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嶽母的香屄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健威今年十八歲,與學妹惠美奉子成婚,中五便辍學的健威,只能在便利店當倉務和收銀員。因爲香港經濟困難,小兩口子根本無力租賃,所以只好搬去與惠美母親水秀同住。



    水秀今年卅九歲,丈夫早亡,任職于銀行,一手養大惠美,不要看水秀年紀一把但保養得甚好,容貌只像廿九歲的少婦(樣貌還酷似豔星彭丹和鞏俐的混合臉),高挑的身裁比女兒更捧,胸圍達卅八寸F-cup﹐廿五寸小蠻腰和一對四十二寸長腿,兩母女走在一起,還以爲是兩姊妹。



    健威從小就對尼龍絲襪十分迷戀,長大后特別喜長足美女。但惠美偏偏不喜歡穿尼龍絲襪,令健威十分懊惱。每次健威看見自己的嶽母水秀每天而行政套裝下穿著絲襪的長腿,令埋藏心中的欲念,不時並發。



    惠美懷孕進入第二十周時竟出現小産現象,必須留院觀察。所以家中只得健威和水秀二人。健威爲了方便照顧惠美,只好將返工時間調至晚上,所以有早歸晚出的情況。水秀每天都帶著疲乏的身軀回家,所以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一個熱水澡解除一天的疲勞。



    這天,水秀回到家中,只見健威露出一身結實肌肉的上身,正在打掃地方。



    「媽咪,你回來啦!」



    「健威!你在干甚麽?」



    「我今天休假!我見家中有塵,便打掃一下。」



    「你真乖!你有時間就去陪陪惠美嘛!」



    「我今早去過了。她情況都很好。」健威從梳發底拿出一對拖鞋。



    「亞媽!我替你換鞋呀!」只見健威彎腰幫坐在梳發的水秀**下高跟鞋,他的舉動都令水秀嚇了一跳,「亞媽穿著高跟鞋一整天,一定很疲勞的了。」



    「是呀!在證券行站了一天,兩腿都酸了。」



    「不如我替媽媽按摩一下好嗎?」水秀望著渾身汗水的健威,竟然覺得他十分性感,不自覺的被他按摩著腳掌。



    「舒服嗎?」



    「唔!很舒服,健威你的手勢很好。」健威用一種贊歎的聲音,「媽媽你的腿肚仍很結實,一點也不像四十歲。」健威用顫抖的手搓著水秀的腳掌心,令水秀覺得又酥又癢。



    健威的手越來越放肆,越摸越上,手指已滑進裙腳大腿的內側,閉目的水秀發覺感覺有異,便將健威的手撥開。「好啦,夠了。我去洗個澡便是。」



    水秀進入浴室,**衣服時,發現自己的**胯部濕了一片。想到剛才女婿的動作,雙頰一熱,若是繼續下去,不知道健威再進一步會干甚麽來。



    洗過澡的水秀回房小休一會后,正打算再整理公司的檔,但才忘了眼鏡留在浴室。水秀自然的回到浴室前,只見洗手間的門虛掩,里面傳出濃重的呼吸聲。



    水秀好奇之下從門罅間偷看,只見自己的女婿健威,一手拿著自己剛**下的尼龍絲襪放在臉上揩抹和吸嗅。健威的表情**濺之余又很可愛,好像小孩子獲得新的玩具一樣興奮。



    本來應該帶點怒意的水秀,看見此情景,竟然心如鹿撞,很想繼續偷窺下去。水秀的視線從門罅間向下移,只見健威另一只手用自己穿過的尼龍絲襪套在自己那根年輕粗壯的**上,用手上下搓捋套弄著。



    自與丈夫離婚后,水秀已經很少看見男性的那話兒。雖然都曾與公司中幾名男仕約會過,甚至**。但如此堅壯之物很是少見。就像一條燒紅的鐵棒用淺棕色的牛皮包著,上面布滿青筋。



