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山村獵雙豔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的婚姻,執行的是一夫雙妻制,她們是姐妹,也是母女,而且相當的美豔。

  就連優秀老黨員兼公務員老爸都很支持,更不用說老媽了。而死黨阿呆,更
嫉妒得兩眼發紅,這令我每天都快樂不已。

  我這麽一個外表平常,身高也只有一米六六的青年,能有如此豔福,說來還
要應該謝謝阿呆呢。

  阿呆是死黨齊軍的外號,我剛進那所著名的農業大學,就發現同寢室的一個
渣滓,什麽事都呆頭呆腦的,例如去食堂打飯,買飯票,洗澡等最基本的生活常
識,都懵然不懂。於是我當即呼之爲“阿呆”,群衆也熱烈響應,阿呆的美譽不
久就瘋狂被傳播。渣滓就是齊軍。這下糟了,我惹著麻煩了。

  阿呆爲感謝我的深情厚意,開始親近我,對我進行精心的研究,一個月內,
爲我創作了上萬個外號,可惜費盡心思一場空啊,群衆不認可,看到阿呆爲我苦
苦思索,我就大樂。大二的有段時間,我對蘭草進行了研究,並發表了一系列的
相關文章,主要是鍛煉自己的摘抄,綜合能力。

  某天,阿呆靈感來了,這樣發言:“蘭草,很好,很香啦,你長得這麽帥,
又成了研究蘭草的專家,幹脆叫香帥算了。”我當場堅決反對,因爲我身高只有
一米六六,五官也很普通,我有自知之明。但反對無效,這個外號在群衆中奇迹
般的就傳了開來。

  過了一段時間,我代表系上參加學校的演講比賽,題目是《做一株美麗的蘭
草》,在比賽現場,阿呆組織了一個合唱隊,當我演講的時候,他們就三分鍾唱
一次“香帥好香,香帥好帥”,由於阿呆的破壞,我不但沒有獲獎,反而和他一
塊受了學校的處分,因爲學校認定是我與阿呆合謀。但我倆從此名聲大振。

  大學四年,並不風光,我只玩了三個女人,並且都屬於醜陋型,不是水桶就
是竹竿,用阿呆譏諷的話說:“你很有眼光,都是找的人才呀,都是垃圾型人才。”

  這話雖然惡毒,卻是真理。而阿呆卻有十個,幾乎都是美女。看見他開心的
表情,我就嫉妒得要命。大學畢業我分到了省農業廳,月工資八百。阿呆進了一
進出口公司,月工資兩千,用他的話是玩玩。其時,他的老爸已由市長榮升省長
了。

  在農業廳,我發誓要上進。大家上班前,我已抹淨桌椅;大家下班了,我還
留下來收拾。半年後,辦公室主任升爲副科長,本室的清潔工閑來胖得不得了,
以致於追著要打我。而可憐的我卻瘦成了竹竿。新主任走馬上任的第一天,就鼓
勵我再接再勵。

  後來阿呆來了。那天,陽光明媚,阿呆和他的女朋友站在辦公室門口,大喊
:香帥香帥。我沒有理他,但他蔑視紀律,只身就沖了進來,並把我抓起來了。

  全室的人,目光齊刷刷的聚焦在我的身上,雖然我趕快與阿呆走了出去。但
馬上,香帥這個名字還是傳遍了全廳。

  在飯廳,當我癡癡的望著阿呆的女朋友時,阿呆大聲嘲諷說:“奇怪,你到
現在還沒有見過美女嗎?沒有老師的管教,素質更差了。”我承認,但那女人太
美了,苗條,長發,白皙,當然,與我後來的老婆相比差得遠,但當時我卻相當
失態。也致那頓飯沒有吃出滋味。

  第二天,連廳長都知道了我的外號。大家談著我的外號,都要發出一陣笑聲。

  其中,新主任的笑聲最響亮。

  不久,一個副廳長的遠房親戚來追我了,我當時處於饑渴型,要答應下來,
這個女人也追得我積極,天天到我辦公室,天天到我宿舍。後來,阿呆來了,他
嘴一撇,說:“這樣的女人你都要,簡直是畜牲。當然,你——哈哈哈。還有,
在這種地方,竟然混成這個樣子,可悲。”在他鄙視的眼光下,我這才真正的感
到這個女人是那樣的醜,除了胸部豐滿外,別無他處。於是,我惡毒的將她驅逐
了開去。但不久,我的年度考核竟然不及格,說是群衆的意見,我再也不能控制
不住我自己,就打了新主任,讓他趴在了地上。

