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姐夫的榮耀】第三十三章 不是仙人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三十三章 不是仙人跳

  “楚蕙姐,我……我能不能再親你一下?”楚蕙問我想怎麽樣,我只能這樣回答,總不能說我想脫她的衣服,然後做壞事吧?雖然我臉皮夠厚,但這些露骨的話我還真不敢說出口。

  “如果你老實回答我一個問題,嗯,我考慮讓你親一下。”楚蕙笑嘻嘻地看著我。

  “可以,可以,楚蕙姐快問。”我一直盯著楚蕙深邃的乳溝。

  “那天,我在朱九同辦公室昏過去的時候,你有沒有非禮我?”楚蕙嬌嗔一問。

  “非禮勿視,看,算不算非禮呢?”我笑問。

  “看當然不算,至少那天不算。”楚蕙白了我一眼。

  “既然看不算是非禮,那我真的沒有非禮你,我只是仔細地看了看按摩棒的産地。”想到那根按摩棒插在楚蕙陰道�情景,我就想笑,想大笑。

  “你……”楚蕙大糗,雖然她的皮膚是蜜糖色,我看不出她是不是臉紅,但她皺柳眉咬绛唇的嬌羞狀,實在讓我心動不已,伸手一攬,把楚蕙抱在懷�。

  “我已經很老實地回答了,可以親了麽?”我壞笑。

  “哼,那你又說摸過我?”楚蕙似怒非怒地瞪了我一眼,仰起上身,左右搖擺她嬌小的身體,似乎想逃避我火一樣的熱情。

  “我是正常男人,你那天赤身裸體的,身材又這麽迷人,就算我趁你昏迷的時候摸了你,也情有可原,但我真沒摸過,那天說摸過你,只是故意氣氣你而已。”

  我雙臂緊了緊,楚蕙這個病恹恹似的美人又怎麽能掙脫我的強力擁抱?

  “你現在就敢對我無禮,更別說我昏迷了,我……我不相信你的話,哼,既然你不說老實話,那我也沒必要兌現我的諾言,好了,請你快快放開我,BB還在等我。”楚蕙雙手撐著我的胸膛,一雙妙目狡黠調皮,細腰亂扭之際,胸前那幾片輕薄的褶皺又拉低了幾分,這次,我已經隱約地看到乳暈。

  “確實不應該相信,我本來就不是好人,你兌現承諾好,不兌現承諾也罷,反正我不會放過你。”楚蕙身上飄散的香氣正在腐蝕我的意志,我的欲望在這個蜜糖美人面前根本無法克制。

  “哼,我來的時候,BB說你想打我的主意,叫我小心點,我不相信。剛才親你一下,是我對你感謝,如果你想脅迫我,那你和萬國豪,朱九同沒有什麽兩樣。”楚蕙板起了臉。

  “你搞清楚點,我可沒有脅迫你,我可是受害者。”我也板起了臉。

  “你受害?”楚蕙莫名其妙地看著我。

  “不錯,你親我的時候經過我同意了?你這是強吻,你知道不知道?”我一副欲哭無淚的淒慘狀。

  “你……你真無賴。”楚蕙終於看清楚了我的本質。

  “被強吻了,還被罵無賴,我現在很難過,我的自尊受到了深深的打擊,爲了挽回我的自尊,我必須回吻你。”我幹笑兩聲,發現自己真像一個十足的痞子。

  “你……你真的很討厭。”楚蕙無言以對,只有瞪大了眼睛。

  我想笑,但我還是忍住了,看著楚蕙绛紫色的櫻唇,我不禁舔了舔嘴角殘留的唇膏,只覺得齒唇滑膩,滿口芳香,心想,難道楚蕙的唇膏也可以吃麽?

  “楚蕙姐,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我不急著回吻楚蕙,因爲我不僅僅想吻她一下,我還想占有這個性感的尤物,如果每天能聽聽小君的嗲嗲聲,又聽聽楚蕙的沙啞聲,這是什麽日子?恩,這一定是神仙過的日子。

  楚蕙像蛇一樣在懷�掙紮,乳暈也越來越清晰,楚蕙似乎沒有注意到春光無限好,她見掙紮不了,幹脆撇撇嘴:“要問就快問,別老抱著人家。”

  我不爲所動,依然抱著這個香氣四溢的蜜糖美人,嘴上幹咳了兩聲,問:“剛才你提到了萬國豪,我很想知道,你真的答應了與萬國豪上床?”

