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肉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事件發生后約一小時。S縣警車包圍住校園。電視台的采訪車也來了,並聚集了許多看熱鬧的群衆。
  「灰田重義!我是S縣警官德川!」
可能是不想刺激灰田,擴音器傳來的聲音是相當沈著冷靜的。
  「告訴我們你的要求,還有我們想知道 面的狀況。我們要確認老師和所有的學生是否安全?」
被困住的衆人以爲即將得救,內心充滿希望。
  「哼!正玩到好玩時,干嘛來找喳!」灰田的神情一點也沒有緊張或害怕。
  「阿明,去窗口看一下外面的情況。哼!誰想逃,我就射誰!」灰田拿了張椅子到窗邊,悠然地坐下來。
阿明來不及擦去身上的東西,直接穿上褲子和上衣走到窗口。教室在三樓,跳下去嫌高了些。阿明當然也不會丟下學生,自己逃走。
  「警車、刑警偵防車、救護車、采訪車各有幾台?」灰田似乎對警方的布署瞭若指掌,連不易被察覺的僞裝警車他也知道。
  「你?你不是灰田,到底是誰?」擴音器傳來德川的聲音。
  「好,阿明,打開窗子報出你的身份,你代我向他們交涉。」
阿明打開窗子,傳答灰田的條件。灰田有兩個要求。第一項,請警察拿水和食物。第二項,釋放服獄中的黑岩正人,並帶到這 。德川立刻答應第一個要求,但第二點則需跟相關單位商議。
  「在未確認人質是否安全之前,我們不可能釋放犯人,我們要先確認人質的安全!」
人命安全是最高的指導原則,德川不想有任何閃失。但是灰田卻想利用此弱點。
  「不放人就不讓你知道人質是否安全!」
灰田眯著蛇眼打量學生。可憐的孩子們!
  「誰是班長?」
一個女孩怯怯地舉起手來。
  「嗯...你叫什麼名字?」
  「椿 ̄樁泉美!」
  「站起來!」
泉美筆直地站起身來。
  「原來是個發育良好優等生,我最喜歡你這一型的,你可以博得世人的同情,說不定就會讓德川放了黑岩。過去和阿明一起站在窗邊。」
泉美不知灰田要做什麼,只好低著頭走過去,但雙眸卻閃過一道喜悅的光芒。
(我站在窗口,爸媽看了就會安心 ̄)於是泉美挺著胸膛走去。
  「啊 ̄你是椿泉美嗎?」擴音器傳來德川的聲音,旁邊站的像是學校的人。
  「大家都沒事吧?」
  「沒事!非常好!」
背后傳來灰田的吼罵聲。
  「大家都很好!你,你想玩拉鋸戰,老子就陪你們玩,讓你們瞧瞧我的厲害!」
突然,灰田從泉美背后重重一擊。
  「阿明,剝開她的上衣!讓大家看看她發育的有多好!」
泉美恐懼不已。
  「老師!不要!人這麼多 ̄連電視台的人也來了 ̄」
阿明輕歎一聲。
  「泉美,若不聽他的話,會很淒慘的。想想我和吉岡老師所受的每辱,你只不過露兩點而已,好吧?」說出這樣的話,阿明實在覺得相當的無奈。
  「你們兩個在滴咕什麼?快點在窗前揉她的雙乳,否則讓你們兩個鮮血噴頭!」
喀!