  我的年度考核還是及了格,但辦公室的灰隨時都有銅錢那樣厚了,大家對我
還是很熱情,但我的心卻很冷。我的心真的很冷,對阿呆,簡直嫉妒都不行,大
學時比了贏他,出來工作了,也玩不贏他,真喪氣。碰巧農業廳要派一個人下鄉
去鍛煉,時間是兩年,於是我就報了名,也打電話叫阿呆給他父親說了說。走的
當天,全廳的人都哭了,哭得最厲害最響亮的是新主任,他哭得在地上滾了二百
圈以上。

  就這樣,我到了荷花縣,路很壞,車很顛簸,人差點被簸死的時候才到。說
是縣城,只有那麽兩條街,後來,我又到了這個窮縣中最窮的一個村——竹葉村,
沒有公路,全憑兩條腿,我走了兩天兩夜,要走死了才到。

  這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一片密林,到處是流水,到處是瀑布,土地潮濕,
鮮花漫山,植物們一片生機勃勃。這個村有百多戶人家,基本是單家獨戶,人們
過著自耕自足的生活。男人們外表都很高大,但極憔悴和蒼老,大約生活太艱苦
吧,二十多歲就好像四五十歲的人啦,而女人,皮膚卻都很白皙,牙齒也又白又
亮,這�有好多美人兒呢。

  我住在村長珠海大哥那�,他是個轉業軍人,算是有點見識。但卻整天很少
說話,總是在吸煙。,一幅陰郁的樣子。他很高大,大約有一米八幾,臉上有一
塊巨大的傷疤,沒有胡須,頭發亂蓬蓬的。聽說以前他不是這樣,性格相當的開
朗,外表也很整潔,有一次在山上遇到狼,雖然殺了狼,自己卻負了重傷,傷愈
後才這樣的,人啊,有時真的會變啦。

  大哥的家雖然一樣是茅草屋,但卻出奇的幹淨,沒有邋遢沒有汙穢,一切都
是那麽整齊,那麽精美。這些,就全靠大嫂了。珠大嫂是這個地方美人中的美人,
歲月使她成熟,卻並不蒼老,有的只是更加的豔麗和妩媚,以及濃得不能化解的
女人味。她的頭發很長,像烏雲那樣濃濃黑黑的,把她的頸子映襯的如玉一般,
眼睛也很大,�面有水波在湧動,一閃一閃的,而閃在其中的,又似乎有一些愁
苦,令人不能捉摸。胸部是那樣的肥大,肥得迷昏死人,大的嚇昏死人,第一眼,
我雖然沒有死,但我的陰莖卻差點硬死,很丟人。另外,她的腰也很細,很軟,
一米七左右的身材,那兩個屁股簡直是絕配,肥的愉快,肥的勻稱,肥的美好。

  這絕對是熟女中的精品,我一輩子都沒有看見,連聽都未聽過。而他們的女
兒花兒,大約有十八歲吧,比我高,花兒的美,美在清新,美在自然,美在每一
個器官的精致,她的眼光,充滿了快樂,充滿了跳躍。母女倆人,她們的肌膚,
就是汙穢沾在上面,都是最佳的裝飾。只有這樣的地方才會養育這樣的美人。我
以前在大學玩過的三個女人,,她們是化妝品的俘虜,是垃圾箱�的産品。一比
照這對母女,我就要嚴重鄙視她們,咒罵她們。

