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姐夫的榮耀】 第二十九章 媚術 (待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二十九章 媚術

  王怡很有女人味,這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只有最近距離的接觸,才能親
身感受到。盡管她很舒服,很陶醉,但她一直在注視我,通過搖動軟腰,挪動臀
部,不斷地調整角度來迎合我,讓我的插入能更深一些。

  “舒服嗎?怡姐。”我一邊溫柔地抽插,一邊問。

  “舒……舒服,小翰,你答應親姐姐的……呀……呀……”王怡的呻吟總是
那麽特別,聲音很尖細,尖細的聲音有很強的穿透力,我真擔心門外的杜鵑聽到
了,不過這會,我也顧上那麽多了。

  “唔唔……”我吻住了王怡的小嘴,也解開了她短衫的所有紐扣,握住誇張
的大奶子,我很有幸福感,這是我所認識的女人中,奶子最大的兩只。如此美麗
的乳房,竟然只有主人摸得多,這是對資源的浪費。

  “怡姐,找個男人吧,小翰真不願意看到你孤單。”我的溫柔地舔著王怡嘴
角的口水,溫柔地揉著她的乳房,一切都是溫柔的,我盡我所能把我的溫情送給
王怡,我希望我的愛能彌補一下她的內心的空虛,我理解女人很看重自己被關愛,
哪怕這種關愛來自一個不屬於自己的男人。

  “好男人找不到,差的怡姐又看不上眼……恩……現在你又勾引了怡姐,你
讓怡姐怎麽找?恩恩……快動呀……”王怡幽怨地看了我一眼,也不再說話了,
而是扶著我的手臂,開始主動地出擊,旋轉她的骨盆。

  “噢。”一股陰柔的勁悄悄來襲,把我龜頭緊緊地包裹,不停地壓榨,不停
地吮吸,就如同在深邃的蜜穴中還藏著一張嘴巴。我只好集中精力,加重了抽插
的力量。

  “啪……啪啪啪……”“呀……啊……呀呀呀……”

  “怡姐……喊出來……快喊出來,我喜歡聽你叫……”

  “啊……好舒服……嗚……”

  “怡姐,喜歡小翰幹你嗎?”

  “喜歡……喜歡……快……快幹姐姐……噢……要來了,要來了……”

  “噢……好緊,怡姐你那�好緊。”

  王怡即將高潮的迹象是那麽明顯,除了身體不停地抖動,除了大量的愛液噴
湧而出,我還看見王怡終於把眼睛閉了起來,她在享受那快樂的瞬間,我陶醉了,
因爲王怡把眼睛閉起來的樣子很美,美極了。

  “噢。”我噓出了一口氣,想到窗簾後還有一個如狼似虎的女人要征服,我
只好把快要松閘的精關緊緊地關閉,我不是鐵人,KT那麽多美女,如果不節省,
恐怕不到一個月我就脫陽了,這也是女人多的苦楚。

  “小翰,抱姐姐。”還不願意睜開眼的王怡發出了呢喃,我趕緊貼緊王怡,
溫柔地撫摸她的身體,光滑潔白的肌膚上,一縷淡淡的香汗濕了我的手心。

  “小翰。”呢喃又在我耳邊響起。

  “嗯。”我應了一個鼻音。

  “我……我只求一個月……”王怡猶豫起來。

  “什麽一個月?”我奇怪地問。

  “只求小翰一個月愛姐姐一次,姐姐就滿足了。”王怡突然很害羞地提了一
個要求。

  “怡姐……”我想笑。

  “答應好麽?”王怡睜開了眼睛,很焦急地看著我。

  “不答應。”我板著臉,搖了搖頭。

  “我……我知道,我沒辛妮漂亮……”王怡臉色頓時大變,眼眶馬上就紅了
起來。

  “呵呵,小翰卻希望每月至少愛姐姐三次。”我輕笑一聲,趕緊在王怡的眼
淚掉出來之前說出了我的心�話。

  “討厭。”王怡眨了眨眼,試圖把要掉出來的眼淚忍住,只可惜有兩小滴還
是流了出來,我心疼不已,愛憐地伸出了舌頭,把那兩滴小淚珠全舔了。

  看著嬌羞無比的王怡,我小聲問:“告訴小翰,平時有沒有自慰?”

  王怡更羞了,脖子一扭,把頭都縮進我的腋下:“連這個也要問呀?”

