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日本娘們微微翕動的菊門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1985年秋,我隨同國內一家大企業的訪問團造訪了東瀛日本,目的是考察擬引進的設備。



    在日本的前多半日程中,我們在將近三周內訪問了包括三菱、日本鋼管、新日鐵、石川播磨等十家大中型企業,幾乎跑遍了大半個日本,真可謂行色匆匆。再加上每次訪問前閱讀資料進行準備,訪問中的交流以及沒完沒了宴請和日式的客套,以及訪問后進行的總結或小結,搞的大家都疲憊不堪。就連我們此行的日方接待單位——久尻商事的陪同人員也快頂不住了。



    于是,始終陪同我們的久尻業務課長中島提議抽出兩天時間休息休息。團長認爲可以借機好好總結一下,就答應了下來。



    我們這個團有6個人,潘團長和甯副團長分別是這家企業的廠長、書記,團員中有企業的總工老劉和總調老范,另一個團員小侯是技術進出口公司的,兼充翻譯,而我則是因研究院委派參加這個企業的技改設計而加入的。



    9月21日,是個星期六,下午3點中島就到我們在名古屋住的飯店來接我們。面包車出了市區上了高速公路,跑了近兩個小時后轉入普通公路,看路標是來到了岐阜縣一個叫做「下呂」的地方。車子又轉入更窄了的鄉間公路,在暮色朦胧應該打開車燈的時候,車子駛進山間一個幽靜的旅舍,名字叫做什麽湯什麽館,實在不清楚那兩個假名的意思。



    我們一行魚貫鑽出車門,呼吸著山間充滿了草木味的清新空氣,都不由得惬意地伸起懶腰來。



    面前是一幢日式的大屋,屋檐下四個橢圓形的燈籠發出淡淡的紅光。門前的圓形花圃里不知種著些什麽花草,傳過來一股隱隱的類似熏衣草的香味。幾盞低矮的石燈閃爍著幽幽的淡黃色,照亮了碎石鋪就的甬路。



    門簾掀起,閃出久尻社長山田那短粗的身影,他身后是副社長中川,他們今天都身著和服,樣子有些怪怪的。他們急步走下台階,腳下的木屐敲打著石子路發出清脆的聲音向我們迎來,我立即想到又要鞠一通兒躬了。果然,山田和中川與每一個人鞠躬致意,我們只得同樣還禮,禮數上我們可不能缺,泱泱大國嘛。



    好容易結束了冗長的寒暄,在把我們讓進門去的時候,才發現不知何時門廊下分兩排站了十來個人,除了一個有些禿頂的中年人外都是和式裝扮的女人,一律腳蹬木屐擺著里八字在那里恭敬地迎候著。



    山田指著中年人介紹說是旅舍的老板,至于那些女人則只是告訴我們她們的名字,反正不外乎桃子、李子、栗子、梨子之類的啦,隨著介紹,響起一片‘請多關照’的聲音,並一再鞠躬致意。只是我琢磨著,這麽一幫女人不能都是老板娘吧!怪哉。



    **掉鞋進得門來是一間40多平米的房間,算是大廳了。大家在極其低矮的日式沙發上落座,山田咿哩哇啦的講了一陣,大意是今天請諸位到這里洗洗溫泉,好好休息休息,這里很安靜,空氣也好,是個休息的好地方。請各位先洗個澡,換上爲諸位準備的和服,然后吃個便飯。知道諸位沒有穿過和服,這些小姐是專門請來幫助你們的。所有這一切,都希望諸位能盡情享用。



    天!這不會是集體**吧?這時一個臉抹得刷白的女子走到我身旁,細聲細語地說了些什麽,我卻一句不懂。看了看小侯,發現他及老潘他們也都陷入和我一樣的窘景,看來這里的日語和官場上的日語不太一樣。幸好這女人做出了邀請的手勢,于是我便起身。她同中川交談了幾句,大約是詢問我住哪個房間,然后便提著我的提箱引我到了房間。



    這是一個和式房間,大約十三四平米的樣子,靠里手擺著一排櫃子,一邊靠牆有兩只日式沙發和一個茶幾,對面是矮櫃,擺著一台電視機。



    我在沙發上坐下,那個女人把我的箱子放在角落里后跪坐在我面前,對我很快地說了些什麽,我茫然的望著她。雖然我突擊學了點兒日語,但除了‘請關照’以外實在聽不懂她說的是什麽。



    她又一字一頓地說了起來,似乎是在自我介紹,我拿出筆來,她見了立刻到電視機下面的抽屜里拿來一疊紙,我滿意地笑了笑,寫下‘你的名字’,又打了個問號。她歪著頭看了以后,接過筆寫出‘涼子’兩字,然后指了指自己,繼續寫出‘洗澡’兩字。



