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異世之女性福音師(連載中,請先不要回復,謝謝)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此生自斷天休問 不信人間別有愁 第二章 戰鬥穿越
     更新時間:2008-5-11 20:42:42 本章字數:3625

    雲夢大陸,南方十萬大山之中。
    諾基族的聖殿�,所謂聖殿,其實也只是一個山洞而已。他們的布洛陀[諾基族人對先知的敬稱,意為無所不知的老者]睜開了那充滿智慧的雙眼,對著外面等待著的聖女淡淡地吩咐:星月,去把族人們都召集到祭壇去。剛才我得到了啟示。讓我們跳起香巴嘎,祭祀我們的神。新的轉機已然到來。”
    “諾,偉大的布洛陀。”年僅十一歲的聖女恭敬地鞠躬,轉身而去。
    來到寨子口,星月看到了年邁的卓巴[寨主]正靜靜地坐在家門口微笑地看著小夥子們和姑娘們忙碌。星月輕快地跑上前去,脆生生地沖卓巴喊道:爺爺,偉大的布洛陀讓您將族人召集到祭壇去,他說要進行祭祀。”
    “哦?偉大的布洛陀沒有說是為什麼而祭祀嗎?”
    “嘻嘻,當然說了,偉大的布洛陀得到了新的啟示,我們將跳起香巴嘎,他說新的轉機已然到來呢!”
    “哦!”卓巴臉上的褶皺舒展開來:“那你去通知族人吧,我明白了。我現在就去取出太陽鼓,你順便去告訴你奶奶,讓她準備一下祭品,找幾個族人把你阿旺哥昨天剛獵捕到的豬玀獸擡到祭壇去。”
    “知道了!”星月一邊說著一邊向寨中跑去。
    卓巴看著自己這唯一的孫女那蹦蹦跳跳的背影,跑動中不斷搖擺的兩條烏黑的長辮子,不禁喟然長歎:畢竟還是個孩子啊!要是你母親還在就好了。
    寨中央,圓形的祭壇邊。諾基族人分成兩列,分別由卓巴和卓生帶領著。他們男穿白色無領對襟棉布上衣,衣袖上繡有圓形彩色光芒圖案,衣背後繡著光芒萬丈的太陽,下穿寬大的棉布白褲;女子頭戴披風式尖頂帽,上穿對襟無領無扣鑲有七色紋飾的短褂,胸前有刺繡精美,綴有圓形銀飾的三角形貼身衣兜,下穿黑白刨相間、鑲邊的短裙。這種裝束也只有在火把節祭祀以及族人的婚禮時她們才會穿上。
    遠處,星月扶著布洛陀緩緩走來。當他踏上祭壇的臺階時,所有族人伏身下拜,口中高呼著一些奇怪的音節。這是傳承自他們祖先的語言。是由歷代的布洛陀在去逝前通過靈魂印跡傳給下一代時保留下來的。諾基族人們只知道他們的祖先最初居住在雲夢大陸的北方,那�有一望無際的草原,有著成群的牛羊。每當太陽升起時,他們都會向他們信奉的神膜拜;每當夜幕降臨,大家都圍在篝火邊盡情的歌唱,跳起霞夏嘎。然而現在只有在火把節時,他們才能忘記憂傷,盡情地歌唱。那�還有廣茂的森林,精美的樹屋才能使他們進入夢鄉。
    當年的諾基族,無以倫比的強大。然而因為某些原因,逐漸沒落了。他們的布洛陀擁有著神秘的巫術,培養強大的戰士。每一代的布洛陀都會將自己的靈魂印跡留在聖地之中,當他死去之後,下一任的布洛陀就會進入聖地通過上一任布洛陀在他身上留下的靈魂烙印,接受先知的傳承。然而,在某一代傳承的過程中,有一對兄弟,他們都是部落中最傑出的戰士。哥哥正直而勇敢,弟弟聰明而矯健。從小弟弟就愛跟哥哥比,凡事都要壓哥哥一頭。然而布洛陀卻選定了哥哥,弟弟無法接受,他認為只有他才能將部落帶向輝煌。於是他憤然離去。
