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體驗券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經濟不景氣,外面的促銷越來越多,今天無聊整理信箱的時候,發現一張廣
告單,上面寫著:「憑券免費體驗一次臉部美白+筋絡護理三十分鐘」。哇!最
近剛好閒得發慌,老公明偉又到大陸出差半個月,我正愁得沒地方消遣,發現這
張體驗券,真是太好了!

  看看日期,還有三天到期,我立刻打電話過去詢問。接電話的是一位小姐,
聲音聽起來非常輕柔好聽。

  「請問體驗券還有效嗎!」我有點不好意思問道。

  「小姐您好!體驗券還有效喔!不過只剩三天囉,您要的話要先預約喔!」

  「喔!那請問什麼時間可以預約!」聽到還有效,我趕忙問她。

  「嗯!您可以預約今天晚上八點或明下午一點,看您的時間?」

  「那我明天下午一點好了。」看現在已經晚上七點了,所以就約了明天。

  「好,小姐您留個大名跟電話,我幫您記錄起來。」

  「我叫美美,電話是0922……」留完資料後,就開心的洗澡去了。

     ***    ***    ***    ***

  算算離明偉回來的時間還有三天,趁他還沒回來趕緊去作作臉,這樣他回來
的時候我才會容光煥發,而且還是免費的,想想還真得意。看看時間已經十二點
半了,我立刻坐上我心愛的白色金龜車,直奔體驗券上的地址。

  到了大墩路的這家美容中心門口,門面看起來還不錯,滿有質感的,於是我
停好車就直接走了進去。

  「您好!歡迎光臨!」一位笑容迷人身材又很棒的少婦向我走來。

  「喔!我昨天有預約。要做臉……」我把來意說明。

  「您是美美吧?妳好!我是美容師小婉,也是這裡的店長,歡迎妳喔!」迷
人少婦很熱情地說道。

  「嗯!麻煩妳囉!」看到店長小婉的和善熱情,我也跟她親近了不少。

  「哪裡哪裡!妳能光臨小店,我高興都來不及呢!來!我們樓上請。」小婉
邊說邊招呼我上樓。

  「我們這裡是很專業的喔,店雖然不大,不過設備很齊全喔!妳看有SPA
房、淋浴間、三溫暖……」小婉很熱心的介紹著。

  樓上看起來真的很雅緻,設備也很多。這讓我越來越開心,心想這些設備用
完,我一定水嫩嫩的,重點是不用花錢,這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接著我就到
淋浴間洗了一個香噴噴的澡,然後換上白色浴袍躺在美容床上,等待著小婉的服
務。

  「喔!妳洗好啦?」小婉突然進來,打斷了我的思緒。

  「是啊!你們的浴室好豪華喔,我洗得很舒服!」我開心的回答。

  「你滿意就好,妳的滿意是我們的榮幸!那我們開始做臉囉?」

  「好的!」我愉快地閉上眼睛,等待小婉的服務。

  做臉的流程跟一般的程序沒什麼不一樣,不過小婉的手很細,她使用的保養
品味道也很清香,所以整個感覺就是很棒!

  「美美,等一下做完臉,我們還有三十分鐘的筋絡理療,妳要用玫瑰精油還
是薰衣草精油?」小婉在我耳邊輕聲的問。

  「玫瑰好了!」由於我很喜歡玫瑰的香味,所以選了玫瑰精油。

  「好的,我也喜歡玫瑰精油。對了,由於待會只有三十分鐘的療程,妳要不
要升級?」小婉又輕聲的問。

  「升級?怎麼升級?」我心中閃過一個想法,店家怎麼可能完全免費的招待
顧客,升級應該是另一種貼補吧!我想如果不是太貴,升級也好,畢竟人家也是
做生意的,不要太佔人家便宜。

  「是這樣的,一般經絡理療需要九十分鐘,那今天妳只要付工本費九百元,
我們就送妳總共一百二十分鐘的護理療程,精油免費,後六十分鐘還加上兩人四
手的經絡機能保健。」小婉賣力地解釋著。

