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長篇連載]紅樓绮夢(十六)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寶玉和他的丫頭們折騰到后半夜才睡,第二天一早就開始下起雨來,寶玉和襲人她們也就不用起床了,大家赤身擠在一張床上,互相壓著對方的身體呼呼大睡。一夜的疲勞讓他們再也沒力氣把眼睜開了。

    直到雨過天晴,寶玉才爬起身來。那些丫環們只能陪他起來,伺候他洗身穿衣。寶玉匆匆喝了幾口奶,吃了兩塊小點心,就準備出門了。晴雯抱怨道:「二爺就知道到外面鬼混去,整天也不不知什麽時候回來。讓我們等你也不是,不等你也不是。」

    寶玉有點不明白,問她:「你們等我什麽?」

    秋紋說:「她是怕出去逛的時候你回來了,找不到她。」

    寶玉笑了笑說:「那沒什麽啊,你們不會輪流出去嗎,留一個人就行了。」說著寶玉就跑出門去。

    寶玉來到梨香院找薛姨媽,謝過姨媽送給他這麽好的肉。薛姨媽讓他坐到炕頭上說:「好孩子,這不用謝,要謝還是姨媽謝你吧。」

    寶玉趕緊說:「姨媽那里的話,寶玉有什麽能讓姨媽謝的。」

    薛姨媽臉一紅,伸手抱住寶玉說:「當然要謝你了,你給幡兒那麽神奇的丹藥,讓他能好好地孝順我。還有你的肉棍,它真讓我知道了什麽叫做快活賽神仙啊。」說著薛姨媽的手伸進寶玉的褲內握住他的肉棍。

    寶玉也色迷迷地看著姨媽,他的手也在薛姨媽的身上不老實起來。特別是薛姨媽胸前的那兩個沈重的肉蛋讓寶玉揉來捏去的。薛姨媽解開寶玉的褲子,吞食著他硬梆梆的陰莖。而寶玉也是毫不客氣地褪下姨媽的裙子,在她肥嫩的陰穴上吸食著流出的淫水。

    倆人就倒在床上互相舔著對方的性器,到底是寶玉的口交技術高超,可以說是爐火純青了,沒多久薛姨媽就松了口躺在一邊「啊、啊」地浪叫起來。

    寶玉的手勾住她的腰間,一根熱燙的硬物,瞬即猛烈地進入體內。穴內一陣充滿,肉壁緊緊的包覆闖進來的雞巴。寶玉小腹頂著她的雙臀來回抽送著雞巴,薛姨媽緊蹙眉心,舌尖舔著雙唇,一聲聲淫蕩的叫床聲是越來越大:「嗚……啊……好舒服……喔……用力…用力干我……我的小穴癢死了……嗚……啊……太厲害了……我……好喜歡……啊……啊……喔……好舒服……好硬的雞巴……啊……操……操死我吧。」

    薛姨媽的淫詞浪語更激起寶玉的雄風,他拚命地把肉棍往薛姨媽的陰道里頂仿佛要用肉棍刺穿她的身體一樣。

    正當寶玉施展男性的威風的時候,他的母親王夫人突然闖了進來。寶玉在驚愕中停止了動作,手足無措地呆呆地看著母親。薛姨媽一見王夫人笑著說:「你怎麽才來啊,我和寶玉已經開始了。」原來王夫人和薛姨媽是早約好了的。

    王夫人滿臉通紅,很是不好意思的看著赤裸裸的兒子,尤其是寶玉的肉棍不但沒有軟下來,還一抖一抖的往上撅。薛姨媽在寶玉耳邊悄聲說:「是我把你母親叫來的,她也很喜歡你的肉棍啊,還不快把你母親請上床來。」

    寶玉心中的畏懼還沒消除,他仍然不敢在母親面前有出格的舉動。王夫人主東走到床前,伸手握住寶玉的雞巴說:「孩子,現在我和你媽一樣是個女人,不是你的母親。你明白嗎?」

    聽了母親的暗示,寶玉的憂慮一掃而空,他溫柔地把母親拉到床上,慢慢地幫母親脫掉衣服。王夫人頭一次在兒子面前脫光身子,她還真有點受不了。因此她緊閉雙眼不敢看兒子一下。

