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真實處男成長日記之第一個女人晴天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真實處男成長日記之第一個女人晴天
  回憶總是人生最精彩的段落。
  我的回憶或許平淡,但它是我活下去干下去的動力,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有時候有事沒事的在床上想過去的事,發現過去的自己真的蠻Lucky的,能見識到各式各樣的美女――有的讓我愛到刻骨銘心,有的給了我蜻蜓點水卻回味無窮的一夜,更有些奇妙的異國情緣。
  不知道這些經曆在我腦子里可以駐紮多久,所以我希望能用青澀的文筆把她們記錄下來,給自己看,也給大家看。
  俗話說的好,獨樂樂不如與衆樂樂,如果我的回憶能給大家帶去一段美好的享受。那我的回憶就真的值得了。(首發於春暖花開,性吧有你,歡迎大家轉載,但轉載時希望能注明我的筆名azee)
  ——剝奪我處男證的女人――晴天。
  02年的1月,北京進入了近年來少有的寒冬,天氣出奇的冷,但我的心情不錯。
  這時剛剛經曆完大一第一學期的期末考試,我自我感覺發揮良好,而且剛幫師哥打了個小工,掙了點小錢,所以我決定買幾件衣服來犒勞自己。
  那時候國內剛流行起網購,對於我這個不太富裕又不愛逛街的大學生來說,從網上買衣服最合適不過了,於是我就登錄了易趣去買衣服(那時候網上還沒有淘寶)。
  買衣服的過程沒什麽可說的,就是選好,拍下,聯系賣家。
  我選中的是兩件英倫風格的毛衣,樣式一摸一樣,只是一件是黑色的,一件是白色的。
  拍下衣服後,我第一時間給賣家打了電話,對方是一個聲音非常非常甜的女孩,網名叫做晴天,真名叫李晴。她和我約定當天下午在人民大學對面的一個青年公寓下交易。
  當時我也沒多想什麽,只是覺得這女孩的聲音特甜,特特甜,甜的我心都發麻。
  那天中午我去打了籃球,然後回宿舍洗澡,洗完了準備穿衣服出門,這時我手機響了。
  我看看號碼,是李晴,就接了。她告訴我她下午有點事,希望能把時間推後一些。
  我說沒問題。
  她說晚上六點?還是原交易地點。
  我還是說沒問題。
 然後就撂了電話。
  撂下電話後我心情有點不爽,因爲我不喜歡說好了的東西臨時改。中午打籃球打的也挺累的,這時我就去床上睡覺了,結果一睡就睡過了頭。
  我睜眼時已經晚上七點多。
  就像被人打了一拳,我猛的從床上坐起來,抓起桌上手機看看,上面有4個未接電話,1個是兄弟的,3個是李晴的。
  我馬上意識到我失約了,心說我還埋怨別人臨時改行程呢,結果自己這麽失信。
  我趕緊一邊穿衣服一邊給李晴打電話道歉。
  可能因爲是賣家的關系,李晴表現的很大方,說沒關系,誰都有有事的時候嘛。
  我說我不是有事,我是睡過頭了。
  李晴笑了,那聲音簡直能甜死一頭大象。
  我被這聲音電到了,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種異樣的不好意思的感覺。
  隨後我倆又重新定了時間,這次我不敢怠慢,隨便洗了把臉,就沖下了宿舍樓,直接打車奔了人大。
  我們學校離人大很近,不到半個小時我就到了李晴住的那家青年公寓樓下。
  這座公寓樓新建不久,外觀很新很前衛,里面住的都是這附近的學生或上班族。
  這時候是晚上八點,天空中飄著一點小雪,公寓樓外面的小花園里正有情侶在不舍的道別,挺有意境的。
  我看看表,和約定的時間還差半個小時,就有點不耐煩了,而且因爲出來的很倉促,我下面就穿了條仔褲,上面就穿了件厚絨的帽衫,里面只有一套薄薄的內衣,風一吹,我冷到不行,所以就直接給李晴打了電話,希望能早點交易。
