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相親記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相親記
我面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梳理了一下剛剛整理過的頭發,滿意的看
了看鏡中的自己。原本有些亂的頭發,只是打了點發膠就顯得有型了許多,整日
不變的制服換成了休閑裝,讓我變得瀟灑幾分,也讓人精神了幾分,真是「人是
衣裳馬是鞍」,這話說得沒錯。

  我之所以費勁力氣把自己修理了半天,不為別的,只是今天一個相熟的大姐
要為我介紹女朋友。自從我賭氣離開家孤身一人來到這個城市後,這還是第一次
有人給我介紹女朋友,其實不是我不想找女友,不過以自己菲薄的薪水要在這個
陌生的城市養活自己都有些困難,更何況找個女朋友?沒有經濟基礎的我想都不
敢想這個問題。

  不過自從認識了俞巍姐後,她就一直張羅著給我找女朋友,她總是對我說,
一個人孤身在外需要一個人疼你、關心你,自己才不會感到孤獨,這樣才有利於
我的成長發展……等等之類的話。

  她的這番熱情好意讓我盛情難卻,只好和她給我介紹過的幾個見過面,可惜
不是我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我,這樣我自己覺得沒什麼,倒讓她覺得不
好意思起來,更加起勁的給我介紹女朋友,讓我很無奈。

  俞巍姐比我大五歲,今年28歲了,可是無論是相貌還是性格,都給人一種
十七、八歲的感覺。自從她認識我後,就一口一個弟弟的叫我,而我呢,也自然
樂意認這個漂亮的姐姐。

  她身材不高,不到一米六,小巧玲瓏,不過結實渾圓的臀部在緊身牛仔布褲
的包裹下顯得是那樣的迷人,身材單薄的她偏偏一對乳房飽滿堅挺,凸起的雙峰
總是那樣顯眼。

  俞巍姐已經結婚了,並且流過一次產,不過這次流產卻絲毫沒有影響她的體
型。她老公是個生意人,一年到頭出差在外面跑業務,我認識俞巍姐大半年來常
去她家玩,可只見到過她老公兩次在家,我平時業余空閑時間沒處去就去她家陪
她玩,她家中有事也總是叫我去幫忙。

  一來二去她也沒有拿我當外人看,我去她家時她也穿的很隨便,有幾次她剛
洗完淋浴,穿著一件浴衣就叫我幫她一起收拾家務,那香肌雪膚、若隱若顯的酥
胸,還有那光滑圓潤的大腿,總是讓我欲火難捺,每天晚上當我難以入眠打手槍
時,俞巍姐的那副景像總是我的幻想對象。

  前幾天,俞巍姐又找到我,說已給我物色了個不錯的目標,是個學生,今年
19歲,家也是外地人,在她姨媽家借住。她的姨媽和俞巍從小是鄰居,想讓俞
巍幫她的侄女找個男朋友……等等。

  我一聽就差點暈過去,天哪,還是個學生?!我這點微薄的薪水養活我自己
就夠困難的了,再找個沒有任何收入的學生做女朋友?還是算了不要見面的好,
我可不想去賣血來養活我和她。

  可是俞巍姐還沒有征求我的意見就已經把見面的時間給定好了,無奈之下我
也只好硬著頭皮去見面。不過看情況再說嘛,如果真的合適的話,我也只能立刻
向家里認錯投降,向他們請求經濟援助了。

  約好的時間快到了,我也離開我租住的簡陋小屋,來到路口等俞巍姐。不一
會俞巍姐就開著車來了,我上了車,和俞巍姐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起來,也多少
了解了一些這個女孩子的情況。

  她是一所民辦大學的學生,比我小兩歲,家是外地的,來到這里後一直在她
姨媽家借住。她的姨夫原來是個公司的老板,前年出車禍死了,留下她姨媽和一
個女兒,也就是她的表妹。姨夫死後,她姨媽把公司轉讓了,車禍賠償金還有公
司轉讓的費用,足夠她姨媽一家的生活所需了。

  這個女孩子生性比較「瘋」,加上前兩年父母離異對她打擊比較大,來這里
沒兩年就惹了不少是非,她的姨媽想給她找個男朋友好管住她,所以就找到俞巍
姐問她有沒有合適的人選,俞巍姐自然就推選了我。

  聽完大體情況,我眩暈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原來我將要見到的是個「野蠻女
友」,天哪,我很想下車回家,我還想以後在家里當「一把手」說了算呢。我在
單位上就挺慘了,要是在家里再被修理的慘惜惜的,那人生還有什麼趣味,算了
見個面就算了,也不辜負俞巍姐的一片好意。

