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和媽媽在被窩里的事兒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的母親是個性格溫和的傳統女性,她是屬羊的,這跟她的性情也很相配。媽媽出生在上世紀五十年代,那時的人都比較早婚,不過不知是什麼原因她婚后近10年才生下我,我出生那年是1984年,適逢全國人口普查,也是計劃生育開始普及,所以母親生產后不久就被逼做了節育,不過那時她也差不多快30歲也就不作抗爭了。在我有記憶中,在我剛上小學時媽媽就離了婚,帶著我搬到城里住。城里住在姨媽家的附近,因為姨丈在稅務局當個小官,也有些人面關係,就把我們的戶口搬過來,只是租在一個走樓梯的小樓里,地方小只有一室一廳50平米,一直到上中學我都是和媽媽一齊睡的。

媽媽在家附近經營個小報攤,那時每月有幾百塊的收入算頂不錯的了。剛搬進城是90年代初,我還在讀小學,當時城里的經濟正開始富裕,人們的生活水平也不斷提高,私生活自然也隨之開放豐富了不少。媽媽那時才三十多歲,我記得那幾年間她交往過兩個男人,第一個是個年紀大些的中年男人,媽媽叫他「坤哥」,有50歲了吧,禿著頭很有些錢,每次見到他都是我放學回家的時侯,我也不知他是不是常來,但一個月里只是見過他一兩次,有時我回家時他差不多要走,有時則還和媽媽呆在房里大半個鐘才出來。媽媽的報攤都是晚上7點左右才收的,所以我只要經過報攤(她會請鄰里代為照看著的),沒見著媽媽就知道她回家里了。媽媽長得很普通,身高還沒1.6米,也有些偏胖的樣子,不過她皮膚很白,一頭短髮微曲著,連脖子露出的皮膚都白白的。夏天的印像就很深刻了,每次「坤叔」和媽媽從房里出來時,媽媽都只穿著條短褲丫和白色背心,穿白背心是媽媽在家里的慣常衣著,她只是上街才會戴上胸罩的,而那幾件背心都是洗了很舊的,也很透,媽媽的乳房是吊鐘型的那種微垂下來,背心上凸在胸前的兩點顏色很深也很大顆。「坤叔」也不是一出房門就走了,多是坐在客廳抽著煙,然后媽媽就去洗手間里,嘩嘩地洗了好一會兒出來,他們會聊幾句后媽媽才送他走的。過了兩年左右吧,到了我讀四年級下學期,「坤叔」好一陣子沒有來了,反而是姨丈經常來,他也有四十來歲吧,那時我已開始懂性,媽媽和姨丈交往的時間很短,前後大概不到一年,不過卻很激情,他隔三兩天就上來一次,而且和媽媽做愛也很瘋狂,隔著房門我都能聽見媽媽的浪叫聲,每次他們一做完打開房門,姨丈總是光著膀子摟著媽媽一齊去洗手間,而且洗完了坐在客廳也總會摟摟抱抱的,不一會他們又進房關上房門在里面弄得很大聲。到我考上中學那年的暑假,是96年吧,我在上暑期班,是補習那種只有半天時間上課,不過加上坐車,中午去了也要四、五個鍾才回到家來。那天中午回校后下了場大雷雨,補習老師沒來,我提早了一個多小時就回來了,才下午三點多,一推開大門見靜悄悄的沒人,剛才回來時路上還有些雨,也沒留意到媽媽還在不在看著報攤,由於淋濕了不少就想去拿衣服先洗個澡,見房門半掩著我一下子推了進去,想不到床上躺著兩具渾白的肉體纏繞在一處,我呆了好幾秒,媽媽正張開雙腿放在姨丈肩上,他則把頭伏在媽媽的胯間動著,兩人都是一絲不掛,我長大后才第一次看到媽媽裸露著乳房的樣子,兩隻白白的碩乳在顫動著,葡萄般大的兩顆乳頭直挺挺地翹立著.....媽媽慌忙把毛氈拉過來遮住兩人,那天我渾乎乎的,心裡總想著媽媽那兩團的渾圓乳肉還有那一身白花花的肉體。