    我看了環顧四周,不象有衛生間的樣子,于是問‘哪里’。她起身走到電視機旁推開一扇很難覺察的門,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我狐疑地走到門邊,發現里面是一個相當寬敞的衛生間,一面石頭砌成牆壁下有個同樣是石頭砌成的池子,滿滿的熱水不停地溢出來,通過一條石槽流出去,莫非這就是溫泉?另一面深色瓷磚裝飾的牆邊,鏡子、洗漱盆、抽水馬桶等現代衛生設備一應俱全。



    我指著池子問她:「溫泉?」她沾水在鏡子上寫了個什麽什麽湯,看來就是溫泉了。



    我不由自主地說道:「溫泉,這就是溫泉。」



    她學著我說‘溫泉’,字不正腔也不圓,我們不**相視而笑。



    這一笑打破了我們之間因拘謹及語言不通而造成的尴尬,她示意我去洗澡,自己轉身退出。



    當我浸泡在很熱的溫泉水中怡然自得的時候,涼子卻悄無聲息地走進來,手上捧著和服。我立刻用毛巾遮住**,閉上眼睛裝作不知。可她卻急切地對我說些什麽,我只得睜開眼睛用心去聽。她指著毛巾似乎是在解釋什麽,我突然想到好像日本人洗溫泉是不能把毛巾泡進水里的,但是這樣把毛巾拿開也太有點兒…



    不知她從那里拿出一大塊海綿,示意我坐起來,她把一條干毛巾鋪在池邊,撩起和服的下擺跪好,沾濕海綿爲我擦背,兩條**的大腿幾乎完**露出來。



    出來快20天了,從沒有沾過女人的邊兒。我在家里可是幾乎天天要和老婆**的,現在一個活生生的女人裸露著大腿爲我擦背,又斷斷續續地飄來一股脂粉氣,如何按捺得住,在熱水里泡舒服了的**立刻恣意地昂起了頭。



    她擦完后背轉向胸前的時候發現了我不安分的**,卻並沒不悅的表情,只是低聲在我耳朵邊說了句什麽便吃吃地笑著,我不知何意只好也笑了笑以掩飾自己的尴尬。



    早聽說日本有男女共浴的習俗,所以涼子應當是見多不怪。我也應當處之泰然,可是……胯下的這個小東西實在不爭氣,你越想讓它老實點兒它越是桀骜不遜,偏要獨眼問天。無奈之下,只好示意讓涼子退出,抓起淋浴噴頭用冷水澆滅了它的熱情。



    草草浴畢,我穿起逛逛蕩蕩的和服,對著兜裆布卻無計可施,比來比去也不得要領。此時聽見涼子在外面竊笑,于是胡亂系上腰帶走回房間把那玩意兒扔在角落里。



    涼子急忙收斂笑容,解開和服,彎腰拿起兜裆布爲我套好,但這時又直挺挺了的**妨礙了她,涼子不住地吃吃笑著說了些什麽,好容易才把那不聽話的家夥安頓在兜裆布里,然后把腰帶重新系好,圍著我把和服整理一番,又爲我穿好襪子。她補了補妝后引我到餐廳時,恰好是7點半。



    不消說,自然又有一個回合的寒暄,好容易才分賓主入了座。這頓‘便飯’非常豐盛,9位陪客的女人表演了日本舞蹈。我對此著實看不上眼,但山田他們三個卻看得如醉如癡,想必舞技應當算是不錯了。



    杯盤交錯、酒酣耳熱之際,人們講話的聲音不由得提高了三度。山田一邊喝著清酒一邊大聲說笑著,從女人們時不時做不好意思狀來看,肯定是‘葷菜’上來了。涼子坐在我身邊,斟酒遞菜不說,還時常在我耳邊低語,后來索性依偎在我懷里,臉因爲喝了酒而紅撲撲的,似乎有了幾分酒意,最后竟然把手深進我的衣服里揉搓那根堅硬起來的**。



    我環顧四周,人們已經東倒西歪,都雙雙對對的糾纏到一起了。我實在不能繼續忍受下去了,便佯裝醉酒而迷迷糊糊,涼子攙扶著我或不如說我們互相攙扶著回到房間。她從壁櫃中取出被褥鋪好,互相剝去對方的和服后一同倒在浴池里享受溫泉的撫慰。



    我們相互輕輕地**著對方的身體,從臉頰、脖頸、胸部到腰際、小腹,后來都集中于各自最感興趣的部位,我左手摟著她的腰,右手掌按在她隆起的**上,食指與無名指分開**,中指在洞口處遊移,感到滑膩膩的。她半側身子,右臂攬住我的脖子,左手套弄我的**。隨著我手指動作的加快,她也加快了動作頻率。最后,她翻身站起,嘴里不知嘟囔著什麽,跑到盥洗盆那邊去卸妝了。



