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享受玉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男人大力一吸,硬是將女人的香舌吸進了自己的口腔中。“嗯……嗯……”女人的嘴巴被男人完全給封住了,鼻間發出一陣陣輕哼聲。這聲音讓男人聽起來格外的興奮。男人用口含住女人的小香舌開始“啧、啧、啧”地吸著她的口中香津。——真甜、真香!



    男人吸含了素琴了的小口一會兒便又將自己的舌頭伸進了女人那紅潤的小嘴內。這次女人終於主動地吸含起男人的舌頭來。



[hide][hide][hide][hide][hide]總之,兩條紅舌一會兒在大奇的口腔中“打架”,又一會在女人的小嘴內纏綿。兩人的舌頭總是攪在一起的。



    兩人在熱烈的接吻時,男人便隔著衣服輕輕揉起女人柔軟但又不乏彈性的美麗胸脯來。應該說女人的乳房大小適中,男人剛好一只手可以掌握其中一只。



    男人對女人又是吻又是揉的,兩路進攻了好一會才松開女人。女人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她一睜開眼睛就看到男人正在凝望著自己,只好嬌羞地將眼睛一閉。男人輕聲地問女人:“琴,我們可以嗎?”女人閉著眼睛,羞紅著臉蛋沒有說話,但卻粗重的呼吸著。兩人的嘴唇湊得很近。男人此時正感受著女人陣陣呼出的馨香氣息。只見女人滿臉通紅、閉著眼睛就是不肯回答男人提出的問題。



    嗨,管她了。不肯回答,自己就當她默許了。大奇一想到這便將她抱起慢慢往她地臥室走去,手中的女人身子骨很柔軟,自己真的好喜歡!



    來到她的臥室後強,男人將素琴輕輕放在了她的床上。他清楚在這個時候,素琴同屋居住的姐妹們都去夜總會上班去了,不會有任何人來打攪自己和女人行事的。



    他先輕輕地將女人的白色長圍巾從她的脖子上取下往床上隨手一扔。接著便開始一件一件地輕輕地剝起她的衣物來。真的很有趣,頗有點小時候生剝洋蔥的味道。



    將素琴剝得只剩一套純正紫色的內衣褲時,男人停下來開始欣賞起眼前床上的半裸嬌娘來。同時,自己的雙手也不忘輕輕撫起女人修長雪白的大腿來。素琴的皮膚很白很嫩,手到之處就能體會到那種“膚如凝脂”的感覺。



    “噢!”女人感受著男人輕撫自己雙腿的舒服感,居然將這種舒服感用一聲輕輕的歎息表達了出來。



    女人很美,身材很秀氣,雙腿較細較修長。全身僅剩內衣褲的她看起來讓男人産生出一種非常舒適、和諧的感覺。這也剛好與女人現在對待自己的態度想吻合。——因爲從一進門吻她到現在把她變成半裸美人爲止,她都只是靜靜地感受著,這不正是自己和素琴之間的一種默契與和諧嗎?



    素琴的紫色小內褲設計得很性感,上面繡了一只白色的花蝴蝶。尤其讓男人心動的是這是一款側面拉繩式的內褲。也就是說它並非一般套著穿上的那種,而是采用一側兩條細細的繩子打個活結而穿上的。



    男人愛死這種內褲了,小老婆慕萍也常穿這種款式的內褲在自己面前秀來秀去。男人只是用手捏著那細繩子的一端輕輕地一拉,它便從女人身上一下子跑到了自己的手中。



    “哦,不!”素琴突然合起了雙腿,她睜開水汪汪地看著男人。男人看著素琴笑了笑便說道:“你……你,別害怕!不願意的話,我立刻走出房間去。你……你自己穿好衣服。”



    嗨,太失敗了!怎麽會是這樣呢?男人心里湧出一種失望的情緒來。



    他正要起身,不料床上的女人居然一把抱住自己熱烈地吻起自己來。女人吻了大奇一會才松開他激動地對男人說道:“大奇,我要你好好地對我,永遠都好好地對我!”



    “會的,琴,我一定會的!”男人激動地應道,他立馬又興奮了起來。在扯去女人的紋胸後,素琴變成了一具赤裸“維納斯”。男人輕輕地吻起她那嬌嫩的雙乳來。“哦,你……”素琴言語含糊不清的,不知道說些什麽。男人輕吻女人的其中一只“白兔”,用手輕輕撫摸著另一只。女人的呼吸又變得沈重起來,身子也開始蠕動起來,她好敏感,男人喜歡!



