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大學女生宿舍的春情(續)之校花朵朵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看過上部的朋友是否還記得那幾個大學女生,時間過的真快,轉眼她們快畢
業了。學校對大四的學生管得很松,因爲她們要到社會上去找工作。302宿舍
的幾個女孩也都忙著聯系工作的事情,王雪是其中最輕松的一個,因爲她的夏濤
老師正在幫她安排留校。她喜歡這個城市,也願意做老師,這個工作適合她的性
格,又可以和心愛的男人在一起,想到這兒美好的前途憧憬著她。

  門一開白娜回來了,“小雪,就你自己在呀!”

  “哦,是你,你的工作跑的怎樣了?”

  “你猜呢?”白娜神秘地說到。

  “我不猜,你快說嘛!”

  “我也留在這個城市了,我舅舅把我安排到市公安局宣傳中心了,在公安頻
道做主持人”,白娜興奮地說著。

  王雪羨慕的看著白娜,“你命真好,憑你的身材和相貌,穿上警服一定很漂
亮,我又沒有你的關系硬。”

  “小雪你要是也想去公安局,我可以讓我舅舅幫你問問,我聽公安頻道的領
導說:現在很缺能上鏡的漂亮女警。”

  “真的?”平時文靜的王雪這時激動地抓住白娜的手,“你要是能幫我辦成
這事,我真是感激不盡。”

  “小雪你別客氣,也別太激動,我試試看。”

  “那就拜拖你了,沒事,誰讓咱是好姐妹呢?”

  到了第二天白娜早早就起床了,臨出門時對王雪說:“小雪你等我的好消息
吧!”

  王雪用感激的表情看著她點了點頭,王雪覺得這一天過地真慢,她跑到學校
門口看了好幾回,也不見白娜的影子,她有種預感,事情辦得不太順利。一天她
也沒有胃口吃東西,快七點了,王雪躺在床上不知不覺睡著了。她昏昏沈沈地不
知睡了多久,有人搖晃她的身體。

  “小雪……小雪……”她睜開眼見是白娜,“哦……”是小娜,“你的事成
了!”

  “什麽……”王雪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看白娜高興的表情不象是
假的。

  “來……你聽我慢慢說。”白娜就把她怎樣找的她舅舅,又找到公安頻道的
領導的經過詳細的說了出來。“你明天和我一起去見我的舅舅和公安頻道的劉主
任,帶上你的畢業證、簡曆表。”說著她從包里拿出表格,“你好好地填。”

  看著印有市公安局字樣的簡曆表,王雪高興地抱著白娜說:“謝謝……謝謝
你……小娜,我該怎樣謝你呢?”

  “咱們姐兩將來要相互的照顧哦!”白娜說著。

  “小娜以后我都聽你的。”

  “你不準備把這個消息告訴你的夏老師嗎?”白娜問王雪。

  “我先不說,過兩天再告訴他。”

  夜深了兩個女孩還在聊著,“哎……小雪,你的夏老師看著挺斯文的,那方
面怎麽樣?”

  王雪害羞地說:“這事怎麽說呢?他雖然瘦,但陰莖很大,干那事挺有勁兒
的,我最喜歡他的舌頭,每次都舔的我瀉好幾次,他喜歡開著燈操我,說喜歡看
我雪白的皮膚很高潮時興奮的表情。小娜,那你的小表弟呢?他怎麽樣?”

  “唉……那個小鬼壞得很,別看他歲數不大,什麽花樣都會,體力還特別地
好,每次都把我弄得筋疲力盡,真的……”

  王雪聽得入了迷,“哎……小雪你要是不信,哪天有機會,你和小德玩玩怎
麽樣?”

  “你舍得?”

  “當然!”

  “說話要算數哦!”


     ***    ***    ***    ***


  王雪精心打扮了一番后,和白娜坐出租車來到了位於市前進路上的公安局大
樓,在門衛那登完記,她們乘電梯來到五樓的局領導辦公區。王雪見到了白娜的
舅舅,他的辦公室很大,屋里挂滿了錦旗。王雪一直認爲公安局領導都是老頭,
沒有想到看樣子他只有40歲左右,穿著嶄新的2000款新式警服,配二監警
銜,見他身材高大,說話倒很和氣。王雪也叫他舅舅,他笑著說:“以后上班后
見到我要叫王政委,您也姓王?”

  “是啊!”