沒多久後姨丈來的次數也少了,還沒放完暑假我們就搬家了,因為我讀的那間中學在近郊區,我們這兒坐車要個多小時,媽媽也不放心我去寄宿,於是就搬到那區附近,那兒的房子很便宜,不過都很舊,一間間不相連的兩層高的平房。媽媽也找了附近一所醫院的工作,只是做收執病房打掃衛生之類,可能離市區遠不大有人來這兒工作,薪水倒很高,比她開報攤還好些,自然媽媽也沒有再和姨丈聯綹了。這樣總算穩定了下來,到第二年我升上中學二年級,這一年多我也開始發育了,腋下也和媽媽一樣長出腋毛,不過還是喜歡和媽媽睡在一齊,因為這麼多年來習慣了和媽媽同床,而且睡覺時總可以摟著她,有時半夜醒來不經意地打手放在她胸前,媽媽也沒反對,這樣能隔著背心摸到她的乳房我已很滿足了。當然最喜歡是天氣凍時,我鑽在被頭下可以把臉埋在媽媽的腋窉,她洗完澡都是香香的,我也喜歡聞她腋下的體味,有時還可以淘氣地用嘴舐她的腋毛,我知道媽媽也喜歡我舐她的腋下,因為每次舐弄時她都會笑著說怕癢,不過也沒縮開,反而輕哼一兩聲,當然我還不知道媽媽也喜歡舐她的其他部位。直到那年的冬天,有一晚半夜睡醒我竟然遺精了,褲襠濕了一片,那時我已快14歲了。半夜里濕粘粘的極不好受,我碾轉了幾次身子,把媽媽也弄醒了,因為她的腿碰到我的褲襠位,也就發覺了,她在被窉里幫我脫掉內褲,還用那條內褲抹干淨我的下體就扔到床下。整晚我都做著春夢,直到天快亮時才醒了過來,媽媽把我摟在手臂里,我發覺渾乎乎的軟軟的肉團貼著,原來她的背心扯高了,從窗外透入的微光看到兩團飽脹的碩乳,雪白的乳房就垂在我眼前,我把臉往下一點貼在乳溝間,媽媽顯然也醒了,在我的頭上輕輕撫著,然后她用手指在乳房上抓著痕,特別是指甲在乳暈處刮著,我開始渾身發熱,下體早已漲得鋼鐵般硬了。媽媽把腿壓在我兩腿間的根部,我忍不住輕輕蹭了幾下,媽媽低下頭道:「這樣舒服嗎?」我的臉在發燒,媽媽把棉被拉高,蓋過我的頭部,她的身子往上挪了一點,這樣就把乳房貼在我的臉上。我親了一口,然后又親了幾下,終於都忍不住把手按上去,媽媽只是微縮了一下。我大起膽子將整隻乳房抓住,媽媽順勢把乳頭送進我嘴里,我頓時頭暈腦脹的,只知道含住奶頭死命地吮著,她哼了幾聲也沒怎麼動了。吃了一會兒我就不自覺地爬到媽媽身上,把下體夾在她渾圓的大腿上,那時我的下體已長出些疏落的陰毛了,媽媽只是摸著我的頭髮愛撫著,我也不知道怎麼做,把褲頭拉下來,陰莖漲得硬硬的扯得老高,就蹭了那麼幾下,精液一古腦兒的全洩出來了,流滿了媽媽的大腿,還順著她的腿間流得床單都濕了。