    後來,布洛陀得到啟示,離開族人,獨自踏上了愛琴大陸,沒有人知道他去幹什麼。但是很快哥哥從聖地中布洛陀留下的靈魂印跡中得知他們偉大的布洛陀發生了意外,已然故去。就在哥哥祭祀完太陽之後,在聖地中接受傳承時,弟弟卻回來了,他沖進聖地,從哥哥手中搶下那擁有靈魂印跡的水晶球,往自己額頭上印去。然而沒想到的是,身上沒有上代布洛陀靈魂烙印的他就在水晶的爆炸中化為了塵埃。而滿臉愕然的哥哥沒來得及出手,只能眼睜睜看著慘劇的發生,最嚴重的卻是他還沒完全接受傳承,大部分巫術至此失傳。只留下了占卜和一些少量培養戰士和養蠱的方法,最值得慶倖的就是他們的醫術沒有失傳。隨後他們被突然殺出的敵人趕出了北方。大部分戰士為了保護族人撤退永遠地沈眠在了草原之上。
    現在的諾基族人只記得他們的祖先生活在北方,而終有一天他們將在神地指引下回歸,再次祭拜草原上的太陽。
    咚,咚,咚……
    隨著聖女敲起族中的聖物太陽鼓,大家紛紛散開,形成一個圓圈將祭壇圍了起來。在布洛陀的祈禱聲中,踏著鼓聲跳起了香巴嘎。
    只見祭壇中央那方形的石臺上漸漸泛起了金光。一圈圈肉眼難見的光波正從大家額頭飛出,匯向祭壇。隨著布洛陀吟唱得越來越快,那金光也越來越亮。
    鼓聲更急,步伐更快。
    突然,一道金光從天而降,直接射到石臺上,大家都被這刺目的光芒耀得閉上了眼。金光中詭異地開了一個黑洞,一個長形的東東飛了出來,穩穩地落到了臺上。然而這一切卻沒人注意。[嘎,是舞蹈之意。]
    愛琴大陸的南方,遙遠的海上。
    高空中,暗黑龍王曼德拉正與一個八翼天使對峙著。曼德拉身上傷痕累累,珍貴的暗金色龍王之血正不要錢地遊淌。
    “現在,整個大陸都基本上在你們光明神族掌握之中,難道你們非趕盡殺絕不可嗎?我們龍族都已經退到了龍島之上,承諾不再出現在大陸之上,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還是要這樣?”
    “尊敬的曼德拉閣下,您好像說錯了,您早已不屬於龍族,他們早就不再承認您的身份,哈哈!”
    “卑鄙的鳥人,是你們,是你們把我弄到今天這一部的?當年我如果不是被你們欺騙,又怎麼會弄成今天這樣?你們現在還在追殺著我們的族龍,那些當年沒來得及退進龍島的龍恐怕快被你們屠戮殆盡了吧!”曼德拉憤怒地咆哮著:“關於沐浴了龍血就能使低賤的爬蟲身體變得與我們龍族一樣強悍,還有我們的寶藏,這一切,都是你們透露出去的
    “呵呵,高貴的曼德拉閣下,我們只是將事實告訴了我們虔誠的信徒。難道這樣也有錯嗎?遊戲該結束了。這次為了您,我們可是違背了當初的約定,而且還損失了好幾個天使小隊了,您還真是強大呢。我的時間快到了,來吧,讓我結束您罪惡的生命吧!您可能不知道,在萬里之外,正有一群海盜向這�而來,不知道他們能做出什麼樣的高級裝備,聽說龍骨做出的法杖能增幅百分之三十的魔法力呢!如果再鑲嵌上一塊九階的晶核,還有……”
    “住嘴!卑鄙的鳥人,我什麼都不會給你留下!讓一切都結束吧!”
    “那就來吧,讓我看看高貴的暗黑龍王現在還能用出多強大的魔法吧!”陸加滿不在乎道:“我將給您時間,讓您完成魔法!”
