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墓仔埔春色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叫欽仔;國中放牛仔班畢業了後,在阮莊腳,無倘好親像市內囝仔嚇呢好坑,一工到晚瀛瀛沒代志打電動洽飆車過日子,爸仔就送我去洽莊內阿發師學手藝。阿發師是一個土水師,專門替人給祖公仔起大厝,做風水。所以平時工作場嚨嗎在附近的山上墓仔埔,平時除了師仔洽我以外,也有一個死尪的霞仔來做小工。
       日子嗎?講起來過了嗎真緊!已經做冬外,每工平時做識(工作)時,霞仔洽師仔用兮囉搵豆油吃重鹹的話佇答嘴鼓,你講一句來,我捅一句過去,有時陣洽伊插歸半句啦,馬上得給人捅倒轉來,給人虧洽歹勢,面紅講沒出嘴。所以只有惦惦聽、識罔做,聽爽暗坎在心內得好啊,其實講起來日子也甭外歹過。

      親像兮工透早;番土(水泥)攪好,搭要就工開始沏磚仔,霞仔就開嘴講:
    「發師仔!人講將四就沒皺,麥展勇啦!是不是昨暝拼過頭哩!今啊日手頭拿著磚,哪會比比挫!」
    「干!挫你去死!已經規哪工無做了!你是否是雞掰在癢喔!找沒人倘好給你幹喔!中晝吃飽再給通一下!麥牽拖一大堆閣講五四三!」
    中晝,便當吃了後,師仔就使一個目色,對霞仔講:
    「你不是要轉去餵雞鴨,我要下山去拿材料,順煞載你落山啦!要莫?要得卡緊呢!」
    霞仔有一點歹勢,對我說:
    「欽仔!等一下再帶冰水轉來給你吃!」
    就按呢跨將(上)師仔黑多掰(機車)的後璧座,兩人落山去了。落山去變啥蚊,其實我那會否知?囝仔人有耳無嘴,這款代志不通黑白講,無小心黑白講出去,代志就大條啦!惦惦睏中晝,當作啥米嚨否知,卡沒代志!

    也有閣親像兮工,鐵牛榮仔載砂石洽紅毛土(水泥)起來山頂。將面落貨將面對霞仔虧直講:
    黑毛堵(遇)人就展,洽你拼歸暝,拼到你軟腳叫娘禮!甘有影?
    恁這仔(這些)查埔孤孤出一個嘴,黑毛展伊嚇呢勇?也有法度?那伊瘋花仔那會到今嗎無生尬半隻咬蛇(蟑螂)出來。只有愛歸身軀罔搓罔玩,按呢當然玩歸暝那有效,正經爬上來,是檔外久?好膽叫伊來我的面前講?啥米人先軟腳要否知哩!你也愣;和你閣插一腳沒要緊,照常給恁爬轉去。你敢否?到時陣恁娥仔甭通來找我討人講嚨給我吸卡干阿干,轉去沒貨倘好交待?
    我看;歸莊查埔嚨給你吃了了,你夭無一個給你洽意,按呢啦!發仔用番土做一隻永遠定(硬)翹翹給你用?裡底可能得要扎鐵只仔,要沒哪還會照常給你夾斷去?
    我哪敢?阮是歹命無尪倘好照顧,才會恁查埔仔相招,撿一點菜尾仔。甭講洽嘿歹聽,親像歸莊嚨相好過?

    這歸工,師仔特別爽!因為伊那個大漢查某子給伊吊車尾,考到台北一個私立大學,其實阮莊仔內有法度考得著大學的妖是蓋少,所以師仔歸工嚨直臭屁卡嘴角全沫,還魁我就是不愛讀冊,只好跟伊同款這世人注定愛揉番土過日子。
    開學的時間到了,師仔講要休睏三工,帶伊查某子去台北註冊,嘟好工作場有一點趕,有一墳人日仔已經看好,趕緊要完盆。所以叫阮兩人甭使休睏,擱驚我甭會,千交代萬交代得要按那做,其實對伊對冬外!看嗎看卡會啦!伊就是貪得我這個徒仔工俗!平時甭要給我上場去哩做,麥先緊給我學會耀,驚我學會耀得先浪港(溜走)。