    我繼續泡在浴池里,溫泉水似乎卻是與衆不同,我感到現在又充滿了活力,兩周來奔波導致的疲憊一掃而空,剛才喝下去的酒也好像是從周身毛孔中散去,我靜靜地躺著,看著池水從腳下漫過池子的邊緣,耳朵里聽著汩汩的水聲。



    涼子走過來,她已經洗去鉛華,露出一副清純的模樣。她伸手把我拉起來,擦干我身上的水迹。我擁著她回到房間里,把她放倒在厚厚的褥墊上。我開始仔細地打量她,此前始終沒有細看她一眼,一則沒時間,二來我對把臉塗得刷白的女人實在沒興趣,那樣的女人就像是戴了面具,絲毫沒有真實感。



    她大約20歲左右,模樣還算清秀,眼睛不算大,好在鼻梁不是日本那種傳統的低鼻梁,值得贊許的是她那一口潔白整齊的皓齒,我都有點兒懷疑是不是天生的。



    她皮膚白淨且極爲細膩,身高可能也就1米60吧,身材很好,除了略略有些胖或是說稍許**外,還可納入凹凸有致一類。**沒有什麽說頭,典型的東方式,只是**和乳暈都很小,顔色是一種令人愉快的深玫瑰紅,小腹平坦,骨盆較寬,恰好是我所喜歡的尺寸。



    **聳起,遍布與頭發同樣烏黑的陰毛,在比較昏暗的燈光下居然閃著幽幽的光。兩條大腿是粗了點兒,但小腿卻相當秀氣,加上一雙同樣秀氣的纖足,還算是可人吧。只是這麽美的一雙腳即便躺著卻依然擺成里八字,我心里感到怪可惜的。



    涼子見我仔細端詳她有些不好意思,嘟囔了兩句什麽就翻身趴過去,兩爿**的白**赫然出現。我伸手抓了一把,感覺很結實,彈性十足,于是雙手去摩挲那可愛的**。她很快有了反應,輕輕地扭動著**,當我扒開**溝探索菊門的時候,她翻身坐起,摟住我的脖子索吻。我們深深地吻著,同時我開始摳弄她的陰門,她也抓住我的**捋動,很快她的洞口就泥濘不堪了。



    不知道她從哪里變出了一個避孕套,手法利落地穿在小兄弟身上。我們仍然面對面坐著,涼子叉開雙腿放在我的腿上,把**引導到洞口,我向前一用力便插進去半截,她‘啊’了一聲,這句‘日語’我聽了卻毫無生疏感。她隨即欠起**向前,淌著口水的溫軟**幾乎完全吞進了我滾燙**的**。



    經過幾次試探磨合,我們很快就掌握了配合的節奏,當我退出時,涼子也后退;而我前沖時她就迅速地迎上來,我們的動作都不大,卻收到了全進全出的效果,**的撞擊聲隨著我們動作的加快而愈發密集,涼子嘴里除了間或冒出的幾句日語外一直‘噢啊哎呀’地哼哼著,一副十分享受的樣子。



    這樣**了10分鍾,都感到有些吃力。我向后仰面躺下,涼子乖巧地順勢跪起,其間她那貪饞的下嘴始終沒有放開我的**。姿勢調整后,涼子跪坐在我身上,顛動著**大肆吞吐,我樂得如此,時不時向上頂一下刺激她發出‘嗷’的一聲,膣腔狠狠地夾一下**,令我很舒服。



    她套動了十分鍾左右后,轉而扭動腰肢旋磨,別有一番風情,這時才感到她的**液已經流滿了我的**,滑溜溜的摩擦非常有趣。突然,涼子抽搐了一下,膣腔緊緊裹住**,隨著‘呀’的一聲一股股滾燙的陰精噴在我**上,差點讓我射了精。



    涼子癱軟在我身上,但膣腔依然有氣無力的收縮著。我把她翻躺在墊子上,騰身上去一插到底。涼子‘哎呦’了一聲,我就開始了一陣密集的快攻,因爲我知道自己已多日不嘗肉味,這一回合決堅持不了多久,只有先泄一次才能好好玩兒玩兒這個日本娘們,既然是小鬼子請客,何樂而不爲呢!再說,當年鬼子們糟蹋了咱們多少姐妹同胞,就算爲她們報仇也要狠狠地****這個涼子。



    在直出直進的**了3分鍾以后,隨著涼子越來越大的**叫聲,當她的膣腔又一次咬住**時,我把積存多日的儲蓄一股腦射了出去。



    我側躺在涼子身邊,渾身通泰,伸手去揉搓她那袖珍**。不一會兒,涼子爬起來,捏起已經**落的避孕套看到里面有那麽多**后誇張地瞪大了眼睛,叨咕了兩句后吻了吻我,示意和她去衛生間。



