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媽媽和那個男人光著身子進了我的房間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妈妈和那个男人光着身子进了我的房间





也许是经济转轨的原因吧,爸妈所在的工厂由原来的市纳税大户急转直下,
成为了滨临破产的企业,职工们纷纷下岗,就连爸爸那样的技术骨干也摆脱不掉
被遣散的命运……妈妈在财务室,虽然下岗浪潮还没涉及到科室人员,但从爸妈
平时愁眉不展的对话中,我了解到离妈妈下岗那天也不远了。

  但毕竟那天还没到,妈妈还要每天都去上班,而已经下岗的爸爸则开始天天
呆在家里。

  不到两个月,原本开朗的爸爸就象得了病一样,我每天放学的时候都能看到
爸爸象个雕像一样坐在楼下不言不语——其实这栋职工楼里很多下岗的叔叔阿姨
也都和爸爸差不多,常常能见到他们呆坐在某处,不言不语。

  爸爸也将这种状态带回家,不言不语的面对妈妈∼∼原本十分幸福和睦的家
,已经开始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乌云。

  终于,爸爸这种麻木的状态激怒了妈妈。

  两人开始还避着我吵,但后来已经视我如无物,只要双方谁的情绪不好随时
就吵,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还算理智,从不动手。

  但随着爸爸对现实的认可和接受,这种状态渐渐结束了。

  爸爸不再象以前那样成天呆在家里,他每天都出去找活干,他这样的举动妈
妈和我都很高兴,家里也恢复了以前的宁静和幸福。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爸爸对我和妈妈宣布说,凭着优秀的电焊技术爸爸已经
在一家外资造船企业找到了薪水丰厚的工作,但遗憾的是,那家企业不在本市,
而在大连,这就是说,不是爸爸要独自到外地工作就是我们一家都搬到大连去。

  经过一家三口人的商量,最后一致决定爸爸先去大连,等我初中毕业另外妈
妈也从单位下岗的时候看看爸爸在那边发展的情况,那个时候条件允许的话我和
妈妈再过去。

  决定下来以后,我和妈妈给爸爸收拾好了行李,次日便送爸爸蹬上了去大连
的火车。

  开始的时候,我和妈妈都不习惯缺少了爸爸的生活。

  尤其是妈妈,本来丰润的脸消瘦下去不少,脸色也没有从前红润,整天都好
像提不起精神,有一阵子我都怀疑她还是不是我那美丽开朗的妈妈了,那时她只
有在接到爸爸电话的时候才显得精神好些。

  一个月以后,我和妈妈收到了爸爸的汇款,这是爸爸第一个月的工资,妈妈
说钱不少,没想到在船厂上班会有这多的工资,这消息让我很高兴,要知道现在
我们住的这栋职工楼里还有很多叔叔阿姨都没有找到工作呢,看着他们天天为生
活奔波那疲倦的愁眉不展的样子,我都替他们难受。

  日子就这一天天过去,我和妈妈已经习惯了爸爸不在身边的生活,只是偶尔
还能看到妈妈坐着发呆,我知道她是在想爸爸。

  不知不觉,爸爸到大连已经半年了。

  现在的妈妈妈妈好像已经完全习惯了这样的日子,脸色比爸爸刚离开的时候
好了很多。

  但可能是因为单位里的事情多,妈妈现在经常加班,每次放学回家见到桌子
上妈妈做好用碗扣上的饭菜,我就知道妈妈一定又加班了,妈妈真是辛苦,每次
加班都要加到很晚,有时我写完作业都睡了还不见妈妈回来。

  中秋的前几天,妈妈告诉我说爸中秋的时候因为造船任务十分紧张,所以原
定的假期也取消了。

  我虽然很想爸爸,但听到这个消息却有些高兴,因为我的几个好朋友告诉我
说打算在中秋那天到植物园去玩,晚上不回家,参加那里一个避暑山庄的篝火晚
会.老实说这对我的诱惑很大,但本以为爸爸会回来,所以我推掉了。

  这下好了,虽然爸爸不回来过节令我有些遗憾,但这样却有了可以和朋友出
去玩的机会——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妈妈会不会同意我和同学夜不归宿,但令我高
兴的是,当我硬着头皮和妈妈说的时候,妈妈居然没有反对,只是有些担心我和
同学的安全,但当我说出有同学的爸爸在避暑山庄上班的时候,妈妈便放下心来
,很干脆的同意了我的请求。