        這工;霞仔因為無師仔倘好答嘴鼓惦惦也是真無意思,只好找我罔牽!
      『欽仔!今啊日起就是師仔啦!要叫你阿欽師仔的!欽師仔!以後出師做師父做頭家,我看我就對你做卡有通!』
      「我得甭是甭驚給師仔打斷腳骨講!敢請你?」
      「以後做人的頭家時,得愛卡有度量!不倘像你師仔那樣凍霜,已經歸年無給我加工錢啦!」
      「其實師仔對你也是底外歹?又閣替恁川仔起大厝,三不五時又閣替你尋這一下田水,給你免哈!」
        「阮川仔的墓是我買的材料,他祇不過無給我算工錢而已,尋田水!尋你去死啦!囝仔人你是懂什米曉!甭通黑白亂講!」
         「對了!講搭底講,你是轉大人沒?鳥仔有發毛無?鳥仔哪發毛,就開始廈起秋,也得倘好用了!倘好用啥米你知沒?就是查埔查某倘好相好、倘好爽啦!」
        「我有發毛無發毛跟你什麼牽代,是恁玲仔要給我駛麼?」
        「無先給老身用看麥!那知影倘好用沒?就要肖想阮玲仔。來!傢俬先展出來給老身仔鑒定看麥!」
        嘴枉講,閣真正伸手來拉我的褲頭,我趕緊給伊撥開。
        「做識啦!甭得嘿!五四三啦!你有做無做無要緊,我哪無做得識,是唉給人罵到臭頭!」

