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野性的群奸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裕美躺在床上,兩腿左右的大大的打開著,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女人流出泉源的肉洞。
權藤變態的低頭,將頭埋在她的兩腿之間,觀看那美妙的水濂洞。站在一旁的石黑說:「我們兩人都不錯呀!老師!可是你只能選擇一個哦,我就先讓權藤嘗嘗滋味好了。」
他說著卑猥的話,裕美哭了起來。她看著這個教育者的反應,他一絲不挂的站立著。清潔有潔癖性的裕美像是在做夢一樣,陷入丁無法自拔的可怕的地獄。
權藤檢查其裕美成熟的白色的裸體,上下撫著一揉著。那乳房被繩子的緣故,變得更爲圓渾,權藤大膽的摸著她平滑的小腹,他輕將的撫著,唯恐把她弄痛了一般。他緩緩的揉著,停在她的股問。裕美那下體像貝殼似的,一閉一合著,神秘洞口鮮紅色的花肉。
「啊!真是漂亮的顔色呀!」
權藤感歎那花園的美麗。他將手指押著淡紅色的肉唇,然后無理的插了進去,彎曲著關節,摳弄著包著薄皮可憐的肉芽。
「你這不要臉的野獸!」她的汗和淚儒濕了臉頰,黑發粘貼在頰上,她咬牙切齒,恨恨的說著。他打開她的大腿,觀當著鲑紅色的花肉的深處,那妖豔的樣子,權藤的唇靠近著,裕美的大腿緊張而顫抖著,身子搖了搖。他的舌頭在花園舔著,舌尖碰觸著肉層。啧!啧!的吸吮聲,他的舌頭動著,他是第一次飽嘗這種甘酸、甜美、芳香的滋味。
權藤貪婪的吸吮著,官能昂武。
「啊....老師真是個美人呀!多麼的優雅。」
他的舌頭巧妙的驅使著,吸著裕美深奧的秘處,執意的吹著,在她小便的地方,向那性感的地方的肉蕾攻擊著,那淡紅色妖媚的花芯,刺激著權藤的舌頭於是將它整個含了進去。
「啊啊....不要....啊啊....」
那種敏銳的反應,激起裕美全身的苦悶。好色而殘忍的權藤說著。他拿著容器,靠近手被綁在后面的裕美,裕美不安的表情看著。
「放心吧!當你塗一些藥后,就會很舒服的,而且會達到人生最高潮的境界,是你從來沒享受的。」權藤樂得看著裕美美麗的臉,很高興的說明著。
「不!不要啊!好恐怖啊!」
「嘿嘿!我真想試試老師的屁股洞,你放心啦,這是香港制的,聽說效用很好的。」
他拿出了一小瓶的藥,裕美以絕望的表情看著,她是無法逃出這個變態的地獄了。緊縛著麻繩的白桃的乳房,更爲隆起,她在乳房上塗了一些,然后揉著淡桃色的乳頭。裕美的臉色慘白。他的兩手包住他的乳房,大力的揉著,她感覺上半身像被火燒了一樣,燃燒了起來。
權藤就在她的胸前用口含著薄桃、色楚楚可憐的乳頭。吸著、吹著,用牙齒輕輕的咬著。裕美全身像觸電一般,震動著身體。權藤緩緩的攻擊著,在她的身體上進行著他的淫行,他在乳房上塗上了藥后,然后在平坦的腹部舔著。
他開始攻擊著,移在她的下半身�大腿的根部,有淡色的纖毛,包著秘制的周圍。他的指尖劃著彈性的大腿,裕美弓起腳,他看見了粉紅色龜裂的部份,流出了很多的蜜汁。
「怎麼了?山葉老師,身體是不是不聽使喚了。」裕美伏著哀愁的美貌。
