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弟弟出賣姐姐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個晴朗的下午,兩個蹺課的學生在校捨屋頂上聊天打屁。

        「阿光,或許你可以來幹我的女友……」聽到小振學長這麼說,我還以為是
      一個低級的玩笑。不過看他一臉嚴肅,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真的頭殼壞去。

        「喂!我可是說真的,別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好不好。」

        「學長,平時看你小氣八拉的,連罐飲料都不曾請過我,現在無緣無故把漂
      亮的女友白白送給我幹,如何讓人相信呢?」

        「我沒說要把儀蓁白白送給你幹啊……」小振不懷好意地淫笑著:「想幹我
      清純美麗的儀蓁,就把你騷包的姊姊也讓我幹一幹。」

        呵,我早就知道小振對姊姊意圖不軌,自從上次在我家看過她後,小振簡直
      對她著魔了,只是我沒想到他竟然願意以她的女友來做交換條件!

        「我姊姊才不騷包呢!她可是氣質高雅的大學生,更何況,她已經有男朋友
      了。」

        「不管怎樣,我就是想要幹她……我好想脫下她的衣服,看她白晰細嫩的肌
      膚,玲瓏有緻的身材,我好想要舔一舔那對驕傲挺立圓翹的雙乳,我好想用我的
      巨棒抽插她緊湊又多水的嫩穴,我好想要聽她嬌柔淫媚的叫床聲……啊!不論如
      何,我就是想要幹你漂亮的姊姊,讓我幹吧!」小振大概快瘋了。

        其實我也對小振的女友蠻有興趣的,她不但長的漂亮,而且據小振所說……
      她還是個小淫娃!常常和小振嘗試各種刺激的做愛方式,最誇張的是,聽說有一
      次她被兩個陌生人輪暴,還被幹到高潮五、六次。不過講歸講,再怎麼樣我也不
      敢說服姊姊讓人幹啊!

        「學長,不是我小氣不願意幫你,不過我怎麼可能要求自己的姊姊和人做愛
      呢?沒有立場啊!」

        「這倒是,那你至少幫我約她出來吧!後面的我自己想辦法。」

        「如果人幫你約出來了,但還是幹不到呢?」

        「那我就認了,儀蓁還是可以讓你幹。」

        這樣好像不錯,我只是約姊姊出來,並沒有逼她讓人姦淫,能不能守得住,
      就看她自己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

        放學後,小振交給我一條白色的女用內褲和一串鑰匙。「嘿嘿,搞定了。我
      已經和儀蓁約好了,她正在我的宿捨等我,待會兒你就去告訴她我晚一點才會回
      去,當然,她現在已經是個沒穿內褲的美麗淫娃了,剩下就看你自己啦,爽完了
      再打手機給我。」

        小振辦事真是超有效率的,看來我今天要走桃花運了!雖然我還沒把握可以
      把姊姊約出來,但是,這樣的誘惑……還是先幹了再說吧!

        我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小振的宿捨,打開門,美麗的儀蓁果然已經坐在
      裡面了。「嗨!阿光,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小振呢?」儀蓁的聲音好甜美,好像
      在和人撒嬌似的,我開始想像以這種聲音叫床是多麼要人命啊!

        「喔!學長他有事,說晚一點才會回來。」

        「這樣啊……你坐啊,別站在那裡。我去幫你泡杯咖啡。」

        「好……好,謝謝。」

        儀蓁身上穿著校服,訂做的裙子顯的特別短,露出一雙迷人的雙腿,腳底下
      還穿著白色短襪。白色半透明的上衣,清楚地勾勒出胸罩的線條,纖瘦的腰身,
      是那麼惹人憐愛……

        「你在看什麼啊?……」儀蓁紅著臉,端了兩杯咖啡在我面前坐下。她低著
      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在那眨呀眨的,粉紅色的雙唇自然地閉著,看過去就像是
      清純嬌羞的小姑娘,真的好美。

        我為了避開這尷尬的場面,想從書包裡拿本書出來看。但打開書包卻看見儀
      蓁的內褲,我才意識到在儀蓁的超短校裙底下,只有光溜溜的小屁股。這個小淫
      娃真是不簡單啊!明明正光著屁股,等著情郎回來幹她,卻又裝作一副清純害羞
      的樣子,實在是淫蕩的最高境界啊!

        我一邊看著可愛的儀蓁,一邊無意識地端起杯子,一個不小心,竟打翻了咖
      啡,熱騰騰的咖啡飛濺到儀蓁的校裙和製服上。

        「啊!真……真是對不起,不好意思……」我慌張地拿了桌上的面紙替她擦
      拭。

        「沒……沒關係。」儀蓁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呆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我替儀蓁擦拭的時候,趁機在她露出的白晰雙腿上,以及下腹部的校裙布料
      上,逗留了許久。我見儀蓁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便開始大膽了起來,用手指隔
      著裙子逗弄她的私處。不久後,儀蓁身子漸漸軟了下來,無力地倒在我身上,我
      摟著她,繼續撫弄著。儀蓁的大眼睛半開半閉,無神地看著我,吐氣如蘭,不停
      喘息著。我忍不住靠近她,輕吻了她的柔嫩雙唇,沒想到她閉上眼睛,伸出頑皮
      的小舌頭,熱情地和我回應。