  “我叫王正平,我們一個姓,五百年前是一家哦!來,小雪你把你的簡曆和
畢業證給我看看。”

  “哦……”小王雪把東西遞給了王政委,王正平看了看簡曆。

  王雪21歲,浙江杭州市人,照片上的姑娘一樣的漂亮。他仔細打量著這個
青春氣很濃的女孩,見她文靜大方,雪白細膩的肌膚,修長的身材,烏黑靓麗的
齊肩長發,彎彎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性感的嘴唇,整齊潔白的牙齒,上身穿淺
色薄毛衣,勾勒出飽滿的胸部,一條橘黃色短裙,剛到膝蓋,露出兩條白嫩的小
腿,沒穿襪子腳穿白色平底軟皮鞋,水靈靈的象一朵鮮花樣迷人,王正平對這個
女孩充滿了興趣。

  王正平拿起電話,“喂……劉主任嗎?我的兩個親戚到你那里去報道,你給

辦一下。”

  “哦……小娜你領你的同學去吧!”

  “哦……謝謝您,舅舅!”

  兩個女孩道謝后走了出去,當然很順利地她們全都進了公安局,幾天后王雪
向夏老師把事情說了出來,夏濤也很高興,只要小雪不離開他怎麽都行,不例外
兩人又是一番的親熱。

  一轉眼七月,畢業生告別母校的日子到來了,很多的同學都找到了理想的工
作,也有的要考研究生。在學校聚會那天,王雪和白娜都穿著嶄新的夏裝警服,
配見習銜,她們在人群中很是出衆,引來很多異性的目光,兩人自然是很滿意。
王雪的心中對白娜和她舅舅充滿著感激之情,她下定決心一定會報答他們的。

  王雪和白娜開始了緊張刺激的工作,單位還分給她們兩人一間宿舍。王雪深
知自己的工作來之不易,更要加倍的努力。在公安頻道的很多人都是有關系和背
景的,自己一點關系都沒有,只有多干點。她們不單是做主持人,還和辦案警察
跟蹤采訪,經常加班和出差,可是評功得獎卻沒有王雪。

  她想,也要找個后台才行,經過她的選擇,最終還是認爲白娜的舅舅,公安
局的王政委最合適,一個計劃漸漸地在她的心中形成了。

  小王雪常常和白娜去她舅舅家,也認識了帥氣的小德。

  她和夏老師是兩種類型的人,小德青春有活力,“姐姐……姐姐”的叫得王
雪心癢癢的,小德也喜歡上了這個文靜漂亮的大姐姐。

  白娜的舅媽是市外貿局出口處的處長,她也很喜歡小王雪,她只要一有時間
就去王政委的家,連王雪的父母從杭州來看她,也帶上當地的特産來到大恩人家
看看。一來二去,在白娜的撮合下王雪認了王正平做干爹,王雪的目的達到了,
來王家的次數也越來越多了,單位的人都知道她是王政委的干女兒,也不安排她
加班了,給她一些輕松的工作。

  一個周末的下午王雪正在宿舍看書,忽然有人敲門。

  “請進……哦是小德啊!”

  “姐……你自己在呀!娜姐呢?”

  “哦……她最近迷上學開車了,這不單位的司機帶她出去學車了。”

  “姐你在看什麽書?”

  “哦……是小說。”

  “拿來我看看。”

  “不……不……”

  王雪慌張地把書藏到了背后,“哦……姐,你看的肯定不是健康的書,是黃
色的吧!”

  “不是,你淨亂說。”王雪羞紅了白淨的臉蛋兒。

  “給我吧!”小德趁王雪一不注意搶走了她手中的書,小德一看是一本古裝
的小說叫《血煞星》,他在學校看過,是一本黃色的小說。

  “姐你好壞,看這種書。”

  “好弟弟,你不準和別人說啊!”

  “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什麽?你說。”

  “就是你叫我親你一下。”

  聽到這話后王雪心頭一顫,她看著小德微微地點了點頭,隨及就低下了頭。

  她雖然也是一個性欲旺盛的女孩,但她只和夏老師一人發生過關系,面對著
比自己小好幾歲的大男孩,心中不免有些緊張,小德覺得小雪姐姐粉臉羞紅的媚
態顯得更加的誘惑。

  小德來到王雪的身邊,在她白嫩的臉上輕輕的吻了一下,隨即把她小巧的耳
朵含在了嘴里吸吮著,用舌頭舔弄著。

  耳朵是王雪的性感帶之一,在小德滾燙的狂吻輕舔下,女孩的性欲漸漸地被
點燃,禁不住大口地喘著粗氣,渾身發軟。王雪伸出雙手摟住小德的脖子也輕吻
著他的耳朵。小德撫摸著王雪微微發熱的臉蛋兒,兩人對視著,小德貪婪地看著
亭亭玉立的姐姐,王雪也含羞帶媚地看著小德,隨著兩人的嘴唇湊在了一起。

