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大戰準新娘同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因為要趕一個提案,所以加班加點通宵工作,從週二早上9:00開始直到
週三晚上12:00,連續奮戰整整39個小時。
  我叫鄧楚文,廣告公司的客戶經理,30歲了,收入還不錯,但加班對於廣
告公司來說是家常便飯,老婆也漸漸習慣了,所以就加班來說本來實在不值得一
提,但是公元2006年10月17日加班到18日午夜12點卻有必要一說,
最後我的提案大獲成功都不是關鍵,關鍵在於午夜12點後的15個小時。
  故事要說的清楚,有些背景就必須要交代,但有些我會穿插在故事裡面說,
這裡先要介紹另兩個關鍵人物。
  周文媛,女,27歲,身高168釐米左右,體重應該在51公斤上下(根
據我抱起估計出來的),三圍不是很清楚,胸不是波霸型,可是很堅挺,臀部非
常豐滿且上翹,腰身纖細,小腹平坦。她的長相不是非常靚麗的類型,不過很耐
看,而且非常具有知性女性的那種氣質韻味。她是我的同事,公司的文案指導,
有一個交往了一年多的男友,已經決定將在2006年11月9日結婚,我的這
個提案她也要參與,所以跟我一同加班。
  文媛人比較開朗,平時比較話多,尤其跟我很說的來,用她的話說覺得我像
她的大哥哥,於是有些親密動作她自己不覺得,可我畢竟是男人,刺激襲來偶爾
也要意淫一番,所以,她在我的想像中早已經被我奸過很多次了。
  故事正式開始在10月18日(週三)午夜12點,因19日下午3:00
要正式提案,而當時我的工作基本完成了,就是還有部份創作稿純純還在修正,
文案部份也基本完成了,不過文媛在做最後的校對。為了給19日的提案儲存精
力,我給文媛和純純交代了幾句後就進休息室睡覺去了。
  公司的休息室不大,有一個可以折疊的沙發床,一張小桌子,平時會在這裡
開一些頭腦風暴會議,折疊沙發床打開也不是很大,一個人睡還蠻舒服的,兩個
人的話就有些擁擠了。
  因為我老婆習慣裸睡,天氣涼一些的時候會穿一個很短的睡裙,站起來只能
遮住屁股,躺下就很容易露出下半身了,我常常在加班到深夜回家,那時她通常
都睡了,我疲憊的時候呢就先睡,半小時到一小時後開始跟老婆做愛,不是很累
的時候就直接抱住老婆,開始上下其手,通常十分鐘左右,就可以讓老婆在睡夢
中激起情慾,然後我就長驅直入,老婆的身體很敏感,在睡夢裡面愈發嬌羞,通
常要我抽插半個小時左右才會醒來(這也是另一個故事,所以會放在以後記敘,
這裡只是強調我的習慣)。
  睡得迷迷糊糊之中,我早就忘記了這是在公司休息室,還以為是家裡的大床
呢,一個翻身,抱住床上的老婆,發現老婆竟然穿著衣服,我迷迷糊糊的說了一
句「怎麼還穿著衣服啊?」,其實那時我自己也穿著衣服,雙手自然的就拉起她
的衣服,從下面伸進衣服裡面,握在老婆的乳房上,開始揉捏起來。
  我的慾望很快就升騰起來了,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也穿著衣服,雖然覺得很奇
怪,可是也沒有深思,迅速的解開自己的褲子,釋放出早已暴漲的肉棒,一隻手
繼續揉撫著老婆的乳房,另一隻手已經遊走到了老婆的小腹下。
  當時真的是隻覺得奇怪,並沒有其他想法,因為我發現老婆穿著裙子,裡面
還穿著短褲,是那種平角的蕾絲透明紗線的內褲,老婆都是裸睡,而且穿的也大
都是T字褲。但是慾望來了,我也沒有想太多。
  我直接將手輕柔的探進老婆的內褲,撫摸起老婆的陰部花瓣,很濕,加上感