    寶玉顫抖著握住媽媽的奶子,左搓右揉起來,媽媽羞恥的別過頭,薛姨媽也幫寶玉揉著王夫人的乳房並鼓勵他咬母親的奶頭:「寶玉,快咬咬媽媽的奶頭吧你小時吃奶可沒想到咬媽媽的奶頭有多舒服吧,」寶玉依言含住母親的乳頭,左吞右咬,弄的王夫人的兩的乳房麻酥酥的。

    薛姨媽的手指撥開姐姐的陰唇,抓著寶玉的手往媽媽的陰道里伸。嘴里還給他打氣:「孩子,你就是從這個小洞洞里出來的,快摸摸,里面多溫暖啊。」寶玉的手指伸進母親的小穴里,感到里面溫暖濕滑,淫水橫流。

    在妹妹和兒子的挑逗下,王夫人再也忍受不了了,她推倒寶玉趴到他的身上把那粗粗的肉棍含在嘴里。

    寶玉沒想到母親竟主動給自己口交,他心情十分激動。立刻埋頭吻起媽媽的陰戶,盡心竭力地施展各種方式來愛撫母親的肥穴。他的舌非常靈活地鑽進媽媽的陰道里,在肉壁上來回磨擦,勾出來一股股淫水。

    母子倆第一次做這樣亂倫的事情,新奇而又刺激讓他們感到心就要從嗓子里蹦出來了。

    再有薛姨媽在一旁加油助興,更增加了母子二人的快感。

    王夫人再次主動起來,她扒開自己濕潤的淫穴,讓兒字的雞巴塞的滿滿的。寶玉一面咬著媽媽的奶頭,一面用力地挺動著粗壯的肉棍。薛姨媽也來湊趣,她用舌不住地在姐姐的陰唇上吸吮,把寶玉的雞巴從母親的淫穴里帶出的愛液舔的干干淨淨。

    王夫人在兒子和妹妹的夾擊下,浪的不得了了。她近似瘋狂地淫叫聲讓人聽了熱血沸騰:「啊……輕……輕點……寶玉……你的太大了……要輕點……啊啊寶玉…媽好舒服…

    …不……不要……不要停……啊……好……就是這樣……啊……親兒子……媽快不行了……你好厲害……媽快被你……啊……快……操死我啊。」

    母親的浪叫更激起寶玉的性欲,他換了一個姿勢,讓姨媽躺倒在床上,母親則趴在她身上,倆人呈69式互相口交著。寶玉就從母親后面把陰莖插進她的陰道中。

    王夫人姐妹倆對寶玉是言聽計從,她倆互相親吻扣弄著對方的淫穴,而寶玉雙手扶著媽媽的臀部,努力的抽送著肉棒,不時的轉動自己的臀部。母親和姨媽同時發出了消魂的呻吟。

    在他們達到性欲的高潮時,寶玉的肉棍在母親的子宮里噴出濃濃的陽精。而王夫人的陰精也不甘示弱地往外淌。寶玉從媽媽的陰道里扒出自己的雞巴時,王夫人仍然癱軟在妹妹身上。寶玉只看見穴口順著他的撤離而流出一絲一絲的粘液一股淫水夾雜著他的精液從媽媽的穴口流出,順著大腿流向床上。還有一部分淋在了姨媽的臉上。

    王夫人和薛姨媽起身依偎在寶玉的身邊,寶玉則溫柔的撫摸她們那豐滿的胴體,從乳房、小腹、肥臀、陰毛、陰戶及外陰等部位。然后再親吻她們的櫻唇,雙手撫摸她們的秀發和粉頰。而她們倆就像小女孩一樣任寶玉在身上擺布。

    兩位夫人畢竟年紀已大,讓寶玉來回操了幾回后也就精神不濟了。她倆倒在床頭上喘息著,再也沒勁干了。雖然寶玉還是生龍活虎的樣子,看到母親和姨媽紅腫的小穴,他也不忍再上了。

    兩位夫人勉強打著精神吃完午飯就躺倒休息了。寶玉便去稻香村找嫂子,沒想到一到那兒碰到鐵將軍把門,他只好轉回頭來。寶玉想到這幾日沒去看林妹妹了,現在閑的沒事不如去看看她。想到這寶玉變奔蕭湘館而來。

