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姐夫的榮耀】第四章 說我是壞人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四章 說我是壞人


  “哈哈……哎呀,不要啊,我投降,我投降啦。”與我一同滾落到床上的小君雖然有所防備,也無法阻擋我的雙手,敏感的身體再次讓小君高舉投降牌,她喘息著靠在我的胸膛上。

  “錯了沒有?”我輕輕擰了一下小君的鼻子。

  “恩。”小君用鼻子哼了一聲。

  “那還不快點把你同學的照片拿出來?”我腦子�一直想看看那個“小胖”

  的廬山真面目,看看是不是如小君吹噓的那樣美,我疼愛我的妹妹,但她說話的可信度,我要打打折扣。

  “哦。”小君溫順地從掉在地上的手提袋�拿出了錢包,又從錢包�拿出了一張相片,然後扔在我身上,嘴�說了:“人家大美女一個,追她的人沒有一百也有九十,你想追人家,那還要求我幫忙才行。”

  我哼了一聲,拿起相片一看,哦也!我猛吞唾沫,驚訝之余想起了一首歌:高山青,口水流,阿�山的姑娘美如水。

  我忙問:“哪個是小胖?”“中間那一個。”小君說道。

  “你們四個摟抱在一起,哪個是中間呀?”照片上的四個美少女親昵無間,一同在一個風景如畫的小溪水邊嬉戲,個個青春靓麗,活潑動人,差點把我饞死。

  “真是豬一樣笨,你那麽喜歡大胸脯,難道還看出來?”小君罵咧咧地跳上床,來到我身邊,用手指了一個穿藍衣服的少女說道:“就是她啦,她叫楊瑛。

  九月的,處女座……“小君開始把那楊瑛的情況如數家珍一般說出來,但我居然無心傾聽了,因爲小君挨著我很近,她從來不擦香水,但少女特有的體香開始充斥我嗅覺神經,我變得有些麻木。何況她幾縷飄柔的秀發散落在我肩膀和手臂上,癢癢的,怪怪的。

  我心跳加速了。

  “喂!怎麽看傻了?就知道你色,看見大胸脯就發呆,真沒出息。”小君才溫柔幾分鍾,又恢複了野蠻的樣子。只是她嬌嗲的聲音永遠讓我覺得她再怎麽凶,也是一個溫柔的小女人。

  “我覺得有一個女的最漂亮。比那個楊瑛漂亮多了。”我溫柔地說道。

  “誰?哪個?”小君緊張地注視著我手中的照片。

  “這個穿綠T恤的最漂亮。”我指著照片上一個小美女說道。

  “哼!哼!哼!”小君連哼了三聲,居然就不說話了,只是她的小臉一下子就紅到了脖子。因爲我所指的人,就是我妹妹李香君。

  “在我的眼�,在我的心中她是最漂亮,最可愛的。”我發出了感歎,這是我心�話,照片中的小君笑得那麽燦爛,那麽純真,明亮的眼睛就如同照片�的溪水一樣清澈,光著腳Y子的小腿粉白粉白的,真讓人想咬上一口。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做祟的原因,還是我內心一種難言的感情,我說出了我很想說出的話。

  空氣在凝結,仿佛時光已停止。

  我身邊的小君突然簌簌發抖,嬌小的身軀似乎要摔倒。我下意識地把手一伸,摟住了小君的肩膀。

  “哥。”小君嘤咛一聲,倒在了我懷�。這聲嗲嗲的“哥”聽得我全身發酥。

  我趕緊抱著小君,緊緊地抱著。

  良久。小君幽幽地問:“哥,我好奇怪。”“奇怪什麽?”我問。

  “奇怪你怎麽會失戀?你那麽會哄人,那麽會逗人喜歡。”“你哥小白領一個,沒錢沒勢,女人又怎麽喜歡你哥?”我歎息裝可憐。

  “也不見得所有女人都在乎錢呀,權呀的,我就不在乎,楊瑛也不在乎。”