  我笑了笑:“關心你呀。”

  王怡用幾乎如蚊子叫一樣的聲音對我說:“有時候……有時候也有過,但不
多,姐姐能忍。”

  我笑道:“別忍,過幾天小翰幫姐姐找一個按摩器,女人用的。”

  王怡拼命地搖頭:“不要不要,真討厭啊,你都答應每月愛姐姐三次了,姐
姐還要那種東西做什麽?不要不要。”

  我收起了笑容,繃著臉說道:“不要的話,那我就不愛姐姐了。”

  王怡飄了我一眼,突然羞澀地撒了個嬌:“嗚……我不會用。”

  我大笑不已:“放心,我教你,手把手教。”

  “咯咯……”笑聲中,身下的王怡把頭埋得更深了。

  ***  ***  ***

  王怡走了好久,躲在窗簾後的郭泳娴還不走出來,我暗暗好笑,輕咳了一聲,
大聲喊道:“泳娴姐,快出來吧,我褲子還沒穿上。”

  窗簾動了幾下,郭泳娴還是沒有出來,我大爲疑惑,心想,難道郭泳娴還玩
這種躲迷藏的遊戲?但看起來又不像,我沒好氣地走過去,一把拉開了窗簾,只
見郭泳娴站在窗口前,卻是滿臉的淚迹斑斑,我大吃了一驚,趕緊把郭泳娴拉到
沙發上,小聲問:“怎麽了?泳娴姐。”

  “娴姐很開心,娴姐很感動,我總算知道你不是玩玩小怡的了,娴姐喜歡有
情有義的男人,你這樣對小怡,娴姐真的很開心。”郭泳娴用哽咽的語氣說完,
溫柔地張開雙臂,把我緊緊地抱住。

  “我就是有情有義才長得那麽帥,難道泳娴姐現在才知道?”我一邊笑,一
邊輕拍郭泳娴的背脊,鼻子不但聞到如蘭似麝的香味,還能咬她的耳垂,郭泳娴
的耳垂如她乳房一樣,也是豐滿型的。

  “帥個屁,追求小怡的男人中比你帥的多了。”郭泳娴啐了我一口。

  “那爲什麽怡姐不挑一個?”我笑問。

  “挑了,但她都覺得不合適,感情的東西很講究緣分的,想不到小怡會喜歡
上你,唉,小怡好不容易把以前的男人淡忘,現在又把感情放在你小翰身上,我
看呐,小怡這輩子注定要做人家的情人了。”郭泳娴忿忿地歎了一口氣。

  “泳娴姐,那……那我該怎麽辦?不如我痛下心,和怡姐徹底分了,然後幫
她開一個服裝店什麽的,讓她有充足的時間選擇自己的幸福。”我難過地說道。

  “胡說,小怡已經愛上你了,我和小怡關系很好,我們無話不說,無話不談,
小怡的心思我很清楚的,你這幾天都忙著爭權奪位,一直沒有理會小怡,她傷心
透了,哭了好多次,你這個臭小翰難道就忙到打一個電話的時間都沒有?”“泳
娴姐,我錯了。”我愧疚萬分地把頭搭在郭泳娴的肩膀上。

  “哼,你以爲我想偷窺嗎?我只想安排你和小怡見一次面。”郭泳娴狠狠地
瞪了我一眼。

  “什麽?唉,我的泳娴姐喲,你真是用心良苦了。”我越聽越不好意思了。

  “幸好,我的用心沒白費,也試出你對小怡很有感情,所以……所以娴姐很
開心,很感動,不過,你要是敢和小怡斷絕關系,我……我馬上就辭職。”郭泳
娴板正我的身體,大聲地噴了我一臉口水。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怕,我怕我給不了怡姐更多的愛。”我像個做錯事
的小孩一樣,慚愧地低下了頭。

  “人家小怡要求也不高,就要求每個月和你聚一次,你身邊的女人再多,也
應該能擠出點時間吧,再說了,你剛才可是答應小怡一個月愛三次的噢,你現在
想反悔?”郭泳娴大聲地問道。

  “沒……根本就沒反悔,我見泳娴姐說得那麽嚴重,我有……有點害怕了。”

  我確實害怕了美人恩。

  “怕什麽?以前你一個小白領我還有點擔心,現在你完全有條件把小怡養起
來,有多少男人想養小怡,她都不同意,哼,你是身在福不知福。”郭泳娴的口
氣總算稍緩了一點。

  “養怡姐我是一萬個願意,只要怡姐也願意,我會好好養她一輩子。”我擡
起了頭,很真誠地說到。

  “這才像人話,可是你剛才就太過份了。”郭泳娴又怒氣沖沖起來。

  “我……我怎麽過份了?”我又吃了一驚。

  “你剛才爲什麽不射進去?我可看見的,哼,你不射進去,小怡嘴上不說,
但心�一定很難過,她一定以爲你對辛妮才射進去,你難道沒感覺嗎?小怡要想
舒服,她早就可以舒服了,但她一直在迎合你,遷就你,就是想讓你也一起舒服,
她很爲你著想,可是你……”