  車子沿著濱海大道一直駛到一片別墅區,這兒可是這座城市有名的富人區。
難道她就住在這里?果然,車子進了小區,在一座別墅前停下了。

  「俞姐,她就住在這里嗎?」我問俞巍姐。

  「是呀,小瑞,她們一家就住在這里。」俞巍姐笑吟吟的回答我。

  「直接在她們家見面呀?」我有些吃驚。

  「這有什麼?快進去吧,我們都晚到了。小瑞,進去後自然些,見到她要熱
情主動一些。」俞巍姐催促我趕快下車,我也只好隨她一起下車。

  俞巍姐按響了門鈴,和她朋友通了兩句話,電動門開了,我和她一起走向了
別墅。

  開門的是個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小姑娘,個頭約有一米六五,身材很單
薄,皮膚有些黑,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倒很靈動。

  「巍巍阿姨,你好久不來了。」小姑娘高興地撲向俞巍姐,俞巍姐也高興的
擁抱著她說:「琳琳,都張這麼高了,比阿姨都高了,快成大姑娘了……」

  是她嗎?我看著這個被俞姐叫做琳琳的小姑娘,長相可挺一般呀!我心里暗
想。這個小姑娘也不住的偷偷打量我,又在俞姐耳旁耳語了幾句,我見俞姐點了
點頭,小姑娘又瞅了瞅我,笑著把俞姐拉進了屋。俞姐沖我招了招手,示意我一
起進去。

  進了客廳,一名中年美婦迎了出來摟著俞巍姐噓寒問暖,那個小姑娘就站在
旁邊。看來這個婦人就是俞姐的朋友了,那這個小姑娘到底誰呢?是不是俞巍姐
朋友的侄女呢?我是比較急於想知道這個問題的,如果真是的話,我還是回家好
了。

  不過答案很快就知道了,這個叫琳琳的小姑娘是俞姐朋友的女兒,而要和我
見面的女孩還在樓上的房間里,不知在搗鼓些什麼。俞姐的朋友叫我們先坐下休
息,然後叫琳琳上樓去叫她姐姐,自己則和俞姐聊起天來。

  我靜靜的做在沙發上等待著,看來樓上那位小姐很忙,一時半刻還下不來,
百無聊賴的我打量起俞姐的朋友來。她約有三十五、六歲,不過保養得很好,看
起來連三十歲也不到的樣子,相貌要比她的女兒強很多,單看相貌,她女兒沒有
幾處似她。她的身上處處透著一股成熟女性迷人的韻味,和身旁的俞姐比起來毫
不遜色各有千秋,可惜似乎常年居家,氣質上有所欠缺,不如身邊的俞姐。

  正當我饒有趣味的比對著兩位美女時,身後的樓梯上傳來陣陣腳步聲,還有
兩個女孩輕聲說笑的聲音。我的心里一陣緊張,自從我和俞姐一起出來後我就一
直幻想著她的模樣,俞姐也沒有見過她本人,所以我只能想象著她的模樣,現在
就要見到本人了,我心里怎能不緊張呢?

  我回過頭去向樓梯望去,正好和她的的目光相對,「啊!」我和她同時吃了
一驚,怎麼會是她?我尷尬地回過頭來,坐在沙發上哭笑不得。我聽見身後的樓
梯上響起「咚咚」的腳步聲,好像是她也跑回樓上,只剩下俞姐和她朋友傻楞在
那里。

  天哪!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想不到讓我在這個城市丟了第一份工作,讓我
受盡羞辱的人竟是我這次要見面的人,想起她,我的怒火、委屈就不斷的湧上心
頭。

  自從我賭氣離家出走來到這里,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超市當收銀員,
就在半年多以前的一天,我正在櫃上收銀,就是和我見面的這位小姐在購物後來
到我的櫃臺前繳款,結果在她交給我的三百元錢中有一張百元券是假幣,按照超
市的要求,我立即退回,並對她說她的錢有問題,請換一張,結果沒想到卻惹惱
了這位脾氣暴躁的小姐,她當場和我大鬧起來,我只能按公司的要求忍氣吞聲,
並不住的向她解釋。