覺到老婆的不同,有強烈的陌生感,更覺刺激,於是將老婆的短褲褪下來,露出
潮濕的花園,再把老婆的屁股向我身邊摟了過來,暴漲的雞巴在老婆的穴口摩擦
了幾下,然後便挺進老婆的花園深處,我微微感覺到了老婆的抵抗,於是一手摟
住老婆的腰,一手摟捏著老婆的乳房,下身開始挺動抽插。
  「老婆,今天你怎麼了,還穿著衣服睡?」我問道,但感覺到的是老婆更用
力的掙扎,其實在做愛時候,適當的掙扎真的更能刺激男人的慾望,我當時就是
更覺得刺激,於是抽插得就更加猛烈了。
  「老婆,你什麼時候穿這樣的短褲,什麼時候買的啊,我怎麼沒見過,是不
是想穿給別的男人看啊?」我接著說,還開著玩笑(我和老婆做愛時候常常說些
彼此覺得刺激的話,有時候還有角色扮演遊戲呢)。
  老婆被我插得發出了悶哼聲,似乎停止了掙扎,我伸手抬起老婆的一條腿,
身體稍微橫過來一些,讓雞巴更深入的插進老婆的陰道,老婆呻吟的厲害起來,
不過明顯的能感覺出老婆在壓抑她的快感和呻吟。
  這時我發現床的兩邊多了扶手(沙發的扶手),不知道怎麼的突然一個激靈
反應過來這不是在家裡。霎那間我的腦中一片空白,不停地回想剛才覺察出的不
同和陌生——穿著衣服睡、穿我沒見過的內褲、乳房堅挺(老婆的乳房是那種白
白大大軟軟的感覺,很溫暖,而現在摸到的是堅挺、刺激、青春的感覺)、有掙
扎反抗(老婆如果就是在夢裡面也是順從和歡暢的)。
  插入的感覺也不同,老婆的是濕潤柔軟一圈一圈的收縮吮吸,現在的感覺是
陰道口非常的狹小,緊緊的箍住陰莖,但穴內卻很寬敞,內壁的刺激是點狀分佈
的,恰好我的龜頭非常大,在這樣的穴內實在是加倍的舒服,這樣的穴事實上也
是需要我這樣的大龜頭加長陰莖來刺激的(後來的故事也證明了這一點)。
  我還在呆呆的想著,身下肉體的動作卻喚醒了我,發呆的同時,肉棒深深的
插在柔美的穴內忘記了動作。女人可以忍住誘惑,卻絕忍不住深插在穴內碰著花
心的肉棒一動不動。
  「嗯……快……嗯……快動……快……快動……嘛!」
  是文媛的聲音,我把她的身體扳了過來面對我,真的是文媛清秀的臉,可是
表情是我從沒見過的誘惑神情——大家可以試想一下,平時端莊秀麗,書華氣質
的女人,現出的淫蕩表情會是多麼的動人。
  我顧不得多想了。
  起身!
  抽出肉棒!
  文媛緊緊的拉住我,雙手抱住我的腰,不讓我的大雞巴抽離她的嫩穴。
  但無疑她抵不過男人力量。
  我站在沙發床邊!
  俯身!
  把文媛身體抱起橫放在沙發床上!
  拉開她的雙腿!
  碩大的龜頭頂在文媛叉開雙腿暴露出來的毫無防護的淫穴口上!
  文媛用力把腿打開的更大!
  腰部用力向上挺!
  我勢大力沉的用勁壓了下去!
  伴隨著一聲快樂的尖叫,大龜頭陰莖全根沒入文媛的淫穴!
  那種舒爽的快感刺激著我,我奮力的抽插著,勢大力沉,文媛在我身下快樂
的大叫起來。
  我攬起她的頭,親吻她的嘴——文媛的快樂叫床聲被堵成了嗚嗚的叫聲。
  我稍微放緩了抽插的頻率:「小聲點!純純還在外面呢!」
  「她……啊……她……肯定……肯定……回……回去……去了……」說完這
句,文媛興奮的又肆無忌憚的淫叫起:「啊……好舒服……啊……太舒服了……
哦……哦……我……我……從來……沒……沒這麼……舒服過……啊……」
  伴隨著最後一聲超高分貝的喊聲,文媛兩手緊緊的抱住我,雙腿收緊纏在我
的腰上,穴內緊緊收縮,將我碩大的龜頭包裹得嚴嚴實實的,無比刺激,並且有
一股熱流全面浸淫著我的龜頭,陰莖更是被陰道口越箍越緊,幾乎就要突破我的
極限。就在這時候,文媛全身突然鬆了下來,橫癱在了沙發床上。小穴也沒有剛
才收縮的那麼緊了。
  連續五百下的衝刺讓文媛高潮了!
