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狼愛似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大興安嶺的西南方,千百年來的古戰場,忽有奇星異動——

  星子墜落,一分爲二,瞬間消失在神秘無際的草原……

  *****

  黎曜風知道自己一定是在做夢。

  因爲在現實中,一向冷靜謹慎的他絕不可能會讓自己陷入這樣的境地——

  「唔……嗯……嗯……」

  雙唇被狠狠地吞噬,陌生的、狂熱的、異常柔軟的舌尖侵入自己的口腔,貪得無厭地、反複舔舐著每一寸的粘膜,乳珠、性器全都被強硬的手指毫不留情地搓弄得又紅又硬——

  「唔……啊……放……放手……」

  低沈磁性的男聲回以吃吃一笑,讓黎曜風更是羞怒不已。

  正面已被攻擊得幾乎毫無招架的余地,黎曜風剛想揮拳推開眼前這個可惡的偷襲者,一個不留神,身后竟不知何時也落入了他人之手!

  雙臀被用力地掰開,那連自己也不常觸摸的小洞被手指挑逗似地按摩擴張……

  黎曜風還來不及抵抗,就瞬間被另一個凶猛的硬物不顧一切地沖了進來——

  「嗚啊啊——」

  腸道被瘋狂地進出抽動,內髒像要被活生生攪爛的劇痛讓黎曜風再也忍不住地慘叫出聲!

  「不——」

  黎曜風痛得渾身發顫卻依稀可聽見身后另一個男聲安撫的低語。

  他知道自己哭了。

  在現實中不管遇到任何困難也絕不可能掉下的眼淚,在這兩個連臉都看不到的侵略者面前,自己卻丟盡顔面的哭了。

  「嗚……可惡……不……嗯……哈啊……啊……」

  明明痛的想死,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和進入角度的變化,卻又有一種從未有過的、令人發狂的絕頂快感不知羞恥地像風暴一樣席卷了他瀕臨崩潰的肉體!

  哈啊……啊……不……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咬住下唇拼命忍住像蕩婦一般的淫叫聲,但身體卻再也禁不住一陣陣地抽搐痙攣,在精液猛地噴射出來的時候,黎曜風以爲自己已經死了一回!

  男人們野獸般的氣息和精液隨后也嘶吼著四處散濺在他的身上,炙熱地幾乎要灼傷己身……

  混……混蛋!

  知道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被毫不留情地操弄蹂躏的黎曜風簡直氣得發狂!

  醒來!快給我醒來!

  盡管肉體還殘存著欲死的快感,盡管這只不過是個可笑虛幻的夢,但一向冷靜理智的黎曜風卻絕不容許自己有如此失去控制的時候!

  *****

  惡夢!

  真是他媽的惡夢!

  清晨醒來發現自己淚留滿面,還可笑地搞了一床精液后,黎曜風簡直羞憤難當!

  心情惡劣地狠狠洗漱一番,把那張該死的床單一把扔進垃圾桶里,黎曜風冷著一張臉就上班去了。

  「老爺子有急事召喚,速回!」

  秘書匆忙遞上的字條,讓正在主持學校董事會議的黎曜風原本壞透的心情更加惡劣。

  老爺子——黎家的最高主事者,也是一手將自己帶大的爺爺,處事向來臨危不亂,像今天如此緊急的召喚,尚屬首次。

  黎曜風心頭略一沈吟,決定將會議交給學校的副董事,由他代替自己繼續主持的工作。

  車子急駛在前往近郊山上的一條僻靜公路上,過了幾個轉彎,黎曜風在一處從外界幾乎看不出有道路的樹叢中穿越而過。

  在毫無人煙的小路上又行駛了將近十分鍾的路程,黎曜風才終於停下了車,改用步行的方式往更深的山頭走去。

  黎家古樸的龐大院落在郁郁的樹林間已隱約可見,黎曜風才步上台階,一擡頭就見到自己的爺爺已在大門口翹首期盼。

  「爺爺,外面風大,你怎麽不在屋內等我呢?」眉頭微微一皺,黎曜風已知道事情絕對非同小可,否則向來雷打不動的爺爺也不會急到要在門口等他了。

  「曜風,你可回來了。快,快跟我進屋去,你小叔也在屋里等著你呢。」急切地扯著孫子就往內屋走去,黎家老爺看起來又是興奮又是迫切。

  小叔?怎麽連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行蹤缥缈的小叔也來了?到底是發生什麽大事了?黎曜風心中不由得愈來愈疑惑。

