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酒後失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來……來……來……多喝一點!」

在某餐廳裡,一位漂亮的女子正不好意思的喝著別人敬她的酒,之前幾杯黃湯下肚,臉頰已經微微發紅,此時的她更顯得嬌貴。

楊淑芬,芳齡三十三歲,已與丈夫趙順清結婚八年,但由於沒有生育,加上保養有方,因此身材一點也沒有走樣,配上瓜子般的臉蛋、襯托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高高的鼻子、紅潤細小的櫻唇,白裡透紅的肌膚、165公分的身高,32B、24、35的三圍尺寸,身材玲瓏有緻,雖然胸部稍小,僅有B罩杯,但與少女相比,更增添了一份成熟少婦的獨特韻味,走在街上仍吸引不少男生的目光呢!

夫妻倆都一起任職於某貿易公司,淑芬是採購部門的專員,丈夫趙順清則是營業部門的主管,目前則在大陸出差。.

「好啦,好啦,淑芬不能喝了啦!」

說話是同部門的同事貞瑛,五十一歲,剛跟丈夫離婚,長得甚是肥胖。 其實淑芬已經有些暈了,殊不知這全是一個圈套的開始。酒足飯飽後,單身的葉經理自告奮勇要送已經有些神智不清的淑芬回家,不料卻被貞瑛給擋了下來,提議讓一起參加部門聚餐的司機老柯送。

「我跟淑芬都住中和,給老柯送就好啦!」貞瑛嚷著。

葉經理笑了笑,眼神裡卻有些許悻悻然。 淑芬跟貞英兩人上了老柯的車,淑芬坐在前座,貞瑛則在後座,到了中和後,貞瑛便先下了車,獨自留下淑芬與老柯兩人,這時的淑芬可以說是已經入了虎口。

原來老柯早就在覬覦淑芬的美色了,苦於平時淑芬與丈夫都在公司,毫無一親芳澤的機會,這次特地利用聚餐之便,把不勝酒力的淑芬給灌倒,然後又給了貞英一些好處,因此得到這個百年難得的天賜良機。;

老柯顯然是老手,不一會兒車子就開到了一家MOTEL,淑芬帶著暈眩,根本還不知道即將要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就昏昏沈沈的被老柯給背進了房間。進了房間,老柯輕柔的將淑芬放在床上,然後開始脫淑芬的衣服,淑芬雖然神智不清,卻也警覺到情況不對,正想喊叫嘴巴就被老柯摀住,後來雖然努力掙紮,但一個弱女子那敵得過孔武有力的大男人,就這樣淑芬就被老柯給強姦得逞了!

半夜裡淑芬醒來,發現自己身體光溜溜的蓋著棉被,看著身旁赤裸的老柯,伸手往陰部一摸又黏又濕,竟然還留有少許的精液,才恍然想起昨晚被老柯強姦的事。

淑芬內心又急又氣,恨不得殺了眼前這個汙了自己身子的男人,她衡量了一下輕重,決定立刻去警察局報案,沒想到一翻身想找衣服,卻吵醒了熟睡的老柯。 老柯一伸手,把淑芬想小羊般的拉進自己懷裡,擁著淑芬如白玉般赤裸的肉體,嘴巴貪婪的親吻她白晢的肌膚,淑芬心裡只覺得一陣噁心,想推開老柯,他竟然翻過身來壓著淑芬,淫笑著:「昨晚跟妳幹的很爽,不介意再來一次吧?」

「不要臉的禽獸!你……你……你竟然強姦我,快放開我!」淑芬生氣的叫著。

「是嗎?可是昨晚那次可是妳要求我幹的,怎麼能叫強姦?」說著老柯指了指淑芬躺的床單,只見上面斑斑水漬。

「那可不是我的淫水喔……」老柯淫笑著

淑芬一見,頓時臉上一陣緋紅,淫水不是自己,還會是誰的。算算日子,丈夫到大陸也有一個月了,毫無性生活的一個月,獨守空閨的淑芬的確在內心深處是有些寂寞難耐的,但這並不代表自己就是一個不守婦道的淫娃蕩婦呀!