  李晴對我這麽早出現感到挺意外,笑著說馬上就拿著毛衣下來。
  我聽說馬上,心里挺舒坦,當下生出了一種做上帝的感覺。
  我就那麽一邊搓手取暖一邊等,結果等了將近20分鍾,身子都快凍成冰棍了,李晴卻還沒下來。
  我當時不知道女生出門要耗這麽長時間,以爲李晴是故意在報複我,自問也沒什麽可說的了,誰讓你之前放人家鴿子呢,只能自認倒黴吧。
  憑我目測,這女孩純身高在155左右,穿著的黑色高跟皮靴給她增了大概5厘米,所以看上去有160.因爲常年打籃球,我身材很高,有196,所以對這麽矮的女生不感興趣。
  不過我倒發現這女孩的身材比例不錯,腿很長,穿戴也很時尚――她頭上逮著一頂黑色的毛線帽,脖子上圍著一條白色長圍巾,圍巾下擺一直垂到大腿。上身是一件短款的黑色呢子外套,沒系扣,可以看到里面是件像是綢子料的白色貼身襯衣。下面外面是條深色的時尚牛仔短裙,裙下是黑色的緊腿褲襪,冬日里的褲襪總能把女人又細又長的雙腿表現的很性感,這女孩就是如此。她再往下是條快到膝蓋的長皮靴,配上黑褲襪,很贊。如果個子高點,她真的蠻火辣的,或許在一些不太介意身高的男人眼里,她也很火辣,只是我長的太高了,所以不喜歡170以下的女生,這才沒對這女孩生出太多的興趣。
  女孩手里提著一個大包,從外面張望了一下,見外面只有我一個人像個白癡似的在小雪打顫,就笑著朝我招手。
  我看女孩向我招手,猜到她就是李晴。
  我心說這位爺終於現身了,可凍死老子了,心情也不是很好的就朝李晴走過去。
  走近後,我發現李晴長的蠻可愛的,像個高中生,眼睛和鼻子都不大,但鼻上卻架了個框不小的眼鏡,顯得很時尚。
  我說你就是李晴吧?
  她說是啊,你肯定是陳大楠。
  她的聲音依舊很甜。我被凍的郁悶也消去很多,就問她:你怎麽知道的?
  她說,我還從來沒見過你這麽高的男生呢。
  我笑了,說估計你還是個高中生。
  她也笑了,說你被我的臉騙了,我都大二了。
  我下意識的瞄了一眼她的胸,發現她確實不是高中生,她身材雖不高,但胸可真不小,至少有33C,把里面白色的襯衣撐的挺挺的。
  那時的我,平時也總幻想著和美女做出點什麽,但因爲太青澀,平時只知道打籃球傻傻的,見到女孩後並不知道該說什麽,李晴給我看了看毛衣,使勁舉著幫我比了比,挺合適,我覺得很滿意,就把錢給她然後拜拜了。
  回到宿舍後我才覺出後悔,雖說這女孩身高不附和我的擇偶標準,但至少也算個美女啊,真應該請她吃個飯的。
  我青青澀澀的也不好意思再約人家了,這事就這麽過去了。
  之後一個星期我都沈浸在籃球和CS里。
  跟著考試成績下來了。
  我的數學和物理都挂了。
  知道成績後我很驚愕,因爲我覺得我自己發揮的很好,怎麽能挂呢?
  同宿舍的幾個兄弟都過了,他們勸我別多想,補一下考沒什麽的,誰上大學不補考啊。
  可那時我剛上大學,對考試還蠻在意的,兩科很重要的科目挂科,我真的很郁悶。
  沒幾天,兄弟們就陸陸續續的回家了,宿舍里只剩了我這個北京的本地學生。
  我不願意回家,因爲我不想讓家里人知道我挂科了,這在我輝煌的高中生涯里是從來沒出現過的。
  那些天我就沈浸在CS里,成天成宿的打,用虛擬的血腥和暴力來發泄心中的郁火。
  眼瞅著春節就要來了,我卻還在宿舍里泄憤,家里打電話,我就支吾著說去同學家旅遊了,等春節過了再回去。我這麽說是怕親戚們問大學學習的事。
  時間來到了正月二十七,這天北京下了大雪。
  雪後的夜,北京格外的冷。
  這天晚上,我還在無窮無盡的殺人中,打到一點時,我覺得有點膩,就退出來想和兄弟聊會QQ,想問問他們春節時誰家好玩,我去找他們。
  登錄QQ後,我發現幾個兄弟都不在,好友里頭像亮著的就只有晴天。
  晴天就是半個多月前我向她買衣服的那個晴天,當時聊交易細節時用過QQ.