    她用一個小水桶從浴池中舀出水來爲我沖洗被陽精**塗滿的**,隨后再去沖洗自己。我看著她類似**的動作,**又漲挺起來。涼子沖洗后一擡頭,發現**正對著她的臉發威,不**輕喊了一句,張口含住了我的****起來。



    涼子的口技還可以,她時而猛吸時而慢舔,手同時在我**上**。我感到舒服極了,便示意她回到房間繼續。



    我舒坦地躺在床墊上,涼子跪在身邊繼續爲我**。雖然她始終沒有把我18厘米長的**完全含住,但在她不停頓地舔、嘬及套動下,**已經暴出曲折的血管。10分鍾后,涼子放棄了**,躺下示意我**她,但不知爲什麽忘記了使用避孕套。我稍猶豫了一下后跨坐在她右腿上,高高擡起她的左腿,對準她**潺潺的穴口僅插進去一個**,然后就這樣小幅度地緩緩進出。



    她聳動著**,試圖更多地容納我的**,但我坐在她腿上,限制了她的動作。她需要我更深、更猛的插入,可我卻偏偏不急不慢的淺嘗辄止,她的呼吸急促起來,全身都在不安分的扭動,嘴里‘咿咿呀呀’的,好像乞求我給她一個痛快。



    我不爲所動,低頭看著**在**的壓迫下慢慢陷入,而后突然彈出含住插入的**;然后好像舍不得似的隨著**的退出而拉長,最后突然**離**縮回原狀,牽出一條條晶亮的絲……忽然,我發現她的**開始膨大,最終居然有我中指般粗細,長近2厘米,通紅通紅的閃著光,這是我見到的惟一一個大**。



    我好奇地摸了一下,涼子顫抖了起來發出很大的‘啊呀’聲。于是我開始**這個肉頭頭的小玩意兒,涼子全身抖動著肆無忌憚地喊叫起來,同時噴出一股股陰精,不一會兒,她在一陣**之后癱軟下來。



    我放下涼子綿軟的左腿,騰身上去一插到底,此時她的膣腔依然一陣陣收縮著,**感到十分舒適,便靜靜地享受這溫柔的擠壓。



    好一陣后,涼子完全松弛下來,我開始了大力**。隨著我的進攻她逐漸恢複了精神,摟著我的脖子拼命地吻。我見她如此,便將**只插進一半,用棒身摩擦她的**。也就二三十下,她又開始大聲地**叫了,像章魚似的四肢抱在我身上。



    就這樣,我蹭一會兒**,再狠狠地**一陣,沒有三四個回合,又感到她在**液噴湧,隨后又是癱軟。我恢複了緩慢的節奏,低頭輪流**她那對可愛的**。很快,那兩粒小櫻桃就硬邦邦的了,涼子也緩過神來熱切對我說著什麽,既然聽不懂也就無須顧及,我扛起她的雙腿壓到她身上,開始了又一輪**。



    我時輕時重、忽疾忽緩,時而以棒身刺激**,時而抵住花心研磨。涼子從‘嗯嗯啊啊’到‘噢呀哎呦’,聲音越來越大,突然涼子緊緊摟住我一陣**,**的**沖擊**的同時膣腔又一次狠狠地咬住**。我也把火熱的**噴灑到涼子體內,疲憊地趴在癱軟了的涼子身上,迷迷糊糊的看了看表,已經是2點一刻了,于是摟著溫軟的**睡了。



    朦胧中感到懷中的涼子翻了個身,隨即有一對溫柔的嘴唇吻著我,我睜開眼睛發現她枕在我右臂上閉著眼睛貪婪地吻著我,身子緊貼我的身體,柔軟的**壓在我胸前,左臂環繞我的肩,左腿壓在我的胯骨上,而我那每醒必硬的**已經可以感覺到她的萋萋芳草。于是攬住她的腰,挺身向她熱烘烘的秘洞進攻。



    可能是姿勢不對,這一擊並未中的。涼子睜開雙眼,見到我正看著她,不由得笑了,說了一句‘早上好’便稍微扭動了一**子,使洞口正對**,我再挺身,這下順利地進入了她濕潤溫暖的膣腔。



    我們緊緊摟抱著,緩緩地**、摩擦,享受清晨的歡娛。漸漸地涼子的呼吸開始加速,把我摟得更緊,口中喃喃地叨咕著。我知道她這是犯浪了,于是擡起她的左腿開始時快時慢、時深時淺的**。涼子隨著我插入的快慢深淺不同而發出不同的聲音,當我感覺到她那大**又充分**的時候,她已經又肆無忌憚的高唱了。



    我調整一下姿勢,使每次**都能刮蹭到她敏感的**,並不時深深插入花心。這樣一來,涼子的聲音更加高亢,膣腔不停地收縮,時而裹住**拼命**,這感覺棒極了,每當這時我便停止**,僅輕輕搖動胯部以刺激她的花心,從而盡享敦倫之樂。