就在淑芬胡思亂想之際,老柯雙手已經慢慢摸向自己嬌小可愛的雙峰,淑芬再度掙紮,但是粉拳打在老柯身上猶如螞蟻撼柱,起不了任何作用,只好放棄任他擺佈。

老柯一邊搓揉淑芬的乳房一邊吸吮她的奶子,一下舔一下吸的,淑芬的奶頭逐漸硬了起來,老柯知道已經開始挑逗起淑芬的性感帶了,於是湊嘴過去想親淑芬,淑芬東閃西閃的,就是想避開老柯滿是鬍渣跟菸味的嘴巴。

老柯精於此道,哪裡會就此打住,他馬上改變戰術,突然粗魯的扳開淑芬的雙腳,一頭就往淑芬平坦的小腹鑽去,用69的姿勢往淑芬下面的陰蒂猛舔,淑芬只覺男人胯下刺鼻的騷臭味迎面而來,老柯粗大的老二就在眼前不時晃動。

平常跟丈夫的房事,兩人都算是保守派的,每次炒飯幾乎清一色的男上女下,哪裡會有像現在如此丟人淫穢的姿勢

「不要……不要……唔……唔……下流……不要……」

淑芬本能的閃避著,還得小心老柯晃來晃去的老二碰到自己嘴巴。 雖然淑芬不斷搖晃著白嫩的屁股,努力抗拒老柯的挑情,

但是慢慢慢慢一股熱流卻是不可抑制的往下體集中……

「你……你不要再舔啦……快……快出來了啦……你不要……啊……啊……」

淑芬的陰道突然一陣痙攣,淫水像潰堤的河水般奔流而出,內行的老柯大喜,握住硬梆梆大老二,對準淑芬粉紅的桃花洞穴展開猛烈的攻擊,一波又一波的攻勢,老柯的龜頭不斷地深入陰道,頂到淑芬全身最敏感花心。

「你……你快停啦……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啦……嗚……嗚……」

雖然道德感讓淑芬開始低聲飲泣起來,但交合的快感卻讓淑芬雙腳不自覺地勾住老柯,來回擺動著屁股迎合老柯一次次兇猛的進出…… 

不知道被搞了多久,淑芬也記不得是洩了幾次身子,結束後淑芬只覺全身疲憊無力,連澡也沒洗又沈沈睡去,一直睡到當天接近中午,淑芬才被電視吵醒,看到老柯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淑芬羞赧地拿了衣褲匆匆跑去洗澡,回想起昨夜自己一開始拚命抵抗,到後來竟被老柯征服,整個臉頰不禁泛紅起來,擦乾發燙的身體,淑芬低著頭走出浴室,生怕被老柯發現自己的窘態。

老柯說再休息一下就去退房,淑芬便趁空檔坐在梳妝台前化妝,身旁的老柯卻故意把電視轉台到色情頻道,女主角淫蕩的呻吟聲充斥著整個房間,淑芬面紅耳赤,下面慢慢潮溼起來,老柯愈看愈起勁,褲襠裡也慢慢的搭了個小帳篷。,

化完妝過的淑芬明艷動人,她站起身來,拿起桌上包包便要離開。

「哇!真漂亮,跟妳一比,電視裡的根本就是醜八怪……」

老柯看著化好妝的淑芬情不自禁的稱讚起來,其實淑芬本來就麗質天生,聽到老柯的讚美,內心除了高興外,對他的敵意也消除大半。

沒想到老柯話一說完,老柯又把淑芬拉進懷裡,按住她的香肩由頸部、耳根、臉頰、來回親吻。

「你幹麻?你放開……放開我!」

淑芬只想趕快離開這裡,但是無奈老柯雙臂像鐵箍般的套著她,也只好由著他了。 老柯看淑芬放棄了抵抗,最後充滿鬍渣跟煙味的嘴巴,緊緊的封住了淑芬微微張開的嘴唇,含住她的舌尖慢慢輕柔的吸吮。老柯調情手法老練,淑芬的身體又逐漸燥熱起來,不久老柯雙手移到淑芬的胸前,慢慢解開她上衣的扣子,扯開奶罩,淑芬小巧的酥胸赫然袒露在外,淑芬羞紅了臉望著梳妝鏡裡的自己被老柯逗弄著奶頭。

「唔……唔……別……別戲弄人家了……喔……」

淑芬低聲呻吟著,淫水已經緩緩溼透了內褲。 就在淑芬越來越興奮的時候,老柯看時機差不多了,三兩下就脫掉淑芬的窄裙跟性感三角褲,然後讓淑芬雙腿打開,把手趴在梳妝台上,屁股翹起來對著自己。

