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 非原創 ) 龍戰士 (長篇)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01集 第14章 黑暗的胎動



  日子一天接一天地過去,天氣也越來越熱,帝國一年一度的比武大會終于開始了。就像以往一樣,蒼龍學院的參賽選手隻是到那兒觀摩比賽的,因爲在去年的那次比武大會上,偌大的一個學院竟沒有一人可以打入八強。老友波爾多本來也想到那兒去揚名立萬一番,可是在比武大會開始的前一天,不知發生了什麽事,老友收拾行裝,連招呼也不打一聲,飛也似地離開了風都城。



  正當缪斯和迪卡尼奧頂著烈陽,冒著酷暑,在風都城內最大的角鬥場裏爲了爭奪誰是最出色的戰士虛名而殺得天昏地暗,滿身臭汗的時候,我獨自一人躺在蒼龍閣的最頂層的床上(床是義父夜裏觀星時休息用的),頭下壓著幾本古書作枕頭,吹著冰涼的輕風,嘴裏叼著從蒼龍學院的果園裏偷摘來的半生不熟的水果,翹著二郎腿,美滋滋地享受著。



  我照樣沒有參加比武大會,然而義父卻強行給我報了名,想要我參賽爲校爭點光。結果在學校內第一場的選拔賽中,我和對手虛晃兩招之後,跳出圈外,雙手一拱,大呼:“兄台果然高明,在下輸得心服口服!”立刻舉手棄劍認輸,差點沒有把義父氣得噴血三升而死,倒是惹得台下的觀衆們噓聲一片,朝我猛扔香蕉皮。



  我才沒有那麽傻呢!會爲了天下第一的虛名和別人打得你死我活,頭破血流的。這麽多年來,那些所謂的天才少年,還有那些帝國曆屆比武大會的冠軍,現在不是成了天殘門的掌門人,就是正在墳地裏喝茶睡大覺。我這麽年青,這麽英俊,還想多活幾年,並不想這麽早地去和他們一起在地下喝酒聊天。再說呢!那兩個心裏隻有武功,一天之中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在練功的家夥的力量絕對比我強得多,去和他們決鬥那隻是自取其辱。



  知其不可爲而爲之,非大丈夫所爲也。



  逆鱗靜靜地躺在我的身邊桌上,黑色的刃身有點落寞地反射著魚鱗般的光芒。這把可惡的寶劍,當赤甲龍缪斯拿著破日刀和手持驚天錘的鐵背龍迪卡尼奧大打出手的時候,因爲同是十賢者鑄造出來的寶物,它産生了共鳴,在我的體內興奮地鳴叫不已。



  逆鱗已沈默了近四年的時間了,它渴望戰鬥,也渴望飲血。好戰的它弄得我全身血液翻騰,非常地難受,一氣之下我把它從身體裏取出來加上封印打入冷宮。



  “你也給我涼快涼快吧!”我對逆鱗說。



  不知爲什麽,這幾天來我的精神一直很不好,整天都沒精打采,昏昏欲睡的,腦袋裏經常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出現,是一些片斷模糊的記憶碎片,由于這些記憶零零碎的,我也理不出個頭緒來,並不知它們是些什麽。對此我也沒有太多的在意,七世的龍戰士留給我的記憶已經夠讓我煩的了,這也許又是哪位先祖留給我的遺産吧!



  正當我上下眼皮直打架,半睡半醒的時候,義父回來了。



  “缪斯那小子剛剛以半招的優勢打敗迪卡尼奧,獲得了冠軍。”義父興奮地對我說。



  “這關我什麽事?不要擾人清夢啊。”我打了個哈欠,迷迷糊糊地對義父說。



  “起來,年青人怎麽一點朝氣都沒有!”義父說著在我的頭上打了一記。



  “嗚!”我慘叫一聲,睜開眼睛,正要找擾我清夢的義父算賬。



  “什麽?”義父的眼睛裏精光一現,像看見什麽怪物似的,



  “金色的眼睛?”他驚叫道。



  “我沒有變身,哪來金色的眼睛?”我一邊揉著被打痛的腦袋一邊說,我隻有變身爲龍戰士時眼睛才會化爲金色的。



  “咦,又不見了?”義父滿臉盡是吃驚的表情,而且他的樣子似乎有點緊張。



  “沒事不要吵我,搞什麽鬼啊,又說有,又說沒有的!”我現在頭腦發昏,隻想好好地睡上一覺,根本不想和人交談。



  “嘿嘿,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是時候了。”義父站在我身旁,幹笑了兩聲,他的聲音有點兒古怪。每當邪氣十足的義父用這樣語氣說話時,準沒有好事發生,但現在的我wO得半死,根本就沒有動腦筋去考慮他。



  “你就在這兒慢慢地睡吧!別到處亂跑,我去給你找些吃的東西來,非常好吃的東西。”義父壓低了嗓音對我說,他說話的口吻,充滿了邪氣,而此時,我的意識開始消失,睡神已降臨到了我的身上。



  



  我是誰?