  「曜風,幾年不見你是愈來愈俊了,要不是你已經訂婚了,我看黎家的門坎恐怕都要被求親的人踏破了,哈哈哈……」黎南平在自己這個相貌堂堂的侄子肩上用力一拍,爽朗地大笑起來。

  「小叔,你說笑了。」黎曜風淡淡地說。

  「你哦,個性如果再開朗一些就好了,年紀輕輕就這麽死氣沈沈的,可不是什麽好事啊。」

  哎,自己的哥哥和嫂嫂在曜風小時候就雙雙過世了,由專制跋扈的爺爺養大的小孩也難怪會這麽不活潑啊。黎南平搖了搖頭,輕輕歎了口氣。

  「什麽死氣沈沈?曜風這樣是穩重!『穩重』這兩個字我看你這輩子是不會懂的吧?」黎家老爺冷冷地瞪著自己這個從小就不安分的小兒子。

  「爺爺、小叔,到底是發生什麽事了?爲什麽這麽急著找我回來?」黎曜風知道如果不快轉移話題,這兩個向來不對盤的父子倆肯定要吵起來,今天的他可沒心情再替人勸架了。

  「曜風,快,你快跟我來。」黎家老爺一聽孫子提起這件事立刻迫不及待地將他拉進屋里。

  「快跪下。」

  「爺爺?」黎曜風看著向來不祭拜任何神明的爺爺竟然向著案上一個老舊的木盒子虔誠地下跪膜拜,不禁有點愕然。

  「曜風,還不快跪下。」

  「是。」再看到一向視禮教爲無物的小叔也跟著頂禮膜拜,黎曜風立刻跟著跪下。

  三人在連磕三個響頭后,黎家老爺率先起身打開木櫃子,姿態恭敬地請出來了他視逾性命的珍寶——一塊約有半個手掌大、近乎透明、上面有著不知名雕刻的玉佩。

  「爺爺,這是……?」

  「曜風,這就是我們黎家千百年來的傳家之寶,也是一直庇蔭我們黎家代代昌盛、享盡榮華富貴的『神物』!」

  原來坊間一直在流傳有關於我們黎家的「神物」就是這塊毫不起眼的玉佩?第一次見到實物的黎曜風心里微感詫異。

  「曜風,你可別小看了這玉佩,這可是我們全族人視逾性命的命脈啊!如今爺爺將它暫時交給你,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需要你帶著它一起完成。你一定要答應爺爺,就算丟了性命,也絕不可讓它落入他人之手,知道嗎?」

  「爺爺,我知道了。」黎曜風神色一整,慎重地低頭,讓爺爺將玉佩載上自己的頸項。

  在玉佩貼上胸前的那一刻,一股奇異的感受突然湧上心頭——

  黎曜風不知爲何竟想起了昨夜的夢。

  體內莫名地騷動起來,當他發現自己竟然差點勃起的時候,黎曜風立刻狼狽地閉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曜風,怎麽了?你臉怎麽這麽紅?」很少看到神色淡然的侄子有如此奇怪的表情,黎南平不禁好奇地問。

  「沒什麽,我沒事。」 努力驅逐那詭異的感受,黎曜風再次睜開眼的時候,眼中已是一片清明。

  「曜風,你立刻隨你的小叔動身,此行任務艱巨,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爺爺從小給於你的種種嚴格訓練,爲的就是這一天啊!」

  「爺爺,我明白了,我會全力以赴的。」

  「去吧,帶著騰格里賜於我們的恩澤,回到我們族人那遙遠的故鄉去吧……」

  *****

  騰格里——草原人的「天」。

  對世世代代生長在蒙古草原上的遊牧民族來說,騰格里是父,草原是母。

  而由騰格里派遣前來守護這片美麗草原的,卻是人們打從心底最畏懼也最崇敬的——蒙古狼。

  黎曜風眼前就有這樣一大群。

  騎在高大勇猛的突厥馬——烏珠穆沁馬的背上,望著眼前金毛燦燦、殺氣騰騰、大如花豹的數十匹蒙古巨狼,黎曜風心中頓時一凜。

  對「狼」,尤其是威猛的蒙古狼,黎曜風從小就有著極爲深刻的研究。

  當其它的小男孩都在玩汽車、玩機器人的時候,黎曜風卻從小就被爺爺丟進書房里研究狼的一切。

  雖然不懂爲什麽爺爺要這麽做,但他卻從不以爲苦,因爲他是打從心里喜愛這種美麗勇猛的生物。

  那時候,他最喜歡做的事就是騎乘在馬上奔馳,想象與一大群狼在草原上競跑的畫面……

  「這下算不算美夢成真啊?」黎曜風望著眼前的狼群自嘲地笑了笑。

  熟悉狼性的黎曜風知道自己麻煩大了,單槍匹馬遇上正在「開會」的狼群,雖然由他們光亮的毛色看出這不是群餓狼,但由他們那像錐子一樣射向自己的目光中,黎曜風知道他們已對這闖進他們「作戰會議」中的陌生人動了殺機。