    男人看了看女人的“寶貝”處,早已是濕漉漉的了。那里的“芳草”很好看,很黑很亮,在春水兒的滋潤下居然發出亮光來。男人想來日方長,以後再來細細觀賞和品嘗這里,現在還是先騎上女人再說,因爲自己的“兄弟”已經氣勢洶洶好久了,不能把這寶貝兄弟給憋壞了。



    男人挺著那“雄壯之物”輕輕地鑽進了素琴的“寶貝”里。他非常溫柔地在女人身上一起一伏著,女人輕輕閉上眼睛舒服地呻吟著——無病呻吟著。漸漸地兩人身上都沁出一層細細的汗珠。



    男人用手掌輕輕地握著她的乳房,不停地但又極其輕柔地拉動著自己的“好兄弟”。不知爲什麽,在素琴這個嬌羞玉女身上,男人總是慢條斯理的,動作也極其的輕柔。也許是身下的女人看上去總是那麽嬌嬌羞羞的緣故吧。當自己的身體進入嬌羞玉女那溫暖而嬌嫩,緊湊而濕滑的“溫柔鄉”也就是寶貝里時,他便立時在心底生出一種憐香惜玉的感覺來。



    男人的“兄弟”繼續在溫柔地在女人的溫柔鄉里一進一出。當他讓“兄弟”全身深入而頂住女人那嬌嫩無比的翕動“花蕊”時,女人居然全身微微地顫抖起來,小嘴也發出輕微的“啊、啊”之聲。男人感覺自己正在保護身下的女人,與征服母馬李岚雲不同。每次自己騎上自己的美麗、性感、高傲的母馬時,自己都會有一種深深的征服感,所以騎乘的動作也比較大;而此時騎著溫柔、嬌羞、順從的玉女,自己心里完全是一種正在保護對方的感覺,所以動作也小得多。



    素琴啊,我真的很想就這樣一輩子的保護你,不讓誰再欺負你!如果不是因爲你,或許我根本不會去征服那匹性感、美麗但性子又極烈的母馬——李岚雲。現在我只能在心里對你說,在公司不會再有任何人敢欺負你了!



    直到男人攀上快感顛峰的那一刻,他在女人身上的動作也還是非常溫柔的……他輕輕退出自己“兄弟”,女人那美麗的“溫柔鄉”里慢慢地淌出一股子白漿子來……



    兩人緊緊地摟在一起,素琴則閉上眼睛靜靜地體會著那情欲高峰後的余韻。



    大奇:“琴,你沒事吧?”



    素琴搖了搖頭應道:“我沒事,你對我好溫柔!”



    大奇:“你會怨我這樣對你嗎?”



    素琴微笑著搖了搖頭。



    大奇:“那你喜歡我對你這樣溫柔嗎?”



    素琴嬌語道:“明知故問。”她說完,輕輕地點了點頭,嘴角浮出一絲笑意。



    大奇:“素琴,我很喜歡你!但是不敢奢望你一輩子都跟著我,畢竟我也是有老婆的人了。要是有一天你能遇見自己真正愛的人就嫁給他吧!”



    素琴:“爲什麽?”



    大奇:“你還年輕,以後還會遇到好男人的。”



    素琴睜開眼睛看著男人說道:“我真的很希望這輩子嫁的老公就是你!但我也清楚你心里最愛的一定是祺雯……大奇,要是我嫁人了,你還能對我這麽好嗎?”



    大奇:“當然會了!祺雯是我最愛的女人,但我跟你說過,我也喜歡你!我肯定會對你好下去,直到你嫁人爲止。”



    素琴用自己青蔥般的食指輕輕地在男人的胸膛上劃著,一邊劃著一邊說道:“我不怪誰,怪老天讓我太遲認識你了。我雖然沒見過祺雯,當我清楚自己肯定沒她出色。直覺告訴我她一定是個‘女中皇帝’,她一定是位傾國傾城的絕世美人,她的氣度也一定是世間罕有。我其實很感激她的,上次我妹妹出事還好她才平安度過……大奇,不知道爲什麽,我一點都不妒忌她,相反我很喜歡她!我真的很開心你能有這樣的女人做老婆。我覺得只有她才可以真正地配得上你!”



    大奇笑笑輕輕摸著素琴的頭沒說什麽。



    素琴又問道:“爲什麽你說會一直對我好下去,但又只能到我嫁人爲止呢?”



    男人歎了口氣看著女人說道:“我希望你幸福!如果你嫁人就有家庭了。雖然我還是會一如既往的喜歡你,但怕影響你的家庭!”



    素琴格格笑了起來,她說道:“傻男人!你真的認爲婚姻生活就真的對我那麽重要嗎?說實在的,也許以後我會嫁人,我也會對丈夫很好,但我敢保證我一定忘不了你!”