        於是我一邊吻著她,一邊將手伸進她的短裙內。由於儀蓁的內褲早就被小振
      學長脫下,所以我輕易地就摸到了儀蓁柔軟的陰毛。

        「喔?儀蓁是個小淫娃喔,怎麼可以不穿內褲呢?」我故意取笑她。

        「不……不是啦,那……那是小振他……」她羞紅著臉,亂搖著雙腿,想躲
      避我的手。

        「不要解釋了,我要好好懲罰妳。」說著我便以手指挖入她的小嫩穴,隨著
      她越來越無力的掙扎,淫水已經潺潺地流出了。儀蓁把頭埋在我胸口,嬌喘聲逐
      漸變為輕聲的淫叫。

        「啊啊……呀……阿……阿光哥哥……儀……儀蓁……受不了……不……不
      要再摳挖儀蓁了……啊……啊……」

        我拉起她的襯衫,並將胸罩往上拉起,儀蓁雪白的乳房便裸露出來了。儀蓁
      的乳房很大,圓圓的聳立在她胸前,由於年輕,絲毫沒有任何下垂的傾向,反而
      驕傲地挺起。兩顆粉紅色的小凸起,位在乳房的正中央,嬌嫩的樣子十分惹人憐
      愛,我忍不住便一口吃了下去。

        「啊∼」儀蓁一被我舔就嬌呼了一聲,然後乳頭便慢慢地突出翹起,變得略
      微堅硬一些。我仔細觀察,發現儀蓁的乳頭比一般女孩子更大更翹一些,也許是
      因為常被小振「照顧」的原因吧。

        我發現我的老二已經被儀蓁的淫樣逗的堅硬不堪,龜頭也冒出了幾滴液體。
      平常若是幹別的女生,我會再舔一舔她們的陰部後,才開始插入,不過像儀蓁這
      樣又漂亮又淫蕩的,我根本忍不住,非立刻插入不可。於是我便快速地拉開拉鏈
      掏出老二,連褲子也沒脫,就抬高儀蓁的右腿,把勃起已久的大肉棒一口氣插入
      儀蓁多水的淫穴中。

        儀蓁大叫一聲,小穴肉也顫抖了幾下,洩了一堆液體,從被我插著的穴口緩
      緩流下,我才發現原來她已經高潮了。

        「挖靠!妳也太誇張了吧,才剛插進去就不行啦?」

        儀蓁無力地喘著氣,只是用很媚的眼神望著我,雙腿微微顫抖著。此時我們
      倆的衣服其實都沒脫,只是她穿裙子又沒穿內褲,我拉下拉鏈掏出老二,所以肏
      幹起來沒什麼問題,而且儀蓁的衣服早就被我拉起,她的乳房也能輕易地被我玩
      弄。

        我管她是不是高潮,提起老二便抽插起來,儀蓁幼白的右腿被我扛在肩上,
      嫩穴也被我瘋狂撞擊著。儀蓁仰臥在地闆上,被我插得唉唉叫,小穴一陣一陣地
      收縮,吸得我的老二好舒服。

        「啊……啊啊……啊……哥……哥哥……儀蓁已經……不行了……怎……怎
      麼你還插呀……啊……啊……儀蓁會被你幹死的……啊啊……」儀蓁嬌柔的聲音
      輕輕叫著,我在想可能沒有女人像她叫得這麼好聽的吧!

        被小美人兒這麼一叫我怎麼受得了,再狂抽個二十多下後,便拔起陰莖,往
      儀蓁漂亮的臉上射出大量的精液,儀蓁被我射的滿臉都是,倒在地闆上無力地喘
      息。

        我休息一陣子之後,看到儀蓁仍然倒地不起,一直喘息著,可愛的乳房不因
      躺下而倒塌,依舊挺立著,漂亮的臉龐上殘留著乳白未乾的精液……漸漸地,我
      又勃起了。

        我兩三下快速地脫光自己全身的衣物,然後去脫儀蓁的,她雖然想抵抗卻使
      不上力,任由我扒光她的衣服。

        然後我用儀蓁的襯衫輕輕擦拭她臉上的精液,並騎到她身上,把長長熱熱的
      老二擺在她豐滿的雙乳之間,接著用手扶著她柔軟細嫩的乳房,往中間夾緊,並
      開始擺動腰部,使陰莖在她的乳溝中「套弄」著。喔!這就是乳交嗎?沒遇到像
      儀蓁這種巨乳淫娃,還真是玩不起來呢!

