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OL激情(22)婚禮淫遇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人是需要鼓勵的,看完請多多回覆,或給感謝才有動力寫更精彩的續集。』

有天,跟茹莉和美蘭吃中飯時,茹莉說她家最近氣氛很差,因為他哥哥要結婚
,因為女方是個中型企業老板的女兒,再加上飯店檔期的安排,所以要先在台北舉
辦婚禮,宴請女方的親戚及新郎新娘的同事,然後再回台南,拜祖先補宴客。茹莉
她爸爸認為,這樣有點像入贅,不是很高興。

  所以,她老爸決定台北的婚禮,也要男方來主辦,要請男方的親戚,也坐遊覽
車上來,但原本在我家,常作司儀的長輩說,不敢在五星級飯店的場面當司儀,所
以找不到人來當司儀。

  美蘭:『那還不簡單,找輝哥主持就好了,而且絕對是南部的風格,俗擱有力
,他也會說四句聯,又會捧人。輝哥對不對?』我:『還好啦!主持過好幾場婚禮
及社團的會長交接典禮,效果都還好啦。』美蘭:『你少假了啦!我又不是沒聽過
,茹莉找他就對了。』我:『不好啦,之前主持的都是朋友,知道如何開玩笑,妳
家我又不熟,我怕出錯啦。』美蘭:『茹莉不要聽他的,他可以的。』茹莉伸手捉
住我的雞巴。茹莉:『你敢說不嗎?』

  到了婚禮那天,我主持的還有點水準,氣氛還算HIGH。整個婚禮結束後,
新人的朋友們,到飯店的房間在鬧洞房,茹莉和我也去瞧瞧,他們還是在玩一些,
限制級的遊戲,像雞蛋從右褲管進、左褲管出的遊戲。茹莉在我耳邊輕聲說。茹莉
:『我現在好想做愛,我們到隔壁房間去。』

  這間飯店的房間,格局有些不同,陽台只有一個不高的欄杆,一跨就能到隔壁
房間。茹莉說,那本來是昨晚,她跟她父母親昨晚住的,今晚原本也訂了,但他們
執意要回台南,剛剛幫他父母整理行李後,就從陽台到她哥哥的新娘房來,所以落
地窗沒關。

  茹莉今晚,酒喝多了一點,情緒有點亢奮,一進門,就抱著我猛親,然後把她
跟我的衣服脫光光。抱著我躺在床上,自己抓住我的雞巴,就往她的小穴插,她的
小穴不知受什麼刺激,已經濕滑滑的了。茹莉:『呵呵..好..啊啊..舒..
服..啊啊..』跟她作愛那麼多次,知道她喜歡快一點的,我就在她屁股下,墊
一個枕頭,快速抽插她的小穴。茹莉:『啊啊..好..啊啊..啊啊啊...爽
..爽..啊..爽..啊..』我再將她翻身,依然墊著枕頭,我從屁股後,抽
插她的小穴。茹莉:『啊啊..我..啊..升..啊啊..天..啊..了..
啊..啊..』她的全身顫抖好幾下,小穴及屁股一縮,流出很多淫水。

  她抱著我猛親後,把我壓在床上,睡著了,我也躺著休息休息,就睡著了。不
知過了多久,聽到有人進來,我起身要穿衣服時,已經來不及了。進來的是那二位
伴娘,一位是清醒,一位是喝茫了。清醒的那位,一見到我沒穿衣服,醒伴娘:『
對不起,是新郎給我門卡,叫我送她過來跟他妹妹一起休息的。』我:『她【我指
著茹莉】是新郎的妹妹。』醒伴娘:『對不起!不知還有你在。』我:『沒關係!
我也該回家了。』

  我就開始要找衣服時,那位喝茫的伴娘,忽然伸手捉住我的雞巴。茫伴娘:『
有男人的寶貝耶!』喊完,她就用嘴巴含著我的雞巴起來。另一位伴娘要拉開她,
被她推倒在地。醒伴娘:『對不起!她喝醉了。』我:『沒關係,反正被美女服務
,我也甘願。』

  誰知,茫伴娘吸了一陣後,起身把我推倒在另一張床上,撩起她的裙子,脫掉
她的內褲,直接將她小穴,套入我的雞巴,開始上下擺動,她的屁股抽插。茫伴娘
:『啊啊..寶貝..喔喔..好硬..好舒服..』由於她穿的禮服,碰到我身
上,有些不舒服,我就將她翻身,脫掉她的禮服,裡面已經什麼都沒穿了。