    素琴突然詭秘一笑整個身子一把翻上了男人的身子將大奇騎在了身下。她雙手捂著男人的臉蛋說道:“就算我有老公,我也要你對我好,不可以忘記我。好不好?你說嘛,好不好?”



    男人輕輕一笑,只好輕輕點點頭。女人開心極了,主動俯下身子吻起男人來。她那對嬌嫩的乳房也輕輕地摸著男人的胸膛,男人的欲火漸漸地又被女人給點燃了。他的兄弟又重新擡頭做人了……素琴用那雙柔荑輕輕地握著男人的“好兄弟”。男人看著並感受著那雙白皙、雪嫩、無骨的性感柔荑輕輕的套動著自己的要命之處。女人溫柔地對自己笑著,眼睛水汪汪的,妩媚極了!那“兄弟”在女人的柔荑中探頭出腦的瞪大了圓圓的眼睛。女人邊套著邊柔柔地對男人說著:“你這個熱乎乎的,好可愛,好討人喜歡!”



    這次兩人采用了女上位的姿勢來交合。女人騎跨在男人的肚皮上高高低低地起伏著。她很有情趣地雙臂抱著舉過頭頂輕輕地扭著自己細細的水蛇腰,嘴中則輕輕地嬌呼不已。



    男人雙手輕輕把著她的楊柳腰,動作輕柔地向上挺著自己的風流物。男人一邊配合著女人一邊輕松地欣賞起眼前的“乳波”來,那對嬌嫩的奶子此時正輕輕地跳動不已。男人時不時地伸長雙手輕輕撫著那對跳動不已的“小白兔”。



    大奇在素琴身上“梅開二度”之後便在女人的伺候下穿好衣物回家了。他開心地吻別了心愛的素琴。臨走時,他輕輕拍了拍女人的臉蛋說了句:“乖乖,我會常來這的!”女人抿嘴一笑回了句:“關門放狗!”哈哈哈,男人是笑著離開的!



    又是正常上班的一天。男人在設計間忙碌著突然想去上洗手間。他來到洗手間就看到自己的美麗母馬李岚雲正彎著腰在水龍頭處洗手。



    女人今天身穿一件白色高領半袖針織衫配了一條灰色格紋短裙,腳上踩了雙黑色的高根鞋,整個人看上去美極了!



    大奇一見自己母馬的這身裝扮,頓生淫邪之心。他看了看周圍確定洗手間沒有別人便悄悄靠近李岚雲一把從後面環保住了她。由於女人只顧洗手根本沒注意到男人的到來,她被男人突如其來的一抱嚇得“啊”的叫了一聲。女人仔細一看居然笑了起來,原來是自己命中的冤家抱住了自己。也就他了,其他人見了自己都像“小鬼見了閻王”般的害怕!



    她忙叫道:“弟弟啊,快放手,讓別人看見不好!”



    男人存心要整整她,見她這麽說更是不放手。女人有點慌了求道:“快放手啊,求你了!”



    “姐姐,聽我的,我才放!”大奇笑道。男人是存心要戲弄戲弄這匹良種母馬。



    “我什麽時候不聽你的了?好,好,好。快放手!”李岚雲著急地說道。



    大奇二話不說將女人的手一牽,幾乎是將她推進了女廁間,自己也閃了進去。男人馬上關上了廁間門。這女廁所有好幾間,每間都幾乎是全封閉的獨立小空間。



    女人瞪大眼睛看著大奇正要問她怎麽回事。哪知男人用手在嘴邊比了個“噓”的手勢示意婦人不要說話。畢竟這是公司的洗手間,人來人往的,女人馬上就不說話了。但她好奇地看著男人:你這是干什麽啊?拉人家到這種地方來。



    男人在女人耳邊悄聲嘀咕了幾句。女人聽候瞪大美麗的眼睛看著男人張大嘴巴感到不可思議地搖了搖頭。大奇可不管了,看來自己的坐騎——美麗母馬居然不聽話了!他伸手在婦人的俏臀上不輕不重的就是兩巴掌,打得女人低聲尖叫起來。男人悄聲說道:“小母馬,聽話!”