  我無法抑制自己,瘋了一般的衝刺起來。
  一分鐘以後,文媛全身的肌肉又繃緊了,淫叫聲一浪高過一浪。
  而我是招招見底,棒棒到心,每一下都直抵文媛的穴心,文媛如瘋了一樣,
喊著:「啊……要死了……舒服……」
  「哦……爽啊……瘋了……快點……」
  「再快點……啊……」
  「到了……啊……又到了……啊……」
  隨著文媛的第二次高潮,我也噴射出了精液,一滴都沒有浪費,全部灌進了
文媛的淫穴。
  文媛無力抗議:「你……怎麼……射進了……我……在……危險期啊……」
  我趴在文媛身上,雞巴還插在文媛高潮後穴內,文媛每過幾十秒小穴還會痙
攣收縮一下,滋養著我射精後已經疲軟的肉棒,我用手和腿支起自身的重量,身
體卻緊貼著文媛。
  過了一會,我伸手在沙發床邊打開了休息室的燈,看著文媛。
  只見文媛臉色潮紅,眼神迷離,上衣凌亂的卷起露出一邊的乳房,我探起些
身,視線向下移動,文媛平坦的下腹隨著呼吸起伏著,撩起的裙子搭在小腹上,
我再抬起些身體,看著我和文媛身體的相聯處,一片狼藉,文媛的兩腿還保持大
開著,一條腿平放著,一條腿卻搭在床邊了,白紗蕾絲透明的內褲掛在腳踝上。
  「在看什麼?」文媛眯著眼睛問,聲音完全沒有了平時那種爽朗的天真感,
代之一種無比慵懶的媚惑感覺。
  「看我的小文媛是怎麼淫蕩的啊!」我挑逗道,感覺下腹部的慾望又有些升
騰起來!
  「討厭了……就知道欺負人家!」說著文媛還用小手打我兩下!
  「不是你跑到我床上來勾引我的嗎?」我說著還故意下身動了幾下。
  「才……沒有呢,人家只不過也是太睏了才過來休息的嗎?誰知道你竟然是
個色狼。」
  「我是色狼!?你好好的休息幹嗎把胸罩脫下來啊?」
  「都……戴了一天一夜了!睡覺……嗯……當然脫下舒服……嗯……囉……
討厭了……你……嗯……還來……」
  我已經開始感覺到肉棒似乎又恢復了一些,慢慢的硬了起來,於是緩緩的有
節奏的又開始抽插起來!(天哪,我自己都吃驚我恢復的速度,已經有五年沒有
這麼快的恢復了,跟老婆在戀愛時候偷嘗禁果,大學三年級,第一夜做了四次,
3分鐘、15分鐘、40分鐘、70分鐘,之後一發不可收拾,大學畢業兩年後
結婚,三年時間裡,老婆的穴被我插了近千次,幾乎是夜夜春宵啊!可是結婚後
慢慢就沒有那麼激情了,頻率也開始降低,每天一次到每週三次到每週一次,而
且開始需要些別的刺激才有激情來,更不用說射精後三分鐘之內重新硬起來了)
  「別動!」文媛緊緊的抱住我,小穴用力地夾住我的大雞巴說道。
  我停下動作:「不舒服?」
  「不是!」文媛把搭在床下的腿移到了床上,接著道:「等一下了,讓人家
休息下嘛。人家從來都沒有這麼舒服過,所以要多回味下,順便休息下,恢復體
力啊!」
  「從來沒有舒服過,你跟你男朋友,不對,你準老公(突然想起文媛一週前
發的喜帖)難道不做愛?」
  「當然做了,不過他沒你這麼會害人(聽聽吧,女人怎麼都這樣,自己爽成
這樣還說我是害人)。他……他的那個沒有你的那麼長,……那個頭頭也沒有你
的那麼大,每次進來都沒有什麼感覺。再說也很久沒有做了,因為說要等結婚那
天嘛,都怪你!!」說完又跟調情似的打了我兩下。
  原來這樣啊(看來如果女人慾求不滿,真的是有機會就容易出軌的啊,看來
這次便宜我了)。
  「文媛,那以後我看來都要我幫你了!下次介紹你男朋友我認識,我好好教
教他啊!」
  「你壞死了,想得倒美啊!你以為我是什麼啊?」
  「你是我的小老婆啊!」說完我又開始耕耘起來了!因為看到文媛好像恢復
了一些,而且陰道內的律動也快且強烈了起來。
  「啊……啊……啊……嗯……嗯……」文媛也禁不住呻吟開了。