  “冤枉啊,我是想射了,但我還要考慮到娴姐你,所以才忍下來。”我真哭
笑不行。

  “啊?你……你這個臭東西,誰讓你留給我?”郭泳娴一愣,居然滿臉羞澀,
她瞪了我一眼,大聲地嬌嗔道。

  “好啦,我的好娴姐,下一次我一定把怡姐灌滿,你就別生氣了。”我嘻笑
不已。

  郭泳娴撲哧一聲,也笑了出來,她向我抛了一媚眼:“什麽叫灌滿?水桶裝
水呀?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對對對,我是小狗,娴姐,你現在就可憐可憐小狗吧,再不射出來,小弟
弟真的要爆炸了,我估計現在射出來的東西水桶也能灌滿。”我可憐兮兮地把滾
燙的肉棒放在郭泳娴手中。

  “呸,憋死你活該,只要你對小怡好,娴姐就讓你體會到什麽叫做愛。”郭
泳娴眼中突放異彩,她一邊摸弄手中的大肉棒,一邊趾高氣揚地向我媚笑。

  “體會,我……我要。”我腦子突然如潮般湧上了熱血,熱血瞬間就遮住了
我的眼睛,我眼前的郭泳娴變了,連四周的環境都變了。

  我此時置身於一個荒林,一個長得很像郭泳娴的美少婦半裸著身子,躺在一
顆大榕樹下瑟瑟發抖,美少婦身體豐腴雪白,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撕成一條條,這
些殘碎的布條已經無法遮掩少婦迷人的肉體,相反,這更勾起了一個流氓的欲望,
這個流氓很像我,他看起來是那麽殘暴,那麽凶狠,從他猙獰的面目上居然看出
了一絲笑意,只是這種笑容比哭還難看。流氓就是帶著這種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向
美少婦走去。

  “別過來,別過來……”我聽到美少婦在悲嚎,她恐懼地注視著流氓胯下那
根巨大而醜陋的陽具,可怕的是這根巨大的東西高高地堅挺著,如一支標槍。

  “美人兒,等會你就不那麽叫了,你會喊哥哥好,哥哥棒,哈哈哈……”流
氓發出了刺耳的大笑。

  “別過來,別過來……”美少婦只是在歇斯底�地痛哭,但這種柔弱的哭聲
只能助長了流氓的殘暴,他凶狠地撲了上去,可憐的美少婦無法阻止流氓的凶虐,
她身上那些稀疏的布條全被扯光,露出了令人血脈噴張的肉體,高聳的豐乳,新
剝雞嘴般的乳頭,完美的曲線,烏黑的草地,還有一個肥美的肉臀。

  “啊……不要啊,求你了,不要插進去……”可憐的美少婦不僅可憐,還非
常膽小柔弱,流氓把她摁趴在草地上,但少婦一點反抗的力量都沒有,直到流氓
把那只肥美的肉臀拉起來,少婦才又一次大聲地哀求。

  很遺憾,流氓對這些哀求無動於衷,他粗魯地把美少婦壓在身下,將他的大
陽具從肥美的肉臀穿過,刺入了美少婦的蜜道,在少婦的叫喊聲中,流氓大力地
聳他的身體,粗大的陽具在少婦的蜜道中頻繁地插入再拔出,然後再插入又再拔
出,可憐的美少婦除了大哭外,一點辦法都沒有,她像一個小羔羊一樣,被殘暴
的流氓侮辱,強暴。

  可是,意外的事情出現了,慢慢地,美少婦不再哭了,而是開始跟隨的流氓
的抽插聳動自己的肉臀,嘴�也不再哀求了,而是大聲喊:“哥哥好棒,快用力
點……啊……啊……用力點……”。

  流氓一邊奸淫美少婦,一邊獰笑:“知道哥哥好了吧?”