  楚蕙沒有想到我會問這樣的問題,她愣了一下,飛揚的神采隨即黯淡了下來,她幽幽地歎了一口氣:“不答應能怎麽辦?難道看著BB坐牢呀?”

  “你認識秋煙晚,爲什麽不求她?她總不會讓你上床吧?再說了,我也答應幫你們了,你何必委屈自己?”不知道是不是迷上了楚蕙,我語氣中竟然帶了些責怪。

  “那秋煙晚我請她吃飯都請了一年了,她就不賞臉,我能怎麽求?BB還告訴我,說何書記是個很好色的男人,我如果去求秋煙晚,到頭來還是求何書記,這次是萬國豪主動找上BB的,他答應幫我們,所以我和BB考慮了很久,就,就答應了。哎,如果我們知道你李中翰有這樣的能耐,我又怎麽會作踐自己?幸虧什麽事情都沒發生,嘻嘻……”楚蕙一會歎氣,一會嬌笑,真是風情萬種,妍姿妖豔。

  “你總應該對我有點信心嘛。”我對楚蕙的贊揚感到得意萬分,手上也越摟越緊。

  “我們四個人哪敢把命運托付給你這個小白領呀?萬一你搞不定,那後果就嚴重了。”楚蕙怒道。

  “說的也是。”我點了點頭,心中也能理解楚蕙,羅畢,葛玲玲,杜大衛他們四人的擔憂。

  “唉,我真希望這件事情能盡快過去,我的內衣店一年也有好幾百萬的收入,加上BB在KT的薪水和股份分紅,我們的日子本來過得開開心心的,一天都是這個貪心的BB炒什麽期貨,我真恨死他了”楚蕙越說越氣。

  “放心啦,有我在,什麽事情都不會發生。”我趕緊安慰楚蕙。

  “既然什麽事情不會發生,那你還不放開我?我快喘不過氣了。”楚蕙懶洋洋地嬌嗔道。

  “好吧,等我吻了你,就把你放了。”我在奸笑。

  “只可以親一下噢。”楚蕙向我飄了個一眼,嬌羞地猶豫了片刻,終於把美麗的眼睛閉上,留給我的是淡淡的眼影,除了眼影,還有長長的睫毛,睫毛卷翹,像把扇子,更像一把梳子,我突發奇想,如果讓楚蕙的睫毛刮一下我的臉,會不會癢呢?

  “唔……”楚蕙連鼻音都是懶洋洋的。

  我吻上楚蕙嘴唇時,她居然間隔了十秒鍾才發出蕩人心魄的鼻音,讓我足足等了十秒鍾,她的鼻音如她聲音一樣低沈,給人一種慢慢撕裂的感覺,真是奇妙。

  “好了,好了。”楚蕙的舌尖剛接觸了一下我的舌頭,她就想逃跑。

  “好了?”我很吃驚。

  “說好親一下的,現在親了,你可以放開我了。”楚蕙狡黠地向我眨了眨眼。

  “算盤不是這樣打的,我說的親一下,至少也要親上一個小時。”我冷笑一聲,再次伸長了脖子,拼命地追尋那兩片绛紫色的唇瓣。

  “不要……不要……唔……”後退兩步的楚蕙再也無路可退,我吻上她绛唇的同時也抱著楚蕙一同摔倒在白色的軟皮沙發上,雖然摔得突然,但我還是緊緊地含著楚蕙的绛唇,沒有一絲放松,糾纏中,我的舌頭被楚蕙狠狠地咬了一口,疼痛迅速蔓延到我整個口腔,我懊惱不已,忍著疼痛繼續搜尋楚蕙的舌頭,美妙的事情發生了,楚蕙咬過我之後,也不再掙紮了,她的小舌頭贖罪似的跑進我的口腔,不停安撫我,不經意間,還渡入豐沛的唾液,我舌頭的疼痛立減,隨即就吸上了楚蕙的舌頭,下意識地,我伸出了色色之手,握住了一座豐滿挺拔的肉峰。

  “嗚唔……”這一次不是楚蕙的鼻音,而是消魂的呻吟。

  楚蕙的乳房極美,一個標準的水蜜桃型,與戴辛妮的乳房很相似,手感特別好,加上豐挺滑膩,飽滿結實,揉捏起來有漲漲的感覺,我簡直愛不釋手,也對羅畢有了強烈的嫉妒。

  嫉妒之火在燃燒,我變得越來越粗魯,不但吻得粗魯,摸也摸得粗魯,這種粗魯在楚蕙的縱容下變得更加瘋狂,我瘋狂地吮吸楚蕙舌頭,瘋狂地揉捏飽滿的乳房,在急促的嬌啼聲中,我掏出了粗大的肉棒。