  那一天终于到了,我一早起来,带上妈妈给我准备的食品骑着自行车来到和
同学约好的地点,等人到齐之后,我们便出发了。

  骑了四个多小时的车,我们终于到了植物园,虽然一路上很累,但我们的兴
致还是很高,立刻便笑闹着去过一座座造型各异妙趣横生的桥,我笨手笨脚的掉
到水里好几次,让两岸围观的游客们发出一阵阵哄笑,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我
还是很开心。

  就这样我们一直玩到了晚上。

  到了约定时间,我们几个来到避暑山庄找到同学的父亲,但那叔叔却告诉我
们说原定的篝火晚会因为客人太少而取消了。

  大家都很遗憾,但又有什办法呢?总不能单独为我们几个学生开晚会吧?同
学的父亲说不管怎样,来了就在这里玩一晚上吧,练歌房和游戏厅都是免费的,
你们玩够了就在这里睡一晚上,明天起来再回市里好了。

  但不知道为何,我总是提不起精神来,唱歌玩游戏机都觉得没意思,晚上快
九点的时候,小林忽然说想回家,问有没有人想一起走,我本来就觉得没意思,
再加上想起妈妈自己一个人在家过中秋,忽然觉得十分愧疚,于是我决定和小林
一起回去。

  不顾另外两个同学的挽留,我和小林骑车上路了,虽然路上很黑,但奇怪的
是我们居然顺利的一路骑回了市内,一点事情也没出!当我到了家楼下的时候,
时间刚过午夜一点。

  我抬头看了看我家窗户,灯是关着的,接着我又特意跑到楼后看了看爸妈卧
室的窗户,好像没看到有灯光露出来。

  妈妈一定已经睡了。

  于是我轻手轻脚的上了楼,轻轻打开了房门溜进了家,我可不想吵醒妈妈,
说不定妈妈见我这晚回家还会骂我不注意安全呢,还是快点溜回我的房间睡觉吧
,明天起来就说是同学爸爸开车送我们回来的好了。

  但是我刚蹑手蹑脚的进了家,就看到爸妈卧室门上面的气窗里透出灯光,奇
怪,刚才在楼下怎没见到开灯?难道妈妈睡醒了?还是她拉上窗帘了?就在我胡
乱猜测的时候,卧室里忽然传出一串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妈妈在呻吟,我吓了一
跳,难道妈妈不舒服吗?正不知道怎办好,却又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啊,爸爸回来了?我连忙溜过去,打算猛然推开门给爸爸个惊喜,但是来到卧
室门口的时候,却听妈妈在里面急促的小声喊:「别摸……别摸了……我受不了
……」

  他们在干什么?我停在了门口,知道现在不是进去的时候,但我对里面正在
进行的事情却感到十分好奇,爸妈卧室门就在窗户旁边,于是我悄悄的爬上窗台
,顺着门上窗户向里面看,窗户上挂着帘子,好在旁边有条不算大的缝隙能让我
看到里面的情况。

  当我扒着门框从缝隙里看到里面情况的时候,我被惊呆了。

  妈妈和一个男人正光着身子躺在床上,那男人不是爸爸,而是一个我从来没
见过的叔叔。

  此刻那男人侧躺仰卧着的妈妈身边,用右手在妈妈十分丰满的乳房上用力抓
揉。

  妈妈她——在搞破鞋!!!我浑身发软,脑子里混乱ㄢ禲A一会想冲进去替
爸爸骂他们一会又想逃走,但最终的结果是我一动没动,还扒在那里直勾勾的盯
着床上两人赤裸的身子。

  那男人身子很黑,妈妈雪白的身体和他躺在一起显得刺眼,我的视力很好,
清楚的看到妈妈原来还有些凹陷的乳头在那男人的揉搓下渐渐鼓了起来,最后涨
得象粉笔头那大竖在乳房上。