  美少婦大聲叫:“知道了,知道了,哥哥的肉棒好粗,啊……快用力……”

  流氓奸笑一聲:“真是浪蹄子,想用力自己來。”說完把大陽具從美少婦的
蜜道拔出,仰躺在草地上。

  美少婦浪蕩一笑,雙腿分跨在流氓的腰部兩邊,一只玉手握住粗大的陽具,
對準烏黑一片的毛草中央,然後緩緩地坐了下去。

  “噢,爽死了,你這個娘們真夠淫蕩,快,快把奶子送過來。”流氓一把抓
住了美少婦的雙乳。

  美少婦伏下身體,剛把兩只高聳的奶子遞到流氓的口中,她就馬上抛起了肉
臀,快速地吞吐插在蜜道的大陽具,速度越來越快。

  突然間,我似乎聽到幾聲清脆的聲音:“不能進,總裁交代,不允許任何人
進去。”

  “什麽?我看……看我姐夫都不可以嗎?”這是嗲嗲的聲音。

  “是的,不可以。”又是清脆的聲音。

  也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清醒了過來,發現自己仰坐在沙發上,身材迷死人
的郭泳娴光著身子坐在我懷中,她的肉穴拼命地吞噬我的大肉棒,一雙豐碩的大
奶子在我眼前蕩出了動人心魄的乳浪,她的眼睛很迷離,性感的嘴�低聲地叫喚
著:“哥哥,用力點……”

  郭泳娴的淫蕩深深地刺激了我,我的欲望被撩撥到了最高點,忍不住扶住了
郭泳娴的雙臀,凶猛地向郭泳娴的肉穴狂頂。

  “啊,小翰,你……你醒了?你千萬忍住,別射,啊……等娴姐……啊……

  娴姐快來了……啊……“郭泳娴在我雙手觸摸到她雙臀的時候,她意外地看
著我,一雙美目除了強盛的欲火外,還有一絲詭異,我無法理解,只知道我很興
奮,很舒服,天啊,我今天才體會到什麽叫做愛。

  “滴……滴……滴……”辦公桌上的對講系統發出了柔和的鳴叫,這是上官
杜鵑的打進的內線電話,看來,小君有點難纏了,我又著急又無奈。

  “小君來了。”我小聲地對郭泳娴說。

  “我知道,但不要停,小翰,快,快用力……啊……啊……”

  “你怎麽還叫喲。”我趕緊拿起身邊的小內褲塞進了郭泳娴的嘴巴�。

  郭泳娴連忙把口中的小內褲吐了出來,對我詭異一笑:“放心,我們可以聽
到外面的聲音,但外面的人聽不到我們的聲音。

  “真的嗎?哦……泳娴姐,我要射給你……”

  “射吧,射給娴姐。”郭泳娴立即加快了聳動的速度,肥美的肉臀無情地拍
打我的恥骨,我的陰毛一片泥濘,我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愛液是如此豐富,下身
都快濕透了,更意外的是,郭泳娴的肉穴越來越緊了,一陣陣劇烈的痙攣在郭泳
娴的小腹産生,很快就波及到我的身體,我強烈地打了一個哆嗦,肉棒猛地暴粗,
再次狠狠地刺向肉穴深處,郭泳娴突然向我露出了痛苦狀,她咬了咬紅唇,然後
低下頭,看著她的肉穴瘋狂而密集地吞吐我的大肉棒,這像最後的瘋狂,仿佛要
把我的肉棒連根拔起。

  “啊……小瀚,我,我……難受死了……”郭泳娴擡起了頭,張開了嘴巴,
我再次看到了那種怪異的痛苦狀。

  我緊緊地摟著郭泳娴,酥麻的快感如火山爆發一樣猛烈,我還沒有來得及喊,
濃烈的精華就噴湧而出,瞬間灌滿了肥美的肉穴。

  “喔……小翰……小翰……”郭泳娴癱軟在我身上。

  “娴姐……”我頭暈目眩,天啊,這簡直要了我的命。

  辦公室�除了喘息聲,什麽聲音都沒有,就連對講系統的鳴叫也消失了,上
官杜鵑果然機敏,她沒有沒完沒了地接電話進來,我也聽不到小君的吵鬧聲,估
計是上官杜鵑用什麽法子轉移了她的注意力,我暗暗贊賞上官杜鵑,她的工資我
要提一提。

  “娴姐……”我輕輕地撫摸郭泳娴香汗淋漓的肌膚。

  “嗯?”郭泳娴輕嗯一聲,她的鼻息還非常渾濁。

  “不許你離開我。”我喃喃地說道。

  郭泳娴沈浸了半晌,發出吃吃的笑聲:“你想娴姐離開,娴姐還不願意呢,
真想不到你是青龍。”

  “恩?什麽青龍?”我莫名其妙。

  “你也許不知道,娴姐一開始也沒有注意,但剛才,娴姐突然發現你的東西
有九條血管,一般男人有三條就夠多了,你卻有大大小小九條血管。”

