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姐夫的榮耀】第四十章 呼呼的大風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四十章 呼呼的大風



  “別這樣說,娴姐,我不是母狗,啊……”



  雨水在滴淌,精液在狂泄,兩者混在一起灌滿了肥美的谷倉。



  ***  ***  ***



  “李中翰,你是笨蛋?”小君怒氣沖沖地向我大叫,換下了護士裝,小君絲

一般的長發又可以自由地飄蕩,性感的小護士變回了清純牛仔褲少女,只是清純

少女一點都不溫柔。



  “他應該是傻瓜才對。”交疊玉腿的莊美琪直對我搖頭歎氣。



  “笨蛋加傻瓜。”戴辛妮嗔了我一句,她突然返回醫院讓我感到意外,如果

沒猜錯,她一定準備向我解釋王怡辭職的原因,也許心中有愧,我感覺她的聲音

是三人中最溫柔的。



  “你們都怎麽啦?”我一邊擦掉身上的雨水,一邊佯裝莫名其妙的樣子。



  “難道你就不知道你的傷剛好?”莊美琪從沙發上站起來,一把搶過了我手

中的毛巾,然後用力地擦搓我的頭發。受傷的這段時間裏,莊美琪不但爲我端屎

端尿,還幫我擦身擦背,聽說,連我小弟弟也清洗過了,哎,如此體貼,母親看

在眼裏,自然對莊美琪好感如潮,這種好感尤在戴辛妮之上,幸好老爸與我英雄

所見略同,都覺得戴辛妮更適合我,所以才有了媳婦難選之憂。



  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小君,她才我一生的榮耀,偷偷瞄了小君一眼,我又

發現她的眼珠子在滴溜溜地轉,想什麽呢?鬼才知道。



  “難道你就不會找個地方躲雨?”莊美琪喋喋不休,她雙手上的毛巾不停地

在我頭上滾動,不經意間,我的後腦勺還與她的身體有了親密接觸,這再平常不

過的接觸看在戴辛妮眼裏就不平常了,她的眼神有點冷。



  “傻站著幹嘛?快把衣服換了。”看見我舒服惬意的樣子,戴辛妮皺了皺眉

頭,順手把一套病人服扔到我身上,她與小君都是口不對心,表面越凶悍,內心

對我的關懷就越濃烈,也許這些女人的性格各具不同,她們表達情感的方式也各

有千秋,但要問我喜歡哪一種,我只能說,都喜歡。



  我逃跑似地跑到了衛生間,除了要換掉快濕透的衣服外,我還要洗一個澡,

這個時候,可千萬別留下風流的蛛絲馬迹。



  絲絲溫水如同情人的手,輕輕地滑過我的身體,滑過我胸口的傷疤,深紅的

傷疤如同情人的唇印,嬌豔欲滴。也許剛才在雨中的激情太過猛烈,我的傷口有

些隱隱作痛,我不知道射進王怡蜜穴的精液有多少,但我肯定,只要王怡處在排

卵期,我的精子就會捕捉到最強壯的卵子,也許不久後王怡就會懷孕,也許我很

快就要做父親,啊!人生是如此奇妙,我光想想,都覺得全身的熱血在沸騰,半

月前所經曆的一切生死恐懼也隨即抛諸腦後。



  我現在唯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安頓好身邊的女人,我喜歡她們每一個人,

這有點貪心,但我無法阻止我的欲望,欲望就像一匹脫缰的野馬,無法安靜,更

無法束縛,偏偏我身邊的女人一個個貌美如花,性感誘惑,面對誘惑,我根本不

像一個重傷初愈的病人,而像一頭發情的公牛,剛塗抹上沐浴露的陰莖,似乎又

充滿了鬥志,高昂的肉莖,暴漲的青筋,粗亮的龜頭,我用手安撫了一下,這東

西愈發猙獰。



  “洗完了就快滾出來。”衛生間的門被重重敲了兩下,門外是戴辛妮嚴厲的

聲音。唉,我頭大了,光一個戴辛妮,就讓我心驚膽戰,何況還有莊美琪和小君

要應付,爲了這些女人,我恐怕要絞盡腦汁。



  “馬上就洗好。”擦幹了身體,我戰戰兢兢地打開了衛生間的門,心裏直嘀

咕:難道尿急了,所以才催我快點?