  換我將雞巴插入她的小穴慢慢抽插。茫伴娘:『呵呵..舒..嗯嗯...服
..嗯嗯..喔喔..』另一位伴娘,靜靜坐在沙發上,既然有人欣賞,我就要表
現好一點,再加上茫伴娘的小穴,已經很濕滑了,我就屁股夾緊,用力猛插小穴。
茫伴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再將
她的雙腿,架在我肩上,扶起她的屁股,將雞巴插入她的小穴,次次都將雞巴全部
插入。茫伴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的屁股一緊,小穴一縮,再放鬆時,噴出尿來了。

  她似乎也醒了,一見我及那位醒伴娘,就輕聲細語的說。茫伴娘:『他是誰?
為什麼他在跟我作愛?』醒伴娘:『瑩秀!是妳看到人家的寶貝,就上去搞人家,
幹嘛?妳要告人家強姦啊,我是會當他的證人,證明他是被迫的。』瑩秀:『臭安
菁,誰說我要告他了。他的雞巴好硬,用起來好爽。』安菁:『是喔!妳是很爽,
我再旁邊看的哈死了,癢死了。』我:『那要不要我幫妳止癢啊!』安菁:『你還
行嗎?你已經弄了兩個了。』我:『我不喜歡被女生說不行,行不行,妳自己試試
看吧?』說完,我就大字躺在床上,雞巴直挺在那。

  我見安菁,將她禮服脫掉,然後將她的小穴套入雞巴,開始抽插。安菁:『哇
!好硬..嗯嗯..好舒..喔喔..服..嗯嗯..』我用雙手抓住她的雙手,
讓她支撐著用力,這樣,她的抽插就越省力也越快。安菁:『啊啊..啊啊..爽
..啊啊..過..癮..啊啊..啊啊..』接著,她還是無力趴在我身上,我
用雙手扶住她的屁股,上下擺動。安菁:『啊啊..啊啊..好..啊..滿..
啊啊..足..啊啊..』她的小穴內,似乎開始在抽動了,我就緊抱著她,猛力
抽插。安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小穴一縮,她出
精了,我也在插幾下後,射精在她小穴內了。

  瑩秀在我們做愛時,跑去洗澡卸妝了,圍條圍巾出來,見我們作完了,就開始
問我是誰,我簡單說了,跟茹莉是同事兼砲友。我看了茹莉,依然睡得很沈。我也
問了她們,原來,她們是茹莉嫂子的同事。接著我就回家。

  週一上班時,茹莉告訴我,她爸爸很喜歡我的主持風格,原本要請電子花車,
但怕被親家認為沒水準,所以要我下去台南主持,順便讓他招待一下。在盛情難卻
下,只好答應了。週五,我跟茹莉,提早下班坐高鐵到台南,一到她家,就擺了十
幾桌,他們所謂的【菜頭】。

  這是因為晚上要拜天公,會請親戚來幫忙及一起祭拜,所以會先請總舖師煮些
很道地的菜餚,如小封肉,鹹菜炒大腸等,我懷念的口味。席間,茹莉他父親一直
在勸酒,她家又是個大家族,親戚很多,我被灌了很多酒,還好是喝啤酒,尿一尿
就好過些了。飯後她們也要我參加拜天公,茹莉她媽媽及奶奶,就問我很多問題。

  在拜完天公後,已是淩晨兩點多了,茹莉跟她一位堂妹叫茹容,一起帶我到附
近的飯店住宿。茹容:『輝哥!我是不是要叫你姊夫啦?』茹莉:『不要亂說,輝
哥人家有女朋友的。』茹容:『但是,你們不是常常那個嗎?而且伯父伯母及奶奶
都很喜歡輝哥,所以,姐妳要小心,接下來她們會幫你追輝哥的。』我:『她們會
怎麼幫啦?』茹容:『會寄些特產給你,然後會常打電話給你。』

  茹莉:『好了啦!不要亂說了,輝哥!我會跟他們說清楚的啦。而且,他只是
妳老姐的洩慾伴侶而已,等妳老姐找到其他男人,就不會找他了。』我:『哇靠!
妳只把我當洩慾的工具啊,而且我們的事,她怎麼知道?』茹莉:『她也在台北上
班,住我附近,常到我那,聊天時說起的。』茹容:『茹莉說你的寶貝很厲害,改
天找你試試。』我只能摸摸頭,笑笑了,她們就送我到飯店,登記後就離去了。