    寶玉一進黛玉的房間,見紫鵑從里屋匆匆忙忙跑出來,寶玉攔住她說:「怎麽了?紫鵑妹妹。」

    紫鵑一看是寶玉,拉住她的手說:「二爺來了,二老爺在姑娘屋里啊。」

    寶玉一聽父親在里面,也顧不得問什麽立刻轉身就要走。這時就聽屋子里穿來黛玉的驚叫聲:「啊……不要啊……舅舅……不要……放開我。」

    寶玉和紫鵑一楞,寶玉收回腳步,一臉疑問看著紫鵑。紫鵑也是滿臉困惑,她悄悄對寶玉說:「二老爺一來就讓我出來了,也不知道他要干什麽?」

    倆人從門縫隙里向里張望,見賈政正拉著黛玉撕扯她的衣服。寶玉小聲對紫鵑說:「你快去請我姑姑來。」紫鵑應了一聲趕忙去了。

    寶玉繼續向里看,賈政已將黛玉壓到床上,他的手撕開了黛玉胸前的衣扣露出來一小片雪白的肌膚。黛玉拚命掙紮著想推開賈政,無奈她瘦弱無力,又不敢太冒犯了舅舅,所以任何反抗都是徒勞的了。

    黛玉纖弱的小手軟綿綿地拍在賈政的肩膀上毫無痛癢,更讓賈政膽大妄爲起來。他一手按著黛玉的身子不讓她起來,騰出手來解開褲帶掏出粗大的肉棍來。

    寶玉在屋外看著,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眼看自己最愛的女人就要被自己的父親強奸了,而自己卻只能看著不能去制止。這時候黛玉的母親賈敏來了,她一看到寶玉在向女兒屋內偷看,不知道發生什麽事了。來道寶玉身邊也悄悄向里望去,原來是哥哥正在強行奸汙自己的女兒。

    賈政已經把自己的下衣脫了,正挺著硬梆梆的肉棍。而黛玉也讓他把上衣扒下來了,賈政一手拉扯黛玉的褲帶想脫下她的褲子,一面低頭在她的兩個高聳的乳房上啃咬著。

    當賈政的手插進黛玉的褲內摸到她紅嫩嫩的小穴時,黛玉的反抗立刻變的綿軟起來。她似乎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只是輕輕扭動身子,嘴里不自覺地說:「不要啊……舅舅……

    不要啊。」

    賈政把黛玉身上最后一縷布絲扯下來后,他被黛玉的美麗驚呆了。黛玉胸前的一對豐滿的乳房又嫩又白,由於她身體的瘦小更突出了乳房的肥大。小腹下三角地帶的恥毛濃密擁簇,幽黑的陰毛下半掩半露出紅紅的嫩穴。賈政的雙腿壓在黛玉的粉嫩玉腿上阻止她扭動身軀以便自己的陽具能對準她的穴口。黛玉已經沒力氣再掙紮了,賈政把龜頭頂在黛玉的陰道口,緩緩地擠進去。

    黛玉「啊」地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她雙手推著賈政的小腹,像是不堪承受而賈政粗硬的大陽具便整條插進她狹小的陰道里了。他也沒有立刻抽送,只把小腹緊緊抵在她的身上。把粗硬的大陽具深深插入在她的肉體里。騰出雙手去撫摸她一對豐滿白嫩的乳房。

    過了一會兒,賈政覺得黛玉的陰道里逐漸滋潤了,便慢慢地開始抽送。黛玉痛苦地呻吟著,她的意識一片空白,但她的身體開始有反應了。隨著賈政的陰莖的抽動,黛玉就覺得一股熱氣從腹部升起,這是她不能抗拒的欲火。她一直往外推賈政的雙手漸漸地摟在賈政身上,呻吟聲也由痛苦變的淫浪起來。

    寶玉和賈敏在外面看著,隨著黛玉的呻吟聲倆人的欲火也升起來了。賈敏滿臉通紅地看了寶玉一眼,見寶玉英俊潇灑不由暗自喜愛。她的眼一瞟寶玉的腿間鼓起的大包,知道他的陽具已經發硬了。於是賈敏在寶玉耳邊說:「好侄兒,你也來給姑媽瀉瀉火好嗎?」