  “不要,中翰。”楚蕙敏銳地察覺到了我意圖,她想推開我,但被我壓得更緊。

  “楚蕙姐……唔嗚……”我又一次把楚蕙的櫻唇給封蓋,她的回吻讓我色心倍增,順著光滑的大腿內側,我迅速地掀起了楚蕙的晚禮服,指尖不小心掃過了平坦的小腹,我馬上意識到楚蕙沒有穿內褲,怪不得羅畢會擔心,一個漂亮又性感的女人如果不穿內褲的話,一定讓人擔心。

  楚蕙不是放蕩的女人,她之所以不穿內褲,只是想把自己曼妙的身體體現出來,一件完美的禮服沒有內褲的痕迹會讓這件禮服的價值更上一層樓。我早就預感到深谙穿著打扮的楚蕙會不穿內褲,但我指尖觸摸到那一片絨毛時,我還是激動得血脈噴張。

  “中翰,不要,不要,BB要過來了。”楚蕙再次掙脫我的嘴唇,她焦急的神態讓我覺得那是女人的嬌柔做作。既然是嬌柔做作,那我就不需要理睬,低下頭,我含住了挺拔的乳峰,大口地吮吸嬌嫩的乳頭,手上輕輕地撥弄那一片茂盛的沼澤,沼澤中央,是幾片很嬌嫩,很滑手的褶皺,沿著嬌嫩的褶皺邊緣,我的手指扣進了火熱的小穴口。

  “哎呀……不要,快放手,中翰,你如果喜歡我就放手……”楚蕙不再懶洋洋,她沙啞的聲音也尖銳了許多,但我已經箭在弦上。

  “楚蕙姐,你已經很濕了。”我抽出手,用力地掰開楚蕙的雙腿,她的那片茂盛的絨毛像它的主人一樣,懶洋洋地四散著。

  “濕關你什麽事?恩……恩……放開我啦……”楚蕙在奮力掙紮,她已經發現我的肉棒抵住了她的禁地。

  “楚蕙姐,我要進去了。”我用髋骨頂住楚蕙的雙腿,她顯得很絕望,很驚恐,楚楚可憐的樣子讓我心生憐惜,但粗大的龜頭探入穴口的瞬間,我就知道現在不是憐香惜玉的時候,說不定這個愛液橫流的女人只是故作矜持,所以我勇往直前,弓腰前挺,粗大的肉棒頂進了火熱的小穴。

  “啊……你壞死了,你怎麽能這樣對我……啊……不要呀……”楚蕙背靠著沙發,不停地搖頭,不停地哀求。

  “楚蕙姐,好緊啊,好舒服,噢!”我繼續向縱深挺進,一點一點地挺進,小穴很緊窄,但我的肉棒勇猛無匹,直到整根大肉棒完全淹沒在茂盛的絨毛之中。

  “啊……啊……中翰……漲,漲死了。”楚蕙突然閃電般地摟住我的脖子,那雙修長的大腿向兩邊極盡地張開,臀部微擡,竟似一副歡迎來做客的姿態。

  我心中得意萬分,一邊揉著楚蕙挺拔的乳峰,一邊調戲:“楚蕙姐,你現在還用按摩棒嗎?我的弟弟比按摩棒好吧?”

  “你……李中翰,你羞辱我,我……我會報複你的……恩……恩……”楚蕙咬著绛唇,向我怒目而視。

  “上一次你也說過這句話,我也沒見你報複,可見女人說的話不算數。”我大聲壞笑,輕輕拔出肉棒,又插了回去。

  “你給……給我記住。”楚蕙松開緊咬的绛唇,微微地張開了嘴,粉紅的小舌頭已經清晰可見,看來這個可愛的蜜糖美人正在承受大肉棒的威力。

  “我當然要記住,我要永遠愛楚蕙姐,我也要楚蕙姐記住我,記住我的大肉棒插了楚蕙姐的小穴,用力地插……”我在調戲楚蕙,肉棒的碾磨讓楚蕙的身體不停地顫抖,我相信楚蕙一定沒有嘗試過這樣剽悍的陽具,漲滿的感覺一定充斥著她的神經,我故意插送得很慢,目的就是讓楚蕙體會這種漲滿的感覺,等漲滿的感覺到了一定程度,刻骨銘心的快感就會滾滾而來,楚蕙就會體驗到被男人占有不一定只有恥辱,因爲快感可以讓恥辱感變得淡薄,甚至消失。