    曼德拉突然從憤怒中平靜下來。吟唱起了神密的龍語魔法。一串串艱澀的龍語從他的口中冒出。而天地間的元素瘋狂地向他身上聚集著。隨著時間的流逝剛才還一臉囂張的八翼天使陸加面色漸漸凝重起來。他緩緩地舉起了手中的大天使之劍,擋在身前,雖然他還無法完全掌握劍中的力量,但是這次身為長老的父親還是將他手中的神器給了他唯一的兒子。
    各種元素還在源源不斷地向曼德拉身上彙集。天地間充斥著狂暴的魔法能量。
    漸漸地,陸加臉上的表情從凝重變為了驚駭,最後化為了恐懼。此時他再想攻擊已然來不及了。
    “你這是什麼?”他他那因害怕而隱隱顫抖著的聲音是如此的歇斯底里。
    剛結束完吟唱的曼德拉面上露出了笑容:“小朋友,難道你不知道嗎?我們龍族還有一項很雞肋的魔法,叫龍爆。因為要很長吟唱的時間,所以幾乎從來沒有龍用過,呵呵,今天你應該感到榮幸,因為這個魔法即將展現在你的眼前。”
    一股毀天滅地的能量突然從曼德拉身上暴發出來,帶動著天地間的魔法元素歡快地躍動著。陸加轉身拼命向後飛去,此時他是多麼希望自己擁有十二對翅膀,一邊飛退,一邊吟唱起了一段冗長的咒語。
    天空中,一道金色的大門逐漸呈現出來,漸漸由模糊變得清晰。
    “天使之門,來不及了。”曼德拉臉上現出了一絲嘲弄:“我的族龍們,再見了。吞噬一切吧,暗黑龍暴!”語畢,曼德拉的身體開始詭異的慢慢消失。一圈圈黑色的波紋以曼德拉為中心,向四周擴散開來。很快就追上了正在向天使之門瘋狂飛去的陸加。波紋所過之處,一切都化為了塵埃。只剩下那把大天使之劍還在苦苦掙扎著。劍身上那濃郁的光明氣息逐漸變得稀薄。曼德拉的龍爆牽引著強大的能量,在這無聲的爆炸中心,出現了一道空間裂縫,而且越來越大。
    而我們的主人公梁天就華麗地從裂縫中掉了出來,快速向下落去,眨眼間就脫離了能量圈。但是他身上的休閒裝也變成了乞丐裝。不過奇怪的是他的身體卻完好無損,甚至連頭髮都沒有事。
    終於一切都恢復了平靜,那把大天使之劍也耗盡了最後的一絲光明能量,成為了一把無屬性的神器,它也隨著梁天一頭栽了下去。



    此生自斷天休問 不信人間別有愁 第三章 黯然神傷
     更新時間:2008-5-12 18:50:01 本章字數:5036

    就在戰場的下方,一個小島默默地注視著這一切。
    梁天帶著流星般的速度從天而降。一頭紮進了一個坑中,而這個坑中滿是暗金色的龍王血。暗金色的血液十分的粘稠,一定程度上減緩了梁天的速度,但他還是紮進了地下,吐出了好幾大口血,身上多處受傷,繼續幸福地昏迷著。而曼德拉的血液則湧了下來,緩緩滲入了他的身體,在這龍王血的作用下,他身上的傷口快速癒合著。
    仿佛過了千年,梁天覺得周身暖洋洋的,什麼也不去用想,什麼也不用去做。突然一陣巨大的痛楚傳來,他逐漸恢復了意識,只覺得憋悶的難受,睜開眼來。入眼是一片黑暗,而他全身酸痛,一動也不能動。下意識地,梁天想知道現在幾點了。就在他想的一刹那,他的腦海中詭異地出現了那塊腕表的樣子,就戴在腦海中產生的小梁天身上。而他的意識清楚地看到,現在是北京時間晚上八點十三分。梁天被這詭異的事情嚇著了,一下子不知所措。但很快地,本著想不通就不想的原則,他閉上眼,一幕幕往事飛速在腦海中閃現。
    他從接天涯上背著冰棺跳了下來,然後昏了過去。“這是哪里,我不是應該已經死了嗎?難道自己砸進了土�?那馨兒呢?”他突然恐慌起來,拼命地掙扎,但身體仿佛不是他的,難動分毫。而一陣劇痛傳來,他再次昏了過去。
    這條土縫之上,那個坑中,一滴滴龍血還在向下滴著,而剛才梁天卻沒有發現。