  但我的一味忍讓卻更讓這位小姐來了精神,鬧得更兇了,最後把我們部門的
經理給鬧了來,我們部門經理是一個剛畢業一年的碩士研究生,不過我很懷疑她
是怎樣混進大學,讀完碩士的,她的管理沒有一點水平,碰到問題就會一味的批
評你、羞辱你,在她的管理下,我們部門的人總是小心翼翼,害怕出一點錯,因
為只要你出了錯,就意味著你將會有幾天苦惱的日子過,我們部門那些有關系的
人紛紛調走了,剩下我們這些沒什麼門路的人只好每天看著她的臉色工作生活。

  部門經理來了後把我和她帶到了辦公室,然後就劈頭蓋臉的罵了我一頓,並
要我給她道歉,試用期馬上要到期的我為了保住這份工作,只能忍著滿腹的委屈
向她道歉。

  我本以為這樣就可以結束了,沒想到這個女孩還是不依不饒,依舊對我大罵
不止,我實在無法忍受她對我的羞辱就反駁了兩句,她竟然拿起桌子上的一個水
杯砸向了我,我躲閃不及被砸中了額頭。這時我的怒火已經再不能克制了,我憤
怒之下狠狠打了她兩個耳光……

  隨之我丟了我的第一份工作,試用期間應發給我的工資也被部門經理給全數
扣發了,身無分文的我隨即被房東趕了出去,街頭露宿三天後才找到今天這份工
作。沒想到今天又再見到了她,而且還是在這種場合下見面,我不知道她會怎麼
想,反正我是像吞下了一只死蒼蠅一樣惡心加別扭。

  俞姐和她朋友顯然還不知道是怎麼一會事,那個叫琳琳的小姑娘也楞在樓梯
上,氣氛一時間很尷尬。琳琳轉身身上樓去問個究竟,過了沒一會樓上就傳來了
那個熟悉到讓我終生難忘的潑婦罵街似的聲音,大體意思就是讓我趕緊滾,她看
見我都覺得臟之類的話。

  事已至此,再待著也沒什麼意思了,我和俞姐起身告辭,俞姐的朋友也是滿
臉尷尬的把我們送了出去。

  在路上俞姐問起我來,我就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給俞姐說了,俞姐只能
不住的安慰我,並發誓再給我介紹一個更好了。

  一路上我默然不語,那個女孩的叫罵聲不聽的縈繞在我耳邊,想我一個堂堂
男子漢竟然被一個無賴似的小姑娘整得這麼慘,我卻拿她沒有辦法,再想想來到
這座城市後自己被房東趕、被上司罵、被城管打、被同事嘲笑的種種遭遇,我胸
中的怒火不可遏止的燃燒起來。

  不知不覺,俞姐已經把我送到家門口了,我下了車,努力沖俞姐擠出一絲笑
容,轉身回家。我來到門口,想掏鑰匙開門,一摸口袋,啊!我的鑰匙不見了,
我急忙轉回去,幸好俞姐的車還停在路口沒走,我連忙上車在車里找了一圈還是
沒有,我頭上立刻冒出冷汗來。這串鑰匙不僅有我房門的鑰匙,還有我公司辦公
室的鑰匙也在上面,要是這串鑰匙丟了,估計我的這份工作也要不保了。

  我靜下心來細細的回想了一下,想了起來,原來我和俞姐去她朋友家時,因
為我口袋比較淺,我怕坐在沙發上是鑰匙會掉出來就隨手放在她家的茶幾上了,
沒想到走得太匆忙,竟忘記拿走了。

  我想打車回去取鑰匙,但俞姐非要陪我一起去,我不好意思再叫俞姐陪我跑
一趟,對俞姐說:「俞姐,還是算了吧,今天陪我出來的時間也不少了,還是趕
快回家陪姐夫吧,別讓姐夫等急了。」

  俞姐笑了笑說:「沒關系,反正你姐夫又出差了,我自己在家也沒事可做,
我還是和你一起去吧,我們快去快回,姐姐今天請你吃飯。」

  俞姐和我一起又去了她朋友家,很快就到了地方,俞姐讓我自己去拿,說她
就不再進去了,在外面等我,我下了車沖著俞姐笑了笑,轉身向她家大門走去。

  我按響了門鈴,開門的還是那個叫琳琳的小姑娘,我對她講明了來意,這個
小姑娘倒是很友好的讓我進去了。我走進客廳,哎!冤家路窄,那個女孩正好也
在客廳看電視,見我進來,原本還笑嘻嘻的臉立刻變了顏色,我不想和她再做糾
纏,拿了鑰匙轉身就走。