  隔天,是在社區的活動中心辦桌的,有個舞台請了一團那卡西,我只主持前面
的程序就好,後面就由那卡西,去接受賓客點唱。餐會結束後,茹莉說她要去陪她
奶奶,就叫她堂妹茹容及茹婷,陪我去逛逛台南。我就先回飯店,換套輕便的衣服
,等她們來接我。結果,她們騎了兩台機車來,她們問我要去哪裡,我說想逛古蹟
,茹【赤崁樓、億載金城、安平古堡】等。

  兩台機車,我載茹容,茹婷自己騎一台。沿途茹容緊貼著我,兩顆奶子,貼在
我後背,還隨著機車的跳動及剎車時,乳房在我背面磨蹭,讓我的雞巴,都翹起來
了。茹容甚至伸手到我褲子裡面,握住我的雞巴。茹容:『輝哥,你的寶貝真的好
硬。握的好舒服。』

  在億載金城時,聽她姐妹在竊竊私語,之後和她們聊天,知道她們跟茹莉是同
年生,是堂姐妹的關係,都在台北上班,雖不住一起,但都還很近。在回程時,換
茹婷上我的車,她也一樣,握著我的雞巴。茹婷:『哇!真的跟茹莉說的一樣,好
硬喔。』茹容在半途停車,打電話回去說,要帶我去小北夜市,不回去吃飯了。她
們兩個,一人一邊,緊挨著我身邊,逛著小北夜市。但她們早早就回到飯店,並跟
著進房間。

  一進房間,她們就說全身溼答答的,要去洗澡,順便把我也拉進去一起洗,四
顆乳房,在我身上磨蹭著,四隻手,輪流搓著我的雞巴。一出浴室,就將我推倒在
床上,茹婷蹲在床邊,吸我的雞巴,茹容趴在床上,將她的小屄,擺在我面前,讓
我舔她的小穴。接著,茹婷跨坐在我身上,將小穴套進我的雞巴抽插,我也用手指
,插進茹容的小穴,開始摳、轉、騷。茹婷:『呵呵..這..雞..巴..呵呵
..插..得..嗯嗯..好舒..服..』茹容:『啊啊..好..癢..啊阿
啊..好..舒..啊阿..服..』

  茹婷抽插一陣後,似乎累了,我就起身,讓她倆人並躺著,我將雞巴,改插入
茹容的小屄內,用手指插入茹婷小穴,一樣的摳、轉、騷。茹容:『啊啊...爽
..啊啊..好..啊..爽..啊啊..啊阿..』茹婷:『啊..好...刺
..激..啊啊..好..爽..啊啊..』茹婷似乎被我摳的太刺激了,身體不
停的抽慉轉動,淫水氾濫,將我的手掌,弄的溼滑滑的。而茹容在我抽插下,似乎
很滿足,小穴淫水,也不斷流出。

  我則用雙手,擡起茹容的雙腿,猛力抽插她的小穴。茹容:『啊啊..好..
爽..啊啊..好..爽..啊啊..爽..』抽插幾十下後,改將她雙腿架在肩
膀上,擡起她屁股再抽插。茹容:『啊啊..啊啊..快..啊啊..爽...死
..啊啊..了..』

  這時候,她身體開始哆嗦起來,小穴就開始抽慉出精了。我將雞巴拔出去,抽
插茹婷的小穴,一樣擡起她雙腿,並在屁股下墊個枕頭,快速抽插她小穴。茹婷:
『啊啊..會..啊啊..死..啊啊..啦..啊啊..』在我連續抽插下,茹
婷小穴開始抽動。茹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
小穴一縮,流出大量淫液,陰戶溼成一片,她也出精了。

  今天不知為何較神勇,肏了兩個後,還沒射精。我就打電話給茹莉。我:『茹
莉,妳兩個妹妹都躺平了,但我還沒消火,要不要幫我。』茹莉:『好!我知道你
很神勇!那兩個到現在還沒回來,我就知道,一定跟你在幹活,你隨便找一個肏死
她,讓你出來,上台北我再讓你爽。』我就將雞巴,重新插入茹婷的小穴,放情的
抽插。茹婷:『啊啊..不..啊啊..要..了..啊啊..會..啊啊..死
..啊啊..啦..』我抽插二十幾下後,就射在她的小穴內了。她們因為怕被懷
疑,就拖著有點虛脫的身體回家了。

  隔天早上,我到茹莉家,她父親包給我一個紅包,我開始執意,只收紅包袋不
收錢。我解釋說,茹莉平時在工作上,幫助我很多,這點小忙,應該幫的,何況,
她一直都把我當哥哥,一樣照顧我。所以,她需要幫忙,是我應該做的,以後,她
結婚我也可以幫她主持,趕快撇清關係。

  中午,茹莉全家又請我吃飯後,我就先回台北了。





















0.016267061233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