他確實說的沒錯,那官能的反應,使她的身子不再抗拒,但是她還是拼命的去瓦解那一份快美的感覺。他終於在她的身上塗滿了藥,他的額頭冒著汗,硬得肉棒嗅著小腹。
「現在,讓你看看我的寶貝。」他帶著卑猥、獸性的口氣語著。
「看見了嗎?我的肉棒不賴吧!老師,你的小穴兒也是人間極品呀!配上我的肉棒,那是最好不過了。」
權藤站立著,誇不著自己的裸體,裕美的裸體被綁著,震驚的大叫;
「不要!啊!不可以啊!」
她左右的動著頭,他的手無理的按著她的頭,讓她看著立著男人胯問的肉莖裕美的背脊一陣涼,全身顫栗。那是一支巨大的性器官,前端亮亮的,沾著分泌物,裕美斜眼看著。那醜惡的樣子,像是怪物般,她實在不願相信,這種東西會使女人愛不釋手。
他看著裕美狠狽的樣子,笑了幾聲,他再次的將容器拿在前方上。
「嘿!裕美好可愛啊!是不是藥發生了效用了。」
他用熱情的語氣說著,手在裕美的股間摸著。她的身體産生一種快美的感覺。不禁冒出了冷汗。
「像貝殼的陰洞打開了,鲑紅花肉的花園,真是美極了!」權藤將中指插了進去
「哦!不要怕會讓你更舒服的。」
權藤笑著,那椰褕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使她的臉紅了。他又塗了另一種藥,她的裸體搖擺著,抵抗著。
他將那容器押進了薄紅的肉唇中。美肉的深處,充分的塗了藥后,那花蕊閉了起來,吸著催淫藥。
「哦!這是最特別、最好的上品,我塗了雙倍的藥,會讓你舒服得哭出聲音來。」
他在裕美的身體上塗著二種催淫藥。然后大口大口的喘著,離開裕美的身體,瞧著她的反應。裕美的額上浮現著大粒的汗珠。如凋刻般的臉龐,白里透紅,身體覺得比火燒一般的灼熱。大乳房也覺得好熱啊!一股源泉激動的流了出來。
美豔的黑發振動著,優美的裸體在左右的搖擺著。她覺得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埋沒了裕美的理性,那魔力的藥物誘惑著她,她好像陷入了如夢如幻的境界,她籲著長長的一口氣,腰擺動著,全身覺得前所未有的苦悶。世上若有偶像存在,那山葉裕美就是了。
石黑看著全身染紅的裸體,身體苦悶的美人教師,他完全迷失了....
在石黑的印象中,他想了一年前的時候....
在一年前的春天,她穿著純白的洋裝,出現在他的辦公室。他呆了,這是多麼美的一個女人呀!當他們公式化的交談后,對她的印象是更加的深刻了,那長長的頭發,美麗的笑顔....在這幾天來,石黑很想要俘虜他的美貌,想盡辦法要誘惑她。他很自負,能夠使到嘴的肉,沒有辦法跑掉。
對於這種擄人的想法,是與日俱增,於是在送別會上伸出了魔掌。裕美急切的喘息著,打斷了石黑的回想。塗著春藥的秘處,從粘膜的內處,流出了淫液,全身的官能,産生了強烈的快感。她從鼻子哼出了呻吟聲,裕美抖動著大腿。
權藤的口唇靠近,熱熱的氣息吹在薄紅色龜裂的花唇上,肉壁震動了一下,洞口一張一合的,從深處流出了透明的花蜜。
「感覺怎麼樣呀?」
「嗚....我....」裕美張開濕潤的眼睛,呻吟的不成句。
權藤看著那著麻繩,優美的乳房,伸出魔掌揉著,然后低頭埋首在他的股間,吸吹著化肉上的果汁。
