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三國荒淫行(穿越形故事)1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ros 於 2011-5-27 18:37 編輯



小弟是第一次寫作,請見量。



好黑啊。

我死了吧。

也對,飛機的墜毀了我怎麼可還活著。

想不到我淩霄這麼快就掛了。

反正我是孤兒,也沒什麼朋友,倒是不會難過。

嘖!

23歲的自己也早就不是處男了,沒遺憾了吧。

"小子,你閉著眼睛幹啥,快睜開!"

一個不耐煩的老婦人的聲音從淩霄身旁傳出,淩霄嚇的睜開了眼睛。

四周依然是一片漆黑,唯獨一個小小的亮點靜靜的躺在他的腳邊。

淩霄伸手去碰,亮點動也不動,淩霄的膽子頓時大了起來,一把抓起那個小亮點。

.....這是一枚雕刻細緻的銀色戒指,風格滿普通的,就是亮了點。

"看夠了沒,老娘都快瘋了你還在那邊看。"

老婦人的聲音再度從戒指內傳出,淩霄嚇的直接把戒指扔了出去。

"我操你媽.......!"

粗魯的話語隨著戒指飛向了遠方,淩霄撓了撓頭,連忙去把戒指再度撿了起來。

淩霄試探性的問:"喂!你是哪位啊,住在戒指裡作啥?"

"小子你問題不少啊,你只要先知道我很強就對了。"

淩霄心中頓時YY,難道自己就像是小說中的主角,在某天某個剛剛好時機在某個地方檢到某個擁有超強力量的物品,然後變的宇宙無敵牛逼?

"這麼說也對啦,我裡面可是存放了磐古大神最遠史的創造之力,你這小鬼還真是狗屎運。"

"爽啦,原來.....等等,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廢話,老娘我可是存在了N年,號稱人間修改器的超級bug,不然你以為當初軒轅那小子平什麼打敗蚩尤。"

"靠!軒轅黃帝用過的戒指,老古董啊!"

"你說誰是老古董?"

糟!說錯話了。

"知道錯就好,對了,我也該跟你介紹一下我的用途,有意見?"

淩霄搖搖頭。

"我的用途很簡單,那就是創造,只要持有人想要什麼,我就能變出什麼,不過這麼強的效果也不是沒有副作用,那就是假如持有者不能在他這輩子裡破解出這枚戒指的秘密,那人就會被吸入戒指內,直到下一個人的到來。而我,則是上一個持有者,武˙則˙天!"

淩霄驚訝的說不出來,他雖然曾經渴望小說裡的劇情,但他從來沒有想過這些是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先不用驚訝,偷偷告訴你,我發現這枚戒指裡其實隱藏了一種特殊功能,那就是穿越,蔗枚戒指其實可以帶著人穿越一切時空,無論歷史,無論書籍,怎樣?爽吧!那就快跟我簽訂契約,老娘被困在這破爛東西那夠久了。"

淩霄好不容易讓大腦冷靜下來,開始了認真的思考。

簽訂吧?可是如果解不出秘密的話,後果實在有點慘重。

不簽吧?這麼難得的機會不可能再有了,再說,只要自己破出來不就得了?

心念已定,淩霄對著武則天說:"我決定了,我要簽訂契約。"。

話鋒剛落,一道刺眼的強光從戒指內放出,只聽見武則天那瘋狂的大笑

"哈哈哈,我終於自由了,貪婪愚蠢的人啊,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吧!"

強光消失,淩霄只感覺到雙腳一空,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已經重重的跌下。

痛啊!

淩霄忍著雙腳的麻木站了起來,望向四周,全是汪洋一片,看來是到了某個無人島了,而不遠處的海面上還飄浮著飛機的一些殘骸,看來一切並不是在作夢啊。

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戒指,立刻決定了自己的去處。

三國!

沒辦法,平日沒什麼在讀課內書,小說倒是看了不少,尤其是三國無雙,自己早就已經不知道玩了N次了。

舉起右手,套在食指上的戒指放出一陣光芒,淩霄整個人便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那個屁股印痕,等待著海浪的侵蝕。


白光乍現,淩霄出現在了一個不起眼的小樹叢內。

真神奇,對了,換套衣服吧。

心念一動,自己身上的休閒依瞬間轉換成了....唐裝!?