    他做了一個夢,夢中,他又看見了馨兒,她就在白雲之間,她向他跑來,伸出雙手,咯咯地笑著,然而兩人之間仿佛萬里之遙,怎麼也無法相聚。梁天急了,向馨兒跑去。就這麼跑啊跑啊,他突然跪倒,無力地伸著雙手,早已淚流滿面,一切都是徒勞。梁天知道自己是在夢中,為什麼自己的意識那麼清醒。不知過了多久,淚水也流幹了,他就那樣跪伏在地,漸漸地冷靜下來。
    為什麼這個夢沒有盡頭?梁天哪里知道,這是他的心魔。當然,說到心魔,就要提一下他的太極心法了。這門修煉之法只是當初他因父母意外去逝之後,獨自到武當山,想讓自己恣情地放縱一下,因為在家�,他還有馨兒,他不能哭。當時鬼使神差地他就走到了後山,發現了那條通往接天涯的小路,當他走上涯頂,就看見了一個老道。老道非常驚訝。然後呢,兩人就聊了起來,梁天就像找到了組織,將父母去逝後的這些天,他的痛苦,他的困惑,他的憤懣,一股腦地倒了出來。老道只是在一旁靜靜地聽著,直到激動的梁天說累了,沈沈地睡了過去。
    梁天一覺醒來,覺得輕鬆了許多。一睜眼便看到滿面慈祥的老道正面帶微笑地看著他,而他正在一間屋中躺在一張木床上。他趕緊起身,向老道深深一揖,道:“真不好意思,打擾道長清休了。”
    老道呵呵一笑:“無妨。”他端過桌上的一碗粥,遞到梁天手中:“你應該餓了吧,我這山后荒野之地,平常是沒有人來的,這�也只有這清粥了。你就將就一下吧。”
    梁天慌忙接過碗,說道:“真不好意思,是我打擾道長才是,還要多謝道長呢”說罷一口氣將粥喝了下去。
    老道見狀,又問道:“不要太急,還有還有。”
    梁天放下碗,不好意思地撓撓頭,笑了笑:“讓道長見笑了。只是這段時間以來我太累了,今天突然覺得輕鬆了許多,所以方才喝得快了點。”說完他向老道瞧去,看見老道眼中的笑意,才明白老道是在開玩笑。
    梁天與老道相談甚歡,他便住了下來。梁天自小就愛看書,道佛一類也有所涉獵,正投老道的脾氣。很快就相見恨晚,相交忘年,總是半白話不古文地嘮嗑。兩人完全不像剛認識不久的樣子,說起話來也不像在山頂上相遇時,因為剛開始時初次相見,都裝得道貌岸然的,一熟起來就將“我不是個隨便的人,但隨便起來就不是人”演義得淋漓盡致。就這麼過了兩天,老道又將他帶到了接天涯上,望著遠方,老道與梁天並排而立。“梁天啊,你現在看開了麼?”
    “道長,我這兩天靜靜的想了想,已經想明白了。逝者已矣,來者可追。我還有小妹要照顧呢,就當老爸老媽去了遠方吧。”
    “好!”老道撫掌贊道:“你能如是想就太好了。其實看得出來,你的心性很堅強。”接著他話鋒一轉,問道:“你知道這接天涯是什麼地方嗎?”
    梁天額頭上閃出了一串大問號。
    “呵呵,這�可是我們武當祖師三豐真人得道飛升之地。”
    “道長,你知道起點中文網嗎?”
    這回老道額上冒出了一串問號:“自然是不會的了,老道今年八十有三了,這現代的東西也算是知曉一些,不過這上網什麼的就不會了。”
    “呵呵,我還以為道長在給我搞玄幻呢?”
    老道面容一整,很神棍地說道:“小子無知,我中華道法神妙無比,豈是你等能曉。”
    梁天忍住笑意:“行行行,小子無知?不知道長因何還留在這紅塵世俗之中,沒有羽化而去啊?”
    老道不禁喟然一歎:“唉!只怪我資質駑鈍,無法得窺祖師留下的太極心法之真要,怕是此生無緣得窺天道了。”
    望著老道那煞有介事的樣子,梁天不禁好奇地問老道:“我說道長,那太極心法是個什麼東東啊?你說得也太離譜了吧,這一飛能升到哪去啊?月球?還是火星?”
    “唉,這也不能怪你不信,現在又有誰還相信呢?其實這修真一道還是存在的,只是因為地球上靈氣越來越稀薄,很多門派早就關起了山門,與世隔絕了。
    “等等,道長,那你能給我表演一個仙術看看嗎?好歹你總得拿點東東出來,不然你叫我怎麼相信你啊!”