  “你……你下流……啊……啊……”楚蕙在咒罵,但雙臂如桎梏,她一邊摟著我的脖子,一邊迎合我的抽插,飄逸的晚禮服已經完全掀開,我可以欣賞到楚蕙性感的三角地。

  “舒服嗎?小蜜糖。”我盯著楚蕙的眼睛,她也盯著我,我們四目交接,既有怨恨,也有欲望,也許欲望更多些。我相信,只要楚蕙不是很討厭我,她就一定成爲我的俘虜,肉體上的俘虜。

  漸漸地,我感到了潤滑,越來越潤滑,陰道潤滑的時候,慢慢插送已經無法讓女人滿足,我深知這一點,所以抽送的速度也在楚蕙的凝視中加快,看著楚蕙小穴�翻出的嬌嫩穴肉,我的欲望達到了顛峰。

  “你……住嘴……誰是你的小蜜糖呀……啊……啊……”楚蕙的呻吟越來越大聲,越來越沙啞,有點像哮喘,但這種哮喘依附著無可匹敵的誘惑力,我陶醉在這種靡靡的哮喘聲中難以自拔,抽插的力量變得異常的猛烈,我似乎對這個病恹恹的蜜糖美人一點都不憐惜,強悍的肉棒好象要隨時捅穿緊窄的小穴,我變得越來越粗魯。

  “楚蕙姐,你就是我的小蜜糖。”我瘋狂了起來,瘋狂地吻著楚蕙的脖子,鎖骨,瘋狂地揉搓著高聳的乳房。楚蕙癡癡地看著我,看著我瘋狂地占有她的身體而無動於衷,也許是暢快,也許是難受,她身體的扭動越來越明顯,劇烈震蕩中,震動了乳房,蕩出了令人眼花缭亂的乳浪,也強烈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沒有猶豫,我再次含住了嬌嫩的乳峰。

  “啊……BB,BB,快來救我……嗚……”楚蕙抱住我的頭,大聲地浪叫,一開始我嚇了一跳,以爲羅畢來了,擡頭看了一眼楚蕙,發現她目光迷離,還挺起了誘人胸脯,我這才放心地繼續抽插,次次都全根盡沒,還帶出了泥漿一樣的黏液。

  “啪啪啪……”

  “BB,噢,BB……BB……”楚蕙身體的傾斜度越來越大,在我的壓制下,她幾乎半躺在沙發上,只有肩膀以上的地方靠著沙發,迷人的臀部越擡越高,我的肉棒幾乎是垂直地插入肉穴,幸好白色的軟皮沙發夠寬大,完全托住楚蕙的美臀。

  “楚蕙姐,我做你的BB好不好?”我粗聲地問。

  “不……BB是我老公……啊……BB,BB你快過來……”楚蕙拼命地搖頭。

  “我做你老公好不好?”我繼續問,雙手上也沒閑著,一直粗魯地蹂躏兩座飽滿的乳峰。

  “啊……不好……不要啊,中翰,BB來了。”楚蕙不但拼命地搖頭,還浪聲大叫,哮喘聲也此起彼伏,通過的我聽覺神經,刺激了我的大腦。

  “來了更好,我會當著羅總的面幹你……哦,小蜜糖,你喜歡中翰哥哥幹你麽?喜歡大肉棒麽?”粗言穢語飄蕩在整個房間,我又想吻楚蕙的绛唇了,於是,我放緩了抽插的速度,伏下身,吻上了楚蕙的嘴唇。

  可是楚蕙只讓我吻一下,就把绛唇挪開,我馬上如影隨形,繼續追擊,但脖子被楚蕙緊緊地摟住,我幾次想扭動脖子都非常吃力,正當我懊惱的時候,耳邊傳來了楚蕙沙啞的聲音:“我老公真的來了,你這次真的把我害死。”

  我一聽,直覺就告訴我,楚蕙不像開玩笑,腦袋嗡的一聲,趕緊問:“真的?”

