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爽直女孩的打賭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近二十多年,越來越多墨西哥人偷盜來美國了。早在二千年時,墨西哥裔人口己經成了美國最大的單一族群了,聽說在三十年後,西班牙語人口會比英語人口還多呢..現在打開電視,<俏碧蒂>的碧蒂、<慾望主婦>的伊娃,一大堆的都是拉丁人,我們美國就像被攻陷了一樣呢∼



不多久之前,我們學校又多了一名墨西哥裔插班生了。和以前印象中的拉丁女郎不同,她粗粗魯魯的,永遠喜歡穿長軍褲、軍靴的,而且經常臉臭臭的,行為舉止根本不像個女孩麻..「哈,那些墨西哥人就和黑人一樣,來到美國就是享受福利,甚麼都不幹..」就在我們高談闊論時,她竟然走了過來,「啪∼」的一巴就摑過來!我們差一點和她幹架起來了,但我們怎可以打一個女生?我好不容易才按住了他們呢∼



不過,老師們就沒放過我們了..我們和她一起被臭罵了一頓呢,那天放學我們還在打球,剛好她就經過,我們便嗆聲:「這麼喜歡打,來不來打一場?」「哈,妞怎可能會打球∼」「誰怕誰?來吧∼」她二話不說,就放下書包、搶過籃球來上籃了∼我們就這樣的開始亂打,她一個單挑我們三個,想不到她球技挺不錯呢..



別看她個子小小的,控球卻很純熟呢,連交叉運球、拉拔竿她都會!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她完全不避忌的,在我們持球時,還真的來貼身防守∼打久了,才發現她透了點,原來她沒穿奶罩呢!之後,哈哈,我們繼續打著球,但心思沒再放在籃球了,只注視著她身上的兩夥「球」呢..我們一直的打,打了整整三、四小時,累得我們都攤在地上拉∼



「怎麼,認輸了嗎?」「對呀..我們輸了拉,哈哈∼」「奇怪,輸了你們有甚麼好開心?」「和你打球,讓我們很有得著呢∼」「對呀,哈哈∼」我們相視而笑,眼尾都不禁掃到她胸前呢..她有些疑惑的,看一看自己,才知道吃了大虧,「死淫蟲!」說著,便一夥籃球用力的丟過來!「啪∼」我中了頭獎,但還是忍不住,「哈哈哈∼」的笑著呢∼



那次之後,我們反而和她熟了,出來打球都會預她的份∼她卻仍是不穿奶罩、毫不避忌的打呢,我們也開始認真起來了(若不認真,真會被她打的..是真打啊)..其實光看己經很精彩了,她一下交叉運球過人,奶子就晃得厲害拉!我們就這樣的,和她混熟了∼她和其他的女生都不一樣,毫不姿整、大拉拉的,經常和我們抱頭攬頸的,更神奇的是,她有無窮盡的活力,每次打球都是我們先攤下的呢..



這次,我們就是去爬山∼一批人沒有空,一批人又怕熱、又怕辛苦的,結果只有我和彼德、妮達三個人來了..對了,她的名字就叫妮達,可能因為太喜歡野外活動拉,她膚色都是黑黝黝的,長得和<阿凡達>的女中士挺似的呢∼哇,她今天穿得很酷啊,運動奶罩、熱褲、運動帽,手機放在臂帶上,好一副運動家的架式呢..



「哇,你幹麼扮成這個樣子呀?」「怎麼樣?酷吧!」我望過去,挖靠,原來她臉上還畫上三條橫線,扮到印第安人一樣呢!「搞甚麼呀你?」「你管得我丫∼」她就是這樣了,喜歡怎樣就怎樣,真的夠酷呢,但酷得來也夠可愛呢..「好拉,別偷懶拉,快出發吧∼」說著,她就己經拿了裝備,起行了∼



這次要爬的是安第斯山的一段,我們坐了一小時的車,才到了山腳..由山腳慢慢走去,一邊走一邊享受周邊風景、享受微風吹過,望過去無盡的沙漠,不禁讓人心擴神怡,不過我們不是遠足隊,我們的目標是真正糾峭的山峰∼走了兩個多小時,我們終於走到要爬的這座山峰面前了..一千多米的高度、平均坡度近七十,我們看到就興奮拉,山峰,我們要征服你!



