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我成了下酒菜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三年前,老公去了國外,他要我把網裝上,方便聯系,盡管在此之前,我們的婚姻發生了許多問題,但我還是聽他的,裝上了網,隨時查收他發來的EMAIL,或者在MSN上和他聊聊天。

從結婚開始,我們的性就開始不和諧,老公對性的冷淡超乎我的意外,一直以為,象我身材這麼好的女人,老公應該很喜歡。但平均每月一次的性生活,讓我不得不相信,老公生理有問題。接著,他又查出,精子成活率幾乎為零,我提出離婚。老公死也不肯離,他說他不能沒失去,沒了我,他寧願去死,想起我們之間的恩愛,想起從我大學二年級和他戀愛開始,他對我的各種關愛,象哥哥又象父親,我也實在不忍看他痛苦。老公的家人大多都在國外,在他和我結婚前,就開始辦理他出國,他說他出去安定下來,就接我也出去。

安了網後,我在聊天室認識了一個叫鍾山的網友,很聊得來。他在國外生活了十多年,然後回國創業了,在北京開了一家公司。因為老公也正在國外,所以我很願意多知道一些關於國外的事情,鍾山說,其實中國人在那邊,開始的生活都很辛苦,後面即使生活好起來了,有車有樓了,但因為沒有歸宿感,內心也是很痛苦的。他在國外的生活雖然不錯,但他始終想回國,他太太不肯回國,就帶著兩個孩子留在那邊了。他和幾個一起留學的同學,又一起回了國,大家互相幫助,互相扶持,在國內,都有了很好的事業基礎。

鍾山問我,為什麼不和老公一起出國,我說,當年老公辦出去時,還沒和我結婚,後來結婚了,因我大學學的不是英語,我怕出去了,我的語言不行,和老公說,我先學一下英語,等英語好些了,再辦我出去。鍾山說他和太太的感情不是很好,因為他家裡的收入一度以他太太為主,他太太說了很多讓他傷心的話,這也是他想回國的一個原因。我也說了我和老公的情況,鍾山得知我和老公性生活次數如此少,很吃驚,說沒法想象,我說我倒也很習慣了。他說要是有機會,我和你做做,讓你知道什麼是性福,我連說不要。他問我長得漂亮性感嗎?我說我即不漂亮也不性感,又矮又胖,是比較醜那類人。他也沒再和我說這種話題了。

那年五月中旬,我和同事包秀英去北京學習一個月,學習一種新的計算機管理系統,上午上課兩個半小時,下午上機實踐兩小時。包秀英是個計算機盲,並且不愛動腦,凡事都要問我,弄得我很郁悶,偶然翻到鍾山的電話,就給他打了個電話。鍾山說今天他請我吃飯,下午五點來招待所接我。我們住的是四人房間,本來我和包秀英住同一房間,但因包秀英的妹妹家在北京,又離我們的學習地點很近,她就去她妹妹家住了。鍾山來接我時,同房間的另一個人問我,是誰啊?我沒告訴她是網友,我說是我老公在國外的朋友來請我吃飯了。

吃飯時,鍾山說見到我,感到很意外,因為以前我告訴他,我長得很醜,可是我非常清秀,我說以前覺得反正也不認識,都是隨口說的。他說這回可不能再隨口說了,咱們是朋友了。鍾山一表人材,177的個頭,勻稱的身材,說話幽默,我對他很有好感。

吃完飯後,他帶我去看天安門廣場夜景,走路時,他很自然地把手搭在我肩上或輕輕地攬著我的腰,我們俨然一對戀人,邊逛,鍾山邊向我介紹,逛完,鍾山輕輕對我說:去我家坐坐吧,聲音輕柔得讓我的心不由地蕩漾起來。
鍾山的家在北京很有名的小區A莊,鍾山說這裡的早期住戶,都是名人顯貴。鍾山的家在頂樓,進了門,鍾山便抱住了我,對著我耳邊輕輕地說:“一見你就喜歡了”,我想推開他,但他抱得更緊了,一邊在我臉上,額上,嘴上到處親吻著,一邊抱著我坐在沙發上,第一次和老公之外的人這樣親熱,我一邊躲閃著他,一邊不由自主地配合著他,他的手移到我的胸脯上揉搓,有些吃驚地說:“沒看出來,你的乳房真大呀,讓我看看……”

