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淫蕩的地下室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老大爺再見!”年青俏麗、活潑可愛的出租車司機呂紅豔,放下手里幫著送進客廳的一大捧東西。一面和我打著招呼,一面轉身走向客廳大門。





  我立即行動起來:閃電般的撲到她身后,迅速伸出有力的胳膊勒住了她的頸脖,用早就準備好的膠帶封住了她的嘴巴,然后把她的雙手和雙腳全都牢牢的捆綁起來。





  突如其來的襲擊,呂紅豔懵了。她根本沒有來得及想到反抗,甚至連吭都沒來得及吭一聲,就被我捆翻在地。





  她側躺在地毯上,用莫名其妙、充滿困惑的大眼睛看著我。直到我脫下了花白的假發、撕掉假胡須、露出了三十出頭的男人面孔時,她似乎才明白了一切,像一只受驚的小鹿,蜷成一團、簌簌發抖。





  哈哈!精心計劃了兩個多月,今天終於成功的邁出了第一步。現在,獵物已經到手,剩下的只是處理、享用了。再經過調教和訓練,她就是我的第三個性奴!





  蒙住她的雙眼,我把嬌柔的、輕得幾乎沒有份量的呂紅豔扛上肩膀,向地下室走去。





  我的住宅,地面上是兩層外觀很普通的西式小樓,而地下室卻有三層。





  客廳通向地下室的樓梯通道,在客廳的樓梯間里。樓梯間的門,裝修格調和客廳完全一致,又偏了離主視線,不大引人注意。





  地下第一層是娛樂區,有小歌廳、棋牌室和台球房。小歌廳里有豪華的酒吧和高檔的音響、影像設備。在酒吧櫃台里的櫥櫃后面,有機關暗門和樓梯通道,通向第二層地下室。





  地下二層爲運動區,有健身房、乒乓球室、浴室和洗手間。在浴室里的整體桑拿淋浴房后面,有機關暗門和樓梯通道,通向第三層地下室。





  地下三層才是性奴們的生活區和我的性娛樂區。





  機關暗門全都是精心設計、精工制作的,不知情的人就是仔細檢查也根本看不出來。整個地下室保溫、隔音,通風良好,電力和給排水設計、布局合理,設施優良……簡而言之,是一個高檔、豪華的地下室。





  我扛著軟綿綿的呂紅豔來到了地下二層,在浴室里放下了她。我得先把停放在院門口的捷達出租車處理掉,回來后再對她精工處理,然后慢慢的享用她。現在沒有時間,只能對她進行臨時性的處理了。





  解開蒙眼布條,撕掉封口膠帶。我毫不理會她驚恐的哀求和柔弱的掙紮,扒掉她的真絲襯衫和花短裙;脫下她的高跟皮涼鞋、連褲襪。拿一根寬布條,用防勒傷的捆綁法,把她重新牢牢捆好。





  強行灌了她一大杯濃濃的牛奶后,我扒下了她粉紅色、透明的、絲質三角內褲,揉成一團、捏住她的面腮、硬把三角內褲全都塞進了她的嘴里。然后解下她的白色絲乳罩,用乳罩的帶子勒在她的兩片嘴唇中間、繞到腦后的脖子上,打結系牢。





  呂紅豔赤裸的全身展現在我的眼前。





  啊!好一個上帝的傑作!!!標準現代女性的修長身材、雕像般的身材比例;勻稱的三圍、雪白的肌膚;修長的大腿、平坦的小腹;鮮紅的乳頭矗立在渾圓的乳房上,乳房不算很大,但也恰到好處。兩腿之間高高凸起的三角地帶,粗黑濃密的一叢陰毛把重要部位遮蓋著……看著眼前美麗的裸體,我不由自主的興奮起來。恨不得立刻撲上去、美美的享受一番。但一向辦事冷靜、慎重的我克制住了自己——現在還不是享受的時候,我還要把很多事情辦好才行。不能著急,好事不在忙中取!