來到這山峰面前,我們佩帶好、檢查好裝傋後,就準備出發了∼「怎樣?你們敢不敢跟我賭一把?」「賭甚麼?」「賭甚麼都可以∼」「說甚麼丫,看誰先上到去再說吧∼」說著,彼德便己經搶先出發,妮達也二話不說的開始了,我當然也不可落後拉..我們腰綁著一束繩,是下來時用的,鞋是特制的釘鞋,但還是要踩在石縫上才可以,最重要的,還是手上的鴨嘴鐵筆,我們就是靠它,才可以緊緊的抓著往上爬呢∼



不過,這樣爬上去蠻費臂力的,我們男生還可以,女生其實有點勉強..好勝的妮達可不是這樣想,衝衝衝的,不停往上爬,把我們拋離得老遠呢∼「不要那麼急啊,小心一點∼」「哈,我贏定了,你們還是小心自己吧∼」唉,真的拿她沒辦法..結果,我們兩個用了三十多分鐘,才上到了去,足足慢了她十分鐘呢∼



終於爬到上去,只見妮達還躺在地上的喘氣..她的汗水己經把她的運動奶罩沾濕透了,我們兩個看著她起伏不定的心口,看得不亦樂乎呢∼「你們看夠了沒有?」她說著的坐起身,我倆立即轉過頭來,馬上裝作聽不到的..她一邊咬著巧克力(補充熱量),一邊說:「剛剛贏了你們,沒話說了吧∼」「沒了沒了∼」「等一下下去,要再賭一把嗎?」



哈,她還真的夠好勝∼「賭甚麼?」「都說了,甚麼都可以∼」「那輸了,要和我們做愛啊∼」我被彼德的說話嚇倒了,急著打圓場的:「你這個白癡..妮達不要理他..」「好,一言為定!」,慘了,我們己經惹怒了她..我們休息了半小時,把一口大釘,緊緊插在崖邊,綁好繩索的,便開始由繩而下了∼



我這時心想:「我慢一點就好了,只怕彼德這個傻瓜..」,不過,事實證明我過慮了,這個傻瓜弄了半天,繩子還是放不下來,比我還要慢呢..見妮達好勝的急速下放,剎眼就下放了四分三,這樣我也安下心來∼可能就是因為我放鬆了,手一時沒抓好,我就從幾百米高,極速下墮!「呀!」我拼命想抓實繩子,終於,在離地兩三米的地方抓緊了..實在太刺激拉,嚇我心都寒了一半、背都冒出汗來了∼



落到地上,我不禁摸摸自己..我真的沒事啊,真的可算是大難不死了!當我的心稍定,妮達也下到來了∼「妮達,我剛剛..」「好了好了,你贏了麻,你放心,我說得出做得到的∼」「哈哈..」我差點連命都沒了,她卻當我是這種人,我真不知該哭還是笑了∼



我準傋好了,你來吧∼」她坐了在一夥大石上,便一手脫了自己的運動奶罩,露出了一雙奶子..我所有解釋的衝動都沒了,看她古銅色的肌膚、玲瓏浮突的身材,還有濕透的髮尾,全身滲著汗水的,我的雞巴都不禁站了起來!我還在猶疑到底要放釋,還是將錯就錯,雙腳卻自動走到她身邊,口裡說著:「妮達,其實我..」「你現在還裝甚麼?最討厭婆婆媽媽的!」



她說著,手己經把我的褲子扯了下來!雞巴跳繃繃的彈出來了,妮達卻一手執住它,把它含到嘴裡去∼動作沒半點溫柔,手執得太用力了,甚至弄痛了我,但她用勁的吸啜,卻刺激之極呢!看著一向硬朗的妮達,現在竟晃著腦袋的,替我吸著雞巴,真的有種莫名的感動啊..我的手不自控的,按了在她的頭上,腰支也擺了起來,忍不住的抽插她的嘴∼



突然,妮達卻吐出了雞巴,脫下熱褲、俯了在大石上,說:「來吧!來領獎品吧∼」..我不禁挺著雞巴,走上前的,用肉棒在陰戶上磨著,好想衝進去啊∼正當我要插進去,妮達卻叫住了我:「不要插這裡..插另外一個洞吧∼」,我莫名奇妙的問:「那..要插那裡啊?」「插..插屁眼呀!」,是我聽錯了嗎?!既使她這樣說,我還是不敢輕舉妄動,遲疑的說:「真的..真的插這裡嗎?」「你好煩啊..要插就這裡,不插就算了吧∼」「不!我插、我插∼」