  那男人不摸了,而是把手伸到妈妈的胯间揉了起来。

  没多久妈妈就开始扭动起来,同时把手伸到自己乳房上抓,那男人可能是觉
得不舒服,动了一下身子,于是我就看到他那又黑又长的东西横着搁到妈妈雪白
的大腿上。

  那男人一边小声说笑着什一边用两根手指分开妈妈的毛,接着又把两根手指
塞了进去转了起来,妈妈就不停的扭着腰和屁股,过了一会我听到妈妈大声和他
说:「你快上来吧……」

  那男人嘿嘿笑了起来,却没有爬上去,而是翻身靠到了床头上岔开两条腿,
于是那根东西就直挺挺的朝天耸了起来。

  他自己握住慢慢撸了几下,眼睛却看着妈妈和她说了句什,妈妈笑着坐起来
,伸手在那根东西上轻轻拍了一下,接着翻身趴到那男人两腿间,张口含了半根
进去,然后便俯头不动,那男人却好像抗拒不住一般闭上双眼皱起眉头,胯间也
不住的扭动。

  我仔细向妈妈的嘴部看去,见妈妈的嘴唇正含着那男人粗黑的东西蠕动着,
腮部不时的凸出一块,闪亮的口水从妈妈的嘴角流出,顺着男人的东西一直流到
那东西根部的毛丛里去。

  妈妈就这样给那个男人含了好长时间,忽然那个男人猛的抬起屁股把那根东
西往妈妈嘴里插去,妈妈挣脱开他咳嗽跪了起来,声音好大。

  那男人从床上站到妈妈面前,握着那东西跟妈妈说着什,我竖起耳朵仔细听
,却怎也听不清楚,后来妈妈笑着打了那个男人的大腿一下,然后张开了嘴,那
男人也咧嘴笑了,低头在妈妈脸上亲了一下,随后直起腰,握着他那根黑东西送
到妈妈嘴里。

  等妈妈含了一会之后,来男人用两手按住妈妈的后脑,慢慢的活动起腰来,
于是那根东西便在妈妈的嘴里进进出出,妈妈边让他弄边抬眼看着他,过了一会
,妈妈的嘴角又开始流口水,那男人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最后他用力把妈妈的脑
袋向自己胯下摁,身子也不住的抖动。

  那男人停下动作的时候,我发现妈妈嘴角流出白色的东西,还带着气泡,妈
妈这个样子忽然让我觉得很恶心,想吐。

  那男人好像很累得样子,一屁股坐到床上,随后就躺了下去,那根东西也直
挺挺的从妈妈嘴里抽出来,还是硬硬的竖着,只是上面沾了不少白浆。

  妈妈一边低声和那男人说着什一边重新伏下身子在那根东西上舔了起来,那
男人点点头,顺手从床头柜上拿过烟抽出一根点上吸了起来,而妈妈却没有起身
,一直在用嘴吸他那东西。

  后来妈妈终于松口了,她掐住那根变得更大的东西的根部笑着左右摇晃,然
后分开双腿蹲到那东西上面,慢慢蹲坐下去,从我这个角度看不到仔细的情况,
只能从侧面见到那又粗又长的东西被妈妈坐进屁股里。

  妈妈扶着那男人的肚子动了起来,两个乳房随着她的动作上下甩动,那男人
双臂枕着头,笑眯眯的看着妈妈。

  动作了好久,妈妈好像累了,趴到了那个男人身上。

  那男人搂着妈妈翻了个身,把妈妈压到身下,然后他跪了起来,用双手握住
妈妈的两个脚腕分得大开,随后便前后活动了起来。

  妈妈一手放到自己乳房上揉,一只手却去摸那男人的肚子。

  就在这个时候,床头柜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两人显然吃了一惊,都停下
了动作,那男人示意妈妈接电话,妈妈犹豫了一下,终于伸手去摘电话听筒。

  这次我清楚的听到了妈妈在说什,她接电话的声音一向很大。

  「哦,我还以为是谁呢……没事,你们都不在家,我也没什意思,正要睡觉
呢……嗯,和同学出去玩了,今晚不回来睡……嗯,放心,应该不会出事的……
你那边怎样?累吗?这样阿……你胃不好,要注意按时吃饭……「原来是爸爸来
的电话。妈妈好像忘了身上还有个男人,和爸爸一直聊着,看来爸爸在那边很寂
寞,说了好久,妈妈多数时候都在听那边爸爸说话。那男人却好像忍耐不住了,
他开始慢慢活动起来,妈妈连连向他摇手,那男人听话的停下了,但他接下来却
骑到妈妈的乳房上,一手扶住墙,一手握着那东西向妈妈嘴里塞去。妈妈这次没
有拒绝,而是顺从的张开嘴含住了,偶尔吐出来用舌头舔,只是在回答爸爸的时
候才停下来「嗯嗯」