  我將她的雙腿掰開到最大,分了開肥厚的兩片大陰唇、摸了摸陰核,挑弄了幾下后,在她的屁股上緊緊地兜裹了一條紙尿褲。吮了一下她的雙乳后,再用白色紗布繃帶一圈又一圈的、緊緊地纏住她的全身,僅剩下鼻孔露出呼吸,像個木乃伊似的。





  最后,我把臨時處理過的呂紅豔裝進了一只特制的白色大帆布口袋中,然后把帆布口袋像吊床一樣懸挂在浴室里。此時的呂紅豔,除非她是神仙,否則,她無論如何也是逃脫不掉的。











  “寶貝,委屈你先躺一會兒,乖乖的等我回來吧。”對著蠕動的大帆布口袋說完后,我拿起了從呂紅豔身上扒下、丟在上的襯衫、花短裙和她的高跟鞋、連褲襪,轉身離開了地下二層的浴室,向地下一層的化妝室走去。





  化妝室里,我對著鏡子開始把自己裝扮成呂紅豔的模樣,在特種部隊服役時,我化裝偵察訓練課目的成績單上,全都是優秀。而且,身材精干的我每每裝扮成大姑娘,足以亂真。戰友們吹捧我是化裝大王,送我綽號:“大姑娘”。我脫光了身上的衣服,對著鏡子粘上矽橡膠假乳房、戴上乳罩,穿上呂紅豔的真絲襯衫、花短裙和她的高跟皮鞋、連褲襪,雖然全都小了一點,但湊合著也能穿上。化點淡妝、戴上墨鏡,猛的看上去差不多也就是出租車司機呂紅豔啦。





  客廳地毯上撿起捷達出租車的鑰匙,鎖好宅門和院子大門,我走著輕盈的女步、扭動著腰肢和臀部,打開出租車門鎖坐到了駕駛席上,發動、調頭,駕駛著出租車離開我僻靜的寓所,向市區駛去。就是有人注意到了也只是出租車、女司機送客返回而已。





  二紅色捷達出租車關閉著“空車”標志燈,在市區繞行了一個多小時后駛到了郊外。





  在一個僻靜的小樹林里,我取出了事先藏好的、高仿真的中年男士模型,組裝好、穿上衣服、戴上墨鏡后搬上了出租車、半躺到后坐上,然后駕車駛向國道。





  女裝穿在身上很不舒服:高跟鞋擠腳;西式花短裙裹著大腿和髋部,動作不便;乳罩勒在胸部令人呼吸不暢;連褲襪不吸汗、不透氣、悶熱不堪;尤其是那薄薄、滑滑的絲內褲一點也不貼身,在臀部東扯西拉的十分難受。我真不理解,女同胞們爲什麽喜歡穿這些讓人受罪的玩意兒?也許,這就是男女有別吧!





  高速公路收費站前,我從呂紅豔手機中的電話簿上找到她家人的手機號碼,用她的手機發出了“手機電池電量不足”的短信息后關了手機,又關閉了車內的gps 防盜定位裝置。這樣,他們和她最后聯系時的地點,應該是在通向a 省的高速公路上。





  女司機引人注目,衆多收費站的工作人員總有人會記得:有個年輕美麗的女出租車司機,今天駕車、載客經過這里。





  a 省的經濟很不發達,而地處三省交界處的、偏僻的s 縣則更加貧窮落后。





  這里的治安狀況極差,黑社會橫行、盜賊昌厥;偷、搶現象嚴重;買賣婦女兒童的情況十分普遍。真是窮山惡水、潑婦刁民。





  將近八個小時的車程,天黑時分,捷達車駛到了距s 縣城二十多公里的偏僻的k 鎮。我開啓了車內的gps 防盜定位裝置,在遠離小鎮的一個樹林里停下車。





  脫去女裝我解放了自己,又裝扮成了當地老農民的模樣。拆散了中年男人模型,遠遠的分散埋掉。在細心地清除了我留下的一切痕迹后,又把呂紅豔的衣、物,分別扔在了車內、樹林中和鄉村的小道旁。





  如果“他們”跟蹤車內的gps防盜定位裝置,找到了紅色捷達出租車或衣、物。也只會挨戶走訪、看看有沒有被拐賣掉的呂紅豔,可能還要到相鄰的兩省去看一看。





  離開小樹林,我來到鄉鎮公路旁,好不容易才攔住了一輛手扶拖拉機。我用地道的當地方言請求拖拉機手捎我去縣城,並裝作耳背沒有回答他的問話。送給拖拉機手一包當地産的中檔香煙后,我被允許上了拖拉機。