我捉住她的屁股,腰支慢慢的挺,一點點的塞進屁眼拉..「啊∼」妮達不禁叫了出來,她的屁眼好窄、好緊,緊緊夾著雞巴,對於第一次插屁眼的我,實在太舒服了!腰支好想瘋狂的亂動啊∼我跟自己說:「我要溫柔一點,不可以弄痛妮達的∼」,自己卻控制不住腰支,不停的狂擺起來、瘋狂的往妮達後門衝呢..



「啊、啊、啊∼」隨著我的抽插,妮達便大聲的叫起來了,我又怕弄痛她、又想盡情的抽插,心情好矛盾啊∼「你們在幹甚麼?!不可以這樣的..你們怎可以只顧自己爽的!」我們操得太激烈了,連還在半空的彼德,都發現我們了..「啊..不用理他..啊..你繼續吧∼」聽她這麼說,我也不客氣了,「啪啪啪啪∼」的插起來拉..



「大力一點、插深一點..啊∼」她一邊叫、一邊摸過來,摸到我的屁股上,就像推著我向前的,肉緊的撫弄著∼妮達她好像很享受的呢!幹屁眼都這麼興奮?我也再不強忍我的獸性了,拉著她的屁股,便盡情的操進去了..我不停抽插著屁眼,它緊緊夾著雞巴,每下都給我無限快感,她還配合的往後挺,撞到結實的小腹上,簡直是一流的享受呢∼



「啊..等一下∼」她叫著,我卻控制不了自己,多插了十多下,才肯慢慢的停下來..她屁股一移開,便抽離了我的雞巴,我很不捨得啊∼「坐下來吧∼」我乖乖的坐了在石頭上,她就跨上來,蹲在我身上的,手馬上扶直雞巴,大力坐了下來..呀,好緊啊!原來還是屁眼呢∼我望著她,她己經一臉陶醉的,開始擺起腰支來,讓屁股重重的撞上雞巴呢..屁股不停撞下來,緊緊的、急促的亂擺,實在太爽了,雞巴好舒服啊!



她的D杯豪乳,就在我的臉前不停亂晃,我靠近一點,它就打在我臉上了..我忍不住了,不禁緊抱著她,把嘴也湊了上去,吸啜她的奶子呢∼妮達卻推開我,酷酷的說:「不要來吃豆腐..啊..」,我們都這樣了,給我吻一下有差嗎?!她自己還搖得挺爽的,口水都從嘴角流出來了..



「你..你們太過份了,竟然不等我一下?!」彼德終於下到來了,連繩索都未解除,就己經來跟我們嗆聲了..我那理得了他,只顧著自己享受著,妮達每下搖擺帶來的快感!妮達這時卻動起身來呢∼她一邊繼續擺著屁股、一邊轉過身來,對著彼德說:「啊..我今天就大贈送的..啊..準你也來幹一份吧∼」,手指還瓣開陰戶的在引他呢!



她竟然這句話都說得出口?!彼德聽到了,就發了瘋似的,急忙拿掉繩索、鐵扣,往妮達衝過來了..來到妮達面前,他急急脫下褲子、捉著雞巴的,便按到陰戶口了!「啊!」的一聲,他隨即就瘋狂的抽插,一下下的撞過來,連我都感覺到呢∼彼德就性愛機器一樣,不停大力的插著,撞得妮達「啊、啊、啊、啊∼」的叫拉,連身體都軟掉了、攤了在我身上呢..



