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轉貼)淩辱台妹人妻(六)暴雨中的三日淩辱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淩辱台妹人妻(六)暴雨中的三日淩辱

              淩辱台妹人妻

作者:watchuback(小號背心)
2011/07/09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六)暴雨中的三日淩辱

  2008-7-13,鄭州三十年來最強降雨已致七人死亡失蹤……

  南方都市報訊:7月13日晚,一場持續了十四個小時的強降雨席捲鄭州,
降雨量達到173﹒5毫米,刷新了三十年來鄭州市最大暴雨記錄。暴雨造成了
鄭州市內十一條道路積水嚴重,七條道路和四座立交斷行,部份路段塌方,經濟
損失無法估計,三名小孩在大雨形成的小水塘中戲水時不幸溺亡。

***********************************

  2008年7月14日中國,河南省,鄭州市,晚上九點。

  電腦畫面中是某某收費成人聊天室,畫面的右邊是文字交流區,左邊則是一
個視訊畫面。這時右邊的文字區開始出現許多對話。

  左邊的畫面裡有一個皮膚白皙的年輕女人,穿著一套性感的粉紅色比基尼。
美麗而修長的雙腿對著畫面成為一個M形,因為戴著巨大的墨鏡只能看見她性感
的紅唇。畫面的後方因為光線不足顯得十分陰暗,只能從影子看出有一個男人。

  右邊的文字區出現一排字:「母狗甜甜說:想看我被哪一種東西插到升天?
(1)巨大藍色按摩棒,(2)真人大肉棒,(3)匯原大熱狗。起標價200
成人幣。」

  幾分鐘後,帳號andy5654立即傳出一句話:「站長,500分已經
存入,把桌上那個藍色的按摩棒給我狠狠地插進她的騷穴裡,給我插到她高潮為
止。」

  我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她的小屄裡多了一隻很噁心的藍色巨大假陽
具,上面還有一粒一粒的小凸起,隨著畫面後面那男人的抽插,這個女子終於情
不自禁地隨著節奏扭動腰,直到她的全身發起抖來。

  「母狗甜甜說:想看我被怎樣淩辱?(1)被棍子打屁股,(2)被吐口水
在嘴裡,(3)被人打奶炮。起標價100成人幣。」

  這次不等人回應,我立即打字:「站長,300成人幣已存入,給我好好的
吐她口水吧!」

  於是我看到畫面中的女人自已蹲下張嘴,接受男人輕蔑的侮辱。男人先敷衍
的吐了幾口在她的臉上之後,又抽了一口煙。然後清了清痰,把一口又濃又稠的
痰給吐進了女人的口中,女人當場乾嘔了起來……

     ***    ***    ***    ***

  我是小背,我身在市郊的家中,看著窗外的大雨,想著今天想要進城又不可
能了。

  今天是下暴雨的第二天,這幾天的的大雨讓市中心淹水至少二米高。整個城
市是一片水鄉澤國,人車都完全無法通行。不僅市中心淹水,所有連外道路也沒
有任何車輛可以通過,整個鄭州市變成了一座孤島。

  拿起剛剛泡好的泡麵,我盯著電腦螢幕,想起有人說:「鄭州鄭州,天天挖
溝」,這次還真的被我遇上了。

  通常不上班的假日,都可以享受一下我那美麗嬌妻做的各種道地台灣小吃:
滷肉飯、魷魚羹、蚵仔煎……等等,但是兩天前她就沒回來了。

  因為三天前,我為了公司即將執行的建案計劃,特別去鄭州市拜訪了整個中
原地區最火最囂張的網路推手。我本來也不知道什麼叫「網路推手」,經人指點
才了解「網路推手」講白了就是用網路來炒作做話題的一群人。

  中國網民成長速度飛快,在網路上做行銷有時候比投實體廣告更有效果,只
要花錢請來這些人幫我們炒作一下,點擊率在一週之內就可以上百萬次,達到宣
傳公司商品的目的。

  公司高層也開始重視網路行銷,這次特別要我去找這一位外號「少俠」的行
銷天才,聽說幾個被他炒過的建案全部都是還沒正式推出就已經銷售出九成以上
了。不過這個人脾氣很古怪,年紀輕輕就十分囂張,簡直目中無人,這人只接他
想作的案子,有錢給他賺他還不一定要接案子。