  几声,说上一两句话,然后又张嘴含住男人的东西。

  妈妈的样子忽然让我感到愤怒,她怎能这样?和爸爸通话的时候怎还能若无
其事和别的男人做这脏的事情?她这样爸爸怎办?此时的她已经不是我平时所认
识的那个端庄善良的妈妈了,我不喜欢这样的妈妈,我又一次涌起冲进去的冲动
……当我稍稍平静下来一点的时候,妈妈已经挂断了电话,她打了那男人一下大
声说:「你这臭男人,明知道我丈夫来电话还这样……快起来!」

  那男人笑着跨了下去,妈妈起身握住他的东西撸了几下,然后低头含了几口
,最后又俯身趴下去,把高翘起来的屁股对着那个男人。

  那男人跪到妈妈两腿之间,捧住她的屁股,然后把那东西再次插进妈妈的身
体里前后动了起来。

  做着做着,两人的位置渐渐变动,最后变成背对门的方向,所以我便看不到
什么了,只能见到那男人的屁股和四条纠缠的小腿。

  但随后那男人却半蹲起来,上身趴到妈妈的背上,我睁大眼睛,清楚的看到
了那个男人的东西在妈妈阴道里进出的样子,黑呼呼的,妈妈的阴部也是黑呼呼
的,我根本没想到,皮肤那白的妈妈,阴部却是这样一副样子!随着男人动作的
加快,我听到了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同时我发现,两人相连的地方出现了
一些灰白的液体,看起来很令人恶心。

  终于,两人都不动了。

  那男人又象开始一样,翻身倒在床上喘气,妈妈却仍旧趴在那里不动,不久
,我看到一股白浆从妈妈的阴道里慢慢流了出来。

  好久之后,妈妈起身抓过一件什衣服给那男人擦起下身来,擦过之后又给自
己擦拭,我仔细看了看,那好像是爸爸的一件棉短袖。

  之后,看起来十分疲倦的两人连灯都没关,就那赤裸相互搂抱着睡了。

  我轻轻下了窗台,又悄悄溜出了家,在走廊上坐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刚过凌晨五点,我起身来到家门口,却犹豫着该不该进去
,我不知道那男人走没走。

  忽然家里传出说话声音,我连忙跑道走廊拐角藏起来,不一会,我见到妈妈
从门里探出头来左右看了看,见走廊没人,妈妈便让那男人出来,两人匆匆亲了
一下嘴,然后妈妈便立刻关上了门。

  那男人也匆匆向这边楼梯处走了过来,我看了看他的脸,发现他一脸得意的
笑。

  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好看,比爸爸差多了。

  在走廊里面又呆了十多分钟,我这才走到家门口,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妈妈从卫生间里探出头,脸色有些苍白:「谁啊?……你怎这快就回来了?


  我没理她,直接回到了房间。

  迷糊了没多长时间,妈妈在门外叫我吃早饭。

  我起身出了房间,见妈妈正往我的碗里盛粥,盛了之后她用嘴唇噙住碗沿喝
了一小口,然后笑着对我说:「快吃吧,一点都不烫嘴。」

  我看了看她的嘴,想起昨天那男人的东西在她嘴里进出的样子,又想起从她
嘴里流出来的那些令人恶心的白浆,我忽然感到一阵反胃,连连作呕,却没有吐
出来什么。

  「你怎么了?啊?哪里不舒服啊?」

  妈妈关心的连连追问,我摇摇头说没事,就是忽然有点恶心……早饭我就不
吃了。

  说完留下一脸疑惑的妈妈,又回到房间接着睡觉。

  此后,我一直在开饭的时候注意妈妈的动作,只要她先用嘴尝过的东西我一
概不碰,就连妈妈想吻我都能令我感到有些恶心……自从那天以后,我便渐渐有
心的注意起来妈妈平常的举动来,终于让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爸爸走后,我家的电话费用长了很多,开始我还以为是和爸爸通电话造成的
,后来才知道,每天看完电视睡觉以前,妈妈都要和别人通话,有时会通很长时
间,而且偶尔我还偷看到过妈妈和别人通电话的时候,用手摸自己的阴道……她
在手淫。