  沒想到那個讓我一聽就上火的聲音又響起來:「琳琳,你看看他拿了什麼?
別偷了我們家什麼東西,像他這樣的外鄉人手腳最不幹凈了,你一不小心他就摸
走你的東西。像他這樣賊頭賊腦的進來,一看就不想幹好事,琳琳你看他長的熊
樣,一看就是個小偷,真不知道那些警察整天做什麼,怎麼能讓這種人在大街上
走,想他這樣的怎麼還不趕緊抓起來,省得影響市容。」

  「曉明姐,他不過是將鑰匙忘在我們家了,他是來取鑰匙的……」那個叫琳
琳的小姑娘忿忿不平的對她姐姐說。

  「什麼呀,那是借口!」這個叫曉明的打斷她妹妹的話:「你懂什麼,像他
這樣的人就會用這種雕蟲小技,也不知道他父母是怎麼生下他來得,要是我呀,
有這樣的王八蛋兒子早就掐死了。不過看他這個樣,他父母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是王八蛋,他父母就是王八……」

  聽到這里,我實在是無法克制自己了,我可以被侮辱,但我的父母決不能被
侮辱!我憤怒地轉過頭來,狠狠的瞪著她,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我指著她,用
顫抖的聲音說:「你,再說一遍,你有種在說一遍……」

  她似乎被我的憤怒給嚇住了,向後推了兩步,見我沒有進一步的舉動,又大
罵起來:「我說你父母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是王八蛋,你父母就是王八!」

  我沖上前去重重打了她兩個耳光,那個叫琳琳的小姑娘急忙拉住我的手臂阻
止我,但她姐姐又撲了上來,像只瘋狗似的用她長長的指甲在我臉上挖了幾道血
痕,我掙脫開手臂推開拉著我的琳琳,憤怒的一拳打在她的小腹上,把她打翻在
沙發上,我這一拳打得她直打滾。

  我想轉身離開,一看,琳琳昏倒在地板上,我忙上前一看,原來剛才我推開
琳琳時用力過大,琳琳的頭撞到了茶幾上昏了過去。我有些著慌,這個局面可不
是我想見到的,我扭頭就想趕緊走,這個事情要是鬧大了,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
了。

  我剛走了兩步,忽然感覺腦後風響,我急忙側頭避閃,但是還是「砰」的一
聲,我感到一陣眩暈,我好像被一塊大鋼板擊中了,我摔倒在地上。我的頭雖然
很痛,但還算清醒,轉頭一看,一個沒見過的、長得又黑又瘦的小姑娘拿著一個
平底鍋站在那里,她見我看她,又舉起鍋向我砸來,我側腿一腳狠狠踹在她的肚
子上,一腳將她踹翻。

  我翻身爬起來,看見這個黑瘦的小姑娘已經被我踹背氣暈了過去,我剛松口
氣,擡頭一看,那個叫曉明女孩的正趴在茶幾上摸電話,我心叫不好,要是她報
了警,這個場面對我可太不利了,我把心一橫,一不做、二不休老子今天豁出去
了!我幾步上前,一腳踢向她的襠部,這下可踢了個結實,她「啊」的一聲慘叫
翻下茶幾昏死過去,我又抄起桌上的電話,在她頭上狠砸了兩下。

  我傻傻的楞在那里,看著客廳里這副場面,怎麼會成了這樣?俞姐還在外面
等我,要是她知道了會怎麼說?這些人醒了會怎麼說?我可怎麼辦?

  正當我發楞時,我身後傳來了俞姐的驚呼。我一看俞姐正站在門口,傻傻的
看著客廳里的場面。

  「俞姐,不是我的錯,是她們逼我的,是她們先動的手,我不知道是怎麼回
事……我只是掙紮了兩下……我……」我語無倫次的向俞姐解釋。

  俞姐沒有理我,急忙跑進來想叫醒琳琳,我看著俞姐不停地拍打著琳琳的臉
蛋、呼喊琳琳的名字,我的腦子亂哄哄的,這可怎麼辦?琳琳這個小姑娘對我還
倒挺客氣,可是她醒了呢,她會怎麼說?她會幫我說話嗎?畢竟那邊被我打暈的
可是她姐姐呀,我的腦子一團亂麻。

  「不能讓她們醒了,不能讓別人知道,這事不能傳出去,就是俞姐也不行,
我失去的太多了,我不能再失去什麼了……」一個邪惡的念頭湧上我心頭,就是
俞姐也不能讓她再走出這個屋子了,這個事情要是再傳出去,我面臨的至少是拘
留,我已經快一無所有了,我不能連自由也失去了,我摸起剛才那個打我的平底
鍋,一下子打在俞姐的頭上……