  小君輕聲說道。

  “楊瑛就那麽好?”我腦子�浮現一個臉圓圓,眼睛大大的藍衣女孩。

  “恩。”小君點點頭。

  “她的胸脯真的很大?”我壞笑。

  “哼,那麽色,大不大你自己不會看呀?”小君大聲嬌嗔。

  “照片怎麽能看出來?”懷中的小君被我的雙手摟得更緊了。

  “是很大的啦,不然我們怎麽喊她做小胖?不過,好象……好象沒有那個戴辛妮的大。”小君笑了起來。

  “哦,你怎麽知道?”我納悶。

  “我當然是看她內衣的型號啦,笨死了。”“哦,原來這樣,那比較一下,呃……呃,小君的大還是楊瑛的大?”身體的酒精在發酵,我越來越大膽。

  “哥,你……你亂說什麽?”小君嬌羞地掙紮了一下,但沒用。

  “比較一下嘛。”我壞壞地笑道。

  “哼,當然……當然……差不多。”小君一聲哼,我就知道她的胸部一定不比楊瑛的胸部小,小君只是不好意思誇自己的胸部大。我下一意識地用胸口磨了一下,因爲那�有兩團肉肉的東西頂著我的胸口。

  “既然差不多,讓哥摸摸小君的有多大就知道楊瑛的有多大。”哎!我真色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了。

  “摸你個頭……”小君嗔怪不已,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她只是嗔怪,並沒有生氣,更沒有掙紮,她只是安靜地躺在我懷�。

  “小君喜歡不喜歡哥?”小君的平靜縱容了我。

  “喜歡你個豬頭,你是我哥也。”“那如果……如果我不是你哥,你喜歡不喜歡?”我問。

  “咯咯,沒有什麽如果,你是我哥就是我哥。”小君忍不住笑。

  “我可不是你哥了,我是你姐夫,你說的,可不許賴。”小君在笑,我心�更輕松,說話更大膽。

  “人家說著玩的。”小君擰了一下我的手臂。

  “我可當真了!來,喊一聲姐夫。”“不喊。”“不喊就動刑喽。”我又開始嚇唬小君了。

  “哎呀!哥你以後別搔人家癢癢了,很受不了的。”這招真好使,小君馬上就害怕了。

  “那你喊。”我得意地說道。

  “姐夫……”小君無奈,只好從小嘴�蹦出了兩個字。

  “給哥摸一下好不好?讓哥了解那個楊瑛的胸部有多大。”小君喊我姐夫的一瞬間,我全身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這一句“姐夫”與餐廳�的那幾句“姐夫”

  完全不相同。餐廳�我只感覺到好笑,驚訝,生氣。但此時此刻,小君的“姐夫”

  兩個字不但喊得嬌嗲許多,還充滿了濃濃的情意。我沖動地提出了一個大膽荒唐的要求。

  “不給,你想了解自己去了解。”小君的反對在我意料之中。

  “不給也只好動刑了。”我決定再次使用屢試不爽的絕招。

  “嗚……哥你欺負人。”小君撒嬌般地嗚咽。

  “摸一下不算欺負。”到了這個份上了,我只能臉皮厚下去。

  “……那……那只能摸一下。”小君想了半天,居然答應了。

  “好,就摸一下。”能摸一下就是上天的恩賜,我腦袋嗡的一聲響,幾乎所有的血液都沖上了腦門,爽快地答應後,沒有半點猶豫,我就想掀起了小君的白色T恤。

  “關燈,不然不許摸。”小君抓住了T恤。

  燈關了,黑暗中,我摸索著小君的衣裳。T恤掀起了,乳罩也掀開了,我右手顫抖地握住了一個飽滿的山峰,那是比喜馬拉雅山還高的山峰。

  啊,仁慈的神呀,快來救救我吧,我快呼吸不過來了,我全身快爆炸了。我心�大聲呼喊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既讓我感到惶恐,也讓我感到無比的興奮。