  
第二天,我手拿一把大刀(珠大哥反複叮囑,說他自己有次沒有帶刀而遇到
狼吃了大虧),開始在全村巡視。這�太窮了,家家茅屋,燒的是柴,一個商店
都沒有,只有一所小學,學生讀到四年級,就要到很遠的鄉中心學校去,老師們
全部是初中生。許多孩子也只讀到四年級,就辍學在家,路太遠了,花兒就是這
樣的。但這�有豐富的籃竹。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組織一個馬隊,把這�的籃
竹編成的工藝品,運出去賣,然後買日用品進來。這樣全村的生活水平不就提高
了?不久我到縣城去了一趟,取回了叫父親彙來的幾萬塊錢,買了十匹馬和一些
日用商品,特別買了很多女人的衣服和首飾,浩浩蕩蕩回到了竹葉村,整個村子
馬上沸騰了,比過年還熱鬧,我把馬和商品分給村民,然後安排了任務,讓大家
在家�做我布置的籃竹工藝品。隔段時間好讓馬運出去,又順便帶回一些日用品。

  村民走後,我把衣服和首飾拿給大嫂和花兒,大嫂只推辭了一下就笑著接受
了,雖然她的笑還是有些苦,而花兒,卻心花怒放像真正的花兒啦。我雖然花了
錢,卻大樂。

  後來,我發覺珠大哥這家人很有點意思,首先是大哥大嫂倆人同屋分居,因
爲他們的房間擺的是兩張床,其次,是大哥隨時晚上都要出去,半夜才回來。最
後,是聽不到他倆在床上戰鬥的聲響,這�的牆壁都是用籃竹做的,隔音效果極
差,我的聽力極好,只要做,我一定能聽見。奇怪。

  很快,大哥晚上出去的謎底就解開了。那晚我去一個村民家,回來的路上,
突然看見大哥在前面草叢�幾個起伏,動作相當的幹淨利落,幾下就到了一戶人
家的窗下。我童心大起,悄悄上去想嚇嚇他。我潛上去時,一陣淫聲浪語傳來:
女人在呻吟,男人在用力。哦,大哥好這個。原來如此啊。當我小心離開時,不
小心被大哥發見了。

  後來連續幾天,大哥都有意躲避我。

  再這樣下去怎麽得行呢?

  一天,女人不在家,大哥又想躲開去。我趕緊拉住他,然後倆人開始喝酒,
我這樣宣講了自己剛剛創建的性學理論:現在這個社會,越來越進步了。比方男
女之間,不一定都是那樣,雖然我是未婚青年,但也經曆過一些,男女之間,還
有口交啦,足交啦,還有一些男人,喜歡聽,這也很正常,真的很正常呢。同時
我還舉了阿呆爲例:“比如我的鐵哥們阿呆,你知道的,他就喜歡偷聽這些聲音
(當然,這是對阿呆的誣蔑)。大哥顯然非常的相信,因爲我分明看到他的眼睛
紅了起來,同時飽含深情地叫了我一聲:好兄弟。然後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其實,
那時我的心�是這樣想的:這麽美豔,性感的女人,你不喜歡,我來吧。

  大哥對我再不躲避,並視我爲平生唯一知己。

  半年後,村民們的生活就有了很大的改觀,大家的精神都振奮起來,個個歡
天喜地的。但珠大嫂眼�的憂愁卻並沒有改變。珠大哥的陰郁也仍在。到底是什
麽原因呢?

  後來,我閑下來的時間,就輔導花兒學習,好美的姑娘啊,我不忍心她荒廢
了時間。同時,我早就忍不住很喜歡她了。她也很聽我的話,字愈寫愈秀美。

  樹林�有許多食肉動物,我也曾經遇到過,是一只狼,但奇迹般被我殺死了。

  全村都很佩服我,珠大嫂的眼�快速閃過一絲溫柔。而花兒卻是反複叫我講,
講的這個情節成了經典,後來講給阿呆聽,阿呆破天荒沒有冷嘲熱諷,而是大笑
不斷。竹葉村人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大家和我的關系越來越密切,
許多青年都成了我的哥們。而珠海大哥一家,更是視我爲親人。

  光陰似箭,還有半年,我就要離開這�,我有點傷感,但真正的好運也來了。

  有一天我在樹林�閑逛,突然發現了一種蘭草中的珍品,大概有十來棵吧,
我差點樂昏死過去,這種蘭草,外面已經絕迹,每一棵價值上百萬。

  我立即進行了研究,一定要讓它繁殖,一定要在這�建立一個蘭草王國。我
劃定了範圍,讓人看守,這種花是受不得任何幹擾的,特別是雌雄交配的時候,
如果受了一絲幹擾,很可能就沒有後代並枯萎了。同時,它還需要一種特別的微
量元素。那段時間花兒幾乎每時每刻都呆在我的身邊,協作我精心培植蘭草,對
我很體貼,很溫柔。我知道她很喜歡我,因爲每次一提到我要走,她的眼睛便馬
上有點霧,有的紅了。

