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逍遙客】(又名【芙蓉尼】)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逍遙客



作者:不詳



                      (一)



  逸心師太失蹤了!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在短短數天里傳遍武林。



  提起四川白云派的逸心師太,在武林里那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不只是武功了得,飛云劍法更是博得當代劍術前輩,武當—孤鶴子大力贊賞,認爲是自從逍遙劍客后,最厲害的劍法,除此之外,逸心師太更以童女之身修練白云派內功心法—「紫云秘笈」,經過將近三十年的苦練,如今她的功力與武當、少林掌門相較,可謂不相上下,也使得白云派在短短數年里就與峨嵋派齊名。



  在不到四十歲的年紀就繼承了白云派掌門之位,再加上平常逸心師太行俠仗義,懲惡除奸,受到武林中人的尊重,因此當失蹤的消息傳到各門各派的耳中,都是大感錯愕,紛紛派遣人手協助白云派尋找逸心師太。



     ***    ***    ***    ***



  洛陽,這座曆史悠久的古都,自古以來就是人口聚集的大城市,因此商業繁榮,也有不少的風月場所在此。而最近新開的「逍遙館」卻是讓洛陽的士紳商賈啧啧稱奇,因爲里面不但姑娘標致,而且收費比一般的行規更是便宜許多,使得開業以來便門庭若市,顧客絡繹不絕。



  更奇怪的是,這幕后出錢的老板居然只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他請來了蘇州城里最著名的鸨母來主持這座院子,又重金挖來各家妓院的紅牌姑娘,但是他的身份卻是個謎,沒有人了解他的背景,沒人知道他的財富從何而來,只知道他叫葉逍遙,每當有人問起他的家世。他總是說自己是從金陵而來的生意人,之所以選擇開逍遙館,是爲了要讓每個男人都有個逍遙的地方,除此之外他就不多講了。



     ***    ***    ***    ***



  就在武林各派爲了逸心師太失蹤的事而鬧的滿城風雨時,葉逍遙卻帶了個昏迷的人到逍遙館的密室里,由於是利用夜晚行動,又是從后門出入,所以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從此人的衣著上看來是一名尼姑,衣擺上繡著一個「逸」……

     ***    ***    ***    ***



  「這里是哪里啊?我怎麽會在這兒?」



  突然看到陌生的環境,身爲白云派掌門的逸心師太,也不免驚疑了起來,但是她旋即恢複鎮定,仔細的觀察附近的環境,也運功檢查自己的內力是否受制,發覺並未受到影響,查看附近的環境,四面都是牆壁,並沒有出口。



  「這里好像是地窖,奇怪,我怎麽會在這兒?」她開始回想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她想起自己是受到太原正氣門的邀請參加駱老爺子的壽宴,順便研擬今年九月初九的英雄大會細節。



  「我記得我是從太原取道洛陽回四川的,怎麽會在這兒,難道是……對!一定是這樣!」



  逸心師太想起了自己在洛陽的街頭曾經施舍個饅頭給一名乞丐時,聞到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當時不以爲意,后來卻意識不清。



  「這個小乞丐到底是誰?爲什麽要對我暗算?這里又是什麽地方?」逸心師太仔細的檢查四面牆壁,希望能找到出口。



  突然間前方的牆壁打開了,一名衣著華麗的男子走進來,逸心師太立刻提高警覺:「你是誰?!是不是你挾持我來此?」



  「逸心師太有禮,在下姓葉名逍遙,正是在下邀請逸心師太來此,想與師太商量一事。」



  「邀請?!哼!我看是綁架吧?!這里是哪里?!快放我出去,否則我要你好看!」



  看到逸心師太咄咄逼人的氣勢,葉逍遙仍是一幅氣定神閑的模樣:「師太請息怒,這里是在下所開的逍遙館地下。」



  「逍遙館?那不是洛陽著名的……的……」



  「妓院!沒錯,這里便是讓洛陽的男人到達逍遙仙境的逍遙地。」

  「阿彌陀佛!逍遙地!我看是罪惡的淵薮!走開!」逸心師太使出五成的功力想逼開葉逍遙。



  當逸心師太發現自己是被這個年輕的后輩暗算,心中就有要硬闖的打算,她估計以自己近三十年的功力,對付這個后生晚輩不是太大問題,可是結果完全出乎她的意料,葉逍遙不但沒有被逼開,甚至一點受創的迹象都沒有。



  「師太乃是出家人,怎麽可以使出偷襲的手段呢?幸好在下武功不算太差,還能勉強受得起師太一擊。」葉逍遙依然是一副悠閑的樣子。



  「哼!面對如此卑鄙小人,不必拘泥於武林規矩。」雖然逸心師太口中仍不示弱,但是心中已經有著不小的疑問:「此人看來不過是二十出頭年紀,自己五成功力不但無法逼開他,甚至連一點受傷的迹象都沒有!他究竟是誰?葉逍遙?怎麽我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當逸心師太不停的打量著葉逍遙時,葉逍遙也正看著逸心師太。



  當他在洛陽街頭發現逸心師太時,赫然發現她就是自己找尋多時的媚女,雖是尼姑打扮,但是憑著他的經驗與直覺,判定她就是天性淫蕩的媚女。

  盡管已是近四十的年齡了,身材與皮膚卻都保持得很好,不但沒有老化的現象,更多了份成熟女子的韻味,這就是媚女的特征,有著比一般女子更誘人的身材與神韻,不管如何掩飾還是遮蓋不了天生的媚態。



  看到葉逍遙看著自己,逸心師太不由得心頭一熱,臉上一紅。



  雖然從小就稱的上是美人,年輕時也曾經動過凡心,但在師父苦心教導以及門規限制下,強行抑制心里的欲念,轉而苦心修習武功,而達到目前的境界,現在被一個二十來歲的男人一看,心頭就一陣悸動,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情形。

  「我是怎麽了?自己是個一派掌門,又是出家人,怎能如此不知廉恥!」逸心師太不斷在心中告誡自己。



  「不知師太是否願意聽在下一言?」



  聽到葉逍遙這樣說,逸心師太才回過神來,警戒的看著他。



  「在下見到師太容貌豔麗,身材玲珑有致,雖未施脂粉,但神韻迷人,實在是風華絕代,雖說小生年紀尚輕,但也是英俊挺拔,家財萬貫,不知師太是否有意服侍在下,成爲在下的奴婢啊!」



  「你住口!」逸心師太憤怒的暍斥葉逍遙。



  自從她在十年前單人孤劍勇破河洛地區三十六寨以來,從來沒有人敢對她說出如此輕薄的話,接任掌門之后,身爲一派之主的威嚴,更是讓往來的武林同道心生尊崇,現在一個乳臭未干的后輩竟敢如此大膽的侮辱她,不由得讓她怒氣橫生,舉起雙掌就往葉逍遙攻去。



  逸心師太不愧爲白云派的掌門,雖說是以飛云劍法成名於天下,但是其他的武功修爲也是武林數一數二的高手,盡管此時手無寸鐵,但是綿云掌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觑,再加上逸心師太非常憤怒,出手皆使上十成功力,想將葉逍遙立斃當場。即使逸心師太攻勢淩厲,但是葉逍遙卻是不慌不忙的接招。



  「武林中傳聞逸心師太武功高強,飛云劍法精妙絕倫。綿云掌與紫云神功更是武林一絕,果然是名不虛傳啊!」葉逍遙悠閑的接招,口中更不忘輕薄幾句:「看看這樣的身材,那對奶子已經快要彈出來了,那屁股……啧啧……真是豐滿啊!」



  明明知道自己身上穿的是僧服,從頭到腳包的緊緊的,但是聽到這樣輕薄的話,也不免讓逸心師太心浮氣躁,再加上急怒之下,出招便有欠考慮。

  本來綿云掌講求的便是以柔克剛,攻勢綿延不絕,現在逸心師太心情浮躁,便失去了招數中講求的綿柔之勢,威力便大打折扣。轉眼間,兩人已對上三十余招,期間葉逍遙完全采取守勢,並未出手進攻,盡管如此,逸心師太卻仍然久攻不下。