  小德用舌頭舔著女孩性感的嘴唇,王雪也伸出滑嫩的香舌回應著他,兩人的
舌頭攪到了一起。小德用力地吸吮王雪口中的唾液,弄得“咋咋”直響,王雪緊
緊允摟著他的脖子,小德也緊緊允摟著王雪纖細的小腰,隨即手劃到王雪園滾滾
的肥臀上。

  王雪無所顧忌地繼續吻著,不知睡衣的紐扣已被小德悄悄解開了。小德放棄
了親吻,把目光放到了王雪高聳的胸部上,被白色胸罩包裹下的一對嫩乳搖搖欲
墜,小德的雙手隔著胸罩揉搓著那對寶貝兒,王雪也把手伸到背后,解開了胸罩
的挂鈎。隨著胸罩的脫落,小德眼前一亮,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跳了出來,它並
不是很大,但是很翹,深紅色的乳暈上挺立著兩粒大葡萄。

  小德並不用手去觸摸它,而是伸出舌頭舔弄著那大大的乳頭,並在乳頭的周
圍劃著圈,逐漸擴大著范圍,舔得王雪滑嫩的乳房上全是口水,然后一口含住那
大葡萄拼命允向里吸,他張開嘴把王雪1/ 3的乳房都含到了嘴里,此時的女孩
輕聲的呻吟著:“哦……哦……啊……啊……哦……好弟弟輕點。”

  王雪渾身無力地倒在了床上,小德順著王雪平坦的小腹一直向下,障礙全被
清除了,一具性感白皙的裸體美女完全的展露出來。那高聳的乳房,雪白豐韻的
大腿,園滾滾的臀部,一頭烏黑的長發散落在床單上,用嬌羞的媚眼看著小德。
他輕輕地撫摸著王雪白嫩的大腿,王雪明白他的用意,主動地分開兩腿並曲了起
來,把自己神秘的陰部暴露在他的面前。小德迅速的脫光衣服只穿條內褲,伏下
身來仔細看著姐姐最美麗的地方。

  她的陰毛很整齊的分布在小饅頭似的肉丘上,而且她的陰戶白晰、松鼓、紅
潤,大陰唇很肥厚,是淺紅色的,小陰唇很大,呈淺褐色,完全擋住了陰道口。
小德舔了舔那小陰唇,王雪渾身一顫,她知道小德在爲她口交,她把身子向上靠
了靠,躺到了被子上,這樣她就可以看到小德是怎樣舔自己的陰部了。

  小德擡頭看看姐姐好奇和風騷的樣子,又繼續自己的動作,然后將她陰戶的
上部慢慢地拉開。她的陰蒂很大,都藏在包皮下。小德舔她、吻她她兩腿間的內
側,用舌尖在上面畫著,當舌頭靠近她的陰部時轉頭又離開了。

  往返幾次后,王雪迫切地想要他舔自己的陰部,可是小德並不著急,轉頭又
舔她大腿與陰戶間的褶皺部位,把鼻子埋入她的陰毛中蹭著,用舌頭來回撫動她
的裂縫,不停地刺激她,她開始情不自禁地繃緊身體並擡起雙腳,以便小德能更
加靠近她,口中呻吟不斷,嬌喘連連,嬌聲輕喘道:“弟弟……好弟弟……好…
…舒……服……啊……咬……唷……真會舔……美……美死我了……”

  小德把他的舌按在王雪的裂縫上吻她,先是輕輕地,然后逐漸加力,再用
他的舌頭分開她的大陰唇,當它完全張開時,用舌頭順著她的陰戶上下動作。

  小德見王雪姐姐的陰蒂已經堅硬得破出了原先覆蓋著的包皮,他在陰蒂上漸
漸用力舔,並用舌頭將陰蒂輕輕摁回包皮內,而它又頑皮地鑽了出來。小德溫柔
地將大陰唇分開,用舌頭快速地輕打她的陰蒂,他感到姐姐全身緊張,小手用力
的按著他的頭,叫聲更大了。

  “我太舒服了……痛快死了……你也舒服嗎……啊……嗯……你真……會…
…好……好美啊……”