    在涼子兩次噴出陰精后,我抓過枕頭墊在她**下面,居高臨下地開始最后的沖擊。我最大限度地分開她的兩腿,最大限度地插入她體內,漲挺的**沿著泥濘溜滑路徑一直深入,使**撞擊那個圓滑的花心。涼子開始時的**已經平息,只見她腦袋急速地搖擺,使滿頭黑發飄來蕩去,干張著大嘴而沒有聲音,只是雙手緊緊地抓住床墊,雙腳在無力地蹬著空氣。



    當涼子又一次噴出稀薄的**時,**抵住花心射出了一股股的熱精,她全身又抽搐起來,膣腔狠狠地咬住了我的**……



    我又懶懶地趴在她身上,側頭看了看腕上的表,是6點半。



    (二)



    大約7點左右,涼子掙扎著爬起身來,我們一起到衛生間去清洗。當她爲我清洗**的時候,**又倔強地昂起頭來,涼子仰面無奈地‘噢’了一聲,隨即‘唔哩哇啦’說了一大套。我依然不明就里,只好攤開雙手聳聳肩,至于她理解爲這樣我也沒辦法或我聽不明白就只能隨她去了。



    涼子笑了笑,在**上親了一口,轉身去清理自己。我泡在浴池里,熱熱的溫泉撫慰著我,非常舒服,但看著她**柔滑的**不**使小兄弟更難以忍耐,只是這時感到饑腸辘辘,才壓下了蠢蠢欲動的**。



    我見到她拿出化妝包,就跳出浴池走過去,涼子好像吃了一驚,過來爲我揩干身體。我示意她不要化妝,但涼子看得滿臉茫然。我把她拉回房間,在紙上寫下‘昨天,不好!不喜歡!今天,好!喜歡!’然后指指畫畫地試圖令她明白。涼子也好像確實明白了我的意思,但似乎有些爲難,她看著我思忖了一陣后,用力點了點頭,返回衛生間化妝去了。我泄了氣,看來語言不通實在是個大問題。



    過了一會兒,涼子走出衛生間。她已經盤好頭發化了很輕的妝,僅淡淡地勾畫了一下,而沒有把臉塗成白乎乎的一團。我很高興她尊重了我的意見,過去擁著她吻她的肩。她小心地捧著我的臉輕輕地吻了一下,便拿起和服爲我穿上,拿起兜裆布后猶豫了一下,看著我的**笑了笑,張開手令那團破布滑落地上,然后示意我坐下,她跪在地板上爲我穿襪子。



    我看著她顫動著的**,**不期然又翹起了腦袋。她見了吃吃笑著輕輕打了**一下,讓我站起來爲我系好腰帶,后退幾步打量一番后滿意地點點頭,向我飛了個媚眼便開始收拾自己,她同樣沒有穿**,在系好腰帶前還特意拉開衣襟向我展示她那潔白細膩的**。



    在走廊上見到小侯恰巧從隔壁房間出來,陪同他的女人立即和涼子嘀嘀咕咕的說起來,小侯拉著我緊走幾步說:「你瘋了呀!搞得我睡不好覺。」



    我不解地看著他,他又說:「你把她弄得鬼哭狼嚎的,我這邊可聽得清清楚楚,八成住在這兒的都聽見了,你干嗎這麽玩兒命。」



    這時我才覺得有些不妥,轉念一想事已至此,算**的!于是無辜地說:「我有什麽辦法,你讓我看著她不成?再說我也是爲咱們中國人出出氣,誰讓這日本娘們兒經不住呢!」小侯聽了笑著捶了我一拳。



    進得餐廳,別人已經到齊了。只是大家好像不認識我似的盯著我瞧,尤其是那幾個女人,似乎想用眼睛把我吞掉。久尻社長居然起身過來,拍著我的肩頭笑著說了些什麽,在場的女人除了涼子都掩口吃吃的笑,中川與中島更是笑得前仰后合,老潘他們也隨著傻笑,只有涼子扭捏的低著頭。



    我不解地看著小侯,小侯對我耳語道:「他是說你了不起,是個最……最會玩兒女人的大丈夫,看來涼子有點兒不行了,問你今晚是不是再增加一兩個女人陪你。」



    我聽了哭笑不得,只得說:「謝謝啦,涼子很好,很不錯,有她就夠了,她是個好女人,我喜歡!只不過好像諸位沒努力,讓我們大家多努力吧!」



    小侯翻譯過去以后,久尻他們爆笑不已,女人們也顧不得儀態而張口大笑,只有涼子忍住笑感激地看了我一眼。久尻笑得流著眼淚回到座位上,氣氛一下子融洽起來,早餐時大家一對對坐好,說笑戲谑著俨然如夫妻一般,涼子更是對我關愛有加。只是當陪同小侯的那個兼美給我送過來三只牡蛎時,又引起全場大笑,中川把嘴里的醬湯都噴了出來。