  「這個人是誰?功力爲何如此高?只不過是二十來歲的年紀,這身功力是從哪里來?」



  逸心師太發覺自己的攻勢完全被輕描淡寫的化解,心中浮現了一絲的恐懼,原本不利的情勢,現在因爲逸心師太出招遲疑,而陷入絕境。



  葉逍遙也看出了逸心師太的恐懼,嘴角也揚起了笑意:「我看師太就不要再掙紮了,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哈……」



  「住口!!你這無恥鼠輩,要說大話,先打贏我。」



  在兩人對話時,仍是不停對招,只不過逸心師太的招勢已顯淩亂,內息也漸漸不足。



  「既是如此,那小生得罪了,暍……」



  也看不清楚是什麽招數,只見葉逍遙一聲大叫,逸心師太便感受到排山倒海的壓力迎面而來,讓她不住的倒退。



  突然間「嘶……」她雙臂的袖子被扯斷了,露出白皙的臂膀,在左手臂上更清楚地看見一顆鮮紅色的守宮砂,接著葉逍遙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點了逸心師太幾處穴道,讓她內息受阻,全身受制倒在地窖里的床上。



  「啊!!原來逸心師太還是處子啊!那小生更是一定要讓師太您來服侍在下了!」



  逸心師太想不到自己居然敗了,而且還敗在一個二十幾歲的毛頭小子上,耳中聽到葉逍遙輕薄的話,自己卻完全無法反抗,真是情何以堪,不禁從雙眼流出兩行淚。



  「別哭嘛!我會好好照顧你的!看來你還不知道男女逍遙的境界,我會好好教導你的。」葉逍遙慢慢地向逸心師太走去,雙手也伸到她的身上,開始要解開她身上的衣物。



  「住手!快住手!」看到葉逍遙的動作,逸心師太仍試圖做最后的反抗,不停的制止他的動作。



  但是葉逍遙怎會理會她的暍止,動作仍然持續著。終於逸心師太上半身的僧服被脫下了,露出雪白的皮膚與紅色的小肚兜,那胸前聳立的雙峰,一點也不像近中年的女人下垂,仍然是挺立著。



  看到三十余年的清白將毀在這無恥鼠輩上,自己卻無能爲力:「師父,徒兒對不起您,徒兒無力將白云派發揚光大,請原諒徒兒的無能。」在心里默默的向已逝的師父告罪后,逸心師太決定要自絕經脈以保全清白名聲。



  但是葉逍遙卻更早發覺她的意圖,先將她的功力禁制:「師太你又何必沖動呢!自盡是最笨的,難道你不想報仇嗎?你一死就永遠也無法報仇了,更何況如果你死了,我就打算把你的屍體吊在白云派的山門公諸於世,讓大家看看逸心師太您的美麗裸體,讓白云派永遠受到天下人的恥笑,您說好嗎?」



  「你……你……」聽到葉逍遙的話,逸心師太氣的說不出話:「你這卑鄙小人,到底想怎樣?」



  「其實小生的願望很簡單,只是希望師太能夠願意服侍小生,做我的奴婢,如此而已。」



  「你妄想!我絕不會答應的。」



  「哦!是嗎?沒關系,在下有的是時間,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爲開,總有一天你會願意做我的奴婢的,還會跪著求我收你當奴婢喔!!哈……」



  葉逍遙也不急著占有她的身體,他知道身爲天生媚女,是無法抵擋他的神功的,因爲他從出生以來就是媚女的主人,就像達賴輪回轉世般,只要媚女轉世就注定要服侍他,所以他決定要從她開始,找齊失散多年的六媚女,來幫助自己完成統一武林的霸業……



                      (二)



  看著葉逍遙囂張的離開,逸心師太第一次有無力感。



  從成名以來不但在武林中地位節節攀升,也因她處處行俠仗義,同道中人都給予極大的尊崇,雖然偶有凶險,終能逢凶化吉,現在孤身一人身陷險地,內力又遭禁制,逸心師太的心中不禁憂慮了起來。



  「這個惡賊到底是什麽來路?武功竟然如此之高,他把我囚禁在此又有什麽目的?真的只是要我當他的奴婢嗎?」



  想到這里,逸心師太不免雙頰一熱。想到葉逍遙看著他的眼神充滿著迷人的魅力,讓自己心猿意馬,甚至當他的雙手撫摸自己的身體時,自己居然産生了異樣的感覺,一種陶醉的情愫在心中蔓延,是自己從來沒有過的。



  「逸心啊逸心,你身爲武林正道又是白云派掌門,怎麽可以有此腛龊肮髒的想法,你對得起死去的師父嗎?!」



  驚覺到信心動搖的逸心師太,趕緊告訴自己不能對不起師父。



  「現在只能夠見機行事,隨機應變了,希望逸慧師妹們能盡早找到我。」

     ***    ***    ***    ***



  自此以后,逸心師太就沒再看過葉逍遙了,原本逸心師太想利用本身的內功沖開葉逍遙所下的禁制,但是卻怎麽也無法一舉成功,讓她非常氣餒。

  更令她覺得奇怪的,就是每天三餐都有不同的人送來素齋,也會準備好熱水讓她沐浴,除了行動受到限制以外,完全不受影響,甚至備受禮遇,這使逸心師太完全猜不透葉逍遙的想法。而這些送飯菜的仆人,武功竟然不差,功力可算是武林中的好手,讓逸心師太對葉逍遙不但有一身上乘的武功,更有這些好手作爲他的部屬感到憂心。



  「如果這惡賊存心危害武林,讓正道中人恐將面臨威脅!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趕快出去!」



  只可惜葉逍遙的武功手法太過古怪,讓逸心師太不論多努力也不能夠完全恢複原來的功力,更令她感到難爲情的,就是每天晚上都會傳來男女嬉笑之聲,淫蕩穢亂之語,逸心師太何曾聽過如此的放浪之語,而今居然夜夜入耳,不但使她難以完全發揮功力,甚至在晚上就寢時,腦海里還會出現與男子交歡的畫面,雙手還會不由自主的撫摸著身體的敏感地帶。



  面對身體的異樣反應,逸心師太不停的告誡自己要排除邪念,但是身體的自然反應卻又不斷的影響著她。



  就這樣子逸心師太每天都在理智與情欲間不斷的掙紮,往往白天告誡自己要專心恢複功力,晚上卻又克制不了自己的情欲,做出羞恥的行爲。



     ***    ***    ***    ***



  「不知師太在此過的還習慣嗎?」



  當逸心師太聽到這句話時,心中大吃一驚,原本以爲是送早齋的人進來,卻沒想到是葉逍遙。



  「你這惡賊,到底想怎麽樣?告訴你,你再執迷不悟,武林正道人士不會放過你的。」



  逸心師太一看到葉逍遙,立刻擺出一副義憤填膺的臉孔,想要嚇阻葉逍遙:「不要如此拒人於千里之外嘛!我們可是關系密切呢?」



  「關系密切?」聽到葉逍遙這樣的話,逸心師太感到十分詫異。



  「看來這個人身上有許多秘密,我看先探探他的底細,再做打算。」心里打定了主意,也就不急著要闖出去。



  「不知師太是否聽過逍遙宮呢?」



  「逍遙宮?難道是百余年前震撼武林的邪派!」



  「師太此言差矣!當初逍遙宮的宗旨乃是追求一個人人逍遙的境界,逍遙神君致力於創造逍遙的世界,怎可稱爲邪派呢?」



  「胡言亂語,當初逍遙魔君到處強奪少女供其淫辱時,還培植了一批邪魔歪道,與武林正道人士對抗,造成當時武林腥風血雨,幸好在少林方丈悟悲大師帶領正道同志圍剿下,才將這個大魔頭打下龍岩谷,武林才得保安甯。難道你與那逍遙魔君有關……」



  「哈……師太果然聰明絕頂,在下正是逍遙神君的繼承者。」

        「繼承者?」逸心師太看著二十來歲的葉逍遙,心里實在不明白逍遙宮乃是百年前的邪派,這年輕人的年齡與逍遙宮的時代相去太遠,怎麽會是他的繼承者呢?