  但除此之外我倒是没再见过那个男人。

  也许那男人只是妈妈临时冲动找来的吧?我也就慢慢不太在意了。

  直到有一天我才发现,那男人原来是妈妈长期的情人。

  那天早晨妈妈告诉我说晚上可能要加班,让我放学后自己吃饭。

  可放学到了家门口我才发现我忘了带钥匙,好在家里离妈妈单位很近,于是
我就去妈妈单位找她。

  厂子大门早就从里面锁上了,但这可难不倒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我,我知道工
厂后墙的一个地方有个洞可以进去,于是我便从那里钻进了工厂,然后一路来到
妈妈所在的四层办公楼。

  整座楼的大部分房间都关着灯,只有包括妈妈办公室在内的一两个房间还亮
着。

  我上了妈妈所在的三楼,进了办公室才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妈妈不在吗
?但她的外衣和包却都在啊?等了一会,我觉得有些尿急,于是便来到厕所。

  方便之后正想回妈妈的办公室,却听到楼上传来关门的声音,对了,刚才看
到楼上也有亮灯的房间,也许是妈妈到那里办事也说不定了。

  于是我上了四楼。

  房间很多都没锁,但里面都没人,到了里面一间门口挂着「休息室」

  牌子的房间时候,我听到里面有声音,尝试着推了一下门,发现门是从里面
反锁着的。

  我把耳朵贴到门上听了听,里面传来妈妈的声音。

  妈妈,她在这里。

  忽然间我又感觉到看见妈妈偷男人那天的那种无力感,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
起来,我十分渴望也十分好奇,我的妈妈在里面到底做些什?但怎才能看到呢?
这座老楼的窗户外面有一条半米多宽的水泥窗台,这窗台连着同一层的每扇窗户


  我找到一间开着的办公室,打开窗户我小心的爬上窗台,顺着它一直向那间
休息室的窗户爬去。

  费了好多力气,我终于爬到了那个窗户外面。

  我小心的探了探头,没见到什,于是我壮着胆子,多探了一点头过去,终于
让我看到了屋里的全貌。

  同时也看到了我的妈妈——还有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正光着身子躺在窗前的桌子上,而妈妈还象上次在家一样,站在桌
前低头到他胯间,用嘴含着那东西在裹,不同的是,妈妈这次穿着衣服。

  给那个男人含了好久,妈妈松开嘴,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脱掉只剩内衣裤的时候,我发现妈妈穿了一套十分性感的内衣,乳罩和内裤
很小,上面还有很多蕾丝,可以清楚的看到妈妈的乳头和阴毛。

  男人坐到床上,从开着的气窗里,我听到那男人要妈妈转几圈给他看看,于
是妈妈听话的举起双手,转动起身子来。

  那男人本来已经有些软下去的东西又坚硬了起来,他不住的用手套弄着,眼
睛直勾勾的盯着妈妈的身子。

  「你把屁股撅起来。」

  那男人站起来吩咐妈妈,妈妈媚笑着对她翘起了屁股,并伸手把夹在两瓣屁
股之间的内裤拉到一边,露出她的阴部。

  我以为那男人会象上次一样把他那东西插到妈妈的阴道里,谁知他没这做,
而是不知道从什地方摸出一只水彩笔,在妈妈的屁股上写了两个字,两个黑色的
字——贱逼「你怎在我屁股上写字啊?写什么?」

  妈妈慌忙直腰来,扭头看着自己写了字的屁股:「你到底写的什啊?快给我
擦了,要是让我家孩子看到怎办?」

  「嘿嘿……」

  那个男人重新坐下,将妈妈拉到双腿间,拉下妈妈的乳罩并把脸埋到妈妈的
两只乳房之间闷声说:「谁能看见啊,你回家洗一洗不就得了……」

  妈妈不再说话,边抚摸着男人的头发边低头看他吸自己的乳头。

  那男人吸够了乳头,就让妈妈岔开双腿躺到床上,然后握着那东西向妈妈的
阴道里插去。

  进去以后,他趴下去抱住妈妈,妈妈也同样伸开手臂抱住了他,然后两个人
就来来去去的动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在窗户外面趴得都有些麻木了,才见那男人忽然加快
了动作,边动边喘着粗气说:「我……我……射了……」