  我看著偌大的客廳里暈倒著的四個人,絕望的笑了笑,相親怎麼會是這麼個
樣子?我不想這樣,我只想過一個普通人應該過的生活。因為和家庭意見不和,
我賭氣離開了我的家、離開了我的父母,來到了這個城市,受盡了羞辱和白眼,
經過我自己的努力,我總算有了個還算穩定的工作,有了自己的一份薪水,雖然
我現在簡陋的居所遠遠無法和我以前的家相比,但這畢竟是屬於我的天地,是我
自由的空間。這一切都是我自己辛苦努力得來得,我不能失去這些,我不能失去
屬於我那可憐的自由。

  我厭惡的看著地上躺著的四個人,是你們逼我的,自從我來到這做城市就受
夠了你們這些人的冷嘲熱諷,是你們把我逼到這一步的,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
我沒什麼退路了,你們也不會有什麼退路了,大不了我們魚死網破,我最多失去
我僅有的自由或生命,而你們卻要失去更多!

  我冷冷的笑了笑,一個邪惡的念頭在我腦海里形成了。我走出屋子把俞姐的
車開進院子,將院門擋死,進屋後將房門和一樓的窗戶全部死鎖。現在好了,誰
也別想走出這座別墅一步了。

  我探了探俞姐的鼻息,還算正常,我的心安了下來,剛才我非常擔心我那一
擊會把俞姐打出什麼事,畢竟在這些人里,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俞姐受傷,也
最不希望俞姐被卷進來,可是偏偏俞姐非要和我一起來,又偏偏在一個不合時宜
的時候進來,雖然我感到很對不起她,不過為了我自己也只好這樣了。

  我四下找了一下,沒有繩子,這可怎麼好呢?只好找了幾條毛巾用它把俞姐
的手腳捆好,並堵死她的嘴,好讓她行來不能發聲。我看著躺在沙發上好像睡美
人一樣的俞姐,看著她那包裹在緊身牛仔褲下的渾圓結實的臀部,看著她那凸起
紮眼的雙峰,那股一直被壓抑的欲火突然蒸騰起來。

  抑制不住的欲火沿著我的小腹傳向我的下身,我的小弟弟又硬得難受了,想
不到我每晚性幻想的對象竟要讓我得到了,還是用這種方法得到的。

  我抽出俞姐的腰帶,解開褲扣,把她腳上套著的那雙精巧的涼鞋脫了下來,
俞姐那白嫩嬌小的玉足被我那在手里細細把玩。俞姐的腳型很好看,白嫩的腳趾
上輕點著彩色的指甲油,就像是彩色的花瓣,我把俞姐的腳趾含在嘴里用舌頭輕
輕撥弄著,我恨不能立刻把我和俞姐脫光了,讓我好好享用這副一直讓我幻想、
企望的肉體,可是現在我卻沒這麼寬余的時間讓我好好欣賞我的俞姐,我還是先
把她們都綁好了再去用心享受俞姐帶給我的快樂。

  我沒有找到繩子,但是她家的電話線可是夠長也夠結實,我扯斷了電話線,
反正留著電話也是禍害,用電話線把那個叫曉明的臭女人捆了個結實,這個臭娘
們,太惡毒了,等會我要你好好嘗嘗我的厲害,叫你狠!

  我本想用毛巾堵死她的最,可一想這太便宜了她,我脫下我的襪子,連同茶
幾上一塊抹布塞進她的嘴里,又把她的腰帶抽了出來,我這時才仔細觀察這個天
生和我過不去的女人。別說,這個小姑娘長的還真挺漂亮,就是和俞姐比也遜色
不了多少和她妹妹琳琳比起來,這個小姑娘相貌上倒更想俞姐她朋友,要不是她
這種惡劣的性格和那些不愉快的記憶,當我的女朋友還真可以。現在嘛,女朋友
是不用當了,就等著當女奴吧!

  我狠狠的捏了她胸部兩把,沒戴胸罩,乳房彈性也很好,夠辣,我喜歡。

  我用兩根皮帶把琳琳的手腳捆好,又把她抱起來放在茶幾上用我的皮帶把她
固定好,就還差一個了,用什麼再去捆那個用鍋砸我的女孩呢?這個不知名的小
丫頭可真狠,竟然用平底鍋砸我,我可一定要好好招待招待她!