  可就在我踏出衛生間的瞬間,我就意識到,大麻煩來了。



  我的病房裏,居然多出了一個大美女,大美女不但美,還楚楚可憐,她全身

已濕透,簡直就像一只落湯雞。



  “唐依琳,你這是?”我吃驚地看著唐依琳,這個又美又可憐的女人就是唐

依琳,她全身沒有一塊地方是幹的,就連長長的頭發也滴著水珠,站在病房的門

口,她一邊用手擦拭臉上的水漬,一邊向我投來幽怨的目光,仿佛是責怪我沒有

給她撐起雨傘。



  “哼。”這一哼來自小君。



  “哼。”這一哼來自莊美琪。



  “哼。”這一哼來自戴辛妮,她冷笑一聲:“怪不得全身都濕了,原來是有

人陪你一起淋雨。”



  “有大美人陪著,就是淋釘子,男人也願意。”莊美琪的語氣有點怪,我很

納悶,她的眼裏爲什麽充滿了怒火?



  “看來他不是笨蛋,而是一個色迷迷的大混蛋。”小君狠狠地瞪著我,高聳

的大胸脯急劇地起伏,好像會隨時撲過來的樣子,我莫名其妙。



  “可是,你就算是一個大混蛋,也要等傷好了再去淋雨呀,你這樣會很容易

生病的。”戴辛妮的眼光並不凶狠,有淚花的眼光只會讓人覺得可憐。



  “喂,你們說誰是大混蛋?”我大聲問。



  “難道你還聽不出麽?她們懷疑你和我一起淋雨,所以她們現在很生氣。”



  唐依琳在苦笑,笑得很委屈,她幽幽地看著我,那雙剪水般的雙眸可以讓鋼

鐵化成繞指柔。



  我很生氣,任何男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受到委屈,何況這根本就是幾個女

人一廂情願的猜想,大雨時,我只與郭泳娴和王怡在一起,唐依琳只是湊巧也淋

雨罷了,莊美琪,小君,戴辛妮不分青紅皂白,亂說一通,真把我氣死。



  “胡說,你們都在胡說,剛才我……”我一急,結結巴巴的說不上話來,也

不知道如何解釋,總不能告訴小君她們,我剛才只不過與兩個熟女一起放蕩。



  可我這一猶豫,莊美琪,小君,戴辛妮三個大小美女就更猜疑了。



  “李中翰,我現在就問你,你是不是喜歡她?”戴辛妮用手指著唐依琳大聲

問,她很幹脆,很直接,驕傲的性格開始顯山露水,對待友情頗深的王怡尚且動

用非常規手段,對待素無往來的唐依琳就更不客氣了,也許我病危的時候,她還

能忍讓,現在我已經生龍活虎,她也就無所顧忌了。



  “辛妮……你別這樣……”我內心有些煩躁,唐依琳嬌小的身軀在濕透的衣

服下瑟瑟發抖,雖然是夏季,但穿著濕透的衣服特別容易感冒,我敷衍了一句戴

辛妮,然後徑直向唐依琳走去,遞上一條幹燥的白毛巾。



  “我,我還是先走吧。”唐依琳感激地笑了笑,隨即把毛巾遞回了給我。



  “來,快坐下,我拿一套衣服給你換上。”我溫柔地拉著唐依琳的小手,走

到病房的沙發上。



  “真不好意思,我本來想走的,後來摔了一交,我就……就想上來休息一會,

想不到讓辛妮誤會了,真對不起,辛妮。”唐依琳小聲地解釋,最後一句,顯然

是向戴辛妮道歉。我順著唐依琳的玉腿看去,只見她兩只粉嫩柔白的膝蓋上赫然

有兩片淤青,這兩片淤青不大,但顯眼刺目,一看就知道是摔交所致,我心口一

熱,對唐依琳更是愛憐不已。



  “唐依琳,你不用說對不起,你如果少來這裏,或者不來,就不會摔交,更

不會被雨淋,你說對不對?”戴辛妮淡淡一笑,她對唐依琳的道歉並不苟同。



  “辛妮,你怎麽能這樣說話?小琳來看我怎麽了?我畢竟是KT的總裁。”