  「師太可聽說過* 敏感信息過濾* 轉世傳聞?每一任的西藏* 敏感信息過濾* 在即將圓寂之時都會跟他的信徒們提示下一世的出生地方與時間,讓他的信徒們能找到以便繼承* 敏感信息過濾* 的地位。」似乎是看出了逸心師太的疑惑,葉逍遙開始解釋:「而神君雖在百年前在龍岩谷不幸遭到暗算而敗,但是他神通廣大,使出閉靈大法,將他的魂魄鎖在三界五行外,直到二十年前座下六侍婢通通轉世之后,才完成轉世投胎。」



  「六侍婢?」



  「對!!六侍婢,她們乃是神君的得力助手,分別是黑玫瑰、紅荷渠、紫羅蘭、白水仙、黃芙蓉及綠百合。在神君不幸遭到了暗算之時,她們雖然也慘遭毒手,但是神君爲了將來能夠重建逍遙宮,特地在她們的左胸口留下相認的標記,就是那六種花卉,以便神君轉世投胎后能順利集合她們完成大業,而師太正是神君座下侍婢中的黃芙蓉。」



  「胡扯!惡賊休想用如此荒誕不經的理由來欺瞞貧尼,真是可笑!」一聽到葉逍遙的話,逸心師太立刻嚴詞反駁。



  似乎早已料想到逸心師太的反應,葉逍遙並未有太大的回應:「看來我得使出『穿梭大法』讓師太親眼看看了!」



  說完葉逍遙立刻雙目微閉,口中念念有詞。



  逸心師太看到葉逍遙奇怪的舉動,馬上提高了戒心。突然間,葉逍遙張開了雙眼,用手向逸心師太的身上一指,逸心師太只覺得一陣昏眩,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    ***    ***    ***



  當她再張開雙眼時,卻發現自己身在荒郊野外,正感到納悶時,卻聽到一陣打斗聲,逸心師太急忙前去查看,看到少林、武當、華山……等正派同道圍攻一男六女,地上屍體遍布,看得出來正派同道已占上風,但是對方仍試圖做困獸之斗,一時之間也難分勝負。



  「阿彌托佛,逍遙神君你就不要再做無謂的掙紮了,快快束手就擒吧!」

  「哈……悟悲大師,本座不慎遭到你們的暗算,以至於功力受損,才讓你囂張,不過想讓我投降,門都沒有,放馬過來吧!」



  「既然施主如此執迷不悟,那老衲也只好得罪了。」



  聽到這樣的話,逸心師太大吃一驚:「難道這里是百年前的龍岩谷?……」

  她仔細的觀察地形,發現果然是龍岩谷,「我真的回到了一百年前?他怎麽有這樣的能力?」對照地點與人物,讓她不由得相信自己回到了一百年前,更對這個神秘的敵人感到恐懼。



  「還不快看看神君身邊的人!」



  逸心師太還來不及反應這樣的變化,就聽到耳邊傳來葉逍遙的聲音,她急忙四面環顧,卻沒發現他的身影。



  「你不用再找了,我是用密音大法跟你交談,你現在看看神君身邊的人就是六侍婢,而你的前世就在那里。」



  逸心師太雖不願相信,但仍往打斗的地方看過去,看到了逍遙神君果然跟葉逍遙長得一模一樣,只是多了兩撇胡子、多了一份霸氣;再看看她身邊的女子,分著黑、紅、紫、白、黃、綠六種顔色的薄紗,每個人身上都血迹斑斑,氣喘籲籲,看來已無法支撐太久;再仔細觀察她們的穿著,讓逸心師太臉紅耳赤,六個人都是酥胸半露,薄紗里面就只有一件肚兜。



  「怎麽會有這樣的女子,如此不知羞恥。」逸心師太不禁咒罵了起來。

  可是當她看到這些女子的相貌時,卻遭到晴天霹雳的打擊,因爲她看到了里頭穿著黃紗的女子,赫然就是她自己,雖然裝扮不同,但清楚發現是她自己的面貌。



  「這……這……怎麽可能……一定是邪術,我不相信……」逸心師太不停的告訴自己一切是邪術。



  突然間,逸心師太看到了一道白光,不由得閉上雙眼……



     ***    ***    ***    ***



  等到她再張開雙眼時,看到葉逍遙站再她面前,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如何?!現在應該相信我的話吧!芙蓉!」



  逸心師太還無法回複心情,腦子里不斷在思考著剛剛的畫面。



  「我……我……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幻境。」



  逸心師太仍然試圖爲自己找尋借口,雖然看到了百年前的情景,動搖了逸心師太的決心。但是三十年來的教育跟身爲正派掌門的尊嚴,讓她仍然不願相信自己可能是眼前人的奴婢,也因爲這樣的沖擊,讓逸心師太不由得退后了幾步,想跟葉逍遙保持距離。



  「不要以爲使用這樣的邪術,我就會相信你的鬼話。」



  「芙蓉,你又何必如此固執?這是你的宿命,又何必阻擋呢?」葉逍遙一邊靠近逸心師太,一邊溫柔的說。



  「住口!不要再說了!」



  葉逍遙並不理會她的反應,伸出雙手撫摸逸心師太的臉頰。面對葉逍遙的舉動,逸心師太知道自己應該反抗,但是剛剛的情景已經動搖了自己的決心,再看到他的雙眼仿佛有種魔力,讓她完全無法抵擋他的動作。



  「逸心啊逸心,還不快動手殺了這個惡賊!!」



  雖然逸心師太的心里這樣大叫著,但是身體卻像被點穴一樣動彈不得,任憑葉逍遙的手在身上不停撫摸,慢慢的解開她身上的衣服,露出了潔白的臂膀跟雙肩,那胸前雙峰因爲心跳加速而起伏著更增添性感的氣氛。



  逸心師太此時已經無法思考,只有本能的發出「不要」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在呻吟。原本之前逸心師太心中就已經積壓許久的欲念,現在在葉逍遙熟稔的動作下更如星火燎原般一發不可收拾。



  葉逍遙溫柔的抱起了逸心師太,將她放在床上,雙唇仍不停的親吻著逸心師太,從臉頰到耳垂再到肩膀,徹底的解放了她的心防。慢慢的葉逍遙脫下了逸心師太的僅剩的衣著,那身體立刻一覽無遺的展露在他的眼前。



  「真是人間極品啊!不但潔白無暇,而且嶺上雙梅形狀誘人,桃源深處烏黑茂密,不愧是本座的侍婢。哈……」像是在欣賞一件藝術品般,葉逍遙不斷的評論著逸心師太的身體。



  「不……不要再說了……真羞死人了……啊……」聽到葉逍遙的話,逸心師太只能像小女人一樣的撒嬌。



  在此同時,葉逍遙也脫下了自己的衣物,露出了巨大的陽具,溫柔的將她的雙腿分開,露出了未經人事的秘洞,慢慢的將自己的陽具往里面推送。

  「啊……痛啊……啊……」逸心師太本爲處子,剛開始的時候自然會有些許疼痛,但是在葉逍遙溫柔的愛撫與細膩的動作下,開始漸漸的享受這樣的感覺,甚至還情不自禁的迎合著……



     ***    ***    ***    ***



  就這樣子經過了一個多時辰,葉逍遙終於在逸心師太的體內爆發了,只見到逸心師太香汗淋漓,全身無力的攤在葉逍遙身上。而葉逍遙卻未將陽具拔出,反而還盤腿運功,雙手抵住逸心師太的雙掌。