  我翻箱倒櫃,找到了一大卷膠帶和一把鋒利美術刀,還有盒大頭針,膠帶這
個東西也不錯。我把她靠放在椅子上,用膠帶把她的雙腳綁在椅子兩跟腿上,將
她雙手反綁在椅子背上,用膠帶封死她的嘴,好了,大功告成了。

  我在一樓客廳里轉了兩圈,發現了個地下室,嗯,這個地方關人不錯,我又
轉了一圈,沒有別人了,可我總覺得好像還少點什麼,還少什麼呢?啊,我猛然
想起來了,是俞姐的朋友,不知道為什麼她沒有在家?我的冷汗頓時下來了,她
在沒在家?出去了嗎?要是她出去了,什麼時候回來,她在家為什麼剛才這麼大
動靜她都沒有出來?

  我急忙逐屋尋找,一樓沒有,我順手在廚房摸了一把刀,小心翼翼的上了二
樓,二樓面積也不小,有三間臥室、一間書房,還有一間堆放著雜物,另外還有
間浴室,我小心的一間間找,都沒有,只剩下那間緊閉的浴室了。我小心的湊過
去,把耳朵貼在門上細聽,果然里面傳來流水嘩啦的聲音,好像是有人在淋浴。
是俞姐的朋友嗎?還是另有其人?畢竟剛才差點打暈我的那個小姑娘我來時就沒
見到。

  不過她們家的隔音效果還真好,我在門外聽都只能聽到輕微的淋浴聲,怪不
得剛才一樓鬧翻天,這里都沒有聽到。我試著旋動了浴室的門把手,哈哈!門竟
沒有在里面死鎖,我輕推開門小心的閃了進去,里面雲霧蒸騰,一片霧氣茫茫,
只能看見一個模糊的影子在淋浴。

  「琳琳,怎麼不聽媽媽的話,又不敲門就進來了。」哈哈!是俞姐的朋友,
她也沒有離開,再也離不開了。想到這里,我得意的笑了。

  我的笑聲驚動了她,「誰呀?滾出去,我喊人啦!」俞姐的朋友驚恐的大叫
起來。浴室里霧氣太濃,她並沒有看清是我。

  「阿姨呀,我才剛離開一會就不認識了嘛,可真健忘呀!」我笑嘻嘻的打開
換氣扇開關,霧氣很快消散了。俞姐的朋友驚恐的蜷縮在浴缸里,慌張地用雙手
遮掩著自己的身體,噴頭掉落在她的腳邊還在不停地噴水。

  她終於看清是我,膽氣似乎壯了點,「滾出去,你再不走我就叫人啦!我報
警啦!俞巍呢?俞巍!……琳琳!琳琳!」她大聲的叫嚷道。

  「阿姨,省點力氣吧,不管你女兒琳琳,還有那個臭婊子侄女,都已經被我
在樓下捆了個結實了,她們就是想動一動也困難,更不要說上樓來幫你了。」我
笑著對她說,一邊得意地欣賞著她那瑟瑟發抖的赤裸嬌軀。

  「你、你……你想幹什麼?……你不要亂來,我、我老公一會就回來……」
俞姐的朋友見沒人來,緊張的說。

  「哦?你老公會回來嗎?好像現在還沒有從天堂或地獄回來的返程車票呀!
我想幹什麼呢?我想幹你,還有你的女兒和那個臭婊子。這就是我想幹的。」我
一臉壞笑的說。我自己都很驚奇自己能流利地說出這些話來,看來我還是很有做
壞人的天份呀!

  「別……別,你別亂來,我可以給你錢。你想要多少?我可以給你錢,你放
過我們吧……我是俞巍的朋友,看在俞巍的份上不要亂來呀!」她幾乎在哭著哀
求我。

  「我想要多少?」我裝出一副思考問題的樣子:「嗯……我想要你們母女,
還有那個臭婊子;俞巍姐嘛,看在她的面子上我就輕點幹你,省點力氣幹你,畢
竟她還在樓下被我綁著等著我幹呢!」我不想再和她廢話了,看著這嬌美的身軀
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痛苦,畢竟下身的小帳篷這樣一直撐著是件很辛苦的事情。

  「阿姨,你最好不要掙紮亂動,你家廚房這把刀可是很鋒利的,我可不想一
失手在你白嫩的肌膚上留下什麼傷痕,更不想把阿姨那美麗的臉蛋給弄花了。」
我隨手關死浴室門,步步向她逼近。