  我微愠,對於戴辛妮蠻橫,內心裏産生了反感。



  “喊小琳了?很親熱嘛,哼,你現在是總裁啦,很了不起了,當然有人飛撲

過來,想你是小白領的時候,有誰在乎你?”戴辛妮冷冷地回敬了我。



  “夠了,我小白領的時候,你不也是對我愛理不理?”也許是惱羞成怒,我

音調提高了十幾個分貝。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後悔了?”戴辛妮毫不示弱。



  “我……”我氣極了,也不知道如何反駁。



  “小翰沒有錯爲什麽要後悔?他當初喜歡你是因爲你值得他喜歡,但不等於

小翰一輩子喜歡你,你們的談話我都聽到了,小唐來看望中翰也是人之常情,憑

心而論,小唐就是做我家媳婦也不會比別人差,更何況小翰還沒有婚約,他未娶,

別的女孩子就有追求我家小翰的權利,不是誰先認識誰就要娶誰的。”母親的出

現讓病房的氣氛更加緊張,她雖然沒看戴辛妮,但母親說的每一句話,無一不是

針對戴辛妮,而且有理有節,娓娓道來,竟把戴辛妮說得目瞪口呆,俏臉一陣紅

一陣白,也不敢辯駁,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她拿起皮包,氣鼓鼓地走了。



  “媽,你什麽都不明白的,哎呀……”小君焦急地跺了跺腳,也緊隨著戴辛

妮而去。



  “阿姨,我先走了,有空再來看你。”莊美琪微笑地向我媽點了點頭。



  “啊?美琪也要走啊?”母親吃驚地看著莊美琪,也許在我母親眼裏,莊美

琪才是李家媳婦的最佳人選。



  “恩,好長時間沒回公司了,怕影響不好。”莊美琪找了一個很爛的借口,

這個時候,她要離開其實是最聰明的選擇,因爲她知道我最愛的女人是戴辛妮,

無論以後的結局如何,戴辛妮始終在我心中占據重要的地位,如果她此時趁虛而

入,積極地討好我母親,那麽必定勢得其反,引起戴辛妮的猜忌和厭惡。我暗暗

佩服莊美琪,她並不是別人常說的那種波大無腦。



  弱者永遠都是得到同情,一副萦弱的唐依琳得到了我母親的庇護,母親一直

在我身邊照顧我,她自然有換洗的衣服,唐依琳換上了一件很普通的睡衣,雖然

樸素了點,但唐依琳身材苗條,母親的睡衣穿在她身上顯得有些寬松,幸好唐依

琳清麗脫俗,就算衣服不合身,她袅娜的體態也隱約可見,端莊大方的舉止又添

了幾分大家閨秀的味道,加上她非凡的美貌和雍容的氣質,讓我母親看得頻頻含

笑點頭,頗爲欣賞。



  母親拉著唐依琳的雙手依靠在陽台上問長問短,也不知道唐依琳說了些什麽,

母親一會輕笑,一會兩眼泛淚光,最後我依稀聽到母親說:“如果你不嫌棄,就

喊我做幹媽,我認了你這個幹女兒。”



  “幹媽。”唐依琳回了我母親一個蜜糖般的笑容,我卻若有所思地苦笑,唉,

知母者莫過兒子,母親的苦心我當然明白。



  “小琳,你在這裏坐著,媽去對面的商店幫你買一套衣服。”母親微笑著拍

了拍唐依琳小手。



  “這怎麽好?別麻煩幹媽了,我的衣服很薄,一會就會幹了。”唐依琳嬌滴

滴的拉著我母親的手。



  “上衣就薄,那裙子就不容易幹,好了,我可不願意我幹女兒的好身材被埋

沒了。”母親抿嘴輕笑,與唐依琳挽在一起,居然有幾分神似。



  “幹媽……”唐依琳摟著我母親的胳膊撒嬌,那羞澀樣子和十七歲的小姑娘

沒什麽兩樣。



  可等我母親剛走出門口,這個十七歲小姑娘就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暗暗好

笑,索性卷起身體,躺在病床上閉眼裝睡,但我知道,不出十秒,唐依琳就會過

來把我弄醒。



  只過了五秒,唐依琳那柔柔的聲音就鑽入了我的耳膜:“你喜歡我做你的幹

妹妹?”