背后傳來獵槍上膛的聲音。
  「泉美...」阿明從背后抱住泉美。
  「老師給你當盾牌。」
阿明的手停在泉美胸前,兩行熱淚撲簌地滴在手上。
  「嗚 ̄我不過是當個班長而已 ̄」
阿明解開泉美前胸的扣子。
  「那對師生在做什麼?」
  「住手!」
窗外一片嘩然。
  「你們不肯放黑岩,所以害我這樣 ̄求求你們!」
當白色胸衣被卸下時,泉美全身顫抖,開始啜泣。
  「好,就這樣!阿明,別心軟,揉她,拉她的乳頭!」
  「灰田,住手!別再做傻事!」德川大叫。
  「對不起!泉美,請忍耐!」
泉美整個脖子都哭紅了。阿明的手輕輕碰觸泉美尖挺的乳頭。
  「外面的人正享受著呢!」
灰田命令一名學生打開電視。
所有電視台都暫停原訂節目,以SNG實況轉播挾質事件。
  「再重覆一次,現在觀衆所看到在窗邊蹂躏女學生者不是逃犯灰田,而是聖瑪麗安娜的實習老師--被卷入此事件中的K大學生。警察似乎無法制止灰田的惡行。富士電視台在此爲各位實況立即轉播...」
  「真是無能!讓單純的女學生受此屈辱,真是令人不悅!」
灰田冷冷地看著畫面。
  「阿明,把褲子脫了!讓你的弟弟呈現在螢幕上,從后抱住她的雙腳!」
聽到警車來時的那份興奮之情,此時已消失無蹤。
(灰田要將教室內的真實情況公開!)明已有必死的覺悟,他搖著灰田的身體。
  「灰田先生,請饒了學生吧!隨便你要對我怎麼都行,我的命交給你,任你宰割。所以請你放了泉美吧!」
  「喔、阿明,現在電視正在轉播,這麼快就想犧牲,你想出名嗎?」灰田毫無表情地拿起槍。
  「啊、哥 ̄」
  「老師 ̄」
  「神林老師 ̄」
未玖、聖美、學生們全悲痛地扭曲著臉。槍口只動了一下。食指要無情的扳動了。
  「等一下!」
同時有兩個女生近乎悲嗚地叫著。是千堂知香和椿泉美。
  「我願意代替泉美。和明 ̄不,和神林老師一起聽從灰田先生的命令。」知香以成熟的雙眸盯著灰田。
  「你暗戀阿明吧?那,椿泉美,你覺得怎樣?」
  「好、我做。不要殺老師!若老師死了,大家仍然被迫脫衣服...啊、那什麼都完了!」突然,泉美手摀著眼鏡哭起來。
  「教至內似乎有新的狀況。被羞辱的生摀著臉哭了...啊、這是...」畫面因攝影師的手不隱定而晃動著。
  「卡掉,畫面切掉!」
  「可以嗎?就到此爲止?」
  「笨蛋!繼續!」
  「是,繼續現場播出!」
畫面開始像暈船般的晃動,接著出現動人心魄的畫面。明夾著泉美的雙腳,畫面上呈現的是她的私處。而且泉美的下體,正滴著鮮紅的血。
  「這到底是傷害行爲或是暴行?」
  「窗口好像掉下一片衛生棉。莫非這女學生正是生理期間?」
  「但是、現場記者看到,畫面上實習老師的指頭正在動,也就是說他用手伸進女學生的私處!」
  「不能確定是否因指頭動作而導致處女膜破裂。女學生雖然在哭,但她似乎是任憑老師擺布。啊、他們在親吻!」
  「是親吻沒錯!這也是灰田強迫的嗎?」
  「無法判斷!依我看是女學生自動獻吻的。」
  「又有新情報。根據別班同學的證實,這個女學生是在生理期間的可信度很高。」
  「棚內主播,由東京送來的高倍望遠攝影機已到了。不久就可清楚看到K先生的手指動作了。」
畫面上是充血的私處。
  「啊、進去了.多低級!」
明的中指全部伸進去了。
  「過份!警察在干嘛?」僞善的評論家邊低喘著氣,邊激昂地敲著桌子。
  「灰田、別再亂來了!快停止愚蠢的行爲吧!」德川由警車內藉擴音器發出怒吼。