  何況這還是一群不尋常的狼。

  一般來說,狼群的數量不至於如此壯觀,狼群中也不可能個個身子大小如此統一,但這群狼看起來卻像是精挑細選、萬中選一的一樣高大、一樣威武,就像是……

  「禦林軍!」

  黎曜風心中頓時湧起狂喜。

  找到了嗎?真的找到了負責守衛「神上」的草原禦林軍了嗎?

  自己和小叔費盡千辛萬苦在這片無邊無際的草原上尋找了大半個月,小叔還莫名其妙地發高燒住進了醫院,僅剩下自己一人背負著家族的使命沒日沒夜地尋找著。

  「曜風,千百年來守護我們家族的『神物』其法力已日漸微弱,向來無病無災的族人已接連出了意外,可見厄運已經開始降臨我們家族了!族里的薩滿法師告訴我們,在這個月的第二個月圓之前,這塊玉佩的法力就將永遠消失了!你務必要在此之前找到我們的『神上』,懇請他再次莅臨我們家族,再賜予我們另一項神物,以庇佑我們黎家代代再擁有綿延的福分,不然只怕我們家族就要大難臨頭了!」

  耳邊響起爺爺殷切的叮囑,眼看第二個月圓再過幾天就要到了,黎曜風心中不是不緊張的。

  但今天……我終於找到了!

  黎曜風決定相信自己的判斷。

  不動聲色、冷靜出奇地騎著馬緩緩前行,黎曜風和身下出名的戰馬很有默契地假裝沒有看見眼前的狼群,用一種絕對自信、無比從容的姿態一步步地悠閑漫步而去……

  他知道自己此刻需要的是絕對的勇氣與智慧,不但要讓生性多疑的狼群看不出一絲的猶豫和膽怯,還要讓他們相信自己有恃無恐,身后有百萬援軍相隨,不然只怕他一個輕舉妄動就可能引發草原上最凶殘的蒙古狼群體攻擊!

  黎曜風身上有槍,但這槍再快再凖,也絕不可能同時能消滅數十匹勇猛的狼武士。狼是最團結、最有群體作戰意識的動物,只要有一只狼受到攻擊,其它的狼群便會集起反抗、報複到底!

  深知狼性的黎曜風當然不會犯下如此低等的錯誤。何況他根本無意傷害這群狼。

  他還需要他們引導他去晉見「神上」!

  黎曜風計劃等躲過這群狼的監視,他就要悄悄地尾隨在它們身后,利用最先進的科學儀器找到「神上」所在的地方。

  夜色如墨,連月亮都不見蹤影。

  馬上的人和人身下的馬,眼看就要安全地通過狼群的攻擊范圍了。

  突然,一匹狼向黎曜風身后的山坡飛奔而去——

  黎曜風心口一跳,知道這一定是聰明的狼軍團派出的探子,想察看他身后是否真有援軍埋伏。

  大事不妙!

  黎曜風當機立斷,沒等到狼探子回報,他大吼一聲,一手拔出手槍,對空連放三槍,另一手則拉緊缰繩,策馬狂奔!

  狼群被突如其來的槍響嚇得集體一震,向后方略微退了開去,但不管他們受到何等驚嚇,依舊訓練有素地保持著草原狼軍團古老的建制和隊形,前鋒、中衛及后衛一一排列整齊,絲毫沒有鳥獸散的混亂,讓回頭張望的黎曜風也不由得心生佩服。

  在這時,狼探子不負使命地奔回軍團中做了回報。

  狼群們終於識破了狡詐人類的空城計!

  黎曜風知道事情要糟,連身下的寶馬也察覺了事情的變化,而慌張地噴著氣,撒蹄狂奔起來!

  狼群們瘋狂了!對侵略者他們向來不留任何活口!

  厚厚的云層在這時突然散了開去,聖潔的月亮將恩澤灑遍郁郁的草原……

  在狼群撲向自己的那一刻,黎曜風仿佛看到了胸前的玉佩與月光相互輝映,發出了炙熱耀眼的紅色光芒——






















0.016075134277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