  我忍著笑,繼續裝睡。



  “其實做你妹妹沒什麽不好,又得疼又得愛,多好呀。”唐依琳幽幽地歎了

一口氣。



  我心一動,頓時無限感慨,剛想睜開眼,唐依琳就接著說道:“只是,我還

是希望你兌現你的諾言。”



  “什麽諾言?”我翻身而坐,眼睛盯著眼前這個楚楚可憐的冷美人,唐依琳

笑起來固然美不勝收,但板著臉也是國色天香,空谷幽蘭。



  “對呀,你答應與我一起去教堂,一起穿禮服婚紗。”唐依琳冷冰冰的笑容

勾起了我的記憶。



  “那是爲了讓你擺脫何書記的糾纏才想出的笨辦法,現在何書記已死,這個

諾言就自然不算數。”我尴尬地盯著唐依琳,以爲過了那麽久,唐依琳一定會忘

記了這件事,沒想到唐依琳還會舊事重提。



  “不算數?那就是說,你腦子裏就從來沒想過與我結婚?難道你說喜歡我都

是假的?”唐依琳那雙充滿幽怨的大眼睛瞬間就聚集了淚花。



  “噢,不……不……我喜歡你,小琳,我也想過與你結婚,只是……”我心

都碎了,唐依琳的柔情比世界上最致命的武器還要致命,我快投降了。



  “只是你心裏還有一個叫李香君的女孩,對不對?”唐依琳突然笑了,笑得

很神秘。



  我卻如同聽到青天霹雳,張大了嘴巴而不知所措,心念急轉了半天,仍然想

不出唐依琳的話是無意還是有心,難道她知道我的秘密?



  “小君是我妹妹,我心裏當然有她,我要保護她,關心她。”經曆了那麽多

風風雨雨,我心裏素質有了很大提高,面對唐依琳的诘問,我鎮定自若。



  “知道我爲什麽願意做你媽媽的幹女兒?”唐依琳沒有辯駁我,她又問了我

一句。



  “我哪知道?”