他把我上衣推高,想把乳罩解開,但一時解不開,就把乳罩也推高,我的一對奶子立刻象兔子一樣跳了出來,高高聳起,他說:“天啊,太漂亮了…….”就噙住奶尖,開始吸吮起來,兩只手不停在我奶子上揉弄著。

我的奶一直是我的軟肋,一點點刺激,就能讓我興奮不已,被他這樣吃啃撫弄,覺得全身的血液都流向乳房,乳房漲得都有點疼,乳尖奇癢,忍不住向上挺,希望他吸吮得用點力。這種癢勁匯成一股癢流,在全身流竄,最後集中向下身匯集。我忍不住扭動著身體,呼吸急促起來,面頰發熱,全身軟綿綿的。

他邊吸奶,邊動手脫我的衣服,我擡手配合他脫去了我上衣,他扯去胸罩,捧著我的兩個奶不停地吃吃這個,再吃吃那個,兩只手也沒閒著,握著奶不停地捏弄。我被刺激地呻吟起來,打了一個哆嗦,只覺得下身一股水,湧了出來。剛好鍾山的手,從裙子下面伸了進來,我的水剛好澆在他手裡,他說:“呀,出水了,”就用手在我陰戶上,輕輕地按摩了幾下,然後把我的裙子與底褲,一起扯了下來。

我一絲不掛地躺在鍾山懷裡,一臉的羞赧,我被他弄得,全身麻癢,特別是下面,又漲又癢。他迅速脫光,然後把我抱到房間裡的床上,我順從的分開大腿,當他的陰莖頂進來,一種從沒有過的快感,一下子傳遍我全身。隨著他的抽插,我不由地大聲吟叫,他越插越快,我叫得上氣不接下氣,不斷把屁股擡起來,以便讓他插得更深。突然覺得我的下面,象被電擊了一下,我整個人都飛揚起來,我高潮了。這是和老公從沒有過的,這種感覺太美妙了,我全身都顫抖起來,太快樂了!

做完後,鍾山把我摟在懷裡,我也摟住他說:“我太快樂了,從沒有過這麼快樂!”,鍾山說:“你老公不行,沒讓你嘗到過滋味,以後,我要讓你好好享受一下做女人的快樂!”,我親了他一下,把臉埋在他懷裡。他說:“今晚別走了吧,你那裡的住宿條件也不好,不如你就住我這裡,我可以開車接送你!”我點了點頭說: “我打個電話給同房間的人,告訴她們我住在朋友家了。”

夜裡,鍾山又做了一次,我又來了高潮,心裡快樂而幸福。睡覺時,鍾山把枕頭向下移到與我胸口平齊,他說這樣,他可以吃著我的奶睡覺。他笑我說:“你以前說你又矮又胖,我以為是真的呢,結果,你胖的,只是乳房。”我說:“我才157,就是不高嘛。”鍾山說:“男人最喜歡你這種身高的女人,做愛什麼姿態都能做,沒見過哪個女人,有你這麼好的身材,小蠻腰,大乳房,太美了!讓我再好好看看!”

“你的乳房真是太漂亮了,不過一看就知道你老公沒怎麼愛撫你,你看你的乳頭是內陷的,要是男人經常打理,不會這樣的。”鍾山邊說,邊用手擠弄著我的乳尖,我說:“是的,我老公極少吸我奶,他不喜歡!”“你這乳房是極品漂亮乳房,他不喜歡,真是奇怪!”

