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惡魔的道具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今天我起了個大早,到學校時稯窨窩窪,班上還沒有幾個人來,身爲觀察目標的林琦涵自然也是暨暢暡朄,所以我乾脆就趴在桌上補回缺少的睡眠。
不知趴了多久,我突然感到有人在推我。
「喂!起來!」恩箅箑筵箐,是林琦涵那挂的啊,我都想說今天還不急著對林琦涵下手網绲緀綡,沒想到她們竟然還先來煩我。
「快去做掃地工作!」站在一旁的衛生股長說。
我比了比教室另一邊和幾個女生閑聊著的林琦涵說:「她也沒做吧。」
「她早就掃完了,少說些藉口了,快去掃!」衛生股長用和清秀臉蛋不合的嚴厲語氣說。
屁啦!我還沒看過她做掃地工作過,嘛,本來只想懲罰林琦涵那挂的人,不過既然你也袒護她,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拿出放在抽屜中的槌子,各往她們敲了一下。
「你犯下了『干擾他人睡眠』這條罪狀,判決你的睡眠效果轉移八成到他身上。」
「你犯下了『指使他人』及『說謊』兩條罪狀,判決你不得違反他的命令,且對他的命令不會有任何懷疑。」
有個判決好沒用的感覺啊,不過也沒差,反正以她的長相我也沒興趣。
「怎麼突然這麼困......」她本來似乎還打算再說些什麼,不過還是不敵睡意,一邊打著呵欠,一邊走回座位。
「和我到樓上去一下。」我對周書怡說,也就是我們的衛生股長。
這個時間,樓上的實驗室應該沒人才對,也是該稍微活動一下筋骨了。

「把內褲脫掉,坐到我身上來吧。」我坐實驗桌上說。
她坐上來后,我便將手伸進她的裙子中撫摸著,不一會她的下面就漸漸潮濕了起來,見狀我馬上解放了褲子里的,並狠狠地插進去。
「啊~~~」她吃痛叫了一聲,不過我沒感覺到有阻礙,應該不會是因爲處女膜的關系。
可惜我本人沒有什麼憐香惜玉的觀念,依然挺著不斷地在她溫暖的體內抽動,同時,我的手也沒閑著,伸進她衣服內,將她的胸罩向上推開,兩手任意地玩弄著她小巧卻有彈性的胸部。
慢慢地,她緊繃的表情逐漸松開,嘴里傳出輕吟。
「恩~~~恩~~~哈~~~恩~~~」
「叫大聲點,把你的感覺說出來。」我命令。
「恩~~~好、好棒~~~恩~~~恩~~~插得我好爽~~~喔~~~小穴里面~~~喔~~~好深~~~啊~~~喔~~~」
「要不要再更刺激點啊?」
「要~~~要~~~喔~~~用、用狠狠地~~~插進來~~~啊~~~喔~~~喔~~~」
聽到她的回答,我立刻加快抽插的速度,每每直沖她小穴的深處,巨大的快感迅速累積,忍了幾下,終於將精液射進了她的身體內部。
「自己去廁所洗乾淨后回教室。」我說,一面用她的裙子擦去上殘余的精液。

「把你的手拿開!」才剛回教室,我就聽到林琦涵的叫聲,往那看了一下,大概是有男生不小心碰到她的名牌包吧,啧啧,高中生帶什麼包包來學校,而且那也不是她自己買的,是她女朋友送她的。
是的,就是女朋友,還是同爲全校數一數二正妹的黃梓芸,而且黃梓芸不光是正而已,家里還有錢到爆,聽說每天都有司機接送。
說到這,突然覺得班上的男生還真可憐,明明班級里有兩個大正妹,可卻都是女同性戀,當然,我是沒差啦,只要我願意的話,要她們兩個求我干她們也不是做不到,只是現有的兩個道具效果都要機率,拿來對主菜使用似乎不夠有趣啊。
「當~~~當~~~」上課鍾聲傳來,今天第一堂課是數學的樣子,雖然對現在的我來說都不重要啦。
就這樣,老師在台上努力地上課,而我則是在台下幻想著林琦涵被我玩弄的畫面,一下子兩節課就過去了。
下課到福利社買東西的時候,我又用了一次槌子,成功獲得以后到福利社買東西都不用付錢的特權,爲此我還在里面多晃了一下,找了幾種最貴的飲料和零食才回去。

「上課都幾分鍾了?你現在才進來是什麼意思?」一到教室,英文老師立刻走過來向我破口大罵,不過誰怕你啊,我拿起槌子往她一敲。
「你犯下了『辱罵他人』這條罪狀,判決你會從他給予的羞辱、責罵中感到快感。」
「閉嘴!老處女!」我故意說,其實她才二十七、八歲,亮麗外表看起來更是像是大學生一樣。
「你說什麼?」她身體震了一下后,才趕忙回問。
「老處女!」我重複。
「你、你......算了,我們先上課。」她臉都紅了,在其他人眼中或許像是在忍著怒火吧,不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現在強忍著的應該是欲火才對。
我笑笑地看著老師走回台上繼續上課,不過心里卻是一邊想著接下來應該怎麼做,一邊期待下課的到來。

幾十分鍾后,一聽到下課鍾聲,英文老師立即宣布下課,並快步離開,而我當然也馬上跟了上去,就這樣跟到了行政大樓里的廁所外。
不過我自然是不能就這樣大剌剌地跟她進去,只能先在外面等了一下,才悄悄地走進去。
走到唯一一間關著門的廁所前偷聽,果然,雖然不是很大聲,但仔細聽還是能夠聽到門內傳來陣陣低吟。
爲了再聽清楚一點,我將耳朵靠上門板,沒想到才一靠上去門就被推開了,在里面的英文老師上半身的襯衫大開,露出了一邊豐滿的胸部,而裙子和內褲也都脫到小腿間,一手抓著白皙的乳球,另一手還按著下體,驚恐地看著我。
「你在這里做什麼?」老師大叫。
聽到她的叫聲,我馬上沖了進去捂住她的嘴,說:「別叫!想讓別人知道你在這自慰嗎?」
不過她完全不理會我的威脅,依然不斷掙扎,我只好在她耳邊說:「婊子!」
果然,她稍微停了一下,才又繼續掙扎,看來是相當有效,於是我便開始不停謾罵。
罵了幾句髒話后,她掙扎的力道明顯減弱,右手不知何時又放回陰部上搓揉著,看到這狀況我繼續乘勝追擊。
不一會,她忽然全身向上弓起,淫穴里也爆出大量液體。
「真是下賤啊,身爲一個老師竟然被學生罵到高潮了。」我笑著說,然后順便拿走她的內衣褲就回教室去了。

在回教室的路上,我越想越不對,像是有聲音一直在腦海中反覆問:「這樣做會不會太輕易放過她了?」
是啊,這樣的確還不夠啊,還得要更進一步才對。
回到教室后,我立刻拿出了骰子說:「讓除了我和我英文老師外的所有人都會覺得我做的事是正常的,且雖然會覺得英文老師不正常,但也不會做出任何阻止行爲。」
啧,只有一面是嗎?那把時間限制在今天,范圍限制在這個城市內好了。
我將改變后的願望又說一次,說完,寫著「實現」的面一口氣增加到四個,我也輕松地投出了「實現」。
這時英文老師也正好回到教室,身上還多了一件外套。
「上課都幾分鍾了,你現在進來干什麼?」我立刻罵道。