恐怕總部正以無線電話在責罵他辦事不力吧!起初冷靜的德川,此時也顯得憤怒、焦噪、苦惱。
  「笨警察,看到女高中生充血私處很興奮嗎?我讓你看個夠!」
教室電視畫面 出現的是德川因生氣而脹紅的臉,灰田命令明用手指戳破泉美的處女膜,並來回搔動。
  「阿明,一直動,讓他們早點放了黑岩,也讓德川那笨蛋難過的哭!」
泉美看見窗口的那夥人,全盯著自己被指奸而流血的私處,心中滿是絕望。(爸媽也看到了吧...明天我哪還有臉活下去!?)可是不止我這樣。只要一個判斷錯誤,灰田的槍就會把明的身體打得像蜂窩。
  「警察,你們在干什麼?快把黑岩放了,就是不快做決定,啊,才讓我這麼痛苦...」
少女悲痛的哭聲讓德川自責地呻吟。
  「我知道,我會盡快和政府商量...不,已跟首相連絡了,現在就等答案。我們馬上再連絡看看。」德川指示身邊的刑警們。
  「哼、德川這笨蛋!知道全國觀衆在責備警察,就把責任推給首相。」
狠毒的灰田在警察未回答前,命令明一直以手指來回搔弄充血的處女膜。十分鍾過后,警察的行動顯得有點慌張。
  「笨蛋,不會強行進攻嗎?」
看著電視畫面的灰田,慌張地站起來。
  「警察這麼做,大家都死!」槍口對著學生,充滿殺氣。
  「啊、灰田先生!」再度恢複冷靜的德川從警車中走出來。
  「緊急內閣會議的結果,決定破例釋放黑岩正人!」
灰田露出勝利的微笑,將槍口朝下,咚地坐回椅子上。擴音器繼續傳來德川的聲音。
  「但是有個條件--交換人質。把學生和老師全放了,我和法務大臣會當你的人質,我們會和黑岩一起上去,怎麼樣?」
  「別做白日夢!來個中年歐吉桑和胖子有哈用!泉美、跟他說NO、NO!」
泉美忍著痛,哭叫地傳達灰田的話。
  「好、不全放,那也放幾個人質吧。不答應這條件就不放黑岩,這是內閣會議的讓步極限。」
  「剛才說是首相,現在又把責任推到內閣會議,不只首相爛,全國的人都在推卸責任。知道嗎?警察和政府都無法保證大家的安全,哼,這個國家永遠是這麼無能!」
是的,現今能救教室所有人的是這位持著獵槍,無血無肉的凶狠逃獄犯。
  「灰田,你麼回答?」焦急的德川再度喊話。
  「只放一人!」泉美再度痛苦地爲灰田傳話。
  「知道了!因手續問題及移送時間,黑岩明天才會到。在這之前你要確保人質安全,尤其不可再侮辱這些學生。」
  「哼,那就看你們的態度如何了!」灰田對窗外喊著,總算把泉美和明叫進教室 。
鈴鈴 ̄鈴鈴 ̄灰田被這電子鈴聲嚇得舉起槍來。
  「什麼東西!?」他慌張地以槍口對準聲音的來源。
  「啊、是我的行動電話!」在緊張的凍結氣氛中,傳來冰野绫乃不疾不徐的聲音。
  「行動電話?才小女生就帶著這麼偉大的東西?」
總算有令逃獄的死刑犯灰田害怕的東西。
  「好、你接!」灰田持著槍走近绫乃。
  「喂、喂,是你嗎?在看電視?現在發生大事了!我們被一個逃犯叔叔押解在教室 當人質...」绫乃撒嬌地說著電話時,灰田突然搶走電話。
  「你這渾蛋!你的女朋友就要跟我做愛了。回家去看轉播吧!」灰田怒吼著,不知要按那個紐,只好扔還給绫乃。
  「切掉!」
  「是、是!」绫乃按了OFF鍵。
  「你想用那個和外面交涉嗎?不準用!」
  「是、是!」
  「打電話給一一0,叫他們若有什麼事打這支電話!」
绫乃趕快撥電話。灰田似乎對绫乃的電話很感興趣,但爲了控制局面,他又以凶殘的表情看著大家。
  「喂、那邊的丫頭!就是你,綁馬尾的,過來!」槍口指的是后藤美由紀。