  為了求他幫助這一次的建案廣告,公司指定我和另一個叫金泉的同事一起去
拜訪少俠,希望他答應為我們的建案注入一些新的想法。

  這個叫金泉的同事原本和我還不錯,常常下班後一起去吃個消夜或是喝個酒
什麼的。直到幾個月前,公司放話要從我和他之中選一個人擔任銷售部副理,我
們之間的和諧氣氛一夜之間化為烏有。我在公司開始遭受黑函攻擊,還有幾個我
不認識的女人打電話到公司說是我的小三,要叫我去對質等等,這些應該都是他
的抹黑手段。

  不過憑著我亮眼的工作表現,公司方面最後還是升了我當副理,這造成金泉
心中極度的不平衡,常常私底下中傷我,在同事間散播我是利用台灣人的身份才
能在這台資企業裡如魚得水之類的話。最後搞得我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十分惡劣。
也不知道公司這次為什麼會一定要指定我和他負責這個案子,可能是要考驗我的
領導能力吧,我也沒什麼好多說的。

  兩天前我和金泉去了「少俠」的公司,這家公司雖然不大,但是裝修得設計
感十足,而且座落在精華地段,想必少俠花了不少錢。

  少俠今年才二十歲,個子不高,體型瘦弱臉色蒼白,如果沒有總經理這個頭
銜,他看起來倒像是一個體弱多病的廢柴高中生。不過他講起話來滿有自信而且
有條有理,認為做事原則很重要,基本上他認為本質太爛的案子不值得他幫忙。

  下午五點左右下起了小雨。甜甜來電,嗲聲嗲氣的說道:「親愛的老公,你
在哪裡呀?我正在百貨公司買內衣哦!等一下就來找你吃晚餐嘛!晚上就讓你看
看這幾套新內衣有多性感好不好?呵呵。」

  我說我的正事還沒談完,叫她先來這裡等我,談完之後一起吃晚餐。沒想到
和少俠談到銷售金額才發現我昨天晚上打的資料沒帶到,必須要回家用電子郵件
傳過來。

  少俠十分不滿,意興闌珊的與我和金泉說:「下次再談吧,我看你們連案
子的資料都還沒整理好,要我來接這個案子不是坑我嗎?是不是要我砸了自已的
招牌你們才滿意?」

  我的臉一陣綠一陣白,連忙叫金泉先安撫一下少俠,我要開車回家把資料用
E-mail先寄過來,希望這不會影響到他的決定。

  一個小時後,等我回家把資料傳完之後,外面已經下起來超大暴雨,電視也
開始報導所有進城的道路因為淹水超過三米,目前交通已經完全中斷,希望民眾
不要再嘗試進城中心了。

  我立刻打電話給少俠,希望能用QQ視訊來繼續談。這時忽然甜甜打電話來
說她已經在少俠公司的門口等了很久,外面的雨下得很大,能不能先進來找我。
他媽的,我居然把甜甜在門口等我這件事給忘得一乾二淨。

  十分鐘後,我在少俠的QQ視訊畫面後方清楚地看到全身濕透的甜甜,金泉
正拿給她一條毛巾擦頭髮。

  少俠轉頭看了一下甜甜,和我說:「這是妳老婆?也是台灣來的?哇靠!台
灣就是美女多,小背你還真有福氣。」他的口氣完全變了,就像一個沒談過戀愛
的中學生。

  我叫甜甜來電腦前面,甜甜穿著濕透的大開口無袖上衣和牛仔短裙,把玲瓏
有緻的身材在兩個色狼的面前展現了出來,雙乳中間那一條深溝讓二人看得兩眼
發直。剛才少俠故意把那一張帶有滑輪的椅子給移了開,所以甜甜只能趴在電腦
桌上與我通話,這麼一來,甜甜的裙下風光不就被兩人看個精光了?