「呃......回座位去!」她楞了一下,才板起臉說。
「怎麼?你惱羞成怒了嗎?還是怕剛才在廁所自慰被知道?」我說。
同時,底下的同學開始竊竊私語,不過因爲骰子的功效,他們也不打算阻止我們。
「你、你在說些什麼啊!」她大叫,可是雙腳卻不自然地夾緊。
「哈,你自己做的事自己知道,還有,你穿著外套做什麼?」
「我覺得冷,穿個外套不行嗎?」
「是這樣嗎?脫下來讓大家看啊?」說著,我還一邊伸出手去脫她的外套。
「不、不要!」她抵抗,不過她雙手早就沒什麼力氣了,我輕松地除去她的外套,露出濕透襯衫下的激凸。
「大家快看!老師的襯衫底下沒有穿胸罩!」我對同學大喊,接著問老師:「怎麼?還不承認你剛才在自慰嗎?」
「才、才沒有......」她的臉已經紅到不行了,雙腳也開始發抖。
「這麼說是你自己把胸罩脫掉來勾引男生羅?」
「不是這樣......」
「那麼你剛才果然是自慰羅?」
「也不是這樣......」
「反正不管怎樣,不穿胸罩就來上課的你都是變態啊,淫蕩教師。」我說,同時還往她的乳頭捏下去。
「啊~~~啊~~~去、去了~~~在學生面前高潮了~~~可、可是卻很舒服~~~」她大叫一聲后,癱坐在地上喃喃自語。
「啊~~~不、不行~~~別看啊~~~別看老師~~~」她突然注意到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真是的,竟然在全班同學面前高潮了,連妓女都比你有尊嚴。」
沒想到這句竟然是壓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話才說完,她的身體又突然弓起,淫穴也湧出不少液體。
然后她抱著我的腿說:「再來~~~再來~~~多罵一點~~~盡管羞辱我啊~~~」
「耶?我突然不想罵了耶。」
「怎麼這樣~~~繼續罵啊~~~繼續罵我這個淫蕩教師~~~」
「我怎麼會這樣說呢?老師的衣服都還穿著啊。」
聽到我說的話,她馬上七手八腳地身上的衣物全部脫光,讓充滿女性魅力的軀體完全展現在我面前。
「裸體也沒什麼啊,外國不是很多天體營嗎?」我笑著說。
「不、不只是裸體而已~~~我還要在學生面前自、自慰~~~啊~~~啊~~~這、這樣夠下賤了吧~~~」她一邊將修長的手指伸進小穴中,一邊說,看著這淫穢的畫面,我也忍不住了。
「真不愧是條淫賤的母狗,母狗就要有母狗的樣子,屁股翹起來!」我命令。
她迫不期待地將渾圓白嫩的屁股朝我翹起,還用雙手將濕答答的淫穴撥開,見狀,我當然是毫不猶豫地挺起插入。
「啊~~~啊~~~進來了~~~插進我下賤的小穴了~~~喔~~~好大~~~啊~~~啊~~~」
「用力~~~用力~~~插爆我的淫穴~~~啊~~~喔~~~好爽~~~喔~~~被學生干好爽~~~啊~~~」
「這對淫蕩的大奶是因爲常常讓別人揉,才長這麼大的嗎?」我抓著她不住晃動的巨乳說。
「不、不是~~~啊~~~是我自己揉的~~~我、我自慰時都會揉它~~~喔~~~啊~~~所以才會長、長出這麼淫蕩的大奶~~~喔~~~啊~~~」
......
我一邊奮力抽插,一邊羞辱她,幾分鍾后,我終於忍不住將精液灌入她體內,而她也同時高潮了。
不過我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她,等她從高潮中回神后,我要她像是狗一樣趴在地上載著我前進。
就這樣,我坐在她身上指揮她在校園內逛大街,好讓每個人都能看見她這副母狗樣,說真的,這感覺真的頗奇妙,有種說不出的優越感,雖然說碰到好友時還是會怪怪的,像是在操場遇到亞瑩時,還真不知道該不該向她打招呼。
炫耀夠了之后,我又坐著她回到我住的地方。
一回到這,我馬上連上了惡魔拍賣網,並點下昨天就蠻感興趣的商品,以召喚小惡魔。
標準的買賣行爲后,我向小惡魔問:「這次這個靈魂可以賣嗎?」
「恩......應該是可以,她不像上次那個,心靈還沒受到太多破壞就被法術給壓抑住了。」小惡魔比著在一旁睡覺的前房東說。
「那麼你趕快做啊。」
「好的。」她說完后,就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用黑色的血液在愣住的英文老師手上畫了一個魔法陣。
「就這樣?」我問。
「是的。」說著,她就搖搖晃晃地飛進螢幕里。
啧,怎麼老是飛那麼快,算了,先來試試這個「變形的蠕蟲」。
我將小試管中的綠色黏液倒在手中,沒幾秒,這些黏液就被吸入我的體內,化成一股熱流傳遍全身。
應該是沒問題了,那麼先試著讓變大好了,在我這麼想的同時,下體也真的騷動起來,只見我的穿出褲子的束縛,並一直膨脹到我認爲該停下來爲止。
「真是厲害啊。」我看著眼睛正前方的龜頭贊歎,不過贊歎歸贊歎,這麼大的其實一般來說是沒啥用處,所以我還是將變回原本的大小,並開始下一個測試。
我將精神集中在右手食指尖端,使指尖逐漸分離出一個帶著綠色的小肉球,當肉球完全分離后,我控制肉球爬向英文老師。
肉球一接觸到她的身體,立即融入她體內,同時,我也取得她身體的控制權。
「讓你玩個有趣的。」我對她說。
這時,我讓她的陰蒂迅速向外生長,並變形成男性的,而此時我也讓自己的骨架變得女性化、胸部膨脹、縮小成豆子般大小、兩腿間也産生如同陰戶一樣的縫隙,至於最重要的臉孔,我則是乾脆直接將林琦涵的外貌拿來用。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慌張地問。
不過我可懶得回答,直接用變得細嫩的小腳往她的踩下去。
「喔~~~啊~~~~~~喔~~~好爽~~~啊~~~」她高聲淫叫,也快速硬了起來。
「母狗就是母狗,踩個幾下興奮了是吧。」我說,還一面模仿著里腳交的姿勢。
「喔~~~對~~~我就是這麼低賤~~~喔~~~請、請您用腳懲罰我吧~~~喔~~~啊~~~」
這樣玩弄一會后,她的已經勃起到極限了,這時,我的身體也有些興奮了,想試試看女性的做愛,我蹲了下去,扶著她的往我下體插。
不過一開始並不太成功,試了好幾次都還找不到正確位置,只好直接控制小穴移動到可插入的位置,就這樣,我的下體逐漸將她的吞入,一種酥酥麻麻的特殊感覺也從我的小穴里傳來。
等她完全插進去后,我將小穴移回原來的地方,並用女上男下式緩緩套弄起來,讓她那根火熱的反覆貫穿我的身體。
「喔~~~啊~~~被夾得好緊~~~啊~~~啊~~~我變得好奇怪啊~~~喔~~~喔~~~」
「唔......這玩意還真不錯......沒想到女孩子的身體也蠻舒服的啊......」我一邊抓著自己飽滿的乳房,一邊說。
......
