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長篇連載]聰明玲莉17上+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張凱文 於 2012-1-15 16:51 編輯

聰明玲莉(17上)


作者:小雞湯


                (17)

                (上)

  莉的說話叫我如墮深淵,思想被拋得很遠,眼前只不斷晃動著玲的容貌,莉
看到我整個人呆若木雞,輕聲笑說:「怎麼了?想起姐姐嗎?雖說那個是我的好
姐姐,但你現在要與我做愛,卻想著別人,不是有點太過份了?」

  我被莉的話帶回現實,茫然說道:「如果妳是玲的妹妹,我就更不可以跟妳
發生關係!」

  莉嬌縱地道:「為什麼不可以?你跟姐姐既已分手,即跟我也沒有關係,那
一對毫無關係的孤男單女交流切磋,又有什麼不可以了?」說著莉沒待我回答,
蹲起小腿扶著我堅挺的陽具往自己屄口輕磨兩遍後,便緩緩坐下,把整根雞巴不
徐不疾地埋沒在自己的陰道裡。

  那一陣久違了的溫熱隨著肉棒被吞噬而直透全身,我但覺舒適無比。莉的陰
道十分緊窄,雖早已濕潤一片,但仍覺寸步難行,這小妮子口裡說得豪放,但以
我閱女無數的見識知道,小女孩的性經驗其實不會太多。

  全根盡沒後,莉嘻笑著說:「好粗啊!我在加拿大的時候吃慣洋腸,想不到
中國人也有這麼厲害的。」

  我雖被熱暖的陰道包裹得無比舒服,可這時腦裡盡是玲的影子,根本無心享
受,著莉說:「求妳不要再玩了,告訴我玲的事吧,我很掛念她。」

  莉挑釁般的笑道:「想我告訴你姐姐的事?你把我操得舒服了,我便告訴你
囉!」

  女子的傲慢使我感到莫名的憤怒,這段日子我事事可以對妳容忍,但玲是我
生命裡最重要的女人,我實在忍受不了她要成為滿足一件事情的籌碼。我低下頭
來,強忍著說:「我知道妳恨我傷害了妳姐姐,但不要這樣,我只想知道她的近
況,妳不要做一些令大家都難堪的事情。」

  莉態度不改的說:「難堪的事情?你的雞巴都已經全部插了進來,你跟我是
幹上了,反正都做了,為什麼還在裝君子?」

  我怒由心生,擡起頭來伸手到莉的額上,撥著那滴滴的汗珠,平靜道:「在
裝的是妳!看,滿頭都是汗水,如果妳吃慣洋腸,會一插入就這樣子嗎?」

  「什麼?」莉被我一言破道,滿面尷尬。我沒有答話,決心要好好教訓,當
下扶著她的腰子緩緩挪動移向床邊,直至雙腳著地便整個人站起來,期間雞巴一
直插在她的陰道裡。莉被我突然的舉動弄得有點不知所惜,只懂像八爪魚般牢牢
的抱著我。

  我倆的臉龐靠得十分近,她那雪白的乳房也完全壓在我胸膛前,我在她耳邊
溫柔地說:「妳是說我操得妳爽,妳就告訴我嗎?好吧,讓我給妳最爽的!」

  莉的表情有點恐懼,我用指頭在她的嫩紅乳豆上細撫數遍,乘她不覺腰間忽
然用力向前一轟,女孩的整個身子便隨即往後拋高,大半根雞巴被揪出體外,幾
乎褪至洞口;半秒後再次猛然沈在我的肉棒之上,整根盡沒,而且因為衝力這次
比剛才插得更深,彷被貫穿整條陰道。

  「呀!」莉發出一聲叫喊,身子也變得緊繃,抱著我的雙手比剛才捉得更加
牢,完全沒有了剛才的放肆態度。

  失去玲的日子,我鬱抑了好幾個月,對過去所作所為的反省,與及對心愛的
人的傷害,無一不使我心情低落。那鬱悶在心中強行忍耐,其實早已到無法承受
的界限,如今受到這自稱是玲妹妹的挑釁,也就一口氣的爆發出來。

  我向莉問道:「這樣夠爽了嗎?」莉沒有答話,我再次向前猛力一頂,這一
下的力度比剛才更狠,莉高叫一聲,墮下時簡直是整個身軀撞向我的肉棒,兩人
的陰毛完全靠貼,沒分離半寸。我不予她休息時間,才剛墮下又再全力推去,像
拋著鞦韆般一放一收,連推幾下,把莉插得淫水飛濺,沾得下身一片狼藉。

