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不好看= =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明朝年間阜陽縣西郊住著幾戶人家,其中一對秀才母子。母親原名林紓珍,自



16歲嫁與張家後,鄰居們都稱她為張氏。嫁入張家生了張秀才不久,其夫便染病

而死。



  由於張氏姿色上佳所以寡居時不少人登門求親,都被她一一拒絕,原由就是兒



子年幼,嫁入他家後恐受委屈。就這樣母子倆相依為命了十六年,日子過得清苦但



張氏也覺得值得,因為兒子十歲能寫詩、十四歲時就考上了秀才,鄰居們都誇是狀



元之才。



  夜間母親在燈遠處幹著針線活,一面做一面看著認真苦讀的張秀才,心下寬慰

不已。正在此時一聲聲淫言浪語由隔壁傳來,那如泣如笑的聲浪沖擊著朗朗讀書聲



,聲中的幽怨和淫糜令聞者臉紅。





  是過來人的張氏眉頭一皺,卻也不好發作。此時張秀才也讀不下去了,對其母

問道:「娘,隔壁出事了,楊家嬸子快要死了!」聽到這裡張氏奇怪問之:「你怎

麼知道楊家嬸子要死了?」「我聽見她在喊插死我了,漲死我了。」



  聽到兒子的話,張氏粉面頓時紅了起來,但也不知道怎麼跟他解釋,頓時沈默

不語。隔壁的喊聲越來越大,張秀才猛站起來拍了拍胸膛說要前去救人。張氏見了



連忙來拖,「孩子別去,那是夫妻之間的事情。」說完臉紅得更厲害。



  張秀才聽到母親的解釋後,見其臉紅似血,加上那句夫妻間的事情,也就知了

幾分。張秀才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也不再理睬那女人的呼喊,可是這顆心卻無法

靜下來了。



  張氏見兒子煩躁的模樣,連忙拿棉花來塞其耳朵。塞好之後卻沒半點用處,那



嬌喘呻吟一絲不漏的鑽入耳中,傳到張秀才的心坎裡。次日張氏出去賣針線,張秀

才剛朗讀完幾篇四書,昨夜的呻吟又響了起來。出於對這聲音的好奇,張秀才放下



書本拿著樓梯悄悄的爬上了牆頭。



  隔壁楊家嬸子光著身子趴在院子裡的凳上,同樣赤裸的男子趴在她白皙的屁股



上來回的聳動著,隨那人的動作,昨夜今辰的噪音就由楊家嬸子嘴裡發出。雖然張



秀才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也捨不得就此下來,一雙眼珠瞪得溜圓,下面也漸漸有



了反應。



  隨著院子內男人的一聲暴吼,這幕淫戲結束了,而張秀才的褲襠也濕透了,滿



手都粘著精液。至此以後張秀才天天早晨在母親走後就爬上樓梯去偷看,可是好戲



不會天天有,所以這幾天張秀才是乘興而去失望而歸。越是難見到他對性的渴望越

濃烈,以至只要身邊有過往女人,秀才的眼睛便如狼一般的死瞅著。





   隨之而來,許多古典色情書籍就代替了他苦讀的四書五經。以後許多日子裡張

秀才就在昏暗的燭光下手捧著色情書籍,一手握住筆挺的陰莖套動著,痛快的時候



還搖頭晃腦口裡唸唸有詞,彷彿認真苦讀的模樣。



  張氏怎知道兒子在幹什麼,依舊做著針線,忙著明日的生計與兒子的文房四寶

。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個月,張秀才讀破了色情小說萬餘卷,漸漸的虛無縹緲的色情



文字對他的誘惑不如以前了,他的視線由書本轉到母親鼓起的胸部,雖然張氏粗衣

布裙,卻絲毫掩蓋不住她那豐盈飽滿的身段。



  更重要的是,她是張秀才唯一能夜夜相望的女人。認定成女人後,張氏在秀才

的眼中不再是母親了,而是書上寫著的狐媚勾人的物事。想起書中的一段,楊得中

夜奸主母的故事,其中丫鬟與張得中的一段對白。



  「相公你若想少奶奶,只管趁她睡熟之後,摸到她房中便可。」張得中回道:



「若她叫將起來我如何是好。」丫鬟笑道:「若相公你將雞巴送了進去,少奶奶定



不敢喊叫。」





  想起這段令自己狂射七次的妙文,張秀才心下決定依此計奸母。夜已三更,隔

壁房中張氏微弱的呼吸漸漸均勻,張秀才料母已睡熟,當即躡手躡腳推門而入,藉



著淡淡的月光,瞅見母親側臥酣睡。



  想起將要發生的事情,張秀才心跳加速,陰莖彈起,渾身哆嗦著走到近前。張

氏睡熟了,被張秀才緊張的手捏到身子也沒加反應。先前張秀才心還是虛的,見此

情形膽子也漸漸大了。



  雙手解著母親的布衣裙帶,不一會的功夫張氏便赤條條的呈現在兒子面前,張



秀才在月光下看到的是白花花的一身肉兒,伸手去摸,柔軟異常,摸上乳峰,溫馨



重回,胯下的雞巴也硬得受不了。





  張秀才急急的將衣服脫掉,光著身子就爬上了母親的床,找好位置將雞巴探索

著頂住一個肉孔,想起書中所描寫的,心想這就應該是了。對應書本,認定是此處



後,張秀才往前一聳,撲哧一聲,粗大的陰莖撐開花道,插入了半根。





  陰莖一入,張氏便醒轉過來,疼呼一聲問道:「哎喲、是誰?」雖然帶有質問



之意,可哎喲聲大而是誰兩字卻如蚊呢。初時張秀才聞母驚醒恐其亂叫,正欲堵嘴



時,感覺娘親比他還怕人知曉!想到這,也不堵嘴了,下身繼續往前用力,舒服地

將陰莖再送入幾分後,捏著鼻子道:「我是隔壁小楊,見嫂子寂寞,特來相會。」



說完後那陰莖完全被母親嫩嫩的花道包裹住了。





  聽到是隔壁楊屠,張氏無地自容,但恐驚醒兒子也不敢大喊,輕聲埋怨道:「

楊屠你好大膽子,快些下去…」一面推著身上男子。張秀才一面聳著陰莖輕聲道:



「嫂子,既來之則安之,你就讓我弄吧。要這樣推拉之下,驚醒四鄰,你我顏面上



都不好過。」聽到這裡,張氏一想,事已至此,也就長歎一聲,認命的攤開大腿任



插在肉穴中的雞巴來回抽動。





  見母誤以為是隔壁楊屠,張秀才更加心寬,雙手擡起分開的小腿往前壓去,張



氏的臀部也跟隨著大腿舉起,這個姿勢自然是方便了陰莖的進出,於是張秀才是大

刀闊斧,猛進猛出的抽動起來。花道間來回抽動一陣後,張氏大腿猛顫,股間肉穴



內一陣蠕動後四壁冒出淫液。



  受到潤滑後張秀才的陰莖越抽越快,那唧咕的攪水聲和撲哧的抽動聲響徹屋內



,張氏聽到這些異響。面色一紅,手兒連忙抓住男人半截陰莖,控制其深入。陰莖

被握,不能暢遊母穴,張秀才急道:「快放手,讓我痛快一會。」張氏低聲回道:



「不,聲音太響,恐驚醒我兒。」手兒又往下幾分,弄得張秀才只有個龜頭在母親

肉穴裡。



  至此張秀才道:「娘放手,是我啊!」聽到熟悉的聲音張氏腦袋頓時暈了,手



兒也不由得鬆開。張秀才也不耽誤時間,趁前端一鬆,整根雞巴就插了進去,開始

來回搗弄著母親的肉穴。得知身上男人是兒子後,張氏驚得半天說不出話來,身體

也如木雕一般,不會動彈,任張秀才在身上為所欲為著。



  弄了半響後,張秀才舒服的說道:「媽媽,我來啦!」將精液打到母親的肉壁

上。灼熱的精液一燙下,張氏頓時回過神來,望著累趴在身上的兒子,感覺到股間



冰涼的液體,做為娘的她還能說什麼做什麼,默默的流著淚。



  哭了一會,等張秀才睡著後,張氏才將其推到床上,還為其蓋好被子才蹣跚著

下床到後院去洗那體內的汙穢之物。次日,張秀才醒轉時其母正在廚房忙著,晨起

後張秀才的雞巴就鐵一般的豎起。為解慾火張秀才悄悄爬起,走到母親背後,忽然

將其抱住後,就開始扯裙褪褲。解除阻隔物後便將雞巴朝娘親濕潤的肉穴一捅,開



始快馬加鞭起來。對此張氏一聲歎息後也就由他任他了。



  自從與母相奸知道女人的味道以後,張秀才的精神又可以專注了,不久之後便

考上了狀元。皇帝十分欣賞他的才華,欲招其為駙馬。公主貌美如仙,但張秀才不



為所動,而以家中有妻斷然拒絕了天賜因緣。





  皇上聞之贊其面對富貴不忘糟糠妻,特封他為太子老師官居一品。下朝後張秀

才修書一封回到家中,將其母接到京城。





  母子相見,張秀才就迫不及待將母抱入內室。兩人脫光衣服後,張氏跪爬在床



上翹起白臀,露出那萬黑叢中一點紅,張秀才托住豐軟的屁股將雞巴插入一點紅內

。小別勝新婚,就此母子二人在房內盤腸大戰,整整淫樂了三天三夜,方才衣裳不



整的走出房間,從此後張氏改回原姓。以後…自然是兒孫滿堂,世代富貴



















0.0110268592834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