    飯畢女人們一律退出后,久尻正色說了一大套,無非是感謝我們賞光,希望能努力做成這筆買賣云云,終究這是一筆將近四百萬美圓的生意呀!潘團長代表我們表示了感謝,並說這次考察很有收獲,很可能達成最終協議等等一套官話。大家正襟危坐著扯了一個多小時后,久尻建議大家到外面走走,欣賞欣賞附近的美景。



    大家在台階邊穿好木屐,‘咔哒咔哒’地信步走出旅舍的木門,門前一條蜿蜒的鄉間公路,是碎石鋪就,沿著山谷逶迤而來,掠過門前向更高處曲折延伸。谷底傳來溪水歡快流淌的聲音,間或夾雜著山鵲的‘唧唧喳喳’聲,環境極爲幽靜。舉目望去,山間的樹葉有些已經紅了,我想可能是楓樹的葉子吧。山風徐徐地吹拂著樹梢,發出‘刷拉拉’的響聲。



    我們一行繞過旅舍,沿著一條小徑慢慢向山上走去。我饒有興趣地觀察著路邊的植物和動物,漸漸地和大家拉開了距離。路邊間或有石凳,不知何人有福氣能夠天天在這樣惬意的深幽中徜徉、小憩。我聽到左側又傳來潺潺水聲,于是找了一條幾乎看不出的小路向發出聲音的方向走去,涼子緊緊跟在后面。



    幸好這里的植物不十分茂密,但石上的青苔滑溜溜的要非常小心,本來就沒穿過木屐,這時更加感覺不便。剛剛鑽出這片雜交林,迎面石壁上挂著一條小瀑布,大約10來米高,可能是秋天的緣故,水勢並不急,水流歡快地跳到下面的小水潭里,發出悅耳的‘叮咚’聲。山間特有的清新空氣使人沈迷,我不**在靠坐一棵傾斜的樹干上,迷醉于這一塵不染的清幽世界。



    半晌,發覺涼子不知何時依偎在我身邊,頭靠在我肩頭,微微敞開的領口露出聳立的**。嗅到她頭發散出的些微油脂氣,不**然一絲**又鼓蕩而起。



    我攬住涼子吻在她涼涼的唇上,隔著和服去揉搓她的**。慢慢地,涼子的雙臂抱住我的脖頸,舌頭伸進我的口腔熱烈地回吻,我感到她的**已經完全漲挺起來。



    我讓她叉開腿站在這棵非常傾斜的大樹旁,雙手撐住樹干。我撩開她和服的衣襟,一直卷到她后背上,由于沒有穿**,露出整個圓潤的**,摸了摸她的**,發現已經泥濘得一塌糊塗了。我敞開衣襟,把**的**在她**液泛濫的洞口攪動了幾下,便挺腰貫穿到底。涼子悶哼了一聲,膣腔緊緊地包裹著**收縮律動起來。



    我緩緩地抽動著。



    微風吹拂涼子的秀發,‘沙沙’的樹葉聲和著‘叮咚’的水聲構成一曲適意的樂章,我隨這樂曲舒緩的節奏不緊不慢地**著,天然的旋律中加入了清脆的**撞擊聲。涼子也似乎和上了這自然的節拍,極富韻律地搖擺著胯骨配合我的動作。



    這時我猛然明白了爲什麽有人眈于‘野戰’且樂此不疲,因爲這種天人合一的感受非過來人不能知其就里,實在是一種安靜祥和然而又驚心動魄的情感、心理及**上的體驗,人生若沒有這樣的體驗實在是一大缺憾。



    風向似乎變了,夾雜著絲絲水霧從岩壁吹來,灑在**身體上感到陣陣清新也感到陣陣涼意,我不由得加快**的速度。涼子此時已經不能支撐自己的身體而伏在樹干上,我雙手**著她那多肉的髋部開始密集的進攻,我能感覺到她流出來的**液已經塗滿了**,我的**和小腹也沾滿了這粘糊糊的東西,被風掠過冷飕飕的。



    風聲、‘沙沙’的樹葉聲、‘叮咚’的水聲好像也踩著我們密集的**撞擊聲而加快了節奏,猛然,隨著涼子‘啊呀’一聲大叫,她的膣腔急劇收縮起來,一股股熱流打在**上,幾乎使我**。我停止了抽動,深深插入涼子體內,聽著她‘嗷嗷’的**,享受著她花心**的**。