就這樣,我側著身,讓鍾山叼著我乳頭入睡,這種被男人吃奶的感覺是那麼好,女人舒服且享受,又不由可憐自己,以前從沒有過這種感受,老公連這個都沒給過我。

學習時,我的思緒會時不時飛走,想到鍾山,一朵紅雲會飛上面頰,下午上機時,包秀英對我說:“方寧,你今天臉色怎麼這麼好?”我一笑說:“是嗎?可能是昨天和同學見面,高興的。”“你不是說在北京沒同學嗎?”包秀英從來都喜歡刨根問稍的,“我有個大學同學來這出差,和我關系很好的。”我回答她。

一周過去了,每天下午五點,鍾山來接我出去吃飯,我讓他把車停在離我住處稍遠的地方,我走過去,我不想人看到我天天和一個男人出去。我覺得我迷戀上了這個男人。
周五,鍾山來接我時,車裡還坐著另一個男人,鍾山介紹說是以前一起在國外留學的同學,名叫金歌。金歌平時特別忙,經常在外地打理他的分公司,今天剛剛回來,為了方便,鍾山給他留了一個房間。金歌看上去高大健壯,183的個頭,臉色黝黑,一看就是經常在外面跑的人。我和金歌握手時,他把我的整個小手,都有力地握在他的大手裡,我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又說不清是什麼。

吃飯時,金歌殷勤地為我夾菜,問我生活上的一些瑣事,金歌和鍾山也不時聊著他們的同學的事,時不時說那丫的,說得我直想笑。吃完飯,幾個人去逛了一下商城,鍾山非要給我買一條價格不菲的紅寶石手鏈,金歌買了一個白金項墜也要送我,說是給我的見面禮,我再三推脫不過,只好收下了。

晚上,我先完澡,回房間時路過金歌的房間,心裡一陣慌亂,趕快回到房間,覺得心神不安,象有什麼事要發生一樣。鍾山把我抱在懷裡,不斷地親吻,說有他在,要我一切都不用擔心。我漸漸融化在鍾山的懷裡,隨著他的愛撫心潮蕩漾起來。

我一絲不掛地躺在鍾山身下,半閉著眼,享受著鍾山在我體內的輕輕抽插,突然我聽到門吱地響了一聲,擡頭一看,啊,是同樣一絲不掛的金歌,大步地走了進來,慌亂中我從鍾山身下掙脫出來,拉過毛巾被把自己蓋上,推著鍾山說:“你快讓他出去!!!”

金歌在我身邊坐下來說:“我不出去,你這麼漂亮,我喜歡你,咱們一起做愛!”我說:“不!”,我拉著毛巾被蒙上了臉,心裡希望鍾山能說句話。只覺得身上的毛巾被被強拉起來,我的身體露在了外面,正想再拉回毛巾被,只覺得我被按住了,我的兩個只乳房被人握住,然後就覺得我的兩個奶頭,在被人吸吮了。同時有兩只手,在我的兩腿間撫摸著。

我拉下毛巾被,睜開眼,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幅極其淫蕩的畫面,我的兩只奶,被握在兩個男人的手裡,高高聳起來,兩個奶頭,在兩個男人的嘴裡被吸吮,另兩只手,在我的大腿間撫動著。從沒想過兩個男人可以一起吃女人的奶,我被一種從沒有過的刺激弄得異常興奮起來,兩個奶被兩個男人吃的似乎要漲破,他們輕輕地吸奶,時不時把奶頭吐出來,又吸回嘴裡,弄得我的奶頭奇癢,很希望他們用力吸,或者用牙咬一咬,可他們一直是輕輕地吸啊,舔啊,舌頭在奶頭上打著轉,我的奶頭鑽心地癢啊,我忍不住挺起胸,想把兩個奶更多地能送進他們嘴裡。

金歌說:“反應不小啊,發浪了呀,”鍾山說:“多吃一會奶,她奶特別敏感,給她吃來個小高潮。”哦,我明白了,原來鍾山和金歌是一夥的,設計要玩我,但此時我已經全身酥軟,熱血沸騰,兩個男人都用一只手握著奶捏弄,另一只手在我身上遊走,不時在我的陰蒂上按幾下,我實在受不了這種刺激了,奶子漲得發痛,奶頭和下身癢得象有無數小蟲湧動,一個顫抖,我的下面噴出了一股水,粘粘滑滑的淫水,讓兩個男人興奮不已,金歌說:“她來高潮了,小逼噴水了!”,鍾山說: “我說她敏感吧,一看就知道以前沒人弄過,你先上!”