好像不太對啊。

算了,既然想不起來,不如就便一個比較不會出錯的好了。

唐裝又在轉眼間變成了一套道士服,沒辦法,自己的確不知道三國時期的人穿什麼衣服。

走出小樹叢,只見自己身在一個巨大的城門前,上頭清楚的寫著三個大字。

洛˙陽˙城!

"哇,好大!"

淩霄忍不住讚嘆。

"呦,道長,俺看你是第一次來道洛陽對吧,怎樣,要不要跟俺一起進城,俺是第二次來的,可以照顧一下你。"

轉過頭去,只見一個滿臉老虎鬚的大漢正拉著一車死豬,對著自己憨憨的打著招呼。

"哦,那好,咱們一起進城吧,對了,不知壯士貴姓?"

"別那麼拘束,俺姓張,單名一個飛字,你叫俺豬肉張就可以了"

淩宵一個踉蹌,差點沒摔在地上,張飛,賣豬肉的張飛竟然這麼簡單就被自己遇到了,這天下會不會太小了一點。

"請問你是否有張翼德之稱呼?"

張飛牛眼一瞪,不敢相信的看著淩霄,接著又拍拍自己的腦袋,哈哈大笑。

"道長果然是神通廣大,連這點事都知道了,沒錯,俺姓張名飛字翼德,賣豬肉的。廢話不多說了,咱們進城吧!"


進了洛陽城,叫賣的,殺價的,吵架的,鬧事的,乞討的,甚至於是青樓外拉客的都多不勝數。

張飛找到了一個空地,扯開嗓子開始大喊。

"來喔,剛殺的新鮮豬肉,十鬥只需三兩,便宜喔!"

一名老婦人聽到張飛的叫喊,連忙走過來,挑了三塊頗大的豬肉,張飛見到如此快就有客人,自然是十分開心,不過此時,接灀突傳出一名男子的慘叫。

"上,給我打斷他的腿,這個垃圾敢看我老婆,順便連眼睛眼挖出來。"

只見四個彪形大漢從前面一個衣裝華麗的公子哥後方走出,朝著那個倒在地上的男子走去。

"這些傢夥欺人太甚,看俺老張上去教訓他們。"

張飛剛把腰間的菜刀抽出,豬肉攤前的老婦人突然開口。

"別衝動啊,那位是縣太爺的兒子,沒事千萬別惹事。"

張飛還沒反應過來,只聽碰!碰!碰!碰!

四名大漢應聲倒下,死的不能在死了。

淩霄一聲冷哼,好歹自己也曾經算是個職業軍人,只要用戒指變出把槍來,這些只靠拳頭的人算個屁啊!

洛陽城的街道首次安靜下來,圍觀的人都不可置信看著到下的大漢,下一秒,眾人的視線聚集到了淩霄的身上。

"死道士你敢殺我的人,我老爸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那公子哥手中的扇子鬥的像中風一下,放完話後便想往逃跑。

"信不信你再跑一步你的腦袋就會開花。"

淩霄看都不看他一眼,子彈上膛,嘴裡冷冷的冒出這一句話,嚇的那公子哥的動作停止在跑動狀態,一動也不敢動。

"很好,你很乖,告訴我你的名子,然後你就可以滾了。"

"我是上官狂,我可以走了嗎?"

"好了,你可以滾了,別忘了把那些屍體擡回去,放在這怪難看的。"

上官狂連忙換來家僕把那四名壯漢的屍體擡走,而他自己早就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

"淩...淩...淩兄弟,那是什麼仙法啊?那麼厲害,比俺的菜刀強了好多倍啊!"

淩霄頓時語塞,手槍該怎麼解釋呢?

看到淩霄為難的表情,張飛頓時會錯淩霄的意思。

"是俺老張莽撞了,想必這是某種仙家至寶吧,真是厲害啊!"

淩霄見張飛自動給自己一個台階下,便不在多想。

"對了張兄,我還有些要事,先走了。"

"要走啦?那順便把命留下吧。"

張飛還沒開口,狂妄的聲音從旁邊傳出,一群穿著甲冑的士兵把淩霄給團團包圍,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長官的傢夥正對著身旁的上官狂低聲下氣。

"上官狂,你這是什麼意思?"