  小雪一面嬌哼著,一面淫狂地扭動雪白的屁股,極力迎合著他的舌頭,“別
停,千萬別停!”在小德盡情挑逗下,王雪她淫水如泉,不停地到處流,弄得她
大腿滑膩膩的,只見她雙腿亂動,時而縮並,時而挺直,時而張開,纖細的嫩手
不停地揉搓著自己漲得像發面饅頭似的大乳房。她爽快地叫著:“喔……好……
好痛快……我美死了……好舒服……哼……姐姐快瀉了,真的不行了。”

  王雪覺得陰道里發熱的難受,淫水一股接著一股的往外流著。

  “來……來……好弟弟讓姐姐服侍你。”小德雙腿開開的站立著,王雪跪在
他的腿間,溫柔地褪下他的內褲,一條巨大的肉棒彈了出來。王雪首先用她那雪
白又細又長纖細的手指握緊了那根充血的大陰莖,跟著溫柔地搓揉了起來。

  “哦……哦……”小德低頭看著美麗的姑娘,一頭淩亂的秀發擋住半面俊俏
的臉龐,一陣陣快感隨著少女熟練的搓揉從他的下腹部傳了上來,小德不禁地叫
出聲來:“好姐姐……哦……哦……”少女的嘴唇輕輕地碰觸著他的陰莖,並開
始用柔軟性感的雙唇搓弄著龜頭,小德的肉棒上沾滿了姑娘溫熱的唾液,王雪的
頭上下擺動著,嘴里發出了“嗯啊”的喘息聲,暈紅的兩頰顯得更加明豔動人。

  “你喜歡姐姐這樣的服侍嗎?”王雪忽然將嘴巴抽離了陰莖,對著他嬌羞問
道。

  小德望著王雪淫蕩的表情回答道:“好舒服,姐姐,我喜歡你這樣。”

  王雪淫浪地看著那大陰莖,並將自己的舌頭伸得長長的,用她那粉紅色的舌
尖溫柔地舔弄著他的龜頭,順著潤滑的唾液,姑娘柔軟的舌頭在小德那橢圓形的
龜頭上一圈又一圈地舔著。接著,王雪忽含忽舔,有時將肉棒整根的含入口中吸
吮,有時則伸出舌頭舔著他紅亮的龜頭。

  小德腫脹的大陰莖因爲沾滿了少女透明的唾液,而顯得光澤油亮,由於是下
午,他們又沒拉窗簾,光線非常的充足,連陰莖勃起時所突起的那一根根血管,
以及王雪一含一吐,一吸一舔的情況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兩人對視著笑了笑。

  王雪將小德的整根陰莖含進了喉嚨,甚至含到了陰莖的根部,雙手並不時撫
弄著他的睾丸,讓他感受除了肉棒之外其他器官的刺激。

  “我快受不了,姐姐。”小德喘息地享受著從肉棒那兒傳上來的陣陣快感。
當姑娘伸出舌頭舔著小德的龜頭時,她還用一種極盡淫蕩的眼神盯著他看,王雪
又用粉紅色的舌頭舔著肉棒,先是一圈圈舔著龜頭和馬口,跟著是舔他冠狀溝上
的肉刺,她又用力地把他的陰莖整個含了進去,跟著又吐了出來,又再進去,又
再出來……就這樣來來回回地抽出含弄著。

  姑娘每一次含弄都越來越深,小德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龜頭完全頂著她的
喉嚨,他看著胯下的姐姐,見她全身上下的膚色都和臉蛋一樣白皙柔嫩,身體的
膚色也都白皙的均勻一致,再加上她那完美的曲線,身材十分勻稱,配上那豐滿
的乳房,在纖纖細腰的陪襯之下,更顯出了胸前偉大的雙峰,姑娘隨著含吐而跟
著擺動的乳房劃出美麗的弧線。

  “啊……嗯……啊……我要射出來了,好姐姐,我真的受不了啦!再也受不
了。”小德大聲呻吟著。

  “好弟弟,你射吧!我想看你射精。”姑娘擡起頭邊舔弄龜頭邊口齒不清地
說道,王雪覺得口中的整根陰莖膨脹得十分巨大,小德的反應說明了他即將達到
高潮。

  “啊……要射了。”小德大聲地叫著,“啊……啊……再深一點……用力…
…啊……”小德整個人忘我地呻吟著,“我要泄了……我要泄了……啊……啊…
…啊……”