那次之后的兩三個月間,就是那個冬天,我每晚就盼著吃完飯和媽媽躺在被窩里做那事兒,幾乎每晚都要洩完精我才會安穩地睡上,有時放假早上醒來也會再弄一次,但一直只是愛撫和親吻身體,媽媽最多也只拉高背心光著上身讓我把弄,我也沒想過正式的性交是男女下體的接合,只是覺得這樣已是最親妮最撤底的性接觸了。媽媽為了不弄濕床單,還特意買了條大毛巾鋪在床上防備著。而且媽媽也沒有再穿著褲丫子睡了,和我一樣就只穿條內褲,這樣兩人的大腿很大部分都接觸到,我也喜歡和媽媽的大腿交疊著貼在一起暖乎乎的,更加沈溺和媽媽的這種交流了。冬天很快就過去了,床上的棉被讓媽媽收進衣櫃里,換上了薄薄的毛毯,媽媽仍然只穿著內褲睡覺,她以前多是穿肉色的喱士內褲,這是我在她掠曬衣物時就已知道了,最近才留意到她又多了幾條黑色和紅色的內褲替換,以前那種內褲比較透,可以看到褲襠位透出一大片黑色,不過那種內褲比較高腰,包裹住整個屁股,還有布料也大些,把大腿內側都包住了,邊邊很少會有毛毛擠出來。現在這種內褲則不那麼透,卻是很少布料,我后來才知道那是丁字褲,或許是那時侯開始興起的吧。

接近夏天天氣愈加熱了,毛毯也只是捲著些蓋在肚子上,媽媽在家里如往年般僅穿著薄薄的白背心,沒有了被子的遮掩我似乎就沒那麼大膽,躺下去好一會才敢輕輕掀高她的背心,而且還是晚上沒那麼光了才敢行事。媽媽也摸透我的心思,上床睡覺前她總會先去洗個澡,然后用那條大毛巾包裹著上身,有時她臥在床上看書看電視,看著看著毛巾滑落下來,這樣就把上半身裸露出來,想不到她坐著由於地心吸力的影響,兩隻乳房垂吊下來更加顯得碩大飽滿。那次我趁機把頭枕在她的腿上,剛好就可以吻到她垂下的乳峰了,第一次這樣吻著時興奮到不得了,更興奮的是媽媽把手伸入我的褲里,掏握住那根漲大的肉棒把弄,她的手暖暖的挫的好舒服,當下我就忍不住要洩出來。那晚也是我的第一次,媽媽拉開她丁字褲的襠位布塊,讓我看到她下體毛茸茸的陰戶,當時我的龜頭興奮得分泌了不少粘液,我就躺在她大腿邊,她把腿張開跨在我臉上讓我瞧那地方,藉著電視的光線,媽媽用手指撥弄覆著的濃毛,露出漲鼓鼓的陰戶,兩片肉唇皺摺著翻起,呈深褐色漲得暗黑,我想起早幾年姨丈和那個「坤哥」對這地方定然也極為熟悉。已興奮得迷乎乎的我終於忍不住把嘴巴湊上拼命舐弄起來,我的舌頭不止舐遍了整個陰戶,也舐濕了四週的恥毛,當我把唇吸住那兩塊肥大的陰唇時,媽媽"啊啊..."地叫出聲來,她的分泌不住湧了出來,越流越多,媽媽的手也在加速套弄我的陰莖。當我將要抵達臨界點時,媽媽松開手,然后我見她自行把食中兩指塞入下體內扣著,還不時揉著穴口上端突出的肉粒,不幾下媽媽的高潮就來了,她整個人蜷著身子側躺下來抽搐著,喉底低沈地呻吟起來。我不敢再動,媽媽微睜著潮濕的雙眼,一手摟住我:「傻孩子,來,抱住媽媽。」她把我的頭按在她胸前,我頓時會意地咬住她的奶頭吮吃起來,媽媽叫得更大聲了,奶頭更是漲得又大又硬,我抱住她緊緊的只是出力吮啜她的乳頭。媽媽啍著:「好孩子,是了、是了....嗯用力吮,噢...噢,太好了。」過了好一會她才松弛下來,然后慢慢恢愎了常態坐起來。我的陰莖仍直挺挺地聳立著,媽媽把丁字褲脫掉,下面顯然已濕了一大片,她用手指梳理著濕成一片的恥毛,把它們弄得貼服地往兩旁梳開。