在道具大幅增強體力的效果下,這次的性愛持續了好幾個小時,中途,原房東小姐也加入我們的行列,在這場漫長的性愛中,我們三人高潮的次數多到數不清。
最后,由道具分體強化的英文老師體力終究還是較弱,一次激烈的后,就累到睡著了。(2)
和亞瑩一起到夜市吃了點東西,回來后,我坐在電腦前,讓原房東小姐蹲在我的跨下前幫我口交,她動作頓頓的,或許她是第一次口交吧,不過我之前也沒有被口交的經驗,所以不是很清楚。
話雖如此,但看著她像是在清理什麼寶物似地仔細舔著我的,一股優越感油然而生,連帶刺激著我的快感神經。
除了體會著初次被口交的快感,我還開始研究起魔界的拍賣網。
「啧啧,看來報複林琦涵這件事要稍微延后一點了,這里還有不少有趣的道具呢。」我自言自語說,我似乎變邪惡了呢,哈。
繼續看著這網頁,我發現這里面的東西還真多啊,光頁數就有一千多頁,每頁差不多有四、五十件商品。
不過這些惡魔怎麼那麼沒取名字的能力啊,全部都是「什麼的什麼」,像是「扭曲的鏡子」、「偏食的饕客」、「折翼的青鳥」之類的。
算了,那也不重要,我一邊享受著性奴仔細的舔弄,一邊搜尋著這次要買的道具。
幾分鍾后,我的已經差不多到極限了,似乎是察覺了這點,原房東小姐也加快了吞吐的速度,強烈的快感不斷傳來,忍不了幾下,我就在她的口中爆發出來。
大量的精液讓原房東小姐來不及全部吞下,有部份白濁的液體從嘴角流出,不過,她馬上就用手指將其撈回嘴里意猶未盡地舔著,然后說:「母狗最喜歡主人的精液了。」
「哈,只要母狗聽話,主人每天都會讓母狗吃到精液的。」將褲子穿好后,我伸出手摸著她的臉,她竟然真的像是狗一樣地用臉來磨蹭我的手。
好啦,爽也爽過了,也該辦正事了,找一個商品讓上次那個小惡魔再過來一次,我還有些事情要問她。
又逛了一會,我終於決定要選的道具——「上帝的骰子」,這是個能實現願望的道具,不過一天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實現的機率會隨著願望的難度改變,寫著「實現」的面數最多五個,也可能一點機會都沒有。
其實還有一個「上帝的骰子(加強版)」是沒有時間限制的,可是貴了很多,當然,我不是爲了那個惡魔著想,而是如果她付不出來,難保不會查到我身上來。
按下底下的圖片后,小惡魔和上次一樣從電腦中飛了出來,說:「這是你所購買的『上帝的骰子』,請確定。」
「我想應該是不用確認什麼啦。」我從她手中接過一顆黑底紅字的骰子。
「那麼,請付錢。」她冷冷地說。
「這次還是你來付。」我指著她說,然后又問:「你一年可以賺多少錢?大概有多少存款?」
「我一年差不多可以賺五十萬魔幣,存款大概一百二十萬魔幣左右。」她平靜地回答。
恩,有點少,沒辦法買太多東西。
「對了,你上次說靈魂很值錢,大概價值多少?」我突然想起她上次說的話。
「靈魂要看等級,從一千萬魔幣到兩億魔幣不等。」
價錢是夠高了,不過還是不知如何下手。
「那要怎樣才能將靈魂拿去賣?」我繼續問。
「基本上,所有靈魂出生時就被天界設下微型魔法陣,死后歸天界所使用,必須扭曲其人格才能破壞天界的魔法陣,接著,再覆蓋上魔界的魔法陣即可。」
「恩,那麼她......耶?人勒?」一個不注意,原房東小姐竟然跑到牆角躲了起來。
「母狗,過來!」我叫道,然后問小惡魔:「她的靈魂可以賣嗎?」
「還不行,雖然魔法陣稍微有些松動,但離崩壞還有一段距離。」
「這樣啊,話說回來,你送貨時,東西常被搶走嗎?」我開玩笑問。
「呃......這是唯一一次被搶,或許是因爲在人界,變出刀子后,我竟然沒辦法再加快飛行速度。」她有點窘迫地說。
看來我那次的運氣不錯嘛。
「我要回去了。」小惡魔說。
「喔。」反正也沒啥事了。
看著她那嬌小卻性感的身軀沒入螢幕中,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等等!」我大叫,不過她已經完全消失在螢幕里。
唉......可惜了,本來想用骰子把她變大,然后再來嘗嘗惡魔體內的滋味的,算了,先來測試一下新道具好了。
「讓我統治世界。」我說,話一說完,原本有三面「實現」的骰子立刻起了變化,所有的「實現」都消失了,成了一顆純黑的骰子。
嘛,早就知道會這樣了,這次換個簡單一點的好了,恩,原房東小姐今天已經玩了兩次了,所以應該不要用她來試......
「那讓左邊房間的男大學生變成喜歡和我做愛的性感美女。」我說。
這次的結果明顯好多了,六個面中有四個面寫著「實現」,往地面一骰,滾了幾圈后,穩穩地停在「實現」那面。
成功了!接下來就是去驗收成果了。
伸了一下懶腰,我離開了電腦桌,滿懷期待地走到隔壁房間前敲門。
「誰啊?」一個甜甜的女聲傳來,隨后就是一陣走路聲。
「是我。」我說,這時門正好打開,一張甜美的臉孔就這樣出現在我眼前,比我想像的還要漂亮。
「是你啊?進來吧。」看到我時,她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側過身體,好讓我進去,這也讓我注意到她那幾乎就要爆出T恤的巨乳。
等我坐在她米色的床上后,她語帶挑逗地問:「你今天過來找我做什麼啊?」
「收房租。」在她眼中,我和她的關系應該是接近戀人,至少也會是個好友,還是不要一開始就提做愛比較好。
「恩?房租我不是付過了嗎?」似乎是因爲和她預想的不同,她歪著頭問。
「這次是收身體上的房租啊。」我向坐在床邊書桌前的她說,結果還是一下就繞回做愛了啊。
「討厭,你很色耶!」她一邊叫著,一邊打我,不過當然是完全不會痛。
「怎樣?你不想要嗎?」我問。
「唔......我、我......」她手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臉則是紅了起來。
「怎樣?要還是不......」我話還沒說完,一個香軟的物體突然封住我的嘴巴。
她一邊伸出舌頭和我交換著口中的津液,而另一邊也沒閑著,整個身體往我靠了過來,右手伸進了我的衣服內輕輕挑弄,而左手則是解開了我的褲頭,釋放出早已勃起的,並溫柔地撫摸著。
看來是因爲不想說出來,就乾脆直接做了,和外表不相符地強硬呢,是因爲原本是男的嗎?