  “因爲我也想有一個疼愛我的哥哥,就像疼愛小君一樣疼愛我。”唐依琳向

我猛眨眼睛,我忽然覺得自己掉進了一個陷阱裏。



  “我……我當然疼愛你……”說這話時,我頭大了,因爲我肯定唐依琳已經

知道了我的秘密,我突然間有無地自容的感覺。



  “只要你疼愛我,我可以不去教堂,不穿婚紗,我只要你像對待小君一樣對

待我。”唐依琳意味深長地飄了我一眼。



  “那你說說,我是如何對待小君的?”我輕易不會承認與小君的私情,這可

是難容於世俗的绯聞。



  “你不知道?”唐依琳在笑,她眼神像一只發情期的小狐狸。



  “能說具體點麽?”我腦袋一片空白,唯有喃喃自語。



  “具體點嘛,就……就是脫掉我的褲子。”唐依琳爬上病床,跪在我的面前,

吐氣如蘭的氣息幾乎噴到了我臉頰。



  “荒唐,我……我可沒脫過小君的褲子。”我的心跳加速,不是美人勾魂奪

魄,而是美人真的知道了我的秘密,天啊,這個秘密對我來說就是生命。



  “是麽?我怎麽看見你脫掉小君的褲子?”唐依琳跪在面前,像一只小木偶

似的搖晃著身體,看她似笑非笑的表情,真的令人咬牙切齒。



  “你胡說,無憑無據,你可別血口噴人。”我竭力否認,不管唐依琳是不是

真的知道,我一定否認到底。



  “我有證據。”唐依琳得意地晃了晃手中一只小巧的samsung手機。



  “證據?”我的心髒再次高速跳動。



  “當然,現在的手機都有拍攝功能,我的手機剛好也有這個功能,這是兩千

五百萬像素的噢,所以拍攝出來的圖象很清晰,恩,你疼愛小君時,我剛好就在

門口,哦,對了,我又剛好發現郭泳娴與王怡是兩個騷貨,真不巧,我剛好摔了

一交,剛好跌在草叢裏,剛好看到了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情,唉,只可惜這場雨好

大,真討厭,我身上這件CK要扔掉了,全香港就只有這一件。”唐依琳撅起了

小嘴,鼻子裏哼出瓦格納的《婚禮進行曲》。



  “如果我沒猜錯,你一定又剛好看見我母親回到醫院了。”我迅速把唐依琳

手中的手機奪了過來,恩,samsung手機不但小巧,顔色也很好看,唐依

琳的品味不錯。



  “真聰明,我確實看見你媽媽在醫務處裏和醫生聊天。”唐依琳的眼珠子又

大又圓,顯然,她很佩服我判斷,但她不知道,我更佩服她的心計。



  “所以你假裝很可憐的樣子,故意在戴辛妮面前示弱,好讓我母親聽見?”



  說實話,我低估了唐依琳,她是我見過最狡猾,最危險的女人。



  “哼,要不是你母親在門口,以我的脾氣,我會忍你的戴辛妮?”唐依琳高

傲地冷笑一聲,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她閃電般地把samsung手機搶了回去,

又迅速收在身後,擋在我面前的是兩座線條優美的山峰。



  “好手段。”我還能說什麽呢?我只能伸手握住兩座鼓鼓的山峰,兩手的拇

指與食指齊動,捏住了兩個小凸點一陣猛搓,寄希望於唐依琳反抗,只要她反抗

就一定用手,只要用手,就無法拿住那部要命的samsung手機。



  “啊……”唐依琳用力地咬著紅唇,不爲所動,看來我的奸計無法得逞。



  “我有一個疑問。”我索性把雙手伸進了唐依琳的睡衣裏大肆遊動。



  “恩……”唐依琳的臉有點紅。



  “你爲什麽把這些都告訴我?”我的手滑向唐依琳的肚臍,摳一摳肚臍眼,

我發現唐依琳抖得厲害,她有退縮的迹象。



  “恩……因……因爲我想讓你知道,爲了得到你,我會不擇手段。”這次唐

依琳連腮都紅了。



  “不擇手段?太誇張了吧?我又不是什麽優秀的男人。”愣了一愣,我停止

了挑逗,唐依琳的話刺激了我的神經,因爲我也是不擇手段之人。



  我停止挑逗似乎讓唐依琳松了一口氣:“你確實不是優秀的男人,我只是痛

恨何鐵軍,爲了擺脫他,我也不擇手段,很可惜,我鬥不過何鐵軍,現在他突然

死了,我感覺得到,他的死一定與你李中翰有關,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得到你,

我需要的不是優秀男人,而是一個能保護我的男人。”