    水秀已達狼虎之齡,平常性趣亦甚濃,但到性商店又怕人撞見,晚上**難耐之時只好靠五公子(手)來一解**。現在看到自己英俊的女婿拿著自己的襪褲來**,哪會沒有反應。**慢慢濕潤起來,水秀只好並命緊夾著雙腿。



    水秀自己的心不斷狂跳,一幕幕女婿跑進自己房間,將自己**的圖像,竟然不自覺地湧出來。想到此時,突然看到健威閉著上眼發出**聲,「啊啊……媽咪……啊啊!啊!」只見隨著健威的叫聲,隔著絲襪的**噴出一柱濃濃白色的液體。



    水秀怕被健威發現,便蹑手蹑腳的走回睡房。倒頭便撲在床上,水秀雙頰發紅,緊閉著雙眼的水秀,雙腿雙手緊夾著**。一幕幕健威幫按摩自己的情景,和幻想自己與女婿**亂的畫面一一在腦海中浮現。



    水秀從睡裙內把那條新換上的**拉下,只見胯位沾上一灘透明的**,本來白色尼龍質料的**,已變成半透明。只好索性**了下來。



    第二天,周末健威半夜上班還未回來,水秀偷偷走入健威的房間,稍稍尋查健威的房間。發現健威放置計算機的書桌上邊有幾團粘滿濃淍**的紙巾。在抽櫃內發現了幾條早前自己不見了的尼龍襪褲。



    一不小心,竟移動了計算機鼠標,計算機屏幕突然打開,發現還計算機還在網站內,原來健威偷看一些四級的**網頁,網封面寫著「PANTYHOSESLUTSTGP」(小說即絲襪蕩婦圖像的意思)的字樣。跟著有很多小格格的圖象,里面全都是一些長腿女郎只穿著絹質尼龍襪褲,擺出不同的誘人大膽的姿勢照片。



    水秀出于好奇,將箭頭隨便遊移至其中一格,然后雙按,便走入該網頁。里面有十五幅圖片,好像故事漫畫型式,一名像水秀年紀一般的金發老師,挂著黑框眼鏡穿著白襯衣和迷你裙,露出一對穿著肉色尼龍襪褲,修長結實的大腿。這名金發正在課室的黑板前教授兩名年青力壯的男學生。



    老師挺身在黑板上寫字,迷你裙下竟露出了沒有穿**的股溝。男學生們齊彎身偷望。跟著老師轉身,男學生立時坐回座位,老師派出測驗卷,然后坐在教桌前改卷,改至一半,老師用紅筆撩起自己的裙腳,然后閉上寶藍色的大眼睛用筆頭輕擦自己的**。兩名男生蹲著身子看得甚是興奮,竟伸手入自己褲裆內搓弄**。



    下一幅老師丟了原子筆,正彎身拾取,竟發現兩名男同學正蹲在桌底下偷看自己的裙底。老師罰兩名站在黑板前,老師發現兩名男同學的褲裆都撐得高高的。當場用指揮棒命令二人把褲子**下。男同學們**竟然都沒有穿**,只穿了一條黑色的尼龍襪褲,並且**都高高豎起,老師也有點訝然。



    看到這時,水秀不自****自己**的**。老師跪在兩個同學之間,一對玉手在二人隔著絲襪的**和胯下磨捋著。令男同學們都十分驚訝。老師隔著絲襪**二人的**。



    水秀一邊輕捋著自己的陰核和**,一邊繼續看著劇情。金發老師把二人的絲襪拉下,輪流將二人整根**含在口中。同學們也乘機把老師的裙子褪下來。同學們把老師**剩一條襪褲,一名在老師胯下隔著絲襪舐刮老師濕潤的**,另一名正舐啜老師上身一對微墜的**。



    「啊啊啊……啊!」水秀看到興奮之處,不****起來,幻想自己就是那名老師,而自己的女婿健威就是那個學生,正爲他講解性教育。



    水秀只見圖畫中,兩根**在老師的身上左穿右插,一時插入**(包著**的絲襪已經被扯破),一時插**,一時在口里橫沖直撞。最后二名學生在老師的俏臉和眼鏡上交出白色的功課來。