  “啊?那是什麽意思呢?”我又迷惑,又惶惶不安。

  郭泳娴趴在我肩膀上,一邊擰我的耳朵,一邊吃吃地笑道:“那是小翰你天
禀異賦,男人的東西如果有九條血管,那就叫做”九紋青龍“,俗稱”青龍“。

  這樣的男人啊,性欲旺盛,占有欲也強烈,而且也只有“青龍”的男人,才
可以破娴姐的催眠術。“

  “催眠術?哦,對了,對了,剛才我就如同做夢一樣,哎呀,娴姐是人還是
鬼呀?”我心頭大震,兩眼發光。

  “鬼你個頭,胡說什麽?催眠術是一種心理暗示,娴姐可以把小翰內心�最
淫蕩,最色的念頭轉換成幻覺,讓你在最淫蕩的想象中得到性的滿足,很強烈的
滿足,只是……只是……”郭泳娴突然吞吞吐吐起來。

  我焦急地問:“只是什麽?”郭泳娴用豐滿的乳房擦了擦我胸膛,她輕輕地
笑了笑:“只是施展這種催眠術的人,也被幻覺吸引,所以除非是娴姐最愛的人,
否則娴姐絕對不會用這樣的邪術。”

  “邪術?我可不覺得邪惡呀。”我詫異不已。

  “你不懂就不要亂叫,這種催眠術的目的不純,專門挑起人們最無恥的念頭,
用多了,人也變得邪惡,男人變得更色,女人變得更淫蕩,到那時候就控制不了
自己,做出了傷天害理的事情,在古代,這種催眠術不叫催眠術,而叫媚術,專
門對付薄情寡意的男人,一旦向某個男人施展了這個媚術,就是最薄情寡意的男
人也會留戀施術者,嘻嘻,以後小翰就會很想念娴姐,三天不見娴姐,你就很失
望噢。”郭泳娴一邊笑,一邊挪動她的肉臀,插在她肉穴的肉棒又開始腫脹起來,
我又感受到了緊窄的感覺。

  “三天?我看小翰一天都離不開娴姐了。”我癡癡地揉起了郭泳娴的乳房,
她的乳房不但豐滿,還非常滑膩,一點都沒有下垂的迹象。

  “你是青龍,如果是別的男人,估計半天也離不開娴姐,青龍有很強大的抗
媚能力,就是中了媚術也很快能清醒過來,恩,剛才你就比娴姐清醒得更快,那
時候小翰耳聰目明,十米內的異響你都聽得到,所以剛才你聽到小君的聲音。”

  “怪不得,那爲什麽現在就聽不到了?”我還是有些不明白。

  “那是媚術過了,那些超過常人的聽覺和視覺就自動消失。”郭泳娴溫柔地
解釋著。

  “哦,原來這樣,不過,我現在又想要了,娴姐我好硬。”我發現自己的欲
望又來了,大肉棒在郭泳娴肉穴�不停地被吮吸,那家夥早已經恢複了元氣。

  郭泳娴坐直身體,攏了攏頭發,微笑地向我搖搖頭:“不行,不能再來了,
這種媚術爲什麽說有點邪惡呢?就是因爲施展一次媚術就讓男人消耗很大,如果
性愛過多了,對男人的身體是有害的,雖然你性欲強烈,但不等於性能力無限,
你家有戴辛妮,又有小怡,娴姐也要你關心,那麽多女人需要你,你就不能隨便
放縱。”

  “那小翰無法再碰別的女人了?”我吃驚地問。

  郭泳娴瞪了我一眼:“那也不是,青龍的男人性欲強烈,有時候隨時隨地就
要女人,娴姐這是很理解的,你以後就盡量少碰女人,實在想,你可以做,但不
要射出來,平均每天射一次就好,過幾天,娴姐專門熬些補湯給你喝,你現在既
然做到了總裁,身邊的女人只會越來越多,娴姐很擔心你過份縱欲,不過,幸好
你是青龍,有很強的克制力,這也是娴姐唯一放心的地方。”

  “知道啦,想問問下一次娴姐什麽時候施展法術?”我嘻笑不已,暗想一天
一次,那我不被憋死了?以前身邊沒女人,我經常一天手淫兩三次才能瀉火。

  “咯咯,那就看你乖不乖喽,如果乖,那三個月後娴姐再讓你爽一下。”郭
泳娴風情萬種地飄了我一眼。

  “三個月?娴姐,這也太過份了。”我瞪大了眼睛,簡直快氣死了。

  “過份?那半年。”郭泳娴板起了臉。

  “啊?我多嘴,我多嘴,那就三個月,來,先讓小翰頂兩下。”我無奈,看
來已經迷上了郭泳娴的媚術,雖然三個月的時間長了點,但總比半年好得多。

  “不要啦……恩……我要洗個澡,被小君發現就不好了……恩……恩……”