此時的我,已經被性的渴望燒得不知羞恥地吟叫起來,並且把兩個腿大大的張開,以配合男人的手指在我的陰戶中抽動。突然金歌把我的手按到他的陰莖上,說: “摸摸我的雞巴,大不?”天啊,又大又粗,並且是彎的,象一根弦的弧度,“喜歡嗎?”金歌問。

“喜歡,”我用幾乎聽不到的小聲回答。他哈哈笑了一下說:“現在我就用大雞巴操你,把腿擡一下,自己用手把逼掰開,好方便雞巴進!”我竟然聽話地擡起腿,自己用手把陰戶扒得大大的,讓他的雞巴插了進來。

“呵呵,開始聽話了,”鍾山說。
“只要肯調教,淑女變淫婦,什麼樣女人咱都把她操服!啊,啊,小逼真緊啊”。

金歌的雞巴在我的陰道中慢慢地磨著,那種漲滿的感覺讓人感到舒服,鍾山湊近我,把他的雞巴,塞進我的嘴裡。我從來沒想過替男人吃雞巴,總覺得那東西很髒,然後現在,我情欲高漲,可以做以前沒想象過的事情。

金歌的雞巴磨著磨著,突然猛向裡面一沖,盡根插入,我大聲叫起來,子宮好象被撞得都震動起來,一種巨大的快感一下子從我陰部向周身泛開,金歌用數淺一深方法玩了一會,停下來,俯在我身上,捧著奶吸了一會,然後又開始輕輕的抽插,我已經是淫水泛濫,呻吟連連,金歌又開始了急促的抽插,雞巴暴風驟雨一般強有力地撞擊,抽插速度越來越快,二人的交合處發出啪啪的響聲。我吐出鍾山的雞巴,上氣不接下氣了,斷斷續續地從喉嚨深處發出淫叫聲,我高潮了。

金歌注意到我的戰栗與抽搐,停了下來,俯下身親我的嘴,我星眼朦胧,強烈的高潮快感讓我忘記了一切,我摟住他的脖子,用雙唇去迎接他的吻,“小婊子,挨操舒服不?”金歌問我。

我閉上眼眼,不回答他,他笑了笑說:“哦,你是淑女啊,就是被操得花枝亂顫,呵呵。”

鍾山說:“我上會?”金歌從我身上爬下來,說:“你要控制一下,別射,咱倆要把她送上三個大高潮,你現在要來猛的,讓她在這次高潮基礎上,下次更強。”

鍾山大力抽插,我上次的高潮余波還沒結束,很快又被推上另一個高峰,再次呻吟起來,金歌把雞巴插進我嘴裡,大大的雞巴頭堵住了我的聲音,變成了嗚嗚的低鳴,一陣顫抖,我又來高潮了,我的腳指頭在鍾山的肩頭不停地戰栗,我吐出金歌的雞巴,喉嚨裡發出一種奇怪的聲音。

鍾山說:“我來了!”撥出雞巴,射在我肚皮上,金歌笑著說:“你丫的不能忍忍?”鍾山用紙擦幹淨我的肚皮,說:“誰有你那本事啊?你和大於,都是他媽的驢,”金歌又趴到我身上,把我的兩個奶子擁得非常近,兩個奶頭幾乎碰到一起,然後含住兩個奶頭,一起吸吮著,同時雞巴又插了進來,我把兩個腿盆在他身上,此時的我,完全陷在肉欲裡。