  王雪吐出小德的陰莖,纖細的小手卻更加用力的套弄著它,“呼……呼……
呼……”姑娘迷起眼睛看著濃稠的精液從馬眼中噴出,並把臉湊了過去,讓那些
白色的液體噴在自己白嫩的臉上和烏黑的長發上。王雪緩緩地伸出了舌頭,在自
己的嘴巴周圍舔了一些,像是品嘗美食似地陶醉。就在射精完后,小德和王雪赤
裸著身體相擁著躺在了床上。

  兩人稍微休息了一會兒,王雪風騷地看著小德,在他臉上吻了一下,小手又
伸到他的胯下。令她吃驚的是小德的陰莖並沒有軟,還硬硬的挺著。“來……好
弟弟,你舒服了,姐姐還想要呢?”

  小德見王雪滿臉绯紅,呼吸急促,一雙媚眼迷成一條縫,貪婪地看著他粗大
的肉棒。姑娘感覺嬌軀輕顫,陰穴不自主地收縮夾緊,欲火一波一波地向全身擴
散,王雪迫不及待地拉著小德的陰莖向自己淫水淋淋的穴口塞去,先在那花生米
大小的陰蒂上蹭著,直弄得姑娘嬌呼不止。

  “啊……啊……啊啊……喔……喔……啊……啊啊啊……”

  小德說:“姐姐你外表是那麽的文靜,沒想到叫起來會那麽淫蕩。”

  王雪漲紅著臉,含情脈脈地看著他並不說話,大量的淫液狂瀉出來,彷佛山
洪暴發,看著自己肥臀下那濕了一大片的床單,王雪驚訝自己爲何會噴了那麽多
淫液,立刻羞紅了臉,閉上眼不好意思再看。

  王雪跨在小德的身上,玉手扶著肉棒對準那濕漉漉的小穴慢慢地坐了下去,
“哦……啊……”姑娘利用淫水的潤滑,一口氣就把那根巨物直插到底,好大!
好粗!

  “啊……啊……太舒服了”,王雪用力地晃動著她雪白的臀部,左搖右擺,
前磨后蹭,又篩又涮。姑娘扶著小德的胸部,把白臀提起,讓肉棒慢慢地離開肉
穴,陰水也隨著順著大陰莖流到小德的肚子上,待它還未完全脫離時又猛得坐下
去。

  王雪就這樣反複的運動,粗大的陰莖從姑娘小肉穴出出入入,帶得她的陰唇
一翻一翻的。這時小德欣賞著身上的性感尤物,見姐姐纖細的柳腰不停的扭動,
又圓又嫩豐滿的大屁股一上一下不知疲倦,白嫩的乳房也一顫一顫的,像兩只頑
皮的小兔子,滿頭長發在空中飄逸,白淨的臉蛋兒滿面紅潮,滑嫩的小舌頭舔著
自己紅暈的香唇,一付又放浪有乖巧的表情,那淫詞浪語不時地從她口中發出:

  “啊……啊……爽……爽死了……啊啊……媽啊……啊……啊……用力……
啊啊……不行了……啊……太……太舒……啊啊……要……要泄了……啊……啊
……饒命……啊啊……啊……小德……小德的……雞巴……太……太厲害了……
姐姐……太……太爽了……要死了……啊……啊……又來了……泄了……”

  “姐姐您的小屄又嫩又緊,夾的我好爽,我也不行了。”

  “好……好……全射進來,哦……啊……來啦,姐姐也泄了。”

  幾乎同時兩人再度達到了高潮,王雪柔軟豐滿的身體伏在小德的身上仍不停
的喘著氣,粉面上露出滿足的微笑。




       大學女生宿舍的春情(續)之校花朵朵開(二)


  干過公安的朋友們都應該知道,夏季是發案的高峰期。就在王雪和白娜剛剛
工作不久的八月,這個城市出現了一個強奸殺人的惡魔。他先后在這個城市的不
同地點,采取同樣的方式強奸並殺死5名漂亮的女孩,這個案犯很狡猾,他強奸
是每次都使用避孕套和戴手套,並把它們帶走,還拿走女孩們的內衣褲,令公安
局的法醫無法提取案犯的精液和指紋,給破案帶來了很大的難度。

  公安局只能加大巡邏的力度,但這個案犯真是膽大,又頂風作案兩起,又有
兩個無辜的姑娘慘遭奸殺,一時間鬧得滿城風雨,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婦們天黑都
不敢出門,實在沒辦法晚上要上班的都有男友或家人陪伴,公安局領導的電話響
個不停,市領導和各界群衆的壓力使局領導們喘不過氣來,省領導也打來電話要
求限期二月內破案。