        中晝便當吃完,我就跟平時同款找一個風水厝腳睏中晝。霞仔去附近樹仔腳放尿,轉來也在我身邊倒下來睏。
        對我講:
       「講真的了!鳥給我看麥啦!看一下得會死嗎?看你是應該是已經轉大人了!鳥仔應該也使用啦!你有用過麼?也是咖己打手槍?少年囝開始起秋,一工到晚爛鳥嗎硬梆梆,頭殼底卡想嗎是相干,沒人倘好干就打手槍來消氣!手槍打起來,越打爽起來就越緊!兩三下就緊買打出來。就算去開查某也是同款,賺吃查某伊要趕緊賺免傷身體,催你卡緊呢!卡緊呢!給伊催囉!你嗎就拚命撞,一捆哪你就出來啦!按呢養成習慣以後得無檔頭,無法度享受相干的趣味,後悔歸世人喔!
       其實查蒲查某相干,得要有趣芬,兩人慢慢搓!慢慢來!先相吻一下再擱摸伊的奶,吸伊的奶!你給依吸雞掰!伊給吸爛鳥!吸到爽起來,修睏一下心頭撂定再慢慢幹下去,慢慢來一下一下,越干雞掰越出水,那當時查某雞掰內底親像螞蟻在爬恰呢癢,爛鳥親像扒仔一下一下給伊扒出來!查某就會彼彼挫!檔沒著就先爽出來!戲時陣你才也駛開始拚命衝!
      查某人沒親像您查浦一下爽出來就軟落來!爽到頭伊倘好檔一睏才會下來,也使爽歸哪解!哪干無爽出來,ㄏㄟ親像沒起鼓就下戲,是外甘苦你敢知?比無干各卡甘苦!這些撇步沒給你教,後擺娶某沒法度給某爽,某一天到晚鬱卒放在心內!沒倘好ㄊㄠˋ 那有好面相給你看!也給外面查浦稍拐一下,就給你討客兄給你做烏龜!」
      給伊講卡心頭嚨癢起來,沒再給伊檔,給伊給我趟開牛仔褲開始玩我的爛鳥起來!
  喔!這呢大只!白拋拋又個紅支支,龜仔頭親像雞蛋這呢大粒!這呢大副的牲禮沒拿出拜怕剩(浪費)啦!哪知影伊爬起來,一手捏著我的爛鳥,一手將裙掀開就按呢坐落來!爛鳥馬上入去滑流咻又咯燒滾滾的雞掰內底!
  伊開始親像『青蛙跳』安呢一下一下給我幹起來,親像爛鳥套在兩塊肥豬肉中揉,拉出時陣歸個雞掰裡底肉紅支支隆拉出來,害我一直爽起起來!
    喔!我忍不住叫出聲。
    伊看我擋不住就坐下來講:
    甭想!喘兩下大氣,喔!這呢長!強要堵入去子宮裡!
    又格給伊衫鈕跟布拉惹(奶罩)打開,叫我摸伊的奶!兩粒有一點下垂的布袋奶,摸起來軟軟又夠真好玩!捏住伊的奶頭,摑硬起來!
    換伊擋不住!
    喔!嘶!一直唉
    開始搖起來,雞掰心搓著我爛鳥毛越搖越快。
   喔!喔!一直叫,嘴唾在嘴角流下來!一捆子歸身軀歙歙陣,雞掰內親像囝仔吸乃戲款吸著我的龜仔頭。
   喔!喔!出來了!出來了!足久甭給人干卡出來!
   爽!足爽!歸身軀軟曉曉倒在我身上。
   伊爽;我還摑沒有爽!趕緊給伊翻過來,兩腳翹高高放在我的肩甲頭,換我拚命衝!拚命哢!伊頭啊開始一直閃,一直講好了!好啊了!但慢慢開始嘛順我的勢跟我做夥搖!我!我咯給你引起來!
   又格戲戲陣,一陣一陣燒燙燙在雞掰底流出來,看伊軟叭叭倒在ㄏㄧㄚ在我按那搖按那撞!喔!喔!講否出聲。
   我嗎一陣加侖順!啊!就那呢給灑出去。歸個人軟下來倒在伊身軀上,兩個人大氣接小氣喘沒離。過一捆伊才叫我起來,拿衛生紙給我擦,伊加哩擦擦在爬起來。講
   真正歹竹出好筍;德仔那只黑腳香也有法度生出這隻大班鳩來!真正看麥出!
   什麼?阮爸仔生做什麼款你也知?連阮爸也給你騎過!莫怪人講你是莊內的公共便所眾人騎眾人蒜!你講,阮爸是按呢騎過你?你講!
   伊有一點歹勢;講:是按呢;前一暫訝落雨天無作識大家在廟後賭十胡啊,戲工我手氣有夠歹,身上兩千外圈輸了了無打緊,倒欠你爸仔千外圈。你爸有夠了然一直討。只好叫伊載我轉來厝內拿,轉來厝才知影厝內也無便錢。我只好講給伊爽得抵好嗎?就按呢才知影你爸那只黑閣薄扁、一下入去無兩三下就清潔溜溜!還夠真興,了後還過招我鬼外遍哩!你轉去就不倘跟你娘黑白講!我驚你娘那隻虎霸母。ㄏㄧㄚ嚨是你爸仔招的不是我興!
   歸下埔伊對我特別好,下班又替我洗傢俬;平時洗傢俬嚨是我的代志。要走啦還摸一下我爛鳥,講:這只真正有夠勇!我看莊內找無鬼只倘好比!
   第二三工,伊拱等未到中晝,趕緊吃飽就趕我卡快來躺好爽。又閣教我真多撇步,我越來越否緊張越有檔頭。也講真多伊的經驗給我聽。伊講查埔人興相干其實查某嗎是真興。查某卡歹勢講出來而已,查某通常需要先給人(城)誘,查埔先給伊摸、給伊搓,搓到楞頭起來,比查埔夠卡檔沒著,你否知影查某起楞起來,哪無爽出來ㄏㄧㄚ是外甘苦你敢知?歸工身軀親像狗瓦(螞蟻)在爬按呢。伊講查埔少年統勇,吃老就無法度不定翹沒起來,翹起來入去撞沒鬼下得出來!伊兜頭結婚時跟姻川仔有當時倘好拼歸暝拼到出來三四道,按呢捆去嚨否知?第二工兩人歸身軀酸痛共未爬昧起來,但是心情感覺外好呢。但是查某人,是就三四十越需要。

    師仔轉來看阮的工匱還算有滿意,一早起就開始講台北的查某是嚨生做外哪水的,頭毛染卡黃黃親想阿凸,皮膚嚨嗎細綿綿白拋拋,穿著嚨嗎外高尚閣水,無親像咱莊腳這些查某;黑又擱大圈,每一個未老就變成老查扒。嘿哪來爽一下不之外好你敢知?霞就講ㄏㄧㄚ哩愣;那無去開一下!