  “當然是真的。”這句話不是楚蕙回答我,而是來自我身後。

  我的腦袋再次轟鳴,猛地回頭,發現羅畢不但來了,還坐在一張椅子上,我大吃了一驚,剛想站起來,羅畢卻淡淡地說道:“中翰老弟請繼續。”

  什麽?繼續?看見老婆讓別的男人奸淫了,老公不但不生氣,還讓男人繼續。

  這荒誕的事情,我以前連聽也沒有聽說過。

  可是,這一切確確實實發生在我眼前。

  我的大肉棒在迅速地萎縮,但依然插在楚蕙的肉穴�,聽到羅畢這麽說,我更是心驚膽戰,頭皮發麻,看了看半裸的楚蕙,我一時間真的不敢亂動,只是顫聲地問:“羅……羅總,你是什麽時候來的?”

  “來了很長時間了。”羅畢還是淡淡地說道。

  “你一直在看?”我問。

  “不錯。”羅畢點點頭。

  “你有鑰匙?”我問。

  “這套總統套房是我租的,酒店的經理還給我打了三折。”羅畢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我心念急轉,極力地讓自己冷靜下來,也極力地觀察羅畢,希望從他臉上看出點什麽。

  “羅總……我……一時糊塗……我……”我知道現在說什麽都沒用,只能先低聲下氣的求饒。

  “唉!”羅畢歎了一口氣:“我很愛小蕙。”

  “我知道……我知道……”我腦門有了一絲冷汗,但我還是不敢亂動,身下的楚蕙也沒有亂動,而是緊張地注視著羅畢,那委屈的憨樣,讓我心生愧疚。

  “剛才如果小蕙不願意,那我要麽殺了你,要麽就阻止你,但很遺憾,小蕙顯然喜歡你,她是願意的。既然她是願意的,我今天阻止了你們,以後也無法阻止,所以,與其阻止你們,不如等你爽完後,咱們可以談談。”羅畢顯得很平靜。

  聽到這�,我慌亂的心馬上注入了一劑強力的鎮靜藥,我知道,只要能談,那就有交易,既然可以交易,那我就無需再擔心什麽了。

  “羅總現在能談麽?”我的語氣與心理迅速地從劣勢變成優勢,膽子也跟著大了起來,看著一言不發的楚蕙,我調整了一下姿勢,俯身把楚蕙抱起來,讓她坐在我懷�,那本來軟下去的肉棒也悄悄地粗硬了起來,把楚蕙抱起來的瞬間,我的肉棒向小穴的深處伸展了一下,我發現,扶著我手臂的楚蕙把尖利的指甲掐入了我肌肉。

  “好,我是一個爽快的人,不喜歡婆婆媽媽,也不喜歡拐彎抹角,既然你那麽喜歡我的老婆,我就有三個條件。”羅畢果然是爽快的人,他的嗓門和胸懷一樣大,我暗生佩服,心�突然有了一個念頭,這不是傳說的仙人跳吧?

  仙人跳是一個古老而卑鄙的騙術,不過,我不相信這是仙人跳,因爲一直是我在主動,就算真的是仙人跳,我也心甘情願,爲了蜜糖美人,我不惜一切代價。

  “哪三個條件?”我一邊問,一邊摟著楚蕙,她那雙修長迷人的大腿分跪在我身體的兩側,濕滑的蜜穴緊緊地含住了我的大肉棒,我甚至隱隱地感覺到蜜穴在吮吸我的大肉棒。也許是不好意思看羅畢,楚蕙只好背對著羅畢而看著我,準確地說,是瞪著我,讓我感到興奮刺激的是,我當著羅畢的面,把肉棒插在了他老婆的小穴�,幸好,楚蕙的禮服擋住了她的臀部,也擋住了羅畢的視線,他不能直接看見我的肉棒正插著楚蕙的小穴。

  羅畢的臉色陰晴不定,他應該知道我正在享受著楚蕙的溫柔,但他還是緩緩地說出了他的條件:“第一,就是把我在KT的債務全部消除。第二,確保我與萬國豪沒有任何牽連,萬國豪借給我的四億,我希望直接上繳給中紀委,而不是通過市紀委。第三,我KT百分之五的股份已經轉讓給了萬國豪,我希望能拿回這百分之五的股份。”

  羅畢所提的條件不低,但我還是很意外羅畢沒有獅子大開口,看來,羅畢是一個人才,他沒有獅子大開口,就證明他知道拿捏分寸,懂得什麽叫尺度,加上他遇事冷靜,把一件本來吃虧的事轉化爲收益,表面上似乎有點冷酷,實則是一種冷靜。