        弄了五、六分鐘後,我發現儀蓁又開始有力氣掙扎起來了,不過與其說是掙
      扎,不如說是假裝一點嬌羞衿持的樣子,因為她根本就沒有非常用力在抵抗。

        於是我便從她身上爬起來,將她擺成趴跪著背對我的姿勢,開始舔弄起她的
      私處來。原來儀蓁的陰唇也如乳頭一般有著可愛的粉紅色,翻開兩片陰唇後,便
      有不少液體湧出來,同時儀蓁也在輕聲地叫著。我將舌頭從儀蓁的小屁眼開始舔
      著,一直往陰核的方向舔,舔到陰核的時候,儀蓁就叫的特別媚。接著我用三隻
      手指同時挖入嫩穴中,由於儀蓁的小穴很緊,所以我必須很用力才能把三隻手指
      同時往裡邊推送,這樣儀蓁也被我的手指插得哇哇叫。

        挖了十幾分鐘後,儀蓁又被我挖到高潮,噴的我滿手淫水,我不給她喘息的
      機會,立刻從後面把我的老二插入。

        「啊……啊……儀蓁不行了啊……啊……受不了了呀……啊……啊啊……怎
      麼……怎麼……這樣啊……啊……小穴……好……好脹……頂……頂到底了……
      啊啊……」儀蓁被我幹的一直亂叫,也不怕鄰居聽到。

        由於剛剛我已洩了一次,所以這次我幹了她半個多小時還不想洩出,反而儀
      蓁又被我幹到高潮。

        「又洩了呀?儀蓁淫蕩的樣子好可愛喔……」

        「阿……阿光哥哥……你……怎麼還不洩啊……儀……儀蓁都快被你插昏了
      說……」

        「儀蓁,阿光哥哥玩玩妳的小屁屁好不好?」我一邊說一邊摳著她的屁眼。

        「嗯,可是不能讓小振哥哥知道喔……」

        「好,儀蓁乖,我不會說的。」

        「那阿光哥哥要輕一點喔……」

        「我知道。」

        說著我便抽出泡在儀蓁濕暖嫩穴中的陽具,將巨大龜頭頂在她的屁眼外。由
      於儀蓁洩出的大量淫液,使得屁眼和陰莖的潤滑都相當足夠,我輕輕一插,半個
      龜頭便鑽進了儀蓁的肛門內。

        「啊……」儀蓁長長地嬌呼了一聲。

        我把陰莖慢慢地往前推送,雖然儀蓁的肛門比陰道更緊,但由於潤滑充足,
      竟然也可以整支都插進去!

        「儀蓁,妳的小屁屁好緊,哥哥要開始抽插了喔……」

        「嗯……哥……哥哥……快插……儀蓁好想大出來……呀……」

        「儀蓁乖,哥哥會插很快喔,痛的時候忍著點,知道麼?」

        我抽出半支陰莖之後便再度插入,然後開始抽抽插插,逐漸加快速度幹著儀
      蓁的屁眼。才幹不到幾分鐘,儀蓁又在淫叫聲中達到了高潮,而且這次小穴中沒
      有手指或肉棒的阻塞,淫水直接從穴中狂噴出來,好像小噴泉一般。我對於儀蓁
      如此容易高潮的敏感體質感到訝異,這種女孩子幹起來真有成就感……

        我繼續跟儀蓁肛交著,有點不忍心她再繼續被我肏幹了,更何況她的屁眼實
      在很緊,我也舒服夠了,便使出全力,用力在她後面衝撞,又幹了十分鐘之後,
      一股精液便射在她的肛門裡面。

        「呼……真是太棒了!」我說。

        而儀蓁早就被我幹昏而不省人事了。我順手拿了她的胸罩放進書包裡,便離
      開小振的宿捨,用公共電話打他的手機跟他聯絡。

        據說小振當晚回去又幹了儀蓁一次,而儀蓁則因為連續被我們兩人摺磨得陰
      唇紅腫,隔天請了一天病假。



       2....阿光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麼好心,突然請我這個姊姊去看電影,搞不好有什
      麼陰謀。不過,反正我下午沒事,這部電影我又老早就想看了,只是男朋友去當
      兵,沒人陪我去看,才一直拖到今天。好吧,既然老弟要出錢,姊姊哪有不讓他
      請的道理。

        到了西門町的某家電影院,阿光遇到他學長,一個高高帥帥的男生。

        「嗨!小振學長,這麼巧,一個人來看電影?」

        「是呀,哪像你有漂亮女友陪。」

        「哈,她不是我女友啦,是我姊,上次你來我家時有見過,忘了嗎?」

        「對了對了……不過雖然見過面卻沒打過招呼,姊姊妳好,我叫小振。」

        「你好,不需要叫我姊姊啦,我叫雅芝。」

        「學長,既然這樣我們就一起買票吧,三個人一起看比較有伴。」

        「當然好啊。」

        進電影院之前,小振一直偷瞄我,這也難怪,美女嘛!畢竟我可是公認的係
      花啊,今天難得穿的「清涼」一點,一件粉紅碎花連身裙,細肩帶的,再搭一件
      白色貼身外套,裙子的長度只到大腿一半,粉嫩嫩的雙腿幾乎整個裸露在外面,
      因為我的皮膚很好嘛,平時又經常保養,所以很白也很細,不用穿絲襪也都很漂
      亮。這樣的裝扮連路人都忍不住多看幾眼,更何況是小振呢。

        進了電影院,發現我們的座位附近都是男生,色瞇瞇地盯著我瞧……

        「姊,你等一下坐我和小振中間好了,免得被陌生人吃豆腐。」

        「咦?你什麼時候這麼關心我了……?」

        「自從我發現姊姊是個大美女以後。」

        「嘴巴變得這麼甜,好吧,準你這個乖弟弟待會吃點美女姊姊的豆腐。」

        「姊姊我對豆腐過敏……」

        「呵呵……」

        「雅芝我也要吃妳豆腐。」小振笑著說。

        「你敢?」我微笑著。

        不久後燈光暗下來,電影開演了,我就把注意力放在電影上。不過這部電影
      並不如宣傳那麼好看,越看越無聊,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突然一隻冷冰冰的手
      摸向我的大腿……