「啊……這……這好丟人呀……」

對性愛極為保守的淑芬扭動著屁股抗議著,沒想到卻讓老柯更是慾火大熾。 現在,趴在梳妝台上的淑芬下半身只剩連身的黑色絲襪,兩腿間的森林禁地已經是濕得一蹋糊塗,像極了一隻急需公狗耕耘的母狗。老柯這隻公狗拉開自己的褲襠,握住昂然翹起的大老二,對準淑芬的蜜穴,用力的抽插起來,看著平日端莊,被人稱為公司第一美人的淑芬,在鏡子前面被自己姦淫,讓職務卑微的他十分得意。

老柯粗大的陽具在淑芬窄小的陰道裡不斷進進出出,「啪!啪!啪!」肉體間的撞擊聲不絕於耳,淑芬也忍不住的呻吟起來。

「喔……好爽……好爽……要死……要死啦……」

老柯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淑芬屁股扭動的也愈厲害,突然間淑芬感到一股強烈的熱精噴向她的子宮,也隨即洩身了。她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白濁的精液緩緩的陰道流了出來,沒想到老柯意猶未盡,竟然走到淑芬前面托起她的下巴,強迫淑芬把龜頭上殘餘的精液給吃乾淨。

離開旅館前,淑芬要求老柯兩件事:
一、這件事只是兩個人的秘密,不能有第三人知道。
二、她是已婚的人,以後只能一個月見一次面。

老柯也爽快的答應了淑芬的要求,當然這只是的所有一連串事件的序曲罷了。

(二)迷途知返
回家之後的淑芬十分自責,心想為何還要答應老柯繼續見面呢?要是行跡敗露被同事知道,自己跟老公的顏面何存,辛苦經營了八年的婚姻只怕也要毀於一旦,雖然老柯的確是帶給自己不同於老公的性愛感受,但因小失大實在是得不償失。於是淑芬心一橫,決定從此跟老柯一刀兩斷,不過事情卻沒像淑芬想的那樣順利。

老柯在那天的兩個星期後便打電話給淑芬,約她開房間,沒想到淑芬一口就回絕了,一褲襠的慾火就這麼被澆熄,老柯心中當然是怒不可遏。

「好!如果妳在一個鐘頭內不到XX路XX賓館306房來,後果自行負責,可怨不得我!」

說到後來,老柯已經是語帶威脅。 淑芬深怕他大嘴巴傳出去,又怕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什麼把柄在他手上,只好出門赴約。

她穿了一件白色花邊領口的短袖緊身上衣,配一條粉紅色的緊身長褲,完完全全將自己身材的優點給表現了出來,既簡單又性感。

到了老柯說的賓館門口,淑芬只覺得自己跟平常鄙視的妓女有何兩樣呢?她哀怨的嘆了口氣,事到如今,就算是龍潭虎穴,也只好硬著頭皮闖一闖了。

老柯看到淑芬就像惡狼撲向小白兔一般,好像要把她整個吞下肚才甘心。

沒料到淑芬用力一把推開老柯,正色道:「你到底想怎樣?你不要以為我會像一般弱女子一樣任你予取予求,把我逼急了,大不了鬧上檯面,大家玉石俱焚。」

淑芬這一招倒是大出老柯的意料之外,老柯竟然一時也答不出話來。
過了片刻,老柯只好訕訕的回答:「好吧,那今天就是最後一次,過了今天,我保證不再煩妳,如果有違此言,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聽到這裡,原本怒氣沖沖的淑芬火氣稍減,心想老柯平時為人也不差,就陪他這最後一次,一了百了吧!她表面冰冷,心裡卻是暗暗偷笑,眼裡看著退讓的老柯,心裡也不禁有些得意。

「再說,那天銷魂的滋味妳可沒忘記吧?」老柯看淑芬開始考慮猶豫,打蛇隨棍上,馬上又接著說。 聽到這裡,淑芬回想起那天自己經歷前所未有的性愛體驗,雪白的臉上不禁飄上一抹暈紅。明眼的老柯知道奸計奏效,於是慢慢靠過身去,開始在淑芬身上不規矩了起來。