  午夜,我來到s 縣城,在縣城招待所的廁所里還原了我平日的著裝。西服革履的我,來到招待所的停車場,取回昨天就停放在這里的白色桑塔納轎車,星夜離開s 縣。





  三白色桑塔納轎車平穩的行駛在高速公路上。我把握著方向盤,謹慎地駕駛著桑塔納,行駛在返回的途中。回到j 省n 市,還需要將近六個小時的車程。





  午夜時分,高速公路上的車輛很少,明亮的月光、路燈和車燈把寬闊的混凝土路面照得通明。











  炎夏的夜晚,除了轎車低沈的發動機聲,四周一片寂靜。





  經過一天的顛簸,此刻,疲倦、寂寞一起向我襲來。我關了空調、搖下一點車窗玻璃,撲進車內的涼風讓我精神振作起來,我的思緒也隨風漂蕩:“我怎麽了?”“我是不是瘋了?”“我這都干了些麽?”“我一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怎麽會干起了雞鳴狗盜的事來?”“我是不是精神上又出了什麽問題?要不,怎麽會走到這條道上來了?”往事,就像昨天一樣,浮現在我的眼前……四我今年三十有二,已曆經了人生太多的風風雨雨。哥哥四歲夭折,十二歲時我就失去了雙親。十八歲入伍服役,四年的偵察兵生涯,吃盡了辛苦。退伍后,爲了生活做過多種多樣的工作:泥水工、木工、電工、焊工、維修工……憑著天資聰明,樣樣技能都很熟練。最近幾年,從買、賣股票起步,經商、辦工廠、開公司。……逐步發達,宏圖大展。雖然事業上一帆風順,但在愛情上受到的挫折和打擊卻是接二連三的……婷從小學到高中一直和我同班,她家離我家也僅僅不到兩百米遠,可謂青梅竹馬。參軍離家時,她含淚送我上了火車。四年的書信相思之苦后,月台上,她流著激動的淚水迎來了歸鄉的我。





  婷長得並不十分美麗,但很溫柔、善解人意。我們相愛,愛得很深。一個夏日的夜晚,她把一切都給了我,我第一次懂了女人。當我吮著她的乳房、把臉埋進她的乳溝時,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我早逝的母親,仿佛又回到了兒時、置身於媽媽溫暖的懷中。





  第一次和女人性交。我把勃起的陰莖插入婷的陰道、頂破處女膜時,看著她痛苦而又幸福的面容,我在心底發誓:這一輩子,我要好好愛婷,一定要讓她幸福、快樂!





  就在我們準備談婚論嫁的時候,災難突然降臨到婷的家庭,她的父親因積勞成疾而去世了。臨終前,老人家拉著我的手說:“婷就交給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待她……”在失去親人的巨大悲痛的打擊下,過度悲傷、勞累的婷媽媽病倒了。





  婷媽媽的病情十分嚴重,送進醫院的當天,院方就發出了病危通知。經過醫生全力搶救,婷媽媽暫時脫離了危險,但醫院長長的醫療費賬單,讓婷陷入了困境。





  我把準備用來結婚的全部積蓄和四處籌借的錢,全數交給了醫院,面對婷媽媽的繼續治療費卻一籌莫展。醫生說:“婷媽媽的腎髒已經壞死,不做換腎手術活不了多久。”但手術費用對於普通人來說,簡直就是天文數字。





  婷急得整天以淚洗面,我也長籲短歎。一分錢逼死英雄漢啊!我現在就是砸碎了骨頭去賣,也籌不到這麽多的錢啦。





  婷媽媽娘家的一個近幾年來做生意發了大財的老鄰居找到婷,他對婷表示,他願意支付婷媽媽的全部手術費用,條件是:婷嫁給他因腦炎而智障的獨生兒子。





  他早就看中了善良、賢慧的婷,現在終於有了機會。





  婷死活不願意,我也心如刀絞。婷媽媽的病情還在一天天的惡化,不能再拖下去了。婷的父親剛剛去世,她不能再失去母親了。我強忍著心中的巨大痛苦,勸婷:“還是救人吧……”婷出嫁前一天的晚上,我獨自一人呆坐在黑暗的小屋里,煎熬在即將失去婷的巨大痛苦之中,我的心在滴著血……婷來了,拉開了電燈,昏暗的燈光下四目相對、默默無語。許久,婷撲進我的懷中放聲痛哭,我也緊緊擁住婷、無聲的淚水淋濕了她的秀發。





