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公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對了,那個女孩子,好像在哪邊見過!)



  而且……聲音也聽過。



  拓也一邊看著被淩辱而流淚的少女,一邊奇妙的發現這件事。



  拓也很快的想要探索記憶,最後終於回憶起少女的名字。



  他產生了當然的疑問。



  (姬乃-對了!名字叫黑巖姬乃吧!……那……是誰?)



  「……哇!」意外的從惡夢中驚醒。



  拓也像是被彈開一樣的坐起上半身來。



  之後不久……他全身自覺的感到強烈的痛楚。



  「好痛!」



  急促的呻吟後,再次橫躺下來,激烈的痛楚慢慢的緩和,拓也好不容易發現一件

事實。



  「剛才那件事,大概是夢吧!」



  當發覺時,他正躺在床上。



  之前他應該穿著騎士裝的,但卻沒有,而是穿著絲質的睡衣。但是左手沒有袖子,

露出的左手用繃帶纏住托板。



  雖然感覺不到骨折的疼痛,但是既然包得如此厚重,一定有相當程度的傷勢。



  「從夢中睡醒是件好事,但是……這裡是什麼地方呢?」



  拓也慢慢的張望著四周,這裡真是間豪華的房間。



  寬廣的房間有拓也的公寓五倍以上大吧!



  地板似乎是中東地區的製品,鋪設著彷彿年代久遠的地毯。



  所見都是一些厚實的櫃子,水晶做的花瓶,每一件都像是極珍貴的物品。



  仔細想想,這裡好像是建築物中的一間房間。即使如此,也有著強烈的大正時期

西式建築的風格。



  自己竟然身在那樣時代所遺留下來的房屋內。這種不自然的氣氛中,拓也感到心

情不舒服。



  一看就覺得厚重的門上,傳來幾聲敲門的聲音。



  「……請進!」



  拓也回應的同時……從門縫中看到一位少女。



  她的姿態,一瞬之間就將拓也的心奪走。



  妖精-假如幻想的產物果真存在現實社會的話,這少女的姿態就是妖精。



  碧綠色的瞳孔有如翡翠般深邃清澈,真珠般粉白的雙頰,再加上玫瑰紅的漂亮嘴

唇。烏黑飄逸的長髮有如天鵝絨般的光澤,閃閃發亮,真是不可思議啊!



  嬌小的身軀上穿著淡藍的居家服裝,可以看出勻稱的身材比例、嬌嫩的肌膚的外

表有如剛摘下的果實般晶瑩剔透。



  看過無數女性的拓也,像這種飄雅得讓人覺得毫無瑕疵的美少女還未曾見過。她

那壓抑著感情似的表情,使周圍都飄蕩起幻想性的氣氛。



  這位「妖精」看著拓也,開著口說:「您終於醒過來了。」



  「終於?」



  他在意著這種微妙的表現。



  「我昏迷了那麼久嗎?」



  他詢問著少女。少女稍微思考了一下,回答他「今天已經是第三天」。



  「三天……從我出車禍開始嗎?」拓也不由得懷疑自己聽錯。



  那麼……剛剛的夢是昏迷三天的期間看到的嗎?



  -這樣說來,在夢中被自己侵犯的少女是誰呢?總覺得和現在眼前這位少女極為

相似……



  拓也張開口,說出那毫無根由的夢中所聽來的名字。



  「你,名字是不是叫姬乃?」



  「……是。」



  這位少女-姬乃,停頓了一下後稍微點一下頭。或許是拓也多慮吧?



