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淫幻天魔皇15 作者:元陽九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嗱嗱嗱!又寫完一篇了,支持捷克論壇。哇!已是第15篇啦!幻奇之作創作有點困難,希望大家回帖鼓勵!我才有力量繼續加油寫下去,應該差不多要到結局了。回帖鼓勵一下吧!多謝,多謝!

淫幻天魔皇15                作者:元陽九鳳

由聖玆亞大陸的南部多桑內國到西邊的藍撒國,我需用了半個月時光,緣途我雖然有姦淫一些美女,有時還母女同床共淫呢!但她們洩出處子真陰後,(因聖玆亞大陸上已沒有男子五十多年了,雖然多桑內國內有調教院用假陽具解決女子狂飆的慾火,但沒有真的男性陰莖中和她們的真陰,故除了經我肏操過的美女外,所有女子還保有處子真陰。)用[魔心幻影]修改她們的思緒,令她們以為是春夢一場罷了。
經我觀察藍撒國的國情,是一個以聖族貞德為主導的國家,此處沒有調教院為國民疏洩慾念,聖族魔法師鍾坐紅帶領下,全心修練止慾之心;在二十歲後,一般普通國民才由柔流女皇梁泳淇,指派到育成院用單細胞分裂方法作人工受孕,使國民延續國力;至於比較嬌美的少女,則跟隨魔法師鍾坐紅學習聖族魔法,畢業後到各地宣揚聖族止慾貞德的教旨。
在藍撒國的莊嚴宏偉皇宮窺探了數天,梁泳淇非常忙碌的調動本國軍隊,阻擋多桑內國等聯軍的威脅,而聖族魔法師鍾坐紅則派出弟子幫助她行動;我卻發現一點奇異的事,就是柔流女皇從沒有在寢宮睡覺,每當夜深人靜,她便披上黑袍,暗中到隔壁的聖族魔法殿去,因鍾坐紅以魔法結界封了進出口,我怕打草驚蛇,所以沒有隨她潛入去;幾天的仔細摸索,才明白此結界封口的玄妙,能掌握其中進出的方法了。
黃昏時間,正是聖族魔法師鍾坐紅吸收夕陽正氣之最佳時光,由於她的六識感應稍為微弱,是我潛入聖族魔法殿的魔法結界機會,因我已吸納四個魔法師的[幻法水晶],及數百女子的真陰或元陰,鍾坐紅雖然是聖玆亞大陸上的魔法最高之人,她亦都不知道有不速之客光臨。
巡查至地牢最隱秘之處,有一個鐵欄杆圍攏的房子,裡面赫然看見一個被皮帶綁縛四肢在床上的少女,她全身赤裸裸的掙紮,口內塞著一個有孔的小球,發出驚嚇的不清哀鳴,嬌柔的玉體正扭曲駭震;正要問她原因,倏地有異聲由地道傳過來,急用魔形附體將身形消失在鐵欄杆外的暗處。
原來是聖族魔法師鍾坐紅與柔流女皇梁泳淇來到石室,梁泳淇冷酷地指著她說:「鍾恩桐是藍撒國的天生淫賤的女子,她竟敢自己撫玩的貞潔陰戶,這邪惡的淫態被我們的淫審處查到了,現在要請魔法師教訓這賤婊子……」
