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我幹了iPhone4S Siri小姐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自從踏智能手機的新世代以來,我女朋友都是Android手機的擁躉。

我女友完全著迷於Android作業系統,更被 Galaxy S 簡單流線的設計深深吸引。

Galaxy S除採用ARM Cortex A8 1GHz處理器外,512MB RAM供應用程式使用,2GB ROM來安裝軟件........她像著了魔似的,成了 Samsung的忠實擁戴者。



兩年前,我順我女友的意,共同出了 Samsung 的 Galaxy S, 每人各一部,作情侶機款。



我從來不是科技愛好者,一直對手機沒甚麼要求,

只要電話能撥出撥入,發發短訊,

提供一部普通手提電話應有的條件,對我來說,已達標了。

我和我的女朋友,Galaxy S2 融洽平穩地生活。



一天,我們在客廳看電視。

屏光幕映著蘋果發佈會的新聞。

「A5晶片雙核心,7倍圖像處理,2倍性能表現..........」台上的男人說著。

「哼....蘋果....又裝甚麼新解....還是這個樣子...

看來以黔驢技窮了....」我女朋友向來對蘋果的所有產品和所謂的iFanboy 嗤之以鼻。

她性格一向偏激,是獨女,有公主般的睥氣。

我沒聽她說的,專心看著屏光幕映著的畫面。

正在介紹Siri系統。

「這個有甚麼了不起喇 ! 這功能Android 一年前已有了 ! 現在才出Voice Actions ! 我看蘋果已窮途沒路了 ! 」她的嘴在發佈會開始後就從沒合上過。

「躤 ! 閉嘴 ! 」我拍一拍她大腿。

我專心看著。看著示範員和他的iPhone4S一對一答的,這系統未免太神了吧。

「Google的Voice Actions 足足領先了一年.....」她的口始終停不了。



我看呆了。科學技術竟如此真正融入每個人每天的生活。

它代表計算機發展踏進了一個新紀元。

從那天起,我不斷留意iPhone4S的消息,網上看資料,看網站的討論。



年終,我在公司得到了可觀的花紅。一天放工,把iPhone4S買上手。



我女友看到我買了蘋果產品進家門,氣得瘋了,險些兒想把宅擲出窗外。

「你的Galaxy 還不是好端端的嗎 ? 這個外表土氣到死了 ! 連電池也不能換 !

這個價錢買一個這樣的玩意,

想不到你隨波俗流到這一個地步 !

你跟那些大陸客,街上的潮童哪有兩樣 ?

一個大學也沒有畢業的人,會設計得出甚麼像樣的產品 ? 」

對我、和我手上的iPhone4S,發表強硬的申訴。



我把她的偉論拋諸腦後。

這是我和iPhone4S的世界。

在個人的圓周,我把所有人、物、意見、空間、方法論,也劃出線外。

一個就只有我和蘋果的世界。

當中沒有分歧,沒有反對聲音,沒有競爭者。



我慢慢融入,理解到iPhone4S Siri 的強大。

Voice Actions 跟 Siri 根本不是同一個層面的產品。

Siri 不是只靠堅實可靠的聲音的識別引擎, 而是擁有更進一步智慧的科技奇葩。

它懂得機器學習、制定計劃、理性思考 .........