  他覺得姬乃對他有戒心。



  「為什麼我會知道你的名字呢?……或許你,在哪邊和我見過面嗎?」



  「您出車禍之時,有詢問我的名字。」



  毫無昂揚的語調加上無表情的臉孔。



  拓也抱持的印象,好像也不全然是多慮。



  (好意外哪……)



  他一想到像她那樣的美少女對自己保有戒心,不由得不滿似的皺起眉頭。



  這天晚上--



  拓也在餐廳和屋主第一次的見面。



  「我是黑巖省吾,這次車禍真是一場災難啊!」



  自稱省吾的老人一邊從煙鬥吸著煙,一邊說著。



  拓也看到這個模樣的老人的一剎那……



  就覺得他是超越時空的古代老人。



  老人穿著棉襯衫外加西裝背心,蠻拘謹的服裝。



  威嚴的態度中帶著溫柔的舉止。



  再加上下巴留著茂盛的鬍子。



  坐在對面的老人正符合大正時代所謂老紳士的印象。



  (……這間房屋的裝潢是這個老人的興趣吧!)



  拓也的第一印象是可以理解的事實。



  「啊!這裡雖是窮鄉僻壤,但身體痊癒之前請好好靜養,請不要有任何拘束。」



  省吾一邊說一邊微笑著。



  -但是眼神卻沒有笑容。



  雖然並不是瞪著拓也,但好像是在探測他的內心,由正面凝視著他的瞳孔。



  「啊!非常感謝您!」



  那道強力的視線,使道謝的拓也臉上的笑容也自然的僵硬起來。



  (……總覺得這個人不是真心歡迎我的。不然的話,不會以這樣充滿警戒心的眼

神看著我。)



  拓也裝著平靜,打量著他的警戒心。



  「可是,你有什麼重要的事,而進入這山裡面呢?」



  和音調比起來,省吾的眼神非常銳利。



  不管是他或剛剛的姬乃,住在這裡的人似乎都把拓他當成可疑人物。



  「會來到這連村落民家都沒有的深山之中,一定有特別的理由吧!如果不介意的

話,請告訴我……」



  「啊!只是來拍照而已。我只是想偶爾除了工作之外也玩玩相機……」



  拓也的心情被老伯的氣勢壓倒而回答著。



  於是……



  省吾故意似的稍稍提高音調。



  「喔……那麼,你是攝影師嗎?」



  「還不是,還稱不上攝影師啦!」



  他並不是在謙虛。



  事實上,他在三流雜誌從事攝影的工作。



  每天都得為生活拚命。



  在省吾要求下,他提及自己工作的雜誌名字,但……果然老紳士好像不知道的樣

子。



  「但至少,在知名的雜誌上刊載相片是當前的目標。這次和那次沒關係,只是想

拍風景照片而入山的……」



  「騎機車入山是這次意外的主因。這山的道路因為都沒鋪設,很快的變的泥濘難

騎。如果是徒步走的話,這次的事故或許不會發生。」



  省吾苦笑著。



  他的眼光似乎稍微的和緩下來。



  內心鬆了口氣的拓也,為什麼會那樣過敏似的被警戒著呢?他的內心掛意著。



  「紅茶好了……請用。」



  從廚房出現的姬乃,在每個座位上放著茶杯。省吾一邊享受著紅茶的芳香一邊對

著拓也說:「啊!請喝喝看,也許不合你口味。」



  「沒有那回事……好好喝!謝謝!」



  拓也轉向姬乃,自覺的對她做個笑臉。



  但是,對於咖啡族的他而言……



  實際上只有「這是紅茶」的感覺。不過如果老實說的話,對姬乃是很失體的事吧!



  忽然……



  看著他的樣子的省吾提議著。



  「剛剛所商談的,如果拓也先生可以的話,請幫姬乃拍些相片好嗎?」



  「姬乃,小姐的相片……我嗎?」



  「這一、兩年,這女孩都沒有拍過照。如果你願意的話,請務必幫她拍照。」



  被這樣說的拓也,再次的凝視著姬乃。



  無論看幾次……



  她那楚楚動人的美是無庸置疑的。



  她爺爺交待,可以的話盡可能幫姬乃拍照,實在是沒有拒絕的理由吧?