  雖然她說了一長串我沒有聽的很清楚,不過聽到九百元、一百二十分鐘、兩
人四手,就覺得賺翻了,外面根本沒有這種行情,況且小婉的手這麼細,工夫也
很紮實,九百元真的真的是太便宜了,不過我可不能露餡,讓人家發現我感覺便
宜。

  「好吧!就照妳說的做吧!」所以我很冷靜地回她。

  「嗯!謝謝妳喔!妳真是好客人,有些客人都不升級,讓我們白忙一場。」
小婉有些小抱怨。

  「唉呀!最近可能太不景氣,所以囉……」我反過來安慰她,不過被她稱讚
是好客人,我也滿開心的。

  做完了臉,就要開始做筋絡了;最近在家待太久了,筋骨確實有點酸痛,心
裡想只花九百元就可以有兩小時的按摩,不自覺的又開心起來。

  小婉確實有一把刷子,第一個鐘頭雖然是指壓,不過真的是太專業了,每一
個穴位都掌握得很精準,按得我真是舒服;而且她似乎還有學過中醫的學理,說
得頭頭是道,還不斷地稱讚我的皮膚好,嘴巴也很甜。

  就在小婉的護理下,我舒服得幾乎快睡著了。就在此時,旁邊的小計時器發
出「滴•滴•滴•滴……」的聲音,我想大概是第一個鐘到了。

  「嗨!美美小姐!第一個鐘到囉!妳可以先上個廁所,起來喝杯薑茶。等一
下我們就要做油壓囉!待會妳喝完茶,可以先把內衣內褲脫掉,趴在床上。」小
婉輕聲的說明。

  「好,我知道了!」我瞇著眼回答她。

  「等一下會更舒服喔!我們工作室的兩人四手非常讚,做過的客人都會再回
來,尤其是機能保健,對身體很好喔!」小婉笑的有點神秘說著。

  「喔!」雖然我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也不知道她為啥笑得神秘,不過由於
她已經讓我有些信任,所以我也肯定的回她。

  小婉退出美容室後,我也起身喝了薑茶,她的薑茶很好喝,薑的味道不是那
麼重,還帶有一點花香。喝完後我便將內衣內褲脫掉,放在旁邊的竹籃子中,然
後趴在美容床上等待。

  「扣∼∼扣∼∼扣∼∼」

  「請進!」我聽到敲門的聲音,請她進來。

  「老公!你看美美小姐的皮膚是不是很棒?身材也很讚喔!」小婉進門後喊
著。

  老公?!我急忙翻身坐了起來,還抓住鋪床的浴巾遮住我34C的乳房和下
體,有點驚慌的看著他們。

  「美美小姐,妳別擔心,我老公可是有執照的芳療師喔,他以前可是很有名
氣的,只是自從右手扭傷後,就被XX國際芳療公司解聘了。」小婉解釋著。

  「可是……可是……他是……」雖然我以前在直銷公司也被男總監「按摩」
過,不過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妳別擔心,我老公不但手技好,人也長得很帥!很多客人還指定由他服務
呢!」小婉有點驕傲的說著。

  我打量著她老公,身高大約180公分,身材很勻稱,臉蛋也很斯文,雖然
談不上帥,不過也長得很有親和力。不過,我心中還是有點抗拒,尤其明偉不在
我身邊,這讓我有點怕怕。

  就在我思考的同時,小婉已經將我安撫趴好在床上了,我還來不及拒絕,已
經有兩雙手分別在我的後頸與腳底遊走了。

  我感覺的出在我頸部的是小婉的手,而在腳底的是她老公的手,不過我還是
有點抗拒,心裡想著「兩人四手」一般都是兩個女師,今天的「兩人四手」卻是
一男師一女師,真是不自在。

  因為這樣,所以我的大腿根部是夾緊的,畢竟我還不大想在沒有明偉的地方
暴露出下體給陌生男師看到,所以身體有點緊繃。

  「美美,妳可以放輕鬆一點,這樣會比較舒服。」

  「噢!我老公叫永慶;哈哈!就是賣房子的那個永慶啦!」小婉邊放鬆我的
肩頸邊說話安撫我的情緒。

  不過,我還是很難放鬆,因為雖然我有兩次經驗,不過明偉都在附近,如果
有什麼問題,至少明偉還可以即時出現,但這一次明偉人在大陸出差,令我很不
安全感;但是,現在已經全身赤裸趴在這裡,似乎也沒有其它的辦法,只好把這
個療程做完。