  被狠狠地抽插了兩下,郭泳娴的得意勁才消失,哼哼,看來青龍真不是吃素
的。

  “唉,三個月,這日子怎麽過?”我長歎了一口氣。

  ***  ***  ***

  “皮膚好,就跟水有關系,在我家鄉,我經常去河邊玩水,我家鄉的那條河
的水很清很甜的。”小君得意地向上官杜鵑和上官黃鹂展示她讓她驕人的肌膚,
不過,小君小時候的皮膚又幹又黑,與現在完全不一樣,當然,她在上官姐妹面
前吹牛,我也不好揭破她。

  我偷偷向郭泳娴示意了一下,她才悄悄地溜走,小君背對著辦公室的大門,
當然看不到郭泳娴離開,只是上官姐妹就看得一清二楚,讓我驚歎的是,兩姐妹
的表情始終如一,簡直就當郭泳娴是隱形人,我更是高興,決定送點什麽東西給
兩姐妹,也算是籠絡籠絡一番。

  “咳。”等郭泳娴走遠了,我才輕咳一聲。

  小君隨即回頭,看見了我,她大聲嚷嚷:“又說帶我去買衣服,等了大半天,
想進你辦公室找你,兩個姐姐就是不給進,呼,氣死了。”小君氣鼓鼓地瞪著我。

  “這幾天太累了,剛才睡一下,我叮囑杜鵑不讓任何人吵我的。”我向上官
杜鵑眨了眨眼,表示感謝。

  上官杜鵑咯咯一笑,也沒有說什麽,只是偷偷地向我做了一個鬼臉,哈哈,
真的可愛。

  “噢,原來是睡覺,那現在睡夠了沒?”小君眼珠子一轉,口氣馬上溫柔了
下來,看來她還是很心疼我這個哥哥的。

  “夠了,我們走吧,杜鵑,有人找我就讓他們打我電話。”我摟著小君的肩
膀向上官姐妹點了點頭。

  “恩,知道啦,總裁再見。”上官杜鵑揮了揮小手。

  “總裁拜拜。”上官黃鹂也脆聲地跟我道別。

  ***  ***  ***

  女人天生愛美。小君很徹底诠釋了這句名言。

  只逛了兩個小時,小君的雙手就提滿了大袋小包,我更加無法幸免,雙手都
是小君的戰利品,簡直就成了免費苦力。

  但小君卻是一臉意猶未盡。其實也該小君愛美,如此天生麗質,國色天香,
沈魚落雁,閉月羞花,三千人都不如她一個人,就應該配上世界上最漂亮的衣服,
雖然我已經手酸腳麻,但看到小君開心的樣子,我再苦再累也充滿了幸福。

  只是,我更喜歡小君穿牛仔褲加體恤的樣子,當然,晚上既要去何書記家吃
飯,又要參加酒會,穿牛仔褲和體恤就有點不適合了。

  “喂,小君大人,買多少不是問題,但你能不能歇一下?”我氣喘噓噓地問。

  “想不想見我幾個同學?”小君蔥白的食指一伸,我頓時陷入了爲難,腦子
�馬上浮現幾個天真漂亮的小姑娘。

  “那……那還缺什麽?這麽多衣服你一天換一套一個月也穿不完噢。”我歎
了一口氣。

  “恩,基本上差不多了。”小君晃了晃小腦袋,眼珠子一轉,突然神秘地對
我笑了笑:“等會我帶你去見一個大美女,不過,你可別動壞心眼噢,人家是有
老公的。”

  “有老公的我看有什麽用?”我沒好氣地瞪了小君一眼。

  “什麽沒用?美女是用來欣賞的,哼。”文小君大聲嚷了一句,也不管我,
自己先走了,我無奈地看著小君嬌小的背影,長歎了一聲,趕緊尾隨,生怕弄丟
了。

  又走了兩條街,小君終於向KT的方向走了,我暗暗慶幸,心想也該回公司
了,等回到公司,一定讓戴辛妮好好捏一捏我的雙腿,真有快斷了的感覺。誰知
道小君三轉兩轉,居然向百越光百貨公司走去,我叫苦不叠,跟著小君身後問:
“這又是去哪?”