淩霄的臉頓時垮了下來,這小子,剛剛真不應該放過他。

"臭道士,你當眾殺人,本百夫長便要將你當眾處斬!"

那本來對著上官狂低聲下氣的傢夥對著淩霄狂妄的大喊。

"上官狂,你會後悔的。"

"我會後悔,憑什麼?上吧,把它砍成肉醬。"

答答答!

火光四射,淩霄拿著一把無限子彈的AK對著四周便是一陣掃射,士兵們才剛拔出劍,還來不及反應就全數遭到子彈無情的擊殺,全場只剩下上官狂一人存活。

"壯士饒命啊,小人有眼不識泰山,請英雄饒命,對了,我可以給你很多錢,這裡是三百良黃金,請壯士笑納。"

"很好,那我就收下了。"

淩霄笑笑的接過那三百兩黃金,臉色一變,一顆子彈貫穿上官狂的腦袋,上官狂瞪著那對惡毒的雙眼,不甘心的倒地而死。

不是淩霄太狠,在三國這種亂世,你不比別人狠,下個死的絕對是你。

"張兄,我還有急事,先走人啦。"

還沒等張飛反應,淩霄已經拿出了自己剛剛變出的百寶袋,掏出一個類似於任意門的東西,在大庭廣眾之下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消息很快就在洛陽城內傳開,淩霄此時在洛陽城的居民心理早已經被神格化了。

其實淩霄這些舉動並不是因為他囂張,只不過是為了接下來的行動鋪路而已。

任意門出現再了洛陽城裡一條不被人注意小路上,淩霄已經開始準備開始他的獵美計畫了。

手張心理憑空出現了一台疑似雷達偵測器的機器,淩霄表情怪異,沒想到自己隨便想想的超高科技產品竟然真的出現了,只能說...這戒指真是...主角必備啊!

第一個目標,傾城才女--蔡文姬!

跟著追蹤器的指示,淩霄來到了一個滿大的房子前,拉起銅制門把敲了兩下,不一會兒,一個家僕把門打開。

沒等家僕開口,淩霄搶先一步。

"蔡邕大人在吧?"

"在,請問你是?"

又沒等家僕說完,淩霄丟給他一串同前後便走進了庭院內,見淩霄出手如此大方,家僕也不敢怠慢,連忙跑僅屋內通知。

不久蔡邕也來到了庭院,見到淩霄時皺了下眉頭,不過看到他那玩世不恭的招牌笑容後,立刻下傻了。

"敢問閣下是不是今天稍早在市場擊殺了上官狂的那位道長?"

蔡邕的聲音已經有了些許的顫抖,這等大人物,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

"別慌,我不會傷害你,先問你一個問題,你是否有一個女兒就蔡文姬?"

蔡邕點點頭。

"那你疼不疼愛她?"

蔡邕又點頭。

"那你讀完這個我再問你第三個問題。"

淩霄隨手拋了本蔡文姬傳給蔡邕。

蔡邕看完後老淚縱橫,尤其是看到那首悲憤詩後,更是心痛到幾乎站不住腳,信虧身旁的家僕眼明手快,才不至於倒下。

"這本天書內紀載了你女兒的將來,但,未來是可以改變的,我今日來此,便是要拯救你女兒,現在問第三個問題,你願不願意把女兒交給我,讓我照顧她一輩子,扭轉他那悲慘的未來。"

蔡邕面露難色,不過當他看到手中蔡文姬傳時,眼中的迷茫變成了堅決。

"小人蔡邕在此謝過大仙!"

蔡邕雙膝一跪,頭重重的磕載了地面上,雖不捨,但為了女兒的將來,他願意相信眼前這個神通廣大的年輕人。

"快去把文姬叫出來。"

蔡邕起身,對著身邊的家僕喊到。

沒等多久,一個侍女帶著蔡文姬走進庭院。

淩霄眼睛瞪的老大,他敢保證,自己在過去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子,飄逸的長髮,深邃的雙瞳,完美的臉型,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胸前那發育良好的一隊雙乳,靠!極品啊!