  我在哪裏?



  我叫什麽名字?



  我好像在一個地方,沈睡了很久。



  這是哪?



  我怎麽什麽也看不見?



  我在黑暗中靜靜地待著,努力地想著。



  我是誰?



  我在哪?



  黑龍谷,黑水潭,一個又一個的記憶片斷從腦海裏轉過,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是那麽的熟悉。



  對了,我想起來了,我是龍!



  這世間最強的生物,龍!



  我是黑暗之龍,活了數千年的暗黑龍王。



  在這世上,除了龍的家族中那個擁有三個腦袋的,變異了的三頭黃金龍以外,我是最強的龍。



  我是暗黑龍王,我喜歡獨來獨往,縱橫天下,做事更是我行我素。



  當我不高興的時候,我就發動一次可怕的雷暴,或者在人類居住的地方噴出個火彈,制造一場火劫。



  我喜歡看著那些力量遠不如我的低等生物在烈焰中痛苦掙紮的樣子,每當我聽著他們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我就感到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樂。



  悶得太久了,睡得太沈了,我的身體好軟,好餓,我想動,我好想喝血!



  我奮力地掙紮,我有意識,可是身體卻動彈不得,我想睜開眼睛,眼皮卻像壓了鉛塊一般地張不開。這種感覺猶如在做一個清醒的夢,雖然明知自己是在做夢,卻無法從夢中醒過來。



  我必須醒過來,我是縱橫天下的暗黑龍王,沒有什麽東西可以阻攔住我!



  我必須醒來,醒來!



  我大吼一聲,發出震天的怒吼,終于,壓在我心頭腦海裏的那把鎖,那件阻礙我意識行動的障礙,隨著我的這一聲怒吼而化爲粉碎。



  我終于醒了過來,眼前一亮,我發現我自己站在一個巨大的水潭邊上,水潭四周全是暗黑色的石頭,就連潭裏的水,看上去也是黑色的。我想起來了,這就是三百年前我在這兒冬眠沈睡的地方。我們龍族每過一千年總要在地下沈睡一段時間,好褪去因千年的時間而老化的肉身,換上一個更年輕,更有活力的軀體。



  我彎下我的龍頸,看了看自己在褪變後新生的軀體。這個新生的軀體非常的健壯,每一寸的肌肉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新換上的鱗甲在月光下反射著閃亮的光澤。這就是我的肉體,我們龍族強壯的,完美無缺的肉身。



  我擡頭看了看天空,今天是月圓之夜。暗黑龍是滿月之龍,在滿月的月光,是我的最愛,我放開全身的毛孔,身上的鱗甲片片的豎起,我沐浴在滿月的月光下,開始吸食著月光的精華。



  我現在有一些沖動,我想發洩一下,今天正是我的發情期。等我吸夠了月亮的能量之後,我會到附近的龍谷去找我的另一個雌性的同類,進行傳宗接代播種的大計。



  我喜歡獨來獨往,我討厭除了我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包括可以稱作是我同類的雌性暗黑龍,甚至是她們爲我生下的後代。不要問我這是爲什麽,總之討厭就是。要是全世界的生物都死光了隻剩下我一“龍”獨活,那是再好也不過的事了。



  咦!這是異種生物的氣味,對,是異種生物,而且是神創造出來的最差勁的生物--人類的氣味!



  我扭過頭,打量著四周,不知何時,我的身體已被十幾個人類團團地圍住。



  我知道我的身體很值錢,幾千年來時常有一些的傻瓜沖進我的住所想打我的身體的主意。不過最後他們每人都得償所願,成功地獲得了我的肉體--因爲他們現在都正在我的肚子裏待著呢!



  十幾個人,來的家夥也太少了點了吧!就這麽點人也想殺我?嘿嘿,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呢!