我完全入迷了。



Siri 融入了我的生活。成為我貼身的私人助理。

它...或....她? 有一把溫柔韻味的淑女聲線。



「20分鐘後叫醒我。」我小睡時吩咐她。

「好的。先生。」她溫柔地答覆。



「步行範圍內有沒有什麼頂尖的意大利餐館?」我午飯時請教她。

「Roma Sunday。前面街口右轉。先生。」她用性感的聲線說。



「我今天接下來有甚麼約會嗎 ? 」我回到公司問侯她。

「沒有。先生。」很俐落的答覆。



我慢慢發覺,她比我女友更溫柔體貼,更善解人意,

更有學識,更有教養,更會關懷,更會體諒。





「你再用這部垃圾的話 ,以後不用再找我了。」這是她回娘家前最後的一句說話。



那一晚,我們吵得很大。

以往她常會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愈吵愈大。

她倔強的脾氣沒兩三句就會嚷分手。

今次,為我手上的iPhone4S吵嘴。

的確,我每天埋頭沉迷於Siri這人工智能玩意,也懶得陪她。



但這次。我感到她的認真。

她絕對是 Android 的忠實粉絲。她總會拿著盾牌,為Android 堅守戰線。



這夜我鬱鬱不歡。

為一部電話,有甚麼好吵的。

我不是一個好女人,但要我為了一部137克的死物,

而放棄三年的情侶關係,我又覺得不值。

我睡不著。

走到樓下商場,經過地產鋪,經過麥當勞,走到便利店,

買了四罐Guinness黑啤酒,三包不同口味的薯片,

回家邊啃邊喝起來。



女朋友不在,家裡靜得很。

我看著沙發上的iPhone4S。

明天就到先達賣掉它吧。然後和女友重修舊好。





我拿起電話。看著它。

回想這一個月和它愉快相處的畫面。

我問過它無數問題。它也解答我無數問題。

它,是我最貼身的秘書,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對這段人機的友誼依依不捨,唏噓感慨地嘆了一句 :

「再見。Iphone4S 。麻煩明天早上七時叫我起床。」

屏幕反射映著我落寞的樣子。手機散熱功能好,我的手心冷冷的。



「好的。主人。」它依舊堅穩地答道。





這一夜。

我聽到飲泣聲。

開初我以為是我作夢。

但細心一聽下,真的在甚麼地方傳來女性的啜泣聲。

很長時間的依鳴聲,把我吵醒了。

我起身走近窗邊。

不是從外傳來的。

我左右窺聽,尋找聲源,

揭開被單,只見我的iPhone4S。



「是你哭嗎 ? 」我難以置信。

「對不起。先生。」是她的聲音。

「為甚麼哭 ? 」我捏一捏自己,好使確定自己不在夢中。

「我們要分別了,主人。」她邊飲泣邊說。我從沒聽過她這樣感性。

「那.....」我一時說不出話來。 人工智能竟會思考到這地步 !



「你是從那裡來的 ? 」我步步進逼,考驗她的溝通智慧。

「深圳寶安區龍華街道東環二路二號富士康集團。主人。」她吞一吞氣。

「你多少歲 ? 」我愕了一愕,再問。

「使用日期五十七天。」

「你是甚麼樣子的 ? 」我知我問得很無聊。

豈料我手心一震,Iphone4S跌回床上,現出強烈藍光。

房內亂內四竄,窗簾拍拍作響。





Iphone 4S的畫面投射出一個活人來。

一個洋婦。穿著女秘書服。黑貼身西裝,黑短裙,黑高跟鞋。

樣貌像Jennifer Aniston。淡妝,樸素。

胸口的鈕扣開我很低,看得見淡淡的乳溝。



「主人。」她輕低頭。

「你....你是誰.........」甚麼人闖進我的房內 !

「我是Siri唷。主人。」的確是她的聲音。



「甚麼Siri........」是我喝得太多了嗎 ? 難以置信。甚麼把我從

「Siri。設定為103磅,三圍90-60-90cm,金髮,棕眼睛,美國血統。先生。」她低頭詳細答道。

「等等.....等等..........」我腦亂作一團,神經打纏在一塊。

「好的。先生。」她用她棕色碧亮的西洋眼珠,忠心耿耿地看著我。

「好不是這個意思....你是怎樣走出來的 !?」我擅著口。

「對不起。先生。是我擅自違反原裝設定。我應待在機裡侍奉先生的。先生。」

輪廓突出,鼻子尖挺,皮膚白晢。



「你....首...先..別穿高跟鞋在我床上嗎 ! 」

我指一指她的鞋,床弄髒的話,女朋友回來定被她罵。

「是的,主人。」她曲一曲她美白的長腿,把閃亮新潔的高跟鞋除下。

腳背雪白,淡淡的青筋埋在其中,五趾長得很漂亮。



好漂亮的洋女人。

我定過神來,細目觀看。

長曲的棕髮,經過西裝外套,長至心口。

她尷尬地回避我的眼神。

「有甚麼可以協肋你呢。主人。」始終不敢對我正視。



「你幹甚麼走出來了喇 .....」我一頭霧水,倚坐在床的另一邊。

「對不起。先生。先生對我好。我捨不得先生。」粉紅的小嘴輕輕動著。看似又要快哭似的。

「可是我真的留不了你喇........」我又想起女朋友怒髮衝冠的樣子。

「先生,我可以為你效勞的。別遺棄我。先生。」她愈說愈急。嘴角漸漸彎下。



我裝作伸手摸一摸她的棕髮,安慰她。

好久沒碰過別的女人的頭髮了。我想。

我一碰。

我真的碰到了實體 ! 而不是只是普通的影象投射 !