    過了好一陣,涼子松弛下來,我又開始緩慢的**。涼子扭過頭來對我說了些什麽,隨即吃吃地笑起來。我見這個女人騷得可以,便一邊**一邊摳弄她的菊門。



    這下涼子緊張起來,從她緊緊咬住**的陰門就能夠感到她非常緊張。她又回過頭來滿臉緊張地對我急速地講了一通,雖然我聽不明白但可以知道她反對我打她后門的主意。好在我此時並不非要如此,于是又專心一意攻擊涼子的花心,在我時深時淺、忽快忽慢地**了300余記后,把陽精噴進涼子體內,其間感到她兩次**,待我**時已經癱軟在樹干上了。



    我汗淋淋地伏在涼子背上休息了好一陣后,涼子掏出紙爲我們草草擦拭了一下,整理好衣服便費力地返回小路,踏著碎石鋪就的小徑向山下走去。一路上涼子始終依偎在我身邊,等我們回到旅舍時已經12點鍾了。



    大家已經聚在餐廳里等我們了,我們只好連聲道歉,簡單淨了手便入座。席間氣氛更加活躍,隨著一壺壺清酒灌進人們的喉嚨,男人們粗聲大氣的說笑著,女人們嘻嘻哈哈地搔首弄姿,男男女女攪合在一起時不時爆發出一陣陣邪笑,直到將近2點才撤席散去。



    我和涼子回到房間,馬上摟抱著倒進浴池里,洗去身上的汙穢。經過溫泉水的沖刷浸泡,酒氣漸漸散出,很快就神奇地恢複了我的體力,隨后舒舒坦坦地摟著涼子那凝脂般的身子睡了。



    當我醒來時已經下午4點了,薄薄的被子下涼子那溫暖滑潤的身子偎在我懷里,散發出一股淡淡的但極爲撩人的體香。我原本就是個醒來后**必然堅硬如鐵的人,這樣溫香暖玉的女人抱在懷里哪里還能忍耐得住,便捏著她的**揉搓起來。



    涼子很快就輕聲**起來,她也是個**很強的女人,在我的揉搓下把身體使勁往我身上貼,她微微顫抖的身體曝露了她的渴望。



    我翻身準備把火熱堅硬的**插進那已經泥濘的洞口,但涼子好像忽然想起什麽似的‘噢’了一聲,示意我等待一會兒,便起身到衛生間去了。



    我想她應該是去排泄,但許久不見回來,衛生間里反而響起‘嘩啦啦’的水聲。



    好久以后涼子才回來,跪下含住我的****起來。我躺在床墊上享受涼子**帶來的**,她時而輕輕咬齧**,時而含吮**,時而來回舔棒身,輕柔而不失刺激,涼子的口技相當不錯,想必是下了一番功夫。我邊享受邊扣弄涼子的**,捏住她膨大了的**揉搓,沒有幾下她就噴出一股熱流。



    涼子移動身體躲開我的手,探身取過一個小瓶子,把一些涼飕飕滑溜溜的東西塗在**上,我正不明白何以如此時,她已經跪伏在我面前,塌著腰撅起**的**,雙手扒著兩爿粉**,露出淡褐色的**。



    這顯然是要我**啊!頓時**又漲挺了些許。



    我伸出一個手指去試探她那微微翕動的菊門,意外地發現那里非常滑潤,我猛然醒悟,原來她灌了腸又塗抹了潤滑劑,一定是她在山上時以爲我有此愛好才精心做好了準備,真是個……好娘們兒!我對正美妙的后門,**抵住洞口后輕輕用手指按揉菊門周圍使肌肉放松,緩慢地而持續地以**迫開**插了進去,我發現涼子的身體在輕輕顫抖,**剛進入便被括約肌緊緊地咬住。



    我繼續堅定地緩緩插進一小半,發覺並無滯澀感,看來涼子準備得很充分,于是沈腰突破到底,全根盡沒。



    涼子‘喔’了一聲,喊了幾句什麽。我顧不得那許多,開始了**。



    括約肌刮蹭的感覺好極了,我不由得加快了動作的速度和幅度,后來就和**前邊一樣了,拔出時全根退出,插入時貫穿到底,尤其是退出時,菊門戀戀不舍地含住**,隨著**的退出而拉長,直到最后含不住而猛然縮回,發出‘啵’的一聲;插入時,一旦**突破括約肌的抵抗,她便低沈地‘嗯’一聲,有趣極了。



    隨著‘啵啵嗯嗯’聲的逐漸密集,涼子的身子漸漸癱軟下去,最終她渾身松弛地趴在墊子上。



    我起身把涼子翻了個,然后分開她的雙腿高高舉起,把那條漲挺的**再次插進她那依然大敞遙開的**。不知道這女人在我**上抹的東西是不是含有什麽成分,反正我只感到漲得好像要爆裂開來,只有不停地**才能減緩這種感覺。我繼續迅速地沖擊起來,她又開始在喉嚨里‘咿咿呀呀’的喊叫。



