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動漫修改]生化危機 連載 ( 3. 4 )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譯文】生化危機的另一面。其三:


挂起



      
吉爾走進了一條黑暗的小巷。一輪路燈發出的光暈混迹於浣熊市沈重的空氣中,發出一種緘默而又令人不安的氣氛。隨著吉爾的前進,光芒被她的影子劈開,在腳下分成兩半。突然,什麽聲響觸動了吉爾的注意。她轉頭望向聲源處,但在影影綽綽之中卻有什麽東西在逃避著她的視線。從暗處傳來了一聲拉長的呻吟,證實了她心中的恐懼。吉爾很熟悉這種聲音,顫抖的手舉起了手槍,緊張的手指猛地一扣扳機。

     “卡嗒。”空膛。

      
呻吟聲靠近了。吉爾緩緩后退著,在身上摸索著彈夾。她的后背撞上了一道金屬柵欄,同時金屬撞擊的清脆響聲從背上傳來。

      是別在背后的彈夾!

      
她急忙伸手抽出彈夾。然而握著彈夾的手還沒抽回來,就在頭頂上被什麽東西死死的抓住了。吉爾驚恐地擡頭一看,那是一只僵屍的手臂。從柵欄后面伸過來。吉爾舉起另一只手,敲打著那嶙峋的魔爪。但也落得被另一只僵屍抓住的下場。吉爾仰著頭,盡管知道僵屍正從前方逼近,自己卻不曉得該怎麽辦。一雙手捏住她的腰部向后拖,直到她背靠在柵欄上。手中的槍也在掙紮中掉落在地上。

      
又有兩只手伸過來,抓住她的腳踝,也拖向柵欄。吉爾只能左右轉動腦袋,但卻看不到任何可以逃脫的生機。身后的呻吟連綿起伏,僵屍的數目數不勝數。

      
吉爾被一群僵屍隔著柵欄牆牢牢抓住,四肢和腰部都動彈不得。面前的陰影中又浮現出僵屍,蹒跚著伸過手來掐住她的腰。吉爾的方寸大亂,呼吸急促起來。

      
僵屍停了一停,上下打量著吉爾的身體,然后手向下摸上了她的大腿,並擠捏著豐滿而又飽受鍛煉的美肉。吉爾一時間驚恐萬分。僵屍的手一路遊走過膝蓋,然后再繞回她的俏臀,一路享受著。然后另一只手也摸了上來,兩邊同時撫弄著她的屁股。隨著大力的一捏,兩只手一起抓住迷你裙,用力往下拉扯。裙子被一寸一寸的拉過髋部,最終落到了腳踝處,露出她雪白的真絲內褲。

      僵屍屈膝跪了下來,一口含住內褲,輕輕地咀嚼著。

     “啊…不要啊!怎麽這樣…哦…好難受…嗯。”吉爾不安地蠕動著身體。

      
僵屍的雙颚上下來回地咀嚼過吉爾的陰戶,由於它的牙齒早已腐爛脫落,所以帶給吉爾的是一種痛苦之外的難受感覺。唾液漸漸地濕透了絲料,然而吉爾是無能爲力的,只有低頭怒視著這肮髒的場面。

又有兩支手從柵欄的欄杆之間伸了過來,撲向她的一對乳房,像其它手掌抓住她手腕腳腕那樣猛地握住了她的乳房。

     
“嗚…這麽用力…啊…噢…嗯哼…”吉爾的小嘴微微張開,伴隨著短促的呼吸吐出痛苦的呼喊。僵屍的手像拔火罐一樣狠狠蹂躏著嬌嫩的乳房,動作看似溫柔,但實際上力量不小,隔著藍色的緊身上裝把柔美的胸型捏成各種形狀。吉爾沒法集中精力,胸前遭到襲擊使她視線受阻,看不到胸部以下的情況。當然她仍然感覺得到僵屍還在對她的內褲咬牙切齒。

      
過了一會兒,胸口上的雙手下垂,右乳脫出了魔爪。吉爾才剛松了一口氣,那只手就轉而向腰部摸索,接著先是在光滑的大腿上一陣摩擦,然后一路向上拖,直到把又挺又翹的臀瓣抓在手中。吉爾像石像一般凝固了,擔心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僵屍伸出一根手指,穿過細幼的真絲內褲,緩慢而有力地拉扯。富有彈性的絲料被抽起,於是內褲陷進了豐滿的臀瓣之間,緊緊地勒在吉爾的陰戶上。