  這些人類終于動手了,先出手的是那六個老家夥,六個笨得要詠唱咒文才能使出魔法的老笨蛋,他們詠唱著低級的束縛魔法想要困住我。



  “這麽差勁的東西也想束縛住我?去死吧!”我冷笑一聲,發出龍的怒吼,嘴裏噴出一個黑色的能量球,先教訓一下你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蛋再說。



  “什麽?我的攻擊無效!”我發現他們差勁透頂的束縛魔法結合起來,居然在我的身體四周布下了一個可以吸收一切魔法力量的金色結界,把我剛才的攻擊全部吸收了。



  “嘿嘿,還挺有兩下的!”我覺得很有趣,于是我加大了力量,口中再度噴出一個含有我七成力量的火球,這一回,我用上了連我的那些同類們都聞風喪膽的絕紹--黑色死亡波。



  黑色的死亡波擊中了金色的結界,連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又像泥牛入海一般地消失得無影無蹤。



  什麽,又被吸收了!這是什麽武藝?



  我開始緊張起來,運足了全力,扭動著強壯有力的身體,向困住我的這個結界發動全力的攻擊。我的爪子,我的尾巴,不斷地撞擊著困著我的結界,發出可怕的撞擊聲。然而這個結界實在是太奇特了,像黑洞一般地把我的一切攻擊力完全吸納,並反過來壓制我。



  “嗚!”好痛!



  這些可惡的蟲子,居然透過結界用魔法利刃掀我的龍鱗!而且是我身上最不可觸摸的,尊貴無比的逆鱗。



  “疼啊!”逆鱗被掀,我流血了!這些低等生物居然讓我流血了!



  這是我的恥辱!我要用你們的血,來洗掉這些恥辱!



  不要以爲這樣差勁的結界就可以困住我,看我最強的絕招!



  我在劇痛和狂怒之下使出了我最得意的,可以破除一切魔法封印的絕招--暗黑破魔封,我體內的暗黑龍氣力量先是在腦部聚集起來,不斷地收縮,擠壓,猛地釋放出來。



  一個黑色的光波由我的額頭産生,接著不斷地擴大,瞬間就和困住我的那個結界重合在一起。



  “波!”結界炸得粉碎,圍攻我的那六個家夥個個口噴鮮血,彈了出去。



  該死的人類,我要把你們一個接一個地用最殘忍的手段殺死!



  “嗚!好燙啊,好痛啊!”



  額頭突然傳來一陣的劇痛,我睜眼望去,卻恐怖萬分地發現自己的頭頂上正插著一把燒得火熱發藍的長劍,劍已刺穿了我的額頭,深入我的腦部,火熱的劍身燒得我的皮肉滋滋作響。我的意識就在那一瞬間化爲烏有,無盡的黑洞,將我完全地吞沒。



  就在我的意識消失的那一瞬間,我才注意到,圍攻我的人,並不能算得上是人類。因爲他們雖然有著人類的樣子,可是有的人耳朵像精靈一樣地尖長無比,有的人身上卻有著獸人的氣息,記得我前一次沈睡前的人類,並不是長得這個樣子的。



  



  我的頭好痛!我捂著腦袋,大叫著從床上跳了起來。



  唔,我怎麽了?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很光滑,沒有受傷,一切都好好的,並沒有插著一把劍啊。我轉過頭望去,逆鱗依然在床邊的桌子上靜靜地躺著。



  哦,原來一切隻是一個夢。



  我長長地籲出一大口氣,原來隻是夢。我剛才夢見了三百年前十賢者在黑龍谷屠龍時的情景。那條被殺的暗黑龍,就是秀耐達家族龍戰士龍之魄的來源。在夢中,我居然把自己當成了那條被屠的暗黑龍,真是好奇怪。



  難道是暗黑龍王的殘餘意識在作怪?我不禁問自己,可是都已過了三百年,傳了七代了,應該不會有什麽問題吧!我知道我自己的身體很快就要開始龍戰士的第二次褪變,龍戰士的每一次褪變前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怪事發生,這我在七世的先祖留給我的記憶中早就知道了。隻是奇怪的是,這七世的記憶,竟沒有關于龍戰士第二次褪變的任何一份資料,一點都沒有。



  我這時才想起來,剛才義父說話的口氣非常的古怪,一定有問題,等下我要好好地問問他。我透過窗戶了望屋外的天空,太陽已西斜得非常的厲害,現在已是傍晚,沒想到我在這兒睡了足足一整天。