  她只是蜷縮在浴缸里,驚恐地望著我慢慢走近,漂亮女人總是很在乎自己的
相貌,俞姐的朋友也一樣,我的威脅不知道她聽沒聽進去,反正她害怕得連叫喊
都忘記了。

  看到她這副樣子,我知道自己不會遇到多強烈的反抗了,手里這把刀反倒會
礙手礙腳,或許一不小心反而會傷害她,我將刀扔在門口的角落里,這樣她就不
會接觸到刀了。

  浴室太潮濕悶熱了,加上我體內蒸騰的欲火,我只好把自己快速脫了個幹凈
讓自己清涼一下。「阿姨,浴室好熱呀,我們一起洗個澡涼快涼快吧!」我跨進
浴缸,走到她身前。

  這時她好像才回過神來:「啊!不要呀!救命呀!放開我……」她奮力推了
我一下,想避開我那伸向她的雙手,我早有準備,趁機抓住她的手臂,趁勢反扭
過來,膝蓋一用力,將她頂翻在浴缸里。

  她那雪白的玉臀正好對著我,略成褐色的肥厚陰戶加上濃密的陰毛,帶給我
強烈的感官刺激,我本已經硬得要命的肉棒現在更難受了,我原本想還和她繼續
玩貓捉老鼠的遊戲好好玩弄一下這個成熟的美婦,可現在我實在無法忍耐了。我
一只手扭住她的胳膊,用腳踢開她緊合著的雙腿,深吸一口氣穩住心神,大肉棒
對準那微張的桃源洞口,揮棒直刺而入。

  「啊……」我們幾乎同時發出了叫聲。我是滿意的,而她則是痛苦和絕望的
叫聲。感覺太棒了!自從我賭氣離開家後,我的女友也不像我想象的那樣與我同
甘共苦和我一起走,而是理智的選擇了與我分手,我這大半年來也就沒有女人可
碰了,這下可好,我的小弟弟終於可以解禁出關了。

  「嗯……嗯……」我一邊用力抽插,一邊發出滿意的聲音,感覺太好了,比
我以前的女友感覺好多了。別看她已經生過小孩了,可是陰道的肉壁還是緊緊包
裹著我的肉棒,可能她好久沒有作愛了,陰道還比較幹燥,雖然沒有她淫水的潤
滑,卻毫不影響帶給我的快感。

  經過我幾十下抽插後,她的淫水慢慢分泌出來,久違的快感也陣陣襲向她心
頭,她的身體漸漸背叛了她的意誌,她被我緊緊按在浴缸里,只能任由這份強加
的快感去摧毀她的意誌。慢慢地她的屁股不像一開始那樣死命地亂晃阻擋我肉棒
的進攻了,而是變成有規律的搖動,迎合著我肉棒的每一下抽插,原本還是低聲
抽泣的嗚咽,變成了輕聲的吟哦。

  我知道她已經快要讓快感征服了,於是我松開緊扭住她手臂的手,讓她雙手
撐住浴缸好舒服一點,我的雙手則扶住她的腰部,讓我的抽插更為有力。隨著我
抽插的速度不斷加快,她的叫聲也逐漸清晰,我也在她漸大的叫聲中達到了快樂
的顛峰,我猛抽幾下悶哼一聲,把我炙熱的陽精盡數射到她的花心里。她幾乎同
時也達到高潮,洪水似的淫水也迎著我的陽精湧了出來。

  我得意地伏在她身上,聽著身下玉人的嬌喘,忽然想起一事,剛才光顧著幹
她了,連她叫什麼都不知道。我起身扶起她讓她靠在我身上,懷中的玉人好像還
沒有在剛才的高潮中恢複過來,臉上紅潮仍未退去。

  我一邊玩弄著她那有些松軟的大奶子,一邊摟著她在她耳邊問道:「阿姨,
剛才的感覺怎麼樣呀,是不是高潮的感覺很爽呀?守寡的滋味可不好受吧?沒有
精液和肉棒滋潤的女人可是容易老得快呀!怎麼樣呀阿姨,剛才我服侍您還可以
吧?阿姨小穴里的水好多呀……」

  她終於在高潮中恢複過來,意識到自己的樣子很羞恥,原本還發紅的臉變得
更紅了,她用力扭動了一下肩膀想掙脫我的摟抱,卻沒有掙脫,我用力捏了她奶
子幾下,說:「阿姨,何必呢,剛才不是挺舒服的嗎?不要裝了,我們要不要繼
續剛才的快樂呢?對了阿姨,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她聽見我要繼續,用力掙紮起來:「不要……不要呀……放過我吧……不要
呀……」

  「不要什麼?」我有些惱怒:「不要肉棒嗎?好!不要,我看你要不要?」
我又把她按在浴缸里,讓她的屁股高高翹起,翻身騎在她身上,「啪、啪」兩巴
掌打在她那肥嫩的大屁股上:「不要……好,我叫你不要……」