她在牆邊按下一個掣,那床上的皮索慢慢地左右移開,鍾恩桐的兩腿向外掰開,露出陰毛濃密的小淫窟,雖然鍾恩桐是這樣羞恥,仍看到粉紅色的陰隙滲出絲絨浪汁,小嘴緊喘著微微的呻吟。……
「果然是很淫蕩!」紅色長袍包裹著的鍾坐紅說:「現在可開始了,女皇也準備好了嗎?…」
當兩個高貴美女的紅色長袍瀉下,我看到的竟是衣衫不存的玉體,除了豐腴身體上緊箍住的粗糙麻繩外,最令我吃驚的是:-她倆胯下插牢了一支像我的大雞巴一般粗糙假陽具,震抖抖的仿似擇肥而噬。
粗糙的麻繩令兩具美軀上的奶子更高聳,她倆的豔容開始浮現春意;梁泳淇吃吃笑著說:「不知這淫賤的婊子能不能抵住我倆的蹂躪呢?上次那鄭希兒衹是捱了半晚便不成了,令人心裡半天吊,幸好有魔法師的雙頭龍止癢,否則可使我咬碎銀牙來………」
想不到宣揚貞潔的柔流女皇梁泳淇和聖族魔法師鍾坐紅竟是一個如此變態的女子,本身是如此淫慾狂飆;因聖玆亞大陸的上水源已被生化汙染,藍撒國的女子已改變心存極強烈不息的慾念,被聖族魔法師鍾坐紅硬不準國民洩慾,兩人卻暗中宣淫姦樂,看來她倆已淫殺不少美女,現又向這可憐的女子侵犯。
正思索間突然慘呼響起,只見梁泳淇胯下粗糙假陽具已毫不留情地肏搗進鍾恩桐的陰毛濃密小穴窟裡……
粗硬而寒冬假陽具的龜頭在不停的前後抽插運動著;溫暖而狹窄的陰道間不停的抽搐著,擠壓著粗大的軟膠肉棒,鍾恩桐的眼角邊流下了痛苦的眼淚,隨著梁泳淇的兇器不斷深入,眉頭也開始緊皺起來呻吟,
「啊!…呃!……呃!…嗚……呃!」鍾恩桐剛張開櫻唇悲喊,另一條粗糙的假陽具猛插入!鍾坐紅胯下的軟膠巨柱肆意無情地蹂躪這女孩子,令她不能張聲。鍾坐紅硬將冰冷的假陽具壓向她的臉龐下,觸到火熱喉嚨,像這樣粗大的東西,硬塞滿進鍾恩桐的小嘴�,可塞得她的嘴巴一點縫隙都沒有;此時的她,幾乎不能呼吸,相信她的舌根都已經麻痹得不聽使喚,鍾坐紅將前端特別粗大的龜頭擠進去,令她臉上出現痛苦之色,毫不的阻撓地張開嘴,她的下體一陣顫抖,雪白的臀部不由自主地擺動著,腰肢像蛇一樣扭動,不知是否想擺脫兇殘的插入。
梁泳淇巨大的假陽物還是狂猛地插入她濕潤的花瓣,奇異的快感淹沒了她的一切,過了不多久,鍾恩桐變成如同一隻發情的母獸,瘋狂地搖擺著高高翹起的臀部,陽物在正面快速地抽插著,花瓣中被假陽具帶出的淫水順著雪白的大腿流了下來。……
粗大的陽物頂住了她的子宮口上的時候,鍾恩桐陰道像處女般狹窄,假肉棒穿插進去有如被包裹;當假肉棒奮勇向前挺進,她淫穢的本質令她也熱情的擺動水蛇腰來迎合,陰道強力的收縮蠕動,緊吮拖住梁泳淇的假肉棒不放,令梁泳淇也享受到一種難以形容的痛快,而加快活塞運動,每一下,都直搗到兩女的花心;鍾恩桐雙頰緋紅嬌喘連連,含住了另一根巨棒粗大的龜頭,發出心神蕩漾的迷糊呻吟:「啊……好厲害,到了……花心啦,啊……頂到子宮�去啦,我……好快樂,我的女皇……我要……我要……去了!啊…幹死妳的奴隸吧……我是妳永遠的愛奴。…!」
