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名稱:[玄幻仙俠]異世之女性福音師(連載中,請先不要回復,謝謝)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異世之女性福音師 葉天士 著



    書籍介紹:

    女性福音師,好神棍的名字?極其不良的男性職業!

略通醫道的婦科大夫梁天在追尋妹妹的旅程中,會如何解決困擾著諸位美麗女士的隱疾?

充滿曖昧的治療裏,飽受煎熬的他又將如何正視自己的感情與欲望?

從小青梅竹馬的馨兒、清純可愛的海倫娜、長腿大波的悍女愛絲蒂、孱弱卻淳樸天真的安琪……,當博大精深的祖國古老醫學與各色異世美女進行激情碰撞時,會擦出怎樣美麗的火花?

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各種族紛紛現世,暗流湧動的背後又將隱藏著什麼樣的陰謀?

在祖國古代樸素哲學薰陶下培養出來的洞察力能否幫助他撥開層層迷霧終見青天?

就請你跟隨梁天的腳步,去探尋這一切背後的真相吧。





------章節內容開始-------



    作品相關 新書預告,新群公告

     更新時間:2009-4-3 16:39:24 本章字數:513



    天賜萬物以養人,人無一德以報天;

    殺殺殺殺殺殺殺!

    七殺現世,烽火連天,劍氣舞空,逆亂天下,光存于心,正氣凜然!

    滄瀾曆999年春,是一切傳說的起始。

    傳說之所為傳說,源於其寄託著無可啟及的虛幻與夢想;傳說之所被流傳,卻是這種虛幻,在人們的心中,一直堅信它的真實;這種夢想,在少年的眼裏,永遠追尋它的腳步。

    傳說的起始意味著破壞與毀滅,也預示著希望與新生。轟轟烈烈的戰鬥,英雄事蹟的燦爛,註定永載史冊,必將亙古流芳。

    為將傳說中璀璨的光與影忠實地記錄下來,我,葉天士,一個雲遊四方的詩人,將會與星光同在,與日月同行,陪伴少年的成長,整理光輝的故事,留給後世無限的星河夢譚。



    此生自斷天休問 不信人間別有愁 第一章 為情跳崖

     更新時間:2008-5-11 20:42:05 本章字數:2420



    清晨,武當後山,接天涯。相傳,接天涯是三豐真人當年飛升之處。正是在此,三豐真人才悟出了太極心法,正是這太極心法,才使得三豐真人得道飛升然而這心法不同與其他,只煉心性。

    接天涯邊蒼松翠柏,傲然挺立。一條石頭鋪就的小路從松柏中蜿蜒而過,直達涯頂。

    山下,梁天背著玄晶冰棺,蹣跚而來。

    漸漸地,日已中天。梁天在這條短短的路途上也不知揮灑下多少汗水,終於登上了涯頂。輕輕地,他將棺材放在了涯邊。抹了抹臉上的汗水,倚著棺邊坐了下來。怔怔地望著馨兒那如花的嬌顏,心下一片黯然。

    “馨兒,我帶你爬上山來了。”梁天口中喃喃地說著:“你知道嗎,我是多麼後悔上回沒有帶你來啊。呵呵!唉,也是在那時候我遇到了師父,是他把我從老爸老媽離去的陰影中拉了出來,教給我太極心法,讓我修身養性。”

    輕輕地撫摸著棺沿,望著她那依稀仿佛還在偷偷扮著鬼臉的面孔。梁天不禁潸然淚下。

    “馨兒,你知道嗎?我從武當回來之後,給你講述我在武當的那段日子時,看到你那希翼的眼神,我當時就暗暗發誓,有機會要帶你到這裏來,帶你看看接天涯,呵呵,你當時還說希望有一天我們能一起飛升,一起去看看天上究竟有什麼。現在,我帶你來了,你睜眼看看啊。”

    梁天哽咽著擡起頭,讓風吹過,帶走臉上的淚水,卻帶不走心中的酸澀。

    “天長有多長,地久有多久,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希望我們來世像你留在手機裏的那條短信說的那樣,做一對快樂的老鼠,笨笨地相愛,拙拙地生活,即使碰到大雪封山,我們也能躲在窩裏咬耳朵。你說好不好?……”

    看看腕上戴的那塊表,是馨兒打了兩個月工後,從網上購得的,只是因為有一次和她看007電影時隨口說過一句想要一塊功能強大的手錶。

    已經不早了。後山接天涯平時是沒有什麼人來的,只有師父每天午休後會來這走走。梁天把寫給師父的信放在了一塊石頭下面。扶著棺邊站了起來,隨手拍拍屁股,不禁自嘲地一笑:還拍什麼拍呢?