  「我也想請您務必讓我幫姬乃小姐拍照。但因為一隻手不方便,只能用小型相機

拍照……」



  拓也立即回答。



  只是,問題是姬乃本身願不願意。



  「……請多多指教!」



  姬乃立刻恭敬的低下頭來。



  隔天。



  「那麼!這次倚靠著這棵樹看看吧?」



  「好!」



  拓也一隻手操作著相機,一心一意的幫姬乃拍照著。



  宅邸-黑巖邸。



  周圍為森林包圍住。



  森林從宅邸四周奪去直射的陽光,取而代之的是花草的濃郁香氣所包圍。



  而且有時候,會有幾線從樹葉間隙射進的陽光,把古老洋房的白色外壁照的格外

的明亮。



  這樣鮮明的對比,是將微暗的風景變成為名畫中的情景。



  拓也和姬乃進入了包圍房屋四周的森林中拍照。



  姬乃身上穿著一件純白的連身裙,聽著拓也的指示在樹林中四處踱步。



  拓也一邊跟隨著,一邊利用靈活的右手接連不斷的按著相機的快門。



  當底片拍完後,再次的從相機背包中拿出新的底片來更換,再次的按著快門。



  「是的是的,這樣感覺不錯……這次,頭稍微頃斜一下看看吧?」



  「這樣嗎?」



  「太偏了一點,嗯,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拓也抓穩了相機。



  透過觀景窗,看到姬乃眼角稍微上揚的笑容。



  聽到快門聲音的同時……



  閃光燈把姬乃鮮艷的姿態照出來。



  在閃光燈的光閃過之後,拓也就放下相機,繼續尋找著下一個鏡頭。



  「這次如果可以的話,想另外再到景致好一點的地方拍。哪邊有適當的地方,你

知道嗎?」



  於是姬乃經過稍微思考一下後,就指著山坡上的方向說:「森林的盡頭那邊如何

呢?因為已經快要傍晚了,我想可以看到美麗的夕陽……」



  「好,那麼就去看看。」



  拓也急忙的開始往山坡爬。



  -很快的停住了。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怎麼走,你走在前面好嗎?」



  回頭一看,姬乃臉上浮出像是困惑的表情說:「不,我要跟在你身後。」



  「可是,我不認識路……」



  「沒關係,直直走的話,就會走出去的。」



  (不管怎麼說,好像對我太提防了一點吧?)



  拓也一邊走著一邊搔搔頭。



  稍微回頭一看。



  姬乃只是靜靜的跟在後頭,從她的臉上看不出表情,多半正在警戒著拓也吧?



  (或者不善於與人來往吧!)



  如果是那樣的話,像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實在是件可惜的事。



  不久之後兩人就走出森林,從這裡可以一眼望見山麓下的溪谷,同時可以看到夕

陽沈入鄰近的山脈中。



  這是絲毫未添加人工色彩,純由大自然營造所生的景觀,以傍晚的風景而言,實

在是美不勝收。



  「哇!真是美麗的景色啊!」



  拓也不由得發出驚歎之聲,對於慣於城市生活的他而言,這風景給了他新鮮的感

動。



  「從這裡看過去,傍晚以外的風景應該也都很漂亮。」



  拓也攤開雙手讚歎道。



  但是,姬乃的反應非常的冷淡。



  「如果稍微晚一點的話,我想就可看到星空……」



  「……」



  兩人的談話完全無法交集。



  拓地想打開這種不協調的狀態,似乎想要對姬乃說些什麼,忽然他的視線一瞥少

女的連身裙,也許剛好受到陽光照射的影響吧!



  陽光隱約穿透姬乃的連身裙,可以稍微的看到胸罩的輪廓。



  一瞥之後-



  拓也若無其事的移開視線。



  (這種程度我就興奮了嗎?又不是血氣方剛的中學生!)



  他對自己內心的波動苦笑著,隨後打了個冷顫。



  (如此說來,我不是做了個強暴她的夢嗎?)



  那個夢的記憶已經想起來了。



  他看見的惡夢……夢中的女主角確實是姬乃沒錯,而且男主角是拓也他自己。



  為什麼會夢見那種夢呢?