    寶玉早已欲火高漲,恨不得立刻沖進去和父親一起狂操黛玉一番。但礙於父親的威嚴他不敢這樣做,現在聽姑姑這樣求他,正中他的下懷。賈敏來到桌前主動脫了身上的衣服坐到桌上,寶玉看著一身白嫩的姑姑也顧不得許多了。他迅速除去衣衫把自己引以爲榮的巨大的肉棍展現在姑媽面前。

    賈敏爲寶玉那巨大的肉棍而驚愕,她沒想到世上竟然有如此粗大的雞巴。但寶玉分開她的雙腿把肉棍捅進她的肥穴里,賈敏興奮的渾身顫抖起來。她挺直身子,雙腿跨在寶玉的腰間,伸手把寶玉的頭摟在自己的胸前緊貼在兩個肥大的乳房中間。寶玉也趁機咬住姑媽的奶頭。

    姑侄倆就在外屋的桌上瘋狂的干起來,寶玉奮力抽動著雞巴發,倆人肉體相撞發出「啪」「啪」的聲響。賈敏淫水橫流,嘴里的浪叫聲越來越大:「啊……啊……啊……嗯…

    …」她根本就顧不得屋里還有自己的哥哥和女兒了。

    賈政在里面操著黛玉,黛玉已經是忘了羞恥開始配合他了。賈政也聽到了屋外的動靜,他以爲是紫鵑在偷看,也沒在意。心里想:等會兒我弄完黛玉了再收拾你這個小丫頭。

    在黛玉的配合下,賈政用了好幾種姿勢操黛玉。黛玉春情勃發盡量來迎合他。每次賈政換一次姿勢,黛玉就在他耳邊誇贊說:「舅舅真行啊,甥兒好喜歡。」刺激的賈政不及余力地猛操她。

    賈政濃濃的精液射進黛玉的子宮里,黛玉喘息著癱倒在床上。賈政站起身來到外屋,一看妹妹坐在桌上寶玉正摟著她猛干呢。賈敏一見賈政出來了,連忙問他:「哥哥,黛玉沒事吧?」

    寶玉一聽父親出來了,嚇的停止動作就要抽身逃跑。賈敏緊緊抱住他:「快動啊,小穴里面好癢啊。」

    寶玉無奈繼續在姑姑的陰道里抽動起肉棍來。賈政看著他倆臉上露出一絲怒容。寶玉不敢看父親,只是把頭埋在姑媽深深的乳溝了,屁股不住地扭動,粗大的雞巴在賈敏的陰道里進進出出。

    賈敏眉開眼笑地對賈政說:「你可別怪寶玉這孩子,是我讓他這樣孝敬我的黛玉不是也這樣孝敬你嗎。再說寶玉竟有這樣大的棒棒,真讓人放不下啊。」

    賈政臉上的怒意不見了,他看著兒子在妹妹小穴里進出的肉棍,果然是粗大無比。賈敏對寶玉說:「咱們進屋看看黛玉去。」寶玉不敢違抗,便抱起賈敏來到里屋。

    黛玉正靠在床上喘著氣休息,一看寶玉和母親一絲不挂地摟抱著進來,而且寶玉的肉棒還在母親的小穴里插著,她感到很不好意思。賈敏讓寶玉把她放到黛玉身邊,她輕聲問黛玉:「孩子,舅舅沒把你插壞吧?還疼嗎?」

    黛玉紅著臉小聲說:「母親挂念了,我沒事的。」賈敏看女兒滿面春風知道她已經沒有內心的痛苦了。她小聲問:「女兒,剛才快活嗎?你還能在弄嗎?」

    黛玉的臉更紅了,她微微點了點頭。賈敏把賈政叫進來說:「我們母女和你們父子聯床一歡好嗎?」

    賈政不願意在兒子面前失去做父親的尊嚴,但又經不起這個激憤人心的想法的誘惑,他猶豫不決了。再賈敏的哀求和黛玉撒嬌般的勸說下他終於同意了。




















0.01756000518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