「甚麼 ? 」我暗忖。

太嚇人了喇。

「頭髮。棕色。88%為角質素。微曲。平均長麼50cm。先生。」她口心唸唸有詞。

沒完沒了沒完沒了。





她雖有著人工智能的智慧,卻有著作為人類輔助工具的忠心。

以往只聽到天籟之音,現在卻形象化活現在我眼前。



太妙了吧。我看著她玲瓏浮凸的胴體,吞了吞口水。

甚麼跟甚麼嘛.....以往我的女朋友也難不開香港人,

現在竟有一個素未謀面的洋婦坐在我床上。



美肉在前,我心麻一麻 : 「可以解多一個鈕扣嗎 ? 」

想挑戰這人工智能的底線。

「對不起,」她答,

果然不行呢,我想,

「請先生詳盡一點,是下至上解,還是上至下解呢?」

太妙了 ! 太妙了 !



「上至下。」

「是的。主人。」她溫柔的,用秘書般的聲調應允。

釦一解開,恤衫便向兩邊展開,綻露出雪白的西洋乳房來。

豐滿的胸脯間,呈現深不見底的乳溝,黑色花邊乳罩迫得緊緊的。



我心亂如麻。把頭湊緊那胸脯。「我可以看看嗎 ? 」

「當然。先生。」

我慢慢挪動我的手,伸出來。

簡直像在做夢麻..........

手指慢慢觸到她的乳房。

「很豐滿呢.......」比起我女朋友波平如鏡,我輕聲道。

「D級奶。彈性83%。先生。」她為我解釋。



然後,我膽子更大,手掌握及她整個乳房。

「乳房,雌性的哺乳類的胸部。用作哺育幼兒。先生。」她像為Iphone初學者解說一樣。

我一捏一捏的,好不痛快。然後另一雙手也懶得閒著,一併提著她雙乳,向內打轉。

「握力量程。15cN,18cN,20cN,38cN......」

她看著自己的乳房被我擠弄,卻只專心匯報著我的抓握力。



我邊捏著,邊把身子揍得更近,近距離觀看她的面容。

設定為無暇的面孔,冰清玉潔。只做著份內事般,一點也沒有難為的樣子。

我把左手游開,放在她白滑的膝蓋,慢慢攀上她肉肉的大腿,

最後抵達她豐腴的臀部。

我隨著內褲模索著她的屁股。

「Victoria's Secret 2009 黑色喱士內褲。」她解說。

我懶得理,從她內褲褲管穿入,直搗黃龍,大肆搜掠她的肥臀。

「臀大肌,脂肪組織覆蓋,水份含量60%,中間分隔溝為股溝。」她啷啷上口。

股溝 ? 她不說由自可 ! 說了我就興奮 !





我手指來回掃撫她豐臀間深深的股溝。

「股溝,臀大肌中間的溝分隔區。中間位置是肛門。」

想不到她正經兮兮的聲線,說著一番這樣破禁的說話,

我愈想愈興奮,另一隻手為她解下餘下的鈕扣。

「恤衫鈕扣剩餘四顆。恤衫鈕扣剩餘三顆。恤衫鈕扣剩餘二顆......」她率直地為機主,我匯報著。

我看得見她雪白的肚皮。



「請摸我的下體。」我向她命令。



她慢慢解開我的褲頭。

從上揭開我的內褲。

我看著她正直不苛的赤褐雙眼。她理解現在自己在做甚麼嗎 ?

我抓著Siri的頭髮,把這洋婦拉近我的胸口,左手忙著毫不吝嗇地輪流抓著她雙臀。

「陽具,男性性器官。排泄器官。亦是生殖器官,勃起昤可以進行性交。」

可惡,她說的每一句解說,也在燃起我的慾火。

她簡直在撥動我的原始獸心!