    水秀突然發現自己的房間的鬧鍾響起。看看腕表,已經是早上的七時四十五分。水秀感到十分之羞恥,竟然對自己的女婿有不倫之念。她立時將計算機網頁返回原位,免得被健威發現。



    水秀匆匆洗了個澡,換上衣服便打算上班去。正在穿上白襯衣的她,望著要替換的新**和尼龍襪褲時,突然水秀忽發奇想……



    水秀整天在證卷行都坐立不安,因爲她感到**十分之涼快,連報價都出了兩次錯誤,因爲這是她第一次只穿絲絹質的尼龍襪褲而不穿**,在絲襪質料緊包著她的**,磨擦著**,令水秀又舒服又難受,從家中到公司這段時間**都直流個不停,所以她只有頻頻上洗手間。水秀心里告訴自己,然后再不會這樣穿。



    直至六時半,水秀回到家中,只見玄關位沒有鞋子,以爲女婿健威還未回來……水秀便**下高跟鞋,赤腳的回房,途經健威房間,只見健威房門虛掩,便悄悄走進去。



    計算機仍然開著,水秀忍不住再進入「PANTYHOSESLUTSTGP」的網站,水秀再次將鼠標遊至一幅黑發熟女和一名黑發少年**的小圖按了兩下。



    「FUCKINGSINGLEMUMMY」下有一段英文小字,意思大約是「兒子血氣方剛,單親媽咪**蕩,青頭硬?**濡濕熟**,入唻睇睇!」跟住文字之下有廿一圖片。



    頭三幅圖大意是只見一名少年悄悄走入寫有挂有「母親」字樣木牌的房間,在放有母親半身照的床頭櫃的抽櫃內找到一堆絲襪,少年還帶著驚訝狀發現一枝電動按摩棒。少年將絲襪攤在床上,並將一條肉色絲襪放到鼻前狂嗅,然后**下運動褲,用另一條黑色絲襪套在自己己經翹起的硬?上。



    圖4至6講述少年正拿著母親的半身照,凝望著用手捋著自己的**,興奮之際,發現有人入屋,便實時躲進母親的衣櫃中美麗成熟的母親完全不察覺兒子在櫃內,站在自己的面前開始**衣服。



    圖7至9,換下衣服的母親,只剩下半透明的明衣褲和深棕色尼龍絲。芳心**的母親不自**,**自己的絲襪,竟忍不住拿出櫃桶內的電動按摩棒來,隔著絲襪和T-BACK**來**,而兒子櫃罅中偷看到一切。母親忘我地扯破絲襪,用唾液弄濕電動按摩棒,輕易插入自己的**,兒子忍不住掏出已經長大的大**來玩。



    圖9-12美麗的母親拿著按摩棒插入自己的**時,櫃門自己打開了,只見兒子藏在衣櫃內對著自己**,感到驚訝,兒子發現母親正望著自己直挺挺的**也不知如何是好,母親叫兒子坐在自己旁邊,這時健威其實一早回到家中,因爲鞋子太舊丟了,健威又走進了水秀的房間偷拿嶽母的絲襪把玩,出來時竟發現水秀靜悄悄的走入自己的房間。



    水秀很投入的望著計算機屏幕,完全不知道女婿正在門外偷看著她的一舉一動。水秀幻想著健威那粗壯的**隔著絲襪磨擦自己**時,産生的**。



    「啊啊……健威……啊」水秀感到**一陣如觸電的感覺通過全身,便癱死在計算機椅前,一動不動。



    健威見水秀嬌軀一陣抖動后便不動了,差不多三分鍾之久,才敢蹑手蹑腳走入房間,跪在水秀面前,只見水秀分別擱在計算機椅子手把上的長腿,兩腿大分的下胯,一只毛發濃密、飽脹濕潤的**在黑色的尼龍絲襪一片白糊下,好像呼吸一樣的微微在張合,看得健威失去了平日壓抑自己**的理性,一口含著這肥美的肉穴。