  「怎麽了?主人!」



  看到葉逍遙的動作,逸心師太覺得很奇怪,經過剛剛的交合,葉逍遙已經成功的解開逸心師太的封印,喚起了逸心師太的前世意識,所以現在的逸心師太已經想起了自己是逍遙神君的座下侍婢,而眼前的人正是自己的主人。



  「不要動,我現在正在練功。我的逍遙神功已經到達了第八層,根據心法所言,如果要順利完成神功第九層,必須找到六個具有媚女體質的處子,以其處子之身助其功力,當初神君就是以此稱霸武林的。現在我要運功來助我自己更上一層,也增強你的功力。」



  聽到了葉逍遙的話,逸心師太感覺到從自己的下體傳來一陣陣的熱力,她立刻靜心凝神的運功消化這些熱力。



  如此經過了半個時辰,葉逍遙才完成了逍遙神功的修習,逸心師太也順利的將這些功力化爲己用。



     ***    ***    ***    ***



  「感覺如何?芙蓉!」



  聽到葉逍遙的聲音,原本還在閉目養神的逸心師太,馬上睜開雙眼,看到葉逍遙已經穿好衣服坐在椅子上,立刻跪下行禮:「多謝主人關心,奴婢只覺得全身舒暢,也覺得皮膚更好了,功力似乎也增加許多。」



  「嗯,很好,起來吧!!」



  「是的,主人,咦?這是……」



  逸心師太一起身就發現了自己的左乳上方一寸的地方,有著一朵小小的芙蓉花。



  「我之前跟你說過,會有一個印記,就是現在的這朵芙蓉花,以后其他五個人也會有同樣的印記,只是種類不同。將來你們六個人重聚之時,也就是逍遙宮重現之日。你可要多注意!」



  「是的,主人。」



  「現在你既然已回歸我座下,也就不用再待在這里,桌上有一套衣服,你就換上它跟我走吧!」



  「是!主人!」逸心師太就換上桌上的衣服。



  所謂的「衣服」,也不過是一件繡有芙蓉花的黃色肚兜,跟一件黃色薄紗外衣,下半身也是一條黃色絲質長褲,只要一弄濕,哪桃源風光就若隱若現。

  換上這身衣著的逸心師太舉手投足都充滿了女人的妩媚,只是頭上的秀發一絲未存,不免有點突兀。



  「主人,這樣的打扮,會不會引人注目啊?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不用擔心,這里主事的每一個人都是我的屬下,對我可謂忠心耿耿,至於那些妓女,每個人都服了我的『逍遙清心散』,就像我的奴隸一樣,不會有問題的。」



  「那這件僧袍怎麽辦?」



  「帶著它吧,我還要叫你回到白云派幫我擴充勢力。」



  就這樣子,逸心師太跟著葉逍遙離開了地窖,也宣告了武林即將陷入一片動亂之中……



                      (三)



  離開了地窖,逸心師太跟著葉逍遙回到了逍遙館。



  這逍遙館不愧是洛陽第一大妓院,不但氣派,連里頭的擺設都非常豪華。客人川流不息,到處都有客人與姑娘打情罵俏的聲音。



  逍遙館分成前后兩院,前院包括招呼客人的大廳與舉行酒席的宴會廳,后院則是姑娘們的房間。而葉逍遙則有一棟獨立的小屋,座落在后院的東側。

  一路上逸心師太看著往來的人潮,男的都一副急色鬼的樣子,摟著姑娘上下其手,一點也不在意是否有人在旁邊。這原本沒啥奇怪的,男人到妓院不就是爲了尋歡作樂,可是讓逸心師太覺得讷悶的,連這里的姑娘也是一副情欲高漲的樣子,雙眼充滿媚態,臉頰紅通通的,一臉欲求不滿的樣子,好像也是在這里尋找慰藉一樣。而且大家看到自己光頭的樣子,都完全沒有人提出疑惑,甚至連困惑的表情都沒有,一切都表現出事不關己的模樣,不禁讓逸心師太想起葉逍遙在地窖說過的話。



  「這清心逍遙散果然厲害,一路上所有的姑娘看到主人都是必恭必敬的,連后面跟著一個光頭的女人都沒有人有疑問的表情,只是不知道這種藥能否使用在有武功的人身上?如果可以,收服白云派應該輕而易舉。」



  回到了葉逍遙的住所后,葉逍遙拿出了一幅地圖。



  「主人,這是……?」看到地圖上寫著武當、少林、華山……等名門大派的名字與詳細的地點,另外還有苗疆巫蠱門、河洛地區大刀門、伏牛寨……太湖地區海鯨幫……等所謂邪門歪道,逸心師太滿臉疑惑的看著葉逍遙。



  「這是我這幾年來收羅的勢力,看看地圖上有用朱砂寫的就是逍遙宮的附庸勢力,現在我們的力量已經稱得上是一方大派。」



  逸心師太仔細的研究地圖上的情況,果然有許多的門派都是用朱砂寫的,只是都是一些不大不小的幫派,還都是不容於正道的。



  「主人,這些恐怕難以跟武當、少林……等相抗衡……」



  「你不用擔心,我還沒打算跟他們明刀明槍的對抗,這些都是暗地里臣服在逍遙宮之下,這樣才不會引起他們的緊張,而且這些所謂名門大派多是自掃門前雪的自私人,事情沒發生在他們頭上,是不會操心的,現在你也回到了我身邊,那四川白云派也將爲我囊中之物。」



  聽到葉逍遙提起白云派,逸心師太不禁在心中盤算著如何幫主人收服她們。

  「主人,奴婢雖然是白云派的掌門,但是白云派畢竟是名門正派,恐怕不容易收服,不知主人有何計策?」



  葉逍遙沈思了一會兒,便對逸心師太說:「白云派現在有多少門徒,又有多少人是可堪利用的?」



  「回主人,自從奴婢接任白云派掌門后,門下的門徒約有一百余人,其中大部分是清修的尼姑,不谙武功,嚴格算起來只算是藉白云派的地方修行而已,派中的事務也不插手過問。真正算我門下弟子的約有三十二人,其中削發爲尼的有二十人,另外有十二人是俗家女弟子,多是拜師學武,這些人年齡都在二十歲上下,也有一定的武功根基,在江湖上都算的上是數一數二的好手,應該能供主人驅使。」



  「嗯,不錯,那便是江湖上人稱『白云十二金钗』吧!芙蓉你可以在短短時間培養出這些弟子,也算是相當厲害了。」



  「多謝主人誇獎。」



  「那你的師妹們呢?功力應該不差吧?」



  「回主人,奴婢的兩個師妹武功跟我相差無幾,逸慧師妹擅長飛云劍法,而逸明師妹則以綿云掌見長,雖然紫云神功的修爲都略遜奴婢一籌,但是嚴格來說可算得上武林前一百名的高手,而且兩人皆是處子之身,如果主人能得到她們的處子之身,一定能夠幫助主人的逍遙神功更上一層樓。」



  葉逍遙滿意的聽著逸心師太的報告:「芙蓉啊芙蓉,有你在身旁爲本座分憂解勞,本座大事何患不成。哈……」



  「主人過獎了,奴婢爲主人辦事乃是理所當然的,只是不知道主人準備如何做?」



  葉逍遙稍微思考了一下,便已有了主意,便在逸心師太耳邊吩咐幾句……

     ***    ***    ***    ***



  就在葉逍遙與逸心師太商量如何收服白云派時,白云派的逸慧師太與逸明師太正爲掌門下落不明煩惱。



  「師姐,掌門失蹤都快要兩個月了,這期間音訊全無,真叫人擔心。」

  「逸明師妹,不用太擔心,憑掌門的武功,武林中能打敗她的屈指可數,就算深入險境,一定也能平安歸來,更何況各門派都派人手協尋,短期內一定可以有消息的。」



  雖然逸慧師太安慰著師妹,但是自己也不免有不祥的預兆:「現在只能等掌門跟我們聯絡了,希望她平安無事。」



  「逸慧師伯,掌門有信來到。」



  一聽到弟子呼喊,逸慧跟逸明兩人都掩不住興奮的表情。



  「快、快把信給我。」逸慧師太迫不及待的接過弟子手上的信,跟逸明師太仔細的看著。



  「喔,原來掌門是在洛陽發現了大刀門門主陳田駇與伏牛寨寨主孫天杉,正在秘密商量要破壞九月初九的英雄大會,要你我二人前往協助調查,以便於發覺陰謀,及早應對。」



  「師姐,那是不是要告訴少林方丈圓靜大師跟武當掌門青松子他們?」

  逸慧師太稍微想了一下:「我看還先不要驚動他們,一方面是這些惡人的計劃還沒有完全查明,如果背后有幕后主使,這樣子不就打草驚蛇了!另一方面,如果貿然通知他們,萬一事情查明之后,只是一些小門派不自量力的小動作,那少林、武當、華山……等同道會笑我們小題大作,到時候豈不贻笑大方?」