不過我也不是這樣讓她隨意玩弄的,我立刻展開反擊,一手伸入她的T恤當中享受她滑嫩的肌膚,並一步步地往胸部前進,而另一只手則是走相反的路徑,進入了內褲中,恣意地感受著渾圓臀部的彈性,弄得她不停輕哼。
或許是因爲我的刺激,她越貼越近,整個人幾乎完全貼在我身上,就算隔著衣物我依然能感受到她胸前的軟嫩,這時,我的褲子、內褲早就被她丟在一旁,只剩上衣還穿在身上,而她自己的裙子也不知道何時解了下來,光滑白皙的大腿不時蹭著我的。
爲了繼續解放她的身體,我的手繞到了她背后,試圖打開胸罩,可是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最后還是她自己解開的,不過另一只手倒是有所斬獲,順著完美的曲線從后面滑到了前方,再穿越過稀疏的芳草,就來到了女孩子的神秘地帶,刺激濕潤的嫩肉,讓她忍不住叫了出來。
十幾分鍾后,我已經全身赤裸,她也只剩一件脫到一半的上衣,豐滿的白嫩乳球就這樣大剌剌地展露在外,我們兩個也已經改變了好幾次姿勢,正以69的姿勢爲對方口交。
她口交的技術比起我房間里那位原房東小姐要好上許多,溫暖的口腔和靈巧的舌頭帶給我極大的快感,而且還不時用手刺激我的陰囊和屁眼,要不是剛才已經先射過了,早就忍不住在她口中爆發了。
在她爲我口交的同時,我也一樣在幫她口交,雖然已經做過愛了,但這還是我第一次那麼靠近女生的私處,泛著水光的粉色嫩肉,吸引著我不停舔弄,越舔,她的小穴就溢出越多愛液。
「恩~~~給我~~~恩~~~」她柔聲說。
「給你什麼啊?」我明知故問。
不過我竟然忘了她的個性,她完全不回答,直接就坐了起來,然后轉過身,一對飽滿堅挺的乳房就在我面前晃呀晃的,而她也已經將小穴壓在我的上,來回摩擦著,接著,她才讓小穴對準,慢慢地坐下去。
但就在這時,我抓緊機會,奮力地向上一頂,深深地插入一個狹窄的腔室里,而且這腔室還一直吸著我的。
「咿呀~~~」她大叫一聲,整個人軟軟地倒在我身上,肥嫩的乳球緊緊壓著我的胸膛。
我繼續趁勝追擊,下身在溫暖的嫩肉中不斷挺進,讓她柔軟的身軀貼著我晃動。
「喔~~~喔~~~好大啊~~~呀啊~~~好舒服~~~喔~~~恩~~~再快~~~喔~~~再快~~~喔~~~啊~~~」
「對~~~對~~~喔~~~就是這樣~~~狠狠地~~~啊~~~插、插進~~~姊姊的小穴~~~喔~~~喔~~~」
爲了不讓她奪回主動權,我決定另辟戰場,抓起她一邊的胸部,並吸吮著她雪白乳肉上的粉色蓓蕾。
「不、不行~~~喔~~~乳頭不行~~~喔~~~啊~~~啊~~~這樣太刺激了~~~恩~~~啊~~~」
「喔~~~又、又到底了~~~啊~~~啊~~~姊姊的~~~喔~~~啊~~~小淫穴~~~要、要壞了~~~喔~~~喔~~~」
......
幾分鍾后,我們倆都已經到了極限邊緣,她只能抓著我不停地嬌叫,而我也沒辦法分神去做抽插以外的事情了。
「喔~~~喔~~~啊~~~姊~~~喔~~~啊~~~啊~~~要高潮......啊啊啊!」她高叫,同時,她的小穴肉壁也不斷蠕動,還噴出大量液體。
在她高潮的刺激下,我也忍不住射了出來。
沒想到一結束后,她突然抱住我,親了起來。
就這樣,我們又在床上纏綿了一陣,才一起到浴室清理身體,之后再各自回房。
躺在床上,我假想著明天的情況,想著想著,竟然又興奮了起來,不過身體實在是沒力氣再來一次了,最后就這樣迷迷糊糊地睡著了(1)
嗡嗡嗡......
吵屁啊!只不過是上個網就在叫啥鬼啊!媽的!今天心情已經很差了,一大早就被林琦涵這賤人嗆,只是長相好看而已,還以爲自己是誰啊?再加上今天下午英文老師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一看到我就是一陣狂罵,更靠夭的是,等一下房東還要來收房租。
一想到這,我忍不住踹了一下這台吵得要命的電腦。
沒想到,這一踹之下,電腦突然發出如同惡魔一般的尖嘯聲,同時,原本的以白色爲基調的網頁瞬間被黑色和紅色給取代,換成了一個從沒見過的網站。
「魔界拍賣網?」這是啥?新噱頭嗎?不過排版方式實在是有夠平板的啊。
「耶?」才隨便點一個東西進去,我的目光卻馬上就被吸引住了,不過不是因爲網頁或商品的內容,而是在「專業外送員」這幾個字的下方竟然有一排正妹的圖片,而且每個都穿著性感的小惡魔裝,露出火辣的身材,也就是說只要我買了他們的産品就可以指定其中一人送貨來我家,沒錯吧?
那......就選這個好了,我按下一名看起來大約十六、七歲的女孩的圖片,年齡相近一點的我會比較不緊張。
突然,一個小小的身影從我的電腦螢幕中沖了出來,嚇得我連人帶椅地摔在地上,仔細一看,那個身影竟然就是我剛剛所選的女孩,不過身高小了好幾號,只比我的手掌大些,還抱著一個比她身高還高的槌子。
「呵......呵呵......這算詐欺吧......」我被嚇得有點語無倫次。
「什麼?」眼前......應該是惡魔的女孩說。
「沒事,你可以說明一下現在是什麼情況嗎?」穩住情緒后,我問。
「我不懂你的意思,不過這個是你所買的『不公正的法官』,請確定。」說完,她就將手中的槌子遞到我眼前。
接過槌子后,我問:「這個是做什麼用的?」
「你沒看說明就買了喔?只要用這個槌子對著目標捶下,就會對目標這十分鍾內對你所做的事情進行審判,並給予永久性的懲罰,而且所有人都會覺得這個懲罰是理所當然的,從以前就是如此,當然,審判的結果絕對會偏袒你,像是如果有人打你一拳,可能就會被判天天被你毆打。」
「好強啊。」這何止是不公正而已啊。
「你滿意就好,那麼請付三十萬魔幣。」
「什麼是魔幣?」這要錢?
「你也太誇張了吧,連這都不知......等等!這里該不會是人界吧?」她突然緊張地問。
「是啊。」
「不好意思,請當作沒這次的交易吧,把東西交回來,我們不能把東西賣給人類。」
「不要。」這玩意可是個好東西,我還要用它來報複林琦涵呢。
「這可由不得你!」話還沒說完,她的立刻化成利刃,並往我飛了過來。
「是嗎?」我朝她敲下槌子。
這時,槌子突然發出低沈的聲音:「你犯下了『詐欺』與『意圖傷人』兩條罪狀,判你不得違抗他的命令,且不得傷害他。」
聲音一結束,女孩也同時停下動作,說:「把東西還來!」
「不要。」我回答。
「是嗎?那也沒辦法了,我要回去了。」
「等等,我還有問題要問。」
「什麼事?」她歪著頭問。
「先回到原先的問題,什麼是魔幣?和靈魂有關嗎?」這可得先搞清楚,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就死掉。
「魔幣就是魔界的通行貨幣,與靈魂的關系不大,不過因爲近年天上的家夥勢力很強,所以取得靈魂的管道減少了,所以靈魂的價碼很高。」
「總之不會奪走我的靈魂吧?」這才是我真正在意的地方。
「恩,在天界的規定下,我們不能用這種方式獲得靈魂。」她點頭。
「好了,要問的問完了,我想想還有什麼要你做的?」雖然小了點,不過也還是個美女,不做點色色的事情好像說不太過去呢。
「那麼先幫我......」
叮咚!

該死!房東怎麼這麼會挑時間啊?
「算了,你先回去吧,這東西的錢要記得幫我出。」我下令。
確定女孩離開后,我才去打開小套房的門。
「怎麼那麼慢啊。」門口一名打扮得相當流行的美女一邊抱怨,一邊走進我的房間里。
是的,這個年僅二十五歲的女子正是我的房東,這整棟公寓都是她父母留給她的遺産。
「抱歉抱歉,那麼這次多少?」我問。
「還是一樣七千。」她理所當然地說,媽的!這樣一間小套房竟然一個月要七千,要不是離學校超近,我才不會租這里,對了,乾脆來試試這槌子。
我將錢交給她后,趁她數錢的時候朝她敲下槌子。
低沈的聲音再次響起:「你犯下了『進行不公平交易』這條罪狀,判決你的財産全都轉到他名下。」
「恩......我來這里干嘛?」眼前的女子問。
依照這判決,我和她的關系應該已經逆轉了,所以說......