  晴天頭像是那個很清純的紅發女孩頭像。
  我實在太無聊,就對她發過去一個在嗎?我想問她再買兩件衣服添補一下心中的郁悶。
  大概過了一分鍾,晴天回我了,說她在。
  我說你這麽晚還不睡啊?
  她說睡不著,冷。
  我發過去一個笑臉,說上次買的衣服很合適,想再從她店里買兩件別的,有沒有什麽合適的推薦呀。
  她先遲疑了一會,然後說不好意思,最近趕著要過年,店鋪關了,要年後才開張呢。
  我說,這樣啊,那我年後再買吧。
  她說好的,我會爲你留意幾件適合你穿的。
  我說,謝謝了,從來沒見過像你這麽勤勞的賣家,等你回北京後請我請你吃飯。
  她說,我現在人就在北京啊,你要請現在就請吧。
  她發過來這條後,我嚇了一跳,因爲她QQ資料里寫的是廈門,又說趕著過年關店,我以爲她在廈門呢,就問她:你現在在北京?
  她說是啊,還沒回家呢。說完,又發過來一個腼腆的笑臉。
  見到這個笑臉,我心忽然砰砰的跳了起來,因爲我覺得她今天的聊天語氣有點怪異,很可能的,我今天晚上可以做點什麽。
  就在我陷入傻想時,晴天催我了:你到底請不請我啊,我還沒吃晚飯呢。
  我想說請,但又覺得太直接,就耍了個心眼說:你沒耍我吧?你在北京?我不信,你給我視頻看看,證明一下你在。
  晴天發過來一個苦笑的表情,說你等等。
  我不明白她說你等等是什麽意思,在很熟悉以後我才知道,原來她每次出現在我或其他男人面前時都要先好好的化一番妝的。
  我就那麽傻等著,心里熱蓬蓬的,喝了好幾口水才降下溫。
  大概過了20分鍾,晴天給我發來了視頻請求。
  我二話不說點了。
  晴天映入了我的眼簾,當時我有種要流鼻血的感覺。因爲她沒穿衣服,竟然只圍著浴巾!
  從視頻里能看出來,她是剛洗過澡不久,一頭長長的卷發用干發用的毛巾帽包在頭上,身上只圍了一條粉色的浴巾,胸雖一點沒露,但露著柔嫩的玉肩。
  視頻的清晰度不高,但我是第一次見到這麽真實的出浴美女,心火一下爆開了。
  晴天戴上了眼鏡,沖著鏡頭笑笑,打字說:看,我還在北京吧,這就是我公寓里。
  我這邊沒裝攝像頭,也幸虧我這邊沒裝攝像頭,要不非被她看到我吞口水不可。
  晴天見我半天沒說話,問我:還在嗎?
  我忙說,在。頓了一下,又打過去一句:你太誘惑人了。
  晴天笑了,說請不請我吃飯?
  我激動的說傻子才不請呢!
  晴天問:那你是傻子嗎?
  我說:我請你吃飯!
  晴天扶著胸,特別開朗的笑了。
  見美女這麽開心,我膽子一下變大了。我對她說:我請你吃飯可以,但你也得給我點回報吧。
  晴天似乎早就料到我會這樣,抿住了笑容,很自然的靠近了攝像頭,然後出乎我意料的,她竟然對著攝像頭把浴巾拉開了,露出了一只鮮嫩至極的乳房!
  我當時腦子嗡的一下,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我之前說要她回報,是希望她能給我多找幾件好看的衣服,沒想到……!這女孩也太開放了!
  我呆住了。
  晴天對著鏡頭嫣然一笑,又把浴巾拉好了,做出一個又驕傲又嗲的表情,給我打字說:這個回報怎麽樣?
  我愣愣的吞了口口水,說:你的胸真美。
  晴天笑了,眼睛挑了一下攝像頭,說:你還想看?
  我也不知道受了什麽鼓勵,竟然用最快的速度打出了一句:我不僅想看,還想嘗嘗。
  發過去後,我就仔細看晴天的反應。
  我發現我這個龌龊的要求並沒有引起晴天的反感。她淡淡的笑了笑,打字說:你過來陪我吧。
  我有點詫異的問:真的?
  晴天說:當然是真的。
  我太單純了,那時仍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就傻傻的問了一句:你想和我做?