"文姬,還不快見過你的相公,人家是專程來救你的。"

蔡邕對著蔡文姬,雙眼中閃過一絲心痛,不過馬上又被他抹去。

"文姬在此見過相公。"

朱唇輕啟,極度附有女性磁性的聲音動人至極,不過基於原哲則,淩霄還是問了一下。

"文姬我問妳,妳是否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如果有,你可以選擇不跟我走,我不希望你是因為父親的因素才跟我離開。"

"文姬每日都在房裡閱讀彈琴,相公你是文姬第一個見到的外來男子。"

蔡文姬的臉上浮現了兩抹淡淡的緋紅。

淩霄暗自心驚,這年代原來保守成這副德性啊。

"那你願意跟我一起走嗎?"

淩霄向蔡文姬伸出了他的手,臉上露出了那種能夠迷千萬少女的微笑,笑話,自己當初在大學可是號稱少女殺手的校草啊!

看了父親蔡邕一眼,見到父親的微笑,蔡文姬終於下定決心。

"我....願意。"

蔡文姬把手放進淩霄的手心裡,被淩霄一把拉到了身旁,臉上紅的都快滴出水來了。

淩霄也不經感嘆,蔡文姬不愧有傾城才女的稱號,太美了。

拿出了任意門,臨走前蔡邕對著蔡文姬說了一句話,讓蔡文姬終於留下了眼淚。

"文姬,爹祝福妳一生幸福平安。"

穿越任意門,淩霄和蔡文姬來到了一片空無一人的草原上,這裡是中國南方的一片富裕之地,不過現在還沒有什麼人居住在這。

淩霄心念一下,一棟四層樓的透天住宅憑空出現,裡面的東西應有盡有,現代的設備一應俱全不只自動供水供電,連天然氣都可以無限量提供。

別問為什麼,因為它是主角。

蔡文姬的用手捂著自己的嘴巴,驚訝的說不出一句話來,也對,房子瞬間在自己眼前憑空出現的這種畫面實在是有點太過刺激了。

"文姬,我們進去吧,這就是我們以後的家了。"

淩霄拿出一串不知哪來的鑰匙,帶著蔡文姬走入了屋內。

一進屋,蔡文姬像個好奇的小孩子班東摸摸西看看,她甚至蹲在電視前用她那纖細的手指對著螢幕就是一陣亂戳,看的淩霄頭上的三條線不斷狂飄。

看著蔡文姬美麗的背影,淩霄心中火起,一把抱起蔡文姬便往三樓的房間走去。

"相公,可以放我下來嗎?這樣抱,好羞人。"

"別傻了,讓我們來做一些夫妻之間該做的事吧!"

聽到這,蔡文姬的臉浮現了淡淡的紅雲。

進了房間,淩霄直接把蔡文姬丟到了床上,還沒等蔡文姬反應過來,淩霄一口吻上了她那幾欲掙紮的香唇,舌頭也在她的驚慌中竄入壇口之中,貪婪的吸吮著甜蜜的香液,兩隻大手也不甘示弱的攀上了那對傲人的雙峰,不停把玩著。

"文姬,我愛你,我要你。"

淩霄的大嘴離開了蔡文姬的唇,雙手慢慢退下蔡文姬的衣服,最後只剩下一件褻衣,防衛著她那最純潔的聖地。

"相公,我也愛你,我願意把我的一切給你。"

蔡文姬抱著淩霄赤裸的身體(作者驚呼:哪時脫的!),胸前的兩點貼著淩霄的胸口,深深的刺激著淩霄那最深處原始的欲望。

終於,蔡文姬的褻衣被淩霄輕輕退去,兩人坦承相見,第一次見到男人巨大的肉棒的蔡文姬摀著自己的臉,羞赧的不能自己;而此時,淩霄還正暗自囋嘆自己身材之完美。

淩霄的左手在蔡文姬胸前的巨乳上來回肆虐,滿意看著飽滿的乳肉在自己掌間變換著各種形狀,右手也沒閑著,偷偷的摸到了蔡文姬的下體,緩緩的撫摸著,蔡文姬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意襲來,隱隱感覺到有東西正從自己的體內流出。

"啊!"