    “唉!”老道苦笑道:“慚愧啊,祖師留下的太極心法只修心性,也就是靈魂,講求一個悟字。與別派的日積月累完全不一樣,也不要吸收天地靈氣。老道我這麼多年還一直停留在第一境界上,毫無建樹。”
    一串串問號和感嘆號不斷從梁天頭上冒出,他把手放在自己額上,又放到老道頭上比了比,很正常,沒問題。
    老道笑著打開梁天的手:“小子坐井觀天,你以為我在說胡話麼?這天地之大,奧妙無窮,你怎麼能知道你現在接受的東西就一定是對的呢?”
    “等等,我說道長,我們為什麼要在這�討論這個問題呢?”梁天心念電轉,突然一拍大腿,叫道:“不會吧,你說來說去,不會是想把這什麼太極心法傳受給我吧?”
    “小子不錯,還是很聰明的嘛!果然我沒看錯你!”
    “呃,你不會想說我頗有慧根,只要修煉這個什麼心法就會前途無量,萬壽無疆吧?”
    “算了算了,庶子不足與謀!這麼說吧,這太極心法只要你慢慢體會,對你自身的那個什麼很有好處。”
    看著那額頭上已隱隱冒出黑線的老道,梁天大發慈悲地說:“那個什麼什麼的是什麼什麼啊?如果真的什麼什麼的話,我就勉強學一下得了。不過我說道長啊,這個太極心法不會很複雜吧?
    老道突然一揚手,一道金光從他手中打出,直接飛進了梁天的額頭,梁天只覺一陣眩暈,然後就覺得好像意識之中多了些什麼,對,就是仿佛能感到自己的腦海中又有了一個自己一樣,而一句句傳說中的仙訣很通俗地冒了出來。梁天先是很愕然地望著老道,過了一會,他突然暴出了一句粗口:“歐日拔絲尼!我說仙長啊,你剛才直接把你這傳說中的仙法展示出來,我們還討論那麼多費話幹什麼。信了,我現在信了。仙長,你還有什麼,再表演一下吧!不不不,是都快教給我吧!!”梁天做拜倒狀。
    “你這小子,我剛才是將心法打入你的腦海之中,這哪是什麼仙法啊?”
    “道長,不,是仙長,你說剛才你把心法打入了我的腦海?呃,這個,貌似好像的確有那麼點感覺了!嘿嘿,那難道三豐祖師就沒再留下什麼別的,就是那個,嘿嘿!”梁天打蛇隨棍上,已經儼然把自己當做了武當的門人。
    “沒了,有關悟道的就這麼多了,我剛才都傳授給你了。不過你現在也算是我們武當弟子了,我可將太極拳傳授給你。”
    “四兩撥千斤!以慢打快!呃,是不是學了這個就能包舉宇內,席捲天下,併吞四海,囊括八荒啊?”
    看見老道額上又將冒出的黑線,梁天訕訕一笑。“嘿嘿,嘿嘿,不好意思,開個玩笑。強身健體總沒什麼問題吧!”
    “笑話,我武當堂堂太極,世俗之人又習得了幾成,強身健體自是如此,不過想在江湖上立足也是可以的”
    “呃,道長,仙長,怎麼江湖都出來了?難道你就是傳說中的木道人?