就這樣仰躺著靠在枕頭上,她讓我爬在她身上,我的陽具直挺挺地豎在她小腹前,正不知如何做才好,媽媽右手抓住它熟練地幫我套弄起來,沒幾下我就快噴射時,媽媽的時間拿揑得很準,在我就要忍不住時她的雙腿張開了些,把龜頭納入穴口,我一下子進入又暖又濕的肉縫中,舒服得不得了,不想那肉穴還會緊緊地一下一下收縮著,我還沒動就泉湧著噴精了。「媽、我...我撒出來了。」我輕聲叫道。媽媽安撫著我:「嗯、好了好了,終於做大人了」。我想動幾下,又不舍得離開,退出一點點又塞入不動了。她笑了起來:「那不是撒....嗯、那是、男孩子是射,知道嗎?」我偎在她胸前:「我知道...媽,之前我都有射精的,就是在你腿上的那些。」媽媽道:「那些不算,要放在里面射才算、才算愛愛了。現在不是很好嗎,別不開心,來!這樣媽和你都很舒服是不是?」我輕輕﹕"嗯"了聲,下體仍硬硬的不肯退出,媽媽也沒動,下體就這樣浸淫著契合住。好一會我才半軟下來,不過仍有一半契入,媽媽叫我退出來,她張著腿看著,很快穴口就泊泊地淌出白漿,媽媽盯視著我半軟的陽具:「怎麼還沒軟下來?來,再來愛愛一次」。她用手在我胸前撫弄著,濕暖的舌頭舐弄著我的乳頭,這招真管用,我半軟的傢夥很快又慢慢勃長起來。這會我已經知道要怎麼樣才舒服了,一下子掀過來壓住媽媽,她也順從地張開雙腿讓我一下子又進入了,這事還真不用教,我一下一下地抽送起來,母親嗯嗯哼哼地承受著呻吟起來,可能已洩了一次精的緣故,我抽動了足有廿十多分鐘,她又來了一次高潮,由於是性交引起的高潮,她也特別滿足,雙腳纏繞在我腰間迎合著我,做完后我們全身都攤軟了,我也在她滿足后深深地插入她體內又射了一次精。

這事一直到我讀完高中,3年間媽媽都保持和我的這種親密關係,由於正值發育的高峰期,我的性慾很強,而四十多歲的媽媽更是需索旺盛,除了她月事來潮外,我們幾乎每天都要行房,有時週末放期時一天更要做三四次才罷休。媽媽是做了節育的,沒有了后顧之憂,其間我們的性生活都是體內射精而沒有避孕的,有時我問起數年前她和坤叔、還有姨丈的事,她總是笑而不答。念完高中后我沒考上,就去了廣東打工,一走就是一年多,那一年多來禁慾的日子讓我更想念媽媽,后來就把她接過來居住,那年媽媽已47歲了,剛住下那幾天我是請了幾天假陪她的,結果除了上街買東西外,待在家里就是不停地和她做愛,媽媽告訴我近來已步入更年期,連月事都時常不準了,不過我還是很開心很滿意,幫她口交時發現她的分泌依然很旺盛,可能得到我不停地灌溉,媽媽也變得年輕了,她差不多過了兩年多(50歲)才收了經。到現在我們已住在這兒快8年了,媽媽畢竟也已年過半百,除了臉上多了些皺紋外也添了幾根白髮,而26歲的我正處青壯之年,每星期最少還維持四、五次的房事,但有時我的持久力長了媽媽也頂累的,因為我們習慣了用傳統男上女下的進入式,激情時我總忍不住把媽媽的腿架在肩上,弄久了媽媽就叫著腳很酸,后來我想了個辦法,就是買了個高些的枕頭讓她可以趴著墊在小腹下,這樣我可以用後入式進入,剛開始媽媽還跪著讓我扶著她的臀部做,時間長了她一累就伏在枕頭上,我又可以趴在她身后繼續,而且貼在她屁股后抽送弄得"啪啪..."聲也很刺激震撼,現在有一半的性事我都是這樣洩了身。