迷奸她怎麽辦?」阿治說:「你真小膽,你不敢來,
我就來,有我陪你一起被她控告,你就不必害怕啦!」阿治說完,自己就騎在我
女友身上,大雞巴在她那雙嫩滑的大腿間穿插著,兩手不停玩弄她的奶子。她呼
吸開始急促,胸脯挺高起來,像是主動把自己那兩個又圓又大的肉團給阿治去摸
捏。

    阿治說:「來,你先幫我一下,我等一下才幫你。」他說的幫他,原來是要
把我女友的雙腿擡起來。我坐到床上從后把她兩腿彎抱起來,使她半坐著,她粉
粉嫩嫩的私處就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底,陰唇微張著,阿治把他那支大爛鳥挺起來,
剛好對準她那濕潤的小穴,毫不留情地插了進去。阿治雞巴發出「噗嗤」一聲,
我女友也「呵呵呵」發出誘人的叫床聲,身體扭著。我就像看A片那樣,看著男
女主角真槍實彈在淫亂著,只是這A片的主角是我女友,她還是被男友抱著讓另
一個男人在干著淫穴。阿治經驗老到,一深一淺地奸淫著我女友,深深一插把她
干得欲生欲死,淺淺一挑使她淫水直流,阿治把她抽插得「啧啧」有聲,我心里
沒有一點憤怒,反而有種莫名的舒暢和興奮,隨著阿治每一下抽動而散遍全身,
我心想:「原來女友被人家淩辱自己會這麽爽的!」這個結論使我日后一直沈迷
在淩辱女友的快感之中。女友吃了迷藥也不知道被甚麽人干著,發出夢呓般的淫
叫聲:「插我……好爽啊……好哥哥…再用力點……啊…」我看到阿治的大雞巴
頻率更高地抽插著我女友,把她干得死去活來,每次抽出肉棒時,大龜頭總是把
她的陰唇弄反出來,每次插進去又整支沒入,我真擔心女友的小穴和子宮會給他
干破呢!

    阿治把大肉棒抽到她的陰道口,然后一次盡根沖入,然后用力抽送,每次都
一插到底。我女友給他干得快要瘋狂了,一頭秀發因爲猛烈的搖動而散亂地披在
秀麗的臉上,兩手緊抓著床單,每當他插她一下,她就婉轉嬌啼。那種溫柔可憐
的聲音越發刺激男人的獸性,阿治就一邊捏弄她的大乳房一邊干著她,她也開始
把腰肢挺起,配合節奏微微上挺,讓自己的淫穴去套弄他的大肉棒。我坐在女友
身后,雞巴也和她嫩嫩的背部磨擦著,一陣陣快感傳來,當阿治「嗤嗤嗤」地在
她肉穴里灌進精液抽出雞巴后,我也忍不住從后插進女友剛才被阿治奸淫得發腫
的小穴里。暖暖的淫洞使我抽插不到二、三十下,一股酸麻的強烈快感直沖我的
下腹,滾燙的精液就射進了她的體內,倒流出來的精液把她的小穴和肛門部位弄
得一塌糊塗。就是這樣的一個本地旅遊,把我帶上了淩辱女友快感之路,從此之
后,我就開始主動想方設法讓女友被其它男人淩辱。至于那個阿治,我還想再碰
見他,讓他再來次把我女友干得四腳朝天,只是他工作的那個小小旅行社一年之
后就關閉了,我也不能再找到他,真有點可惜。






















0.013162136077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