  這兩個男人站在甜甜後面不知談些什麼,對著甜甜的屁股指指點點的,不過
兩人的褲子前都高高的鼓起一大包。不怪他們兩個,只要是男人看到性感美女被
水淋濕都會受不了吧?

  「甜甜,剛剛拿毛巾給妳的是我的同事,叫金泉。另一個是時尚前衛傳播公
司的董事長兼總經理,叫少俠。寶貝,現在街上淹水,我在家裡現在過不去了,
一等到水退了我就過去接妳好嗎?」

  「老公最壞了,一個人先走都沒有和人家說,害我的衣服都濕了,回去一定
要你好看,看我怎麼罰你。」

  甜甜趴在桌子上一直埋怨我,一下說我害她一個人在樓下等得很害怕,一下
又小聲的說晚上要穿新買的丁字褲給我看。不過我的視線並沒有在甜甜的臉上,
反而在她身後的那兩個男人身上。

  金泉和少俠半蹲著身體,似乎在欣賞甜甜的裙下風光,兩個還有說有笑的比
手畫腳起來。我一看機不可失,就故意和甜甜談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把甜甜的
春光讓兩人看個夠,直到兩人起身出去倒水。

  接下來我和少俠約好晚上九點再開QQ,談第二部份的合作案,但是他還是
沒有給我一個確定的答案,這個部份有關我的前途。我有點急了,打了一個電話
給少俠,作了一個邪惡的秘密約定。

  「真的可以嗎?小背哥你真大方呀!我們一言為定,只要甜甜讓我滿意,這
個案子沒問題。嘿嘿嘿!」少俠聽完我的建議後在電話中淫蕩地笑了起來,這時
我還沒有發現這個約定會讓我吃多大的虧。

  到了晚上九點我打開QQ時,一個淫糜的畫面出現了:從背景得知他們的地
點是公司的會議室,一排U型的會議椅在正中間,燈光開得不是很亮。少俠坐在
中央一個很大的椅子上,這是一種可以活動的電腦椅,兩旁還有扶手。

  而甜甜整個身子軟綿綿的坐在少俠的懷裡,一隻如雞爪般瘦弱的手掌從甜甜
的領口伸了進去,正一下一下的按摩著她豐滿的乳房。一件精緻的淡黃色絲質內
褲已經被拉下到膝蓋上方,他的另一隻手伸進了甜甜的牛仔裙裡,正有規律的動
著,搞得甜甜嬌喘連連。

  「等一下,小背真的不會看到嗎?我怕他生氣。」甜甜害羞的對少俠說,身
體也沒忘了配合手指的姦淫。

  「沒事,沒事,我這台電腦的視訊頭壞了,他也只能聽到聲音,等一下妳別
出聲,他不會看到的。」少俠沈穩的說著,給人一種一切都沒問題的感覺。

  「那你還一直摸人家的底下,你真壞呀,等一下我不小心出聲你就完了。」
甜甜的臉整個潮紅了起來,好像很熱的樣子。

  「我的台灣小美女,妳真懂事。只要妳乖乖聽話,我一定會讓小背把整個案
子接下來。」

  「嗯,那你不要告訴小背哦,我怕他生氣。嗯……」

  這一對狗男女開始熱吻了起來,我這裡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少俠每一次接吻
都從甜甜的嘴裡帶出不少口水。甜甜看起來應該是動情了,自已把兩腳微微的張
開,電腦畫面中可以看到她的下體被少俠的手指帶出了不少透明的愛液。

  我連忙配合演出,對著麥克風說:「少俠,有聽到嗎?怎麼沒有影像?你的
視訊頭是不是壞了?」

  「沒事,不就看不到影像嘛!不要緊,我們繼續談吧!」少俠說這話的時候
還一直舔著甜甜的耳朵,看起來很享受的樣子。這個禽獸也沒放過甜甜的胸部,
他把原本就低的領口給誇張地拉到了乳房的下面,結果乳房露出的部份就像是兩
個大碗一樣,被高高的撐了起來,感覺十分淫蕩。