「你應該是來交房租的吧。」我說。
「啊!這個月我還是沒辦法......」她低聲說。
「你自己說說看,你已經欠我多少房租了?」我板起臉反問,因爲我也不知道她的記憶到底被改成怎樣。
「九萬八......」十三個月的份啊,和我住的時間一樣啊。
「你看,都快十萬了,這次真的不能再讓你欠下去了。」
「對不起,可是我真的沒有錢啊,可不可以再通融一次?」
「嘛,我也不是沒同情心......這樣好了,我派工作給你來抵銷房租如何?」
「是什麼工作?」
「也不是什麼困難的工作啦,只不過是要你好好利用一下女性的優勢而已。」我坐到床上說。
「變態!」她生氣地大叫。
「怎樣?不要嗎?那就把身上的衣服還來,然后滾出這間公寓!」沒搞錯的話,她身上的應該也是我的財産才對。
「嗚......我做就是了......」
「要做就趕快把衣服脫了!」我命令。
聽到我的話后,她也只好慢慢地將上衣及裙子除下,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膚、纖細的腰身以及包覆在胸罩下的豐滿胸部。
「怎麼停下來了,還有內衣勒?」
「嗚......」她低著頭將身上最后一道防線脫去,這樣一來,她胸前那對目測約有D罩杯的乳球及被稀疏陰毛所覆蓋的私密部位就完全暴露在我眼前了。
太刺激了!這還是第一次近距離看到實際的女體說。
「再來自慰給我看吧。」
「不要......那樣太丟臉了......」她帶著哭腔說。
「你要直接給我插,我是也無所謂啦。」我攤手。
她頓了一下,最后還是按照我所說的話,蹲下來,撥開兩片白嫩的貝肉,用右手輕輕搓揉藏在其中的小豆。
沒多久后,她右手的動作逐漸加大,嘴里忍不住輕哼起來,下體也泛起淫靡的水光,看來似乎已經可以了。
「自己上來吧。」我將褲子脫掉后,躺在床上說。
聽到我的話后,她走了過來,將已經濕潤的小穴對準我的,慢慢地坐了下去。
「喔!好爽!沒想到你的小穴那麼緊。」這種溫暖又緊致的包覆感,打手槍時完全沒得比啊。
「恩~~~恩~~~喔~~~」她一邊輕吟,一邊套弄著我的。
「再快一點,大聲一點。」
「喔~~~啊~~~喔~~~啊~~~啊~~~」她加快了上下起伏的速度,同時,她胸前那對肥嫩的白兔也加大跳躍的幅度,帶給我強烈的視覺刺激。
「喔~~~喔~~~啊~~~喔~~~」她大聲呻吟著,不過我總覺得有些不足......算了,不如再試一次這道具好了。
我拿起放在床邊的槌子敲下。
「你犯下了『強奸』這條罪狀,判你必須成爲他的性奴。」
低沈的聲音一結束,她馬上就又加大的抽插的幅度,強烈的快感從直竄上來。
「喔~~~好爽~~~啊~~~啊~~~主人的~~~喔~~~啊~~~好、好粗~~~啊~~~啊~~~」
「喔~~~喔~~~插到底了啊~~~啊~~~喔~~~母狗的小、小穴會~~~喔~~~啊~~~啊~~~會壞掉啊~~~啊~~~」
「母狗!我的舒服嗎?」
「舒服~~~喔~~~母狗最、最喜歡~~~喔~~~主人的大了~~~啊~~~喔~~~」
「好爽~~~啊~~~喔~~~請主人用強壯的和~~~喔~~~啊~~~喔~~~和滿滿的精液~~~呀啊~~~灌、灌滿~~~母狗淫蕩的小穴~~~啊~~~啊~~~」
「好!我等下就射給你!」
......
幾分鍾后,我的已經到了極限邊緣,隨時都可能迎來人生第一次的內射。
叩叩!
靠!是誰啊?
「不行了......要射了啊!」我大叫。
「喔~~~喔~~~主人的精液進來了~~~喔~~~啊~~~啊~~~好燙~~~啊~~~我、我也要高潮了......啊啊啊!」
到達高潮后,原房東小姐,我現在的性奴軟軟地倒在床上。
「我直接進去羅!」門外清脆的聲音響起。
這聲音是亞瑩!被她發現就麻煩了啊。
果然,門一打開,我就看到她那總是挂著活潑笑容的可愛臉孔,不過我現在卻開心不起來,怎樣?要用嗎?可她是我少數的好友啊。
就在我腦中的思緒亂成一團的時候,亞瑩笑著說:「真是的,才剛放學就急著跟性奴玩啊,小心會腎虧啊。」
「才不會啊!」我笑著反駁,還好沒事。
「我要去買東西,你要一起去嗎?」她無視我繼續說。
「好啊。」回答她后,我轉過頭說:「等一下把我射給你的精液吃掉,然后去洗澡,我回來時,要看到你在我床上。」
「你這樣太嚴格了吧。」
「會嗎?」
「算了,這也不是我該管的。」
(2)
和亞瑩一起到夜市吃了點東西,回來后,我坐在電腦前,讓原房東小姐蹲在我的跨下前幫我口交,她動作頓頓的,或許她是第一次口交吧,不過我之前也沒有被口交的經驗,所以不是很清楚。
話雖如此,但看著她像是在清理什麼寶物似地仔細舔著我的,一股優越感油然而生,連帶刺激著我的快感神經。
除了體會著初次被口交的快感,我還開始研究起魔界的拍賣網。
「啧啧,看來報複林琦涵這件事要稍微延后一點了,這里還有不少有趣的道具呢。」我自言自語說,我似乎變邪惡了呢,哈。
繼續看著這網頁,我發現這里面的東西還真多啊,光頁數就有一千多頁,每頁差不多有四、五十件商品。
不過這些惡魔怎麼那麼沒取名字的能力啊,全部都是「什麼的什麼」,像是「扭曲的鏡子」、「偏食的饕客」、「折翼的青鳥」之類的。
算了,那也不重要,我一邊享受著性奴仔細的舔弄,一邊搜尋著這次要買的道具。
幾分鍾后,我的已經差不多到極限了,似乎是察覺了這點,原房東小姐也加快了吞吐的速度,強烈的快感不斷傳來,忍不了幾下,我就在她的口中爆發出來。
大量的精液讓原房東小姐來不及全部吞下,有部份白濁的液體從嘴角流出,不過,她馬上就用手指將其撈回嘴里意猶未盡地舔著,然后說:「母狗最喜歡主人的精液了。」
「哈,只要母狗聽話,主人每天都會讓母狗吃到精液的。」將褲子穿好后,我伸出手摸著她的臉,她竟然真的像是狗一樣地用臉來磨蹭我的手。
好啦,爽也爽過了,也該辦正事了,找一個商品讓上次那個小惡魔再過來一次,我還有些事情要問她。
又逛了一會,我終於決定要選的道具——「上帝的骰子」,這是個能實現願望的道具,不過一天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實現的機率會隨著願望的難度改變,寫著「實現」的面數最多五個,也可能一點機會都沒有。
其實還有一個「上帝的骰子(加強版)」是沒有時間限制的,可是貴了很多,當然,我不是爲了那個惡魔著想,而是如果她付不出來,難保不會查到我身上來。
按下底下的圖片后,小惡魔和上次一樣從電腦中飛了出來,說:「這是你所購買的『上帝的骰子』,請確定。」
「我想應該是不用確認什麼啦。」我從她手中接過一顆黑底紅字的骰子。
「那麼,請付錢。」她冷冷地說。
「這次還是你來付。」我指著她說,然后又問:「你一年可以賺多少錢?大概有多少存款?」
「我一年差不多可以賺五十萬魔幣,存款大概一百二十萬魔幣左右。」她平靜地回答。
恩,有點少,沒辦法買太多東西。
「對了,你上次說靈魂很值錢,大概價值多少?」我突然想起她上次說的話。
「靈魂要看等級,從一千萬魔幣到兩億魔幣不等。」
價錢是夠高了,不過還是不知如何下手。
「那要怎樣才能將靈魂拿去賣?」我繼續問。
「基本上,所有靈魂出生時就被天界設下微型魔法陣,死后歸天界所使用,必須扭曲其人格才能破壞天界的魔法陣,接著,再覆蓋上魔界的魔法陣即可。」
「恩,那麼她......耶?人勒?」一個不注意,原房東小姐竟然跑到牆角躲了起來。
「母狗,過來!」我叫道,然后問小惡魔:「她的靈魂可以賣嗎?」
「還不行,雖然魔法陣稍微有些松動,但離崩壞還有一段距離。」
「這樣啊,話說回來,你送貨時,東西常被搶走嗎?」我開玩笑問。
「呃......這是唯一一次被搶,或許是因爲在人界,變出刀子后,我竟然沒辦法再加快飛行速度。」她有點窘迫地說。
看來我那次的運氣不錯嘛。
「我要回去了。」小惡魔說。
「喔。」反正也沒啥事了。
看著她那嬌小卻性感的身軀沒入螢幕中,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等等!」我大叫,不過她已經完全消失在螢幕里。
唉......可惜了,本來想用骰子把她變大,然后再來嘗嘗惡魔體內的滋味的,算了,先來測試一下新道具好了。
「讓我統治世界。」我說,話一說完,原本有三面「實現」的骰子立刻起了變化,所有的「實現」都消失了,成了一顆純黑的骰子。
嘛,早就知道會這樣了,這次換個簡單一點的好了,恩,原房東小姐今天已經玩了兩次了,所以應該不要用她來試......