  我輕輕地揉著軟膩的乳峰,一刻也不想松手。

  “夠了,夠了,哥,別再摸了。”小君把發燙的臉貼緊我的胸膛。可我感覺出小君不僅臉發燙,就連她身上每一寸肌膚都發燙,黑暗中,我不用看,就能感覺到懷中的小君喘息得很厲害。

  “小君,再喊一次姐夫。”我四處尋找小君的臉,準確地說,我想找小君的香唇。

  “姐……夫……”這姐夫兩個字,小君說得異常的艱難。

  順著聲音,我找到了吐字的地方,那�正噴著渾濁的氣息,如蘭似麝,我不顧一切地貼了上去,用自己幹澀的嘴唇貼上去。

  我幹澀的嘴唇即刻得到了滋潤,因爲小君的嘴唇又濕又軟,我在小君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伸出了舌頭,挑進了小君的嘴�。

  “唔……”小君反應過來了,她身體變得異常僵硬,她拼命地掙紮,拼命地錘打我的胸膛,但我毫不畏懼,毫不退縮,相反,我手中的輕揉變得有些野蠻。

  我甚至用兩根手指搓了一下凸起的乳頭。

  “恩……”小君輕發出了一聲呻吟。

  她的大腿不停扭動,小蠻腰不停地搖擺,就連身體也一改退縮,反而向我貼了過來。

  我開始尋找小君的舌頭,好幾次將要咬住,但都被逃脫了,我毫不氣餒,一邊吞咽小君口�的香津,一邊耐心地等待機會。

  機會很快就來了,當我騰出了另外一只手,偷偷地滑到小君的小屁股時,她觸電似的閃躲,一條腿跨過我的身體,夾住了我的大腿,我大腿順勢向前一頂,我不知道頂到什麽地方。我發現,小君的小舌頭不再逃避,任憑我吸吮,她身體在顫抖,猛烈地顫抖。

  突然間,小君緊緊地抱住了我,鼻子發出低沈的哀鳴。

  我吃了一驚,忙松開了小君的嘴,問:“小君,怎麽啦?是不是弄疼你啦?”