  “叫什麽叫,到了,到了,就是這�。”自動扶梯剛上到二樓,小君就指著
一間內衣專賣店大喊,我一看頓時傻眼了,這不是蜜糖美人的法國FIRST內
衣專賣區嗎?

  “楚蕙姐姐,小君來看你啦。”小君疾步上前,沖著正在向兩個美女介紹內
衣的楚蕙大叫。

  楚蕙雙眼發亮,只是等小君跑到她面前後,楚蕙突然板起了臉:“哇,小君,
你是不是把楚蕙姐給忘記了?那麽久都不來,姐姐生氣了。”

  啊,多有磁性的聲音啊,每次聽到楚蕙那略帶沙啞的聲音,我全身的細胞都
會被這種奇妙的音頻所吸引,身上從肌肉到骨頭都有放松的感覺,有時候我就在
想,早上聽小君的嗲嗲聲,晚上就聽楚蕙懶懶的沙啞聲,那是多麽美妙的事兒。

  這兩個大小美女的聲音,堪稱聲音界的翹楚。

  “嘻嘻,小君現在不是來了麽,你看,剛才我逛街,看見一只很好看的太陽
鏡,就買了送給楚蕙姐。”小君笑嘻嘻地從一只袋子�拿出了一個包裝精美的盒
子,這是一副GUCCI牌的墨鏡,唉,小君真是大方,這副墨鏡七千多,她居
然拿來送人,看來她年紀雖然小,但已經知道怎麽亂花錢了,我眉頭皺了兩下。

  “哇,這墨鏡好貴的噢,小君對姐姐那麽好,先謝謝啦。”楚蕙識貨,光看
牌子就知道價格不菲,漂亮的臉上堆滿了甜甜的笑容,一雙玉臂幽雅地舒展,給
小君來一個女式的熊抱,只是這一熊抱,也讓楚蕙發現了我,她一愣,甜甜的笑
容上添加了暧昧的表情。

  “楚蕙姐,這是我姐夫。”小君把手上的大袋小包放在椅子上,然後把我拉
到楚蕙面前,一邊晃小腦袋,一邊介紹。我暗暗好笑,心想,用得了你介紹麽?

  “哦,聽小君提起,你好。”楚蕙忍住笑,她假裝不認識我,而是向我客氣
地點了點頭。

  “我不好。”我一點不客氣,一個人如果手酸死了,腿累壞了,口又渴,還
滿身是汗,那這個人的心情好不到哪�去,很不幸,我就是這個人。放下了手中
的大袋小袋,我拿起放在玻璃圓桌上的一小杯純淨水,一飲而盡,也不管這杯水
是誰的,反正FIRST內衣專賣區�,包括顧客在內,都是美女,喝美女的口
水又何妨?

  楚蕙和小君都吃驚地瞪著我看,這不奇怪,奇怪的其中一個顧客也看著我,
這是一個美女,看見我把桌子上的純淨水全喝光,她粉臉一紅,向我狠狠地瞪了
一眼,估計這杯純淨水是她的。

  “那麽渴?”楚蕙向我抿嘴一笑,轉身再倒了一杯純淨水,然後不好意思地
遞給了這個美女顧客。

  那美女顧客欣然一笑,也不知道她跟楚蕙嘀咕了什麽,說了兩句,兩個美女
居然咯咯地笑了起來,小君沒好氣地搖了搖小腦袋,徑直去看那些迷死人的內衣
內褲,不過,她只看了幾眼,小臉就莫名其妙地紅了起來,有意無意地她向我瞄
了瞄,發現我盯著她看,她慌張了起來,幹脆走遠遠的。

  我剛找張椅子坐下,楚蕙就走到了面前,她交剪雙臂在胸前,用很奇怪的眼
神打量我。

  “我臉上有蟲子?”我瞪著楚蕙問。

  “不錯,有一條很大的蟲,很大很大的色蟲。”楚蕙柳葉眉一挑,冷冷地說
道。

  “色蟲?”我莫名其妙地摸了摸鼻子。

  “如果我沒猜錯,你上次在這�買的那件內衣,就是買給小君的,對不對?”

  楚蕙的口氣更冷了,而且帶有很濃的敵意。

  “沒,沒有,不是買給小君的。”我嚇了一跳,心想,楚蕙是怎麽知道的?