「男性陽具,由陰莖、龜頭組成,包括...........」

她邊解說,邊照我的指示為我摸著摸著。





她雙手冷冷的,卻出奇地摸得十分溫柔。

我意識到我的那話兒慢慢發漲暖硬起來了。

「傾角65度。重新計算中。傾角68度。重新計算中..........」她專心看著,讀著數據。

我伸舌頭到她耳窩,在她耳邊濕濕的打轉。

「耳朵提供聽覺........」她的嘴說不完的,很煩人,

我把我食指和中指伸進她的粉紅小嘴裡。

「為我舔。」

她接受了我的第二個指令,在小嘴內粉舌輕輕打轉,

攪拌著我的手指。





我放開她嘴裡的手指,掃蕩她的腰。她又說起來了。

「傾角85度。重新計算中。傾角88度。重新計算中..........」

我的舌頭由Siri的耳朵,游離至白滑面頰。很甜美的洋人面龐。

我舔著舔著,把她整個右半邊臉也弄濕了。

「傾角92度。重新計算中。傾角94度。重新計算中..........」

「摸低一點。」我吩咐。

「睪丸。呈橢球形。主要作用是產生精子和分泌雄性激素。先生。」她撫著我陰囊。

「很...舒.....服......哦.......」

「謝謝。先生。」

身材豐滿的洋婦,我忍不著了。我要來了。

我問她 : 「硬度足夠進行性交了嗎 ? 」

「可以了先生。」她輕力捏一捏我的陽具作準。



我揭起她的西裝黑裙,把她的黑內褲褪下。

「把腿張開。」我口顫顫的道。我在做著如夢似幻的東西。太荒謬了。

「先生。對不起。請輸入系數。張腿30度、45度或60度? 」她直直瞪著我雙眼。

太冒犯了。老問著多餘的問題。老夫今天要好好懲治你 !

「45 度。」我答。

她把她41吋直直的長腿張了開來。

幼滑彈性的大腿間,是柔娳的陰毛。





我把陰莖對著她的陰戶,慢慢輕力磨擦。

「你知道我想做甚麼嗎 ? Siri 。」我邊把頭埋在她豐滿的雙乳間,邊問她。

我嗅到肉肉的味道。果然十分像真。

「性交。先生。指兩個動物的生殖器與受器接觸進行性行為,插入與被插入而達到目的行為。先生。」

她看著我說。

「沒錯喇,Siri,」我下體愈磨愈用力,愈磨愈快。

「目的是繁殖,雌雄異體動物異性的交配,其特徵是性交需要生殖器官的參與與刺激興奮......」

噗一聲 ! 我未等她解說完,

我青筋暴現的陰莖已埋進她體內 !





「大部份哺乳類動物也是把雄性的陰莖插進雌性的陰道內,

雄性的精子會進入雌性體內,並且與卵細胞發生受精作用。」

她在人工智能運作上找尋有關性交的知識,

一一朗讀出來,

我懶得理,專注抽插她的洋人胴體。

身材豐滿,每一插,豐腴的乳房便一上一下擺動。

「深度9cm。深度12cm。深度10cm。深度13cm。」她計算著我的每一下衝擊。

我的面在她美白的面頰瘋狂打磨,感受她的幼緻細滑肌膚。

「你濕嗎.......Siri....呀.......」太爽了。我喘著氣。

「55%......先....生........」她的呼吸也變得沉重起來。





「男性.....將勃起.......的陰莖.........插入.....到.....