  爲了要給省市領導和廣大人民群衆有個交待,由王政委做總指揮,市局負責
刑偵的馬副局長帶隊,從市局刑警支隊抽調大批精英干警組成的專案組。

  專案組分成三個偵察組:一組由刑警三大隊的姚隊長任組長,二組由分局的
趙局長任組長,三組由省廳大案處的劉處長任組長,可謂是兵強馬壯。全市的各
個警種都積極地配合,調查的范圍就在本市。因爲經過分析,案犯很熟悉環境,
一定住在本地。一張無形的大網已悄悄的張開,參戰干警們個個摩拳擦掌,都暗
暗發誓非把這個案子拿下不可,王雪的干爹王政委做爲總指揮也向市領導保證,
不擒獲案犯就主動辭職。

  這個案犯似乎有所察覺,悄聲地隱藏了起來,好像從這個城市中消失一樣。
在專案組的帶領下,由各個派出所配合,對全市的重點人員,兩勞一改人員,有
劣迹的人員統統地查了一個遍,可是一點線索都沒有。

  專案組有人開始懷疑案犯是不是外地流竄人員,但是做爲總指揮的王政委憑
著多年積累的辦案經驗,認爲案犯就是本地人,但有可能不是受過公安機關打擊
處理的。作爲公安機關的宣傳機構王雪和白娜她們也奉命隨專案組行動,白娜被
分到三組和省廳大案處的劉處長在一起,王雪在一組工作。

  根據專家的分析和對犯罪心理學的研究,把案犯的性格和形象描述了出來。
這是一名年齡在35- 40歲之間,身材比較瘦小的案犯,他沒有作案史,有正
式的工作,很有可能有妻子和孩子,是一名善於隱藏和不被人注意的好好先生。
平時爲人很隨和,也可以說是很窩囊,很可能有車,有心理障礙,有可能有精神
病史。最近沒有出現並不是由於現在風緊,而很快他有可能再作案,請各個巡邏
部門加緊注意,對可疑人員一定要把他的情況弄清楚。

  專案組根據專家的分析對此類人群進行大面積的篩選和清查,本市各個居委
會和派出所也對轄區進行走訪。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也是法網恢恢殊而不漏,
專案組接到南城區小金線派出所報告,發現了可疑人物。專案組命令:先把人控
制起來,我們馬上就到。三組干警驅車來到發現可疑人物的美圓小區。

  這是一個有12棟樓組成的小區,根據小金線派出所所長的彙報,可疑人物
住在3號樓1單元10樓的1003房間,這是一個100平米的三居室,嫌疑
人叫顧鍵,今年36歲,在第三汽車制造廠做技術員。人長得比較瘦小,身高1
米62,體重107斤,帶眼鏡,有一輛舊的吉普車。愛人在一年前和他離婚,
八歲的兒子也被他愛人帶走,有短期的精神病史,在醫院封閉治療半年后痊愈出
院。

  有人說是他愛人造成的,他愛人脾氣不好,經常打罵顧鍵,鄰居說顧鍵性格
孤僻,爲人膽小怕事,不喜歡得罪人,不太愛說話,和單位和街坊的人處的都很
好,沒有好朋友,下班后就躲在家里,不知干些什麽,三組的人馬上把這個情況
彙報給專案組。

  經過專案組的研究,決定讓三組從暗中對顧鍵進行監控和秘密的調查,其他
組則繼續對其他可疑人員進行調查。他們對顧鍵跟蹤了十天,見他生活很正常,
沒有可疑之處。但省廳大案處的劉處長覺得案犯就是顧鍵,在沒向上級領導請示
的情況下,他決定對顧鍵家進行秘密的搜查。

  就在顧鍵在單位上班的時候,三組的干警打開了他家的門,這一搜查真是大
有收獲,在他家的衣櫃中發現大量女人的內衣內褲,還有女人的絲襪,裙子等…
…最有力的證據是他給那些被他奸殺的女孩錄的相和他的日記本,上面密密麻麻
的寫著他作案的經過和當時的感覺。

  還等什麽……馬上抓人……當冰涼的手铐戴在顧鍵的手腕上時,白娜和公安
頻道的攝影師記下了這個時刻,第三汽車制造廠的員工們轟動了,美圓小區的居
民們震驚了,消息很快像長了翅膀一樣在全市散開。