  “我當然能保護你。”我突然充滿了自豪,男人喜歡保護女人,更喜歡被女

人贊頌。



  “你還喜歡我。”唐依琳吃吃地笑了起來,我的手又動了,一下子就摸到美

人的禁地,那裏有一大片柔軟的水草。



  “是喜歡,不過,我更喜歡你的samsung手機。”對待發情小狐狸的

辦法就是好好折磨她,我閃電般地把唐依琳摟在懷裏,就是把傷口撞疼了我也不

在乎,幸好我有了回報,那部要命的samsung手機重新落入了我的手中。



  “恩,其實……其實我還有很多讓你喜歡的東西。”唐依琳像條蛇似的在我

身上纏繞,經過我的胯部,隆起的部位又被五條小蛇纏繞,緊緊地纏繞,我只能

大口大口地呼吸。



  “真的?那我要找一下才行。”我的手伸進了唐依琳的臀溝間,那裏剛好也

下起了滂沱大雨。



  “哼,兩個騷貨把你榨幹了,你找到了也沒用。”唐依琳恨恨地在我肩膀上

咬了一口,我手一松,samsung手機落到了病床上。



  我忍著刺痛,憤怒地把唐依琳摔在病床上,剛壓上她的翹臀上,那部sam

sung手機就播放起了讓我無地自容的影像,噢,天啊,那是小君的屁股麽,

那麽可愛的屁股怎麽能吞吐如此粗鄙醜陋的大東西?那條迷人的裂縫怎麽能一遍

又一遍地淹沒我的大肉棍?我驚呆了,手機的熒屏雖小,但絕佳拍攝角度的畫面

震撼了我的靈魂。



  轟……



  一陣悶雷滾過,接著就是呼呼的大風,大風從打開的窗口漫卷而來,吹起了

輕柔的窗簾。有風就有雨,看來這會是一場大雨,很可惜,等了半天,也沒有落

下一丁半點雨水,呼呼的大風只能與我抽插的風聲一起交相呼應,身下,渾圓的

臀部高高翹起,一根威猛無鑄的大肉棒頻繁地在緊窄的菊花眼裏進進出出,翻卷

嫩肉。我好擔心,擔心窄小的菊花眼會被大肉棒撐爆,盡管窄小的菊花眼早已接

受過我的洗禮,但是我還是很擔心。



  “溫柔點好麽?啊,啊……”唐依琳發出消魂的呢喃,她身上的睡衣已經被

卷起,兩只飽滿的乳房在我手中完全失去了自由。



  “我不會溫柔,要不要停下來?”我惡狠狠地回應,仿佛身下的女人只是我

的性奴隸。



  “啊……難道你只對你妹妹溫柔麽?”唐依琳猛甩頭發,她似乎難以忍受我

的粗魯。



  “是的,我只對小君溫柔,聽見了嗎?我只對小君溫柔……”我的肉棒在爆

漲,巨大的龜頭不停地刮著軟韌的擴約肌,美麗的菊花已不複存在,我漸漸討厭

擴約肌,這東西就像男人手淫時的五指,既討厭又需要。



  “啊……啊……你是笨蛋,你是蠢貨,小君不需要溫柔,啊……她的屁眼更

舒服……”唐依琳的呻吟不但誘惑,還充滿了鼓動。



  “不……我不會的,我不會碰小君的屁眼。”我心一緊,肉棒狠狠地刺入了

最深處,腦子裏全是小君的影子,影子裏,小君光著屁股。



  “你會的,你一定會的,你連妹妹都不放過,你還有什麽不敢做?噢……好

漲,輕點啦……”