    “無量天尊,貧道道號清木。”老道一身浩然。突然神情一變,又嘿嘿一笑,拉起梁天道:“行了行了,時間還早,我就把太極拳的要義給你講一下吧。不過你切不可將我今天教給你的東西外傳。祖師有遺訓,道只傳有緣人。”
    “知道了,知道了”梁天滿口答應,不過心中暗想:馨兒可不是外人,然內傳一下就沒什麼問題了吧,再說了,她是我妹妹,那個有緣啊!嘿嘿。
    按照三豐真人留下的說法,人體是存在靈魂的。當然其實現代科學也在這方面有過很多研究,不是有研究發現人死後身體重量會減少21克嗎?其實死後人的靈魂當然就會回歸到地府之中過上新的生活,而三豐真人所創之法是使靈魂不斷地強大起來,最後斬去三屍神,經歷天雷洗禮之後就能白日飛升,並且也不用擔心肉體的問題,因為在飛升之時,天雷會只有一道,它只會將天地靈氣注入你的體中,讓你成為仙靈之體。這是與別派之法完全不同的。雖看起來似乎很佔便宜,但在粹煉心性的過程中是很兇險的,並且境界的提升也需要機緣。
    三豐真人在飛升之前把這些相關知識用他悟出的方法以靈魂傳遞的方式留了下來,在接受這些知識的同時你也就直接進入第一境界,省了不少事。但只有達到第三境界方才跨過了修真的門檻。而且第三境界粹煉的時間越長,靈魂越強大,將來天雷貫體時才能從中打劫到更多的好處。
    很快,梁天來到武當已經半個月了。臭味相投的兩人亦師亦友。然而梁天心掛著家中的小妹,於是乎這日便向老道辭行。
    “道長啊,我想我應該是到了要回去的時候了,這些天我太極心法進入了第一層,的確,有些東西是要靠你說的那個什麼機緣的,不過我到是無所謂啦,以後的變化就隨緣吧。太極拳我也學得差不多了。以後我沒事就練練,保證不會給你丟臉的。不過,現在我就要走了。以後有空再來看你,到時候我把我小妹也帶來,說不定她也有慧根的,嘿嘿。”
    “嗯,那你去吧,不過你剛才說得對,其實一切都應該隨緣。凡事莫要強求。看來是貧道執著了。總想著把心法修好。錯了,錯了…”
    梁天也不再管在那出神的老道,轉身而去,不過在門口時他又回過身來,沖老道認真地說:“這心法第一層道法自然講求笑看人生,不拘禮法,不過我還是想喊你一聲師父,說一句謝謝。其實我真得很捨不得你啊。”說罷,他深深地彎下了腰。
    盤坐在床上的老道眼角濕潤了,剛想說點什麼,梁天突然直起腰,看見老道的眼角,很誇張地叫道:“哇,老道士,你流淚了。不會是被我感動了吧,嘿嘿。其實剛才那些話我是逗你的。嘿嘿,你不要說什麼風沙迷了眼啊,你這屋中一塵不染的,嗯,嘿嘿。”
    老道哭笑不得地看著梁天,腦門上又隱隱露出了黑線。
    梁天面容一整:“老道,不說了,我真的要回去了。有機會我會回來的。”轉身大步而去。
    老道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梁天那並不魁梧的背影漸漸消失在他的視線之中。
    回家之後的梁天就開始了他的修真之旅。這太極心法說來很簡單,就是一種修練靈魂和意念的法門。第一境界叫不動如山,當他理解了其中的意境之後,在腦海之中,就能感到有一個縮微版的梁天正面帶笑容,五心朝天,一道道銀色的絲線繞其周身按著玄奧的軌跡遊走著,而那銀色的小梁天身上一點點的變亮著。也不用打坐,也不需要什麼閉關。漸漸地,梁天就發現自己好像變得耳聰目明起來,感覺比以前敏銳多了。而他每天早上五點就起來,到家附近的公園中先跑上一陣,然後在打一套拳,每次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他都覺得神清氣爽。馨兒跟著他練了兩天就打死也不起來了。時間如流水,如白駒過隙般飛速逝去,但梁天總是停留在第一境界之上,再無寸進。馨兒也是一樣,並且效果也不如他那麼明顯。不過,就在知道馨兒死去的時候,小梁天的臉上笑容斂去了,留下的是一臉黯然。兩滴晶瑩的淚水從小梁天的臉上滑落,與身周的銀線纏繞在了一塊,他的心法就這樣踏入了第二境界——黯然神傷。



    此生自斷天休問 不信人間別有愁 第四章 道法自然
     更新時間:2008-5-12 18:50:32 本章字數:3402

    當時的梁天心下一片死灰,就在這種心性之下,小梁天不斷地膨脹著,並且逐漸變得透明。如果不能很快的從沈淪中走出來,他將面臨暴腦而亡的下場。說到這�,不得不感歎一下三豐真人的天縱之資。看來當年他應該是追求郭香女士慘遭拒絕後,悟出了這黯然之境吧。
    不得不說梁天是幸運的,他可以說現在已經是經歷過生死的人了,在他的潛意識�,馨兒離去帶來的痛苦已然淡化,他漸漸已經能用平常心來看待了。有時候有些人要想走出死胡同,需要很長的時間,這當然是對那些至情至信之人而言。但在敗金主義盛行的今天,又有多少這樣的人呢?