「這可是最後一次,下次想都別想。」淑芬趁著還有理智時,對老柯發出通牒。

「當然!當然!」老柯猴急的回答著。

淑芬說完,便認命的靠在老柯的懷裡,讓老柯一雙粗黑的大手在自己身上肆意遊走,老柯這一次也好像是為了珍惜這最後親熱的機會,不急不緩的慢慢脫下淑芬的衣服,還一邊讚嘆淑芬玲瓏有緻的身材。

「哇!淑芬!妳也算是十分淫蕩的哩!穿這種能看到內褲的褲子!」

老柯一手已經摸到淑芬緊實的屁股上,原來淑芬的細柔質料貼身褲就這麼讓三角褲的痕跡給露了出來,好不性感。

「什麼淫蕩?你……你別亂說……」防衛漸失的淑芬無力的抗議著。

其實淑芬怎麼會不知道這件事,雖然已經結婚,但是淑芬依然喜歡享受,走在路上被男生注意的目光,或許這就是女人的虛榮心吧! 不一會兒,淑芬已經光溜溜的呈現在老柯前面,明亮的燈光照在淑芬一身光滑白嫩的肌膚上,她嬌羞的坐在床上,習慣性的一手遮在胸前,一手則是遮著那讓所有男人都足以銷魂的神祕地,就像是一頭待宰的小羔羊一般。

看老柯猛盯著自己赤裸裸的身子,淑芬害羞的說想先去沖個澡,沒想到老柯回答說:「正好,那兩個人一起洗吧!」也不等淑芬回答,老柯已經推著淑芬進了浴室。

兩人身體淋溼之後,開始在身上抹香皂,老柯當然是沒有放過這次洗鴛鴦浴的機會,大肆的在淑芬身上上下其手大吃豆腐,淑芬當然知道老柯的企圖,就讓老柯在自己細嫩的玉體上好好摸個夠。

淑芬身上塗滿香皂後,轉身幫老柯塗的第一個地方,就是老柯已經舉了半天高的老二。

「呦……這麼有精神?」淑芬說著輕輕的打了一下龜頭。

「哇!妳……妳怎麼亂打我的寶貝呀?」老柯嚇了 一跳。

「誰叫你的寶貝上次亂欺負人!」說著滿是泡沫的雙手開始套弄起老柯的寶貝。

老柯瞇著雙眼,雙手也輕輕揉著淑芬的乳房,顯然是十分享受。 其實淑芬心裡是想早點幫老柯解決,好早點離開,沒想到弄到一半,老柯抓住她的雙手笑嘻嘻的說:「別弄了,別弄了,快被妳弄出來了。」

淑芬白了她一眼,打開蓮蓬頭開始沖水,沒想到水沖到一半,老柯居然蹲下身去,撥開淑芬雙腳,舌頭開始不停舔著蔭草中那條桃紅色的細縫。

「唔……喔……喔……別……喔……不要這樣弄啦……喔……」淑芬經不起老柯的舌下功夫,自言自語的呻吟起來。"

「嘿嘿……謝謝妳剛才的服務,現在該我回報妳啦……」說著老柯的舌頭像是掃把般的,規律的清掃著淑芬這片許久無人問津的良田。淑芬陰道裡的淫水早已氾濫成災,也開始情不自禁的愛撫著自己胸前的蓓蕾。看著淑芬已經動情,老柯更是得心應手,舌頭舔著舔著,雙手手指把淑芬的陰唇往外微拉,露出裡面嬌紅的陰蒂,舌尖繼續往裡面攻擊。

「喔……不行……不行舔那裡啦……不要……不要這樣……不行啦……」

每當老柯的舌頭掃過淑芬的陰蒂時,淑芬的屁股總是不由自主的顫抖,就如同欲迎還拒一般,既希望老柯能多舔一下,舔深一點能更靠近陰核,卻又不想老柯就這麼戲弄自己的私處,就在要與不要之間這麼猶疑不定。