「那讓左邊房間的男大學生變成喜歡和我做愛的性感美女。」我說。
這次的結果明顯好多了,六個面中有四個面寫著「實現」,往地面一骰,滾了幾圈后,穩穩地停在「實現」那面。
成功了!接下來就是去驗收成果了。
伸了一下懶腰,我離開了電腦桌,滿懷期待地走到隔壁房間前敲門。
「誰啊?」一個甜甜的女聲傳來,隨后就是一陣走路聲。
「是我。」我說,這時門正好打開,一張甜美的臉孔就這樣出現在我眼前,比我想像的還要漂亮。
「是你啊?進來吧。」看到我時,她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側過身體,好讓我進去,這也讓我注意到她那幾乎就要爆出T恤的巨乳。
等我坐在她米色的床上后,她語帶挑逗地問:「你今天過來找我做什麼啊?」
「收房租。」在她眼中,我和她的關系應該是接近戀人,至少也會是個好友,還是不要一開始就提做愛比較好。
「恩?房租我不是付過了嗎?」似乎是因爲和她預想的不同,她歪著頭問。
「這次是收身體上的房租啊。」我向坐在床邊書桌前的她說,結果還是一下就繞回做愛了啊。
「討厭,你很色耶!」她一邊叫著,一邊打我,不過當然是完全不會痛。
「怎樣?你不想要嗎?」我問。
「唔......我、我......」她手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臉則是紅了起來。
「怎樣?要還是不......」我話還沒說完,一個香軟的物體突然封住我的嘴巴。
她一邊伸出舌頭和我交換著口中的津液,而另一邊也沒閑著,整個身體往我靠了過來,右手伸進了我的衣服內輕輕挑弄,而左手則是解開了我的褲頭,釋放出早已勃起的,並溫柔地撫摸著。
看來是因爲不想說出來,就乾脆直接做了,和外表不相符地強硬呢,是因爲原本是男的嗎?
不過我也不是這樣讓她隨意玩弄的,我立刻展開反擊,一手伸入她的T恤當中享受她滑嫩的肌膚,並一步步地往胸部前進,而另一只手則是走相反的路徑,進入了內褲中,恣意地感受著渾圓臀部的彈性,弄得她不停輕哼。
或許是因爲我的刺激,她越貼越近,整個人幾乎完全貼在我身上,就算隔著衣物我依然能感受到她胸前的軟嫩,這時,我的褲子、內褲早就被她丟在一旁,只剩上衣還穿在身上,而她自己的裙子也不知道何時解了下來,光滑白皙的大腿不時蹭著我的。
爲了繼續解放她的身體,我的手繞到了她背后,試圖打開胸罩,可是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最后還是她自己解開的,不過另一只手倒是有所斬獲,順著完美的曲線從后面滑到了前方,再穿越過稀疏的芳草,就來到了女孩子的神秘地帶,刺激濕潤的嫩肉,讓她忍不住叫了出來。
十幾分鍾后,我已經全身赤裸,她也只剩一件脫到一半的上衣,豐滿的白嫩乳球就這樣大剌剌地展露在外,我們兩個也已經改變了好幾次姿勢,正以69的姿勢爲對方口交。
她口交的技術比起我房間里那位原房東小姐要好上許多,溫暖的口腔和靈巧的舌頭帶給我極大的快感,而且還不時用手刺激我的陰囊和屁眼,要不是剛才已經先射過了,早就忍不住在她口中爆發了。
在她爲我口交的同時,我也一樣在幫她口交,雖然已經做過愛了,但這還是我第一次那麼靠近女生的私處,泛著水光的粉色嫩肉,吸引著我不停舔弄,越舔,她的小穴就溢出越多愛液。
「恩~~~給我~~~恩~~~」她柔聲說。
「給你什麼啊?」我明知故問。
不過我竟然忘了她的個性,她完全不回答,直接就坐了起來,然后轉過身,一對飽滿堅挺的乳房就在我面前晃呀晃的,而她也已經將小穴壓在我的上,來回摩擦著,接著,她才讓小穴對準,慢慢地坐下去。
但就在這時,我抓緊機會,奮力地向上一頂,深深地插入一個狹窄的腔室里,而且這腔室還一直吸著我的。
「咿呀~~~」她大叫一聲,整個人軟軟地倒在我身上,肥嫩的乳球緊緊壓著我的胸膛。
我繼續趁勝追擊,下身在溫暖的嫩肉中不斷挺進,讓她柔軟的身軀貼著我晃動。
「喔~~~喔~~~好大啊~~~呀啊~~~好舒服~~~喔~~~恩~~~再快~~~喔~~~再快~~~喔~~~啊~~~」
「對~~~對~~~喔~~~就是這樣~~~狠狠地~~~啊~~~插、插進~~~姊姊的小穴~~~喔~~~喔~~~」
爲了不讓她奪回主動權,我決定另辟戰場,抓起她一邊的胸部,並吸吮著她雪白乳肉上的粉色蓓蕾。
「不、不行~~~喔~~~乳頭不行~~~喔~~~啊~~~啊~~~這樣太刺激了~~~恩~~~啊~~~」
「喔~~~又、又到底了~~~啊~~~啊~~~姊姊的~~~喔~~~啊~~~小淫穴~~~要、要壞了~~~喔~~~喔~~~」
......