    看樣子是男人開始命令自己的良種母馬李岚雲必須遵照他的意思做了。



    誰讓自己是他的小母馬,而他是自己的馬主人呢?婦人無可奈何了,只得乖乖地坐在了抽水馬桶蓋上。男人站在她的面前眼神盯著她的眼睛,似乎要殺了她一般。母馬不太敢正視男人的眼神,她將那嬌羞不已的臉蛋低了下去。



    “開始吧!”男人冷冷地說道。母馬就算心里有百般不願或千般不肯也只能乖乖地替大奇松開皮帶,輕輕放下他的西褲,生怕發出太大的聲響讓別人聽到。因爲整個女洗手間或是隔壁女廁間是隨時有人會來的。接著,她將男人的底褲輕輕褪至膝蓋處。在婦人的“解放”下,男人的風流物終於是顯山露水了。



    女人用一只手輕輕托著那風流物的附屬圓圓兩物,另一只手則輕輕撫起男人的“尊嚴”。女人看了看男人,當一看到男人那剛毅無比的眼神時,她極爲知趣地立刻低下頭輕啓朱唇一口含住了男人那“兄弟”的頭部。女人乖巧而輕柔地吸含著嘴內之物,用舌尖輕輕地點著撩著男人那“兄弟”的頭部和頭部上的圓眼,另一只手則輕輕撫著“兄弟”的附屬兩物。



    太舒服,太得意了!男人要的就是這種感覺,眼前豔麗冷酷的女人是被自己馴服了的母馬一匹。作爲自己的坐騎她必須服從自己的命令。男人用手輕輕撫著女人的嫩臉、耳朵、秀發,用心感受著氣質冷豔的大美女李岚雲那高貴無比的小嘴對自己特定部位乖巧“服侍”的征服感!女人慢慢地擡起頭仰視起男人來。



    男人清楚此時的婦人眼神中透露出無比的順從和被征服的味道。自己作爲母馬的主人,她作爲自己的胯下坐騎,她早就被自己給徹底征服了——從肉體到身心,甚至是思想均如此!現在是充分享受被征服者對自己這個征服者“獻媚”的快感的時候!



    婦人漸漸地加大了玉首的擺動幅度,舌尖也雨點般地“騷擾”著男人“兄弟”的頭部,這可真讓男人舒服得快要上了天。突然,隔壁的廁間有聲響,有人正在隔壁用洗手間。婦人立刻停止了擺動玉首,連舌尖也變成輕輕的點著男人“兄弟”的頭部。此時的婦人口中含著男人的“兄弟”,睜大驚恐的眼睛看著男人,男人笑笑示意她不要怕!



    這也不能怪婦人,畢竟她怕被別人知道自己正在以如此的方式伺候著自己的小情郎。可男人卻幾乎是從天上掉了下來。他耳聽著隔壁的聲響,雙手卻扶住婦人的玉首,輕輕拉動起自己的“兄弟”來。因爲他不想就此徹底打斷自己的快感!直到隔壁沒有任何聲響了,男人便加大了尚在婦人性感小口內的“兄弟”的拉動幅度。男人漸漸地激動了起來竟然用手緊緊按住女人的玉首讓自己的“兄弟”主動進攻起她的乖巧的小口來,女人也聰明不忘用舌尖輕點男人那“兄弟”的頭部和頭部上的眼睛。



    女人盡量壓低音調口中“嗯、嗯”不已。男人誇張時讓那風流物抽則至首,複送至根。看著“兄弟”渾身上下濕淋淋的布滿了美麗婦人的香津,在她的性感紅唇間進進出出著,男人暗叫過瘾!母馬鼻孔間呼出的熱騰騰的氣息更是不斷地噴至男人的腹部上。



    最後男人的抽送速度越來越快,婦人的玉首也極爲配合地再次款款擺動起來,她逐漸加大了小口的吮吸力度。



    終於,男人輕輕地吼了一聲便將自己的激情徹底在這匹美麗、性感、冷豔的母馬口中爆發了。



    母馬李岚雲鼻間的“哼哼”之聲不絕,小口箍得緊緊的不讓一點“核燃料”泄漏。不等男人指示,她便眼睛一閉,一仰頭吞下了男人在自己口中的所有爆發物。



    母馬真是學乖了,她見男人風流物濕淋淋的,便先用自己紅潤的小香舌將他輕輕地掃著、舔著、卷著清理了一遍,直到那“兄弟”干干淨淨爲止。接著,她便從口袋中摸出一張消毒紙巾——“恒安”牌的,將那“兄弟”揩拭了一通。最後,母馬伺候好男人穿好內褲和西褲。整個善後工作男人幾乎沒有動手,全是婦人替男人完成的。



    男人開心地摸摸切李岚雲的臉蛋悄聲說道:“小母馬,你進步很快啊!這才是我喜歡的姐姐,我的美麗母馬!”



    婦人聽後白了大奇一眼,微微一笑……兩人是趁著沒人的時候偷偷溜出洗手間的。














0.011920928955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