  小君緊緊抱住我,一句話不說,只是喘氣。

  我又問:“是不是不舒服?”小君搖了搖頭。

  我正納悶,小君突然用力推開了我,從床上跳了下去,借著窗外微弱的光線,她快速地跑進了洗手間。

  我擦了擦嘴邊的口水,慌慌張張地打開了燈,來到洗手間門口,小聲問:“小君,你沒事吧?”“滾開啦。”小君大叫。

  我沒有滾開,只躺在沙發上等著小君。

  好久,小君才從洗手間走出來,雖然她穿著衣服,但我看得出,她洗了一個澡,因爲她頭發濕濕的。我喜歡看女人頭發濕濕的,因爲這時候的女人很有誘惑。

  但我卻不敢再接近小君了,她氣鼓鼓的樣子讓我害怕。

  酒氣已經過了,我的理智變得異常清晰。但我並沒有因爲對妹妹有違倫理的行爲感到羞愧,我不在乎這些世俗的偏見,我在乎的,是小君生不生氣。

  看來,小君一定是生氣了,我這樣認爲,所以我乖乖地留在了客廳沙發上。

  “李中翰,你給我進來。”小君的嬌嗲的聲音永遠是這樣好聽,我如奉聖旨一般,跑到了小君的身邊。

  小君已經換上了吊帶小背心,短短的熱褲,燈光下她超俗的清秀讓我著迷,我在想,如果小君的肩膀後加兩只羽毛翅膀,那麽我一定會跪下來朝拜,朝拜我心目中的天使。

  “上來。”小君示意我上床。

  上床?恩?莫非?我心中又驚又喜,難道會發生什麽事情嗎?我心砰砰直跳地爬上了床。

  “哥,你可別胡思亂想,明天你還要上班,睡覺吧。”小君溫柔地說道。

  “我睡……睡在這�?”我問。

  “恩。”我在小君的一聲“恩”中躺了下來。

  燈關了,黑暗中,小君背對著我幽幽地說道:“哥,抱著我。”我把手搭在了小君的腰部。

  “抱緊點啦。”小君撒嬌地把頭靠在了我胸膛,她身體嬌小,又軟得如棉花一般,我幾乎把小君的身體全部包圍。

  夜很深了。

  小君在我緊緊地摟抱中進入了夢鄉,她的呼吸均勻,平和。

  朦胧中,我看見一個長發飄飄的女孩在廣褒的草地上奔跑,這女孩身穿白色的裙子,裙子很寬松,奔跑中,長長的頭發和裙子都飄了起來,猶如一個天使,這個女孩很像小君。她跑呀,跑呀。終於在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邊停了下來,她脫掉了身上的衣服,在清澈的溪水中嬉戲,沐浴。女孩的乳房很美,我忍不住就走上前摸了摸這個女孩的乳房,女孩大怒,抓住了我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一口。

  我酸麻異常,正想大叫。突然,我睜開了眼。

  哦,原來是南柯一夢。

  天已經大亮。我的手臂被小君當做了枕頭,怪不得又酸又麻。

  小君的呼吸還是那麽均勻,我輕輕地把酸麻的手臂抽了出來,看著小君熟睡的憨樣,我愛憐地想親一親她的鼻子,可是,我突然就改變了注意,因爲吊帶小背心�已經暴露出了無限的春光,那兩只大白兔不小心探出了頭來,就連粉紅的乳頭也已經清晰看見。太誘人了,我大吞了口水。

  偷偷地看了看小君的表情,我伸出了色色之手,在小君傲挺的雙乳上輕輕地把玩了兩下,才戀戀不舍地離開。

  好爽,我暗贊著走進了洗手間。

  站在洗手盆前,我剛擠上牙膏,就突然發現壁挂上多了一樣東西,一條棉質的白色內褲,我手中一抖,牙膏和牙刷全都掉到了地上。

  天啊,這不是小君的內褲嗎?我激動地把這條內褲抓在手�,然後放近鼻子聞了聞,一股清香夾陳著一絲腥臊味撲鼻而來,我把內褲打開,赫然發現,內褲的中間有一大灘微黃的水痕,水痕已經凝結,摸上已經失去了棉布的柔軟。

  這水痕是什麽?我露出了古怪的微笑。

  ***  ***  ***

  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好天氣,我心情愉快極了!

  心情好,運氣也跟著來了。

  剛到公司,站在投資部的職員工作區�,我就被告知我的辦公席位不能使用了。我剛大吃一驚,杜大衛就出現在我眼前,他今天看起來也精神不錯。

  “中瀚,你跟我來。”杜大衛笑咪咪地領著我來到了工作區�最寬敞,最大的辦公席位邊,然後大聲地宣布:“啊,大家注意了啊,李中翰從今天起擔任投資部的首席分析師,並擔任辦公室主管,以後所有的報表按規定除了送一份給我之外,也要送一份給李中翰主管,希望大家配合好李中翰主管工作。大家清楚了嗎?”

  “清楚了……”此起彼落的回應後,就是一陣熱烈的掌聲,歡呼聲。

  我還在恍然如夢中,杜大衛就笑咪咪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晚上要不要請客呀?”

  我愣了一會,連忙握住杜大衛的手點頭哈腰地說道:“要,要,一定要。感謝杜經理的栽培。”

  杜大衛就笑咪咪說道:“好好幹。”

  “恩,我一定不辜負杜經理的期望。”我激動得眼淚都差一點流出來了。

  幾番感謝後,杜大衛離開了。

  我坐在寬大辦公席上久久不能不靜,不但思潮不能平靜,身體也不能平靜,因爲過來向我道賀的職員一個接一個。他們的臉色很恭敬,但我知道,他們中絕大多數人都在嫉妒我。也許他們心�在納悶:怎麽這個小子昨天剛來,今天就突然坐了這個位置了呢?