  在市局五樓的審訊室內,預審處的三名有經驗的干警對顧鍵進行了合法的盤
問,大會議室內參戰干警都聚在那里等待著好消息,當然白娜和王雪也在,她們
也等待著好消息的到來。

  在大量的證據下,顧鍵交待了全部的作案經過。案件在一個月內告破,但面
臨著如果顧鍵是精神病患者,那他只能被送到精神病醫院接受治療,不能追究其
刑事責任。在市局領導的研究下,讓心理專家對顧鍵進行全面的檢查,結果出來
了,顧鍵在作案時是有行爲能力的,就是說他一定要接受國法的制裁。法院,檢
察院提前介入,在市中級法院刑庭開庭的那天,人山人海,電視台,報社,各個
新聞媒體現場報道。

  顧鍵最終被判死刑,死者家屬給專案組送來了錦旗,冤死的人沈冤昭雪了。
公安部給參戰干警記集體二等功,給省廳大案處的劉處長記二等功,市委領導和
局領導設宴款待全體參戰干警。

  這晚大家都很高興,飯后還舉行了舞會,劉處長頻頻地請白娜跳舞。經過一
月的接觸,劉處長很喜歡這個漂亮豐滿的女孩,白娜也對這個40多歲就當上處
長的劉軍頗有好感,尤其是對在偵破這個案件時的果斷和機智感到敬佩,有句話
叫美女愛英雄嗎!

  兩人邊跳邊聊,很是投緣,劉軍悄悄地對白娜說;“小白,明天我就要回省
廳了,今晚你到我的住處咱們好好地聊聊?”

  “可以呀!我呀!向你學的東西還很后多哦!”劉軍沒想到白娜會答應的這
麽痛快。

  兩人商量好以后,爲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他們先后悄悄的離開了慶功的人
群,坐著劉軍黑色的桑塔納2000來到市局招待所。

  劉軍住在三樓的貴賓房,所謂的貴賓房其實就是比普通房間多了個衛生間,
有個小窗機空調,有一台21寸TCL彩電而已,其他的普通房間就是爲了招待
外地來本市辦案的同行們準備的,像劉軍住的房間一共才五間。

  進屋后劉軍順手打開了電視和空調,白娜則乖巧的坐在了沙發上。劉軍一邊
泡茶一邊拿出水果來招待白娜,他們邊看電視邊聊天。

  原來劉軍家是廣西的,中國刑警學院畢業,干警察20年了,從派出所的戶
籍警到省廳大案處的處長,他經過了艱難的曆程。他曾是廣東省十大名探之一,
率隊偵破過轟動全國的張子強案,榮立一等功,還偵破震驚廣東的特大海上搶劫
焚屍案,還有公安部督辦的125特大持槍搶劫運鈔車,可謂赫赫戰功,是最有
希望提拔成廳長的人選。

  劉軍把自己的關榮史一一的講給白娜聽,姑娘細嫩的小手托著香腮,聚精會
神地聽著。

  “那你一共負過幾次傷?”

  “一共就兩次,一次是剛參加工作不久,在長途車上抓小偷,和幾個人交了
手,被他們紮了一刀”,說著他撩起了警服的上衣,白娜看到了那個刀疤。

  “那另一次呢?”姑娘問道。

  “那次……那次……”

  白娜看到劉軍緊蹙著雙眉,臉上露出了迷茫,又見他額頭滲出汗珠。“你怎
麽了?”姑娘關心地抓住了劉軍緊握雙拳的大手。

  “哦……沒事兒。”

  “不對,你告訴我吧!”

  劉軍猶豫了一下后說:“好吧!我告訴你,有一次我們去抓一個毒犯,我沖
在第一個,那人的保镖開了槍打在我的小腹上,雖然命保住了但……但……從此
我陽痿了,去過不少的醫院,但都沒有見效,那年我才25歲,還沒有對象,我
傷成這樣,怎能談戀愛結婚呢?那不害了人家姑娘了。”

  “哎……”白娜聽后大吃一驚,她爲了這個真正的男子漢感到驕傲,也很感
動,這才是英雄啊!姑娘覺得眼前的劉軍更高大了。

  “那你就一直不行,沒有性欲?”姑娘問道。

  “從前是,我認爲我這輩子就這樣了,可……可是見到你后,我下邊居然有
了點反應,你不要笑話我啊!”