石室中三美女正上演一場極淫穢的春宮,我看到這鍾恩桐的淫蕩可令人咋舌,還是處女已能享用兩根巨棒蹂躪,她可不像我的性奴,接受過淫幻天精的改造呢!雲鬢散亂,香汗淋漓,纖細的柳腰,不堪一握的纖弱質感,雙腿之間一塌糊塗,正被兩根巨棒上下狂肏兩個肉洞;只見她粉臉通紅、兩眼朦朧、檀口大開、嬌聲含糊地急喘,眉稍眼角儘是春意,實是說不出的淫靡蕩人。
梁泳淇和鍾坐紅的嬌軀更奮力往後推後撞著,不停聳動自己結實的屁股,讓粗糙的假陰莖每次都深深的進入鍾恩桐的肉洞,因內裡的緊吮,使假陰莖的後半段反能磨刮自己的陰肌,在變態的慾念中實際地刺激到她倆淫穢的神經;假陽具的龜頭狠狠撞擊著鍾恩桐微顫的花心,暴風雨般的衝擊,她一張嬌豔的粉臉通紅,不停地搖著螓首,含住另一根假陰莖的櫻唇�吐著火熱的氣息,不住地發出嬌膩的呻吟,刺激著壓她身上的兩個美女做著更加猛烈的動作。
「啊!…噢……噢……受不…了!了…噢…停一下……啊!…噢……嗯……不要…停…啊!…那…感覺又來……來了啦!…噢…噢…噢…慢……慢下來……啊!……嗯!嗯……噢…噢……快了!……快出來了……噢…噢…噢…再來……啊!…再…大力點……噢…噢…噢…好美啊!…啊!…噢…噢……洩死…啊!……」
隨著梁泳淇胯間的假陽具兇悍地穿刺,鍾恩桐不單沒有悲叫,反淫蕩地歡呼,毫不羞恥地挺動得更劇烈,向上猛烈地聳動香臀,讓鋼粗的龜頭能直衝進子宮;粗長的巨柱次次都撞在她嬌嫩的花心上,快要把她的魂魄撞散了,每次感到兩處肉洞被巨棒輪流的插入,都好像是頂在自己的心上,讓她美得說不話來了,只是不住的呻吟嬌喘。
終於鍾恩桐已耗盡了所有精力,淫喊了一聲:「啊!…洩死…啊!……呀!啊」全身白肉就如爛泥般失去了活力,昏迷不醒地鬆弛下來,任由兩個美豔而兇殘的女子繼續的肏操著她無力逢迎的玉體。
鍾坐紅看到鍾恩桐失去了知覺,小嘴再法緊吮自己的假陰莖,就對梁泳淇說:「看這淫娃也只能抵擋個多小時罷,我倆還是要用雙頭龍止癢了……」
淫穢的刺激使我慾火狂飆,再不忍下去了,將[淫幻天魔勁]飛舞而出,帶著火灼的甜香的衝擊波打出,她倆正脫了其中一根假陰莖,準備兩個淫穴共磨洩火,在沒有防範中,被熱氣透體而過;一陣心酥的感覺後,兩人軟軟乏力地倒在鍾恩桐身旁。
我緩緩在陰暗之處行出來,床上的是三具腴軟迷人的玉體;看清梁泳淇和鍾坐紅嬌艷的花容,果然是豔絕塵世的美女,只是兩人胯間串連著一根假陰莖,實在有點疙瘩吧!