  一天晚上,珠大哥拿出了一瓶酒,兩盤肉,我和他對喝起來,大哥說:“老
弟,這�不是你的久留之地,你遲早要走的,你是我的知音啦。我的花兒也喜歡
你,看樣子你也很喜歡她,她雖然才滿十八歲,但我和你大嫂也很中意你,我把
她配給你,你把她帶走吧,你要好她一輩子啊,好不好?”我先是大驚,隨即狂
喜,各位,我並不是善人。這樣的極品,給我當老婆,我要定了。大哥頓了頓又
有點遲疑地說:“不過我有個條件?”“什麽條件?什麽條件我都接受!”我趕
快回答。“那就是,那就是,你們在床上的時候你要同意我在旁邊看。同時花兒
也要不反對。”大哥終於豁出去似的說。變態,絕對是。“我同意,無所謂。”

  我口是心非地回答。但我知道,這是一件多麽艱巨的任務哇。

  我開始對花兒有了一種性的饑渴,我這才發現她的胸部好肥大,眼睛好迷人,
整齊潔白的糯米小牙,好白嫩的肌膚,她是真正的幽谷�的一株蘭草哇。而單是
玉一樣的脖子,也能讓我聯想半天了。後來,花兒也隱隱知道了父母的意思,她
更喜歡和我在一起,但最多只讓我拉拉她的手,哎呀,大哥交待的那件任務太艱
巨了。但事在人爲,人定勝天。

  我開始淺淺地對她宣講她父親很喜歡的我創建的那套性學理論:第一次,她
剛聽了幾句,就生氣轉身離去;第二次,她對我破口大罵,但未離去;第三次,
她聽完了我的那套理論,開始思考;第四次,她紅著臉聽完,羞羞地悄聲說:
“結婚後,人都是你的了,隨便你。”終於完成了大哥交待的任務,時間耗費了
兩個月。大哥和我相擁而泣。

  我要出一次山,主要目的是買避孕藥,因爲大哥大嫂都希望我和花兒能早點
把喜事辦了。我也想早點玩翻她,但絕不能因此懷上孕。這�條件太差了……

  避孕藥買回來不久,我和花兒就舉行了婚禮。晚上,衆人散去,我又四下偵
察了一番,確定已無人偷聽,才放心地,快樂地摟住了我的新娘,我的花兒。這
個夏天的夜晚,花兒穿著一件裙子,剛剛洗過澡的身子發出濃濃的處子香味,頭
發很濕,我知道她早就想了,她的眼睛欺騙不了我,她很早熟。在半推半就之下,
我把她身上的一切都脫了下來,肥大,結實,堅挺的乳房,一下子就彈了起來,
極像兩只鴿子,而紅紅的乳頭堅挺著閃爍著光芒,她的逼,白而嫩,被稀稀疏疏
的陰毛可愛地掩覆著,同時,整個身子的肌膚像絲綢般,滑膩細嫩,白得耀眼,
我擁住啰嗦的她,正低頭想含著她那嬌嫩堅挺的處女奶頭時,突然,門響了,珠
大哥一聲不吭地走了進來( 這�的門是關不牢的) 。“我,我來看看你是怎樣愛
我閨女的。”喝過酒的大哥望著我悶悶的說。“變態,太氣人啦”。我在心�咒
罵到。但我是怎樣的人大家都知道,無所謂,我的動作稍稍停頓了一下,只說了
一聲:歡迎。然後就開始把這具玉體從頭到下的慢慢的,精心的,用有力的雙手
和舌頭,像文火般細細的烘烤,蹂躏,根據經驗,再文靜的女子也會變成蕩婦。