        是小振?!這麼說他剛剛說要吃我豆腐並不是開玩笑的,我不禁開始擔憂起
      來,畢竟我也是形象良好的清純少女,怎麼這個帥弟弟這麼大膽?敢在公開場所
      動我……我偷偷瞄了一下阿光,好傢夥,已經睡著了,這部電影有這麼無聊嗎?
      沒辦法,反正電影我也不想看了,不如就跟旁邊這個剛認識的小振玩玩吧。

        「帥弟弟,我的大腿摸起來舒服嗎?」我在他耳邊輕聲細語。

        「雅芝小姊姊,妳又嫩又有彈性呢!說真的,這雙玉腿可真是漂亮,細長白
      晰,比例又好……」他也在我耳邊說,溫暖的熱氣從我耳邊吹過。

        他繼續撫摸著,所幸電影院裡很昏暗,沒人發現他的動作。我裝作一副不在
      意的樣子,繼續看著電影,小振則輕輕向我的大腿根部摸去。直到他摸到我連身
      裙的邊緣時,我才白了他一眼。

        「再摸下去是限製級了喔……」我警告他。

        「不好意思,我滿十八歲了。」

        於是小振便往我裙子裡面摸去,我不動聲色地從裙子外面抓住他的手,阻止
      他的攻勢。

        「雅芝……」他突然側過頭偷吻了我一下,我嚇了一跳,於是我的手也自然
      放鬆了,他趁機直接朝我的私處摸去。

        「可惡,小無賴……」我把他的手往裙外拉,不過他反而隔著內褲捏住我的
      陰唇,使我不但拉不出來,還被他挑撥起性慾了,嫩穴慢慢流出一些液體……

        這天我穿著純棉質的白色小內褲,這種布料在裡面一吸到水分,就直接透到
      外面來,沒多久我的小褲褲就濕潤不堪了。

        「雅芝妳蠻敏感的嘛……來,放輕鬆,我輕輕摸就好,會讓妳很舒服的。」

        「……可……可是,你只能這樣摸喔,不可以再弄別的花樣。」

        「好,我就只這樣摸,妳看很舒服的,對不對?」

        他隔著內褲用指尖壓著我的小豆豆,然後忽快忽慢地抖動,使得我腦筋突然
      無法思考,昏昏沈沈的,呼吸急促,嬌喘不停,就差沒叫出來。

        「唉,雅芝妳好色喔,水流了這麼多,我的手都濕了……」

        「啊……對……對不起……可是人家忍不住呀……」不對呀,我幹嘛向他道
      歉?

        「這樣子是不行的,我用手指幫妳塞住。」他用手把我的內褲撥開,然後把
      手指慢慢插進我潮濕不堪的小嫩穴中。

        「啊……啊啊……」我忍不住小聲地叫出來,還好電影的音效很吵,沒人聽
      到我的呻吟。

        不過他果然只塞住我的陰道,並不再抽動,讓我可以漸漸平復。雖然如此,
      我的嫩穴還是緊緊夾住他的一根手指,以前我從來不曉得光是一根手指泡在穴穴
      裡也這麼舒服。

        「雅芝……妳好緊喔,我的手指頭被妳夾得好麻。」

        「你……你好壞,欺負雅芝還取笑人家。」

        我把身體靠著他,跟他輕聲說說笑笑,下面私處的感覺很舒服,水還是一點
      一點地在流,不過流量不很大,水分大都被我的小內褲吸收了。至於電影?早就
      沒有在看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其他觀眾開始有些騷動,片子似乎要結束了,小振很機警
      地輕輕把手指抽出來,並幫我細心地將內褲調整好,然後溫柔地摸摸我的頭。

        「謝謝。」

        「謝什麼?」

        「……謝謝你很紳士地『點到為止』,謝謝你幫我弄好小褲褲的細心,也謝
      謝你讓我……很…….舒服。」我羞紅著臉說,越來越小聲,最後兩個字幾乎聽不
      見,不過我知道他聽到了。

        電影演完了,燈光再度亮起,我們把睡死的阿光搖醒,然後走出放映廳。

        「姊姊去化妝室,等我一下。」

        我到洗手間後把潮濕不堪的小內褲脫掉,並用面紙把依然濡濕的私處擦乾,
      我的內褲散發出一股淫靡的味道,傷腦筋,這內褲怎麼穿呢?……算了,乾脆別
      穿了吧,我把內褲用塑膠袋裝好,收進隨身的包包裡面,然後在鏡子前面整理衣
      服,仔細檢查會不會走光。

