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強暴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強暴

我今年22歲,就讀於某私立大學。
雖然並不想這麼說,但我的確是一個很淫蕩的女孩。在大多數的時間裡,我總是在想著和性有關的事。我喜歡看A片,也喜歡看色情刊物。但我最喜歡的是穿上迷你裙,露出我粉嫩修長的美腿,到街上去接受眾人的目光。

因為我長得相當漂亮的關係,所以經常有男人找我搭訕,雖然我是個淫蕩的女孩,但我也不是飢不擇食的,至少必須是外表長得不錯的男人,我才會考慮和他一起去玩,但一般會向美女搭訕的人,都不能算是很帥,不過都很有自信罷了。

我第一次性經驗是在我高中一年級的時候,當時我就讀一間女校。沒有男人可以勾引對我來說是件痛苦的事,這樣的高中生活更使得我無時無刻地在想著性。

在上下學坐公車的時候,經常有人故意吃我豆腐,有次晚上同學K聚,我穿著寬闊的真空一字領露肩衫,唱完回家到公車上層後坐位,我比較喜歡晚間聆靜,唱得歌多面露疲態,十分疲倦睡熟,就在沒防範底下遇襲,想不到忽然感覺有人伸手從寬闊的一字領衫探入領口胸襲撫弄乳房,晚上甚小人上車,那人更加大膽慢慢地向下拉扯我鬆開寬闊的一字領衫撫摸,一字領露肩衫立即頓時由肩膀滑落至腰際半裸,我見只是非禮吃我豆腐傷害不大,害怕那人嬲怒激動時出武器,唯有啞忍,亦任由一雙竹筍型乳房在公車上層後坐位彈出來袒露搖晃,我唯有繼續做一個「裝睡」的技倆。
  
本來十分渴望想到溫哥華沈船灘,小姐灣海灘,詩人海灘,蘇梅島天堂海灘,等等公共場所赤裸裸地天體見識一番,但基於經濟問題沒有去,可是本地法律又禁止市民在公共場所天體赤裸露乳,現在正好借今次被非禮機會可以在公共場所露乳,就算別人看見我露乳,我都只不過是受害者,反而有証人控告他,如果別人用手機拍攝我在公共場所露乳的話,十分樂意,更加有証據被非禮不是淫娃,所以只好大起膽子繼續裝睡任由他把我雙乳房在公車上半裸外露玩弄撫摸。

晚上車上十分涼爽,冷得乳頭也硬起來刺激得很,那人不停撫摸吸啜硬起來的乳頭,既然沒有傷害身體,只好讓那人逍遙法外,直至終站那人走開,我才整理好一字領衫回家,打消報警念頭這樣處理比較正當。

公車上經常感覺有人有時故意撞我的胸部;有時偷摸我的屁股,這些動作我並不覺的恐懼或討厭,反而覺得很興奮。因此有一天我突然心血來潮,在校裙底下沒有穿內褲就上學去了。

其實沒有穿內褲的感覺非常好,涼涼的,可以直接跟大自然接觸的感覺。由於我的制服是訂做的,所以裙子特別短,不穿內褲其實很危險,很容易被別人發現,而我們學校上半身的制服,又是全台北市最薄,最透明襯衫,因此雖然當時得我身材和現在比起來稍嫌稚嫩,但仍然總是路人目光的焦點。
當天坐公車的時候,又有人偷摸我的屁股,但由於沒穿內褲的關係,那一隻手只隔著薄薄的校裙觸摸著我的臀部,讓我比平常更興奮,我覺得私處好像都已經濕了,不過在公車上他也只是摸摸而已,可能沒發現我沒有穿內褲,所以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在公車上落樓梯時,發覺很多目光注視校裙內部
研究。
到了學校,我忍不住先到廁所去自慰了一番,很快的就達到了高潮。

當天下午放學我沒有直接回家,為了享受更多沒穿內褲的快感,我到處去亂逛,直到快要沒有公車可以坐了,我才依依不捨的回家。從公車站牌到我家還有一段不算短的距離,但如果走小巷的話,就可以抄近路,我為了怕晚歸而被母親責備,當天就決定走捷徑。
……不過這個決定讓我被一個陌生的男子強暴了。

他用刀威脅我不許亂叫,然後拿出一條繩子把我的雙手繞到後面綁住,並開始揉捏我的胸部,我的乳頭受到這樣的刺激馬上硬起來,而私處也開始濕了,他將手深入我的裙內探索,才發現我竟然沒有穿內褲,他開心的笑了,並親吻我的嘴,我並沒有作太多的抵抗,經過足夠的撫摸後,他將早已勃起的性器掏出來,於是我要求他戴上手提袋�預備數個的保險套,對著我潮濕的私處用力一插,我痛的差點昏過去,並開始掙紮,但由於雙手被捆綁,並無法作太多的抵抗,反而使他更興奮,更激烈地抽插我,還是第一次的我怎麼禁得起他這樣粗暴的行為,痛的哇哇叫,我不斷地哀求他,他雖然拔出來,但將我的身體背對他以後,又開始繼續用背後體位抽插,不過我覺得已經不像剛剛那麼痛,就開始享受起來,看著巷子裡昏暗的路燈
在柏油路上被一個陌生男子強暴,開始漸漸地呻吟了起來,那男的可能受不了我淫蕩的叫聲,很快就射精了。