軟掉的身體在我身上磨著磨著,我不禁想試試,一下抓著她的奶子..噢,她真的沒有反抗呢!因為常做運動吧,抓起來不像水袋的,卻很有彈性呢,觸感好舒服啊∼雙奶讓我愛不惜手,也刺激起我的獸慾,屁股不自覺的、不停的往妮達屁眼頂了..「啊、啊、啊、啊∼」,兩支大雞巴,一支插著屁眼、一支狂操著小穴,享受雙重快感的她,己經爽得閉不了口、反著一雙高潮眼了∼



「啪啪啪啪∼」彼德瘋狂的衝次,妮達被他操得話都說不出了,只「嘿..嘿..嘿..嘿∼」的嬌喘著..看她紅透的臉,皺著眉頭、閉不了口的樣子,我不禁就吻了上去拉∼舌伸到她口裡,兩舌不停糾纏著,我吸著你、你吸著我的;她的雙手,卻突然搭在我的手上..看她流著口水的爽臉,大概是被操得迷糊了,我唯有在她操得亂晃的身上,繼續搓弄著她兩夥巨乳吧∼



我一邊搓著、一邊擺動著身..汗滿淋漓的她攤在我身上,汗香撲進鼻裡,她的體溫、呼吸、心跳我都完全感受到,讓我更想深入她的體內呢∼她的屁眼緊致無比,雞巴插了上去,便想瘋狂擺腰了!我不斷抽插緊致的屁眼、深入她火熱的軀體,手搓著充滿彈性的巨乳、耳邊聽著她的叫聲,這實在太享受了..



「呀..呀..呀!」我終於忍不住了,把精液都射進她屁眼裡!「呀..好熱、好燙..好舒服啊!」妮達不禁摸著自己屁股、很爽的叫著呢..這下彼德聽得妒忌了,更賣力的狂幹起來,「啪啪啪啪∼」的,不停把大雞巴撞進體內,操得妮達流著口水、反著高潮眼的呢∼「呀..」的一聲,他終於忍不住,把雞巴頂到盡深的,把精液都灌進子宮了..



彼德還真是精力過盛呢,射了一炮還嫌不夠,把被操到迷迷糊糊、有氣無力的妮達,放在大石上,就繼續從後幹她屁眼了..雖然這樣說不太好,但感覺還真像姦屍呢∼當然,妮達絕對不會沒有反應..他就像狗一條的,蹬著腿的蹲在妮達身上,發情的不斷在上面抽插∼妮達的叫聲,也挺像一條母狗在浪叫呢,哈哈..他不停的幹著,抽插了千多下,終於伏在妮達身上,在屁眼裡洩了∼



隔了好一陣子,妮達才從高潮回神過來..「我跟你們說,今次的事,要是敢對別人說,我就不放過你們!」妮達一邊穿回衣衫的、一邊警告我們,彼德卻不知好死的,走了過去,一手摸著她屁股的說:「你叫的,我又那敢不..」「啪!」妮達一巴就摑過去,再一下膝撞的,轟到他肚中..「咦∼」我看的,都覺得痛拉∼



我當然會守口如餅拉,神經病的彼德為了下一次的..也不敢亂說話呢∼之後,只要她想要,都會找我們的。我們兩支都來到的話,當然可以滿足她的雙重要求拉;如果我們只有一支來到,她一般都要插屁屁呢..我後來上網找了一些肛交冷知識,才知道拉丁人好像特別愛肛交,還說萄葡牙一百個女人中,沒一個不玩肛交呢!



那次之後,妮達對我們的態度其實沒有甚麼大變..她始終還是那不玩嬌嗲、不愛撒嬌,打球不愛人讓、不用觀音兵的爽朗女生∼不過,她同樣沒有改,她那和男生黏著玩的性格。我是沒問題拉,但彼德很是吃醋,每次都說,下次要狂操她的抵數呢..



「我們今次的表現怎樣?」「要問成績,就回學校問老師吧∼」她總是不答我一句,甚至我們每次想表現得親匿一點,不是被她推開,就是被打滾呢∼她對我們的索求,卻越來越大呢..學校、我們家裡、晚間的公園草叢,我們都幹過了∼不過,她叫得太爽了,害我們有幾次,差點被校工發現;在我們家時,我們都開大音響,才不被發現呢..有時情況太危急,雙手不禁會按緊她的嘴,但事後都要被她打慘呢∼



雖然不知我們和她,其實是甚麼關係,但己經有人在妒忌我們了..「怎麼你次次都只要他們去?你們到底有甚麼在幹?」「我是叫他們去當苦力的拉..」,或者,我們兩個真的擔起了「性苦力」的工作拉,哈哈..當然,可以當她的苦力,我們是榮幸之至的拉∼
















0.0124690532684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