     
“啊!住手啊…可惡…松開啊…別…別再勒緊了…”吉爾憤怒地喊叫著。現在她的私處可以更強烈地感覺到僵屍的大嘴,還有舌頭帶來的壓力隔著絲料探索著她私處的每一處凹凹凸凸。

      
附在吉爾屁股上的手重新向軀干伸去,鑽進吉爾的上衣下面,捏住了她的乳頭,再次反覆地擠捏著。

吉爾感到一陣顫抖搔遍了她的全身,不再有體溫的手實在是太冷了。一直專攻左乳的那只手也做著同樣的動作。吉爾的乳頭被擠捏著,搓揉者,不時還被輕輕地彈上一兩下。吉爾甚至不知道這些手是不是屬於同一只僵屍的,只知道她身后有一大幫僵屍牢牢擒住了她。

      
隨著她乳房上的動作,吉爾的上衣慢慢地給扒向上方。衣服的下擺卷起來,露出了光滑而又結實的小腹,然后繼續向上,在胸部有些吃緊,再是突起的乳頭跳了出來,也露出了僵屍的手。最后整個乳房完全露了出來,上衣被褪到胸部以上。手繼續愛撫著,私出的舌頭也持續帶來強烈的刺激感。

      
幾分鍾過去了,左邊的手松開了吉爾的乳房,消失在她身后的鐵欄杆后。吉爾摸不著頭腦。以她目前的情況——雙手和雙腳被身后的僵屍牢牢鉗住——她似乎不可能把那只手甩掉。

      
那只在咀嚼著絲質內衣的僵屍終於把腦袋從吉爾的跨間挪了開來。積攢在那里的唾液滲過了絲料。吉爾能感覺得到內褲在私處的那部分是多麽的濕,液體慢慢地從上面滴落下來,在令人顫栗空氣的中拉出晶瑩的長線。僵屍站起身子,目光掃過吉爾峰巒叠起的上身。生前就不算英俊的腦袋伸了過來,張開了已經失去血色的嘴。

     
“呀————!”吉爾的尖叫算不上什麽有力的抗議,僵屍張口就含住了吉爾的乳頭,雙手從兩邊抱住她。它非常溫柔的吮吸著,幾乎是在取悅著吉爾。吉爾根本都沒去考慮那快感,她只是瘋狂地扭動著身軀,奢望著能把僵屍甩開。其結果在僵屍看來只是性感地甩動一對豐滿的乳房,帶起一波波雪白的激蕩,使吮吸的力道也加大了少許。

      
看著僵屍的大嘴拿自己的乳頭上狼吞虎咽,吉爾感到很不舒服。吉爾從沒有想到僵屍的的吮吸力量會這麽大。最終,僵屍還是把嘴挪了開來。“啵”的一聲,粉紅的乳頭顫抖著從吮吸著的口中蹦了出來,樣子比平常微微凸起了一點點。僵屍用手取代了嘴,捏住了吉爾的乳頭,使上了一些力道壓榨著。
一小滴濃稠的乳汁從吉爾的乳尖上滲出來,飛濺在黑暗的空氣中。


     “唔…不會吧…啊啊…不……”吉爾驚恐不已。
僵屍的嘴重新含住了她的乳頭。它像剛才一樣吮吸著。這一次,吉爾可以感覺得到乳汁從胸部湧出去。

      
她低頭瞪著這只美美地奪取著自己女性精華的僵屍。冷汗濕潤了她的前額,一顆汗珠從眉毛上滾落,滑到柔嫩的臉頰上。長時間遭到玩弄是她的身體發熱。

      
她微微張開嘴,讓涼爽的空氣來冷卻自己。舌頭微微地觸碰下唇,感受著空氣從上面流過,就像一只伸出舌頭乘涼的母狗那樣。僵屍似乎對痛飲吉爾的乳汁感到十分滿意。吉爾幾乎感到乳房變得收緊起來,似乎那僵屍要把自己吸干了。僵屍迅速再次用手擠捏乳頭的四周,榨出最后幾滴白色的瓊脂,然后用舌頭舔掉。然后它停了下來,蹒跚著后退,慢慢地隱入了無盡的黑暗夜色之中。

      
一只手從吉爾背后伸過來,再次占據了她的乳房,像剛才那樣愛撫著。吉爾很高興看到面前的那只僵屍離去了,她不知道那些仍然在自己身上遊走的手什麽時候會同樣離去。突然,新的一只手摸上了吉爾的腹部,手掌籠罩著小巧玲珑的肚臍。它慢慢向下滑,滑向腰際,滑向真絲內褲,伸了進去。