    我發現她那碩大的**已經紅彤彤地凸現出來,剛才泄出的**掖糊滿**,原來蓬松的陰毛也一绺绺地緊貼在**上,更顯**的突出。更有意思的是**還不時地微微顫動,我用肘彎托住她的腘窩,左手撚搓那可愛的**,右手探進膣腔,發現能清晰地感覺到**在直腸里的運動。



    可能由于我的搓撚或手指在膣腔里的摳弄,涼子毫不掩飾地大叫起來,我也顧不得別人聽到會如何了,只管加力**、撚搓和摳摸,她的**液也順我手指流出,加大了人體清脆的撞擊聲。



    這樣**了200多下后,感到腰有些累。便把涼子擺成左側臥姿勢,將她右腿扛在肩上,跨坐在她左腿上,洞開的后門順利地容納了暴怒的**,新一輪**宣告開始。



    又**了300多下后,涼子已經不再喊叫了,只是在我用力撞擊的時候發出低微含混的‘哦哦’聲。



    我這時已經肯定她抹在我**上的藥膏含有壯陽的成分,因爲直到此時,已經**了她一個半小時了,**依然**如初,而且還有一種**辣的感覺,只有不停地插進她的**里才能些安撫除一下暴怒的**。可是涼子的后門這時已經完全松弛了,做起來有些興味索然,于是拔出**插進她的膣腔。



    涼子在我頂住花心的研磨下又發出‘噢噢’的聲音,我發現她的菊門仍然大大的敞開著,看著都有些令人害怕,我試了試,幾乎可以直接把左拳塞進去!



    我挺起腰杆開始連續地沖擊,涼子很快就又一次**了,只是這次咬得不夠緊,而且僅僅淌出了很少而非常稀薄的**液。此后涼子就不斷地咕哝著一句我聽不懂話,后來又做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估計是要我停止的意思。但我此時只想**,于是繼續沖擊。



    百十多下以后,涼子不再發出**,我肩上的大腿也松塌塌的,陰門已經不再有浪水流出,**進出時感到摩擦增加,非常解氣消火。



    又插了十多下后,發覺涼子好像死了一般,全身松弛,幾乎所有的肉都在隨著我的每一次動作而顫抖,我急忙停止下來,用手輕輕拍打她的臉頰。



    突然,身旁發出吃吃的笑聲,我大吃一驚。轉頭望去,發現是那個叫做兼美的女人。她嘴里叽里咕噜地說著,發現我一臉茫然地看著她,于是甩掉身上虛掩著的和服,一側身躺在我旁邊的墊子上,大大的分開了雙腿。



    這個姿勢擺出來任誰也明白了!我立即騰身上去,對準那毛烘烘的靶子正中刺了下去。



    沒想到一下貫穿到底!原來她早已泛濫成災啦。



    我那時根本顧不得別的,只想一味地沖殺,于是突刺、直刺、左刺、右刺地連番痛下殺手。



    兼美在我有力而密集的沖刺下很快進入了**,她壓在喉嚨里的哼聲逐漸被‘噢、啊、哎、喔’的輕叫聲所取代,隨著她身體的緊繃,和著我**的節奏發出了響亮的‘啊啊’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兼美的身子幾次由緊繃變得松弛以后,就像涼子那樣徹底癱掉了,綿軟的**隨著我的沖刺而顫動,偶爾從嗓子眼兒里迸出幾個含糊不清的字眼。



    當我在兼美的**里射出**的時候,她似乎渾身微微顫抖了幾下。



    我模模糊糊地覺得兼美比涼子還不**干,隨即就趴在她身上沈睡過去了。一般我在睡前都習慣看一下時間,這次是僅有幾回顧不上看時間就睡去了中的一次。



    我醒來是由于涼子親吻我的耳朵,兼美已經回小侯那邊去了。



    我感到渾身上下好像散了架,周身酸痛無力,而且每日清晨必定耀武揚威一番的**也僅象征性擡了擡頭,就又溫馴地恢複了常態。



    今天就要返回名古屋並趕往大阪,明天就回國了。



    涼子伺候我洗漱,其間不免摳摳摸摸地動手動腳,只是實在沒力氣再真刀真槍地干了。涼子的情況似乎也好不了哪去,**與**都有些紅腫,走起路來腿有些撇拉著,好在穿上木屐還不大顯得出來。



    在國航的班機上,我回味著涼子稍嫌豐腴的身體和她那秀氣的小腿,以及纖足,但關于兼美的身子,絞盡腦汁也沒有什麽清晰印象。性這個東西,沒有恐怕不行,過度就實在有害了。



    首都機場分手的時候,小侯沒頭沒腦地問了我一句:「你老婆居然沒跟你離婚?奇了!」







mi 的評論:
人美
會員868906 的評論:
は需












0.0145661830902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