  「那我們還是要告訴圓靜大師及青松子道長,掌門已跟我們聯絡,請他們不要緊張。」



  「嗯,事不宜遲,掌門已經在洛陽等我們了,逸明師妹快去準備一下,明日出發。駱英!」



  「在!」



  被叫做駱英的人,正是太原正氣門駱老爺子的孫女,從小父母早逝,由駱錦峰撫養長大,現年二十歲,長得眉清目秀,皮膚白潔無暇,正拜在白云派門下學武,乃是「白云十二金钗」中武功最佳的,頗有后起之勢。



  「你馬上帶著師姊妹們分批到少林、武當、華山禀告圓靜大師、青松子道長及蒼松先生,就說逸心掌門平安無事,請他們放心,也請他們通知各武林同道,順便回家看看你爺爺吧,說不定我會跟你逸明師叔還有掌門去探望你爺爺呢!」

  「是!逸慧師叔!」



  「嗯。去吧!」



     ***    ***    ***    ***



  一到達洛陽,逸慧及逸明師太就跟逸心師太碰了面,逸慧簡單的報告了這一段時間里發生的大事:「掌門,現在既已知道這些邪派的計劃,我想憑他們的實力似乎還不足以卵擊石,這背后一定有個大陰謀,不知掌門有何打算?」

  逸慧看著眼前的掌門,雖然容貌與談吐都與以前無異,但是總覺得有些地方改變了,心里隱隱有些不祥的預感。



  「是啊!掌門,所謂防微杜漸,由這件事情看來,武林中應該有邪道入侵,否則以這些小門派的實力那能如此張狂,而且最近我聽說不只這些門派,連海鯨幫與大漠狂沙門都蠢蠢欲動,這可不是巧合。」



  就在逸慧師太正在思考的時候,逸明師太也發表了她的看法:「兩位師妹的想法正與我相同,此事不可等閑視之,必須小心行事。我已經查到他們兩人今晚將在逍遙館里飲酒作樂,我們在外面守株待兔,等到他們享樂玩了,我們再暗自跟蹤。記住,不要打草驚蛇,我們的目標是幕后的首腦及更進一步的計劃。」

     ***    ***    ***    ***



  當晚三人便在逍遙館外埋伏,原本以她們的身分實在不適合出現在秦樓楚館之處,但此事必須秘密進行,不能大肆宣張,不得已只好在逍遙館外的客棧里監視。



  終於在子夜時分,看到陳田駇與孫天杉兩人走出逍遙館往城東方向走,三人立刻尾隨跟蹤,一直到兩人進入城外的張家莊。



  「兩位師妹這里看來就是他們密商的地方,我們在外面密切監視,看看有何動靜。」



  過沒多久,就看到一個穿著華麗的年輕男子走入,屋內兩人立即起身行禮,接著便竊竊私語,似乎在商量某些事情。



  「兩位師妹,看來此人必定有極大來頭,幕后主腦縱不是他,也一定有密切的關系,將他們三人擒獲,一定能知道更多的內幕。」



  逸慧與逸明師太都認同逸心師太的想法,於是三人決定破門而入。

  在屋內的陳田駇跟孫天杉看到闖入的逸心師太三人,臉上並未有一絲驚恐的表情,這讓逸慧師太感到很奇怪,她再看著仍安坐在位置上的男人,一點也沒有慌張的神態,一幅怡然自得的樣子。



  「莫非這個男人實力深厚,所以才有恃無恐?」



  就在逸慧師太打量著面前的年輕男子時,陳田駇已經開口說話了:「原來是白云派掌門逸心師太與逸慧、逸明師太大駕光臨,不知有何貴干?」



  逸慧師太已經忍不住氣:「哼!姓陳的,你不用在這里虛情假意,老實的招出來,你跟孫天杉到底在九月初九的英雄大會上要進行什麽勾當?」



  「原來各位師太已經知道在下將跟孫兄參加英雄大會共襄盛舉,其實也沒什麽,只不過想結合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作番大事罷了,師太又何必緊張。」

  聽到這樣的說話,逸明師太也不禁覺得事態嚴重:「少說廢話,還不束手就擒。」只有先擒住三人才能夠阻止陰謀。



  「兩位師太稍安勿躁,你們掌門都還沒說話呢!」



  這時逸慧跟逸明才發現掌門從進來到現在都是一言不發,兩人不禁感到十分奇怪。



  「兩位施主,貧尼與兩位師妹到此,不過是想了解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逸心師太緩緩的說:「既然兩位施主不合作,那貧尼只有得罪了。」



  「啊!」  「啊!」



  原本逸慧與逸明師太聽到掌門的話,都以爲她要向兩個鼠輩出手,卻沒想到卻是對自己出手,點了自己身上的穴道。



  「掌門,你……你……這是干什麽?」



  「是啊!掌門快放開我跟逸慧師姐。」



  「哈!哈!芙蓉做得好。」原本一直不開口的男子出聲了:「天杉,去拿我的迷魂香給兩位師太聞,以免打擾了我跟芙蓉的談話,然后帶到后面密室里,我要好好的調教她們。」



  「遵命,宮主。」



  逸慧跟逸明才知道原來這個年輕男子就是幕后主腦,可是爲什麽掌門會跟她有牽扯?只可惜還想不出答案,孫天杉就拿著迷魂香讓她們進入昏迷狀態,帶到密室里。



  「辦完這件事,你們也可以走了。」



  「是!宮主。」



  當兩人離開以后,大廳里只剩逸心師太跟葉逍遙。今天的行動都是葉逍遙安排逸心師太騙出逸慧及逸明兩人。



  「主人,奴婢已經遵照您的指示,將她們帶來了,不知主人有何打算?」

  「芙蓉你不用擔心,這幾天你先在逍遙館里幫我處理事務,七天以后你再到這里來,我會給你新的指示。」



     ***    ***    ***    ***



  「是!主人」七天之后,當逸心師太再回到張家莊,一進入密室,眼前的情景讓她張大了口,驚訝不已。原本應該清心寡欲修身養性的修道人,現在居然全身赤裸的站在葉逍遙身后,一點也沒有羞愧的樣子。



  「芙蓉!怎麽樣?是不是讓你嚇一跳啊!哈哈……」



  「主人,您到底是用什麽方法讓她們如此服貼?」逸心師太似乎還對眼前的情景懷疑不已,急忙的想知道葉逍遙的手段。



  「別急嘛!這個問題我等一下再回答你,現在先讓你看看我的成果。明奴、慧奴,先向你們掌門行禮啊!」



  「是!主人。」兩個人慢慢地走出來,雙峰搖晃,舉手投足都充滿著女人的妩媚,走到了逸心師太的面前,跪了下來:「奴婢向掌門行禮。」



  雙腳打開,那隱密的桃源深處,立刻一覽無遺。更讓逸心師太詫異的不只是這樣,那原本應該茂密的三角森林,現在居然潔白無暇,而下面的神秘地帶上,還挂著兩個小銅鈴,左右各一。