  「做什麼?」美由紀仍像平常一樣桀傲不羁,一點也不畏縮地走到灰田面前。
  「剛剛是不是你在笑?」
  「我笑你連行動電話也不會用!」美由紀故意以鼻子輕蔑地笑著。
  「原來女校也會有像你這種不良少女!」
  「像你一樣壞啊!」
  「嗯,很理直氣壯嘛!但是在極惡的世界中,也有敬老尊賢的規矩的哦!」灰田整個人跳了起來。
  「啊 ̄」像打雷般。
  「嗯 ̄」
只見一支腳很快地踢出去。正中美由紀的臉頰。沒有哀嚎。美由紀只是像稻草人一樣倒了下去。那一踢的確會令人痛到昏厥。美由紀嘴角泛起微笑,眼睛往 翻,一動也不動的躺著。
  「阿明、把這丫頭綁起來!」灰田手指著講桌上的實驗用橡膠管。
明沒有選擇馀地,只好心情凝重地服從命令。抱起軟趴趴的美由紀身體,明覺得好像在處理自己學生的屍體般,心中頓生恐懼。
(警察到底在干嘛?若還得等到明天,真的會鬧出人命!)他照著灰田的指示,脫下美由紀的裙子,雙手雙腳綁在椅子的四角。
  「還在昏睡?阿明、用你的皮帶把她打醒!」
明拔起褲子的腰帶,對著她的臀部打下去。
  「你沒吃飯呀?用力!」槍口抵著明的太陽穴。
明知道美由紀並非是不良少女。聽說她很聰明,當初聯考的入學成績是全校前十名。聖美說,她因父親外遇和母親離婚后,才變這樣。
(后藤!原諒我!)明用力對著美由紀白嫩的臀部揮打下去。
  「啊 ̄」虛脫的美由紀因皮帶的一擊而痛醒。
  「哈哈、像狗一樣跳起來了!」灰田冷笑著,命令明再用力打。
  「后藤,真的很抱歉,我不想這樣的!」
啪啪啪!
  「怎樣、笨蛋,覺得這樣很好玩嗎?」
美由紀咬牙切齒地,以反抗的眼神看著灰田。
  「阿明、再用力些!」
啪啪!屁股泛起好幾條鞭痕。
  「哼!你很享受嘛!」
美由紀又以憎惡的眼神瞪著灰田。但她已受不了這疼痛,露出的臀部不禁在這凶狠男人面前左右擺動著。
  「的確是倔強的丫頭。好、別打了!」
灰田制止明,眼睛直盯著美由紀的臀部瞧。他把槍口對著美由紀的臀部。
  「進去!」
此時,美由紀的內褲已濕了一大半。
  「你這倔女,這不是失禁的尿液,是很棒的變態汁液!」
灰田又以嗜虐的眼光看著明。
  「阿明、你確認一下!撕掉她的內褲,看流出來的到底是什麼?」
明在槍的恐嚇下,只好聽話地剝下美由紀的內褲。
  「別客氣,隨便你聞,你看!」
美由紀挑撥似地將臀部突向明的眼前。屁股肉滿是傷痕,但屁股溝無傷。臀溝中央竟有著整齊的菊紋。嘴巴雖硬,但由其臀溝不斷地收縮可以感覺到,其實內心是充滿著少女的羞辱,真是可憐。再往 看,像是無垢的花朵般。
(嗯、濕濕的...」
  「怎麼樣、阿明?」
  「是、是...的確是尿尿了!」
只見美由紀頓時臉紅。灰田馬上像發瘋般的大笑。
  「哈哈、阿明!可見得你還不太了解女人。舔舔看,到底是什麼滋味!」
  「不要了、再一碰又要尿尿了!」
  「喔、是嗎?既然膀胱那麼無力的話,阿明,在她的屁股下放個水桶吧!」
真的行嗎?明很擔心美由紀。(在衆人面前尿尿?)從教室后面拿來水桶,明讓美由紀坐在上面。拼命地搖動臀部,四周空氣凝滯。
  「啊、出來了!終於在公衆面前撒尿了!」
突然美由紀如釋重負。
  「你說這是不是愛的汁液�難道你一點也不興奮?」
  「你說什麼?變態男人!」美由紀對著灰田吐了口口水。
  「阿明 ̄」灰田拭去口水,命令明。
  「去拿講桌旁的橡皮圈,用酒精燈點火燒這丫頭的私毛!」灰田又用槍指著明。
  「快住手!這樣一來,美由紀最重要的女人部份,就一輩子不能用了...」聖美大叫!