  晴天嬌騷的咬了一下嘴唇,她的這個動作我記得很清楚,因爲那表情真的很勾火。她說:我想和你做。
  得到這樣的回答,就像遇到天上掉餡餅,我傻在了當場。
  那時的我真的很青澀,雖然也交過女朋友,但連法式舌吻都沒嘗過,只是在高中時傻傻的親過女孩的嘴,我之前全部的生命差不多都在籃球的世界里,到今天見到這樣的晴天,我才發現這個世界原來是這麽淫蕩的。
  說真的,當看到晴天只圍浴巾時,我心里就開始冒火,就想像A片里面的樣子干這個女孩。但當她真的同意我,而且是這麽輕易的就同意我時,我這個處男開始動搖了。
  我自作聰明的裝出一副老手的樣子問晴天:你哪有避孕套嗎?
  晴天笑了,說有,你直接過來就行了。
  我卻還傻傻的問:你真有?
  晴天不做解釋,直接從電腦桌下的一個抽屜里掏出了一盒避孕套給我看。
  我不知道那根神經出問題了,這時竟然說:你給我看看你下面。
  晴天愣了一下,不解的問我:爲什麽啊?
  我也不知道爲什麽,當時就是特想看,可能是因爲處男太猴急了,想看看真貨是什麽樣的。
  腦子飛快的轉了幾圈後,我找到了借口,說:我怕你在耍我,那次我放了你一次鴿子,這次你很可能是要耍我,讓我在大雪里白跑一趟。
  晴天很無奈的笑了。從她的笑容我能感覺到一絲哀怨,也有一絲生氣。
  她忍受了這樣的我,把攝像頭拿到了兩腿之間。
  我就見到她電腦里的視頻一直在晃,然後穩住了,但仍很模糊,什麽都不不清。
  晴天努力的調試著焦距。
  最後,我終於看到了晴天的私密處。
  我看過很多A片,所以對晴天的玩意並不陌生,然而在攝像頭里看真實的貨,是很讓人興奮的,晴天的屄顔色稍微有點深,顯然她不是純潔的處女了。
  這時我發現晴天的屄上忽然出現了兩根細嫩的手指,手指是晴天的。她竟然自己把她屄給撐開了!把她里面粉嫩的部分獻給了我的眼!
  我很吃驚,吃驚這個女人的開放。
  很快的,晴天就把攝像頭又擺回了桌上,淡淡的微笑著問我:這回可以了吧?
  都這麽問了我還有什麽可說的?我再猶豫就真不是男人了!
  我發春的敲擊著鍵盤,說:把你房間號發過來,我馬上就到!
  晴天笑著把她房間號給我了。
  我二話不說,關電腦,洗澡,穿衣服,出發!
  又是打車奔人大。
  路上我在琢磨著,自己會不會中別人圈套了?怎麽天下還有這麽好的事呢?
  我當時很傻很天真,以爲自己看透了社會的不可信性,但其實根本就沒有看到社會的不可預知性,以及女人的無窮淫蕩性。
  車很快的到了晴天的公寓樓。
  我匆匆的下了車,踩著雪進了公寓樓。
  可能是太夜了,守公寓樓的警衛已經睡著了,我沒打擾他,直接上了電梯。
  晴天住14樓。我按了14.
  在上行的過程中,我腦中一片空白。我想裝出一副輕車熟路的樣子,但我不知道該怎麽裝,甚至一度出現了猶豫的狀態。
  叮!
  隨著電梯到14樓的一聲脆響,我的意識堅定住了。
  都來到這一步了,就走到底吧,該怎麽著怎麽著吧!
  我平靜了一下心情,走向了晴天所住的1402.
  咚咚咚!