  妈妈呻吟不止,她边在那男人背上摸来摸去边回答说:「今天……不能射到
里面……」

  那男人没有坑声,只是埋头苦干。

  过了没多久,那男人浑身颤抖起来,屁股一挺一挺的,妈妈却挣扎起来:「
不是不让你往里射吗?你干嘛?」

  那男人死死的压着妈妈,直到停止了挺动才松开她,他躺在妈妈身边嘿嘿笑
着说:「怎么?怕怀孕啊?怀了就给我生个子好了,你不愿意呀?来,给我舔舔
……」

  妈妈打了他一下:「你这不是毁我呢?要是真怀上了我还怎见人?」

  说着低头含住男人那脏兮兮满是白浆的东西吮了起来,连下面那个黑呼呼的
肉袋子都舔了几遍。

  等妈妈自己清理了阴部之后,那男人搂着她躺在床上,边摸她的乳房边问:
「我弄得你舒服不舒服?比你丈夫强多了吧?」

  妈妈笑着说:「我们家老李比你可强多了,每次都能让我到高潮,东西也比
你的大……」

  那男人有些急了起来:「你上次不是说我比你丈夫强多了吗?怎又改口了?


  见那男人着急,妈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急啦?那你问我干啥?」

  男人翻身骑到妈妈身上:「你再说一次,到底我和你丈夫谁操的你舒服!」

  妈妈笑着说:「看把你急的……你每次都问这个,我每次不也都回答你了吗
?你弄得我舒服……」

  那男人得意的嘿嘿笑了起来:「我怎弄得你舒服?你回答仔细点……」

  妈妈在那男人屁股上摸着,忽然大声说:「你操的我舒服!这下行了吧?」

  男人得意的笑了,他把身子往上移,将那已经软下去的黑东西放到妈妈嘴唇
上:「你这个淫妇……来,把鸡巴给我裹硬了,我再操你一下……」

  我没有听到妈妈的回答,只是看到她顺从的张开嘴,把那男人的东西含着吮
了起来。

  我看不下去了,便顺着原路爬了回去,然后下楼到妈妈的办公室,妈妈包里
经常有一把备用的钥匙,于是我便拿了一把回家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忽然醒来,发现妈妈正坐在我的床边。

  见我睁开眼睛,妈妈问:「你今天晚上去厂子找我了?」

  我想起刚才她和那个男人的丑态,心里不由厌恶起来,于是没好气得回答:
「嗯……」

  但转眼看到妈妈立刻变得煞白的脸,我却不由自主的解释起来:「我没带钥
匙,就去办公室找你,见你没在,等半天也不回来,所以就从你包里拿了钥匙回
来了。」

  妈妈听了我的话,脸色慢慢变得正常了。

  她给我拉了拉被子轻声说:「你呀,都这大了还丢三拉四的,以后别这样了
知道吗?好了,睡吧……」

  说着她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我强忍着没有挣脱。

  这以后,妈妈加班的时间忽然变得少了起来,基本上天天正点下班回家,难
道她和她那个情人断了吗?事实并不是这样。

  一天吃过晚饭,我和妈妈正看电视,忽然电话响了,妈妈进卧室接电话,但
很快就出来了。

  十点左右的时候,妈妈让我去睡觉,我答应着进卫生间洗漱,发现香皂没有
了,我从卫生间探头出去想让妈妈给我拿一块,却发现妈妈正在往一个装着牛奶
的杯子里倒进了一些白色粉末,然后用勺子搅拌了一下,那不是我每天睡觉前喝
牛奶的杯子吗?妈妈在干什么?怀着疑惑,我匆匆洗漱过,回到自己的房间,见
刚才那个杯子正放在我的书桌上。