鍾坐紅見我步出,卻感到全身發軟,不禁驚呼道:「怎會這樣的?……你是誰?來人呀!保護女皇……」但她已忘了今夜早有嚴令,不準任何人打擾她倆的[練習魔法]了,所以整個寢宮範圍都沒有近衛軍。
我拔掉她倆胯間的假陽具,淫穢地撫撩兩人濕淋淋的私處說:「以貞潔統治藍撒國的柔流女皇,不知國民看到妳淫賤的姿態,會有怎樣的想法?兩人淫玩一個少女還不夠,再要這般用一根死物互相宣淫,…………」我灼燙的手在她倆的嫩滑的乳房上導注著溫煦的[淫幻天精],讓她倆在驚懼中感到一股暖流走遍全身,那奇異的暖流竟令她倆產生了一個幻想,就是祈求我快點用真正的粗獷大肉棒刺搗自己空虛騷癢的小穴。
這裡先要從她倆修練聖族魔法說起,由生命陰陽交融而繁衍,故所有人都受性慾支配而交媾,使人類無限延續下去;千百年來聖族長老以為維持貞潔心靈,就可超脫生死,錯誤地用精神靈修以希望達到目標,雖然果能令魔法精純而威力稍大,故他們更盲目地向這方向研究,但已越來越錯了;更因個別魔法師私心更重,終於聯合神族魔法師將我的前生消滅,他們以為沒有我這淫性根源,很快便可改造人類,達到大同不滅的理想,但事與願違人性沒有性慾支配宣洩卻令人產生扭曲的惡念,終於在百多年前聖玆亞大陸上爆發了生化之戰,終使人類失去男性性徵,如不是保有精子而研究出單細胞繁殖,人類百年間已在聖玆亞大陸上消失了。
另外聖族魔法沒有男陽相輔相成,使女子產生變態心理,尤其修練到最高階之魔法,女魔法師除了變得更美豔無比外,更會產生男子般的兇淫之心,而怪的是每當月圓之夜,陰戶裡酥癢得快死去,非要強力搓揉那騷嫩之處不可,而且更越來越需索更多、更劇;藍撒國已被鍾坐紅的先輩教化成貞德之國,所以她倆的巧立罪名,捉一些少女回深宮姦淫,有些少女抵不住她倆兇淫的蹂躪,已有幾名少女洩盡陰精而暴斃在石室內了。
今夜又是月圓之夜,她倆正正用鍾恩桐的玉體陰道來宣洩暴起的慾火,但她倆實在太淫了,一個處女自然不堪摧殘了,在陰精洩瀉間昏死過去。
我看真這兩個高貴的美女,鍾坐紅不愧是藍撒國的最美豔的尤物,嬌美出塵的容貌,均勻而嫩白的玉體上,那對挺拔高圓的奶子,雖然沒有李龍宜、彭單的巨乳那麼巨碩驚人,但也是世上少有豐滿,纖腰卻是修長柔細,胯間的細髮,疏疏落落的遮掩著粉嫩的陰戶;剛被假陰莖擠漲撐闊的小隙,已回復緊湊得如處子,緊密閉合看不見大陰唇,修長而軟白的玉腿,不安地顫動。
年齡較小的柔流女皇梁泳淇玉體雖然沒有鍾坐紅那樣豔絕,但仍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兒,腴乳豐漲得剛剛好,配合均勻的嬌軀,也令我粗筋盤體的巨龍食指大動,濕潤一片的陰戶,陰毛貼近肌膚,使陰唇都暴露出來。
兩具無力躲避玉體上箍住的粗糙麻繩,被我如紙如絮般,一一抓斷,令人驚眩耀目的嫩白嬌軀上,出配阡陌交錯的紅痕,我先在兩美女的櫻唇內各灌注一口[淫幻天精],加強她的血氣運行,紅痕漸漸地轉淡消失,卻使她倆的慾火更一發不可收拾。……