老柯不愧是花叢老手,見時機差不多成熟,讓已經有些失神的淑芬靠著牆壁,左腳站在浴缸上,如此一來,整個陰部更是一覽無遺的展露在老柯面前。

「哦……哦……哎唷……喔……不要吸……要受……受不了……嗚……嗚……哦……哦……」

淑芬只覺得一波波刺激侵襲而來,只好雙手抓著老柯的肩膀,下體隨著老柯的刺激徐徐的擺動著。慢慢地,老柯加快了舌頭舔動的速度,偷襲陰核的頻率也越來越高,情慾高漲的淑芬開始忘情的歇斯底里亂叫起來:「喔……不行……不行了……唔……要來……要來了……啊……」

淑芬呼吸變得越越急促,抓著老柯的雙手越抓越緊,最後陰道不由自主的收縮,淫水傾瀉而出,老柯此時也不管淑芬已經洩身,嘴巴就是死纏著淑芬的陰核不停的吸呀吸的,倒是吸了不少淑芬的淫水。
此時淑芬已有些全身酸軟,老柯見狀立刻乘勝追擊,雙手將她撐了起來,讓她的雙腳呈現出令所有男人都會臉紅心跳的M字型。
淑芬見狀大羞,嬌嗔道:「羞……羞死人了……快……快放我下來!」
雖然淑芬話是這麼說的,雙手卻已經自動的環繞上老柯的脖子。

「嘿嘿……妳捨得下來嗎?」

老柯一邊淫笑,一邊挺著老二,那油亮亮的龜頭就這麼磨著淑芬的桃花口。 淑芬哪裡禁得起老柯這樣的折騰,只是脹紅著一張俏臉,真是美呆了。老柯也不忍心多折磨眼前這個俏生生的美麗佳人,他先讓淑芬靠著牆壁,雞蛋般大的龜頭對準目標,慢慢的擠進淑芬那柔嫩濕滑的陰道裡,先是來回抽動幾回,最後屁股往前用力一挺,大雞巴「滋」的一聲整根進入了淑芬令人銷魂的小穴。

「啊……」淑芬忘情的叫了出來。

老柯的屁股開始前前後後的抽動著,由於淑芬全身的施力點只有架在老柯雙手上,其餘來自老柯下半身的衝擊,她可人的小蜜穴只有照單全收。

「噗滋……喔……噗滋……噗滋……啊啊……噗滋……喔……」

兩人的交合聲夾雜著叫春聲,淑芬跟老柯用火車便當作愛的樣子,實在是淫穢極了。老柯毫不憐香惜玉,一下接一下規律地插進淑芬的小穴�,每插幾下就把雞巴拔出來一些,然後再重重的幹進去,淑芬被老柯幹得嬌喘連連。

「啊……喔……啊……啊……嗯……」

老柯嘴裡喘氣,幹得越來越快,瘋狂地對著淑芬的小穴抽插了百來下,淑芬只覺得身體的快感一波接著一波,又快被幹上了另一波高潮。

「來了……又要來了……要死……要死掉啦……」淑芬放浪的嬌喊,陰道又是一陣淫水狂瀉而出。 老柯脹紅了臉,下半身的活塞運動一下重過一下,跟著大喊:「我也要射了!我也要射了!」說著全身一抖,屁股一緊,老柯深插在花田小徑裡的雞巴向淑芬的子宮深處吐出了濃濃的精液……

  在浴室裡的失控演出只不過是整場春宮電影的開場白,老柯或許是要把握這最後與淑芬溫存的機會吧,當天跟淑芬,一共連搞了三炮,浴室裡的那發還不算。而淑芬似乎也覺得好像要把自己完全投入在這最後一次的瘋狂性愛裡,不但配合老柯用盡各種性交姿勢,連自己最排斥的口交,也在老柯的慫恿下,幫他吹了兩次喇叭!最後這對放浪形骸的男女是一起倒在床上氣喘籲籲,幾乎是快要虛脫了。

休息了一下子,淑芬恢復了平常的理智,她用僅存的力氣爬起身來穿好衣服,整理好儀容,臨走前冷冷的丟下一句話。

「別忘了你說的話。」然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間。老柯看了看放在電視上的小鬧鐘,淑芬是下午一點左右來的,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了,他站起身來並不馬上穿衣服,卻是走到電視前面,把鬧鐘旁邊的面紙盒拿開,裡面竟赫然放著一台小型的攝影機,鏡頭就正對準了剛剛兩人顛鑾倒鳳的大床上,攝影的信號燈居然還是亮著的。老柯關上了攝影機,嘴角慢慢揚起了一絲微笑



















0.012941122055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