  我想起那些粉末,连忙打开气窗飞快的把牛奶倒出去,想了想,又在嘴角抹
了一些残留的牛奶。

  刚刚做完这些妈妈便推门进来了,她看了看空杯子,又看了看我,然后笑着
伸手把我嘴角的牛奶擦掉:「你看你,喝完了也不知道擦嘴。好了,快睡吧,明
天还要上学呢。」

  我答应着脱掉衣服钻进了被窝,妈妈替我关上灯,也出去了。

  大约过了一个来小时,我迷迷糊糊的眨着眼睛正要入睡,忽然听到敲门声,
紧接着就传来开门的声音,我立刻清醒过来,下地来到门口听外面的动静。

  外面传来索索碎碎的衣服摩擦声和喘气声,接着一阵快速的亲吻声音又响起
来,好久之后我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想我没有?」

  妈妈喘息着:「想!」

  「快把衣服脱了……你孩子呢?睡了没有?」

  「睡了,你给我打过电话我就让李青睡去了……你放心,吃安眠药了,不到
明天早晨醒不了……」

  我一阵气苦,原来妈妈为了和情人偷情,竟然给我吃安眠药!难怪最近我变
得这贪睡,以前我并不是这样的……我伤心极了,再也没有听下去的兴趣,流着
眼泪,我躺到床上,用被子蒙住脑袋哭了起来,不再去管外面两个人的脏事。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得很不踏实的我忽然被开门声音惊醒了,我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向门口看
去,惊讶的发现妈妈和那个男人光着身子进了我的房间。

  灯打开的时候,我慌忙闭上眼睛装睡。

  他们到我房间里来干什么?不知道谁将我向床里面推了推,然后俩人上了我
的床,接着一阵亲吻声传进了我的耳朵。

  「好老婆,快……」

  耳边传来那男人的声音,我不禁浑身僵硬起来,他们到底要干什么?……答
案很快就知道了。

  妈妈的手落到了我的身上,同时开口对那个男人说话,声音听起来有些不满
:「你也太变态了,开始就不应该让你来我家,每次都要这样,我都恨不得杀了
你!」

  说话间,妈妈给我脱掉了身上全部的衣服,我赤裸的身体接触到空气,有些
冷。

  此刻我大概猜到了即将在我身上发生什事情,但我没有动,因为我听到了妈
妈接下去的话:「我可警告你,你怎摸怎亲都可以,但绝对不可以和我女做,不
然我和你拼命!!」

  妈妈毕竟还是妈妈,尽管为了讨情人的欢心出卖女,但还是没有让我找到最
彻底的侵犯……于是强忍着悲痛和恶心,我继续装做睡觉。

  那男人嘻嘻笑起来:「看你说的,我哪次没按照你的话做,我又不是变态,
不会真搞你女的,她还太小……不过我说,还真不愧是你女,看,胸脯已经这大
了,以后肯定能赶上你……」

  话音刚落,一张嘴就落到我的乳房上,含住了我的乳头。

  我禁不住颤抖了一下,那男人松开我的乳头说:「你看,和你一样敏感,刚
碰到就有反应了……你别看啦,快接着给我裹裹,等射出来了好睡觉……」

  耳朵里传来滋滋的声音,不用看我也能想象到妈妈此刻的样子……只是,我
真的不知道,她竟然能给一个正在玩弄她亲生女身体的男人吃那个脏丑陋的东西
……这个女人,已经不是我妈妈了。

  很快,那个男人的呼吸就急促起来,我感觉到他慢慢爬起身子,向床下部移
去,嘴里还说着:「你别松口,继续……」

  那个男人的目的是我的胯间。

  很快他就趴到了那里,我已经能感觉到从他嘴里喷出的气息正一股股喷到我
的私处。

  我有些忍耐不住恐惧,正想跳起来,忽然一个又湿又软的东西贴到我的阴唇
上蠕动起来,我不禁全身毛竖立,口中莫明其妙的发出一声呻吟,但显然妈妈和
男人都没有注意到,俩人还在干着自己的勾当。

  男人的舌头不停的撩拨着我的阴唇,而且越来越用力,好几次我都差点跳起
来逃出去。

  终于我听到那个男人嘶哑着嗓子说:「快……我要射了……」

  我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向下看去,见那男人侧身躺在我的两腿间,还在不住的
舔着我,而妈妈象个疯子象条母狗一样跪在床边,伸长了脖子用嘴吸着男人高耸
的丑陋东西,一头烫过的头发随着她脑袋一起快速摆动着,象一个乱蓬蓬的鸡窝