  哽咽中,婷打開了包著一大疊錢的手帕包:“二翔哥,這是你準備結婚用的錢。忘掉我吧,找一個比我好的女孩……”“不!”我咆哮起來:“沒有你,我永遠不結婚,我永遠忘不了……”咆哮聲被婷帶著淚水鹹味的雙唇堵在了我的口中。





  擁吻中,婷慢慢的脫下了她的外衣,又伸出手來輕輕解我的衣扣。我懂她的心:她要最后一次把她的身體給我。





  此時此刻,心中極度痛楚的我,生理上根本不能有所反應。











  婷解下了她粉紅色的乳罩扣到我的胸脯上:“二翔哥,這是我的貼心物,讓它也貼著你的心吧!”婷緊緊地擁住我、吻我,把她的舌頭伸進了我的口腔,又把我的舌頭含在她的口中,用她的舌頭緊緊地裹住、用力吮吸。緊接著,婷用雙乳摩擦我的臉和胸、用大腿和陰部來摩擦我的下身。后來,婷的手伸進了我的內褲,撫摸陰莖和陰囊。最后,婷脫下我的內褲,蹲下身子、雙乳夾住我的陰莖,用力來回的揉、摩。





  然而,我的生理反應仍然不大。





  眼看不能了卻她最后的心願,婷傷感的眼淚又落了下來。





  明天就要成爲別人新娘的婷,用她柔情的愛撫刺激著我的身體,即將永遠失去她的痛楚刺痛著我的心靈。內心的感受實在難以形容、無法表達。





  突然,溫熱、潮濕、緊裹的感覺從陰莖上傳來。





  啊!婷的嘴巴含住了我的陰莖。她半跪在地上像嬰兒一樣吮吸著我的陰莖龜頭,靈巧的舌頭在龜頭不停的繞著、舔著。她一只手扶著陰莖根,另一只手則輕輕的撫摸著我的陰囊。





  巨大的、從未有過的舒適感和快感立刻襲遍全身,在舌頭的強烈刺激下我的陰莖立即迅速勃起。





  看到我強烈的生理變化,婷激動的淚水淋濕了我的陰莖和陰囊。喜出望外的她激動得:臉頰滾燙、臉色飛紅、呼吸急促,含著陰莖的嘴里發出了“唔唔”的聲音,她不停地嗫吸並不斷的變化著唇、口、舌、手的節奏和力度。





  近期過度的勞累、心的中痛楚、從未有過的舌頭的強烈刺激,使我不能像以往一樣持久作戰。七、八分鍾后,在婷的唇、口、舌、手一陣猛烈的動作下,我的陰莖痙攣、抽搐著,把大量的、滾燙的精液射進了婷的口腔里……婷的唇、口、舌、手緊緊跟隨著、配合陰莖在射精時的痙攣、抽搐的節奏在動作著。





  隨著她的口:一吮、一吸、一舔,我的陰莖龜頭跟著:一癢、一麻、一酥;隨著她的手:一揉、一摸、一捏,我的心也在:一震、一顫、一抖……婷貪婪的啜吸著我的精液,咽下精液時喉嚨中“咕咕”作響,嘴里發了品嘗美酒般的“咂咂”聲。同時,她的唇、口、舌仍在不停地吮、吸,舔、嘬我尚未軟縮的陰莖;手也在輕輕的撫弄著我的陰莖根和陰囊。





  婷吮淨了龜頭眼里殘留的精液、舔干了陰莖,把我軟縮的陰莖貼在她滾燙的臉頰上。她一面舔著嘴角溢出來的精液,一面對我說:“二翔哥,我把你吞到我的心去里了,我的心永遠屬於你!”“我永遠也不結婚,除非新娘是你!”“不,你不能……”我把嘴唇緊緊的貼在婷帶著精液味的雙唇上,把她的話堵在了口中。





  婷的言行深深的感動了我,我深情的抱起她、放到床沿上坐下。我半跪在地上雙手緊緊的摟住她,動情地吮吻著她豐滿、挺翹的雙乳。隨后,我輕輕地、慢慢的脫下了她粉色的三角內褲、放她躺下,擡起她的雙腿、扛上我的兩肩,用滾燙的雙唇吻住了她的陰戶。





  隨著我口、舌的吮、舔、舐、攪,婷的身子開始震顫、扭動起來,鼻中發出了輕輕的“哼哼”聲,“愛液”溢出,淋濕了我的下巴……我甜美的嗫吸著婷的“愛液”。婷的真情感動了我,她火一樣的熱情感染了我,她閃爍的性愛火花也點燃了我的性愛欲火:陰莖開始發熱膨脹、變粗、變大、變硬,最后聳然挺立起來。