  小君今天沒穿那件蕾絲內衣呀,就算穿了,難道楚蕙有透視眼嗎?恩,就是
有透視眼也沒用,估計是楚蕙在唬我,我堅決否認就是了。

  楚蕙繼續冷笑:“不承認?我過去一問就馬上清楚,你瞞不了我,我賣內衣
五年了,每個女人走在我面前,就是不用脫衣服,我也知道她們胸部的大小尺寸,
你上次買的那件內衣與小君胸部的尺寸非常吻和,哼,不承認是吧?我馬上過去
問一問小君就清楚了。”說完,翹臀一扭,就要向小君走去。

  “唉,唉,你小聲點好不好?羅總可沒你這樣難說話。”我急忙站起來,眼
睛一轉,急忙搬出羅畢,這是我暗示楚蕙,你老公羅畢尚且對我恭敬,你楚蕙應
該溫柔點。

  “恩,做了總裁,脾氣變大了,色膽也變大了,連小姨也不放過了。”楚蕙
的柳葉眉又挑了一挑,眼睛�已經充滿了怒火,她根本不把我放眼�。

  “哎喲,你小聲點。”我急忙制止了楚蕙說話了音量,因爲剛才瞪我一眼的
美女顧客似乎伸長了脖子在傾聽我和楚蕙說些什麽。

  “哼,那你承認了?”楚蕙雖然把聲音的音量調低了,但依然還是怒氣沖沖,
我很奇怪,一向說話不緊不慢,不慌不張,很有條理的楚蕙今天怎麽了?

  “唉,我……我……”我急死了,真不知道怎麽回答。

  可就在這時候,我又逃過了一劫,因爲有兩個女人走進了專賣區,我一見這
兩個女人,心跳就迅速加快,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害怕,女人都是柔弱的,不應
該害怕她們,何況這兩個女人是那種只要站在街上就一定引來所有男人目光的超
級大美女。

  這兩個超級大美女,一個是葛玲玲,另外一個卻是唐依琳。

  “楚蕙。”好久沒有見唐依琳了,她的眼睛還是那麽明亮清澈,長發還是那
麽飄逸,只是迷死人的酒窩不見了,因爲她沒有笑,只是淡淡地跟楚蕙打了一個
招呼,連看我都不看一眼。哎,我現在頭大了,我想不到這幾個女人居然都認識。

  不行,得想個辦法避一避,這專賣區�的女人,包括小君在內,沒有一個是
好惹的,不跑開,我絕對是個大笨蛋。

  “楚老板,生意不錯噢,咦,中翰你也在這�?”葛玲玲跟楚蕙笑了笑,她
馬上就發現了我,雖然葛玲玲極力保持女人的矜持,但我看得出,她不但眼睛笑,
就連頭發都笑了,早上與她在“賞心水米”一役。讓她憔悴的臉色一掃而空,現
在她看起來不但神采奕奕,更是美豔得不可方物。

  我幹咳了一下,看著這兩個超級大美女,我的鼻子癢得要命,讪讪一笑,我
解釋道:“晚上有宴會,我帶小君來買衣服。”

  “玲玲姐,你也來了啊,真巧喔。”小君見到葛玲玲,她高興地跑過來向葛
玲玲問好。不過知妹莫如兄,我這個做哥哥的當然看出小君的笑容有點僵,看來
小君依然對葛玲玲心存芥蒂,唉,女人有時候還是蠻可怕的,我還是趕緊跑吧,
眼珠子一轉,我計上心來。

  “哦,是候經理嗎?財務上的問題?好好好,我馬上回公司,恩,就在公司
不遠。”我從口袋�掏出手機,假裝做出接聽電話的樣子,說了幾句,我表情嚴
肅地對所有的女人點了點頭:“公司有急事,我馬上回去,大家慢慢看,慢慢選,
今天你們買什麽全記我的帳。”說完,我把身上的現金全交給了小君,在一衆美
女的注視下,我倉皇而逃。

  天氣悶熱,陽光如火,這是一個讓人窒息的下午,但與待在楚蕙的內衣專賣
店相比,這個悶熱的下午就如同春風明媚的早晨。啊,走出百貨公司,我重重地
松了一口氣,想想蜜糖美人不但要面對難纏的葛玲玲,還要面對她恨得要死的唐
依琳,我真難想象那場面是多麽尴尬,我爲自己及時脫身而感到欣慰。

  “滴……滴……”我電話響了,這次是真的響了。

  “喂,哪位?”一個陌生的電話,我客氣地問道。

  “是我。”電話陌生,但聲音不陌生,我馬上聽出,這是唐依琳的聲音,這
個神秘的女人如同雨滌青蓮般脫俗,但聽到她的聲音,我居然想到了菊花眼兒。

(未完待續)






















0.016288995742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