然后,他輕輕的舔著、吸著、吹著她的身體,舌尖伸入小穴中搗弄著,熱熱的氣息送進了花朵中,說:
「不錯吧!感覺很舒服吧!」
他有意無意的在她的耳中,一直吹吐著熱熱的氣息,一種被虐的快感,使裕美位聲。他一手激烈的揉著她的乳房,口中含著媚藥,強迫的送入她的口中,她吸吹著,紅著臉。
「吃了這種藥,會讓你更爽美的。」權藤邊說,一邊吸著裕美的舌頭。
裕美積極的和他舌交織著。他們深深的接吻著,他愛撫著她的身體,摸著裕美的全身性感帶,産生了無法言喻的快感,但裕美羞紅了臉。
他握著那支噁心的肉棒,開始爲所欲爲了。他在她的下半身攻擊著,先在肚臍眼用舌頭舔著,然后移到大腿的內側舔著,慢慢的移至腳跟,然后是腳趾頭,一支支的輪流的吸吮著。
「啊啊....」他的舌頭轉向包著纖毛的肉的舔著。裕美的發絲振動著,熱熱的花蜜又泉湧而出了。
「啊....早一點插進來,好嗎?」
「都濕了嗎?急成這樣?」
他舔著濕辘辘的肉層中心,由於舌攻擊,使她的肉體焦躁不安,蠕動著身體
「啊!好可愛啊,老師!」
因爲媚藥發揮了效力,裕美的頭左右搖擺著,下體熱呼呼的,又很空虛,她沈浸在被虐的快感之中。
他看著這色香媚態的裕美,臉由已達到了極限的需要,他故意地延長時間,慢慢的折磨她。
裕美的身體塗雙倍的催淫劑,全身感急躁不安,而且有一些發狂,這都是拜藥所賜,使她這麼淫蕩。
「我要上了。」
他將她的大腿放在自己的肩上,嘴角浮現著勝利嗜虐的笑容,將肉莖對準小穴,輕輕的突了進去。
他開始惡狼的攻擊著,裕美的眉根深鎖,使他滿足極了,那肉棒被肉腔緊緊的包著。
「今天你會進入忘我的境界的。」
硬直的肉棒插入柔軟龜裂的肉唇中,裕美整個人敞謆了。
瞬間,他情願那肮髒的性愛,在感傷之馀,狂亂的快感,像怒濤一樣,襲擊著她的身體。
裕美看著權藤沈浸在她妖豔的身體快樂的樣子,一種最高的快感的味道。那男人權藤的腦髓麻痹了,醉倒在征服感中,腰一用力。
裕美的陰部,結合著權藤的肉棒,陰狹的通道,被巨大的肉莖撐大了。花蜜流了更多了,不像二天前的那樣情形。
光澤的黑發散落在肩上,垂落在乳房上,裕美全身苦悶的妖豔姿態,使他感情昂起,裕美張著嘴,他也將嘴湊了上去,兩個人的口黏在一起,從鼻哼出喘息聲,強力的吸著,裕美這一次很積極且熱情,發現了裕美潛內的娼婦性,使他又驚又喜。
她的花園熱呼呼的,裕美熱烈的吻著,她的嘴離開后,長長的喘了一口氣,說:
「啊啊!我太舒服了,快....快啊....」
她激烈的前后擺動著腰,達到了第一次的絕頂高潮。
而在一旁觀看的克敏,看了吞了一大口口水,眺望著女老師的媚態。
權藤抱著她的雙臀,用力的突進更深的深處。
「啊!好痛!」
那巨大的肉棒,強制的刺戟著,裕美激痛的叫著。於是他又再一次激烈的抽送著,她敏銳的花園被灼燒似的激痛,痛得眼花撩亂,更使她得到更刺激的快感
他熱熱的液體,自他的體內噴射進她的子宮深處,裕美在這一瞬間,被那滾熱的精液,燙得全身顫抖著。
裕美覺得得到了絕頂的高峰。
這時,石黑也上來了,還沒有讓裕美喘口氣,開始施行他的暴虐了。
「嘿....」
那是石黑的淫笑聲,突然抓住她的脖子,眼前一片黑,是用黑布蒙住她的眼睛。