幾分鍾后,我們倆都已經到了極限邊緣,她只能抓著我不停地嬌叫,而我也沒辦法分神去做抽插以外的事情了。
「喔~~~喔~~~啊~~~姊~~~喔~~~啊~~~啊~~~要高潮......啊啊啊!」她高叫,同時,她的小穴肉壁也不斷蠕動,還噴出大量液體。
在她高潮的刺激下,我也忍不住射了出來。
沒想到一結束后,她突然抱住我,親了起來。
就這樣,我們又在床上纏綿了一陣,才一起到浴室清理身體,之后再各自回房。
躺在床上,我假想著明天的情況,想著想著,竟然又興奮了起來,不過身體實在是沒力氣再來一次了,最后就這樣迷迷糊糊地睡著了今天我起了個大早,到學校時稯窨窩窪,班上還沒有幾個人來,身爲觀察目標的林琦涵自然也是暨暢暡朄,所以我乾脆就趴在桌上補回缺少的睡眠。
不知趴了多久,我突然感到有人在推我。
「喂!起來!」恩箅箑筵箐,是林琦涵那挂的啊,我都想說今天還不急著對林琦涵下手網绲緀綡,沒想到她們竟然還先來煩我。
「快去做掃地工作!」站在一旁的衛生股長說。
我比了比教室另一邊和幾個女生閑聊著的林琦涵說:「她也沒做吧。」
「她早就掃完了,少說些藉口了,快去掃!」衛生股長用和清秀臉蛋不合的嚴厲語氣說。
屁啦!我還沒看過她做掃地工作過,嘛,本來只想懲罰林琦涵那挂的人,不過既然你也袒護她,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拿出放在抽屜中的槌子,各往她們敲了一下。
「你犯下了『干擾他人睡眠』這條罪狀,判決你的睡眠效果轉移八成到他身上。」
「你犯下了『指使他人』及『說謊』兩條罪狀,判決你不得違反他的命令,且對他的命令不會有任何懷疑。」
有個判決好沒用的感覺啊,不過也沒差,反正以她的長相我也沒興趣。
「怎麼突然這麼困......」她本來似乎還打算再說些什麼,不過還是不敵睡意,一邊打著呵欠,一邊走回座位。
「和我到樓上去一下。」我對周書怡說,也就是我們的衛生股長。
這個時間,樓上的實驗室應該沒人才對,也是該稍微活動一下筋骨了。

「把內褲脫掉,坐到我身上來吧。」我坐實驗桌上說。
她坐上來后,我便將手伸進她的裙子中撫摸著,不一會她的下面就漸漸潮濕了起來,見狀我馬上解放了褲子里的,並狠狠地插進去。
「啊~~~」她吃痛叫了一聲,不過我沒感覺到有阻礙,應該不會是因爲處女膜的關系。
可惜我本人沒有什麼憐香惜玉的觀念,依然挺著不斷地在她溫暖的體內抽動,同時,我的手也沒閑著,伸進她衣服內,將她的胸罩向上推開,兩手任意地玩弄著她小巧卻有彈性的胸部。
慢慢地,她緊繃的表情逐漸松開,嘴里傳出輕吟。
「恩~~~恩~~~哈~~~恩~~~」
「叫大聲點,把你的感覺說出來。」我命令。
「恩~~~好、好棒~~~恩~~~恩~~~插得我好爽~~~喔~~~小穴里面~~~喔~~~好深~~~啊~~~喔~~~」
「要不要再更刺激點啊?」
「要~~~要~~~喔~~~用、用狠狠地~~~插進來~~~啊~~~喔~~~喔~~~」
聽到她的回答,我立刻加快抽插的速度,每每直沖她小穴的深處,巨大的快感迅速累積,忍了幾下,終於將精液射進了她的身體內部。
「自己去廁所洗乾淨后回教室。」我說,一面用她的裙子擦去上殘余的精液。

「把你的手拿開!」才剛回教室,我就聽到林琦涵的叫聲,往那看了一下,大概是有男生不小心碰到她的名牌包吧,啧啧,高中生帶什麼包包來學校,而且那也不是她自己買的,是她女朋友送她的。
是的,就是女朋友,還是同爲全校數一數二正妹的黃梓芸,而且黃梓芸不光是正而已,家里還有錢到爆,聽說每天都有司機接送。
說到這,突然覺得班上的男生還真可憐,明明班級里有兩個大正妹,可卻都是女同性戀,當然,我是沒差啦,只要我願意的話,要她們兩個求我干她們也不是做不到,只是現有的兩個道具效果都要機率,拿來對主菜使用似乎不夠有趣啊。
「當~~~當~~~」上課鍾聲傳來,今天第一堂課是數學的樣子,雖然對現在的我來說都不重要啦。
就這樣,老師在台上努力地上課,而我則是在台下幻想著林琦涵被我玩弄的畫面,一下子兩節課就過去了。
下課到福利社買東西的時候,我又用了一次槌子,成功獲得以后到福利社買東西都不用付錢的特權,爲此我還在里面多晃了一下,找了幾種最貴的飲料和零食才回去。

「上課都幾分鍾了?你現在才進來是什麼意思?」一到教室,英文老師立刻走過來向我破口大罵,不過誰怕你啊,我拿起槌子往她一敲。
「你犯下了『辱罵他人』這條罪狀,判決你會從他給予的羞辱、責罵中感到快感。」
「閉嘴!老處女!」我故意說,其實她才二十七、八歲,亮麗外表看起來更是像是大學生一樣。
「你說什麼?」她身體震了一下后,才趕忙回問。
「老處女!」我重複。
「你、你......算了,我們先上課。」她臉都紅了,在其他人眼中或許像是在忍著怒火吧,不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現在強忍著的應該是欲火才對。
我笑笑地看著老師走回台上繼續上課,不過心里卻是一邊想著接下來應該怎麼做,一邊期待下課的到來。

幾十分鍾后,一聽到下課鍾聲,英文老師立即宣布下課,並快步離開,而我當然也馬上跟了上去,就這樣跟到了行政大樓里的廁所外。
不過我自然是不能就這樣大剌剌地跟她進去,只能先在外面等了一下,才悄悄地走進去。
走到唯一一間關著門的廁所前偷聽,果然,雖然不是很大聲,但仔細聽還是能夠聽到門內傳來陣陣低吟。
爲了再聽清楚一點,我將耳朵靠上門板,沒想到才一靠上去門就被推開了,在里面的英文老師上半身的襯衫大開,露出了一邊豐滿的胸部,而裙子和內褲也都脫到小腿間,一手抓著白皙的乳球,另一手還按著下體,驚恐地看著我。
「你在這里做什麼?」老師大叫。
聽到她的叫聲,我馬上沖了進去捂住她的嘴,說:「別叫!想讓別人知道你在這自慰嗎?」
不過她完全不理會我的威脅,依然不斷掙扎,我只好在她耳邊說:「婊子!」
果然,她稍微停了一下,才又繼續掙扎,看來是相當有效,於是我便開始不停謾罵。
罵了幾句髒話后,她掙扎的力道明顯減弱,右手不知何時又放回陰部上搓揉著,看到這狀況我繼續乘勝追擊。
不一會,她忽然全身向上弓起,淫穴里也爆出大量液體。
「真是下賤啊,身爲一個老師竟然被學生罵到高潮了。」我笑著說,然后順便拿走她的內衣褲就回教室去了。

在回教室的路上,我越想越不對,像是有聲音一直在腦海中反覆問:「這樣做會不會太輕易放過她了?」
是啊,這樣的確還不夠啊,還得要更進一步才對。
回到教室后,我立刻拿出了骰子說:「讓除了我和我英文老師外的所有人都會覺得我做的事是正常的,且雖然會覺得英文老師不正常,但也不會做出任何阻止行爲。」
啧,只有一面是嗎?那把時間限制在今天,范圍限制在這個城市內好了。
我將改變后的願望又說一次,說完,寫著「實現」的面一口氣增加到四個,我也輕松地投出了「實現」。
這時英文老師也正好回到教室,身上還多了一件外套。
「上課都幾分鍾了,你現在進來干什麼?」我立刻罵道。
「呃......回座位去!」她楞了一下,才板起臉說。