蔡文姬一聲驚呼,因為淩霄的右手竟夾住了她的陰蒂,不斷搓揉著,快感頓時被放大的了許多倍,讓蔡文姬幾度忍不住呻吟。

"別忍著,想叫就給她叫出來,忍著對身體可不好。"

淩霄邪惡的笑笑,一口含住了蔡文姬的耳垂,不斷的舔弄著,左手離開了蔡文姬的胸部,握住蔡文姬的一隻手,引導他抓向自己的肉棒。

蔡文姬的手握住了淩霄的肉棒,但也僅此而已,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

"上下套動就可以了。"

淩霄此時彷彿一個老師,細心的指導著。

蔡文姬的手開始了動作,看那纖纖玉手在自己的肉棒上不斷套動,淩霄也不悠閒,右手中指緩緩插進了蔡文姬窄小的陰道之內,那緊縮的程度讓淩霄差點把持不住。

淩霄慢慢的把蔡文姬按倒在了床上,左手細細的撫摸著蔡文姬的臉頰,像是欣賞一個藝術品般來回打量著她的臉。

"好美!"

淩霄忍不住讚嘆,不過他的右手也在此時開始了動作,在蔡文姬的陰道內小心翼翼的穿梭著。

"啊!相公....你用的人家....恩...好奇怪的感覺....好奇怪....但是又好舒服....恩...就是那裡....不要停。"

看到蔡文姬已經進入了開發狀態,淩霄也不甘示弱,腰部挺動,蔡文姬手中握著的肉棒開始動作,在蔡文姬的手中抽插著。

"相公...人家受不住了...要去了....熱熱的....啊...去了...出來了.....啊!"

一股熱流從蔡文姬的陰道內湧出,蔡文姬終於迎接了自己生命中的第一個高潮,柳腰上躬,不斷的顫抖著。

淩霄看到前置工作已經準備完成,把肉棒從蔡文姬的手中抽出,對準了她陰道,準備做最後的進攻。

"文姬,我要進去了。"

"恩。"

剛高潮完的蔡文姬氣喘籲籲的點頭,雙目含情的看著淩霄的臉。

"啊!"

撕裂般的疼痛襲來,蔡文姬忍不住一聲痛呼,淩霄頓時心疼無比。

"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蔡文姬搖搖頭,自動的吻了淩宵一下。

"這是我的相公帶給我的痛,我要永遠的記住這一刻。"

淩霄的理智差點崩潰,他敢保證,在未來的世界絕對找不到如此完美的女人。

肉棒開始了緩慢的運動,每一下都讓蔡文姬發出一聲輕呼。

抽差了一會兒,蔡文姬慢慢的感覺到了快感,原本的痛楚漸漸被一種難以言喻的酥麻感所取代,讓他感覺自己已經一點也不純潔了。

"啊....好舒服.....大力點...快一點....啊....太快了....小力點.....啊.....快死了....好舒服啊....親丈夫.....好相公....你讓文姬....讓文姬....啊....快升天了....恩....好舒服....快點....在快點....快死了啊!"

肉棒的速度不斷加快,淩霄開始以九淺一深的技術抽插著,讓蔡文姬這個初經人事的小姑娘感受的了性愛的快感。

"相公....在大力點....用力插我.....讓文姬再舒服一點.....啊....好舒服....恩....啊....要去了....要去了....啊....相公我又要丟了.....啊...又有東西出來了....啊.....去了啊!"

一聲尖叫,淩霄和蔡文姬同時爆發,肉棒在蔡文姬的體內不斷的噴發著精液,蔡文姬的細腰不斷抖動,一雙玉臂緊緊的環著淩霄的脖子,覺得臉孔因為精業的熱度以及高潮的虛脫趕而略顯扭曲。

"呼,文姬,我愛死你了。"

淩霄緩緩的說道,見蔡文姬沒反應,原來蔡文姬已經在剛剛高潮後陷入了昏迷狀態。

"喝,來到三國真是個對的選擇,恩,下個就決定是袁家的甄姬了,現在因該還沒跟袁家的人結婚吧,過幾天就去把她征服吧。"

淩霄在自言自語中也進入了夢鄉,兩個人就這樣抱著對方,一點也不在意下體那流出的,紅白交錯的愛的結晶。






















0.016324996948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