  看著自已的嫩妻被這一個才二十歲的小痞子玩弄,我心中十分不捨,但是礙
於將來工作上還要靠這個年青人,只好壓抑著自已的情緒,語氣平靜地談下去。

  我們就這樣談了一個多小時,甜甜這時已經像一根香蕉,被脫得只剩下內衣
褲了。她在不久前被少俠壓在桌子底下不知道做什麼,我的角度是看不到的,只
覺得少俠這時說話已經顛三倒四,常常要等好幾分鐘他才回我一句,可能是他正
抓著甜甜的秀髮,狂暴地幹著甜甜的嘴。

  這個時候我的淩辱心態也被挑了起來,想小小的惡作劇一下,於是突然對電
腦的那一頭說:「少俠,我又看得到你了,原來你的視訊頭沒壞,可能是接觸不
良吧!談這麼久了,我們休息一下,請你找甜甜來電腦前面。」

  雖然少俠正享受著甜甜口腔濕潤的溫度,但是我這麼一說,他也不得不假意
叫甜甜出來與我通話。於是他很哀怨地瞪了我一眼,假裝轉過頭向背後說:「甜
甜,小背找妳來與他通話,記住哦,我的視訊頭∼∼已∼∼經∼∼修∼∼好∼∼
了。」他把最後一句話講得特別慢,擺明是要提醒甜甜不能在我面前和他親熱,
這傢夥也太白癡了。

  畫面中,甜甜有點緊張的樣子,全身僵硬的從畫面的左方走了過來。她穿著
極其暴露的粉紅色比基尼,一邊走一邊把比基尼的帶子在脖子後面打了一個蝴蝶
結。下身穿著在大腿根部各有一個蝴蝶結的絲質丁字褲,小到僅僅能遮住重點部
位。這些內衣我全都沒看過,應該是今天才買的。

  她滿臉還滿是淺淺的精液痕跡,我心想:『妳這個野女人,原來妳真的這麼
愛幫人舔雞巴,看我以後不好好讓妳舔個夠!』

  「咦?甜甜妳怎麼只穿內衣,發生什麼事了嗎?」我假裝滿臉狐疑地問,自
已都覺得可以去當演員了。我劈頭就給了甜甜一個下馬威,看看他們怎麼解釋?

  「因為我們這裡的空調壞了,沒辦法。剛才嫂子說穿這樣比較涼,不然大家
都中暑了。大家都是自已人麼,只要小背你不反對,我們倒也樂於接受嫂子穿這
樣。」少俠馬上搶話來說,不愧是經營策劃的高手,反應這麼快。

  「沒事,只要甜甜高興就好。如果外面下暴雨卻在大樓裡熱到中暑,傳出去
也太搞笑了,你說是吧?哈哈!」我假惺惺的讚美甜甜做得對,但是心裡卻想:
『甜甜妳這個淫蕩女人,我一不注意,妳就穿上剛剛才買的比基尼和丁字褲給人
看!』

  「那就明天早上再通話吧,我這有很多泡麵和可樂,我會好好幫你照顧大嫂
的,就這樣吧!」少俠沒等我反應過來,就急急忙忙的把電腦給關了。這個王八
蛋,等一下不知道要把甜甜搞成怎麼樣?也不讓我看看。

  為了準備明天開會的資料,我並沒有把QQ視訊關掉,只是繼續在整理那些
圖表和排版工作。因為今天實在太累了,我竟然不知不覺的在桌上睡著了。

  直到淩晨四點多,我被一連串女人的哭喊和叫床聲給吵了起來。我正奇怪為
什麼電腦會發出這種聲音,就看到電腦畫面中出現了一張特大的女人陰部特寫,
陰唇被兩根手指給強迫分開了,露出了女人最私密的地帶,還有一根又白又細的
雞巴正有規律地一進一出。因為是被吵醒的,我的腦袋一時還轉不過來,這是惡
作劇還是新的電腦病毒?電腦怎麼會出現成人視訊?