  “不會的……你說的是真的?”姑娘顯得很興奮。

  “是真的,尤其在和你跳舞時,當接觸到你的身體時沒想到它竟硬了起來,
連我自己也沒有想到。”

  “那我可以幫幫你。”姑娘認真地說。

  “那不行……不行……不行……”

  “沒關系,你爲了公安事業,爲了人民群衆的財産安全連死都不怕,我爲了
你獻出我的身體,爲你做一點點的事是應該的。”

  “你說的是真的?”劉軍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見姑娘堅決的點了點頭,
他很感動。“那你怎麽幫我呢?你今天就全聽我的。”

  “好吧!你先把窗簾拉上。”

  “好!”劉軍起身拉上了窗簾,激動地等待著姑娘,不知道她要做些什麽。

  只見白娜起身站到劉軍的對面,她先摘掉警帽,把別在頭上的黑白花小發卡
摘掉,姑娘一頭烏黑瀑布般的長發垂落下來,她微笑地看著劉軍。

  看過上部的朋友都知道白娜是302室最風騷妖豔的女孩了,她的眼、嘴、
手,全身上下都會引誘人。劉軍被姑娘迷人的媚眼搞得心慌頭暈,不知所措。

  白娜伸出她那又白又嫩的纖纖的手指一粒一粒地解著她警服的紐扣,劉軍的
眼神也隨著姑娘紐扣向下……向下……雪白的脖頸,露出了被雪白胸罩包裹著的
豐滿的乳房,小娜並不急於脫掉上衣,卻用玉手溫柔的撫摸自己有些潮紅的小臉
兒,媚眼如絲的看著劉軍。

  劉軍張大雙眼眨也不眨地看著面前的美人兒,小娜又張開她那性感的紅唇,
用那滑膩的小舌頭舔著自己的嘴唇,又把她那蔥白的嫩指伸到嘴里吮吸著,一根
接一根的,用舌尖舔著指尖,直看的劉軍口干舌燥,不停地咽著口水。

  小娜又用她那粘滿自己唾液的雙手攏上她那小山似的雙峰,隔著胸罩揉搓起
來,而兩條修長的大腿也緊緊地夾在一起,不停的磨蹭,再看她的小臉兒,越發
的紅暈,秀目眯成一條縫,浪浪地笑看著劉軍,小嘴中漸漸地發出低聲的呻吟。

  “哦……哦……啊……啊……啊……”纖細的小柳腰一扭一扭的,還不時的
把臀部對著劉軍。雖然姑娘穿著肥大的警褲,但依然擋不住她那圓滾滾的肥臀,
正當劉軍看得癡迷的時候,小娜卻走過來拉住他的手向浴室走去。

  在浴室門口,小娜溫柔地一件件地脫下了劉軍的衣服褲子,又把自己脫得只
剩條白色的內褲,兩人來到大浴缸邊,小娜低頭放水,而劉軍則仔細地欣賞著這
個雪白的羔羊。她全身肌膚雪白,細膩,身材修長但不失豐滿,就連那一雙小腳
兒都白嫩漂亮,腳趾整整齊齊。

  小娜把水溫調好后沖著他一笑……“來呀!”拉著劉軍坐到了里面。他半躺
在溫熱的水里,覺得很舒服,小娜隨即也貼了上來,摟著劉軍的脖子看著他笑。

  “你笑什麽?”他問。

  姑娘風情萬種的壞笑道:“我今天要吃了你。”

  “你怎麽吃?”

  “我要用我下邊的小嘴吃你的小弟弟”,說著她把那性感的嘴唇壓在劉軍的
嘴上,他感到一股少女的幽香直鑽鼻孔,並且緩緩地用舌頭舔著劉軍的嘴唇,緊

接著姑娘濕滑的香舌也伸了進來,在他口中蠕動,很快地兩條舌頭糾纏在一起。

  小娜含住了劉軍的香舌,拚命地吮吸著,大量的口水進入了姑娘的口中,滲
出的唾液溢在姑娘的嘴角,兩舌展開激烈的交戰。甜蜜的熱吻刺激著劉軍的大腦
和神經,她的香唇舌尖滑移到了劉軍的耳側,兩排玉齒輕咬他的耳垂,舌尖鑽入
耳內舔著,香舌的蠕動使得他舒服極了!劉軍享受著她的舌技一流的櫻唇小嘴,
姑娘一雙鼓脹的乳房緊緊的壓在他的胸部,還不停的磨擦,劉軍的陰莖已漸漸地
發硬了。



這麼精彩的帖子只有大大分享得出來....在此對您致上最高敬意
















0.015337944030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