  “你能不能不說話?”我大怒。



  “我就要說,你是混蛋,你連親妹妹都不放過,你真是大混蛋……啊……啊

……”唐依琳艱難地向前爬行,仿佛要脫離我的大肉棒。



  “你給我閉嘴。”放開了乳房,我騰出的雙手緊緊掐住了唐依琳的脖子。



  “哦……我……喘不過氣了……”唐依琳用力掙紮,掙紮中,我的大肉棒插

得更凶猛,插得更深。



  “噢,我要幹死你,看你還偷拍,看你還亂叫,我幹死你,幹死你,幹死你

……”每咒罵一句,我就用盡全身的力量插入一次。



  “咳,咳,你快放……手,我不……不能喘氣……”唐依琳拼命搖頭,她的

哀叫已經漸漸軟弱,只有鼻息在加重,我真擔心她會窒息。



  風越刮越大,我的抽插也越來越密集,在呼呼的大風中交媾,我感到難以言

表的刺激,我開始陶醉,沈湎。



  “哥,你瘋了,要出人命的啦。”突然,陽台外傳來了一聲尖叫,一條人影

從陽台跳下,直撲而來。



  “小君……”我頓時魂飛魄散。



  “快松手,快松手啦……”小君焦急地大叫,她的臉都白了,我趕緊松手,

傻呆呆地壓著唐依琳。



  “小君,我……我沒事。”唐依琳連氣都來不及喘就連忙著解釋,事出突然,

她也呆呆地趴在病床上,雪白的屁股尤自抖動,我感覺出來,她是在痙攣,噢,

天啊,她在高潮,她居然得到了高潮。



  “沒……事?你……你剛才喊救命。”小君也呆了,她傻乎乎地看著唐依琳。



  “我……我和你哥哥開……玩笑。”唐依琳又露出了可憐兮兮的樣子。



  “開玩笑?”小君的目光轉移到我身上,她似乎明白了什麽。



  “恩。”我點了點頭,也學著唐依琳,裝出可憐兮兮的樣子。



  “你們……你們,李中翰,你是一個大混蛋,大變態……”小君已經意識到

自己做了一件糗到家的事情,她狠狠地跺了跺腳,向病房門跑去,跑得快極了。



  “唉。”我頹然滾落到病床上,心想,這次完蛋了,小君一定不會原諒我。



  突突突……



  小君剛跑到門口,門外就響起了淩亂的腳步聲,敲門聲,還有焦急的詢問:

“出什麽事情了?麻煩請把門打開,我是護士長。”



  門開的時候,護士長見到的是三張笑容怪異的臉。



  小君用最嬌嗲的聲音來道歉:“對不起護士長姐姐,剛才風太大了,差,差

點把我給刮走。”說完,小君晃了晃腦袋,似乎覺得牛皮吹大了,她忍不住咯吱

一聲,笑了出來。



  “哦,那把窗都關了吧,你哥哥雖然身體恢複了,但還是要注意,恩,那我

們走了。”護士長的態度真的好,她沒有絲毫責怪我們,臨走時,她留下了一個

甜甜的笑容。



  “真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小君可愛的笑容隨著護士長的離開而迅速

消失。



  “咳,小君。”我幹咳一聲,偷偷向唐依琳使了一個眼色,唐依琳撅著小嘴

搖搖頭,看見我企求地看著她,唐依琳最後還是無奈地點了點頭。



  “小君。”見小君一聲不吭,我又喊一次。



  “我不認識你。”小君冷冷地蹦出了四個字,小屁股一扭,就想離開,我趕

緊飛快地擋在了門口。



  “小君。”我哭喪著臉,小心地關上了門。



  “讓開。”小君冷漠地看著我。



  “小君,你聽我說。”我極力穩住小君,如果此時讓她離開,真不知道會發

生什麽事情。



  “我不聽,我什麽也不想聽,你的一切事情與我無關。”小君的話冷到了極

點,我暗暗著急,如果小君罵我,甚至打我,我都不覺得可怕,可怕就是這種冷

漠,我知道小君此時一定恨死我了。



  “小君,如果你現在走出這個房間,你媽媽就會看到這些照片。”唐依琳走

了過來,她手中赫然是那部samsung手機,手機熒屏上小君與我血脈噴張

的照片躍入小君的眼睛。



  “啊……”小君尖叫一聲,雙手掩住了臉,嬌小的身體不停地發抖。



  我心痛不已,爲了不失去小君,我只好出此下策,但能不能留住小君,我已

經沒有了半點信心,更何況小君是我的親妹妹,縱然不發生這件事情,我也不知

道如何把小君留在身邊。



  唐依琳瞪了我一眼,輕輕走到小君身後,柔聲道:“小君,我已經認你媽媽

做幹媽了,從此以後,你也是我妹妹,哪怕你討厭我,我也是你姐姐,我這個做

姐姐的也沒想過奪走你哥哥,我只是一個苦命的人,父母早早就去世了,我一直

無依無靠,受人欺負,幸好,我遇到了你哥哥,你哥哥救了我,我才免遭壞人欺

淩,我感謝你哥哥,報答你哥哥,小君,你不知道,如果沒有你哥哥,我……我

半個月前就自殺了,嗚……”