  “算了,不等這個老家夥了,中午的時候說要爲我找吃的,可是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搞什麽鬼,該不會是想弄毒藥毒死我吧?”我捂著饑腸漉漉的肚皮,走下蒼龍閣,到學校附近的一家飯店去找吃的。今天是帝國的比武大會,我想蒼龍學院那些參賽的武藝不精的家夥們,肯定是被人揍得缺骼膊少大腿的。安達是學校的白魔法師,她現一定正忙著爲這些被人打得“胖”了不少的家夥們療傷,不可能爲我準備晚飯。



  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被後來那些找不到美女做老婆的光棍們稱作“風都美少女的黑暗時代”,就在這一頓飯後開始了。



  而“風都美少女的黑暗時代”的始作傭者,就是時常被義父罵作是淫龍的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 是 分 隔 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的話:我是一個漫畫迷,平時挺喜歡看那些日本和香港的漫畫的,同時我也是那些S網的常客。



  龍戰士出現隻是一個意外,第一次接觸到網絡色情小說,隻是在大學時,在同學的電腦上看到的。大陸盜版光盤泛濫成災,有一次朋友買來的光盤上收錄了網上所有出名的色情小說,那時起,我也就與網絡的H文結下了不解之緣。記得那時候,宿舍裏的幾個找不到女朋友的大男人,一邊吃飯,一邊移動著鼠標看色情小說。連聯機挑星際爭霸、帝國時代都不幹了,想想也好笑。



  第一次與S網接觸是爲了找當時刺客兄的作品《女神捕與玫瑰刀》系列,當時我被這部小說迷住了,四處搜索,也就開始了我的凹凸元元之旅。我的寫作過程就和網絡上許多寫手一般,先是看別人的作品,後來覺得不過瘾,于是就自己寫了起來。



  起初隻是覺得好玩,所以在寫作時也就四處盜用別人的名字,到處惡搞。像龍戰士的主角的名字,就是盜用《暗黑破壞神》這部漫畫。說實在的,由于我寫的是劍與魔法的故事,我本人認爲這方面的內容主要取材于西歐的傳說,所以裏面的人名也應當是西洋化的(這倒不是我崇洋啊)所以才不用東方人的名字。我本人認爲,東方的玄幻故事,應是身穿八卦衣,手持桃木劍,口中念著神兵急急如律令之類的咒文。如果一個叫什麽米歇爾,克裏斯汀之類的老外,口中念叨著我佛慈悲的金剛經咒文,或者是一個黑眼睛黑頭發的中國人,卻身穿著魔法披風,手持著西歐的神劍,嘴上再喊著上帝與我同在,我主賜我力量之類的話,相信每個讀者都會狂倒胃口的。



  龍戰士裏的人名,可能有些人都很熟悉,這個別怪我,我起初寫時,隻是一時好玩,自娛自樂而已。取名字其實是一種藝術,讀者或許覺得不怎麽樣,可是我卻認爲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因爲畢竟我是中國人,生活的人文環境與外國不同,要我信口取個老外的名字,實在是太難了。幸運的是我平時常玩“英雄無敵III”,裏面的地圖編輯器裏有得是現成的洋名,也就現抓現用了,其實老外的名字都一樣,像什麽傑拉德的(這可不是利物浦的那人啊)全是裏面的英雄的名字,嘿嘿……



  起初寫作時,除了自娛自樂以外,我最偉大的“理想”就是寫一部象金瓶梅一樣的作品,隻是自己筆力有限,(我過去極厭惡寫作,因爲我高中時作文分數從未超過七十五分)故事剛開始時文筆手法都極爲生澀。發行版中的情節與網上流行的稍有不同,也就是這個原因,因爲我在不停地修改著。幸好遇上了幾位熱心的網友,在他們的幫助提點下,才有了現在的這個樣子。



  龍戰士的故事裏沒有正義,因爲我認爲正義的這個名詞太模糊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正義。這個世上沒有完整無缺的人,龍戰士也一樣,所以在故事中看到我的主角幹壞事,或者是出現一些與傳統觀念想違背的東西,請不要見怪了。



  至于文中提到的前傳,我還沒有投稿呢!故事已快寫完了,不過是非色情版的,如果有可能的話,我也會試著投稿,不過這要看出版社的意見了。



  龍戰士隻是我無心插柳之下寫出來的作品,能有今天這個地步,實在是要感謝廣大的網友的幫忙支持,在此我再次感謝他們。
















0.0148320198059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