        我的屁股很翹,不穿內褲反而在緊緊的連身裙上不會露出內褲的印子,也許
      不會有人注意到吧,反正這樣涼涼的也蠻舒服,總比穿著濕冷的內褲好。

        當我走出化妝室時,發現等我的只有小振一人。

        「阿光呢?」

        「他說突然想起有件急事要辦,先走了。……他要我送妳回去。」

        「這樣啊……」我一雙明媚的雙眼眨呀眨地望著他。

        「不過如果妳不急著回去,或許考慮跟我一起再去別處逛逛……」

        「你是在約我嗎?」

        「是呀,也可以這麼說吧。」

        「可是雅芝不跟陌生男子單獨出去玩喔……」

        「我不是陌生男子,我是妳『今天』的男朋友。」

        「喔?我有答應你當我一天的男朋友嗎?」

        「拜託啦……」

        「那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下次我也要當你一天的女朋友。」我害羞地笑著。

        小振微笑著輕拍我的頭一下:「頑皮又可愛的雅芝……」

        於是我就跟小振去牽他的機車,他的車很大,很漂亮。「寶貝,上車吧。」
      車子的後座很高,而且我的連身裙很短也很窄,只好側坐。一坐上去,裙子因為
      坐姿的關係稍微往上捲起,我想起沒穿內褲的事,只好一手摟著小振的腰,一手
      壓著裙子,以免曝光而讓路人白白佔了便宜。

        車子飛快地移動著,小振大膽地把油門催到底,使我不得不放棄用手壓著裙
      子,改用雙手緊緊抱著他,同時我的雙乳也貼著小振的背。

        「喂,騎慢一點啦。」

        「什麼?聽不到。」

        「我叫你騎慢一點……」

        「喔,我騎得很慢了呀,會怕就抱緊一點。」

        「這樣抱得夠緊了嗎?」我幾乎把全身黏在他身上。

        「嗯,不錯,現在有點感覺了。雅芝妳胸部也蠻有料的嘛!」

        「……什麼話,好歹本姑娘也是C罩杯的,將來餵奶兒子餓不死的啦。」

        「唉,姑娘家說話要斯文點。」

        「好啦……對了,你要帶我去哪?」

        「打保齡球。」

        很快地保齡球館到了,車子停下來後我才發現裙子已經被風吹起來了,稀疏
      柔軟的陰毛幾乎全露在外面和路人打招呼,趕緊趁別人發現之前跳下車將衣裙拉
      好,希望沒人看到……

        於是我就和小振兩個人一起打保齡球,我脫下白色外套,露出漂亮白晰的肩
      膀和手臂,全身的衣物只剩下一件細肩帶連身裙和保齡球鞋(當然還有無肩帶式
      的胸罩),內褲則是在我包包裡。這樣性感的美女打保齡球,當然吸引了許多男
      人的目光囉,不過小振發現以後,就摟著我故做親密狀,然後把他們一個個瞪回
      去。

        打了一會兒後,小振突然小聲地問我,「……妳……妳沒穿內褲?!」

        「唉呀,還是被你發現了,虧我還很注意助走動作不要太大說……」

        「天啊,雅芝妳真是大膽……」

        「沒辦法呀,還不都是你害的,把人家弄得那麼濕,那種內褲怎麼穿呀?」

        「……我……我哪知道妳那麼敏感……」

        於是我不理會小振的訝異,繼續打保齡球,既然被他發現了,我也不需要再
      考慮會不會曝光的問題了,乾脆放開動作去打。每次助走彎腰時,幾乎都會露出
      我的陰部。漸漸地,我發現了小振褲子裡的勃起……

        「別打了,跟我走!」小振拉著我走向保齡球館的公共廁所,在確定男廁所
      裡沒人後,他把「清潔中」的牌子掛在門上,然後拉著我一起進來,並反手關門
      上鎖。

        「你……你這是幹什麼?」

        「幹什麼?當然是幹妳呀。」

        「你……」我還沒說完,就被他深深地吻住。他一邊吻,一邊抱起我讓我坐
      在洗手台上。我輕輕地掙扎,但他的吻使我全身無力,只好任由他擺佈。他放開
      我的唇,逐漸往下吻,並同時用手將細肩帶往下拉,使連身裙褪到我腰部,無肩
      帶的胸罩當然也被他輕易地扒掉了。

        我白嫩堅挺的一對漂亮乳房驕傲地聳立著,粉紅色的乳頭更因為脫離保護,
      接觸到冷空氣而變硬向上翹起。「啊……好美麗好可愛的奶子喔……」小振二話
      不說立刻用手抓住用舌頭去舔。

        「啊啊……別這樣弄人家……雅芝會很興奮的……」

        「是嗎?那這樣子呢?」

        他竟然低下頭去舔我的陰唇,並用舌頭逗弄陰核,害我馬上洩出許多透明液
      體。

        「唉……雅芝妳真是敏感呀,才稍微舔一下就濕成這樣……」

        於是他快速地脫下褲子和內褲,露出早已勃起的巨大陰莖,用手抓著我纖細
      的腰,用力將灼熱的肉棒插入我濕潤的嫩穴裡。

        「啊啊啊……!!」小振幹得我大聲叫了出來。

        「真是感動啊,終於幹到我的夢中情人了……」他迅速地擺動著腰,一下一
      下地戳進我騷穴的最深處,我被他插得搖頭晃腦,淫水直流,還一直嬌媚地呻吟
      著。

        「啊……啊……小振弟弟……啊……你太粗了啦……啊……怎麼那麼猛……
      啊……比……比我那個當兵的男朋友還……還長……啊……啊啊……我看我快被
      你幹到兵變了……啊啊……不……不行啊……啊……插到底了啦……」