「好舒服,竟然上了一個處女。」
他事後看著從我私處留下來的血滿足的說,並解開我的繩子,好像不打算搶我的錢或是更進一步傷害我,由於我的上衣並沒有被脫掉,由於沒穿內褲關係,方便了他只是把裙子掀開來上我,所以我不用整理衣服,只拿出面紙來把血跡擦一擦以後,就直接跑回家裡去了。
回家以後我沒有向任何人提起我被人強暴的事。


在那次強暴之後,我更不常穿內褲了,除了經期來的時間以外,不管在外面或是家裡;不管穿裙子還是褲子,我大概都沒穿內褲,後來我開始使用衛生棉條之後,內褲大概就被塵封在抽屜裡了,還好我的內衣褲都是自己洗,並晾在自己房間外的陽台上,所以沒有被家人發現,我在家人的眼中只是一個乖巧、功課普通、長得漂亮的女孩子。
隨著年齡的成熟,我看起來變得更具吸引力了,即使我的穿著不是很暴露,也很容易使人興奮,有個向我搭訕的路人曾說:「妳很容易讓人勃起」。
我想可能是因為天生淫蕩的關係,所以一舉一動都帶著誘人的媚態吧。於是,在第一次被強暴的兩三個月後,我又再度被強暴了。


這次是發生在星期天的下午,我挑選了一件穿著質料柔軟白色的See-Through Chiffon Horizontal Neck T-shirt,寬闊的一字領露肩透視雪紡燈籠袖T恤,裡面沒有穿胸罩凸點,外面穿上一件長袖的薄襯衫,襯托下半身則是質料柔軟的超短Miniskirt,腳下是繫帶涼鞋,當然,沒有穿內褲。
我也不太常穿絲襪,一方面是因為我的皮膚很好,又白又嫩的雙腿不需要用絲襪來修飾;另一方面是因為穿絲襪會使得沒穿內褲的快感大打折扣。不過後來我也開始試著穿吊帶襪,因為那看起來很好看。


我這樣的穿著打扮,加上天生的漂亮臉孔和勻稱的身材,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不管是男人或女人,都不得不多瞧我幾眼,這樣讓我逐漸興奮了起來,想要去化妝室解決一下,過去我也經常這樣在百貨公司的化妝室內自慰,不過這次當我正要關上化妝室內隔間的門時,突然有人強行把門打開,和我一起擠進來,並把化妝室門鎖上,而且那竟然是一個男人,當我一時還反應不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摀住我的嘴並開始脫我的襯衫,他並沒有帶任何武器,完全用蠻力控制住我的抵抗,他真是一個強壯的大傢夥。
他開始將手深入我的雙腿之間,想要脫下我的內褲,不過他的手直接碰到了我的私處,並沒有摸到什麼內褲之類的東西,他看起來好像很訝異,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
「本來想用內褲塞住妳的嘴,妳才不會亂叫,沒想到你這個淫蕩的女孩竟然沒穿內褲,……只好這麼辦了。」
他用嘴吻住我,把舌頭伸進我的嘴唇內,他的舌頭很靈活,不久以後就讓我全身無力,也不再抵抗了。
「對……就是這樣,只要妳乖乖地聽話,我不會讓妳受傷的;不過要是你敢大叫的話,我會讓妳好看。」
我只好點點頭。

他將我放在馬桶座上,先伸手從寬闊的一字領T恤探入領口鎖骨至胸脯撫弄,再開始向下拉扯脫掉我的一字領T恤,由於我穿著寬闊的一字領露肩透視雪紡燈籠袖T恤關係,順順利利地把一字領露肩立即頓時由肩膀滑落至腰際,將我的竹筍型乳房裸露彈出來,我的胸部並沒有很大,但很柔軟,也非常挺,當乳頭變硬突起的時候,整個胸部的曲線很美,相當吸引人。