  枕頭墊高婷的臀部,我站起身來,分開她美麗的陰唇,先用龜頭在陰核花蕾上猛力地摩擦了好一會兒,然后猛的一下,我把硬挺的陰莖深深地插入了她濕潤的陰道。我的小腹緊貼著她凸起的美麗的小山丘,陰莖根緊緊地頂在她的陰核花蕊上。





  婷的身體立刻電擊般的顫抖了一下,她眼中閃著激動的淚花,雙手緊緊地勾住了我的脖子。我用兩手托住婷圓潤的臀部、上身挺直,把她從床上拉了起來、騎坐在挺拔的陰莖上。我站立著、快速地顛動著婷的身體,讓她的陰道在我的陰莖上做大幅度的上、下滑動並輪流吮著在我臉前晃動著的一對乳頭。











  婷緊閉著雙眼、臉色飛紅,身體隨著我的顛簸在輕輕的扭動,平坦的小腹隨著我吮乳的節奏在抽搐著。溫濕的“愛液”不停的溢出,流淌到我的大腿上。





  好久,我把婷輕輕的放到床上,仍保持原來的姿勢躺下;把她的雙腿分開、向上豎直,我站立好、上身前傾;開始大力、快速地抽插起來。





  婷哼出聲來,緊閉著的眼睛里流出了激動的淚水。她雙手緊緊的抓住床沿、呼吸急促地扭動起來,“愛液”大量流出;陰唇用力地一張一合,像嬰兒小口一樣吮著我的陰莖根;陰道也在快速地一緊一縮,緊緊夾裹著我的陰莖。我知道,她進入高潮了。





  我加大、加快了陰莖抽插的力度、速度和節奏。一陣猛烈的動作后,我感到陰莖愈來愈硬、愈來愈脹,從脊背上升起了一股暖流並迅速地擴散到了全身。陰莖陣陣痙攣、抽搐著,把大量的、滾燙的精液射進了婷的子宮……吻著婷、趴在她的肚皮上休息了片刻,我從婷的陰道里拔出了開始軟縮的陰莖。婷伸手拉我躺下,趴到我的肚皮上吮住我軟縮的陰莖、舔著上面的“愛液”和精液。我也順勢分開了她的雙腿、吻住了她的陰戶,嘬吸著陰道里流淌出來的混合液。





  我們倆就這樣互相吻著、吮著、舔著……“愛液”和精液糊滿了我們倆人的臉,直到我們再度亢奮起來,又開始了新的一輪、更加激烈的交合。





  那一夜,我記不清和婷性交了多少次,只記得天快亮時我倆都已精疲力竭,赤裸相擁、相吻著,漸漸地、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咚,……叭,……咚,……叭!





  爆竹聲驚醒了我。睜開雙眼,陽光透過窗戶玻璃照亮了小屋。看看身邊,婷不知何時已經悄然離去;再看自己:戴著婷的粉色乳罩、穿著婷粉紅色的尼龍絲三角褲。





  我懊惱的捶打著自己的腦袋:“當過四年偵察兵,平日睡覺風吹草動都會醒來,婷給我穿上了她的內衣內褲又穿著我的內褲走了,而我竟然毫無知曉,睡得真死啊!”咚,……叭,……咚,……叭!





  又一陣猛烈的爆竹聲,驚得我從床上跳了下來,緊接著又癱坐在地上、雙手抱住了腦袋,眼淚不由自主的湧了出來:“這是迎親的爆竹。她走了,她成了別人的新娘。我的愛,就這樣離開了我……”好久、好久,我慢慢的擡起頭來。突然,我看到了桌子上包著一大疊錢的手帕包,我立刻從地上蹦了起來:“錢、錢、錢!你這可惡的東西,你這殺人不見血的刀!沒有錢,我失去了尊嚴、失去了愛;沒有錢,我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心上人被那個傻呆子搶走;沒了愛人,我還要這些準備結婚的錢有什麽用?……”我咬牙切齒地沖到桌前,一把抓起手帕包,推開窗戶、高高舉起、向窗外的小河扔去……突然,我那高舉手帕包的手停住了,我仔細的端詳著手帕包……“不!這里面包的不是錢而是一只會生‘金蛋





















0.0128629207611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