    有誰還敢相信永遠,大家好像都知道,完美是一種難以兌現的欺騙,永遠是一種過期的誓言。眼前,分分合合,聚聚散散,看的多了,也成了習慣,只覺得現實太假,人性太劣。從來也沒有人審視過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永遠只會向別人抱怨。可是梁天承諾給馨兒的永遠早就深深地刻進了心底。要想看破這一關不是那麼容易。所以此時的梁天正經歷著他的心魔。這所謂的心魔是怎麼來的呢?
    這就要提到三屍神了。屍者,神主之意。道教認為人體有上中下三個丹田,各有一神駐蹕其內,統稱"三屍"。據說,三屍姓"彭",上屍名"踞",中屍名"躓",下屍名"躋"。
    《重修緯書集成》卷六《河圖紀命符》稱:"三屍之為物,實魂魄鬼神之屬也。欲使人早死,此屍當得作鬼,自放縱遊行,饗食人祭拜。每到六甲窮日,輒上天白司命,道人罪過,過大者奪人紀,過小者奪人算。故求仙之人,先去三屍,恬淡無欲,神靜性明,積眾善,乃服藥有效,乃成仙。"三屍神,它是專門"道人罪過的饒舌者。為什麼?
    因為它巴不得人們早死。人一死,它就卸掉監視人的差使,自由自在地到處遊逛,去享受人們的祭拜了。它的彙報也很頻繁,"每到六甲窮日"便上天,兩個月一次,一去就說壞話,而這講壞話者又以上屍為最。故想成仙者必斬去三屍神,這樣在得道時因天界的功過簿上少了很多過失,你所遭受的天劫就會小那麼一點點。因此很多修真門派都有自己的方法來斬三屍神,如果沒有此類功法,他們就會想盡千方百計來欺騙體內的三屍神,讓他們無法回到天上嚼舌。因為他們回到天上的時間是一定的,總是在庚申日。只要在那天不使自己睡去,便可以麻痹體內的三屍神。
    但為了不讓自己的怪異舉動引起體內三屍神的懷疑,在偉大的勞動人民經過長期地實踐,在多次的失敗與總結後,終於發現依靠服食以鳴條茯苓為主的藥物,可以在庚申日那天迷惑三屍神,讓其忘記日辰。
    而現在梁天的心魔正是他體內的上屍神在搞鬼。因為只要梁天能從黯然神傷中解脫出來,他的太極心法就能進入第三層——破而後立,道法自然。此時,他體內的上屍神就會被斬去,而身為天官的三屍神是不能直接傷害凡人的,因此現在梁天體內的上屍神正在通過迷魂之術讓他永墮夢中,這樣,只要些許時間,梁天就會死去,這樣他就可以逃過一劫。
    但是梁天可是清木口中所說的頗有慧根之人,心志還是很堅定的。雖然有時候執著了一點點,但他很快就能從死胡同中走出來。
    梁天在夢中漸漸冷靜下來,突然靈光一閃,三豐祖師傳下的有關三屍神的事情蹦了出來,畢竟當年三豐祖師也經歷過這場磨難。原本就不是個堅定的無神論者的梁天終於完全相信了白日飛升。漸漸地,他笑了,而看到他臉上的笑容,夢中的馨兒面孔變得煞白。
    他喃喃地說道:“馨兒,你知道嗎?其實我一直欣賞這樣一種愛情:沒有太多的轟轟烈烈驚天動地,有的是象流水一樣綿延不斷的流長;沒有太多的海誓山盟花前月下,有的是相對無言眼波如流的默契。原本以為我們彼此能做到執子之手,與子攜老;原本以為我能一直每天為你沖上一杯牛奶再叫你起床;原本以為我能一直看著你賴床的樣子直到你已是白髮蒼蒼我也飽經風霜。
    你知道嗎,我有太多太多的設想,在我這次回學校的火車上,我還一直想著等我畢業了我就帶著你做一對快樂的背包客,去到我們曾寫在紙上說過要去的地方。本想到了地下再與你互訴衷腸,但是現在我終於相信了師父說的,你放心,我再也不會輕生,等我有了足夠的力量,上窮碧洛,下極黃泉,我一定會找到你。
    到時候我們還像以前那樣,當你哭泣的時候,我陪你傷心,傾聽你的訴說,為你撫平淩亂的發和憔悴的顏容,告訴你明天依舊陽光燦爛;當你笑容明媚的時候,全世界都和你一起明媚,而我靜靜地站在一旁,微笑著看著你和陽光一般地陽光。再也沒人可以傷害你,再也沒人能把我們分開。
    我將緊緊握住你的手,再也不會鬆開,陪你走過今生今世,來生來世,直到我們化成一對石頭,不再有思想。只是不知道你現在怎麼樣了,我只能把一些東西深埋在心底,有你在我心間,我其實一直都不孤單。”