  我伤心的打算闭上眼睛,不想再看妈妈淫荡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那男人忽然站起来一把推开妈妈,边快速套动自己的那个东西
边对妈妈说:「快去掰开,我要射出来了……」

  妈妈站了起来,我慌忙闭上眼睛,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但我隐隐觉得,接下
来的事一定是发生在我身上的。

  果然,我听到妈妈的声音离我的耳朵越来越近,接着两只手分开了我的嘴。

  「你每次都这样,你这不是糟蹋她呢吗?你真不是人……我说,你还是射我
嘴里吧,别糟蹋小青了好不好?」

  那男人没有说话,我听到他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忽然一个腥臭滑腻的圆
东西就伸到了我嘴里,那东西在我的舌头和腮肉上摩擦了几下,忽然胀大了一些
,紧接着一股液体猛然冲进了我的口腔深处,那东西在我嘴里抽搐着,一而再再
而三的把那又腥又苦的液体射到我嘴里,很快就把我的嘴灌满了。

  那满嘴的液体滑腻腻的让人恶心,我本想吐出去,但喉咙却不由自主活动着
,一不小心,那些东西就顺着我的喉咙滑了下去……那男人伸手在我乳房和阴部
分别摸了几把,然后出了我的房间。

  妈妈却留了下来,她用手巾擦着我的嘴角和脸,嘴里喃喃的说着:「小青乖
女,妈妈对不起你,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你李叔答应我今天是最后一次……」

  妈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伤感,但我恨她恨得要死,她刚离开我的房间我就呕
吐起来,我把脸蒙在被子里,用手指头狠狠扣着喉咙,想把那些恶性的液体吐出
来┉┉我边吐边哭,哭可怜的爸爸,也哭可怜的我┉┉妈妈为什会变成这样?老
天为什要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还有我,刚才我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起来拒绝他们
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想哭……哭够了之后,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理清了乱乱的头脑之后,我决定了,要去大连找爸爸,把家里发生的一切都
告诉他。

  让爸爸决定这一切吧,就算他和妈妈离婚也好,我跟着他过,绝不跟着妈妈


  因为那个女人在卖她女身体的来一刻,就已经不是我妈妈了。

  决定好之后,我起身穿衣,又把平时存下的零花钱全部取出来装到口袋里,
然后拉开门走了出去。

  妈妈看来已经和那个男人睡了。

  卧室的灯已经熄灭。

  我取下挂在衣架上的外套穿上,然后扭开了门锁,这时背后传来声音,是妈
妈:「小青……」

  我回过头冷冷的看了看惊慌失措的她,然后义无反顾的走了出去。

  背后传来妈妈撕心裂肺的喊声:「小青……」

  到这里,故事已经结束了,但事实上以后又发生了一点事情。

  爸爸知道了一切之后,哭着把我抱到怀里说爸爸对不起你。

  然后他领着我回了家,把事情报告给警察。

  也许妈妈早就知道了事情的后果,我们和警察进家门的时候,妈妈正披头散
发的呆坐在沙发上。

  见到我和爸爸,她哭着跪下乞求我们原谅,爸爸说我可以原谅你的不忠,但
我不能原谅你在女儿身上干的事情。

  警察带走了妈妈,通过妈妈的交代,把她的情人也抓住了。

  开始的时候那个男人死不承认他在我身上干的事情,但妈妈把一切都交代了
,加上我的认证和留在我床上的证据,事情很快就定了性,等待妈妈和男人的将
是法律的制裁。

  判刑那天,我和爸爸都去了。

  妈妈脸色苍白的看着我们,泪水一直在流。

  后来她问爸爸他们的婚姻还有没有挽回的希望,爸爸说没有,但我曾经答应
过你,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妻子,所以一直到死我将不再结婚。

  妈妈没有乞求我的原谅,因为她知道我永不会原谅她的,她一遍遍说着对不
起……和爸爸回到大连的那天晚上,我考虑了很久之后,又决定了一件事情,为
了我可怜的爸爸。

  午夜里,我走进了爸爸的房间。

  






















0.016279935836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