  我拿起淋浴噴頭把水流調到最大,微熱的水流激射出來,我把噴頭對準她的
小穴和屁眼,讓激射的水流沖擊著她這兩處敏感地帶:「我看你要不要?」

  「啊∼∼啊……難受死了……啊……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再來了……
啊……」她發出了哀求的聲音。

  「難受,還不要?好,我讓你好受些。」我拿起一塊搓澡的刷子,在她陰戶
上磨了起來:「怎麼樣阿姨,感覺好些了嗎?要不要我用力些呀?」我逐漸加大
了力氣。

  「啊……不要呀……不要呀,求你啦,饒了我吧……啊……難受死了……」
她都哭出聲來了。

  「阿姨,想不難受也行呀,可是剛才是阿姨說不要的呀,我為了滿足阿姨的
欲望,只好找其它東西代替了。想不難受就開口要呀,我的肉棒給阿姨的快樂阿
姨又不是不知道。對了阿姨,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叫什麼呢!」我一邊聽著她「不
要」的哀求,一邊為她擦洗著陰戶和屁眼。

  「不要呀……啊……啊……」我一聽她還不要,惱羞成怒,沒想到這個女人
還挺頑強,惱怒的我倒轉過刷子,用手柄抽打著她的陰戶和臀部。

  「啊……啊…………不要呀……啊……痛呀……停下呀,別打啦……我……
我叫……李鳳吟……啊……」她終於說出了她的名字。

  「李鳳吟?名字不錯,但不知道阿姨名字里的最後一個字是淫蕩的「淫」呢
還是吟詩的「吟」呢?」我也停止了抽打。

  「是……是吟詩……的「吟」。」李鳳吟上氣不接下氣的回答我。

  「哦,不過改成淫蕩的「淫」比較貼切。」我的手指沾了點她小穴的淫水,
說:「不過打了阿姨的小騷穴幾下子,阿姨的淫水又出來了,還不少呢,阿姨是
不是又想要了?」

  「不……哦……哦……不。」她慌張的說,看來是讓剛才那幾下子打怕了,
這次沒敢說「不要」。

  我站起身來,肉棒在她面前晃了晃,說:「哦,阿姨還是不想要,不過阿姨
的小騷穴淫水流得太多了,多不衛生呀,我還是替阿姨好好的清洗一下吧!」

  我又拿起噴頭,將水量調到最大,強烈的水流激到我身上,讓我感到又麻又
癢,難怪剛才李鳳吟她這麼難受,這種感覺的確不好受。她見我又把噴頭打開了,
驚慌的連忙擺手說:「不……不……不要呀!求你了,放過我吧……不……不要
再來了……」

  「阿姨,我已經多次重複了,想不要也可以,只要你開口求我呀,阿姨,不
要再堅持了……」我笑著抓起她的腳踝,分開了她那顫抖的雙腿,柔嫩的小穴再
次面對激射的水流。

  「啊……不要呀……」在她的叫聲里,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清洗工作。沒想
到這個女人還挺頑強,不過我有的是時間,我到要看她能挺多長時間。

  半個小時後,李鳳吟累得癱倒在浴缸里,經過半個多小時的水涮、抽打以及
灌腸的折磨,這個剛才還嘴硬的女人已經完全屈服了,她現在只能無力地躺在浴
缸里,默默地忍受著也享受著那個男人火炭似的肉棒在她那已經紅腫的小穴里肆
意抽插,那根火熱的肉棒不僅帶給了她屈辱,也帶給了她久違的快感。

  當我再次把濃濃的陽精射入李鳳吟那美妙的小穴里後,我也感到一絲疲倦,
我坐在浴缸邊休息了一下,得意地看著這個已經屈服了的中年美婦,沒想到在她
身上耽誤了這麼長時間,也不知道下面那幾個人的情況怎麼樣了?不過耽誤這一
會也值,畢竟這麼美妙的肉體我還是第一次享用到。哎!我原來的女友和她比起
來,簡直就像青澀的果實一樣。

  「阿姨,怎麼樣了,休息夠了嗎?」李鳳吟聽到我這句話,眼里閃過一絲驚
恐又帶著一絲期盼。我知道她顯然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繼續說:「阿姨,不要誤
會,你也累了,我們先不要操了,我的意思是我們一起下樓吧,俞巍她們還被我
綁在樓下那,這麼長時間了,我們該下去看看了。」






















0.0155360698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