    隨著他的話語,馨兒的身影越來越淡,在不甘與掙扎中終於化為了虛無。而他意識之海中的小梁天越來越大,越來越透明,而周身的銀線也運行地越來越快,最後和他本人重疊起來。破而後立,道法自然,最終還是回歸自身。梁天就這樣跨入了第三境界,斬去了上屍神,現在也算是半個修真人士了。只要接下來繼續修練下去,再斬去剩下的兩個破屍神,就可以成那個什麼仙飛那個什麼升了。
    上屍神已去,梁天擺脫了心魔。當他醒來時,發現自己正夾在一道土縫中。心念一動,他便知道了現在是北京時間晚上八點十三,也不知道究竟過了多少天,梁天暗想:上回應該看看表上的日曆的。
    梁天動了動,他發現自己現在好像力量變得很大了,就那麼輕輕一動,周圍的土就被他擠到了一邊,這下他可以站在土縫中了。
    “那心法�好像沒有提到第三境界還有力大無窮這個附加功能啊?不是只是能做到神念外放嗎?難道是祖師顯靈?”亂七八糟的想法都冒了出來,“不管這麼多了,先上去才是王道。”
    梁天擡頭向上看去,透過裂縫,能看到一絲天空的深藍。
    經過一頓劈�撲通,灰頭土臉的梁天終於站在了地面上,他趕緊向四周望去,可是令他不解的是周圍沒有冰棺,只見他正處在一個山谷之中,向上一望,周圍的山壁也不高。他著急了,向四周搜索而去。很快就出了山谷,梁天發現他現在是在一個島嶼上,他跑了起來,但他並不慌亂,依舊尋找著。
    可是很快,他又回到了穀口,頹然坐倒在地,在此過程之中,他卻沒有發現自己的目力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好了,隔著老遠就能一眼看清樹林�有什麼。而且跑起來好像貌似太快了那麼一點點,好像格林嗑了藥也沒他快啊!
    “老天,你是不是在玩我啊?難道我只有死了,你才甘心嗎?”他無奈地對天呐喊:“不過,現在,我不再會倒下了,因為馨兒她一直在這�,沒有人再能把她帶走,我要活著,好好地記著她,直到我們再次相見的那一天。”他指著自己的心臟,面現堅毅之色。
    直到現在,梁天才真真切切地安靜下來,好好的捋捋思路,畢竟有太多的問題想不通了。
    當時自己是背著冰棺從接天涯上跳了下來,現在馨兒的冰棺沒了,而自己卻落在了一個明顯不是接天涯下的地方。這�究竟是哪?馨兒的冰棺又去了哪?小說中經常看到的一個詞突然蹦了出來—穿越,不過暫時他不能確定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況。。
    他又仔細的審視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現在他已經能內視了。又是一串大問號:體內,一條條清楚的經脈,由361個腧穴連接著,按三豐祖師所留,現在那些經脈應該是很窄的,因為太極心法只煉靈魂,不修肉體,為什麼自己體內的經脈好像不能用窄這個字來形容啊。
    畢竟對於修真一途來說,梁天只能算是一隻雛。其實他身體還有好多變化他並沒有發覺。不過現在想什麼都沒有什麼用,因為一陣饑餓感把他喚回到了現實之中。當務之急就是找吃的了。
    梁天回想了一下剛才走過的地方,那些場景清晰地閃現出來,又把他嚇了一跳,“看來我好像有點脫胎換骨的意思了。”他心下不禁一陣高興。不過他還是站起來,慢慢向海邊走去,為了保險起鑒,還是再把全島查看一遍的好。
    過了不短的一段時間,梁天回到了山谷中,來到那個坑邊坐了下來。只見他意念一動,一堆枯枝便出現在了地上。
    自然讀者諸君就有了疑問,究竟這是怎麼一回事呢?難道梁天又發現了自己有什麼神通?不要著急,不要著急,休息,休息一會。下一章節再為大家細細道來。

















0.013762950897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