  「別吵!你也想被燒嗎?」灰田的一喝,讓聖美不敢再開口。
  「去、阿明!」
槍身喀喀作響,讓明不敢說半句話。
  「后藤,快認錯吧!快跟灰田先生道歉!承認那是愛的汁液啊!」
美由紀顫抖著臀部,小聲地對明說:「老師、來吧!只要不是由那家夥動手,我都可以忍耐。只要燒一點點毛就好了!」
不是這樣的。美由紀似乎不了解灰田的爲人,若沒燒焦他絕不會罷休。
  「阿明!」
灰田再度催促,明只好點火,移進美由紀的大腿間。
  「再近一點!火焰要對準她的私處,稍有偏離你就吃子彈!」
明沒辦法,只能遵從命令。轟地一聲,美由紀的下體著火了。
  「啊、住手、不要!」
四肢被綁在椅上的美由紀哀嚎、翻滾著。只聞一股焦味,毛全燒光了。
  「還不準拿開,讓它燒成豬排!」
開始有股生肉燒焦的味道。
  「哇、好燙!住手、你這笨蛋!」
叫聲、咒罵聲不斷。明已不忍正視。
  「后藤、快道歉!快跟灰田先生道歉!」聖美哭著催促美由紀。
  「美由紀,別再固執了!」
  「會死的,灰田先生,原諒她吧!」
知香、未玖、绫乃、泉美,大家都哭喊著。
  「就算死,也不向那種人求情!」
突然聽見從燒焦的私處,傳來啪啪的聲音。火熄了。明的手流下溫熱的液體。
  「嘿、太好了!你憋著的尿把火熄了!」
美由紀沒有回答,只是從燒焦的下體不斷流出尿液。
  「我來這 已有兩個半小時了,你們全都在憋尿啊!」灰田看著牆上的時鍾,卑鄙地說著。
  「來、別客氣!一個個輪流地對水桶尿尿,尿不出來的人就和美由紀一樣。」
灰田把水桶放在講桌上,他就坐在旁邊,要學生排隊。
  「誰先來?阿明,你來指名!」     
明抱走美由紀。
  「不、弟弟我沒資格做這事!」
  「別顧慮嘛!看你最想看誰尿的姿勢了,你不是常去廁所看學生尿尿?哈哈哈!」
  「不要說了!哥哥才不會這麼變態!」未玖爲哥哥辯謢。
  「你是阿明的妹妹,小時候一定一起洗澡、上廁所了?」
  「才沒有!我們是因雙方父母五年前再婚,才成爲兄妹的!」
在反駁中,未玖不小心泄露出秘密。雖然氣氛緊張,學生們仍議論紛紛。但最好奇的莫過於灰田了。
  「原來你們五年前才成爲兄妹!明考上東大后就離家了,所以你們兄妹真正在一起的時間只有兩年了?」
明對灰田的蛇眼感到到絕望。(不行。接下來灰田一定讓做哥哥的我,在衆人面前淩辱妹妹!)明作最壞的打算,灰田把未玖叫到水桶邊。
  「不要!我又不是貓、狗,怎會在水桶內上廁所...」
屈辱和忿怒,使得未玖可愛的雙唇顫抖著,但是灰田似乎滿足了。
  「阿明、點火!」
明不看灰田和未玖的臉,低著頭點火。
  「過份!我做就是了,這樣你就不燒我了吧!」
  「很好、很好!不愧是我弟弟的妹妹。嘿嘿!」
未玖冷眼看著桶底。 面有美由紀的尿液,和幾根燒焦的毛浮在上面。臉紅的像蕃茄,未玖開始解下內褲。
  「丫頭!坐前面一點!」灰田呼喝著羞怯的未玖。
  「膝蓋不可以合起來!灰田教室的原則,是大腿要呈水平打開。你們也要記住!」
槍口對著大腿,未玖哭著打開大腿。
  「眼睛不準閉起來,誰閉就殺誰!」
四十雙充滿恐懼、羞辱、好奇的眼睛,盯著未玖赤裸的下體瞧。
  「很好!在衆目睽睽下尿不出來嗎?」
未玖低聲喘息著。(不行、未玖!即使多侮辱也要努力,否則灰田這種人是不會放過你的!)