  一如所料,莉的經驗不多,被這樣猛插幾回,已經整個背脊都是汗水,渾身
在顫。我看到女孩臉容滿可憐的,眼內盡是淚珠,也就停了下來,只見我稍一停
下,莉的一雙小腿立刻牢牢纏著我的腰,生怕又被我拋過老高。

  我取笑說:「很多女孩子都喜歡抱著幹,說這樣才插得更深,怎麼妳要哭出
淚來了?妳不是經驗豐富的嗎?」

  莉倔強的搖搖頭,用眼睛厲著我。經過兩星期的相處,我知道這女子的態度
驕傲,不把她插過半死也難治她於胯下,於是準備再次放鞦韆,唯這次女孩學乖
了,小腿牢牢不放,不讓我再次把她拋開。

  我冷笑一聲,把陰囊下的根用力一收,插在陰道內的雞巴頓時猛抖一下,莉
感覺到小屄突然一脹,驚訝地望著我。我不發一言,抱起她的雪臀,左右兩手的
中指伸往小菊花兩旁一拉、無名指向屁眼一探,女孩登時羞紅滿臉。我乘其稍一
鬆懈,立刻再次扶起她白滑屁股,用力地把雞巴轟向小屄。

  「呀!呀!」莉發出一陣串的吟叫,女人如何強裝,身體的反應仍是最為直
接,經驗不多的女孩大多不喜叫床,只讓喉間洩出做愛時的喜悅之聲。插進屄裡
的龜頭環被那重重疊疊的肉壁刮著、磨著,頂端每每碰到花心。我幹得起勁,也
不理面前是誰,把近月的抑壓盡情發洩,像發狂般猛力幹著莉的小屄。

  「嗯嗯……嗯嗯……」莉的呻吟高低起伏、時快時慢,小屄內的淫水滔滔,
滑膩非常,肉壁越縮越緊,我知道要把這小女生推向高潮不難,但此刻我更想知
道的是玲的近況,於是在她快要洩身的時候又緩慢下來,直至完全停頓。

  莉急喘著氣,我抱著她坐在床上,把肉棒抽出,只見微張的兩片肉瓣仍不斷
抖動,我柔聲說:「對不起,但我真的很想知道玲的近況,妳可以告訴我嗎?」

  莉沒有了剛才的囂張態度,星眸微眨,開始有氣無力地說著玲近月的事情。
莉告訴我,自姐姐跟我分手後,便辭去工作,獨個返回加拿大,希望可以離開這
個傷心地,忘掉那叫她悲痛欲絕的感情事,而在三個月前,更在當地認識了新的
男朋友,過著重新的生活。

  「姐姐說這個男人對她很好,人也細心,雖然交往不久,但相信他是可託付
之人。」莉平靜地說。

  我聽著舊愛一切無恙,更有新的戀情,總算放下心頭大石。經過當日一事,
我當然明白不再可能跟玲在一起,如今知道她已走出陰霾,忘掉舊事,已經是不
幸中的大幸。

  莉看到我臉容放鬆的表情,揚眉問道:「你聽到姐姐有新戀人,居然會感到
高興?」

  我把心中所想的直接告訴莉,她哼著說:「真的嗎?看來你真的十分喜歡姐
姐呢!既然你深愛她,當日又為什麼要那樣傷害她?」

  我無奈地嘆了口氣,說:「我也不想的,但發生了的事情我也阻止不了,我
只能說很對不起妳的姐姐。」說到這裡,我問莉道:「妳可否替我打個電話給妳
姐姐?」

  莉拒絕道:「當然不可以,她花了半年時間才忘掉那傷心事,怎麼又要在她
的面前提起?」

  我聽後滿心慚愧,低下頭說:「對,我真的沒資格再面對玲,永遠在她生命
裡消失,才是真正的對她好。」

  莉眨了下眼,臉有得意的說:「你想再見姐姐,也不是沒辦法的。」

  我好奇地問道:「有什麼辦法?」

  莉挺著胸膛道:「你跟我交往,到時候你是她的妹夫,姐姐自然不能不見你
了。」

  我滿腦莫名其妙,也更對面前這個女子感到驚奇。莉經過一段休息,表情由
剛才被我操得驚恐的神色中恢復過來,她嘻笑一聲,主動躺在床上,以姆指和食
指撥開自己的肉穴,誘惑的說:「你剛才操得我好舒服,你真是比我想像中要強
得多。來,再操我一次,這次我有心理準備,不會害怕的了。」