  我內心非常贊賞羅畢,等羅畢說完,我點頭一笑。

  “中翰老弟你同意麽?”看到我笑,羅畢試探著問。

  “第二條,我建議你還是直接把那四億交給市紀委,因爲你要爭取時間,直接交給中紀委會拖上一段時間,這對羅總不利,你越早上繳,對羅總越有利,加上市紀委也是強大的職能部門,你越過市紀委反而對羅總以後的官場人脈有影響,羅總你考慮考慮。其他的我完全同意。”

  “恩,不錯,不錯,這點我聽中翰老弟的。”羅畢思索了一下,連連點頭。

  我抽空用腫脹起來的大肉棒插送了兩下,動作很隱蔽,羅畢本來看不出來,但楚蕙嘤咛一聲,軟軟地伏倒在我身上。

  羅畢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憤怒。

  我趕緊補充道:“呃……羅總,我有個想法,就是想讓羅總擔任KT的執行總裁,除了財務外,你可以行使一切總裁的權利。這個想法,是我第一次與羅總吃飯時就有的,怎麽樣?羅總願意接過這個重擔麽?”把總裁的實權交給羅畢,是我一直以來的打算,既然他是人才,我就物盡其用,人盡其才,只要能控制好羅畢,有羅畢在幕前擋著,幕後的我就少了很多槍林彈雨,雖然頭上的光環少了,但我自身的安全就大大地提高,在波雲詭異的商場�,低調點總是好的。

  “真的?”羅畢吃驚地看著我,楚蕙也很吃驚看著我,我向楚蕙眨了一下眼,接著轉動身體,我的肉棒又摩擦了一下緊窄的穴壁,楚蕙偷偷地擰了一下我的手臂。

  “當然是真的,我明天下午的董事會上就宣布這件事情,明天羅總就可以把副字去掉,做一個企業的真正領導人,我相信這也是羅總的理想。本來財務也可以一並交給羅總,但財務一直是何書記安排的,我也無能爲力。”我微笑著說道,但話中已經警告羅畢,何書記在後面盯著。

  “我知道,我知道,財務的事情我一定與中翰老弟協商,中翰老弟夠意思,我就是賠了夫人也心甘呀,呵呵……”羅畢興奮地大笑。

  “你這個死BB,把你老婆賠了你也開心?”一直默默不語的楚蕙,看到羅畢大笑後,似乎也松了一口氣,話語中也多了份嬌嗔。

  “算了吧,你這個騷娘們,每次與你上床,只要說到李中翰三個字,你就變得特別騷,奶奶的,你想什麽難道我羅畢不知道?哼,今天你如願以償啦。”羅畢板起了臉,居然在我面前諷刺起楚蕙,只是提及了我,讓我又是大吃一驚。

  “什麽?你們兩夫妻做那事還提到我?提我什麽?”我疑惑不解。

  “BB,你……你再亂說,我們就分手。”楚蕙憤怒的樣子不像假裝,但聽她這麽一說,我敢肯定羅畢所言的,一定確有其事。

  “嘿嘿,分手了你找誰去?中翰老弟也不會娶你,他身邊美女如雲,沒有一個比你差。”羅畢鼓眉瞪眼的,也毫不示弱。

  “你們兩個我都不要,哼,追求我楚蕙的人大有人在。”楚蕙一副氣鼓鼓的樣子,不過她說的話我深表同意。

  “是大有人在,但要找到像我羅畢那麽遷就你,那麽愛你的男人就絕對找不到。”羅畢勃然大怒。

  “哼,我就不信找不到一個比你這個臭東西好十倍的男人。”楚蕙說著,眼眶紅了起來。

  “羅總,你說什麽呢?如果你離婚,我馬上就娶楚蕙姐,我會愛她,愛她一輩子。”看見楚蕙要落淚的樣子,我趕緊向羅畢使了一個眼色。

  楚蕙一聽,眼睛紅紅地看向我:“是不是真的呀?真的話,我……今天就不回家了。”

  “好。”我用力地點了點頭。

  羅畢看到我跟楚蕙情意綿綿的樣子,心�一定很窩火,雖然得到了我的回報,但還是覺得很窩囊,這時候楚蕙的爭辯無疑讓羅畢有了發泄心中怒火的借口。可是我看出來,羅畢還是很愛楚蕙的,看見楚蕙要落淚,他也沒了脾氣,大手一揮,說道:“好了,好了,一說你就哭,我走了。”說完,扭頭轉身,大步走出了總統套房。