“小騷逼,喜歡挨操不?”金歌問。
“喜歡。”我的聲音小小的。
“大點聲說,是一個人操你舒服,還是兩個人操你舒服?”
“兩個。”說這話時,我知道我的臉在發燒。
“她的逼肉會收縮,很會夾呢,上次夾得我都動不了了。”鍾山說。
“是嗎?活逼啊,現在夾夾我雞巴啊,”金歌的雞巴停止了抽插,等著我夾他。

我收縮陰道的肌肉,試圖夾緊金歌的雞巴,但他的雞巴太粗,我那裡用不上勁,小聲說:“夾不動,你的太粗了。”
“我已經感覺到你逼動了,真舒服,你怎麼會這種高級房中術的?”金歌問。
“她說她以前得了痔瘡,就開始練習提肛,說是鍛煉括約肌能幫助治療,結果整個陰道的肌肉都會動了。”鍾山代替我回答。
“收獲真大呀,把逼練成活逼了,你可真是個尤物啊,奶大逼小,還是活逼,你不讓男人多操操,不是暴殄天物嗎!”金歌揉著我的奶,又開始抽插。

一波波的快感,在我的身體內泛濫成災,我全身酥麻,連每一個毛孔都舒服得在伸展,當金歌的雞巴又開始快速沖擊,我又快到高潮了。金歌突然停下來,任我拼命向上挺屁股,他仍然不動,他用手擡起我的下巴說:“說,你是不是婊子?”
“是啊”,我趕快回答他。
“再說,我沒聽夠呢。”他還是不饒我。
“我是婊子啊,喜歡挨操,操我吧…..”我的聲音都在發抖。
“說說你為什麼長這麼大的奶,這麼小的逼!”
“我長這大奶,小逼,是為男人長的,為了挨操長的……”
“呀,我操死你這個騷逼……..”金歌抽插的速度,象飛跑的馬蹄落地一樣快,在一片淫聲浪語中,我高潮得快要死了,整個人都飛了起來,緊緊地抱著金歌,手指都扣進他的肉裡。金歌撥出雞巴,射在我的陰戶上。

三人一起坐在浴池裡清洗,鍾山摸著我的乳房說:“天下第一美乳”,金歌說:“不光是天下第一美奶,還得加上天下第一美逼。”
我嘟著嘴說:“你們壞,你們一起玩人家。”
金歌哈哈地笑起來:“寶貝,那是你太有魅力了,天生就是給男人長的呀,你說男人見了你不想操你,還是男人嗎?”他摸著我的陰部說:“你這小逼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逼,沒幾根毛,還長得整齊,關鍵是顏色好,淡紅色,看著真嫩,不象有些女人,逼可黑了,倒貼我錢,我都不操。”

“是不是和膚色有關,我皮膚就是特別白呀。”我說道。
“對,是和膚色有關,皮膚黑的女人逼黑,奶頭黑。”金歌一付見多識廣的樣子。
“寧寧,你的乳房唯一不足之處,就是乳頭內陷了,這麼大的乳房看不到乳頭。”鍾山說。
“那是她老公吃得太少,寶貝,我們可以幫你把奶頭吃出來,奶會更漂亮。”金歌揉著我的奶說。
“你們吃人家的奶,怎麼不用力點?可癢了,很想你們用點力吸啊。”我撒嬌地說。
“寶貝,這你就不懂了,你別圖快活,讓人用力吸你奶或者咬你奶頭,這樣的話,你的奶很快就會不敏感了,怎麼刺激都沒個反應,我玩過的女人,很多人奶頭都廢了,怎麼刺激都不行,就是以前刺激得太狠了,當然,也有的女人,天生奶頭就不敏感,也難來高潮。”
“你懂得真多”,我對金歌說。
“那是啊,我玩過的女人多啊,象你這麼漂亮奶和逼的女人,極為少見,你的身高也最好做姿勢,小巧玲珑的,你真是天生給男人操的尤物。寶貝,把逼掰開,讓我再好好看看。”