  這個首席分析師的稱號,那是別人拼搏了三年後才有可能擔當的職務,我從頭算起,也只是一年的工作經曆,如此飛速的升遷,絕對讓別人懷疑和嫉妒。

  辦公室主任就只是一個不大不小,不痛不癢的虛職了。因爲我前面還有一個投資部的行政主管,一個財務主管。我能管的,就是這片職員區,財務區�才是美女如雲的重地,我管不了財務區。

  但現在我這個首席分析師兼辦公室主管已經是一個大人物了,已經很了不起了。

  坐在寬大柔軟的辦公皮椅上,我一直處在一種亢奮中,整個上午一直無法工作,臨近午間休息,投資部�的人員紛紛吃飯休息之際,我還在考慮怎麽把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告訴戴辛妮。

  當然更重要的,就是怎麽向戴辛妮解釋。

  我又想戴辛妮了。

  鈴……鈴……鈴……

  辦公桌上一部黑色電話在響,這是我的專用電話了。我拿起了電話。

  “我是公司的戴秘書,請李主管到三樓秘書處來一趟。”真巧,電話的那一頭,竟然是戴辛妮那熟悉的聲音。

  “馬上就來。”我放下電話,就興奮地跳起來。

  投資部在三樓,秘書人事部在四樓。雖然僅僅隔了一層樓,但我卻走了五分鍾。爲的就是等所有的人走了,我好跟戴辛妮解釋“姐夫”的來由。在我看來一定免不了戴辛妮的一番訓斥,我已經做好了忍痛挨罵,哀求打揖的心理準備。

  出乎意料之外,推開了戴辛妮的辦公室門,我見到的是卻是一張迷人的笑臉。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我心�惶惶然。

  “戴秘書,你找我?”我緊張地看著戴辛妮坐在皮椅上的戴辛妮眼波流轉,一雙纖纖玉手,正在把玩著一支鉛筆,她看了我一眼,揚起了粉白的下巴,示意我坐下。

  我看著戴辛妮眼睛,眼光掃過了她高聳的胸部,淺色的上衣�,竟然是一片黑影,難道戴辛妮穿黑色的內衣?我心想。但在戴辛妮灼灼的目光下,我只好盯著她的眼睛,希望從她動人的眼睛�了解她的心思,她迷一樣的心思。

  “做首席分析師了,有壓力嗎?”戴辛妮問。

  又關心我了?我心想,但嘴上卻說道:“壓力是有些,但看見戴秘書後,我的壓力消失了。”戴辛妮的臉色變了,一片紅霞閃電般地染上了她的粉頰,她想笑,但她還是堅忍著。

  我暗道,好你一個戴辛妮。居然不笑,好,我看你能忍多久。

  “李中翰,請你嚴肅點,不許開玩笑。”戴辛妮飄了我一眼。

  “不開玩笑,我想報告戴秘書,自從戴秘書生氣後,我生活和工作就充滿了壓力,飯吃不好,覺睡不香,腦子�就想著怎麽跟戴秘書解釋,讓戴秘書不再生氣,看到戴秘書笑咪咪的,我的壓力就馬上消失了,報告完畢。”我像背語錄一樣,語氣激昂地胡說了一番,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戴辛妮笑。

  戴辛妮已經憋得滿臉通紅,但她還要問:“解釋什麽?解釋你怎麽成爲了姐夫?”