  「美美,我平常都叫我老公慶哥,其實他其它的工夫也不錯喔!」

  「其它的工夫?」這讓我有點想歪了。

  「是啊!妳知道的,我們都是女人嘛!呵呵!」小婉笑得有點淫蕩。

  不過我今天可不想嘗試「其它的工夫」,畢竟我的暴露或情趣都是跟明偉一
起發生的,雖然有過拍藝術照跟直銷公司事件,不過那都是偶發事件,這可不代
表我是淫蕩或隨便的,而且少了明偉,讓我更覺得恐慌。

  不過雖然害怕,但是小婉說「其它的工夫」的時候,卻讓我想到明偉和我交
媾的畫面,這讓我的下體似乎有了一點感覺,好像分泌出了一些愛液,不過我得
忍住,不能讓他們發現。

  時間大約過了十五分鐘,小婉已經推到我的背部,而慶哥已經在按摩我的大
腿,不過慶哥也是很專業的手法,手法很輕柔舒適,似乎並沒有侵犯我的意思,
大概是我多想了,於是我稍微放鬆了點。

  雖然他們目前都是很正常的按摩,不過受到小婉言語的挑逗,我自己似乎卻
開始想像一些男女交歡的畫面,這讓我有點熱起來,我想我的臉一定是很紅的,
不過,好險我是趴著的,他們看不到我的臉;但是,陰部的愛液卻似乎變多了,
似乎快要溢出陰道口。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一隻手指頭似乎有意無意地滑過我的陰
唇,他是順著大腿往上推,然後推到底時,雙手又順著臀部畫圈圈,就在雙手推
到底的時候,剛好碰到陰唇。

  我心想完了!因為剛剛自己胡思亂想,淫水已經快漫到出口了,這下又被慶
哥這樣滑過,又加劇了淫液的分泌;還好這時慶哥又倒了些玫瑰精油在我臀部,
精油順著股溝往下流,剛好流向陰唇,我心想這樣就算淫水流出來,也跟精油混
在一起,應該不會被發現。

  「嗯∼∼」慶哥突然用一隻手直接將滑向陰唇的精油撈起來,不過這個動作
卻將我的外陰部全摸了一遍,讓我渾身顫抖了一下,而且發出一聲悶哼。

  「美美小姐,妳很敏感噢!」慶哥見我顫了一下,挑逗說著。

  「還好啦!」我隨口回他。難道是他發現了我的愛液?

  「來,我們翻身囉!」小婉接著說。

  我想,毀了!一翻身不就全都暴露了?雖然我的身材很好,不過整個暴露出
來還是很不習慣,還好小婉拿起浴巾將我的私密處蓋住,不過兩個渾圓的乳房還
是活生生的暴露在他們眼前。