  逸心師太仔細的端詳著兩位師妹,七天不見,似乎嬌媚了許多,雖然年近中年,但是身體保養得當,再加上調理得法,使得兩人看上去跟二十余歲少女相差無幾,雙峰依然尖挺,皮膚也是光滑細嫩,比起自己雖有不足,但已算是相當不錯的。



  「好戲還在后頭呢!明奴、慧奴,好好的服侍你們掌門。」



  聽到葉逍遙的話,一時之間逸心師太還反應不過來。



  「芙蓉!這一陣子你也辛苦了,讓她們服侍你,讓你嘗嘗新鮮。」

  「遵命!」



  兩人溫柔的靠近逸心師太,明奴緩緩的脫下她身上的黃色薄紗,解開身上的肚兜,最后卸下她所有的衣物,雪白的身軀赤裸的顯露出來。另一邊慧奴輕輕的吻著逸心師太,從耳垂到臉頰再到頸子。



  「掌門,不要緊張,讓我們姊妹倆好好的服侍你喔!」



  兩個人四只手肆意撫摸著她的身體,盡量地去挑逗著她的情欲。逸心師太對自己師妹如此大膽的舉動,起初是有點詫異,但慢慢的自己的欲念也被挑逗了起來,再加上明奴慧奴兩人的動作,漸漸的三個人越來越放浪,彼此互相親吻,撫摸身體,一點也沒有羞恥的樣子……



  看到她們的表演,葉逍遙滿意的走出密室……



     ***    ***    ***    ***



  一陣纏綿以后,逸心師太回到了大廳,看見葉逍遙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雙頰竟泛起紅暈:「主人,我……」



  「還舒服吧!」



  逸心師太羞赧的點點頭,她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女人跟女人之間也可以如此舒服。



  「以后她們兩個就跟著你回白云派,輔助你處理事務。」



  「主人,她們怎麽會……」逸心師太還是很想了解這七天發生了什麽事。

  「芙蓉,你知道苗疆的巫蠱門吧?」



  「就是那個以巫術下蠱爲長的門派?據說里面的門徒都是下蠱的專家。」

  「嗯!它可是我逍遙宮在南方的重要據點,當我收服了巫蠱門后,我得到了一對『七日淫心蠱』。」



  「七日淫心蠱?!奴婢從未聽過。」



  「你當然沒聽過,這可是巫蠱門里最厲害的催情蠱,只適用於女人身上。一但中了此蠱,便會春心大動,欲念叢生,那陰戶就像有千萬只螞蟻在咬一樣麻癢難當,而且功力暫失,無法運功抵禦,最適合用在有武功的女人身上。頭兩天每三個時辰發作一次,之后發作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一直到第七天,更是無時無刻需要男人的陽具抽插。」



  聽到葉逍遙的敘述,逸心師太仿佛看到了逸慧跟逸明兩人這七天以來不斷遭受葉逍遙蹂躏的畫面,聽到兩人不知羞恥的要求插入的話。但是此時的她已成爲葉逍遙的奴婢,面對師妹的遭遇,一點也沒有心痛的感覺。



  「厲害之處還不只於此,這七日淫心蠱發作以后,中蠱之人固然要謀取解脫之道。但這卻是飲鸩止渴的做法,因爲這些中蠱人在不斷高潮的情況下,心智也慢慢的被侵蝕。等到七天一過,中蠱之人的獨立思考能力就完全喪失,以前的記憶雖然存在,但判斷能力已經消失,只會聽從下蠱人的命令。所以現在明奴跟慧奴雖然外表沒有改變,可是心智已經被完全洗腦,她們已經是我的忠實奴隸,我不斷的在教導她們關於性的技巧,成爲淫蕩的奴隸。」



  聽到這里,逸心師太已經對這七天的情形有大致的了解。



  「可是主人,您剛剛說,這『七日淫心蠱』只有一對,給了明奴、慧奴使用后,那……」



  「你不用擔心,這一對『七日淫心蠱』是母蠱,它們交配之后的子蠱,才是我給明奴、慧奴吃的。我之前使用的『清心逍遙散』便是用它的糞便再配合上其他的藥物煉制而成的,所以只能用在一般不谙武功女子身上。」



  「主人,現在明奴跟慧奴既然已成爲主人的奴隸,那白云派已成爲囊中之物了,不知主人有何打算?」



  葉逍遙略爲思考了一下便有了決定:「本座決定派你爲逍遙宮芙蓉門門主,負責替本宮拓展西邊包括青海、西藏地區的勢力,至於白云派門下的尼姑,你回去看看,如果姿色不差,就送到逍遙館里,讓我們調教一下,畢竟如果有尼姑加入我們的陣容,那也是噱頭嘛!哈……」



  「是!」



  「至於『白云十二金钗』嘛……」葉逍遙突然想起,在逍遙神功秘笈的后段有一個「六花陣」,原本是要給六侍婢合練的陣法,是用來對抗武當「太極混元劍陣」跟少林「羅漢陣」,陣法精妙多變,六人合力更是威力強大。



  「現在既然六侍婢尚未完全找齊,不如利用這十二個人先作個試驗,也可以發現這陣法的缺點,加以改進。」



  「芙蓉,你先把十二個人帶來給我,由我親自調教『六花陣』,以便作你的助手。」



  「但是主人,根據明奴、慧奴的說法,十二金钗已經分批前往各大派,一時之間難以聚集,不如我跟明奴、慧奴先回白云派處理事務。至於十二金钗應該會跟奴婢在英雄大會上碰面,到時主人再行調教。」



  「嗯!這也是個辦法,你先退下,明奴跟慧奴馬上會跟你會合。」

  「是,主人。」



  逸心師太離開后,葉逍遙回到了密室外,看著里面的兩個奴隸溫馴的跪在地上,一點也沒有逃跑的意圖,不禁讓他的揚起了笑意。



  「『英雄大會』,看來我得會會各路英雄啰!」



  ……



                      (四)



  「來喔!來喔!!好吃的山西刀削面喔!!」



  「又淳又烈的大麴酒喔!!」



  在山西太原的街道上,小販們正努力的叫賣著。



  太原是唐朝皇室的發源地,原本是軍事重地,爲了防禦突厥而布下重重防護,著名的雁門關即在山西境內,經過了百余年來的發展,這里因爲也産煤礦,便成了兼具軍事跟工業功能的城市。



  也因爲有這樣的背景,這里的民風比較強悍,學武風氣極盛。



  最負盛名的當然是由駱錦峰所一手創立的正氣門,當年駱錦峰憑著遊龍掌跟八卦刀,單槍匹馬力斗塞外三魔,擊斃天魔卓不善跟地魔任非正,重創人魔吳天良,守護太原地區武林同道跟百姓的安全,自此一戰威震武林,也創立了正氣門以捍衛正義,除強扶弱,成爲北方正道重鎮。



  就在正氣門的大門口,有個衣衫破爛的乞丐正在乞討,「求求你呀大爺,我已經好幾天沒有吃過飯了,求求你施舍給我一點剩飯吧!!」「走開!!這里不是善堂,要討飯到別的地方去。走!走!走!」



  「不要啊!!別趕我走!!我已經很可憐了!!求求你啊!!哎呀!!」

  正在拉扯之間,這名乞丐就被門口的守衛給推倒了,「什麽事?」突然有個聲音出現,門口的守衛聽到這個聲音,立刻很恭敬的說,「大小姐!!只不過是個乞丐在鬧事。」



  「乞丐?」她一眼就看到倒在地上的乞丐,一回頭就對兩個守衛發脾氣「你們是在干什麽?居然欺負一個手無寸鐵的乞丐,是不是想挨打?」



  發脾氣的正是駱錦峰的寶貝孫女駱英,她到武當傳完訊息之后,就回到太原等候師傅的指示,看到自己的下人居然欺負一個乞丐,立刻就大聲斥責兩名守衛,「你們這樣做簡直就是丟了我們正氣門的臉,還不把他扶到廚房,看看有沒有什麽東西可以給他充饑。」