石黑的腿碰到她的大腿,光滑的皮膚是濕的。大腿被用力的拉開,脖子被壓得更低,強迫她形成前彎的姿勢,他的身體緊緊的貼在她的背后。
「唔!」
石黑發出無法區別是歎氣聲,還是呻吟聲的聲音,他扭動下體,龜頭溢出了透明的液體。
他的右手撫摸她圓潤的屁股,慢慢滑落到股溝。
「啊!」
發出呻吟聲,流出很多花蜜的秘洞,很快的就讓石黑的手指潛入。這時她全一身産生有如觸電的快感。
他的手開始在陰道中挖弄著。
她的雙眼被蒙上,扭動屁股掙紮,從陰洞溢出的花蜜滿在他的手上。
他將她的屁股擡高,使她的秘洞更明顯,火熱的肉棒推開完全濕潤的花門,達到侵略的目的后,一股濃液奔向子宮。
她聽他急促的聲音,將完全萎縮的肉棒拔了出來
「啊!哎呀!」
裕美尖叫。他用皮帶抽打她的屁股,劇烈的疼痛使她哭泣。
皮鞭在背后打了二十幾下后,開始從后面攻擊,頂到屁股上的肉棒已經完全恢複硬度。
石黑的手,在她的身體上滑動,摸著乳房擦弄,另外一手在屁股上推打著,然后龜頭從肛門摩擦,並沒有急著插入的樣子,他的手伸在秘洞處,用手指挖著陰肉,蜜液滴了出來,龜頭也沾著蜜汁。
濕淋淋的龜頭突然對準肛門,用力壓過來,裕美發現石黑的企圖嚇壞了,他是準備強暴肛門。
「不要啊!」
她陷入恐慌,恐懼感縮緊肛門的肌肉,阻擋他的肉棒。
他不能如願,氣得又揮動皮鞭,比剛才更殘忍的打在她的屁股上。那種皮膚要裂開的疼痛,雙腿無力的抽動著。
「唔!不要啊....哎呀」
她求饒著,可是殘忍的力量愈來愈大,終於花盲的中心被突破,黏膜裂開來,有溫濕的東西從大腿流了下來。
「唔!啊!」
石黑發出呻吟聲。龜頭繼續往前挺進,突破防守,成功的攻入直腸里。陰莖在里面抽插著。
「啊!」
石黑侵占女人身體的排泄后,開始抽插著。濕濕的東西不停的從大腿流下去,像一地鑽子鑽進來的疼痛,使得裕美痛哭。
「唔唔....」
從侵入到射精,究竟經過多少時間,裕美無法推測。透過肛門黏膜,感覺出塞進來的東西發生痙攣。男人的下腹部又猛烈的在她的屁股上沖撞了幾次,他就這樣射精了。
「啊....」
那是把女教師徹底淩辱后的滿足的歎息聲,不等到陰莖萎縮就拔出去,他將她身上的束縛的繩子解開。裕美的手向前面伸展著,兩腿張得大大的,形成趴著的姿勢。
四周恢複了清靜,不知何時他們三人已經離開了。
在黑暗中用手摸索著,走出地下室。
從豎立在廣場中央的小銀燈發出的光,照在停車場唯一的車一輛車上,雨勢更加激烈了,環伺四周看不到一個人影。她不知道她是怎麼來這里,而他們就這樣將她一個人留在這里。
在停車場的旁邊有瞭望台,那是向南的緩坡形成的一片草坪。高跟鞋也脫落的赤裸的身體,搖搖擺擺的走到那里,在雨水淋濕的草地上跪了下來。
在水銀燈的燈光下看自己的大腿,有幾條黑黑的東西一直流,流到了腳底,那是血。
在強暴肛門時,從裂的粘膜流出大量的血。
她的精神完全被擊垮,肛門受到淩辱,是比第一次被強奸時産生更大的打擊。裕美趴在草地上,一直啜泣著躺在那里,讓雨水洗淨下體的汙垢。




















0.011795997619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