  我仔細看了一下,少俠這個變態,居然沒讓甜甜把比基尼脫掉就叫她蹲在桌
上,一手把丁字褲拉開,一手拿著視訊頭對準陰戶作特寫,他自已則站在甜甜的
後面,一下一下的操著甜甜的嫩穴,享受著悅耳的叫床聲。我覺得奇怪,他不是
已經關機了嗎?這個連線是誰開的?他難道不怕被甜甜知道我正在看著她嗎?

  「妳給我好好的扭一扭。妳知不知道?如果我一開QQ,妳老公就會看到這
個畫面。平常妳在家是不是也這麼幫小背搞呀?妳這個蕩婦,真是夠賤的。我以
後每個月給妳一萬,妳每天來被我搞好不好?」少俠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之前那
個高傲穩重的人已經變成眼前的這個輕浮的少年。除了態度的改變,他的口音也
從標準的普通話變成了我聽不太懂的河南話。

  不過看少俠的樣子,似乎真的不知道電腦是連線的,他把甜甜罵成了世界上
最不值錢的妓女,人盡可夫的婊子。他把丁字褲後方的那一根給提了起來,丁字
褲立刻就陷進了肉縫裡,受到刺激的甜甜也叫得更大聲了,看到甜甜臉上不甘願
的屈辱表情,少俠滿意地冷笑起來。

  「妳老公小背那個憨子,自已的媳婦在外線被人花攪,自個兒還在家裡拍巴
掌。等會帶妳去茅詞好好的享受,中不中?」少俠這時說的全是道地河南話,什
麼中不中我完全聽不懂。不僅如此,他之後說的每一句話對我來說都是比法文還
法文的外國話,誰知道他用河南話把甜甜罵得有多難聽。

  「哦,拜託你不要。那裡不要,偶不喜歡這樣。」原來甜甜被逼急了,說的
也是台語。

  就算是我的良心被狗啃了吧,我不但一點都不覺得甜甜可憐,反而有一種報
復成功的成就感。甜甜這時的表情好像很痛苦,就像一個廉價的性愛玩具被人無
情地玩弄,被人操得連舌頭都伸了出來,一邊流口水一邊向這個陌生青年求饒。

  「求你饒了我,我不敢了,我對不起小背。求你停下來,那裡不行。」甜甜
再次討饒時哭了出來,淚水和口水一起流了出來。

  從我這個角度只看到一對筍形的大奶因為撞擊力而不停地晃著,不一會兒一
雙手用力地蹂躪著甜甜的乳房,把柔軟的大奶從指間給擠了出來,那被捏到變形
的奶子就像甜甜此刻扭曲的心理狀態,不能反抗,只能拜託男人捏小力一點。

  「我等一下把妳的樣子傳上網給大家欣賞好不好呀?讓每個人都看看台灣來
的女人有多賤,愛被人操到流口水,而且下面被陌生人搞還一直流愛液出來。」
看來少俠除了雞巴要爽,嘴裡也不忘罵甜甜來取得快感。

  「拜託你,我什麼都肯做,不要把視訊傳上網,求求你。」甜甜這個時候看
起來真是一個十足的賤女人,一邊扭著屁股來套弄男人的雞巴,手上還拿著正在
錄影的攝像頭,把自已見不得人的一面給全部錄了下來。

  隨著甜甜不斷搖擺的腰肢,少俠的下體被加速的套弄,他低吼一聲,身體無
力地抖了幾下,應該是射精在甜甜的身體裡了。

  「呼呼∼∼妳這個小賤貨的下面還真緊,我平常自慰的時候可是不會這麼快
的。」少俠全身無力地壓在甜甜的背上,雙手並沒有停止撫摸雄偉的雙峰。他喘
了一會兒,把筆記型電腦蓋了起來,「嗶」的一聲我的電腦畫面忽然一片漆黑。