我半躺半坐在大理石浴台上,把腿張得大大的,扒逼給兩個男人看,金歌竟然把頭伸進我兩腿間,開始舔我的逼,鍾山則叼住我的奶頭,吸吮起來。

我不知我的身體裡潛藏了多少欲望,現在全被人挑動了起來,當金歌的雞巴再次插進我逼裡,我快樂地叫了起來:“太好了,大雞巴真是好。”我被金歌抱起來,邊走邊操,還兩手托著我的屁股,上下顛動著,我興奮地大叫,他在廳裡轉了兩圈,然後回到房間,把我放到床邊上,對鍾山說:“快給她加速!”鍾山站在床邊上,把雞巴插進我的逼,大力地快速抽插,又把我送上了高潮。

金歌趁著我高潮沒結束,又把我抱起來,插著我到處走,顛得我不斷出水,淫水沾滿兩個人的交合處,順著他的腿往下流,他把我放在床邊,高擡起來我雙腿站著抽插,邊說著粗話:“我操死你,浪婊子,我要操得你叫我爺爺,操爛你的逼……..”
我也配合著他說粗話:“操死我吧,我就是專門給男人操的婊子,妓女,長大奶子和小小逼,就是讓男人玩的,操爛我吧,把我的逼心操開,我的逼就是專門讓大雞巴操的…….”

快要來高潮時,說粗話特別過瘾,高潮來得又快又猛,我淋漓盡致地說著那些我以前從沒想象過的粗話髒話。

這一夜,我們幾乎沒睡,我被兩個男人操得高潮叠起,淫聲浪語不斷,快到天亮,三個人才互相擁抱著睡覺。整個周六周日白天晚上,三個人都泡在一起,最後,我的小逼腫了,有些疼,金歌說是因為我以前被操得太少,小逼還一下子不能適應這麼多摩擦,他給我逼裡抹了一些藥,很清涼的感覺。

周一我去上課,包秀英說:“方寧,告訴大姐,你是不是有什麼好事了?”
“沒呀”,我說。
“你看上去容光煥發,水靈靈的,皮膚真好!”包秀英有口無心地說。
“是嗎?可能是這兩天同學帶我吃的東西有關。”我心裡暗想,看來性生活對女人真是有保養作用。
“你們都吃什麼了?”她追問不已。
“生蚝,說是很美容。”我想起昨天吃飯時金歌對我耳語說:寶貝多吃點這個,女人要多吃,對皮膚好,還對漂亮奶子好。

包秀英說她要提前回去,因為家裡有事,我表示贊同,我心裡盼望她快走,因為我擔心天天有人來接我的事,被她給發現了,她是我們科裡有名的快嘴。我想,等我回到C城,我將做回我的淑女,再也不去結交男人,我內心一直羞愧自己變得這麼放蕩,但此時我已經欲罷不能,等到學習結束,我走了,這段經歷就悄悄埋在心裡。

晚上只有鍾山一人來接我去吃飯,他說金歌又去外地了,後天回來。天哪,我竟然有點失望,開始想念金歌了,金歌的性能力比鍾山強得太多。開始只和鍾山做時,每次十來分鍾,覺得也很滿足,可有了金歌後,那種激情感覺太沖擊了,再和鍾山單獨在一起,就覺得平淡無味了。

金歌回來後,也是很忙,說是要早起,所以每天晚上三個人玩一兩次就睡了。周五吃過晚飯,回到住處,金歌把我抱到洗手間,說要給我浣一下腸,這樣,晚上操逼時,我們可以試些新花樣了。我同意了,按他的指導,做了浣腸。

三人遊戲又開始了,先是他倆坐在床邊,我站著,捧著兩個奶子喂給他們吃。鍾山說:“這幅吃奶畫面一定非常漂亮,一個美女把高高聳起的奶子送進兩個情人嘴裡”,金歌說:“這叫猛男玩奶圖”。之後我輪流為他們吃雞巴。之後他們再次玩奶揉陰蒂,這樣互相刺激幾番之後,兩個男人開始輪流抽插,沒多久,就把我送上高潮。