  「出不來嗎?阿明、幫幫你妹妹!」
  「未玖...自己來吧!」明抱著最后的希望,看著未玖妻慘的打開成水平狀的股間。
「哥 ̄」
未玖雖然哭的滿臉通紅,但仍對明微笑著。(雖然在這種地方有點羞恥,但我一直想將自己獻給哥哥...)但灰田並不理會這種兄妹的甜蜜心靈交流。
  「快、阿明!」槍口抵在明的肩上。
  「啊、不行 ̄」
明的手指碰到初次看見的未玖少女私處。那是相當柔嫩的感覺。充滿著青春氣息,股間像朵小花毫無防備地打開著。太美、太單純了!其實明心中充滿喜悅。(我可愛的未玖啊!)五年前他恨在戶藉上寫的是兄妹關系,明想,其實他早就想占有未玖了。痷是含苞待放的花朵。明開始用手指搔動。
  「啊,哥哥 ̄」未玖因害羞而無法言語!
  「未玖,拜托你,快尿出來吧!」
雖然嘴巴鼓勵著,但明心中卻希望此刻能長久些。啪啪啪!指頭觸摸到的並不是尿道口,而是未玖的敏感帶。
  「啊、那是 ̄」
未玖的視線和明充滿愛意的視線相遇。沒有血緣關系的兄妹,在此刻已充份瞭解。
(不再當兄妹了!)(從今起,我們只是普通的男女關系!)但是惡魔般的聲音從兩人背后響起。
  「哈哈、近親相奸!阿明,你哪是在幫忙,你簡直陶醉了!快讓她尿尿!」
在講桌上,未玖的處女膜,被哥哥的手指弄裂了。
  「未玖!」明拼命地要未玖尿出來。
  「啊、出來了,終於出來了!」
在千鈞一發中,未玖這樣叫著,且不禁閉上眼睛。嘩 ̄飛沫潢飛!未玖的尿聲響徹整間教室。
  「多好聽的聲音!終究還是忍不住,哈哈哈!」
未玖一臉狼狽。
  「來、拿面紙來!」
灰田繼續命令著。但未玖連用面紙的空暇也沒有。
  「別用那種東西了!阿明、做事要有始有終,你用舌頭舔乾淨就好!」
明爲了保護未玖只好服從。
  「不是只有你妹妹,所有的人尿完后,你都要善后。」
槍口又頂在明的肩上,明將臉理在未玖的股間。
  「啊、哥,這樣多難爲情 ̄」
  「未玖、若只有我們兩人,該多好 ̄」
明很溫柔地舔著,未玖本來緊繃的雙腿也變柔軟了。
  「啊、哥哥,好了!這很髒的 ̄」
未玖的腰不是因羞恥而扭動,那是一種滿足。
(再一會兒吧,我可愛的未玖!哥哥會幫你舔乾淨的。)用牙齒將肉芽抓起,剝開外皮。
  「水桶邊也沾尿,順便舔一舔,真是近親相奸啊!」
灰田仍不斷嘲笑著。明按照指示將未玖的私處周圍舔淨,連菊紋中心也舔了,這是他對未玖最后傳達的訊息。(未玖是最乾淨的,未玖的一切哥哥都喜歡!)未玖可以感受得到明正舔著她的菊紋。   
如灰田的命令,每位女學生都脫下內褲小解,然后由明替每位女生舔淨私處。




















0.016788005828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