「怎麼?你惱羞成怒了嗎?還是怕剛才在廁所自慰被知道?」我說。
同時,底下的同學開始竊竊私語,不過因爲骰子的功效,他們也不打算阻止我們。
「你、你在說些什麼啊!」她大叫,可是雙腳卻不自然地夾緊。
「哈,你自己做的事自己知道,還有,你穿著外套做什麼?」
「我覺得冷,穿個外套不行嗎?」
「是這樣嗎?脫下來讓大家看啊?」說著,我還一邊伸出手去脫她的外套。
「不、不要!」她抵抗,不過她雙手早就沒什麼力氣了,我輕松地除去她的外套,露出濕透襯衫下的激凸。
「大家快看!老師的襯衫底下沒有穿胸罩!」我對同學大喊,接著問老師:「怎麼?還不承認你剛才在自慰嗎?」
「才、才沒有......」她的臉已經紅到不行了,雙腳也開始發抖。
「這麼說是你自己把胸罩脫掉來勾引男生羅?」
「不是這樣......」
「那麼你剛才果然是自慰羅?」
「也不是這樣......」
「反正不管怎樣,不穿胸罩就來上課的你都是變態啊,淫蕩教師。」我說,同時還往她的乳頭捏下去。
「啊~~~啊~~~去、去了~~~在學生面前高潮了~~~可、可是卻很舒服~~~」她大叫一聲后,癱坐在地上喃喃自語。
「啊~~~不、不行~~~別看啊~~~別看老師~~~」她突然注意到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真是的,竟然在全班同學面前高潮了,連妓女都比你有尊嚴。」
沒想到這句竟然是壓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話才說完,她的身體又突然弓起,淫穴也湧出不少液體。
然后她抱著我的腿說:「再來~~~再來~~~多罵一點~~~盡管羞辱我啊~~~」
「耶?我突然不想罵了耶。」
「怎麼這樣~~~繼續罵啊~~~繼續罵我這個淫蕩教師~~~」
「我怎麼會這樣說呢?老師的衣服都還穿著啊。」
聽到我說的話,她馬上七手八腳地身上的衣物全部脫光,讓充滿女性魅力的軀體完全展現在我面前。
「裸體也沒什麼啊,外國不是很多天體營嗎?」我笑著說。
「不、不只是裸體而已~~~我還要在學生面前自、自慰~~~啊~~~啊~~~這、這樣夠下賤了吧~~~」她一邊將修長的手指伸進小穴中,一邊說,看著這淫穢的畫面,我也忍不住了。
「真不愧是條淫賤的母狗,母狗就要有母狗的樣子,屁股翹起來!」我命令。
她迫不期待地將渾圓白嫩的屁股朝我翹起,還用雙手將濕答答的淫穴撥開,見狀,我當然是毫不猶豫地挺起插入。
「啊~~~啊~~~進來了~~~插進我下賤的小穴了~~~喔~~~好大~~~啊~~~啊~~~」
「用力~~~用力~~~插爆我的淫穴~~~啊~~~喔~~~好爽~~~喔~~~被學生干好爽~~~啊~~~」
「這對淫蕩的大奶是因爲常常讓別人揉,才長這麼大的嗎?」我抓著她不住晃動的巨乳說。
「不、不是~~~啊~~~是我自己揉的~~~我、我自慰時都會揉它~~~喔~~~啊~~~所以才會長、長出這麼淫蕩的大奶~~~喔~~~啊~~~」
......
我一邊奮力抽插,一邊羞辱她,幾分鍾后,我終於忍不住將精液灌入她體內,而她也同時高潮了。
不過我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她,等她從高潮中回神后,我要她像是狗一樣趴在地上載著我前進。
就這樣,我坐在她身上指揮她在校園內逛大街,好讓每個人都能看見她這副母狗樣,說真的,這感覺真的頗奇妙,有種說不出的優越感,雖然說碰到好友時還是會怪怪的,像是在操場遇到亞瑩時,還真不知道該不該向她打招呼。
炫耀夠了之后,我又坐著她回到我住的地方。
一回到這,我馬上連上了惡魔拍賣網,並點下昨天就蠻感興趣的商品,以召喚小惡魔。
標準的買賣行爲后,我向小惡魔問:「這次這個靈魂可以賣嗎?」
「恩......應該是可以,她不像上次那個,心靈還沒受到太多破壞就被法術給壓抑住了。」小惡魔比著在一旁睡覺的前房東說。
「那麼你趕快做啊。」
「好的。」她說完后,就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用黑色的血液在愣住的英文老師手上畫了一個魔法陣。
「就這樣?」我問。
「是的。」說著,她就搖搖晃晃地飛進螢幕里。
啧,怎麼老是飛那麼快,算了,先來試試這個「變形的蠕蟲」。
我將小試管中的綠色黏液倒在手中,沒幾秒,這些黏液就被吸入我的體內,化成一股熱流傳遍全身。
應該是沒問題了,那麼先試著讓變大好了,在我這麼想的同時,下體也真的騷動起來,只見我的穿出褲子的束縛,並一直膨脹到我認爲該停下來爲止。
「真是厲害啊。」我看著眼睛正前方的龜頭贊歎,不過贊歎歸贊歎,這麼大的其實一般來說是沒啥用處,所以我還是將變回原本的大小,並開始下一個測試。
我將精神集中在右手食指尖端,使指尖逐漸分離出一個帶著綠色的小肉球,當肉球完全分離后,我控制肉球爬向英文老師。
肉球一接觸到她的身體,立即融入她體內,同時,我也取得她身體的控制權。
「讓你玩個有趣的。」我對她說。
這時,我讓她的陰蒂迅速向外生長,並變形成男性的,而此時我也讓自己的骨架變得女性化、胸部膨脹、縮小成豆子般大小、兩腿間也産生如同陰戶一樣的縫隙,至於最重要的臉孔,我則是乾脆直接將林琦涵的外貌拿來用。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慌張地問。
不過我可懶得回答,直接用變得細嫩的小腳往她的踩下去。
「喔~~~啊~~~~~~喔~~~好爽~~~啊~~~」她高聲淫叫,也快速硬了起來。
「母狗就是母狗,踩個幾下興奮了是吧。」我說,還一面模仿著里腳交的姿勢。
「喔~~~對~~~我就是這麼低賤~~~喔~~~請、請您用腳懲罰我吧~~~喔~~~啊~~~」
這樣玩弄一會后,她的已經勃起到極限了,這時,我的身體也有些興奮了,想試試看女性的做愛,我蹲了下去,扶著她的往我下體插。
不過一開始並不太成功,試了好幾次都還找不到正確位置,只好直接控制小穴移動到可插入的位置,就這樣,我的下體逐漸將她的吞入,一種酥酥麻麻的特殊感覺也從我的小穴里傳來。
等她完全插進去后,我將小穴移回原來的地方,並用女上男下式緩緩套弄起來,讓她那根火熱的反覆貫穿我的身體。
「喔~~~啊~~~被夾得好緊~~~啊~~~啊~~~我變得好奇怪啊~~~喔~~~喔~~~」
「唔......這玩意還真不錯......沒想到女孩子的身體也蠻舒服的啊......」我一邊抓著自己飽滿的乳房,一邊說。
......
在道具大幅增強體力的效果下,這次的性愛持續了好幾個小時,中途,原房東小姐也加入我們的行列,在這場漫長的性愛中,我們三人高潮的次數多到數不清。
最后,由道具分體強化的英文老師體力終究還是較弱,一次激烈的后,就累到睡著了。























0.019861936569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