  我是老手了,再騷的女人在我的身下也要投降,何況未經人事的花兒呢?不
久她就開始呻吟起來,很細很低,同時她的肌膚已經有了一顆一顆的汗珠,其實
當時並不熱。後來,我不斷的用舌頭挑逗著她的又大又紅的乳頭,一直讓她不自
覺地大幅叉開大腿,將那迷人的私處暴露在我的面前,並死命把我的頭按向肥肥
嫩嫩的逼口,當我的舌頭卷進逼洞時,花兒身子扭動的強度之大之猛,簡直與烈
馬相似,差點嚇了我一跳。而淫水之多,之粘,也令我狂喜。

  我繼續控制著自己,繼續用手和舌去折磨,去蹂躏,去烘烤著花兒那豐滿,
白嫩,光滑和不斷扭動的身子。女人的第一次必須很淫蕩才不會由於破處而痛苦。

  這是我消滅三個處女得到的寶貴經驗。我力爭想象自己在做粗活,在電腦前
打字,總之,我竭力降低著自己的刺激。後來,情欲的文火把花兒烤成了蕩婦,
她的雙乳早就又挺又翹了,而她最美,最淫蕩的地方,稀少黝黑的陰毛已被自己
的淫水肆虐得泥濘一片,於是,白嫩肥碩的兩片陰唇就從陰毛�強烈地綻放開來,
紅紅嫩嫩的肉洞也不顧一切地露出了小小的口子。一切都水到渠成了,在她的強
烈要求下,我的肉棍刺了進去,彼此沒有溫柔,只有狂野,沒有愛護,只有撕裂。

  “老公,我痛啊,老公,我痛啊——”花兒大聲呻吟著,我並沒有停止動作,
我只是語言安慰著,安慰著,不久,花兒的喊痛聲消失,而呻吟卻在肌肉的撞擊
聲中繼續,太白太嫩,太美太猛了,我自我控制的能力還有待修煉,因爲,不久,
在花兒淒慘的呻吟�,我猛烈的濃精就射進了那個小小的肉洞。

  擡頭看,珠大哥早就脫下了褲子,一根肉棍軟弱的垂著,沒有陰囊,只有一
個傷疤。“很好,像狗!”地下留下一灘汙穢,珠大哥冷酷地說,站起來轉身走
了。

  後來,我知道珠大哥是個廢人,他的睾丸就在那次與狼的搏鬥中被狼抓壞的,
難怪大嫂的眼光——知道了珠大哥的秘密,想到珠大嫂豐碩性感風騷的身子,以
及這基本不會隔音的房間,我知道,不出意外,大嫂熬不了多久也將躺在我的床
上了。

  花兒嘗到男女之間那種巨大的快感後,非常積極,接下來的日子,只要有時
間,不管白天黑夜,她就和我躲在屋內進行肉搏戰,床,已壞了三次。而花兒在
第二天晚上,在我的身下啰嗦:“老公,我尿尿啦,老公,老公,我尿尿啦,不
要鑽我啦,啊。”剛剛成爲少婦的花兒從此就次次被我推到了性的高峰。很快花
兒的雙乳就像巨大的白兔,在她胸前跳躍著了,肌膚,也濕潤的更厲害,而眼睛,
清澈中有著濃濃的性欲,所有的一切,都顯示了我那雄性力量的偉大。同時,每
次玩著花兒,我都大聲地呐喊,拼命地進攻,花兒每次開始還一再要求我“小聲
點小聲點”,但後來她也放開了,於是,肌肉的撞擊聲,我的呐喊聲,花兒的呻
吟聲,交彙成一首非常色,非常嘹亮的日逼交響曲,我知道,這首交響曲,不但
大哥在聽,隔壁的大嫂也在聽。我早就聽到了隔壁她粗重的喘氣聲和拼命壓抑的
呻吟聲了。

  珠大哥幾乎每次都來觀戰,當我們平靜下來,相擁相偎的時候,他總是說著
這麽一句話:很好,像狗! 然後轉身離去。從第四天起,大哥也給我們一樣的全
裸,每次他的地下,都留下一團汙漬。有一天,大哥突然對我提了一個更奇怪的
意見:“兄弟,你聽到沒有?每晚你們在床上相愛的時候,你大嫂都在隔壁偷聽。

  我這個樣子,真是對她不起呀。不如你把她也一塊做了。這樣我們一家人就
可以永遠在一起了。否則,以後她如果去找個男人,我還不好辦。如何?“知音
呀,知音呀。我緊緊握住大哥的雙手,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