  我抬起文媛的雙腿,將它們架在我肩上,雙手從文媛的胳臂下環繞在她的背
上。一把抱起文媛,然後站了起來。文媛的嫩穴更加緊密的貼著我,大龜頭在裡
面跳動,隨著我手上用力,將文媛一下一下拋起落下,文媛的雙手也環在我的脖
子上,小穴有如熟透了一般,淫水不斷地淌了下來。
  我在休息室走動著,一邊插著文媛的穴,同時吩咐文媛拿起一個靠墊放在休
息室的小桌子上,然後將文媛放在了桌上,脫下了文媛的上衣,文媛的上半身變
成了赤裸的了,下身的裙子依然裹在腰間。我深深淺淺的又抽插了起來,文媛呻
吟不斷。
  接下來又換過幾個姿勢,比如讓文媛背對我站在地上,翹起屁股,上身撐在
桌上、床上……期間文媛又高潮了兩次,我也沒有停下,一次抽插著,現在文媛
的聲音都已經有些啞了,可是我還是沒有覺得要射的感覺。
  我再次把文媛的雙腿架在我的肩上,抱起她:「我要把你放到你的辦公桌上
去插你。」
  「嗯……嗯……不……要……嗯……」文媛無力地拒絕著。
  我抱著文媛,打開休息室的門,一邊插一邊走,辦公室裡面靜悄悄的,只聽
見插穴時的拍擊聲和文媛無力的「嗯……嗯……」呻吟聲。有兩台電腦沒有關,
屏保的藍光使得室內還有些亮度。
  我把文媛放在了她的辦公桌上,拿起桌上文媛和男友的婚紗照,放在文媛的
面前,文媛呻吟著,把相框翻過來放在身邊:「嗯……討厭……嗯……你……」
  「我們把燈打開好不好?」我問。
  「嗯……不……嗯……不要……不……嗯……不要。」文媛連連拒絕。
  文媛越拒絕,我越覺得刺激,於是一把抱起文媛,走到牆邊,打開了辦公室
內其中一盞燈(安全起見,沒有多開)。
  有了燈光的照明,更顯出了文媛的嫵媚,她頭側向一邊,頭發披散著,隨著
我的動作■舞,喃喃對我道:「嗯……我……我嗯不……行了……嗯……嗯……
還是……讓……嗯……讓我用嘴……來……來……」
  「不行,我要射在你的小嫩穴裡面。」
  「嗯……嗯……小嫩穴……都……都……嗯……嗯……都快給你……插……
嗯……破了……嗯……」
  這樣嬌慵無力的感覺實在是太刺激了,我加快了速度。抱著她轉戰各個辦公
室,時而站,時而坐,時而把文媛放在別人的辦公桌上,還不是用語言挑逗她—
—下:「要不現在給你男朋友打個電話啊?」
  「你男朋友知道你在加班嗎?」
  「以後還要不要跟我加班啊?」
  「……」
  其實我能感覺道,文媛在今後很長的一段時間內不可能從我的槍下逃脫的。
  最後,在連續抽插近一個小時之後,我終於坐在文媛的辦公桌前的凳子上,
面對面抱住文媛,在文媛的淫穴內一洩如注,滾燙的精液射在文媛的花心上,讓
文媛再次興起一陣小小的高潮。然後,文媛竟然還無比清醒的衝我說了一段話:
「文哥,我被你操死了,你可把我害慘了。本來跟男朋友就沒有過高潮,這輩子
怕是跟他都不會再有高潮了,下個月就結婚了,本來沒結婚還好,讓你搞也還說
的過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跟別人。可結了後,就有點太對不起我老公了。唉!
你真是害死人……」
  說完,也不管穴內還裝滿了我的精液,已經開始縮小的肉棒也還塞在她的小
穴裡沒有拔出來,就趴在我的肩上睡著了。
  我靜靜的抱著她,一任文媛趴著肩上,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凌晨3點半了。
接著襲來一陣極度疲憊的感覺。我決定抱著文媛去休息室好好小睡一覺再說。






















0.019192934036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