        「雅芝……妳這個小騷貨……小淫娃……我當然要幹到妳兵變呀……以後我
      就天天這樣幹妳……妳說好不好……」

        「啊……好……好……雅芝以後……啊……天天讓小振幹……啊啊……」

        很快地我就被他幹到第一次高潮,他雖然暫時拔了出來,不過顯然還不打算
      放過我。等到我稍微平息了以後,他要我站好,然後彎腰將手掌貼地,並將小屁
      股高高翹起。突然間,他又從後面猛然衝刺進來,幹得我差點雙腳無力站不住,
      幸虧他抓著我的腰,使我不至於跌倒,但仍維持著這姿勢猛幹猛插,整間廁所只
      聽到「啪啪啪」的肉體拍擊聲、淫水流動的「滋滋」聲、當然還有我如泣如訴的
      淫叫聲。

        「啊……啊啊……人……人家受不了了啦……啊……啊……雅芝……從來沒
      有在外面廁所被人家……這樣幹過呀……啊……這種姿勢……啊……幹得雅芝雙
      腿都無力了啦……放過人家吧……啊啊……又頂到子宮了啦……雅芝會被你幹死
      的……啊啊……又要高潮了……啊……」

        「喔……雅芝……妳好緊啊……嗯……好會夾……水好多……真是太爽了!
      我的親親……小雅芝……忍一下……我也有點想射了……我想射在雅芝漂亮的臉
      上……妳說好不好?」

        「啊……好……好……雅芝快被你幹死了……你說什麼都好……啊……真的
      不行了……要洩……要洩了啊……啊啊啊啊∼∼∼∼∼∼!!」

        我又被幹到高潮了一次,在我陰道抽搐的時候,小振也終於受不了,快速並
      用力地抽插了十幾下,然後拔出來,朝我的臉射出一股又熱又濃的精液,小振的
      量很多,射得我眼皮、嘴唇、鼻子、頭髮上都是。

        在我們瘋狂地做完愛之後,小振溫柔地幫我清理臉上的精液,然後幫我穿好
      衣服。

        「雅芝,妳會不會痛?我是不是太粗暴了?」

        「不痛,小振你好強喔,我從來沒這麼舒服過。」

        「那就好。」

        看他這樣細心體貼,我感動得幫他用嘴舔掉殘留在龜頭上的精液和淫水。以
      前幹過我的那些男人,大多只在乎自己爽不爽,完全不關心雅芝的感受,不像小
      振那麼溫柔。

        「好了好了,不要再舔了,我會再硬起來的,到時候可又要幹妳幹得哇哇叫
      了。」

        於是我們離開了保齡球館,然後小振送我回家。

      3.自從上次在保齡球館男廁被小振「上」了之後,他就似乎變成我的男友了。
      不過,正確地說,應該是性伴侶。小振年輕而且精力充沛,做愛的時候常有新花
      招,總是弄得我高潮不斷,而且他的陽具還頗為巨大,跟我那個還在當兵的男友
      比起來,實在厲害多了,所以我也樂於「兵變」。

        不過,我知道這樣紅杏出牆下去,遲早會出問題的,果然,在一個星期六下
      午,事情發生了……

        那天我父母正好到鄉下去拜訪親戚,家裡只剩下弟弟阿光和我兩人。不久,
      阿光也出去了,我一個人不知道要做什麼,正好小振打電話來,我就要他過來陪
      我。

        在他來之前,我把緊身T恤裡的胸罩脫掉,使兩顆乳頭在衣服上略微凸起,
      若隱若現,並把A字短裙內的內褲脫掉,這樣我全身就只穿著T恤和A字裙了。

        在我準備好的時候,小振來了。他一來就瘋狂地親吻我,並把我抱進我的房
      間,丟在柔軟的床上。

        「啊,你是誰?怎麼出現在我家呢?」我裝傻。

        「呵呵……我是強盜,人稱棘手催花淫魔,專門劫色劫財!」小振很有默契
      地配合這個遊戲。

        「啊啊……救命啊……」我小聲地喊著,當然不能真的叫救命,不然被鄰居
      聽到很麻煩。

        「哈哈哈……小寶貝兒妳認命吧,好久沒遇到這麼正的美眉,待會兒一定要
      幹得妳淫水四濺……」

        「拜……拜託,人家還是處女,不要強姦雅芝好不好?」啊,這個理由掰得
      太過份了。

        「喔,原來妳叫雅芝,那不然妳幫我『吹』出來好了,不過我的懶教很大,
      妳這麼小一張嘴吃的下去嗎?」說著他便將褲子和內褲脫掉,尚未勃起的陰莖在
      我面前晃動。

        我低下頭去握著他的陰莖,開始舔弄起來,他坐在床邊,我趴在床上……小
      振一邊享受的我的服務,一邊還不忘記攻向我的乳房。

        「喲!沒穿胸罩呢,小淫娃一個,還裝處女勒,看我等會兒怎麼樣好好『照
      顧』妳……嗯,喔……舔的功夫不錯嘛……」

        在我的含吐之間,小振的陰莖很快地硬了起來,並漲得很大,把我的小嘴塞
      的滿滿的。我吐出他炙熱的巨物後,他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後將手伸進裙內。