  「是!!是!!大小姐!!」



  兩名守衛馬上扶起在地上的乞丐,「你不要怕,馬上就有東西可以吃了。」

  那名乞丐卻生生的點點頭,跟著守衛進去。



  到了廚房門口,就看到守衛跟里面煮飯的大娘說幾句話后,掉頭就走,留下這名乞丐獨自在廚房外面。



  不一會兒就看到大娘端出一碗香噴噴的飯菜給這名乞丐,真是奇怪,本來饑腸辘辘的乞丐,這會卻不忙著吃,反倒是想在思考什麽問題。



  「原來她就是芙蓉的首徒駱英,果然是明眸皓齒,皮膚細嫩,身材玲珑。不過她卻不是我要找的人?這是怎麽回事?難道我的感應有錯?…」



  「小夥子,發什麽呆啊!!還不趕快吃!!」



  「啊!!好!!多謝大娘。」



  這個衣衫破爛的乞丐正是葉逍遙,在跟逸心師太討論出接下來的步驟后,葉逍遙就先往太原而來,原本只是想觀察英雄大會的情勢,順便探一探虛實,不準備在此地逗留太久,但是他卻感應到自己的第二個奴婢已經出現,而且就在太原,經過幾番探索,確定在正氣門內,所以就假扮乞丐以便有機會混入駱府,伺機尋找。



  「如果不是她?那在駱府之中還有其他女眷嗎?…我一定要找到答案。」

  在發現駱英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以后,葉逍遙決定要夜探正氣門,以便尋找其他的女人,不過這個駱英也是他的目標之一。



  根據他的了解,駱英的父母早逝,只留下這個女兒,當然駱錦峰也對她百般疼愛,更難能可貴的,這個駱大小姐除了有一點點嬌貴的脾氣外,並沒有一般富家小姐的做作,也不會瞧不起窮苦人家,反而常常救濟太原城內的窮人,讓太原城里的百姓都對這位駱大小姐贊譽有加。



  都說她繼承正氣門的精神,濟弱扶傾,救濟貧苦。



  當他從正氣門的后門翻牆進入后,就開始尋找駱英的房間,雖然正氣門警備森嚴,但是憑著葉逍遙的功力還是能輕易避開守衛的巡邏,爲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葉逍遙還是穿上了夜行衣潛入駱府。



  不過在搜索了所有后院的房間后,都找不到目標人物,「奇怪!!難道我真的感應錯了?算了,反正還有個駱英嘛!!」



  一想到駱英,葉逍遙臉上就露出一種邪惡的笑容,「像這樣的女人,外表雖然高傲,不過如果能讓她在衆目睽睽下跳豔舞,那一定很有趣,哈!!

  ……咦?」就在葉逍遙正在思考如何調教駱英時,他看見了在駱府的后花園亭子里,駱英跟一名男子正在交談,「奇怪?這麽晚了,駱英跟誰在說話?…嗯,聽聽他們說什麽。」



  即使他們相距甚遠,但以葉逍遙的功力聽到他們的談話不是問題,於是他默運起功力。



  「南哥,你都來了這麽久了,怎麽都不來找我呢?你知不知道,人家…人家在等你呢。」



  「英妹,不是我不找你,只是你知道這些日子要忙著英雄大會的事,那還有閑暇時間來找你呢?」



  「哼!!我對你的心意你還不知道嗎?你來看看我,能礙到什麽事?八成是你有了其他女人,不想看到我了。」



  「英妹你不要胡思亂想,我哪有,要不我可以對天發誓,皇天在上,我燕歸南如果對駱英不忠,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別…別發這麽毒的誓,我相信你就是了。」



  就看到兩個人像個小夫妻般打情罵俏,狀似親密。



  只不過那名男子卻有意無意的跟駱英保持距離,「原來這個人就是江南三秀之首—諸葛劍燕歸南,據說此人才智過人,見識與智謀都爲當今武林上選,武功也不在話下,身爲武當孤鶴子的俗家弟子,太極劍法當然有一定火侯,但是家傳的輕功落燕飛也不惶多讓,既然他跟駱英已是未婚夫妻,將來極有可能由他來領導正氣門,看來他也是我逍遙宮的勁敵,不如找個機會探探他的實力,現在既然找不到目標,先離開爲上。」



  於是葉逍遙離開了正氣門,回到落腳的地方后,他決定第二天要將燕歸南誘出正氣門,試試他的身手。



  到了第二天的晚上,葉逍遙又身著黑色夜行裝潛入正氣門,一進后院就看到燕歸南正在練劍,「嗯,功力果然不差,太極劍法的精要已能完全掌握,內力也頗具火侯,果然名不虛傳,讓我來試試他的輕功,咦,這怎麽可能?」

  在見到燕歸南的面貌后,葉逍遙更是大爲吃驚,更堅定他一探究竟的決心。

  於是葉逍遙在他舞劍的空檔,故意從他身邊一閃而過,「誰?」



  發現了黑衣人的蹤影,燕歸南立即提劍不假思索的追了上去。



  葉逍遙看見燕歸南追來,即刻使出逍遙宮的輕功逍遙遊,急奔而出。眼見前面的黑衣人輕功不凡,燕歸南更是提高警覺不敢大意,「他是誰?夜探正氣門有何目的?」



  雖然燕歸南已經使出全力追趕,但是仍然跟黑衣人保持五尺左右的距離,這更讓燕歸南感到訝異,「如果這個黑衣人是正氣門的敵人,那以他的輕功恐怕無人能抓到他。」



  終於這個黑衣人在城外五里的樹林里停下來,燕歸南也隨即停下全神戒備,「在下燕歸南,不知閣下尊姓大名,夜探正氣門有何目的?」



  雖然不知對方是敵是友,但是燕歸南還是很有風度的自報姓名。



  葉逍遙慢慢轉過身上下打量著燕歸南,不發一語,就這樣對峙了一刻鍾,燕歸南決定先發制人,「如果閣下一直保持沈默,那只有得罪了。」



  原本以燕歸南的機智,是不應該如此魯莽行事,但是不知爲什麽當他看到對方的眼睛,自然而然的心浮氣躁起來,處事也失去了平時的冷靜。



  當燕歸南使出太極劍法攻向葉逍遙時,葉逍遙卻正在仔細觀察燕歸南,「怎麽會這樣呢?明明長的一摸一樣,難道真的是上天的意外?」



  葉逍遙心中仍是疑云重重,連燕歸南的攻勢都沒看清楚,盡管如此,葉逍遙仍是輕描淡寫的化解了燕歸南的攻擊,就這樣兩人交手近三十招后,葉逍遙已經可以評斷出燕歸南的功力。



  「看來他的功力跟芙蓉比起來雖略有不足,但也是上上之選,如果能夠收服他,對逍遙宮而言更是如虎添翼,只不過還有一些疑團必須解開,我得先解開這樣的謎團。」



  「小子,大爺沒空再陪你玩下去,先走了!!哈…」



  決定先解開心中謎團再說的葉逍遙,使出逍遙神功逼退了燕歸南,立刻一飛沖天,離開了樹林,被逼退的燕歸南見到葉逍遙出神入化的輕功后,更是隱隱覺得有些蹊跷,也不再追趕,決定先回到正氣門再說。



  回到了正氣門,燕歸南卻沒有馬上向駱錦峰報告黑衣人的事,他只是在房間里慢慢的思索著前因后果,「這個黑衣人的武功非凡,功力在我之上,如果是敵人應該會下重手,但是看起來他好像只是來試探我的功力,他的武功家數也看不出來,難道有人要對正氣門不利?這個人又是什麽身分?」



  饒是燕歸南聰明過人,一時間也無法了解來龍去脈,爲免節外生枝,所以他決定要暫時隱瞞這個事情,等待英雄大會后再跟駱錦峰報告。



  經過了幾天,那黑衣人卻未再出現,燕歸南也因籌備英雄大會的雜務甚多,慢慢也不再將黑衣人放在心上,只是在那夜的相會,讓燕歸南對此人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卻讓他有種不祥的預兆。