看到我戰栗的樣子,鍾山說他覺得很有成功感,我說:“是啊,你們都是魅力男人,在床上征服女人,我被你們徹底征服了,覺得挨操是最美好的事。”

金歌又把雞巴插進來,慢慢地磨著,一邊笑著說:“你也征服男人了啊,這大奶小逼多養眼啊,小逼還會夾雞巴不說,單說你這耐操,也不是一般女人了,過去女皇武則天找很多面首,就是要男人多操她,這樣她才能保養,顯得年輕有活力,有能力的女人往往性能力也強,面瓜一樣的女人,連一個男人也侍候不好。”說著,金歌開始大力抽插,一邊說:“小婊子,就征服你,操得你起不來床,操死你,婊子…….”

我淫叫不止,邊配合著說:“我是久操的婊子,最喜歡挨操,最喜歡讓男人輪,操得我死去活來吧……”
“要不要叫多一個人來操你啊?”金歌問。
“要啊,要啊”,我不假思索地說,突然反應過來,又說:“不要啊”。

金歌卻接過鍾山遞過來的手機,一邊操我,一邊打電話:“大於嗎?猜猜我在幹什麼呢?”“哈哈,聽到了?妞長得特別正,在鍾山這”,“那一起來吧,我讓妞和你說句”。金歌把手機遞給我說:“你和他說,你這小婊子等著他來操!”金歌開始大力抽插。

我一邊呻吟著,一邊接過手機說:“是我哦,我等著你來操哦”。說完,我用手蒙住臉說:“羞死我了。”金歌一邊猛操我,一邊說:“婊子,今晚輪死你,操得你再也離不開大雞巴!”

高潮來得太猛烈了,我的大腦一片混沌,想著一會又會有別的男人來這,我又是害怕又是興奮,害怕我就這樣墮落下去,卻又期待新的刺激與激情,現在我竟然迷戀上了挨操,有根雞巴在逼裡的感覺特別充實,高潮是人間最快樂的事…….

我手腳大張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著了。朦胧中覺得有人在撫摸我,睜開眼睛一看,是兩個陌生的面孔,分坐在我的左右,金歌坐在我頭邊,看我醒了,就對我說:“你高潮得太猛了,睡了快一個小時,人家來說話洗澡,你都不知道!”

我坐起來身,看著他們。

“這位是大於,這位是大李,大家都是哥們,以前在國外讀書時,都是一起去看色情表演的”。金歌向我介紹他們。
“是啊,那時看幾個猛男操一個女的,當時還說,什麼時候咱們也一起試試,呵呵呵”,大於補充說。

大於抓住我的手在嘴裡親了一下說:“你叫方寧吧,你可真是尤物,長得真正,我們都很溫柔的,一定會讓你喜歡”,說著,他開始揉我的一邊奶子,他的胸口長滿了濃密的黑毛,一直沿續到會陰,濃密的陰毛中挺立著一個特大號的雞巴,我嚇了一跳,金歌的雞巴就已經夠大了,他的比金歌的還要大上一截。再轉身看大李,面目清秀,但已經禿頂,正在用手撸著雞巴,見我看他,就湊過來親我的嘴。

大於對金歌說:“去我的城外農莊吧,你這床太小,不舒服,去我那邊,明天吃水庫紅鯉魚。”金歌說:“好啊,叫鍾山,他在陽台吸煙呢。”

大李說:“讓我先出了精,再走”。金歌說:“那你先上吧”。

大李把雞巴插進來,開始操我,金歌和大於分別吃我的兩個奶,很快大李就射了,大於笑他說:“這麼快啊?”他說:“多長時間沒做了啊”。

幾個人穿好衣服,坐上車,大於看我要坐在前面,說:“你別坐面前,坐後面來,前面讓金歌坐”。我只好坐到後面,夾在大於和大李中間,當然,他們的手不會老實的。幾個人先找了個地方吃了宵夜,然後車子開上高速,奔郊外而去



















0.012495040893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