後來他將鍾坐紅平擺在地上,低頭去探索那蜜味濃郁的下體玉窟,輕吻著她的臍蒂,才沿著絲絲柔髮,來到每個女人最神秘的部位,巨唇貼在她濕溽的陰道縐褶上,嗅著雌性美女身上純粹的體香,當粗糙的大舌挑開她的陰肌時,那詭異而令她舒服的慾火,一瞬間,在玉體上卻如電流般使勁的暴發出來;她的身子在電流的刺激下,感到一陣陣發軟根本無力抗拒,鍾坐紅這強烈的刺激搞作幾乎要瘋掉了,她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羞赧地拚命抑制小腹肌肉的顫抖,以示自已的貞潔,可是在強大電流的刺激下,這只能是無謂的挑撥我更加淫玩舉動。
接著我握著自己的火灼的巨柱抵上鍾坐紅鮮嫩幼滑的小陰唇,滾燙的肉色圓碩的大龜頭輕巧地刮弄肉洞口外面和稍微靠�面的溫熱的肉褶,不斷摩挲著那兩片柔柔嫩嫩的大陰唇,把她的慾火撥弄得更高。
「啊!…噢…停一下……啊!…噢…噢……受不…了!了…噢…」她的無力地呻吟,我將她幼嫩的身子翻過來抱定,對著軟弱躺在床上的梁泳淇眼前,雄腰猛地發力一挺,饑渴的吐著黏液的壯大粗筋巨龍,一下子頂入濕潤的粉紅色的花瓣裂縫中,淫液飛濺中,粗糙的大雞巴再進一步直頂吻住鍾坐紅的子宮;「喔…噢…噢……啊…又來……來了啦!…噢…噢…噢…慢……啊!……噢!……」她媚俏地吐出的呼聲中,火灼的巨柱令她感到極大的刺激,箍住大雞巴陰唇不自覺地顫吮,緊湊的肉縫便縮得更密,粉紅色的肉壁陣陣蠕動,像是有生命似的將我鋼硬的大龜頭吮出陽精來。
可是我是天生的霸主,我鋼臂托住她的玉臀,粗糙如鋼、粗獷的大肉棒是兇悍的巨龍,狂飆地衝擊鍾坐紅的迷人的玉窟兒,把她肏得浪淫的呼叫:「噢……噢……我的…好主人啊!……噢…您…好……幹得…好…啊!…噢…噢……噢…噢…小穴…好酥…好麻啊!…噢…噢…噢…噢…您…操…死我吧!…噢……啊……」
如剛才她倆淫辱鍾恩桐一樣,兇悍的巨龍總是在陰道裡鑽動,大龜頭不停地刮擦她的陰肌;因鍾坐紅受[淫幻天精]撩撥,貞潔羞愧之心已拋到九霄雲外,不理被梁泳淇看著,忘形地挺扭纖腰,讓堅挺的巨柱插得更深,淫汁濺得更多,還主動自居我的淫奴。
「噢…主人!噢…噢……噢…怎會…這樣的?…噢…噢…我不要作…高貴的魔法師了……噢…好舒服…啊!…作主人…的…賤奴……噢!…比神仙還快樂…啊!…噢…噢…噢…小淫…肉窿…好漲……啊!…噢…噢…噢…噢…來吧!……別停……操我啊!…噢…肏死我了…噢…」
千多下狂猛的刺插後,鍾坐紅陰唇劇烈地收縮,我多次吸納[幻法水晶]經驗知道,她已樂極而準備將修練魔法的[幻法水晶]奉獻出來,只見她的玉體發出豔黃的冷光,她的陰道子宮口將水晶內蘊藏的魔法神力,通過我陽具的馬眼,奔流到我的體內,終於我感到掌握著聖、神、魔、龍、人五族的全數魔法神通!