  我在床上對花兒搞起了三部曲:

  一是邊日她,邊講一些黃色下流的故事(不要母女)。結果是她開始不喜歡,
後來喜歡,最後渴求;

  二是邊日她,邊開始夾雜講母女同伺一個男人的淫穢故事,結果是她開始極
不喜歡,簡直是厭惡,後來喜歡,最後反應強烈。(第二天我發現大嫂在我面前
臉上紅潮滾滾,我大喜)

  三是邊日她,邊主要講母女同伺一個男人的淫穢故事,她喜歡得不行,後來,
她還好幾次悄悄對我說:“你日我呀,如果把我媽媽也一塊日了,才好啊。”

  (此後有一天大嫂在無人時,竟然無意輕輕摸了摸我的手,我大樂,因爲雖
是無意卻是有意哇)

[ 本帖最後由 liuxiaolu121 於 2010-10-31 09:1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善了個哉的 金幣 +15 合格 2010-10-31 20:48
  
UID5597163 精華0 原創0 貼 威望0 點 貢獻8 值 贊助0 次 閱讀權限30 在線時間39 小時 注冊時間2009-12-26 最後登錄2011-4-30 查看詳細資料

本貼共獲得感謝 X 39
TOP

作者的其他主題:
【夢開始的地方】 【中軍的強暴之夜】 【巨乳譚】 【我所接觸的校妓——大三的女孩田田】作者:不詳 【老婆懷孕拿老媽瀉火】 【KTV的學生妹】
liuxiaolu121
LEVEL 5



帖子771 積分37 金幣1820 枚 支持1172 度 感謝1186 度 推廣0 人 注冊時間2009-12-26 個人空間 發短消息 加爲好友 當前離線 查看寶箱  2樓 大 中 小 發表於 2010-10-30 13:31  只看該作者
講母女同伺一個男人的故事,我的聲音基本都很大聲,因爲,爲了照顧隔壁
那個女人。

    比我估計的時間提前了好多,一月後的一個晚上,大嫂就親自赤身上陣,加
入到這場曠日持久的肉搏戰中了。

    那天晚上,我們又快樂的幹了起來,照例大哥在旁邊觀摩著。照例我邊日花
兒邊講母女同伺一個男人的故事。當花兒的陰道開始強烈的抽搐,我老經驗深深
頂住的時候,當時凝固的空氣�,只有花兒的呻吟在歌唱。

    不經意,我突然發現了全裸著的大嫂正站在大哥的身邊,媚眼如絲地望著我
倆,兩手不斷瘋狂的擠壓著自己肥大的不得了的雙乳。好刺激,終於自己送上門
來了,我一下爬了起來,快速走到大嫂的身邊,一下把她擁入懷中,同時,腰飛
速的一降,一沈,殺了進去,然後我馬上快速,充實,猛烈的抽插起來,這一系
列的動作,是那麽的幹淨利落,是那麽的孔武有力,以至於大嫂自然的摟住我的
肩膀,配合著我,被我猛抽了數十下,才清醒過來,高聲呻吟著猛推我,但馬上
又緊緊摟住我,大叉著腿,配合著我猛烈地交合。

    大哥在旁邊看著我們。興奮的觀看著,這個女人,她的饑渴,她的肥碩,足
以抵擋任何男人的攻擊,我一下把她掼在了床上,掼在她女兒的身上,同時翻過
她的身子,使其與花兒面對面,好讓兩對肥乳相互擠壓,然後豹子般壓了上去,
呻吟沒有一絲的停頓,戰鬥很激烈,肉體撞擊的聲音,呻吟聲,兩個女人的反抗
聲,我進攻的呐喊聲,組成了一首交響樂,後來,她倆都呻吟著求饒著“不要阿,
不要阿”,我太喜歡了,我交替著瘋狂地強迫她倆相互作愛,我堅決的鎮壓著她
們的反抗,第一次很關鍵,很大程度決定以後她們能不能讓我雙飛,我不斷地強
迫她們的白嫩豐碩的肉體互相糾纏。