算起來和媽媽的性關係已持續了超過10年,這些年媽媽早已和我無所不談了,后來聽她說起那時侯和坤叔的交往只是為了經濟上得到他的支持,坤叔那時已五十多歲而且還有老婆,他只是覺得每月偷情一兩次很刺激,反而體力上不能負荷,所以媽媽說和我剛開始做的時侯一天兩三次,一個月的次數比起和坤叔交往兩年的性事還要多。致於姨丈,媽媽說那時侯她是真的有很強的性需求才和他交往的。算起來媽媽當年才四十出頭,之前那兩年和坤叔的短聚偷歡可能正好挑起她的性慾,以致和姨丈相好后沒多久又和我發生性關係。媽媽還說由於和姨丈較熟悉,他每次又肯討好媽媽,我問媽媽是怎麼討好的?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就是用口舌服務。我說難怪那次讓我見到他伏在媽媽胯下!知道媽媽喜歡口舌服務后我也多花了些時間在前奏方面,除了吻她的乳房之外,現在多半會幫她舐吻下半身。


去年春天的時侯媽媽回了一次老家,差不多十多天才回來,接著她跟我說起見到了多年沒見面的姨丈,還和他一起去吃飯聊天,媽媽說姨丈當年跟她好上都是因為姨媽的關係,原來姨媽以前那時侯也有跟別的男人好過。現在他們的子女都大了已成家立室,姨媽也已和他和好如初了,姨媽還在學校任職,姨丈則已退休在家,一個人養花弄草的也很悶。他還問起媽媽的近況,媽媽只是說跟我搬去廣東住很多年了,媽媽說姨丈他們暑假想過來住一段時間換下環境解解悶,我見媽媽沒做事也想反正多些人熱鬧點,就說如果他們搬過來長住也無所謂。姨丈接到電話還沒半個月就過來了,他說現在還沒6月,要到6月底學校放暑假姨媽才能過來。家里有兩間睡房,媽媽和我睡一間,就騰出另一間安頓給他,后來媽媽也已和姨丈說了我們的情況。這樣過了10來天,那晚吃完飯回房,媽媽扭揑著跟我說,「你姨丈來了麼久,總想叫我陪他一次,媽今天推不過就和他、和他一齊午睡。」我說:「午睡?那你們有睡一齊了,有沒有?」媽媽有些緊張:「我本來想就那麼一次,哪知道他不太行,沒、沒有做什麼。」我問她是姨丈要求的嗎?她點點頭。我摟住媽媽:「那,那你們在房里做了嗎?」媽媽道:「去他房里,不過我們今天沒做,真的!你姨丈可能年紀大或是太緊張,還沒放進來就洩了,他還沒動呢。」我幫媽媽脫掉背心,她坐著一對肥白的乳房垂晃下來:「那不是跟我以前一樣,媽!我第一次做不是還沒動就射了,怎麼算沒做呢?都射在你里面了。」媽媽隔著我的內褲摸著:「真的沒有,剛才我就幫他挫著幾下,姨丈忍不住一下子洩在我肚上了。媽都還沒夠著,媽媽現在可還想要你呢。」我吻著她的乳房爬上去,「那姨丈射得多不多?」「我不知道,媽都洗干淨了。」我壓住她一邊品嘗她的乳頭:「不了,下次還是不要讓姨丈射在你里面,不然我可不敢吻你那兒了。」我又去拉扯下媽媽的內褲,她聽了有點不太開心:「我都說他沒有射進來。」我開慰道:「我知道,姨丈是見到你的身子這麼豐滿太興奮了,一下子就流出精來了。媽,我明天去買些套子給你,不是,是給姨丈用的,我不要他以后在你里面射精。」媽媽這才笑了:「別...放心,媽以后只讓你射進來了...來,快放進來吧,媽都等急了。」我搬開她的腿一下子捅入她體內:「這才是我的好媽媽,嗯....媽,讓我們好好愛一次....