  我沒按門鈴,直接用手敲鐵門。
  只聽門里響起了一陣短促的拖鞋擦地的聲音,然後門開了。
  我以爲晴天已經脫光光在等我了。
  結果見到來開門的晴天竟然穿了一套很厚實的睡衣――上面是件亮黃色、畫著可愛卡通圖案的帽衫形睡服,下面是條亮黃色點著碎花的棉制長褲,腳上蹬著可愛的可通拖鞋。
  這樣的晴天是很有親和力的,比露屄給我看時讓我舒服多了。
  晴天對著我嫣然一笑,把門全打開,讓我這個龐然大物進屋。
  我裝出一副熟稔的模樣,剛一進門就摟住了晴天的腰。
  晴天也不反對,任我摟著她往屋里走。
  晴天租的這套公寓很小,進了鐵門里面是個玄關,玄關左側是做菜的一排爐火台,上面正擺著一堆亂七八糟的箱子,顯然已經很久沒開過竈了,玄關右面是衛生間的門。衛生間門關著,但看樣子里面空間不大。
  過了玄關就是臥室,臥室只有15平米左右。里面貼牆擺著一套電腦桌櫃和一張單人床,除此以外其他的地方就都是成包的衣服和試衣模特之類的網店用的東西。
  臥室的燈光很明亮,讓人心情很愉悅。
  晴天進屋後把電腦桌邊的一些化妝品清了清,對我說:屋里有點亂,你別在意。
  我坐到椅子上,一邊喝水一邊微笑說:我宿舍比你這亂多了。
  晴天坐到了我對面,把一頭剛干透的長卷發盤在了頭頂,樣子妩媚了許多。
  我聞著晴天屋里的淡淡清香,忽然找到了一種很溫馨的家的感覺。
  這些日子都在煩考試的事,直到這一刻,我才有了一種完全放松下來的暢然。
  晴天盤好了頭發,又戴上了她標致性的可愛眼鏡,仔細的看著我的臉,說:怎麽樣,你是想先請我吃飯還是先吃了我?大帥哥。
  我慚愧的笑了。我對我的身材很自信,但扪心自問,我還稱不上大帥哥,要叫普通帥哥還差不多。
  晴天語氣里帶著一分勾引的意味,我以爲我會把持不住自己,但我的表現還算不猴急,只是把晴天拉坐到了我大腿上。
  我低頭聞著她的發香問她:你爲什麽那麽想被我上啊?
  晴天把嬌小的身子靠進我懷里,把礙事的眼鏡摘下來放到電腦中上,淡笑著對我說:沒什麽爲什麽,我只是想找個人陪我睡覺。說完又補充一句:一個人睡覺,冷。
  我第一次這麽近抱女人,也不知道該怎麽做了。只能隔著晴天棉質的睡褲撫摩晴天滑滑的大腿內側。晴天的腿很細,我的手很大,那麽一抓,就感覺晴天的大腿要全被我手包住似的。所以我不敢使勁摸,只是一邊輕揉一邊問她:你被很多男人上過嗎?
  這個問題暴露了我的無知和單純。
  虧得晴天大方,及被我高大的形象吸引了,她才沒露出什麽不悅的神情。她撫摩上我摸她腿的手,說:現在是你在上我,不要問那麽多。
  我當時太傻了,又接著問出了一個白癡的問題,說:你現在就像被我上嗎?
  晴天無奈的笑了,靠著我的胸膛說:其實我只是想找個人陪我睡覺,做不做愛都無所謂的。
  我聽出了晴天語氣里有淡淡的埋怨意味,但也不知道該怎麽挽回,只能把手伸進了她帽衫性質的睡衣里,順著她小細腰摸上了她的乳房。
  這過程晴天都沒有反抗,但也沒有太多的反應。
  我輕輕的抓住了她一只乳房,她乳房沒有我預想中那麽大,我心里的感覺也沒有想象中那麽震撼,可能是因爲晴天的熱情不高吧。我把玩著她乳房說:我們上床吧。
  晴天嗯了一聲,從我懷里跳出來去整理床鋪。
  我在一邊脫衣服。在脫衣服的過程中,我又不知道那根神經出毛病了,白癡的問了晴天一句:你真的想和我做愛嗎?
  晴天盤跪著坐在單人床上,笑笑的看著我說:我只是想找一個男人陪我睡覺。
  可能是被晴天這種可有可無的態度剝離了信心,也可能是我傻到了覺得陪一個美女睡覺比干她更有意義,聽晴天一而再的說她只是想找個人陪著睡覺,我就說:那咱們就睡覺吧,摟著你睡覺一定會很幸福的。
  晴天淡淡的點點頭,穿著睡衣鑽直接進了被窩里,指指我背後的房燈開關,對我說:你上床前關燈啊。
  我沒等上床就把燈關了。然後傻傻的把衣服全脫了,只剩一條三角內褲。
  屋子里暗暗的,我摸索著上了床。
  只聽床嘎滋一聲,被我這個將近200斤的大塊頭壓下去好一大塊。
  就在我覺得晴天的床墊很軟時,晴天噗哧的笑了。
  我把她摟進懷里,問她:你笑什麽啊?