  “是的。”我回答。

  “那你解釋呀!”戴辛妮已經快笑出來了。

  “我妹妹說戴秘書長得像天仙一樣美麗,她想認你做姐姐,這樣我就可以成爲她姐夫了……”我剛說到一半,戴辛妮再也忍不住,咯咯大笑起來,笑得前俯後仰,花容失色。我一看,心�的石頭總算落了下來。

  “哈哈……笑死我了。”戴辛妮按著肚子,站了起來,撲倒在旁邊的一張沙發上,也不管什麽儀態端莊了。

  喔,蕾絲,又見蕾絲,戴辛妮只顧躺在沙發上嬌笑,卻不知道黑色筒裙已經春光泄露,那雙穿著黑色絲襪的大腿盡頭露出了蕾絲襪口,我甚至可以想象出戴辛妮穿著黑色蕾絲內褲,這一瞬間,我硬了,硬得厲害。

  我站了起來,向沙發走去。

  看見我走過來,戴辛妮坐了起來,她一邊整理自己的衣服頭發,一邊嬌嗔:“你坐那麽近幹什麽。”

  “向你解釋呀,我還沒有解釋完。”我嬉皮笑臉地坐到了戴辛妮的身邊,眼睛盯著她的絲襪大腿。

  “不用解釋了,想不到你妹妹這樣調皮,居然把我給耍了,昨晚回到家,我就越想越不可能,今天來公司,我調閱了你的個人資料,在家庭情況�,我看到了你妹妹的名字,果然叫李香君。哼,想不到哥哥老奸巨滑,你妹妹也古靈精怪,真受不了你們兩兄妹。”戴辛妮一臉笑意地看著我,簡直就是含情脈脈。

  “現在什麽事情都清楚了,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啦?”我抓住了戴辛妮的手。

  “哼,你想得美。”戴辛妮嬌嗔地瞪了我一眼,卻沒有把我的手甩開。我大喜。

  “當然想,做夢都想,辛妮,我就是回家探親的那些日子都在想你。”我的情話開始出來了,也沖動地摟住了戴辛妮的腰,我發現戴辛妮的腰很軟。

  “想我什麽?想著騙我是不是?”戴辛妮又瞪了我一眼。

  “以後不敢了,那天也不是存心騙你的,我只想留下你的內褲。想不到你的內褲跑到我陽台來,那不是天意麽?”我的手搭上了戴辛妮的大腿,絲襪很滑,我的手向裙內滑去。

  “哼,不提內褲還好,我現在都沒有內衣換了,也不知道你拿著那些內衣做什麽?難道你變態到想穿女人內衣?”說完,戴辛妮又撲哧一下,嬌笑起來。

  “哎!你不是不知道,我是一個成熟男人,有生理需要,實在難受了就只有自行解決,我拿你的內衣的目的就是……”“好啦,別說了,惡心,想了爲什麽不去找女人?”戴辛妮臉紅紅地打斷了我的話。

  “我只想你,我不想找別的女人,每天晚上我就只想你,就連探親的日子也想你,不過,既然你讓我去找女人,我考慮一下。”我的臉已經靠近戴辛妮的嘴唇。

  “哼,你敢?哎呀,你的手放尊重點。”我的手順著柔滑的大腿滑進了戴辛妮大腿根部,但戴辛妮很及時地阻止我的手,我的手只差一點就摸到了內褲的中央。

  “唔……”我撲倒了戴辛妮,把她壓在沙發上,含住了拼命躲閃的小嘴。戴辛妮在掙紮,奮力地掙紮。但我的力氣比她大多了,我知道,這次我不能再錯失機會。我的雙手出擊,握住了高聳的胸部。

  小君說得沒錯,戴辛妮的內衣罩杯不但大,她的乳房也大得驚人,按在上面,就如同過年包餃子時和的面團,根本一只手無法掌握。

  雖然我已經摸到凸起的兩點,但我很想看看乳房的模樣。上衣也很薄,但與觸摸肌膚有很大的差別,所以,我的手開始解開戴辛妮的襯衣紐扣。

  可恨的是,戴辛妮的襯衣至少有七八顆紐扣,在強烈的掙紮中,我根本無法順利地一一解開,此時,男人偉大的侵略性在我身上體現出來了,我變得瘋狂而粗魯,強有力的雙手竟然用力一撕:“撲,撲”幾聲,戴辛妮的上身就已經完全敞開,襯衣上的紐扣滴滴答答地跌落在地板上。果然沒猜錯,戴辛妮身上穿著黑色蕾絲乳罩。