    水秀因爲**還在**,腦里還未回神,突然感到有一條濕滑的軟件在刺激的**。水秀低頭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女婿兩手壓在自己兩大腿,用舌頭舐啜自己的**。



    「啊……啊……健威,你在干甚麽?……我是……你嶽母……不……不可以這樣的……啊……」粗豪的舌頭沖擊,令水秀的**深處又再度流出**來。



    「媽!你干嘛在自己的女婿房中,唔……唔……偷偷上**網站,還**呢?」



    「你……全看見了……」水秀羞死了。



    「當然啦!還叫出我的名字!」



    「……啊……有嗎?」水秀用雙手捂著臉孔。



    「而且不穿**只穿著絲襪,這擺明是嶽母**女婿!」



    「我不……沒……有啊……這個意思的……」



    「媽,其實我很喜歡你的……你那對美麗秀長的**,令我經常興奮……」健威實時拉下牛仔褲,一根粗如壓面團棍子,正翹翹的頂在水秀的大腿上。健威上下擺動自己的腰肢,讓**磨擦著水秀的大腿。



    「我想做這個很久了,媽……啊」



    「啊……不……啊……可以這樣的,這是……**呀!你……不是很愛惠美嗎?這樣做會對不起惠美的。」



    「我在思想上早就對她不住了,我每次跟她**,腦里都是媽的樣子。」



    「啊……不要說……」水秀聽完**變得更濕潤。



    健威擡起水秀那條42寸長腿,不斷舐啜著水秀的小腿肚、腳背、腳掌,腳跟和腳趾,健威將自己怒脹的**頂在她的**上,不斷磨弄,水秀想反抗逃走,但剛**后,小腿還在發軟,根本走不動。健威已經失去常性,他隨手拔下褲頭的皮帶,將水秀縛在椅子上。



    「媽……替我吹吧!我已經有七個月沒有跟惠美**了……」



    「怎可以……替女婿吹的?不可以……不可以……」



    「媽!你看人家的媽媽也是這樣替兒子吹奏。」水秀在健威的引導下,竟不**望著計算機屏幕上未完的故事。



    13-15圖,黑發帶點南歐風情的媽媽不自****著兒子粗壯的**。兒子初時有點難爲情,媽媽輕咬下唇后,竟一口把兒子的**吞下。兒子帶點驚訝,但跟著十分享受。



    16-18兒子任由媽媽擺布,讓媽媽爬到身上,媽媽扶著兒子的**頂在自己的**口,媽媽用力一坐,**便輕易滑入濕潤的**內,二人同時發出贊歎的表情。



    19-21媽媽不斷擺動**,兒子跟著反撲擡起媽媽兩腿不斷抽送,媽媽發出嘶叫的表情,最后兒子在媽媽的面上噴出又濃又淍的**。



    故事完結,水秀回到現實,只見自己已經不斷啜吮著女婿健威的**,年輕力壯的**竟在口中跳動著。



    「媽……你喜歡嗎?你啜吮得很好,簡直……可以封作箫后。」



    「唔……」水秀感到難爲情,但被健威的髒話挑起的**之火已經叫她**。她不斷舐吮那怒脹的**。



    「媽,你不也是很喜歡自摸嗎!以后有我就不用吃自己了。」



    「唔……」



    「好味嗎?媽……快說……好味……」



    「好……好味……」水秀終于說出心底話。



    「媽……你吮得人家很舒服……啊……啊……」



    「不要叫媽,叫嶽母……」



    「是的,嶽母……」



    「我女兒會替你吹嗎?」



    「她……她嫌髒……」



    「這個女兒,就是有潔癖……根本不懂甚麽是好東西。」



    「嶽母……」



    「該我這個做嶽母的,來服侍服侍我的好女婿。」水秀主動的用手托起女婿的陰囊用嘴巴不斷啜舐著。



    「啊……啊……好呀……嶽母,好舒服呀!」



    「唔……啜雪……啜啜啜……」



    「嶽母我快受不了,我要……」



    「不準呀……」水秀二指緊壓健威的**,遏止了他**的沖動。



    「嶽母都未吃飽,怎可以射呀?」水秀把雙腿又擱回計算機椅子的手把上,「來,扯破它。」健威呼吸濃重的把那條濕透的絲襪胯位,好不容易地扯破,布滿恥毛發出細潤柔光的**全部露出空氣中。