     “唔!”吉爾僵住了。

      
手指拂過她的陰毛,一路向下。手掌微微彎曲,以便更佳地深入,最終摸索著找到了吉爾微微隆起的陰唇。

     “啊!”吉爾的眼睑猛地睜大。

      
手掌蓋住了她的陰毛,一根指頭半彎曲,然后向前推,強行擠進吉爾溫暖、濕潤、並且微微顫動著的陰唇之間。

     
“不!那里不行…只有那里…不行!不要啊——!”吉爾尖叫著,想要把入侵者趕走。她拚命地把上半身向前探,肩膀和胸部往前伸。她的乳房倔強地挺起來,乳頭高高的勃起。吉爾的臀部用力向后抵著鐵欄杆,把身體向前推。她的雙眼緊閉,用盡全身的力氣徒勞地掙紮著,嘶喊著:“放開我!該死的…放開我…放開…不…啊!松…松手…呀…嗚——!“手指前前后后的活動著,開拓著她的小穴。

      指關節在濕潤的陰唇間出出入入,攪動著液體,發出”啵滋…啵咕…啵滋…啵咕
“的淫蕩聲響。吉爾的面容扭曲。她漸漸地停止了尖叫和掙紮,開始抽噎和呻吟起來。

      
時間慢慢流逝著,手指在吉爾的嫩穴里迅速的搗進搗出。吉爾的目光散亂,瞳孔上也蒙上了一層霧氣,嘴里發出妓女一般的哀怨,“嗯哼…啊…哈啊…好…唔…不…哦…“她沈甸甸的乳房之上,乳頭驕傲地勃起著。被唾液浸透的內褲本來已經開始逐漸干燥,

      
現在卻因爲她小穴里分泌出的愛液而再度沾濕。”呼…哦…唔…啊嗯…哦哦…“,她的呼吸沈重,汗水從眉毛上滴落。原始的,本能的嗚咽從她的唇間溜出來。吉爾不敢相信自己會因爲身體受到淩辱而有感覺,而此時高速地抽插仍然在繼續。

      
另外一只手從背后伸過來,闖入了吉爾的視野,盡管她現在已經沒有力氣留意這個了。高潮前夕的顫栗籠罩著她,伴隨著乳房上持續已久的愛撫。新來的那只手抓住吉爾被勒成一條狹窄帶子狀的內褲,然后向下拉扯。內褲被扯到膝關節上方,停住了。以吉爾現在所遭受的待遇,她幾乎沒有在意到勒緊她臀部的絲帶被移開了。

      
那只手回到了吉爾身上,伸向臀部。它迅速的一抓然后松開,好像是要讓吉爾知道它在那兒。接下來它把一只手指插進吉爾的臀瓣之間。吉爾終於真正地注意到了那只手。手指繼續向前插。吉爾意識到她正面臨著另一種蹂躏。手指一路前進,直至吉爾肛門的上方。

     
“咯…啊…嘎…嗯…呵…哈啊…”吉爾想大聲尖叫,但強大的快感使得她除了煽情的呻吟聲以外什麽也發不出來。手指終於刺入了緊縮著的肝門,在括約肌的緊緊包裹之下,前前后后地折磨著帶有褶皺的出口。僅僅隔著薄薄的一層肉,兩只手指,默契的你來我往,就差沒隔著那層薄膜勾一勾手指了。

      幾分鍾之內吉爾就達到了高潮。

     
“啊…去了…去了…去了啊啊啊啊啊——!”伴隨著最后一聲瘋狂的哭喊,吉爾迎來了狂喜之后的失神狀態。她的雙眼緊閉,牙齒緊緊咬住下唇。乳頭完全勃起,身體顫抖著。高潮的無限快感在她的身體里殺出了一條道路。

      
從她的腳尖開始,電擊一樣震顫搖晃著她的身體,把對高潮的渴望傳遍全身每一個角落。然后一直進入她高擎在頭上方的手臂,抽動它們直到軟弱無力,然后反彈回來,像子彈般射進她的大腦,帶一陣恍惚,接著是使一陣麻刺的興奮燒灼了她的全身。

      
淫汁從她的小穴深處噴瀉而出,一路流下她的雙腿內側,浸透了她揉皺了的迷你裙和內褲。吉爾感到全身是那麽的沈重,身體顫抖著無力支撐。兩腿一軟,膝蓋下垂,完全任由那些僵屍的手互相配合融洽地把她吊在那里。

      漸漸從高潮中冷靜下來,吉爾重新開始感覺到手指仍然在她的下體進進出出。

      
此時此刻,快感不再,反而是一陣一陣的惡心。她再次掙紮起來,徒勞地想要從乳房上沒完沒了的擠捏和摩擦與下體和肛門處沒有止盡的反覆抽插中脫身出來。

      終於,吉爾帶著屈辱的淚水垂下了頭,晶瑩的淚珠從眼眶中滑落。

      
突然,前方的黑暗中傳來了什麽聲響。吉爾擡起頭,睜開眼,茫然的搜尋著空曠的前方。“吉爾!”