  晴天說:你好沈呀。
  我說:你要長到一米九六,你也會這麽沈的。
  晴天摟住了我的腰,把身子全黏在了我身上,說:你真壯,我要能長你這麽高就好了。
  她的話里帶著一絲較嗲,就像黑暗中的一根鞭子,抽上了我的欲望。
  之前還有點放不開,屋子一黑後,我也不在乎那麽多了,抱著這麽嬌滴滴的女孩,我實在不能容忍自己什麽都不干。
  我隔著晴天睡褲,捧住了晴天的屁股,一使勁把晴天碰著趴到了我身上。
  晴天摸到我堅實的身體後,也有了一些反應,很自然的摟住了我脖子給了我一個濕吻。
  我是第一次被女孩這麽濕吻,也不知道該做什麽了,使勁使勁的吸著晴天的舌頭,還使勁的把舌頭往晴天嘴里放。手上當然也不放松,隔著睡褲使勁的摳壓晴天並不大的屁股,把她往我身上壓。
  晴天可能都沒和我這樣的人做過愛,被我這樣的龐然大物把玩,她一定也是很興奮的。她用情的吮著我的舌頭,身子不停的在我身上扭擺。
  我能從她投入的程度感受到她心里的寂寥和欲求。
  我的心火也有些缭繞了,因爲我難以想像這樣的美女怎麽會這麽淫蕩,她一定被很多男人狠操過吧?
  我回想起了半個多月前第一次見她的情形,我想到她那時那個Fashion的打扮,我開始迷惑了:這個社會里難道真的有這麽多寂寞的美女嗎?
  我和晴天吻了很久很久,直到我隔著晴天睡褲,發現她褲裆有些濕滑了,才進入下一個步驟。
  我把晴天嬌小的身子側放到牆邊,學著A片里那些男人把手伸進了晴天的睡褲。
  剛才摸的時候我就已經感覺出來了,這個女孩褲子里沒穿內褲。果然,我手伸進去會後,摸到了一片濕潤的陰毛。再往里,我摸到了她已經濕得不成樣子的小屄。
  只一碰,晴天就受不住了,嬌騷的哼唧了一聲,急切的把自己的睡衣、睡褲脫了光光。
  我把赤裸的晴天半壓在身下,一邊吮她的背,一邊使勁用手指摳她的屄上面隆起的部分。
  那時我還不知道到底要碰女人哪里女人才會爽,只是傻傻的去摸。
  晴天應該看出了我的青澀,用柔軟的小手捧住我了我的手指,把我手指扶到了她的陰蒂上。咬著我耳朵說:摸我這兒。
  我左手使勁抓住了她的奶子,右手遵她的意,用力的摁她像珍珠一樣的小陰蒂。
  晴天被我摸的淫叫不已。
  我在她耳邊取笑說:你小聲點,小心隔壁聽到說你。
  晴天才不在乎那麽多,只是動情的叫著。
  我摸了她半天陰蒂,感覺到她屄里流出來的水都快把床給淹了,就用力的把兩個手指插進了她屄里。
  晴天身子一抽,“啊”的狂叫了一聲。
  我就覺得自己的兩指被她陰道夾住了,心里爽到不行,我使勁的抽插自己的手指,還不停的摳她屄里最深的部分,仿佛要把它屄給摳爛似的。
  沒幾下晴天就受不了了,急喘氣,用春吟加呐喊的語氣說:別摳了,別摳了,我要你真的上我,用你那里插我!
  她的話蠻含蓄的,但我聽的小腹幾乎都快冒火。
  這時的我下面不硬也不軟,濕濕的,早就流出好多類似於淫水的分泌物。
  我又使勁摳了她幾下,就把自己的褲子給脫了。
  晴天迫不及待的去撸我的雞巴。
  我一邊捏她乳房一邊問她:避孕套呢?