  小婉開始推拿我的胸部,精油滑過真的很舒服,那種舒服跟愛撫差不多,每
當她滑過乳頭時,就有一股快感自乳房流向全身,又再和下體的快感結合流向腦
部,整個人輕飄飄的。

  慶哥的雙手更是忙碌,雖然我下體蓋著浴巾,但是慶哥的手技卻是順著大腿
往上推滑,每推一次,都感覺浴巾往上移動一點,我已經感覺不出浴巾的正確位
置了。

  「美美小姐,妳的水好多喔!」慶哥突然說道。

  我不敢搭腔,原來她已經發現我的愛液,這讓我有點小怒,因為秘密被發現
了,而且還是一個陌生男人。

  「妳流了這麼多水,看得我都興奮起來,真想把妳這個美女吃掉。」慶哥突
然說出淫穢的字眼;而小婉居然只是瞇瞇的笑著。

  不過男人的讚美真是受用,雖然字句淫穢,不過被稱讚美女還是很中聽的,
但是我還是回他:「待會你們夫妻自己玩吧!我可不奉陪。」

  「唉呀!小美人!就是妳美麗的胴體吸引人,等會兒就軟掉了!」慶哥不死
心說著。

  「那是你的事,我不知道。」雖然現在的我已經被挑逗得有點茫茫然,但是
我還是斷然拒絕。

  「妳看,我的肉棒已經這麼硬了,妳就幫幫忙滅滅火吧!」他不知道什麼時
候已經脫掉褲子,走到我的身邊。

  我睜開眼睛一看,哇!真的是一根硬挺挺的肉棒在我眼前,而且還是會上下
脈動的那種,雖然不是很長,但是卻很粗,跟明偉的款式不一樣。

  「小婉,妳幫你老公服務一下吧!我沒有興趣!」我推辭的向小婉說。

  「美美,我們每天晚上都有互相服務,但現在是上班時間,當然是跟妳互動
啊!」小婉又將球推還給我。

  「可是……我老公知道會生氣的!」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她。

  「美美,不然這樣好了,我站在床沿,妳伸出一隻手幫我弄,如果讓我射精
了,今天妳就完全免費。」慶哥接著說。

  咦?這是什麼似是而非的道理!我根本還沒反應過來,也沒等我答應,慶哥
就將我的一隻手抓向他的肉棒,而我就在不知所措中握住了他的那根陰莖,然後
就糊裡糊塗地開始套弄起來。

  慶哥這時是背向我的,就在我傻傻幫他套弄的同時,他突然彎下腰將頭埋入
我的雙腿之間,開始舔我的陰唇;這還不打緊,小婉也用她誘人的軟舌開始在我
的乳頭上舔著。

  「嗯∼∼啊∼∼不要啊!」同時受到兩個刺激,我忍不住地叫了出來。

  不過,他們卻完全不理睬我,仍然賣力地挑逗我,而我因為受到雙重刺激,
套弄慶哥的手也不自覺的加速起來;不過,慶哥似乎不為所動,而且我感覺我手
中的肉棒也越來越粗、越來越硬,完全沒有想射精的意思。

  我的快感已經全身亂竄,似乎快要爆發了,慶哥的舌頭也不時地深入我的穴
中,將愛液引流了出來,我相信他滿嘴已經沾滿我的淫水;在這樣的狀況下,我
套弄慶哥肉棒的手已經沒有力氣了,於是我鬆開了手,享受多重夾擊的快感。

  「嗯∼∼啊∼∼啊∼∼不要∼∼」我有點失神的叫著。

  「啊∼∼」我突然一陣痙攣,我知道我已經達到一次高潮了,淫水也噴了出
來;慶哥這時剛好用嘴將我噴出的愛液全吸了進去。

  「呵呵!小美人,妳高潮啦!妳的淫水還真甜!」慶哥舔著嘴唇說道。

  「哼∼∼都是你們這對夫妻。喂!你怎麼還不射精?累死我了!」我嬌嗔的
回他。

  「小姐!妳都高潮了,我們兩個可累死了,不然妳的穴讓我插,這樣我很快
就射精了,妳說好不好?」慶哥居然提出無理的要求。

  「你想得美!我可不是隨便的女人,你插她好了!」我把手指向小婉。

  「不然這樣好了,我老婆幫我打手槍,妳出一隻手磨蹭我的龜頭,或許這樣
我很快就射了。」慶哥又提出另一種建議。

  我心想這樣還說得過去,畢竟我也沒有損失,而且人家夫妻為了幫我高潮,
已經滿身大汗了;雖然並不是我主動要的高潮。

  「好吧!不過你要快點射喔!」我害羞的回答。

  「小美人,我看著妳美麗的身體,一定會很快發射的!那我們開始吧!」

  話說完,小婉突然脫下了美容師的制服,拉過美容椅,開始幫慶哥打手槍。
不過小婉的手不大,她握住慶哥的肉棒時,居然還有一大半露在外面,我只好遵
守承諾的用我的手掌輕磨他的龜頭。

  「嗯∼∼好舒服!」慶哥發出聲音。

  不過慶哥的手也沒閒著,由於我坐在床上,因為要伸手幫他愛撫,所以上身
是有點前傾的,這讓他的一隻手剛好握住了我的乳房,由於乳房上還有精油,所
以他摸得很順手,而我也滿享受的。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已經被慶哥摸得又開始流水了,但是慶哥卻還
是一樣堅挺,完全沒有投降的意思。