      她聽見別人在呼喊著她的名字,“吉爾,你在哪里?!”

      
那是卡洛斯。吉爾剛要大聲喊叫以引起她的注意,但接著又意識到目前自己正被手指操弄著的窘迫處境。不想讓任何人看到眼下的情景,她保持著安靜,絕望的呼喊幾次想要沖破喉嚨的阻礙。最終,卡洛斯從黑暗中浮現。

     “吉爾?”他震驚的問到。

      吉爾被調戲著,數不清的僵屍手臂把她擎在空中,並且爬滿了她暴露的嬌軀。

      
這確實不是個平常容易看到的景象。吉爾把頭轉向一旁,眼淚無法控制地湧出來。
而那些僵屍反而把她舉得更高一些,拉直她想要遮掩的身體,向前展示著她抱受摧殘的嬌美身軀。卡洛斯拔出匕首,迅速地斬向抓住吉爾手腕的僵屍手臂。吉爾終於能讓雙臂下垂,血液重新溫暖了她酸痛的手指。現在卡洛斯已經開始對付她腳腕上的手。吉爾顧不上胸前的魔爪,雙手拚命地想要拔出依然在她私處忙活著的那只僵屍手掌。

      
卡洛斯的匕首幫了不少忙。吉爾匆忙指了指身后,卡洛斯一刀刺進了那只手指依然留在吉爾后庭中的手,刀子穿透了手腕。最后,吉爾用盡全力地拉扯著用力壓榨她乳房的魔爪。它們緊緊地抓著她,往后拉扯,不顧一切地阻止它們的獵物逃走。終於,吉爾制服了它們,掙脫了束縛。

      
衆多的僵屍從鐵柵欄后面伸過手來,盡量地往前伸,手在空氣中抓著,似乎想要把吉爾和卡洛斯撕成碎片。吉爾把上衣重新拉下來穿好,然后把蕾絲內褲和迷你裙提回到正常的位置。被自己淫汁浸透的內褲貼上她的皮膚,冰冷的觸感讓她打了一個冷戰。她站在原地定了定神,然后從似乎依然不敢相信自己剛才看到了什麽的卡洛斯手里奪過突擊步槍。吉爾轉身面向那道鐵柵欄,舉起槍,射擊,直到把彈夾打空。
【譯文】生化危機的另一面。其四:


花藥



      
吉爾已經接近了那神秘噴泉的邊緣。粗壯的繩索一般的藤蔓從池水中伸出來,靜靜地垂在池子兩邊。

      突然,一根藤蔓抽動了一下!

      
吉爾后頸一涼,雙腳牢牢釘在原地。她的雙眼一眨也不眨地盯住可疑的藤蔓,心跳聲在自己的腦海中回蕩,一只手緊了緊頭上微微被汗水沾濕的貝雷帽。藤蔓一動也不動。吉爾輕輕舒了一口氣,認爲不是自己眼花了就是噴泉激起的漣漪導致的錯覺。但隨著她踏進水池的范圍之內,死寂的植物爆發出了生命力。

      
所有的藤蔓都像觸手一般擎了起來,在空中瘋狂地揮舞。吉爾一個急停,心驚膽顫的后退了一步,雙眼不敢相信四周的混亂。拔腿轉身,兩根藤蔓分別從兩側繞過來擋在了她身前。它們在空中張牙舞爪地來回擺動,使吉爾無法飛身鑽出他們的阻擋。吉爾轉身舉槍,一扣扳機。一顆子彈急射向一根藤蔓的粗壯枝干。

      
然而植物竟然能感知到這一切,藤蔓靈活地向一側一彎,躲過了子彈。吉爾再連續點射兩槍,藤蔓一縮,中軸左右扭動,兩顆子彈擦身而過,打在后牆上濺起火花。一根粗大的枝干從左側刺向吉爾握槍的手。手槍脫手,遠遠地滾向吉爾的控制范圍之外。又有兩根觸手繞到了身后,同先前的兩根一起圍成一道堅固的半圓形牆。