  “嗨,別哭呀,羅總不理你,還有我李中翰。”我的手指溫柔地在楚蕙身上遊弋,她的肌膚滑得像絲綢一樣。

  “我才不哭,像他這樣沒良心的男人死掉算了。”楚蕙賭氣地大罵。

  “我李中翰就良心大大地。”我嬉皮笑臉地抱著楚蕙,粗大的肉棒再次沖頂那溫暖的巢穴。

  “啊……啊……你……你也不……不是好東西。”楚蕙恨恨地咬了咬紅唇,她的軟腰輕輕地扭動了起來,因爲我雙手托著她的雙臀,粗大的肉棒發起了新的一輪攻勢。

  “確實不是好東西,只是大東西而已。”我不停地壞笑。

  “下流,當……當著我老公的面搞人家,我以後怎麽面對他?啊……輕點啊……”楚蕙一邊埋怨,一邊呻吟。

  “別擔心,我補償了羅總,他心理沒那麽難受了,再說你們兩夫妻做愛愛時經常提到我,這也是緣份呀。”我趕緊安慰,沖頂也溫柔了許多,只是從楚蕙小穴�流出了的愛液就越來越多,濕了我的褲子。

  “嗚……別說了,這都是BB變態,每次和我做那事時,他總問我是不是喜歡你,是不是很想跟你上床,哼,真夠變態的,現在卻反過來說人家騷,我才不騷,騷的是葛玲玲。”楚蕙在竭力表明自己並不騷,但她越解釋,我越知道楚蕙的媚騷是在骨子�,平時一定看不出來,只有在性愛時才一覽無遺,這種媚騷也叫悶騷,戴辛妮就屬於這樣的類型,所以楚蕙越解釋,我就越喜歡,雙手出動,再次拉低了禮服,露出了驕傲的乳峰。

  “那楚蕙姐想不想和我上床呢?”我揉著豐滿的乳房問。

  “不想,從來就沒想過。”楚蕙不露痕迹地擡起一下臀部,然後悄悄地坐下,完成了一次吞吐,看見我盯著她笑,她支起小粉拳,羞澀地錘打了一下我肩膀。

  “我怎麽覺得你在說假話?”我戲谑地笑了笑。

  “我說的是真話。”楚蕙一本正經地樣子果然夠悶騷。

  “既然不想跟我上床,爲什麽會流那麽多水出來呢?”爲了褲子不被打濕透,我幹脆脫下了褲子,看著楚蕙撩人的悶騷勁,我沖動地向上猛頂了兩下。

  “啊……李中翰,我恨死你……恩……恩……好漲……”楚蕙撲倒在我身上,狠狠地咬了一下我的耳朵。

  “喜歡嗎?”我忍著劇痛問。

  “不……不喜歡。”楚蕙顫聲地回答,因爲我的挺動又開始了。可就在這時,我眼角的余光發現大門的門把悄悄地轉動,最後還露出了一條小門縫,我先是一驚,繼而想笑,我對羅畢的古怪的念頭有了一些了解,看來,只要心理能得到平衡,他並不嫉恨我占有楚蕙。

  “嘻嘻,我告訴你,羅總在偷看,你別回頭。”我眉飛色舞地把羅畢偷窺的事情告訴了楚蕙,當然,我是在楚蕙的耳邊悄悄地說。

  “中翰,你說我美嗎?”楚蕙突然風情萬種地看著我,她沙啞磁性的聲音發揮得淋漓盡致,一眼看去,簡直就是一只活脫脫的騷狐狸。

  “美極了。”我心�大笑,因爲我知道楚蕙是在故意刺激羅畢。

  “性感嗎?”楚蕙騷得離譜,她突然站起來,踢掉了高跟鞋,纖手起落,那件耀眼的銀灰色吊帶晚禮服飄然滑落,露出了一具流鼻血的肉體,肉體呈蜜糖色,在燈光下,閃著幽幽的光澤。楚蕙盯著我粗大的肉棒,她的妙目已是一片水汪汪,賣弄了一下姣麗蠱媚的騷姿,她再次跪在我身上,尖尖的五指攏住我的大肉棒,對準茂密的絨毛中央,緩緩地坐了下去。