  她指了指床頭的一個盒子。
  我從盒子里掏出了一個避孕套,然後傻傻的打開了。自以爲很會的把避孕套給拉直了,然後撐開要往雞巴上帶。
  因爲從來都沒帶過,我也不知道該怎麽帶,結果帶了將近一分鍾也沒戴上。
  晴天看笑了,拿著避孕套對我說:別拉直了,直接套在頭頭上往下拉的。
  我倍受打擊的笑了笑,逞強說:我和我女友都不戴的。
  晴天沒說什麽,但黑暗中的我能感受到她眼里的欲望。
  她爬過我身子拿了個新的避孕套,要給我戴。
  我就任她戴。
  結果出現了一個大問題,這盒避孕套的SIZE很小,不適合我,我勃起後非常非常大,晴天怎麽套都給我套不上。
  這時我意識到我雞巴已經大的超過晴天的想象了,就把晴天壓在了床上,男上女下。
  晴天忍不了了,把雙腿打開,用糖到不行的語氣的說:不戴了,直接插我。
  我把她壓開後就這麽打算了,聽她同意,二話不說的把雞巴送到了她屄前。
  晴天摟上我的腰,使勁把頭向後仰著,腰放的軟軟的,要接受我的超級一操。
  我扳著她的兩個小腳丫,就像一個巨人在扳一只小狗。把她的腿徹底分開後,我使勁一挺腰,把火燙的大雞巴從頭到尾的插進了她濕熱的陰道里。第一次插進陰道,我的雞巴有點疼。但我想晴天的感覺會更疼。因爲她根本沒想到我會那麽長,我估計我一下插到晴天子宮頸部了,晴天大叫了一聲,兩個腿使勁的要夾上。
  我掰著她腿不讓她夾,抽出雞巴來,忍著疼和抽離全身的那種爽勁,又使勁的操了一下。
  晴天受不了了,“啊啊”的叫出了:“慢點,疼!”
  我才不聽她的呢,我把身子徹底壓在了她身上,不停的操動起來,每下都是深入的那種操。我200多斤的體重全都壓到了雞巴上,插到了晴天身體里。
  晴天怕是從來沒經曆過這麽凶悍的男人,都快被我干瘋了,連叫都快叫不出來了,只能從喉底發出一些盈盈的聲音。
  我身上出了很多汗,晴天身上也出了很多汗。
  我不懂深淺的奧妙,就是扳著她的腿,使勁的操。
  我能感覺到她在抵抗我一般被動的用陰道夾我的雞巴,但抽插了十幾下後,晴天也慢慢的適應了,春叫聲明顯有了節奏。她的腰也開始有了擺動,我明顯的感覺到我雞巴要軟。
  因爲是處男的第一次,我不知道堅持的意義,雞巴里有了一種欲射的感覺後,我也不會忍,就更瘋狂的插晴天的陰道。
  男人快射精前雞巴都會漲的很大,晴天感覺到我雞巴上的變化了,著急的嚷:你別射!我不許你射!繼續插我!
  聽她這麽一說,我心火頓時炸開了,下面也完全控制不住了,雞巴插到她陰道的最深處,呼的一下,我所有的欲火隨著精子排山倒海的沖進了晴天的子宮。
  晴天也發出了一聲長吟,還在使勁的晃著腰,用屄夾我希望我再抽動。
  而我已經委在她身上了。
  晴天幾乎是用哭腔淫叫著,摟著我壓在她身上的龐大身軀說:你壞死了!!你壞死了!!
  我是第一次干女人,射後也不知道該做什麽了,只能滿身是汗的先把雞巴拔出來。
  晴天喘了幾口氣後,開始找濕巾幫我擦,然後又自己去廁所蹲著把剛才我射滿她子宮的精子倒流出來。
  我躺在床上陣感慨,我的處男生涯就這麽結束了……
  晴天清洗完後,又回了臥室,問我需不需要去洗洗。
  我說我想先抱會兒你。
  晴天甜甜的笑了,鑽進被窩,枕到了我懷里。
  我忍不住去揉晴天的小屁股,那種柔嫩的手感別提多恣意了。
  跟著我問晴天,剛才爽嗎?
  晴天回摸上我有點軟的雞巴,嗯嗯著說:爽,就是時間太短了。
  我有點不服氣,大手又摳上了她的屄說,以後會好的。
  晴天笑了,說:還會有以後嗎?
  她說完就不說話了,閉上眼,像是要睡覺。我也沈默了。
  有那麽一刹那,我覺得我和晴天也許只會是這一夜情緣,不會再有後續了。
  然而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未來的我,將被這個女人變成一只徹頭徹尾的禽獸。
  全文完



















0.015100002288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