我放下奉獻了處子真陰及 [幻法水晶]的鍾坐紅,才轉身撥開梁泳淇玉腿,「赤焰刀」過後,她的陰戶便再無遮掩的暴露出來,看來她已被剛剛的狂淫春宮刺激至極,那些淫液像打翻了水盤般,濕淋淋的一大片,而且她亦沒有羞恥地閉上眼,滿目盡是希望我肏操的神色;我再不客氣了,「噗!…滋…!」一聲肉響,粗糙的大雞巴沈身插入緊湊如處子的的小淫穴裡…………
因她身懷女皇的權力象徵-[幻淫天晶],所以就是被巨大的雙頭假陽具插過小淫窟,仍很快便回復緊窄,像未開苞的少女般;幼嫩的陰肌完全包裹著堅挺的陰莖,像要結合為一體。
「啊!…噢…噢……好…美啊!…噢…噢…噢…噗滋!好…舒服啊!求……求您…再大力點操…我吧!…噗滋!噢…噢……哎!…不…不行了!…噢…噢…噗滋!…噗滋!噢…噢……弄死我…了!…啊!噗…滋!……噗滋!…噗滋!……噢…噢…噗滋!太好了!…噢…噢…噢」
百多次兇悍的撞擊後,火灼的陰莖直接燙貼騷癢梁泳淇的陰肌,所帶給她震撼的歡愉,比假陽具大得多,現在她才明白鍾恩桐為何這樣瘋狂;突然她感到失去的氣力回復過來,就沒有理性地將我推倒在床上,掰開修腴的玉腿,跨在我雄偉結實的小腹間,毫不感到羞恥地,用她粉紅色的肉洞兒吞噬粗筋盤體的巨龍。
她舒美的閉目揚首,玉手按在我的胸脯上,完美精雕細琢的、白玉般的美乳顫動著,纖腰前後扭轉研磨,緊緻的玉臀大力地壓住我的胯上,享受著整個鋼硬的大龜頭磨刮酥麻子宮的快感,嬌媚的聲音正說明她的歡快;「主人啊!…噢……噢…美啊!噢…噢…求您……大力肏吧!……啊!…噢…噢…噢……好舒服啊!……噢…噢…」
我擡頭看到我倆性器的緊接處,淫穢的小淫穴被粗糙如巨柱的大雞巴擠滿,小陰唇也凸漲起來!正磨研出淫蕩的浪汁,很難想像這剛接任一年藍撒國的柔流女皇,會這麼淫蕩的;我並沒有蹂躪著年幼的淫娃,反是她盡情享受我肉棒的鋼硬、火灼,實在比假陽具窩心酥美得更多了。
梁泳淇猛地另一隻手伸到胯間,自我安慰著、逗弄著自己柔軟的陰蒂的尖端,一陣陣酥麻的快感傳向她的腦海,顫慄著嬌喘道:「嗯…主人…!噢…噢…嗯……不要…這樣…頂……啊!啊…淫奴…不要…這樣…快…丟的啊!太美啊……噢…噢…噢…那樣肏……我會…浪死…的…啊!啊……啊…噢…噢…噢啊…對!…這樣搗下去!…噢…噢…噢……啊…舒服死啊!啊…噢…噢…噢…」
我將她柔腴的嬌軀扳下,鋼硬的大龜頭完全抵住了子宮,巨嘴大力吸進挺漲的乳蒂,雖然她的奶子沒有鍾坐紅巨碩,仍充滿甘甜的液汁,上吸下灼引起的高潮,令她再無法忍耐,不由得吐息出動人的歎息,哭喊著「……啊…不行…了……」然後高潮狂飆而至,脫力地崩潰在我身上,再控制不住體內的[幻淫天晶] ,終於如傾倒般重投進我的身體裡。
如火如冰的感覺在我的身體裡轉換著,梁泳淇的[幻淫天晶]引發其餘四顆女皇的[幻淫天晶]融合,令她極暢美之下將處子真陰洩盡,如不是我發現她將精盡人亡而停止吸收,她必在第一次享受到與我交媾極樂後死去。
兩個美女都樂死在我粗筋盤體的巨龍,憩然地進入悠暢之鄉,看到那個被淫虐的可憐少女,心中竟有點不忍,便將堅挺的陰莖插入她殘花小穴裡,灌注她一口[淫幻天精]進倆小穴裡,令鍾恩桐身體產生急遽改變,她從此而因禍得福,便可變成我性奴親衛之一,幼小清秀的玉乳花精淫奴;我的巨龍亦沈睡在小嫩穴轉化得到的[幻淫天晶]及[幻法水晶]。…………


















0.013967037200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