  “哦……”

  “啊……好粗……比BB的粗多了。”楚蕙向我眨了眨眼,然後大聲地嬌呼,真是媚到極點。

  “真的嗎?真的比羅總的粗嗎?”我忍著笑,故意配合著楚蕙大聲問。

  “恩,好粗,又粗又硬,BB的又小又軟。”楚蕙嬌笑中緩緩地擡起了翹臀,又緩緩地坐下,輕搖了兩下,那片茂密的絨毛融入了我濃密的森林之中,分不清楚是她的還是我的。

  “那以後楚蕙姐不要跟羅總愛愛了,就跟我愛愛,好不好?”我伸出雙手,同時抓住了兩只高聳的乳房,兩顆挺起的乳頭滑落指間,倔強地頂住了我的手心。

  “恩……恩……不跟他愛愛了,我爲他做了那麽多的事,他還要凶我,氣死我了,中翰,抱抱我。”楚蕙彎下腰,向我乞求擁抱,如同一個小孩子在大人面前撒嬌。

  我當然大方地貢獻我的慈愛,雙臂摟住蜜糖的同時,輕輕地拍打她的翹臀:“喔,小蕙蕙真乖,叔叔馬上給你吃棒棒糖。”我說到做到,粗大的棒棒凶猛地杵進了濕滑的蜜穴,雖然蜜穴濕滑,但還是那麽緊窄,楚蕙大聲嬌呼,估計這根棒棒糖的味道讓她情難自禁。

  “啊……啊……中翰叔叔,我要……我要你的棒棒糖。”楚蕙的聲音突然回落,不但低沈沙啞,還懶洋洋的,顯然,她只想讓我一個人聽到這靡靡之音,看見我挺動沒有延續,她全身顫抖一下,陰道的肉壁不可思議地夾緊了我的大肉棒,在一陣陣酥麻的吮吸擠迫中,我迎來了楚蕙的主動,她聳動美妙的翹臀,密集地拍擊我的陰部,狂野地奴役我的大青龍。

  “哦……我的小蕙蕙,你離婚吧,我要娶你。”我癡迷地舔著如蜜糖一樣的肌膚。

  “恩……不行,我嫁給了你,BB還是來找我,我就……就會給你戴綠帽子,現在我是BB的老婆,我恨死BB了,我就是要找男人,就是要給BB帶綠帽。”

  楚蕙不停地罵,也不知道門外偷看的羅畢聽到了會不會大怒。

  “別,別,我的好姐姐,找男人就找我可以了,千萬別找其他的男人,我會很生氣的。”我急忙按住楚蕙的臀部,大聲抗議。

  “咯咯,你會生氣?”楚蕙在笑,笑得又妩媚又得意。

  “當然會。”我用一個凶猛的插送回答了蜜糖美人。

  “啊……啊……要我不找其他男人可以,但你必須做我的情人。”楚蕙摟著我的脖子,輕輕地咬著我的耳朵。

  “要我做你情人可以,但你必須給我射進去。”我一邊揉著楚蕙的翹臀,一邊狠頂。

  “想射進去可以,但你必須讓我舒服。”楚蕙吃吃地笑,她的美臀放肆地吞吐我的大肉棒,酥麻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想舒服可以,但你必須喊我做老公。”我的肉棒在楚蕙的肉穴�不停地跳動,似乎經受不了這個緊窄肉穴的折磨。

  “啊……想讓我喊你老公可以,但你必須摸我奶子……啊……用力……用力摸我……啊……”楚蕙已是蜜汁橫流,不管我的插入是如何頻密,那些愛液還是源源不斷地湧出,看來,女人果然是水做的。

  “想讓我摸你奶子可以,但你必須把奶子伸過來,恩,奶子真大。”我用力地捏著楚蕙乳房,張開大嘴,狠狠地咬著紅豆大小的乳頭。

  “啊……BB,快來救我……BB,……恩……恩……”楚蕙在大叫中顫抖,在顫抖中痙攣,她聳動姿勢近似於瘋狂。

  我又一次感覺到肉棒受到了壓榨,只不過這次被壓榨的時間更長。如此無情的壓榨,就是青龍也變成了小蛇。我的尾椎發麻,聚集在陰囊的精氣如離弦的箭,通過了充滿血液的海綿體,從一條狹長的尿道中飛射而出,飛到哪�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是在神智迷離中大吼一聲。

  (未完待續)



















0.014394998550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