    拿出小刀,紮破手指,等手指上冒出了一串串殷紅的血珠,梁天在棺蓋上寫下了他的誓言:

    上邪

    我欲與君相知

    長命無絕衰

    山無陵

    江水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與君絕

    “聽說接天涯的底下是另一個世界,從來沒有人去過,不過又聽說下面是一個百花爭妍的地方。現在我就帶你下去,這玄冰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吧?呵呵”最後看了一眼馨兒,看看她那因手中緊握著萬年冰魄而美麗依舊的面容。梁天緩緩將冰棺背在了身後,走到涯邊,縱身一躍。

    明天,明天又將是新的一天。

    山下,清木道人正緩緩走來。

    濱江的小城裏,梁天的小姨怔怔地呆坐在沙發上,手中緊緊攥著一封寫得有點雜亂無章的信,任憑兩行清淚靜靜滑落。

    小姨,我走了,我帶著馨兒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你不要擔心,我很感謝在老爸老媽離去後,你對我和馨兒的照顧。雖然你只比我大了四歲,但是你卻一直給著我和馨兒母親般的關懷和姐姐般的疼愛。

    但是我想不通,為什麼,為什麼我已經告訴過你們,馨兒不是我的親妹妹,只是當年老爸老媽害怕病中的奶奶無法接受馨兒的死才從孤兒院裏領養的。這些年他們從來沒有提及過馨兒的身世,也是怕馨兒知道後有什麼想法。我也是在收拾他們的遺物時才知道這一切的。

    是的,即使馨兒真的是我的親妹妹,我也不會在乎。你們可以罵我,甚至把我逐出所謂的家門。但是為什麼,為什麼你們就容不下馨兒?她只是一個柔弱的女孩子。

    我並不知道什麼叫作愛情,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很明白,我不能沒有馨兒,我早已習慣了她在我生命中存在。從小時候那個梳著沖天辮成天跟在我後面的小尾巴,到後來變成每天要我叫她起床強行逼她喝牛奶的小懶貓。

    禽獸,亂倫,呵呵,我不在乎。但是我都告訴你們了,我和馨兒沒有血緣關係,知道嗎?這是上天的安排可是就算硬要說有罪,那也是我有罪,馨兒何罪呢?

    現在馨兒離開了我,我並不怪你們,我只是恨我自己為什麼沒能一直守護著她,一直陪在她的身邊,完成我兒時對她許下的諾言。我總是把事情想得太簡單。我只是想帶她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那裏不再有人當面背面的說三道四。那裏應該會有我承諾過要給她的桃花源。

    我原也相信時間會把悲傷沖淡。可是就在馨兒離開以後,我才明白:人一生中,總會有那麼一個特殊的存在,她的逝去你永遠也不會習慣。當她離去之後,你的左胸,就在第二肋與第五肋之間,會開出一個看不見的洞,空空的,什麼都不會再有。我不想讓這個洞陪著我活下去,因為我完全不知道我為什麼還要活下去。

    小姨,你要好好保重自己。以後我再也不能提醒你按時吃胃藥,雖然你好像對於我的照顧很全面,卻總是忘記自己的事情。你都單身這麼多年了,怎麼還不找個男朋友呢?呵呵,要知道,我和馨兒還想喝你的喜酒呢!不過你找的男朋友一定要能提醒你按時吃藥的,一定是要能阻止你一邊看電視一邊吃薯片的,即使他因為太愛你而不忍心阻止你,也要和你搶著吃的。想起以前你和我們討論你的未來老公時的花癡樣我就想說你,都什麼年代了,還在做夢,能在平淡的生活中默默的關心你,時刻提醒著你的人不多了,快點下手吧,有了好的千萬別放過啊。

    好了,我要走了,我並不怪你們。就請你代我向大家道一聲珍重吧,希望你能找到幸福,不會像我和馨兒一樣。而當你幸福的微笑時,我和馨兒也會看著你微笑。

    梁天


















0.0174870491028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