  拓也無法立刻理解。



  說起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做這種夢的時候是在他和姬乃初次見面後沒多久。



  僅僅見過一次面的女性就成為悲慘夢中的登場人物,拓也無法理解自己的心裡在

想些什麼。



  但是,看姬乃的貼身衣物看得發愣的瞬間,他似乎明白了。



  (我,也許想侵犯這個女孩子也說不定……)



  如果是那樣的話,今後與姬乃共處的時候,也許需要非常強的自制力……



  鄭重的告誡自己後,拓也轉變心情,拿起相機。



  「那麼,把頭髮盤上,笑一個!」



  「好!」



  姬乃燦爛地笑著-



  一個禮拜後。



  「這些是姬乃小姐的相片。」



  拓也好不容易取下支撐左手的托板,用兩手在桌上將相片攤開。



  「以這種程度的相機來說,我想拍的已經不錯了……不過,這是因為被攝體太優

秀了!」



  「嗯……」



  省吾老人很有興趣的看著相片。



  確實,也因為這是小型相機拍的相片,完全無法使用特殊的拍攝效果。



  而且只用單手去按快門,對焦也不是很完美。



  然而,拓也拍攝的姬乃的相片,沒想到似乎引起省吾非常大的興趣。



  「職業攝影師拍的果然不同哪……」



  相片中的姬乃在無色彩的風景中顯的格外的亮麗。



  在陽光照射不到的森林中,閃光燈的光線映出美少女幻想性的姿態。



  (用好點的相機拍照的話,就能完成同等於寫真集的作品吧!……)



  拓也對手臂的傷勢感到懊悔。忽然他凝視省吾,因為他有一會兒沒發出聲音了。



  老人一邊盯著相片,一邊傷腦筋似的一語不發。



  好像是在思考什麼事一樣,眉間深鎖著,讓拓也實在沒法對他開口。



  突然!