舒不舒服?」母親滿足地抱住我:「舒服,嗯..嗯,你好硬好粗壯唷,塞得媽滿滿的。」然后我加快抽送的頻率,媽媽微閉著眼享受我的沖刺,又把我的頭按在她胸口:「只有你才讓媽這麼舒服,嗯、嗯...噢噢....呵呵...再來幾下...快!媽就快來了!」我咬住她的乳頭加緊抽送,不幾下就把她送上高潮,媽媽肉緊地抽搐起來,我把下體緊緊貼住她,享受著她高潮時陰道的收縮,陰穴正不住地吸住我的肉棒,媽媽睜開眼啍道:「快、媽到了!你也射了吧!」我搖搖頭:「別,我想再做一次才射。」然后我等媽媽慢慢平靜下來才抽出,仍是硬硬的雄糾糾地勃長著,之后我又伏到媽媽胯下幫她舐吻陰戶,這下變成頭下腳上的和媽媽互相口交,我的舌頭不住舐著磨擦她凸起的陰蒂,她也吮啜著我的陰莖,舌頭還不斷地舐刮我的龜頭,直舐得龜頭漲得紫紅色有冬茹頭般大了,到媽媽忍不住又要高潮時,我又調轉身子再次進入她體內,這次她的高潮來得更快了,我的陰莖才–塞入媽媽已大聲叫起床來,「這麼快就來了?」媽媽臉泛紅潮:「還不是你舐的,快、這下也射了吧!」我再次把她送上去高峰,丹田發熱快感疊致,陽精頓時泉湧噴出:「媽、我射出來了。」「嗯、嗯....射吧,還在跳呢,好兒子,都射給媽。」我抽搐著直跳了十幾下這才完事。休息了大半個鐘后我爬到媽媽身上又做了一次,這晚我在她體內一共射了兩次精。


第二天早上媽媽先起床給我弄了早餐,她告訴我直到早上起來她的陰戶還有精液淌出,我叫她去浴室洗了。因為次日是週日,我放假在家,吃完早餐我還躺在床上,媽媽想拉我起床,說姨丈都已起來在廳里看電視了,我反拉住她,媽媽一下子就被我拉趺在床上,我拉高她的背心親她的乳房,媽媽被我吻得渾身發軟躺著,我又去脫她的褲子....不一會我們就纏繞一處又互相口交起來,媽媽被我舐得下體分泌了很多,泛濫成一片陰毛全濕了,然后我抱起她坐在我腿上,媽媽主動把我的肉棒納入她體內歡合起來,我不住啃吮她敏感的乳頭,這令媽媽歡聲大作,她很大聲地叫起床來。瘋狂完一輪我抱著她躺下,媽媽這才發覺房門還沒關,推著我叫我關上,我不理會又扛起她的腿架在肩上再次交合入抽送,媽媽忍不住快感又呻吟起來。我對她說:「就讓姨丈聽到也沒關係,反正他也跟你做過很多次了。」媽媽嗯、嗯地應著,我抽送了上百下媽媽也已熱得冒出微汗,便停下來伏在她身上,下體仍交合著。我舐著她乳房上細細的汗珠,媽媽還遞高手臂讓我舐她的腋下,我一直舐到她腋窩和腋毛。媽媽顯然正處於極興奮狀態:「舐得媽好舒服呢,不如、不如叫你姨丈進來也幫媽媽舐...你說好不好?」「我正舒服著不想拔出來,媽、你叫他吧。」我緩緩抽送著。媽媽拉過毛毯蓋住我身下,叫著姨丈的名字。姨丈原來就在房門口偷看著,一下子就走進來,媽媽叫他也上來,姨丈自行脫光爬上來,一下子揑住媽媽的乳房飛禽大咬起來,媽媽把手伸到他胯下,姨丈也已勃起半舉著,黑幽幽的陰莖也老長的,媽媽握住幫他挫弄起來....



看起來應該不錯看 給你推推 謝謝分享




















0.017238855361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