      
四根藤蔓開始一起收縮,把吉爾的活動范圍壓縮地越來越狹窄。她試圖硬闖過去,感覺就像撞在一道橡膠牆上。藤蔓把她彈回來,后背靠在水池上。藤蔓越收越緊。吉爾就像網中的魚一樣。她再次轉過身,藤蔓已經逼近她的腳后跟。她前沖一步,一腳跨上水池的邊緣,借力高高向后躍起,妙曼的身體在空中陀螺般旋轉
180 度,面對身后藤蔓的封鎖。

      
吉爾在空中曲起一條腿,成功跨越了屏障。幾乎就要逃脫的她,急切地蜷其另一條腿,眼看已經跨過藤蔓織成的籬笆。一根觸手從后方飛來,“啪”的一聲,鞭子一樣卷住她的腳踝。吉爾在半空中被硬生生扯住,摔向地面。貝雷帽脫落,滾到一邊。

      
吉爾知道自己不能停下來,倉促地爬向眼前鑲嵌著噴泉銘牌的方形石壇,一手扣住石板的邊緣,另一只手臂曲起,手肘摟住石壇另一邊。腳踝上的觸手無情地拉扯著,吉爾的身體被拉直,但她死死抓住石壇,牢牢趴在原地。身后的觸手加大了力量,吉爾被迫放松了手肘,兩臂伸直高舉過頂,僅靠手指絕望地勾住石板的邊緣。

      
第二根觸手遊移著貼上她的左腿,沿小腿螺旋而上盤住大腿。接下來狠狠一拉,將吉爾一下子從石壇上扯了下來。兩根藤蔓松開了吉爾,第三根卷住她的腰際,把她擎在空中。吉爾攥起雙拳,奮力擊打著身上的觸手。藤蔓把她一甩,吉爾的身體飛過水池,翻滾著跌落在另一側的地面上,完全落入了植物的掌握。

      
吉爾趴在地上,摔得頭昏眼花。一根觸手掃過她的臀部,在溫暖的后背上蜿蜒遊走,彎了幾彎,鑽到胸前,向斜上方繞到肩部,在脖頸一側突出,向后一兜,試圖把吉爾拉起來。吉爾的上衣被緊緊勒在身上,飽滿的雙峰凸現出美妙的輪廓。

      
吉爾的雙眼圓睜,手忙腳亂地掙紮。然而她擰不過身后的藤蔓,也扳不過脖子上的觸手,只能盡量穩住重心,以防再被抛到空中。植物就像玩弄一個洋娃娃一般把她舉在空中搖晃著。吉爾雙腿亂踢,她上衣的兩襟和袖子的接縫已經開始被撕裂,衣料支離破碎,制服被肢解,飄落在四周。吉爾奮力掙紮著,失去了身體的平衡。抓住她的藤蔓力有不怠,另一根藤蔓補上來,卷住她的手腕。

      
吉爾的一支腳才剛剛著地,還沒穩住就被扯回了半空中。又是一根藤蔓纏住了另一只手腕。吉爾拉直的雙臂舉過頭頂,身體被吊在半空中,腳離地面約30公分。她胸前穿的是一件黑色的嵌花胸衣,被挺拔的乳房撐得格外飽滿,豔麗的嬌軀上下找不出一絲瑕疵。吉爾彎曲天鵝般柔軟的脖頸,痛苦地垂下頭。她看出這一切不會很快結束,植物這就要開始折磨她了。

      
兩根藤蔓伸過來,龜頭般凸起的尖端開始蹂躏吉爾的胸罩。她的乳頭顫抖著突起,隔著薄薄的布料一覽無余。吉爾側眼留意到一根觸手探頭探腦,先繞到她身后,環繞過腰部再伸回到身前。前端尖銳的凸起在長褲的邊緣摸索了一陣,就鑽了進去。

      
觸手來回扭動著在長褲和內褲間擠過,輕易地找到了進軍吉爾雙腿之間的通路。龜頭般的凸起隔著內褲來回搓揉著她的私處。吉爾左右扭動著臀部,希望能擺脫侵犯。沒想到這反而刺激了植物,觸手更加用力地沖擊著下體。吉爾難受地咬住自己的下唇。