  眼淚是女人對付男人最有效的武器,但有時候眼淚也是對付女人最有效的武

器,唐依琳的眼淚剛滴下來,小君就開始坐立不安了。



  我不敢肯定唐依琳說的全是真話,但我肯定她至少說了一半真話,連這些半

真半假的話都能打動我,善良,純真,又不知內情的小君當然被打動了,她放下

雙手,眼珠子轉了兩轉:“你可不能告訴我媽媽,她要是知道了,我……我也不

要活了。”



  “我知道你哥哥很喜歡你,你要是離開你哥哥,你哥哥就會傷心,他傷心了

就不會理我,他不理我,我也會傷心,所以,我不許你離開你哥哥,如果你要離

開你哥哥,我只好把你和哥哥的事情告訴你媽媽,告訴你爸爸,告訴KT所有人,

那麽你媽媽就會傷心,你爸爸就會發怒,公司上上下下就會看不起你哥哥……”



唐依琳巧舌如簧,語氣委婉悲戚,加上眼淚如雨,小君這個菜鳥哪能抵擋?

嚇都把她嚇壞了。



  “啊……不要說啦,不要說啦,依琳姐,求求你別說出去。”小君的臉色蒼

白如紙,天啊,我真不忍心讓唐依琳嚇唬她。



  “那你就答應我,不許離開你哥哥。”唐依琳淡淡地說道。



  “哼,這個大混蛋會傷心?他的女人一大堆,光我知道的就三個,不,四個。”



  小君伸出四根白白嫩嫩的手指頭。



  “哪四個?”唐依琳擦了擦眼淚,柔聲問。



  “辛妮姐姐,王怡姐姐,玲玲姐姐,還有你依琳姐姐。”小君每說出一個名

字,就收下一根手指頭,那樣子就像跟人家做買賣後算算帳,我簡直哭笑不得。



  “玲玲姐姐?是葛玲玲?”唐依琳愣了一下,馬上觸電似的問道。



  “恩。”小君用力地點點頭。



  “李中翰,你這個混蛋,我告訴你,如果你再與葛玲玲來往,我就會把你的

事情全說出去。”突然間,唐依琳的眼神如刀,連眉毛都豎了起來,我暗暗叫苦,

心裏大罵小君亂說話,葛玲玲是公認第一美女,唐依琳當然會嫉妒,女人的嫉妒

有時候可以石破天驚。



  “沒有,早就沒有來往了。”我大聲表白。



  “是嗎?她來看過你好多次,每次哭得比小君還厲害,哼,當時我就覺得奇

怪,想不到,你曾經與她有一腿。”唐依琳冷冷地看著我。



  “是麽?我可不知道。”我讪讪地搓了搓手,眼睛瞄向小君,發現小君的眼

睛盯著唐依琳的手中的samsung手機,我心中一動,想起小君有迷倒杜大

衛偷竊照片的前科,如果沒猜錯,小君一定對唐依琳的手機也産生了偷竊的念頭,

心裏不禁大罵小君狡猾之極,暗想,與其她小君來偷,不如我先竊,把柄落在我

手上總好過落在別人手上,唉!想不到,我們兩兄妹都有做賊的劣根性。



  “哼,小君這樣漂亮可愛,你以後少做傷害她的事情,這部手機的照片我打

算刪除掉,免得不小心給別人看到。”唐依琳贊了一下小君,語鋒突然一轉,轉

到了要命的手機上,我和小君都豎起了耳朵。



  “哦?”我吃了一驚。



  “是啊,刪除掉最好。”小君激動地點了點頭,唉,她心地善良,能不用做

賊她當然最願意。



  “是啊,反正我已經把這些照片都備了一份,就是把這些照片都刪除了也無

關緊要。”唐依琳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啊?”小君狠狠地擰著她的衣角。



  “什麽?”我從頭涼到了腳。



  “咯咯。”唐依琳扭一下腰,施施然地走到了陽台,迎著呼呼的大風,她幽

幽說道:“我喜歡大風,更喜歡下雨。”



  也真巧,唐依琳話音剛落,居然嘩啦啦地下起了大雨。



  我和小君面面相觑。



  (未完待續)














0.0166068077087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