        「寶貝……妳實在太淫蕩了,沒穿內褲?!是在等情郎回來幹妳吧?」

        「沒有啦……他在當兵,怎麼可能呢……啊啊……啊……不要把手指插進去
      呀……啊……」

        「喔∼∼小雅芝,妳濕了喔,是不是有感覺了呀?」

        確實他弄得我很有感覺,我感到兩腿之間有些溫暖的液體正在源源不絕地流
      出,他這時候同時用另一隻手隔著衣服捏弄著我的乳房,使的我的乳頭髮硬,更
      在布料上驕傲地翹起,好像要破衣而出一樣。他掀開我的T恤,柔嫩白晰的乳房
      挺立在我胸前,他很愛惜似的輕輕撫摸著,然後用嘴一口含入我的乳頭,又舔又
      吸,有時還輕咬。同時在下半身也進行著另外的攻勢,他用手指壓著我的陰核快
      速抖動,然後用食指挖進我的嫩穴,進進出出……

        「啊啊……呀……不行啦……怎麼偷咬人家乳頭啦……啊……會痛耶……啊
      啊……啊……喔……下……下面別再挖了……啊啊……不能這樣欺負雅芝呀……
      啊……雅芝會高潮的……嗯……啊啊啊……再揉揉人家的小豆豆嘛……啊……對
      啦……你好會舔乳頭喔……啊啊……不行了……」

        「別叫的那麼淫蕩呀,靠,聽得妳老公越來越硬。來,我們插進去好了。」

        他把巨大炙熱的龜頭,頂在雅芝潮濕的嫩穴口,我的陰唇很聽話似地左右分
      開,輕輕含著他的龜頭,接著他用力地推送,「噗滋」一聲,隨著我大量淫水的
      潤滑,幹進了半根陰莖。

        「啊……啊……你好粗喔……啊啊……好漲……」

        「挖,這麼緊,不會真的是處女吧,我再插進整支看看。」

        他又再度推送,終於捅到了底。

        「啊啊……好長喔……雅芝……從來沒被……這麼大的陰莖幹過……啊……
      又這麼硬……」

        「怎麼樣,喜歡吧?我要抽插了喔,不過說真的,雅芝小寶貝,妳真是又緊
      又多汁,一定很好幹。」

        他開始以正常的體位抽插起來,只是比平常更粗暴一些,當然我也得到更大
      的快感,不過只有唉唉叫的份。接著他把我漂亮的雙腿扛在肩上,使得嫩穴的位
      置提高,陰莖以不同的角度插入,只插了十幾下我就高潮了。他拔出陰莖時,小
      穴隨即流出乳白色的溫暖液體。

        他把我翻過身來,繼續用背後體位插我,不給我有任何喘息的機會。這種姿
      勢陰莖可以輕易地插到底,所以我特別喜歡這種幹法,我搖頭晃腦地淫叫著,偶
      爾也扭腰擺臀配合著,小振幹得很愉快。

        「小淫娃,這不是最喜歡我用這種姿勢幹妳?看妳一副淫賤的爽樣……」

        「啊!嗯……雅芝喜歡……雅芝最喜歡這樣被幹了……啊……淫魔先生……
      你真的好粗喔……啊啊……雅芝是不乖的小淫娃……快捅人家小穴懲罰我吧。」

        其實有幹過雅芝的人都知道人家喜歡這樣被插,以前我男友志遠也喜歡這樣
      幹我……

        突然間,我聽見大門口關門的聲音,有人回來了?

        「啊……小振……我弟好像回來了……啊啊……怎麼辦?」他依然繼續抽插
      幹著。

        「不怎麼辦,繼續幹就好了呀,難道妳要他一起來幹妳呀?」

        「啊啊……小……小振……他好像在房間門口偷看耶……啊……」我似乎看
      見有一個人影,剛剛應該把門關好的,唉,大門好像也忘了關。

        聽到有觀眾,小振好像更加興奮起來,開始賣力地肏幹著我,只見我被他幹
      得真的是淫水四濺,還一副很媚的眼神回頭看他。就這樣維持背後體位幹了十幾
      分鐘後,小振終於忍不住要射了,我讓小振射在我的臉上,我知道小振喜歡看到
      我滿臉精液的淫樣。

        終於小振射精了,這次他的量特別多,射得我臉上好多好多白稠半透明的熱
      熱精液。

        「幹,小婊子,妳知道嗎,幹妳超爽的,妳應該去做妓女讓大家幹的,老鴇
      一定會說妳是曠世奇才……呵呵……」

        精液在我臉上的反光閃閃發亮,我伸出小舌頭去舔了一些。忽然間,房間門
      打開了,但出現在我們面前的,不是弟弟,而是我的男朋友志遠。

        「志……志遠……你不是……還沒休假?」

        「哼,我是因為任務提休,沒想到竟然抓到妳們這對姦夫淫婦!看看妳,雅
      芝,被人家噴的滿臉都是,剛剛被幹時還一直淫叫,一直高潮對吧?」

        「我……」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大概不能狡辯了。

        「馬的,我當個兵妳就讓我戴綠帽子,那位老兄,我不怪你,是雅芝她太淫
      蕩了,你不幹她,她也遲早會找別人幹,我從以前就懷疑她紅杏出牆了。」志遠
      邊說邊脫褲子,「看我怎麼處罰妳,小淫娃!」