      
玩弄胸部的觸手停止了動作。其中一根鑽進了胸衣之下,擠進乳溝中,在誘人的乳房之間上下磨蹭。隨著乳交的進行,本來就很粗壯的藤蔓又微微膨脹了少許。與此同時,下體的藤蔓動作越來越激烈,在褲子里左沖右突。胸前的另一根藤蔓,遊走到身后,迅速地一甩抽斷了背后纖細的扣帶,胸衣滑落向地面。

      
沒有了胸罩的束縛,吉爾的乳房隨著觸手每一次的抽插而上下彈動。她能感到胸前的這根藤蔓動作越來越快,就好像越來越有快感一樣。潮濕的空氣和香滑的汗水讓吉爾的皮膚濕潤滑嫩,觸手的抽動更加如魚得水。

      
突然,粗脹的藤蔓減慢了速度,幾乎停了下來,並且從乳房之間脫出。吉爾能看到一個圓滾滾的凸起沿著藤蔓一路迅速湧向自己,龜頭般的頂端瞄準了吉爾的臉。她閉上自己的雙眼,準備承受即將到來的一切,不管它是什麽。

      
觸手噴發了,大股大股的精液般粘稠的乳白色液體,射中了她的面龐。急流沖刷過前額,再分成若干支流攤開。受到重力的影響,順著五官的輪廓流淌下來,覆沒了她的雙眼。一股蜂蜜般的甜膩氣息從鼻孔中傳來。

      
兩根觸手鞭打著吉爾的臀部,然后鑽進褲子開始從兩側向下剝。褲子的腰襟被撕裂,滑過了臀部,一路經過她的膝蓋和小腿,挂在了腳腕上,褲腳已經耷拉在地面上。吉爾被舉過了噴水池,藤蔓延伸,一直把吉爾送向靠近門口的石壇前。著地之前,一根尖銳的觸手三兩下撕碎了她的褲子。
植物把她仰面降下來,一根藤蔓巧妙地脫去了她的內褲。吉爾已經赤身裸體,渾身只剩下一雙靴子。

      
她后背躺在石壇上,手腕被向上拉直固定在石板邊緣。另外兩只觸手卷住她的腳腕,阻止了任何抵抗。她的膝蓋彎曲,小腿垂在石壇兩側。現在幾乎所有的觸手都在牢牢鉗制吉爾的行動,還剩下兩根藤蔓自由地遊走。一根滑上吉爾堅實的小腹,感受著溫暖的體溫,挑逗著修長可愛的肚臍,然后向下遊動,鑽進修剪的一絲不苟的陰毛中,來回玩弄著。吉爾感到毛發被拉扯的刺痛。

      
觸手的尖端繼續深入探索,撫過吉爾緊閉的陰唇,探查到一塊溫暖濕潤的地帶。於是粗壯的龜頭開始突入。分開陰唇,前端插入穴內幾厘米。吉爾滿臉驚恐。觸手繼續深入了十幾厘米,它光滑的表皮好像分泌出一種粘滑的汁液,一方面減弱了穴肉的阻力,另一方面帶有刺激性的粘液燒的吉爾的下體火辣辣,癢孳孳。

      
吉爾感到入侵的異物在自己的體內慢慢深入,幾經足足有18厘米沒入了小穴深處。她不斷安慰著自己,騙自己說那只不過是一根普通的人類陽具。然而接下來整整24厘米長的修長觸手完全操進她的陰戶,吉爾的下體從來沒有插進過這麽長的東西。龜頭更是硬生生擠進子宮,吉爾身體不受控制猛地一挺,小嘴微張,卻一個字也叫不出來,只是一個勁地倒抽冷氣。



藤蔓先是微微一抽,接著就開始了密集的操弄。來回的抽插,前后搖晃著吉爾的雙乳。植物修長的觸手似乎膨脹了少許,把她的陰道和子宮結結實實地撐滿。吉爾的四肢完全無法活動,兩腿甚至不能亂蹬來發泄被淩辱的痛苦。現在的她只能默默地感受藤蔓在自己體內時輕時重的戳弄。綁住吉爾手腕的兩根藤蔓聚攏起來,左邊的那根一圈一圈把雙臂纏繞在一起。

      
右手的藤蔓放松開來,和剛才就一直空閑著的另一根觸手一起,掃上女孩雄偉的乳房。兩根藤蔓圈住雙峰的根部,微微的勒緊使酥乳顯得更加飽滿和沈重。觸手左右輕微搖晃著乳球,讓它們碰到一起再彈開,好像在做按摩一樣。盡管這動作稍微舒緩了吉爾的痛苦,但她還是很痛恨被這樣玩弄。