    後來,兩個女人由被迫漸漸自願,因爲,男人只有我一個,她們鼓脹的性欲
需要發泄。而我一面愛著她們,一面宣傳:“你們都是我的妻子啊,我發誓一輩
子愛你們,我喜歡你倆這樣,你們是我的好妻子啊,不要害羞,我喜歡你們這樣
哇。”“不要阿,不要阿”母親後來竟然主動湊到了求饒的女兒嘴邊,並一下子
噴射了淫液,噴得女兒一臉都是,我放開了一切,刺向了大嫂的最深處。滲透著
大嫂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個細胞的細胞。肥得好爽阿,白嫩得好妙阿。“很好,
像狗!”大哥赤裸著轉身離去了。

    激情過後,只剩慵懶,兩個女人如玉似雪般躺在床上。我下床去準備了一木
盆熱水,分別把她們抱到盆�洗澡,抱大嫂時我還費了一些勁,她太豐腴了。擦
幹後,大嫂就想回到她的床上去,我堅決地阻止了她。大嫂只好把燈吹了,躺了
下來。

    我一邊一個,兩手把她們摟著,此時此景,內心極是快樂。但我知道,要把
這兩個美人一輩子都摟在懷�,還需要努力,還需要解決一些問題,比如會不會
讓她倆相信我一定會一輩子都對她們好,對珠大哥怎麽交待等。

    我低聲說著情話:“大嫂,花兒,我謝謝你們,我發誓永遠愛你們,如果以
後哪天我背叛了你倆,我一定遭天打雷劈,下輩子一定變狗變豬。

    “你騙人,你騙人——”女人齊聲撒著嬌。 "我在這�發誓,我這輩子一定
對珠大哥好,他永遠是我的親親的大哥,我有他就有。

    “你騙人,你騙人——”女人齊聲撒著嬌。 "你們好美呀,我一定永遠愛你
們,一定永遠愛我的倆個肉肉,嫩肉肉,我要讓你們穿漂亮的衣服,吃上精美的
東西,我還要給你們買金首飾,給你們買項鏈,讓你們的胸部更美——"

    “你騙人,你騙人——”女人齊聲撒著嬌。夜更深了,懷中美人的心結被我
的情話解開,於是肥乳在我的情話�又開始堅挺起來,她們嬌媚的呻吟又開始低
低地淺唱起來,現在,大哥已經睡了,旁邊沒有人觀摩,這次一定大幹一場,一
定很爽。我開始吮吸她們的雪一樣的胸部,我開始吮吸她們玉一般的大奶,後來,
大嫂把我拉上了她的身子,我把花兒也拉過來去舔她母親的奶子。戰鬥立即開始,
立即猛烈地開始。

    有亮就好了,我最喜歡邊幹邊看,這樣最是賞心悅目。

    突然,燈亮了,“很好,太好了。”我邊猛烈地日著大嫂,邊忘情地呼喊起
來。

    過了幾十秒,我才醒覺,大哥已經進來,是他點亮的燈。“管他的,日吧,
日逼好舒服。”一個昏天黑地淫聲浪語的世界在床上強烈地展開。

    後來,我和大哥把床做得相當的牢固,就算十個人睡在上面,也能承受。從
此母女倆在床上與我雙棲雙飛,即使懷了身孕,高胸肥乳,我們也沒分居過。

    回想過去大學時候所玩過的女人,簡直是垃圾,不堪回憶。

    母女雙飛的難度這麽大,爲何如此容易呢?高興之余,我問她們的原因。

    “那是你好壞阿,我們被玩的興奮得不得了,你又說我們是你的妻子,永遠
都愛我們,而且喜歡我們這樣。說老實話,一個女人,只要能得到她丈夫喜歡,
管它什麽方式呢?”她倆回答。當然我太高興了。後來大嫂的憂愁很快就全部,
徹底的消散開去,幸福的光彩洋溢在了她的臉上,所有的村民,都說大嫂更年輕
了,最多三十歲。風情萬種,在大嫂的眼睛�安營紮寨了。

    雙飛的力量真是巨大哇,一個月以後,兩個女人的奶子變得更加的肥大與白
嫩,而屁股也更肥碩,同時,肌膚也更加晶瑩細嫩,加上細細軟軟的腰肢,我更
加的癡迷,更喜歡雙飛了。