他用他靈活的舌頭吸舔著我半裸的乳暈和乳頭,我的乳頭非常敏感,一被這樣刺激馬上硬了起來,我輕聲地喘息著,並將眼睛閉上,體會從胸部傳來的刺激,這時他開始用手在我的大腿間遊移。
我反射性地將雙腿夾緊,他就用力地將我的雙腿扳開,將Miniskirt短裙向上拉起到腰部,然後用手指挑逗我的那裡,不久後我的淫水已經氾濫成災,他索性把手指插入我的陰道,慢慢地抽插玩弄了起來。
我被他弄得舒服,不由得呻吟了起來,他看我十分地投入,便用舌頭舔我的私處那裡,我有點支撐不住,便用手扶住他的頭。他進一步用舌頭進入我的陰道,那種黏滑的舒暢感讓我差點昏過去。
就這樣他不斷用嘴搞我的那裡,我也只能淫蕩地呻吟。過了一會兒,我竟然達到了高潮,我的私處流出了大量的液體。

他掏出他的陰莖,要我含住它,於是我又要求他戴上手提袋�預備數個的保險套,我便將那尚未勃起的東西含在嘴裡,他抓住我的頭,並利用腰部的扭動,將他的陰莖在我的小口中抽送,我感覺到在我口中的陰莖漸漸地變大而且變硬了,到後來竟然把我的嘴塞的滿滿的,根本無法再繼續抽送了。他只好拔出來,這時我才發現,他的東西簡直是龐然巨物!

我開始有點害怕而開始抵抗,不過他很快又制伏了我,將我的雙腿放在他的肩上,並將他的東西頂在我的陰道口,可能是因為剛才高潮所流出液體的潤滑,再加上我平時經常自慰,所以雖然只是第二次性經驗,他那巨物竟然順利地滑進我的陰道。
然後他便開始以有規律的節奏前後抽送,雖然不快但是很有勁,在加上他的陰莖實在很大,所以幾乎每一下都頂到我的花心,我被他搞的又痛又有快感,顧不得是在百貨公司內就大聲淫叫了起來,還好化裝室裡好像沒有人。

這樣子大概幹了十分鐘左右,他讓我站起來面對牆壁,上半身向前趴下以手扶住牆壁,然後他分開我的雙腿,嗅我的屁眼,然後從背後再一次進入我的身體,我不由自主地扭動翹高臀部及腰部迎合他的攻勢遷就他,兩團堅挺的肉球垂下不停地搖晃,這樣使我更加舒服,這一次他是用快速抽插的方式搞我,我竟然以這種姿勢被他搞到第二次高潮。


然而他似乎意猶未盡,把我抱在空中,用我的腿環住他的腰,就這樣搞起來,他還一邊用嘴吸舔我的乳房,弄得我的私處不斷流出液體,地上濕了一片,我想這樣下去不知道要被他幹到什麼時候完事,必須要趕快讓他射精才行,於是我不斷扭動腰部,發出極為淫蕩的呻吟,再加上一副被搞的受不了的表情,他才用力地快速抽插了十幾下,然後拔出來,將一大堆熱熱的精液射在我的臉上。

「很少有搞得這麼舒服的經驗,……妳還是學生吧,淫蕩妹妹?」
他拿著化妝室裡的衛生紙,替我擦去臉上的精液。
「嗯,我今年高一。」
「這麼年輕,難怪那麼緊,不過竟然不是處女了啊……」
「你不會要殺我滅口吧?」
「呵呵,不會的,美女,妳沒穿內褲又這麼淫蕩,我怎麼捨得殺妳呢,我先走了。」

於是他快速地溜出化妝室,我整理好一字領T恤衣物後,也若無其事地走出來,看看手錶,才發現我竟然被他幹了一個多小時……。

這就是我的第二次性經驗,嚴格上說起來,並不能算是強暴,因為我也沒有作太多的抵抗,但那是因為我個人太淫蕩的關係,如果換做是別人,應該會拼命地掙紮吧。不過要說那樣的性經驗是「作愛」,實在太說不過去,我連那個人是誰都不知道啊,所以我寧可用「強暴」這個字眼。
在那之後,我喜歡穿著寬闊的一字領露肩衫,既舒服又方便,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被「強暴」一次,而且頻率來越來越高,有一天甚至早上被強暴,到了晚上又被不同的人強暴。


也有那種強暴過了以後,隔了一段時間再找機會來強暴我的。但很幸運的是,這些人都幹完了就走,既沒有搶走我的錢,也沒有把性病傳染給我,而且我也沒有懷孕,因為每天我都在手提袋�預備數個保險套,若是對方不願意戴上保險套的話?我必然反抗到底。 

當然,我也沒有報警,也沒有讓任何人知道我被強暴的事,大家還是以為我只是一個愛漂亮的高中女生,也理所當然的在婚前還是個處女。
其實我非常的淫蕩,我喜歡陌生人來強暴我,不過我不會主動去誘惑別人,因為那樣就沒有被強暴的快感了。

我想常常被人強暴,對我來說是一種自我肯定吧,那證明我是一個極具吸引力的女子,讓人冒著犯強姦罪被捕的危險,也不能不侵犯我的吸引力。



















0.015587091445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