  「嫂子……嗯∼∼喔∼∼妳加油啊!」我邊呻吟邊催促小婉。

  「慶哥∼∼你……怎麼撐那麼久∼∼嗯……」我呻吟的說著。

  慶哥的手非常巧,配合著精油的搓揉,已經又完全讓我發情了,而且他的另
一隻手也搓揉著小婉的乳房,小婉也瞇著眼睛低聲呻吟。

  「呵呵∼∼這樣不夠刺激,我還是沒有射意!」慶哥居然這樣說。

  「那要怎樣……你……你……才要……射呢?別……別打我的主意喔!」我
已經語無倫次呻吟的回他。

  「不然這樣好了,妳趴在床上,小婉繼續幫我打槍,我從妳後面磨蹭妳的陰
唇,而且妳水這麼多,這樣就有感覺了。妳放心!我不會插進去的。」慶哥笑著
說。

  「嗯……嗯……好吧!不……不過你……你不可以插進去喔!」我已經全身
佈滿快感,語無倫次的答應他。

  我照著慶哥的話,像母狗一樣的跪趴在美容床上,而慶哥就在我的陰唇外混
著我的愛液摩擦,小婉依舊套弄著慶哥的根部。

  「唔……」這下我可更受不了,慶哥的龜頭很大,肉棒上的青筋也很多,這
樣立體的菱線磨得我快感叢生,從陰唇到陰核,快感像電流一般全身亂竄。

  「噢∼∼慶……慶哥你快一點啦!你……你這樣磨我……我很難受……」

  「那妳就讓我插嘛!」慶哥邪惡的回我。

  「不……不行,我不……不能背叛老公,你……你就快射吧!」

  「要不然這樣,我不要全部插進去,我老婆兩手握住我的根部,多出來的部
份讓我放進去,我也不會亂動。有妳的濕度加溫度,我一定馬上射!」慶哥又提
出這樣的方案。

  「你……你……花樣真多耶!好……好啦!」我想想小婉兩隻手握住肉棒,
大概也只剩龜頭了,這樣應該不會太超過,而且我也被慶哥磨得意亂情迷,呻吟
不斷。

  「那我來囉!」慶哥輕快的回我。

  突然我感到陰唇被翻開的感覺,一顆肉球就這樣塞進來,不過塞進來一些就
停住了,並沒有繼續向前,這讓我鬆了一口氣。不過這樣過了一分鐘,我的花心
深處卻傳來空虛感,從龜頭前端到花心那一段空出來陰道整個癢了起來,這逼得
我開始扭動臀部,想要抓住一些什麼。

  「嘿嘿!小姐,我沒有動喔!是你自己動的噢!」慶哥居然取笑我。

  「我……我知道啦……嗯……你別……別取笑我。」我依舊是呻吟著。

  由於我知道小婉的雙手握住慶哥的肉棒,就算我扭動也不會讓慶哥的肉棒整
個塞進來;但是我的酥麻感卻逼得我扭動,想要藉著扭動能夠紓解一些空虛感,
所以我也前後移動我的臀部,看能不能稍微帶來一些充實感。