  我看著那濕漉漉的粉紅嫩壁,嘆氣說:「莉,不要這樣子,好嗎?」

  莉挑逗般說:「廢話少說,過來吧,用你操姐姐的方法來操我。」

聰明玲莉(17下)

               聰明玲莉

作者:小雞湯



                (17)

                (下)

  莉的姿勢誘人,我卻絲毫沒有應酬她的心情。得知玲現在生活安好,對我而
言已經是最大喜訊,我雖然對莉的胡作妄為感到十分不滿,但她終究為我帶來了
玲的近況,故此我對她還是有所感激。從床邊隨便拾起一件舊衣服拋向莉蓋起她
的身軀,我獨個站起來。

  莉嚷著問我:「你做什麼?不繼續幹嗎?」

  我回頭說:「當然不,剛才只是為了知道妳姐姐的事才容忍妳,現在明白了
一切才不會跟妳胡混。」

  莉不滿的叫囂著:「美女入懷你卻不享用,是不是男人啊?」

  我沒好氣說:「抱歉,我曾經是一頭專業的色狼,審美眼光甚高,妳這種醜
屄才沒興趣!」

  這一番話把莉氣得七孔生煙,再也答不出話來。其實剛才雖只是驚鴻一瞥,
但以我閱人眾多,仍能即時觀察出莉的小屄唇肉色淺、羞如花瓣,加上插入時徑
道緊窄、愛液晶瑩,屬上佳名器,只是以口舌戲弄一番,也總算是一報這女生態
度傲慢之仇。

  再次聽到玲的消息,我心情好極,剛才小睡兩刻鐘,顯得精神奕奕,再也無
半分睡意,到洗手間稍作沖洗。我平日獨個在家,沒有鎖門習慣,這時候全身赤
裸的莉忽地推門而進,小嘴藐藐的走到我身邊以香臀撞我,強行奪去花灑位置。
我感到女孩霸道之餘,也覺她異常豪放。

  好男不與女鬥,隨便沖洗一下,索性把位置讓出,逕自走出洗手間外,避免
赤裸共對。

  十五分鐘後,莉洗完出來,我生怕她會赤條條的四處亂走,猶幸她已穿著整
齊,只是那一副不滿仍掛臉上。我知道她橫蠻無理,不作理會。而莉也賭氣般不
發一言,自行打開電腦,開始新一天的工作。

  這個早上尚算平靜,我雖對這個女孩子仍有千個問號,但也不作深究,反正
守不住秘密是女人的天性,加上這個莉性格衝動,到了關鍵時刻自會乖乖供出一
切。

  果然不到中午,莉已經忍不住問我:「你怎麼什麼都不問?」

  我不以為意的反問她:「問什麼?」

  莉有點激動的說:「我突然說玲是我姐姐,你應該有很多問題吧?例如我怎
會找上門?目的是什麼等等!」

  我聳肩道:「抱歉,這些事我沒興趣知道,反正明白玲一切安好,就已經足
夠了。」

  莉的臉色變得又紅又綠,著我說:「哦,這樣嗎?」

  我轉過身子,笑道:「如果妳想告訴我,那便聽聽吧!」

  莉哼著說:「我現在又不想說了。」

  我重新把椅子轉回對著螢光幕:「是嗎?那算了。」

  莉終於忍不住向我叫囂道:「好吧,我告訴你,我今次回來是要替姐姐報仇
的!」

  「報仇?」

  莉咬著指頭說:「對,玲姐雖然不是我親生姐姐,但我倆感情比真正的姐妹
還要好,當日她高高興興的說要回香港發展,卻傷心的回到加拿大。我這個姐姐
那麼好,我一定要知道是誰那麼沒人性,把她弄成這樣子。」

  我內疚不已,低下頭來,抱歉道:「妳說得不錯,玲是個很好的女孩子,我
令她受到那樣的傷害,要接受懲罰也是罪有應得,但妳打算怎樣替玲報仇?」

  莉挺起胸膛,一臉得意的說:「我找接近你的方法已經花了不少時間,現階
段還沒想出來。」

  我呼一口冷氣,心想妳人雖聰明,卻是一個魯莽女子,方法也沒想清楚就貿
然爬到男人的床上,似乎是便宜我多過懲罰我。不過無論如何,明白莉跟玲的關
係後,我就自覺沒可能視而不理,我著莉說:「好吧,報仇方法妳好好想,但既
然知道了真相,妳就沒可能繼續留在這裡工作吧?」