  原本我以為這一場荒唐的性愛遊戲會隨著明天的日出晴天而結束,沒想到這
個城市又連下了兩天暴雨。

     ***    ***    ***    ***

  2008-7-14《鄭州晚報》的消息,氣象部門監測顯示,鄭州12日
淩晨遭遇的大暴雨降雨量為108毫米。13日晚,鄭州市區再次下大暴雨,暴
雨持續了兩個半小時之久。14日淩晨又再降暴雨,一直到淩晨5時許才逐漸停
止。這次的最大降雨量達到271﹒3毫米。

  鄭州市氣象台的高級工程師杜瑞莉介紹說:「13日晚到14日的那場雨是
1978年以來鄭州最大的一場雨。

  從第二天起。少俠就連我的電話也不接了,他傳了一個短信給我:「大樓停
電,手機沒電,不要再打給我,雨停路通就會與你連絡。」

  我急忙去打開電腦,期待可以看到甜甜現在的樣子,可是少俠的QQ早就斷
了,我只好對著螢幕發呆。雖然我常常利用甜甜,但她終究是我的妻子,真的發
生什麼意外,我怎麼和她的家人交待(尤其是那個惡魔姐姐)?

  正在心煩意亂時,我忽然想起,少俠除了幫人做行銷之外還和人合作了一個
線上裸聊的網站,在他的名片上有個成人網站的網址,而且少俠昨天也說要把甜
甜被幹的樣子上傳給人看。想到這裡,我連忙進入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但是看
了很久並沒有我想像中甜甜的性愛短片,網站中只有一些濃妝豔抹的裸聊小姐和
空空的聊天室。

  我不死心,只好整天就坐在電腦前面對著IE不停地按著Reload。到
了下午,我發現有一個新開的聊天室名字叫「台灣母狗甜甜的真實強姦秀」,雖
然這是一個付費的聊天室,但是已經超過了三百多人同時在線。

  那些又長又煩的認證和付費系統花了我一個小時才弄完,付了費進入後才發
現這個聊天室視訊的光線很暗,看不太清楚,女主角是一個戴了副超大墨鏡的裸
體女人,皮膚光滑,頭髮稍長而且染成黃色,我一眼就看出她是甜甜。

  甜甜自已把雙手環抱在胸前,把那對發育過盛的乳房以一種淫亂的方式雙手
奉上,看起來比實際上更大了不少。她的雙腳橫跨在椅子上,私密的陰戶對著電
腦,她背後有一個人好像正在打字,因為光線的問題看得不是很清楚。當我正在
期待會發生什麼事的時候,聊天室的對話欄裡出現一段話。

  「母狗甜甜說:想要看我(1)被人用力捏奶頭,(2)被狠狠的打巴掌,
(3)被吐口水在臉上。起標價50成人幣」

  不一會兒,整個畫面像是被洗版一樣充滿了各種投標的價格和決定淩辱的選
項。十分鐘後,甜甜的奶頭被後面的那人用食指和姆指捏住並且一左一右分開,
原本美麗的乳房此刻已成為誇張而畸形的玩具,只因一個叫chang3827
的人花了200成人幣得標,他想看甜甜小巧迷人的奶頭被人蹂躪。

  接下來我只好發揮著精神勝利的阿Q精神,努力把甜甜想成是別人的風騷老
婆,一個人盡可夫的賤貨,這樣我的心情才會好一點。一直看到下午5點,甜甜
因為各種虐待已經奄奄一息了。事實上,我確定在畫面後面的男人是少俠,我大
約算了一下,他利用我心愛的老婆幫他賺了8000多元的成人幣,甜甜連妓女
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一個公共的性愛玩具。

  在這個過程中,甜甜被他搞到幾乎昏倒,我懷疑甜甜那瘦弱的身軀怎麼經得
起一連串的淩辱。從開始的捏奶頭到口交、用手指插屁眼、吐口水在嘴裡、被假
陽具插小屄等等,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已經讓甜甜開始神志不清了。

  正看著甜甜跪在地上用自已那對大奶幫人打奶炮的同時,我似乎想到什麼又
講不出來。等到她對著攝像頭掰開自己的屁眼,好叫網友看得更清楚的時候我才
想到,甜甜並沒有被人強迫做這一件事,她沒有被人綁起來強姦,她是自願來當
裸聊小姐的。