  「姬乃,來這邊。」



  老人道。



  「是的,爺爺。」



  被爺爺呼喚的姬乃,從廚房走到餐廳。



  「坐在拓也先生的旁邊。」



  「是的。」



  而後就輕輕淡淡的在餐桌前就坐。



  與因省吾的言行而困惑不已的拓也成為對比,非常的沈穩。



  等到姬乃坐下後-



  老人問口說出:「事實上,拓也先生,有些話想說給你聽。」



  「什、什麼事呢?」



  「因為我和姬乃兩個人生活在一起,已經過了三年的歲月,在這期間,是我把姬

乃辛苦的養育成長。」



  省吾的臉上,已經沒有剛剛的溫柔、決意-或是表現出覺悟的表情,令拓也感到

驚訝。



  「在本人之前說出或許有些顧忌……姬乃是個非常聰敏的女孩子。我所教她的世

間的常識和禮儀,這三年間大致上她已完全學會。姬乃的雙親也一定很高興吧!」



  姬乃沈默不語,只是對省吾的褒揚,顯得有點羞愧的樣子。



  省吾繼續說著:「可是只有一件事,姬乃完全尚未俱備。」



  「姬乃小姐尚未俱備……」



  拓也說道。



  「這是為了讓姬乃成為完美女性必要的最後要素。但是我無論如何也無法教導姬

乃。」



  他的話充滿謎團,使兩個年青人不知該如何應對。停了一會,拓也詢問說:「這

個,要我教姬乃小姐……這樣說對嗎?」



  「沒錯,就是這樣。」



  「到底,是什麼事呢?」



  過了數秒的時間。



  或許老人做了最後的思索。然後,老人從拓也的正面定睛而視,說了一句話。



  「就是女人的色艷之事!」



  拓也瞬間沒辦法理解。



  省吾察覺這一點,以別的形容詞對他解釋。



  「或者說是女人的色香比較好。只要兼備這個,姬乃就真的已經成為亭亭玉立的

女性了。」



  拓也無語。



  「……」



  「拓也先生。我想請你務必教導姬乃成為兼備色艷的女孩子,讓她懂得性的歡愉。

恕我年老任性,請聽我的話做做看好嗎?」



  省吾閉上了嘴。



  同樣的,拓也也開不了口。



  這種請求太過衝擊性了,是有違常理的,拓也一時間不知該怎麼回答他。



  如果省吾說的話沒超越拓也基於常識的判斷的話,他是這麼說的。



  -我要你教導姬乃何謂性愛。



  「姬乃小姐。同意嗎?」



  拓也不知不覺的挺出身子,往省吾身邊逼近。



  「不管您的真正用意為何,像這類的事,我不能違反她本人的意思去做!姬乃小

姐同意您的想法嗎?」



  省吾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將視線挪向姬乃。然後,拓也更感到驚訝。



  現正應該置身於貞操危機的少女……



  居然一點也沒有吃驚的表情。就像是早已從省吾那邊聽到過這些話。



  但是現在不是吃驚的時候,拓也應該有還沒問的問題。



  「還有,為什麼是我-?我和你們之間,充其量只不過認識十天的時間,總之,

我對於你們來說,只不過是路過受傷以外的人吧!對這樣的男人說「希望你教導女孩

子歡愉之事」,一點也不合常理啊!」



  他用剛剛傷癒的左手敲著桌子,痛的皺起眉頭。



  省吾臉上一邊皺著同樣的眉頭,一邊回答著。



  「你有這種常識性的判斷力,就是最好的理由。」



  「……?」



  「能夠這麼說的人,哪怕認識不深,我也相信他不會做出對姬乃魯莽的舉動!」



  像那樣不合理的論點,拓也怎樣也沒有想到。



  但是,眼前的老人卻不介意。



  「而且,就看相片而言,你好像知道如何引導出女性美的方法。把姬乃拍的這麼

美的相片,我沒見過。」



  「這是您太過獎了,不過兩件事似乎扯不上關係吧!」



  拓也更加的反駁。



  省吾提出跳躍性思考的疑問。



  「哎呀!那麼拓也先生是說,姬乃不適合當您攝影的被攝體囉?」



  「不……!」



  「拓也先生說是因為私人的寫真攝影才進入山中的。如果這樣的話,我想您可以

一邊把姬乃當成被攝體繼續您的攝影,一邊可以對她施以「教育」吧。」



  說了那樣的話,拓也無法立刻說什麼話回答他。



  省吾說出了拓也正抱有的願望。



  老實說,這是很有魅力的提案,但是,拓也的理性和常識不允許他接受這些事。



  他急的無計可施,對鄰座的姬乃追問著。



  「你要斷然拒絕喔!自己的身體要自己保護啊!快,把你的真意告訴省吾先生!」



  當然-



  姬乃一定會拒絕-誰也會認為拓也如此的判斷是合理的吧!



  但是,姬乃口中說出的話,卻是無法想像的事。



  「……既然爺爺這樣說,我會遵從。」



  「姬、姬乃小姐!」



  拓也不禁凝視少女的臉。



  「你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嗎?」



  「知道!」



  對此,姬乃的反應與其說是冷靜,不如說是冷漠。



  「請多關照!」



  「我不懂……」



  眼前的美少女毫不猶豫就接受的態度,表明了願意接受他的性愛調教。



  無法立刻接受這種現實的他,甚至感到暈眩。



  而且,姬乃毫不在乎的言行-缺乏感情的起伏,不太堅持己身的意見也相當值得

懷疑。



  (她沒有自己的意識嗎?)



  再一次的凝視姬乃。



  不管看幾次,她那楚楚可憐的美是不會改變的。



  但是,今天她那種美像欠缺著人間的氣息,只像是行屍走肉一般似的。



  「請務必把姬乃教導成道地的女人。」



  省吾再一次的請托。



  拓也的動搖愈來愈大。



  的確,他明白常理,對姬乃有一種厭惡感就是最好的證據。



  但那並不表示拓也欠缺男人的本能。



  而且又被姬乃當面請求……



  想要沾汙純潔楚楚可人的少女的男人之本能,推開了拓也的理性和厭惡感。



  這些是在夢裡看到的深深慾望。



  「……對不起,請給我一些時間考慮。」



  拓也露出苦惱的表情。



  但是,這僅只是拖延最後的承諾幾分鐘的行為。

















0.014343976974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