      
突然間房門打開了,寬度剛好可以看得見門外的走廊。吉爾盡量仰起頭——一方面希望看到什麽救星出現,同時有矛盾地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目前恥辱的姿態。陰影中一手抓住了門框的邊緣,她的緊皺的眉頭舒緩開來,心中燃起一線希望。

      
但幾秒鍾之后不見任何動靜,吉爾又擔心起來。黑暗帶來了焦慮。一顆腦袋慢慢從門框邊探出來,窺測屋內的動靜。臉上的皮膚干癟而斑斓,幾乎已經枯萎了。低沈悠長的呻吟說明了它的身份。

      是一只僵屍。

      
吉爾像被陷阱困住的牝鹿看到惡狼一樣恐懼。她瘋狂地扭動身體,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的。僵屍緩步踏進屋內,蹒跚著接近。吉爾用盡全身的力氣,呼吸不暢,只好停了下來。身體內的藤蔓速度減慢,然后慢慢抽了出來,凸起的龜頭冠撐開狹窄的子宮頸,吉爾的下體一陣抽搐。

      
僵屍已經接近到可以觸摸吉爾粉嫩的嬌軀。它爬上石壇,面對吉爾。圈住腳踝的藤蔓松開,僵屍提起她的雙腿,舉起來,直到膝蓋搭上它的肩膀,胯下的陽具已經充血勃起。一點時間也沒有浪費,僵屍把陰莖插入吉爾的私處。就像一只上膛的散彈槍一樣激烈地抽插,胯骨“啪啪啪”地一次又一次狠狠撞擊女孩的屁股。

      
剛才從吉爾體內抽出來的觸手,強制性的捅進女孩的小嘴。吉爾馬上嘗到了自己的淫液混合著植物蜂蜜一般甜滋滋的汁液。藤蔓的前端在她濕潤的舌頭上摩擦,然后進一步插向她的喉嚨。粗大的觸手撐滿了吉爾的口腔。觸手旋轉著磨擦她的香舌,前端繼續前進,插入了食道。吉爾幾乎無法呼吸,陣陣的反胃使她左右甩打自己的頭。

      
喉管像吸塵器的橡皮管一樣緊緊裹著觸手,用不了幾秒,植物就到達了噴發的高潮。顫抖傳來,吉爾能看得見什麽東西在藤蔓之內膨脹起來,圓滾滾地沿著觸手向自己擠過來,把原本就張開的下颌撐得生疼,填滿了自己的口腔,撐開了食道,自己已經完全窒息。粘稠的汁液終於在她的喉管里爆發。吉爾根本不需要吞咽,液體就直接灌進了她的胃。

      
溫暖濃厚的感覺在腹中化開,龐大的容量使上腹微微隆起。藤蔓慢慢抽了出來,繼續噴射著。吉爾才剛剛來得及喘一口氣,口腔就被填滿,由於小嘴仍然被堵住,膨脹的液體湧進了鼻腔,從鼻孔中噴了出來。吉爾拚命地往后仰頭,希望能早點把觸手抽出來。射精后的藤蔓終於漸漸萎縮,大量的精液從吉爾的嘴角漏處來,流向香汗淋漓的脖頸。

      
吉爾好不容易吐出觸手的龜頭,顧不上下颌的疼痛,劇烈的咳嗽著,咳出殘留在喉嚨中的汁液,直到此刻她才注意到藤蔓的精液味道是甜膩的。而接下來正在下體忙活著的僵屍又打亂了她的思緒。

      
僵屍抱住吉爾的大腿,來回挺動著臀部,把肉具一次次戳入她的體內,雖然不及藤蔓的細長,但粗壯的程度依然撐滿了吉爾的穴腔。抽插速度陡然間減緩,僵屍緊緊抱住吉爾,幾乎弄疼了她。最后一操深入肉徑深處,釋放出它的滿足。

      
滾燙的精液湧進子宮,吉爾能感覺它們在自己體內流淌、攪拌,燙得她一陣陣痙攣,收縮的肉腔把僵屍屌內最后的精液也榨了出來。僵屍把陰莖抽出來,在吉爾的陰毛上一陣摸搓,精液攪得毛發一片狼藉。