  「南哥,今天天氣很好,北街上的觀音廟有廟會,我們去看看好嗎?」

  駱英滿臉期待的看著燕歸南,希望他能答應跟她出去,面對這樣癡情對待的紅粉佳人,燕歸南也不忍心拂逆她,「既然你想去,那我們就去看看熱鬧吧!」

  駱英高興的挽著他的手往廟會而去,只不過雖然燕歸南答應了跟她出去,卻仍然暗暗的維持安全距離。



  一到了廟會,駱英就興奮的像個小女孩到處跑,一下子拿起風車吹,一下子拿起面具戴,也難怪,能跟自己的心上人出來遊玩,那心情真是愉快不已。

  走著走著駱英突然看到一個算命攤,心念一動想看看自己跟燕歸南什麽時候能完成好事,「南哥,我想吃太白樓的醉仙雞,你去幫我買嘛!!去啦…」

  拗不過駱英的一再請求,「好!!我去幫你買,半個時辰后,在觀音廟口會合。」



  燕歸南只好到太白樓去買醉仙雞。其實駱英只是想支開燕歸南,好讓自己到算命攤去,女孩子家總不好意思在心上人面前作如此大膽的行爲。



  「姑娘請坐,看姑娘眼泛桃花,想必已有意中人,只不過你那位心上人似乎對你有點冷淡,經常有意無意的跟你保持距離,看來此段姻緣…」



  算命先生的欲言又止,立刻讓駱英方寸大亂,「怎麽啦,會發生什麽事?快說啊。」



  心急之情溢於言表,希望能趕快得到答案。



  「不要緊張,看著我的眼睛。」



  正當她兩眼注視著算命先生時,卻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著她,使她無法離開對方的視線,此時只聽到有一個溫柔的聲音對她說「如果你想知道結果,記得在今晚三更帶著你的心上人到城外三里的月老廟,我會在哪里給你答案。

  記住,只有你跟他兩人,知道嗎?!



  這包藥可以讓他暫時昏睡,你拿去。」



  「是,我知道了。」



  這個溫柔的聲音仿佛有種無形的魔力,讓駱英不能反抗他的話完全聽從他的指示。



  這個算命先生正是葉逍遙假扮的,爲了搞清楚燕歸南到底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他先用迷魂大法催眠了駱英,讓她帶著燕歸南到城外。



  當晚三更剛到,駱英就帶著昏迷中的燕歸南到了月老廟,一進入月老廟駱英就看到一個衣著華麗的年輕人站在神桌前,「請問你有看到一位算命先生嗎?」

  「姑娘,你已經把你的心上人帶來了嗎?」



  「你…你就是算命先生?怎麽會這麽年輕?」



  駱英一臉詫異的看著面前的年輕人,「不要懷疑,現在看著我的眼睛,慢慢的…慢慢的…你會覺得很疲勞,眼皮越來越重…越來越重…現在坐到椅子上。」

  由於駱英白天已經中了移魂大法,所以葉逍遙不費吹灰之力就使她昏迷過去。

  葉逍遙看到被自己迷魂大法控制住的駱英,慢慢的坐到椅子上,扶起被放在地上的燕歸南,將它放進門外的大車上,向車夫吩咐了幾句,車子就往郊外方向駛去。



  葉逍遙轉身回到月老廟里,他決定利用駱英試試自己的迷魂大法功力,「現在你已經進入了一個非常舒服的夢境,聽到我的聲音你會覺得非常舒服,對於我的指示你都不會反抗,我就是你的主人知道嗎?」



  「是!主人。」



  「告訴我正氣門的情況。」



  「是!主人」



  此時的駱英就像是個木偶一樣毫無反抗的能力,完全令人宰割,一五一十的將正氣門的情況告訴葉逍遙,讓葉逍遙對正氣門里的情況更能掌握。



  了解完正氣門的內情后,看到這樣美麗的俠女就坐在面前,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葉逍遙突然想好好的改造她。



  「駱英,站起來。」



  「是。」



  聽到葉逍遙的指示,駱英順從的站起來,「你看過妓院里的妓女嗎?」

  駱英點點頭,「你覺得那些女人怎麽樣?」



  「很無恥,很下流,一點都沒有羞恥心。」



  雖然被催眠,但是潛意識的觀念還是讓駱英覺得妓女是個很下賤的東西。

  這樣的答案早在葉逍遙預期之中,他決定要透過移魂大法讓駱英徹底的改變想法,他慢慢的伸出手摸著駱英的額頭,「從現在開始你不會再討厭妓女,你會覺得讓自己的美好身體給男人享用是應該的事情,因爲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的奴隸,你不會再排斥妓女這個職業,相反的你會渴望讓自己成爲妓女,讓男人恣意撫摸你的身體,占有你的身軀,因爲你會得到如天堂般的快樂,知道嗎?」

  「我…我不…我不能這麽下賤…」



  聽到葉逍遙的指示,立刻讓駱英感到全身不舒服,因爲這樣的命令完全顛覆自己的想法,但是移魂大法的魔力卻讓她不能反抗葉逍遙,「放輕松,不要想太多,不要反抗,因爲服從我會讓你覺得舒服,乖喔,放輕松…」



  感覺到駱英心中的天人交戰,葉逍遙立刻再加強移魂大法的功力,「是的,主人我知道。」



  終於駱英還是屈服在葉逍遙的魂大法上,「很好,現在我數到三,你就會睜開雙眼,但是你不會忘記剛剛我的指令,你會覺得身體很熱,很想要男人的肉棒,你會在我面前跳豔舞挑逗我,希望我占有你,知道嗎?」



  「是的,主人。」



  聽到駱英的回答。葉逍遙滿意的坐在椅子上等著看她表演「一、二、三」

  聽到葉逍遙的話,駱英馬上睜開雙眼,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很熱,大腿深處的桃源秘洞很癢,一看到面前的葉逍遙,她就不由自主的撫摸自己的身體,盡情的擺動身體,扭動細腰,畢竟不曾做過,所以動作有點別扭,不過慢慢的已經進入情況。



  她不知道自己爲什麽會這麽做,只覺得這樣自己會比較舒服。



  她慢慢的脫下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掉落在地上,身體仍然持續的扭動,終於她身上只剩下一件鵝黃色的肚兜跟白色的亵褲,白皙的大腿跟姣好的身材一覽無疑,駱英慢慢走向葉逍遙,溫柔的撫摸著他,雙唇不斷親吻著他,慢慢脫下葉逍遙的衣物,擡起大腿跨坐在葉逍遙身上,就像是妓女服侍客人一樣。

  「人家那里好癢喔,幫人家止癢嘛!!」



  「哪里啊?」



  「就是那里嘛。」



  駱英拉起葉逍遙的手就往自己的亵褲里伸去,「就是那里好癢喔,啊…嗯…好…啊…」



  看到駱英如此大膽的舉動,葉逍遙當然不客氣的恣意撫摸著,「原來這小蹄子是個騷貨底,那可省了我不少力。」



  葉逍遙此刻雙手也不客氣地在駱英身上遊移,把她的鵝黃色肚兜脫下,露出傲人雙峰,粉紅色的乳頭讓人有種吸吮的沖動,白色亵褲也早已褪下,雙腿跨坐在葉逍遙的身上,桃源秘洞一覽無遺,淫水早已氾濫。



  葉逍遙的肉棒早已經堅挺無比,看到駱英的私處已春潮氾濫,立刻用力挺進,「啊!痛啊!啊…」



  雖然秘洞早已濕潤,但畢竟是未經人事的處子,當然會有疼痛的感覺,不過馬上就被抽插的快感淹沒,「啊…嗯…嗯…好棒啊…。」



  此時駱英早已沈迷在葉逍遙的動作中,心中只渴望能滿足這原始的欲望,只剩下她的淫聲回蕩在夜深人靜的月老廟……。



                      【完】[/hide]
















0.016223907470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