    「你嶽母的下面漂亮嗎?」健威呆望著點頭。



    「快舐呀!替嶽母好好的舐呀!」健威像沙漠的人,十分饑渴的舐含著水秀那片綠洲和甘泉之源。



    「啊……啊……呀……唔……啊……」健威的舌頭發出**媚的舐動聲。



    「啊……好舒服……好女婿……我要啦!……」水秀輕咬中指:「要……唔……要甚麽……」



    「唔……你壞呀……你明的……」



    「說吧……我的親嶽母……你說吧……你不說我怎曉得……」



    「唔……人家要好女婿下面……的東西……插入人家的下面那里。」



    「下面的東西是甚麽,人家是誰呀?……說清楚一點……」



    「唔……人家害羞呀……」



    「不要怕,只有我們兩個人嘛……」



    「嶽母要好女婿的大**插入嶽母的……嶽母的……」



    「香**……說呀……」健威一口咬著水秀那粉紅微脹的陰核。



    「啊……啊是香**呀……」



    「全句說一次……」



    「嶽母要好女婿的大**插入嶽母的……香**里呀……」連最后的防線也破了。



    健威半蹲的用手扶著**頂在水秀的**口,磨弄了一會。噗吱一聲,女婿整根**已經滑入嶽母那滿溢**的**內。



    「啊……」



    「啊……入啦!」健威擡起水秀兩腿如滑雪一樣,不斷擺動腰部向前沖刺。



    「噗吱噗吱噗吱噗吱噗吱噗吱唧嚓唧嚓唧嚓唧嚓唧嚓!」**不斷發出******的聲音。



    「啊……啊……啊好……呀……啊……呀……好女婿……不要停……好……我要升仙啦……」



    健壯的健威不斷的抽動,連汗水都流出來。他本想抱起水秀,但身材高挑的水秀,並不容易抱起,二人終于滾到床上。



    水秀壓在健威身上,**繼續插,水秀狂野地將身上白襯衣的鈕門扯破,肉色半透明的奶罩下清楚看見一對碩大的**,**上有一粒精巧的奶頭。健威用舌尖舐動水秀兩粒細如紅豆的奶頭。水秀有更是感到興奮。



    「啊啊……啊好,好好好……舒服……不要停……我的好女婿,我的乖兒子……啊……呀……」



    健威哪見過嶽母如此**蕩的樣貌,健威更是鞭鞭有力的插入嶽母水秀的美穴內。水秀的****汨汨流出,如水泉般噴出**,連健威的**也吐了出來。



    「嶽母大人,女婿想玩你第二個小洞。」



    「這個不行,這個連你嶽父也沒有玩過呢?」水秀嚇壞了。



    「嶽母,我很想。」



    「讓嶽母用第二個方法來幫你好嗎?」



    「怎個幫法?」水秀用她一雙絲襪美腿緊夾著健威的**。



    「啊啊嶽母,這個舒服得……爽死了。」



    水秀不停的腳掌磨弄著女婿粗硬的**,連自己也忍不住**起來,她用指尖磨弄自己的陰核。水秀一直望著自己的女婿被她玩弄,感到又興奮又羞人。



    「嶽母,這個……這個太舒服了……我受不了!」健威在水秀的雙腿噴出白泉,一大灘的**粘在水秀的腳掌和大腿上。



    「嶽母,我愛……死你了。」



    「唔!這段女兒養胎的日子,就由我這個做嶽母好好照顧你吧!」水秀把絲襪**下,任由女婿的**滴在自己的臉上和嘴里。





















0.0159459114075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