        他一脫掉內褲,陰莖就彈出來,原來他早就勃起了,可能是剛剛看我被姦淫
      看得太興奮,不過,看習慣小振的Size後,我總覺得志遠陰莖很短小。

        「志遠……對不起……是我不好……」

        「不用解釋了,背對著我趴好,我要懲罰妳!」

        我只有乖乖的聽話,結果志遠就從後面把那短小的陰莖插進我依然潮濕的小
      穴,不過可能是因為我的嫩穴緊,這樣的小陰莖也插得我哇哇叫。小振這時則是
      津津有味地坐在一旁觀看,我一邊淫叫一邊白了他一眼。

        「啊啊……志遠……處罰雅芝吧……啊啊……雅芝是小浪蹄子……啊……還
      是你棒……」

        「喔?想不到妳久沒被我插依然這麼緊,可能也沒這麼常被幹吧,我錯怪妳
      了,不過,不能讓妳太爽,還是要懲罰!」

        接著他拔出嫩穴中的肉棒,由於我大量的淫水,肉棒被浸濕,水光閃動。然
      後他把我小穴流出的淫水塗在我的菊花蕾上……不會吧,所謂的懲罰是……?

        「來,雅芝,放輕鬆……要插了喔,呃!」

        「啊啊啊啊……!!痛死人了,怎麼捅人家小屁屁啦……」我嬌聲抗議著,
      所幸他的陰莖很小,竟然一插就進去半根。然後他開始抽送起來,越插越深,搞
      的我疼痛不堪,但卻又有點舒服,還一直淫叫著。

        看著志遠捅我的小屁眼,小振竟然又勃起了,他還邊看邊用手套弄著呢!

        ……志遠幹了一會兒後就往後躺,然後把我扶坐起來,使我一屁股坐在他的
      老二上,接著他繼續挺著腰捅我小屁眼。我被志遠插得淫水直流,從小穴沿著屁
      眼一直滴到他的陰莖,使得肏幹有淫水潤滑更加順暢。

        「打手槍的那位老兄,不介意的話,一起來幹雅芝這個浪貨吧,前面還有個
      穴……」志遠說。

        「喔,那真是多謝了。」

        小振立刻提槍快跑前進,到了我面前,二話不說就把巨大的陰莖插進我的小
      穴裡。

        『喔……好粗大,這才是真正的男人啊!』我媚眼瞪著,怪他和志遠一起欺
      負我,他緬腆一笑並輕捏我的乳頭表示親暱。我拿他們兩個沒辦法,只好讓他們
      一前一後地幹了。此時我的體內塞了兩隻肉棒,還不規律地抽插著,弄得我立刻
      就高潮了。看著漂亮的女友被自己和陌生人一起姦淫,還達到高潮,志遠也終於
      受不了,一股暖暖的精液射在雅芝的直腸裡。小振拔出陰莖稍做歇息,志遠則是
      累得倒在地上喘氣。

        我在小振耳邊說:「幫我把他綁起來。」並塞給他我A字裙的腰帶。小振趁
      志遠不注意時將他雙手反綁。

        「喂!妳們幹什麼?」

        我邪邪地笑著,對小振說:「你來捅他屁眼,他剛剛插得雅芝痛死了,你要
      是痛,我就幫我報仇。」小振就很有義氣地照做了。

        小振用他那根超大的陰莖,毫不留情用力地插進志遠的屁眼裡,志遠痛苦地
      唉叫著,不過經過一下一下的抽插,我看見志遠竟然又勃起了,真是變態!我還
      故意去含他的陰莖,結果他又射了,我閃避不及,才剛吐出又被他射在臉上。

        然後我要小振拔出來,並且去浴室把他的陰莖洗乾淨,這時我才想到,剛剛
      我含的志遠陰莖也插過我自己的屁眼,難怪味道好怪。然後我們就繼續把志遠綁
      著,我挑逗著小振,要他跟我繼續做愛,由於小振剛剛沒有射出來,所以也樂意
      繼續幹我。我們兩個就在志遠,也就是我的男友面前,瘋狂地做愛,我浪聲地淫
      叫,看到志遠竟然又勃起,不過他被綁住,既不能起來幹我,也不能打手槍,他
      表情痛苦極了,但我卻很高興,誰叫他剛剛欺負我。

        幹了一個多小時後,小振終於射了,他毫不猶豫地射在我嫩穴裡,害我在精
      液的衝擊下又高潮了一次。休息了一會兒後,我告訴志遠,我們一筆勾消了,分
      手吧。志遠同意了,不過他一直勃起,所以想幹我最後一次。我讓小振先離開,
      使我們兩個有獨處的機會。

        這次他很溫柔地插幹著我,就像從前那樣,我感動的直掉眼淚。

        「我的小美人,別哭,我們還是好朋友呀,我以後還會來找妳的。」

        「……你一定要來喔,我還是會跟你做愛的。」他溫柔地射在我小穴裡,但
      精液已經很稀少了。

        我深深地吻著他,並跟他道別。

        再見了,我的小陰莖男友........














0.0105381011963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