    蘭草已增加到四十棵,但長勢並不好,我知道那個地方土壤�蘭草所需要的
微量元素已經有限,而兩個女人又要避孕藥,需求量太大,我決定出山,把蘭草
也帶去。到了省城,碰巧那�在舉行全國蘭草大展銷。我通過阿呆的父親,趕緊
化名參加了。在全場的驚詫中,我的蘭草一銷而光,扣除稅收,淨賺五百萬。

    我在省城買了別墅,並把大量的資金投入到了房地産中,當然,這一正確的
投資日後給我帶來了巨額的利潤。後來,我買了許多東西,其中當然也有避孕藥,
凱旋而歸了。

    從縣城到竹葉村的路途中,有一匹馬不幸掉下了懸崖,好在人沒事,不然就
樂極生悲,徹底完蛋。

    回到小村,已是一月以後。送走前來問訊的村民,吃了飯,洗完澡,走進房
�,倆個女人也是赤身裸體躺在床上等候多時,而珠大哥,也光乎乎的等著觀摩
了。

    殘酷的戰鬥開始,激烈的厮殺聲,竟然把屋頂上的茅草都掀了。

    “很好,像狗。”大哥留下一灘汙穢走出去,激情後的我和兩個女人開始尋
找避孕藥,後來,我才想起在那匹掉下懸崖的馬身上。

    快樂的節目堅決不能停止,兩個女人的態度異常堅決,我也不可能離得開,
不到兩個月,兩個女人的乳房就肥的不得了,肥肥嫩嫩的逼洞也開始始終微微張
開著小口,兩個早晨起來,還開始嘔吐,到處找酸的東西吃,連白癡都知道她倆
已經懷上身孕了。

    剩下的蘭草數量很少,長勢更差,我知道這�養育蘭草的那種微量元素已經
基本耗盡,看到兩個女人的反應,我決定回去,下鄉鍛煉的時間早就超過,當然,
農業廳的工作我早就無所謂了。

    到了省城,他們三人對車水馬龍的繁華都市興奮不已。到了別墅,面對家�
的富麗堂皇,三張嘴巴,更是長時間成了圓形。我撫掌大笑不已。巨大的幸福使
兩個女人更加豔麗非常。後來,大哥自願當了園丁,不久,花園就百花齊放,一
派生機。而兩個女人,懷孕反應期一過,就愛上了時裝,首飾,她倆盡情地花著
我的錢,她們更美了,而我也更加的快樂。後來,我也曾去歌舞廳找了小姐玩玩,
想嘗嘗新鮮,但太沒有味道。我也曾花費重金找了一對母女,但一樣沒有味道。

    我終於明白,這對母女,是上天給我的最美的禮物哇。

    我再也沒有紅杏出牆。

    在我再三邀請下,毫不知情的阿呆來了,當走進別墅,特別是當我引見兩個
極端漂亮的妻子時,果然不出所料,他倒在了地上。當他蘇醒過來,聽到我的第
一句話是:“有的人,怎麽這樣沒有出息了,竟然會昏死過去。”

    另外,我的父母也同意我的雙妻制。優秀老黨員兼公務員老爸說:“這麽漂
亮,就連白癡都會同意的。" 春天,天氣永遠都是那樣好,夜晚的床上,我的兩
個妻子赤條條的,露著兩個大乳,高挺著腹部,雪一般並排偎依在我的身邊,我
愉快的摩挲著她倆雪白的肌膚。”我發覺你父親有一句口頭禅——就連白癡都怎
樣。“小老婆小聲說。”對,女兒說得對。“大老婆很同意。當然,我也愉快的
同意了。

    後來,我帶著大老婆到農業廳去辭工作,全廳的渣滓都鼓圓著眼睛,長流著
口水,以致廳內成了小河,我們辦好手續出來,而辦公室新主任還坐在一個木盆
�邊劃邊追,大聲嚎哭著:“好美呀,我要看呀。”簡直丟人現眼,如果帶小老
婆來,鐵定出人命。

    阿呆整天糾纏我,要我帶他到竹葉村去,我知道他想向我學習,也來點雙飛。

    當然,那�我是很喜歡的,我決定抽時間哪天和阿呆再去那�,順便投一點
資,把竹葉村建設成一個新農村的典範,以回報那�善良勤勞的人們。




















0.015482902526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