     干!那有法度!兩個憲兵對著著,訝無我一定叫一個來QK一下,一定贏過跟老查扒拼歸暝,干!想得就要捉狂。
     在ㄏㄧㄚ(那裡)有你查某子在身軀邊沒方便,轉來昨暝你某沒給你治一下夭,看你色塴塴到這陣親像瘋狗公亂亂腫,中晝再給你消一下啦!看你衝到面紅支支,沖久是會中風的!
     真實的!有尪的查某人否知尪的輕重,否給尪飼好飽再怪尪愛去外面開查某。如果每工給尪瓊得幹幹,看伊有什麼本事倘好去外口偷吃?話講轉來,像你按呢兩三下就清潔溜溜,去開查某實在沒采錢。要開得愛親像欽仔那樣有檔頭,ㄧ遍檔哩點外鍾連本帶利嚨瓊轉來才有價值。
    啥米?欽仔有檔頭你也知?這兩工我無在;恁兩人是甭是就在這黑白亂來?欽仔!你講!
    師仔忽然間鎯頭向我的腳頭窩批過來,好加在我閃得太緊,敲否著;訝無一定大孔小罹!大聲喊到:
    干恁祖媽!猴死囝仔咧!爛鳥毛否知發沒?得敢黑白來!做你老姆的!你也敢騎下去!真正沒人教示、無大無小!
    賣怪欽仔啦!這囉囝仔栽是老身要給伊教一下,這嗎當時秋,沒教伊按呢ㄊㄠˋ,檔沒住就跑去紅瓦厝開查某是會奪得戲囉太膏病,訝無就歸工家哩打手槍啦!打到黃酸手軟不晟樣。
    做人的勢大,你嗎要有一個款,洽你查某仔平大的勢小,你也跟伊玩,也傳出去甘會聽哩!
    講卡大就甭使跟伊玩,笑死人!恁查埔七老八老還不是去開戲囉十七八歲查某囝嬰,你敢講你沒?兜野還在講台北姑娘囝水咖想要叫來QK?嘿也(那些)訝不是跟你查某子差不多平大漢而已。有嘴講人,家哩顛倒夠卡死!
    平平查某人就差嘿呢多?查埔人有使在外面黑白匪類,查某人就要守什咪三從四德,是按呢?恁查埔卡會耀玩?講正經的!真正拼起來,恁查埔也無影比查某卡勇了!有法度倘好給查某人爽出來的查埔搭有鬼個?我到這久遇著倘好給我爽的,手指頭仔訝倘擙來算?十指還擙甭完。

    干!你是全莊內查埔嚨試過喔?見笑代!也趕講出來!
    有什米好見笑?阮是無尪倘好照顧,得會這一燉嘿一燉,加減撿。無親像人有尪達工倘好喂卡飽飽,笑人黑白跟人來。也無尪倘好喂看伊笑也出來甭?訝有你查埔人,有某倘好爽無答緊,閣歸工瘋想愛出來偷吃,搭一個嚨也好?我搭一次不是給你查埔拐出來脫褲的,你想我得嘿呢愣嗎?你講你爽過外幾的?甘會比我卡少?

    師仔給霞仔凸一下搭無話倘講;惦下去!中晝吃飽後,我麼是在風水厝腳笠歪歪坎在面捆中晝,其實我撂一下目眸看得,霞仔使一個目色叫師仔
    過來!講!
    逗位啦!
    這的好啦!
    霞仔站在隔壁墳的墓排前,將裙掀起來甲內褲脫掉腳尾,一手扶著墓排一手正搓著伊的雞掰,給卡瘡(屁股)翹高高在嘿等著。
    搭否得緊耶!笑死人講!夭鬼閣假細字!驚什瞇歹勢!