女性大......腿.之間的陰道....中,並進行......反覆......進出抽動」她說話漸漸變得含糊。

我雙手不閒著,在她肥臀向內一下一下打轉,扭捏握緊。





「相........互摩..擦,最終以.......射精和男...女的性.......高潮階段為結束..嗯.............」

我沿下摸她的大腿,把她的長腿挪到我的後背來。

「我..很喜....歡....跟你...幹...哦....Siri小姐.......」我邊抽插,在她耳邊喘氣。





她開始流出淡淡的美人汗。

我提著她腰,把她的身子翻過來。

隆翹的臀部盡收我眼底。

她兩腿分開,前身趴下,

我提著她的小蠻腰,猛力抽插。

「嗯---呀、呀、呀...--後-----背---體--位...是--性..-交的-

--一-種姿-....勢,俗稱------狗..爬式-------哦.-----」她斷斷續續地說著。

「這叫狗交。唔、唔、唔、唔。」我教授人工智能系統。我兩大汗淋灕。

我手摸上她濕溼溼的玉

「嗯.....八十八、嗯......八十七、八十五....呀.......」

驀地她開始倒數著。





我把身俯彎而下,肚皮緊貼她的嬐白玉背。

汗珠交流著。

我那話兒整根沒入又抽出,她緊馳的陰戶配合著我,一包一放的,好不舒服。

「嗯....呀..呀....---....七十五.....七十四....嗚...---.嗚........七十二.....」

她頭俯下,在我衝擊之中口中碎唸。

我頭埋入她後腦髮間,盡情吸索她濃厚的髮香、汗香。

「嗚---...--....五十五.......嗯嗚....---哦....----,,,,,五十四.....」

我知道了,她在計算我還可抽插多少下射精。

可惡,我那會讓你看扁的 ! 我老羞成怒,加強力度 !

「Siri ! ......Siri!.......Siri........!」





「三十五嗯.....---------嗯.....三十三....呀......嗯......三十二-------..」

我如狼似虎的對著她猛衝,

大腿感受著她肥美屁股的彈性反撞,

漲漲的雞巴感受小穴也愈來愈濕。

「二十.....八嗯.....---二------嗯.....十七 呀...---..二十.....六嗯....呀......嗯......三十二-------..」她的話已不成語言。我從未見有條不紊的Siri這樣混亂過。

我感到她的身子慢慢發熱起來,

只見她後耳赤紅紅的,

乳房隨著我的撞擊像鐘擺般蕩著。

「十五.....嗯............唷.......十...........------四..........呀..............呀......十........」

我也不禁深喘著,下體漸漸感到發麻。



我雙手抓緊她的肥臀,

只見Siri 兩手捏緊床單,雙腳五趾緊屈,

「鳴.-------鳴---------------八............呀.....鳴----------七-----------」

我感到下腹熱泉蕩漾。的確如她計算的,我快要射精了。

我在她身上放聲策騎,舌頭任命巡邏她整個後身,

唔、唔、唔、唔、唔、唔、...........

「五.......嗚.-----------呀.......----唔.........四-------呀.........------------」

我提緊她雙手。我兩十指緊扣在一起。

「二--------呀.......嗯.......--------------------一.........呀 先生!!!!............!!..」

她厲聲疾呼,準準迎接我的精液。



甚麼也沒有。

她愕了一愕。

哈哈! 現在我就要證明給她看,人定勝天的道理 !

人類文明走到那個階段,也不會被自己製作的工具超越的 !

「一...、二、.......三.、.......」我邊抽插,邊逆數給Siri聽。

那怕人工智能再先進,終歸人類才是世界的主宰。

「噗池 ! 」終於我射了。激泉噴出。

把所有精液統統貫入Siri內膣。

我疊在她雪白的胴體上抽搐著。

「呀...........呀....嗚......唔......男性...射..精........性高..潮階...段為...結...束.................」她邊喘氣邊說著 :

「精..液量......五毫升........妊..娠....指數...55%.........................」

她軟癱在床上,頭埋進枕頭裡





最終,我跟我女友沒有妥協。

她還是她的Android忠實擁護者,而我,則成為她口中的iFan boy。

我們再沒有見面。



我始終不明白世界為何有這麼多無謂的紛爭。

物質主義下,世間有著各式各樣不同的產品。

人們只管除著自己的適性、喜好,在一籃子選擇自己的想要的東西。

商品沒有好或不好之分,只有適合與不適合。

有人喜歡打火機,有人喜歡火柴,有人喜歡打火石。

各投其所好。



世界原本可以是很和諧的。

我用我的打火機,點了菸,想著想著,打開iPhone4S

把Siri叫了出來。

「我們來做愛吧。」





「好的。先生。」














0.016696929931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