  「啊∼∼」突然間我的陰道被整個塞滿了,這讓我大聲叫了出來:「你……
你怎麼……整根都進……進來了?你……你不守……信用!」

  雖然我已經很需要這根肉棒,但是我心底依然是抗拒的,不過慶哥的肉棒塞
進來後並沒有抽動,只是整根沒入,而且在裡面脈動著。

  「喔!對不起啦!因為我老婆手痠了,稍微一放手,妳就自己把我的肉棒吞
沒了,我可不是故意的喔!」

  「是……是嗎?」我有點羞怯的回他。

  「是啊!是妳自己往後靠的啊!不然你問小婉。」

  我轉頭望向小婉,只見小婉雙手一攤的點點頭。

  「那……那……現在怎麼辦?」我不知所措的胡亂問了一個傻問題。

  慶哥聽完,又往前一挺,這一挺撞上了我的花心,一股熱流又從花心漫向全
身。

  「嗯∼∼」我又悶哼了一聲。

  「美人!都已經這樣子了,能怎麼辦呢?」慶哥邊說邊慢慢抽動。

  「嗯……噢……」我沒有回答他,只用呻吟代替回答。

  慶哥見我沒有反抗,就開始大力抽動,「啪!啪!啪!」的聲音從我身後傳
來,快感也開始放大,真是舒服極了,我的羞愧感這時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小婉這時鑽進了美容床躺了下來,她的頭部就在我的胸部下方,她又伸出了
軟舌舔弄我的乳頭。這樣從後面被快速的插著,奶頭又被舔弄的快感我從來沒有
體驗過,真是太舒服了,我的靈魂已經飛上了天堂。

  「啊∼∼啊∼∼啊∼∼啊∼∼」我開始肆無忌憚地瘋狂的叫著。

  「舒不舒服啊?小美人!」慶哥邊問邊停下了動作,完全靜止的放在小穴裡
面。

  「喔∼∼舒服啦!怎麼停了?」我羞怯的回他。

  「那妳叫我親哥哥,我才要繼續。」慶哥無賴的說著。

  這時的我哪禁得起狂亂的中止,我已經登上高峰的邊緣,只差一步就要高潮
了,所以我邊扭腰自己尋求快感,還一邊喊著:「親哥哥,幹我!幹我!」

  慶哥聽到我的喊叫,也瘋狂起來,用力地插入我的小穴,我感到我的陰唇不
斷地內陷外翻,花心也無間斷地有快感流出。

  「親……哥哥……喔∼∼好舒服∼∼好舒服∼∼親哥哥……親哥哥……好舒
服∼∼用力一點……」

  我已經瘋狂到極點,花心一直噴出陰精,流滿了整個大腿。我已經失神到無
止盡的程度,我從來沒有被一根肉棒用狗爬式幹這麼久過,真是太舒服了!

  「啊∼∼啊∼∼啊∼∼親哥哥……」

  「啊∼∼親∼∼哥哥∼∼我好舒服啊∼∼好爽……好爽……」

  「親……親哥哥……我好愛你呀∼∼你的肉棒好粗啊∼∼快幹死我……」

  「啊∼∼高潮了∼∼高潮了∼∼親∼∼」

  我幾乎昏厥了過去,我已經噴了不知多少淫水,整個人不斷地抽搐,床單也
濕了一大片。我幾乎沒有從狗爬式中高潮過,和明偉或是其它的經驗中,都是從
正面的到高潮,我不知道背後式的高潮這麼厲害、這麼迷人。

  「啪……啪……啪……」慶哥還是賣力地抽送著,雖然我已經高潮了,不過
他的抽送依然讓我有快感;我感覺到慶哥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猛。

  「嗯……」慶哥發出了悶哼聲,並且將肉棒拔出來,將我的身體翻了過來,
和小婉躺在一起,他整支肉棒靠近我們的臉,並將濃濃的精液噴向我和小婉。他
的量好多,我和小婉的臉上都沾滿了慶哥的精液,不過我已經沒有力氣了,我只
靜靜地躺在床上,任由精液順著臉龐滑向床單,並享受著快感的餘韻。

  這時小婉含住了慶哥的肉棒舔弄著,慶哥的肉棒還沒消退,依舊是挺起著,
這讓小婉很有口感,也很好將肉棒上的淫液舔得乾乾淨淨。慶哥瞇著眼享受著小
婉的服務。

  我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只知道高潮還沒完全退去,我感到淫水依舊緩緩地
順著大腿往下流,還是好舒服……

  當我完全清醒的時候,我已經坐在白色金龜車的駕駛座了,我應該記得回家
的路。我開在中港路上的時候,我才發現我沒穿回我的內衣內褲,上衣的釦子也
只扣了兩顆,整個乳房幾乎露在外面。

  我搖下了車窗,吹著外頭的涼風,慢車道的機車似乎都在看著我,但是,誰
管他呢!我腦中的記憶只有停留在剛才高潮的瞬間




















0.014400005340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