  莉搖搖頭說:「報仇跟工作沒有關係唷!我一面替你打工,一面想辦法也可
以。」

  我感到啼笑皆非,只有一切隨其意思道:「好吧,那我加妳一倍工資,當是
我的一點補償。」

  莉盯著我說:「這算是什麼?用錢侮辱我嗎?我雖然恨你傷害我姐姐,但公
私分明,不會藉著這種關係來向你拿錢,我會憑自己的實力讓你心服口服地提高
我的工資。」

  我心想好一句公私分明,妳到我這裡做事本來就是另有所圖。不過莉的性格
跟玲雖然大相逕庭,可不貪不婪的個性卻十分相近。令我不得不信,兩人雖無血
緣,卻真是姐妹。

  經過今早的舉動,我當然明白把莉留在身邊會有問題,但想到也許可以從她
的身上取得更多玲的近況,加上她的工作效率優異,在公事上對我的幫忙甚大,
我著實也沒解僱她的理由。

  這天工作室內的氣氛有點奇異,但大家仍是把手上的工作完成,到了午飯時
間莉也不哼一聲,一直工作到傍晚四點才拍拍肩道:「八個小時了,我下班!」

  我沒意見,事實上莉的工作在兩小時前已經完成了,這段時間她都一直在網
上閒逛著等我交下的工作,我本想叫她早點下班,但因為氣氛尷尬,也就沒說出
口。莉像住常一樣從座椅上取過手袋,臨行前回頭問我:「最後問你一次,幹不
幹我?」

  我搖搖頭,莉作出一個鬼臉:「不幹就算,有寶麼?以為就得你一個男人,
我去找男朋友打炮!」說著用力關上大門,怒氣沖沖的離去。

  我一臉莫名其妙,有男朋友卻還隨意跟男人上床,想來那個不幸男生的頭頂
一定綠得發亮。

  聳一聳肩不再深究,我繼續手上的工作。可能是心情不錯的關係,這天我直
到晚上九點也半點不餓,兼且因為經過幾個月的努力,遊戲程式的完成度已經差
不多接近八成,看到和玲一同構思的人物在螢光幕上自由躍動,安慰之中又有著
點點感慨。

  隨意泡個方便麵,梳洗過後便上床休息,昨晚睡得不夠,加上知道玲的近況
有種放下心頭大石的感覺,這個晚上我很快便安然入睡。

  過往的荒唐日子,我大多有美相伴入睡,但自從認識玲後,我早已習慣獨個
兒進睡,抱著溫香軟玉那感覺早沒嚐過。甜睡之間突然一陣香氣撲鼻,半夢半醒
中有種不祥感覺。

  昨晚莉乘著我睡覺間潛入睡房替我吹簫,今天那小妮子不會又作什麼驚人舉
動吧?迷濛中摸摸下體,沒有那溫熱感覺,我暗舒口氣,但鼻頭間那陣女兒氣息
卻又真實無比,張開雙眼,果然看到睡得香甜的莉就在身邊。

  「喂,妳又在做什麼了?」我慌忙彈起,拍打莉的臉頰強行把她吵醒,倦極
的女孩被我從好夢中拉回現實,夢囈般說著:「我沒什麼啊,人家只是跟男朋友
幹得累了,才借宿一宵。他今晚不知怎的那麼厲害,幹了三次也不肯停下來,如
果我留在他家裡睡,肯定會連小屄也被幹破。」

  我沒好氣說:「那妳也應該回家睡,而不是跳上我的床!」

  「別那麼頑固嘛!我答應你今晚只睡不幹,不會騷擾你的雞巴,如果你忍不
住也只幹人家屁眼好了,小屄剛才被幹得太狠,還有點痛。」莉睡得死死的說。

  我嘆一口氣,雖說有昨日經驗後我不再感覺稀奇,但始終仍是無奈不已。我
腦海中除了後悔輕易給莉家中鎖匙外,也想著明天一定要在睡房加鎖。

  這個莉集合了主動和荒淫於一身,如果給我在往年認識,那有多好。

                (待續)
              






















0.015929937362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