  想到這裡,甜甜在我心中的女神形象又再一次破滅。自從來中國之後,扣除
月經的日子,她不是在家被我搞,就是被我秘密地讓給工作上有幫助的人玩弄。
平均來說,她一個月至少要和十個以上不同的陌生人性交,其中還有許多不喜歡
正常性愛方式的變態,輪姦、強姦、性虐待、淩辱、異物插入……等等,一個比
一個還要激烈的性愛方式已經改變了甜甜嗎?

  難道說,在這個過程中甜甜已經在心境上接受了他人的恣意淩辱?從一個清
純少婦天使變為一個淫蕩的性愛魔鬼?會不會我仍沒有發覺我的嬌妻已經被這些
人調教成一個經驗十分老道的性奴隸了?

  晚上十點時,聊天室關閉了,但我並沒有睡覺,我整晚守在電腦旁邊,因為
我不知道聊天室什麼時候會開啟。直到天亮,我的期望再次落空,今天仍是傾盆
大雨。

     ***    ***    ***    ***

  2008-7-15

  2008年7月12、13、14日,河南鄭州市連降三場大暴雨,已成水
世界。

                  《河南商報》記者楊東華報導。

  當天傍晚,我才開著車去把甜甜接回家。我感覺甜甜並沒有特別不高興,一
切和之前沒什麼兩樣,只是她的腰明顯瘦了一圈,身材看起來更玲瓏有緻了。但
我知道,她已經不是幾年前在台灣的那個甜甜了,她的性觀念越來越開放,穿著
也越來越暴露。

  甜甜可能是從穿著上得到了快感,她開始愛上陌生男人色迷迷的視覺強姦,
家中各種比基尼、丁字褲、露背、超短褲越來越多;陪我出去逛街時更是穿得性
感無比,夏天露乳溝、冬天露屁股溝。有時我叫甜甜穿著要保守一點,她卻有一
份歪理:「你老婆穿成這樣,還不是要讓你成為每個男人羨慕的對象嗎?」

  也不是不好啦!我開始苦笑了起來……

  後記:

  鄭州這一座古城的排水系統真的大有問題,雖說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大雨,但
也沒看過人家巴黎市淹過水,我實在不了解為什麼中國人民政府不把生產導彈的
錢拿一小部份來改善一下這些基礎建設,這才是人民感受最深的部份呀!我那美
麗的妻子,美麗女神的形象在這一場大雨中被沖刷殆盡,只剩下一個充滿誘惑力
的青春妖豔肉體,要不是這個城市的排水系統沒有做好……

  三天後,我拿到少俠想出的企劃案。

  一個星期後,某知名人氣論壇出現一個帖子,內容是一張看起來很模糊的女
人背影照片,照片中的女人穿得很暴露,正走進我們的銷售樓裡。帖子的標題是
「本地富商紛紛買高檔豪宅給小三,他們要在房裡做什麼?」。一個星期後,跟
帖的人到達了三百萬,這個訊息也自動了登上百度、欣浪網……等各大入口網站
的首頁,這個過程中我們公司竟然完全沒有花費一毛錢。

  結果是我們所有的樓盤在一個星期內完全賣光,還有許多人託官員或是有力
人士也想來買一間,而我也因為行銷手法得宜被升為工地管理的經理。

  在離開總公司前往工地任職時,我在公司門口遇到了金泉,他依然高傲的對
我冷笑了一下。出於同事情誼,我與他寒暄了幾句,我問他這一陣子怎麼都沒有
看到他,他只說請了個長假出國休閒了一陣子,他也祝我和甜甜未來一帆風順。

  我與金泉道別後,在坐上車的那一瞬間,我全身發抖地想起一個問題。我的
天!那三天的大雨中,金泉不是留在少俠的辦公室嗎?為什麼沒有看到他?他那
三天在做什麼?

               (待續)






















0.014203071594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