      
玩夠了吉爾,心滿意足的僵屍站起來。走廊外傳來的聲響吸引了它的注意力。仿佛是嗅到了血腥味的惡狼,它蹒跚著走出門外。

      
搓揉著吉爾乳頭的觸手再次纏繞住腳踝,在她嘴中射精過的藤蔓環繞住腰部,勒住乳房的觸手繼續著蹂躏。

      什麽騷動從走廊外傳來,吉爾敢肯定她聽到了人類的吼叫,不是出於痛苦而是由於憤怒。

      
“救…救命!救救我!”吉爾拚命地呼救。
兩個身影突然撞開了半敞著的房門,扭打在了地面上。一個揮舞著雙臂,另一個手中攥著什麽反光的物體。那是巴瑞和剛才強奸了吉爾的僵屍!僵屍被壓住,攻擊很難奏效,而巴瑞的軍刀也對僵屍造成不了太大傷害,每一次的致命攻擊都被手腕或前臂格擋。

      
植物似乎焦慮了起來,好像在擔心抓到手的獵物再被搶走。它把吉爾提起來,挪到房間的遠端,好像妖魔一樣拒絕將她歸還給正常的世界。一根藤蔓抓住最后的機會,不做任何的前戲,殘忍地一插到底,龜頭狠狠穿入子宮,撞擊在嬌嫩的肉腔上。

      
盡管有剛才僵屍的精液做緩沖,吉爾還是感到下體一陣劇痛,小肚子里的生殖器一瞬間好像被頂到了嗓子眼。她甚至可以肯定自己的子宮已經被穿破了,但接下來電鑽一般招招到肉的凶狠抽插又使她感到還不如在剛才就被穿腹而死。

      
眼前的搏斗還在繼續,吉爾好像一個眼看就要溺死的人,手指已經能碰到救生圈,但就是抓不到手里。抓住她乳房的藤蔓像給奶牛擠奶一般,壓榨著吉爾的乳房,子宮中的觸手也迫不及待的爆射出大量的汁液。

      
藤蔓這次沒有出現隆起的圓球,而是像高壓水龍一般通體膨脹起來,幾乎把吉爾的小穴撕成兩半,白濁的液體充滿了子宮,又無法沿著陰道從穴口倒灌出來,因爲觸手實在太粗,被陰戶緊緊勒住,只有星星點點的乳白色汁液從觸手插入的縫隙處擠出來。剩下的精液吹氣球一樣把吉爾的子宮撐大,小腹微微隆起。還有液體在源源不斷地噴進吉爾的體腔,似乎要確保此次受精成功一樣。

      
吉爾的喉嚨深處發出淒慘的哀號。藤蔓終於開始萎縮,積攢的精液找到了出口,噴湧而出。而觸手並不急著抽出,反而繼續來回抽插,好像要把擠出來的精液再推回子宮里。一股股乳白色的溪流沿著大腿內側流下來,一滴一滴落在她懸空的身體下的地板上,集聚起一小灘白的液漬。把玩著胸部的觸手幾乎在乳頭上榨出了幾滴乳汁。陰戶中的藤蔓終於抽出來了,覆蓋著濃稠的白色汁液。

      與此同時,巴瑞把軍刀刺入僵屍的額頭,腦袋像西瓜一樣四分五裂。
吉爾剛來得及張口叫出:“巴瑞!”,覆蓋著精液的觸手就及時堵上了她的嘴。巴瑞跳起來,震驚地看著吉爾。觸手來回摩擦著她的舌頭,強迫她做清潔服務。吉爾沒有選擇,只有逆來順受,把精液全吞下了肚。巴瑞舉起馬格南大口徑左輪槍,兩槍點射。圈住吉爾手腕的兩根藤蔓應聲而斷,把吉爾扔到了地上。吉爾連忙兩手抓住嘴里的藤蔓,掙紮著往外拉。

      另外一根觸手則從身后嘗試再度入侵她的下體。吉爾一手抓著伸進她口中的藤蔓,另一只手去阻擋身下的觸手,苦苦掙紮。巴瑞這時解下斜背在后背上的沈重的火焰噴射器,繞到不會威脅到吉爾的一側,對準噴水池,扣下了扳機。

      火焰席卷了水池,摧枯拉朽般燒焦了植物,藤蔓四散飛起,在空中斷成幾節,摔落在四周,空氣中彌漫著烤蕃薯的氣味。巴瑞呆呆地看著吉爾瑟縮在地上,試圖用兩只手遮掩住自己飽受摧殘的軀體,卻只能堪堪護住乳房和汁液淋漓的私處。

      同伴雖然存活卻慘遭淩辱,巴瑞的臉上悲喜交加。吉爾低著頭,哽咽著低聲說道:“巴瑞……什麽都不要說……”。



















0.014644145965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