    師仔有一點歹勢,捉我這邊看一下,再行過去,將牛仔褲脫開,傢俬拉出來!用手正著搓,搓後倘給翹起來,閣呸一嘴嘴爛(唾液)在手底,再將爛鳥搓後卡滑,一手扶著爛鳥一手搭在霞仔的腳瘡,在從後面給伊戳入去!
    了後就開始搖,開始干!哪知影搖無幾下就溜出,將褲穿好行回來。
    霞仔在嘿大聲唉!
    恁祖媽得還沒開始,你就牽就一嗎是(玩完了)!越老越無檔頭,甭怪恁某否要給你騎!喂!你就按呢放我下埔在甘苦?頭洗落去,無剃我下埔是無法度過!欽仔!來!換你表演給伊看,看啥米叫做勇,啥米才是給查某人幸福!啥米才會爽!欽仔!緊哩來!
    我有一點歹勢否敢過去,師仔轉來小聲叫到:
    緊去啦!訝無!下埔那檔伊要著,給伊亂嗎亂死!
    我歹勢歹勢爬起來,行過去。,跟師仔同款將傢俬展起來,在後壁捅入去開始扶著伊的腳瘡(屁股),親像在篩砂石搖一下搖一下,霞仔將腳夾卡哇一下,因為雞掰裡底已經有師仔的貨底卡滑,夾卡哇卡有感覺。無一睏仔子霞仔就開始唱歌唉起來!可能專工要唉給師仔聽,所以特別大聲!
    喔!喔!這姆搭是相好做三饋,一下拖出來親像給我的腸啊肚嚨拖出來,堵入去又給我擠洽飽飽,搭下嚨嗎著爽筋!害我戲戲陣!喔!我起來!爽起來!緊哩!卡緊哩!卡大力擱卡大力哩!
    莫怪人講四十歲了後的查埔人嚨剩一隻嘴!
    好!好砑!休睏一下!我已經出來一蓋了!否通麥夏呢緊給我一直爽出來!伊給我推出來了後,走入去墓堆頂,將杉跟裙脫起來鋪在土腳,人倒羅去,因為內褲早就脫起來所以已經脫光光,日頭曬到雞掰,黑鬃鬃的毛下腳兩片雞掰皮也黑金金卡會反射!我也感覺牛仔褲雖然放在腳頭窩,夭是溪(礙)腳溪手嗎脫起來,規去衫也總脫起來!
    來!來吸一下老奶埔!用手將奶捧起來給我吸了後,去拉裙先擦伊的雞掰了後再擦我的爛鳥。
   『閣來喔!』
    霞仔兩腳扒開開,我當然倒下去跪好勢,爛鳥扶對坑得干入去,兩人親像做早操安呢121的一下落一下起,我搓來搓緊;霞仔無一捆仔就皮皮挫開始閣爽起來!
    喔!喔!叫:
    哇!插到底了!堵到胸坎啊啦!喔!雞掰爛去了!喔!喔!緊!緊!爽起來!爽起來!
    霞仔親像故意專工要唉給師仔聽!看伊嘴爛在嘴角流下來,胸前兩粒奶順著我的干在癲動,
    日頭赤焰焰!干囉雖然是爽,但也嗎真累!無外久就大粒汗小粒汗一直在流!
    霞仔親像開始爽起來,兩隻腳弓在土腳,雞掰配合我的動作拚命(頂)上起來!講:
    來!換我爬起來搖!大力翻一個身,換伊做頂高;伊搖的姿勢沒同款適用轉的,我爛鳥變做石磨心給伊磨。好加在我夭有檔頭,迓無兩三下得給伊磨出漿!
    無外久,霞又閣檔否著,歸身軀軟索索倒下來我身軀頂,我趕緊翻一下身,換伊做下底;伊兩腳勾在我身軀頂放給我拖。阮兩人歸身軀汗黏TT,所以我嗎想要卡緊結束,所以拼得最後的匱力了後,一陣加侖順就出來!
   干恁祖媽!是煞沒?休睏時間到了!倘好做識啦!當頭白日,兩人歲頭相差親像母訝子同款,閣敢脫光光就這訝按呢幹起來!不驚給雷公拱死!訝給人看見甘會孝咕裡!師仔講囉有一點吃醋!
    經過半點外鐘的拚命!歸身軀全是汗,感覺要出來!歸去就給爽出來!霞仔已經唉卡親象出來歸外蓋了!
    喔!兩人倒作夥嚨是汗黏TT在喘大氣!喘一悃訝,敢緊爬起來穿杉褲。
    歸下埔三人嚨沒閣再講中倒的代志,但是三人嚨感覺真輕鬆,識頭做囉真緊,下班時陣霞閣會幫我收傢俬,頭一遍。
   自從兮蓋了後,中晝吃飽時常有阮的演出,通常嚨是師仔先出場,我壓尾;霞仔女主角一人演到底,時常嗎演到大粒汗小粒汗一直滴,但是爽卡三人笑迷迷。在墓仔埔頂睏的老大公、老大媽們,在生可能無機會看得A片,但是今嗎倘好時常看阮真人的精采表演。














0.0147061347961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