  “唔……唔……”戴辛妮的反抗越來越激烈,激烈的程度出乎我預料,我知道她野蠻,但沒有想到她如此頑強,我的信心在一點點消失,我想到了妥協。

  “嗨,你怎麽這樣凶?就不能溫柔點嗎?”我松開了戴辛妮的嘴,但還是把她壓在身下。

  “順從你就溫柔了嗎?哼,放開我,不然我就讓你後悔。”戴辛妮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惡狠狠地盯著我。

  “把你的內褲給我,我就放開你,不然,我就不放。”我針鋒相對。

  “不給。”戴辛妮又想推開我了。但我已經有準備,就在戴辛妮要掙紮的時候,我掀開了她的黑色蕾絲乳罩,一把抓住了顫動不已的乳房。

  “啊……你……耍流氓,我喊了。”戴辛妮的臉都漲紅了。

  我不爲所動,一邊揉著戴辛妮的乳房,一邊吻她的脖子,耳朵。就在我嘴巴就要含住她的乳房時候,戴辛妮妥協了。

  “停……停……我給你褲子,我給你褲子。”戴辛妮大叫。

  “好吧。”我雖然心有不甘,但感到有些累,手臂上還有一絲絲的辣疼,不用看,我知道被抓傷了。看到這種狀況,我除了暗歎這個戴辛妮強悍外,就只剩下退而求次了。

  “你不起來,我怎麽脫給你?”戴辛妮先讓我不要壓著她。

  “不行,你先脫。”我剛想離開戴辛妮的身體,突然,我發現戴辛妮的眼光閃爍,還露出一絲狡黠的神色,我心中一動,馬上拒絕了她的要求。

  戴辛妮有些失望,也有些憤怒,但她咬了咬嘴唇,還是撩起了筒裙,把雙手放在了雙臀的兩邊,屁股一擡,一條又小又薄的蕾絲褪到了膝蓋上。

  “看什麽看?褲子脫了,自己拿。”戴辛妮發現我盯著她胸前的兩顆粉紅蓓蕾發呆,不禁大爲愠怒,她雙手一抱,擋住了我的視線。

  “把腿曲曲,我好拿褲子。”不知道爲什麽,我還不想離開戴辛妮的身體,短暫的休息,讓我的體力迅速恢複,我心�又有了主意。

  戴辛妮無奈,只好把左腿彎曲,黑色小內褲很順利地就從左腿中褪出,挂在了右腿上。可是,就在戴辛妮曲腿的一瞬間,我看到了戴辛妮的大腿內側,一片烏黑中,粉紅鮮嫩的裂縫讓我的血液沸騰,我硬了,硬得厲害,我身體�那股深埋的獸性被釋放了出來,看著身下迷人的身軀,我再次撲向了戴辛妮。

  “啊……你不守信用。”戴辛妮雙手亂舞,身體不停地扭動。

  信用?這個時候男人講信用就是一個白癡。

  我抓住了戴辛妮的雙手,死死地摁在了她的頭頂上,再也沒有什麽東西可以阻擋我占領她的兩個制高點。啊!多美的乳房啊,像桃子,一只放大的水蜜桃,一只染白的水蜜桃。我嘴饞極了,我的生理饑餓了,我需要吃吃這個桃子。

  “啊……不要呀……李中翰,你這壞人,哎喲……”戴辛妮全身都在顫抖,我的舌頭一遍一遍地挑逗她的乳頭,乳頭變硬了,我又拼命地吮吸,口中豐富的唾液染濕了兩個美麗的乳房,也許有水迹,這兩個美麗的乳房更像鮮嫩的水蜜桃了。

  “恩……不要啊……”戴辛妮不停地哀求,她的反抗已經失去了威力,她的意識也明顯地模糊。

  但我的意識還是那麽清晰,我的終極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占有。

  我迅速地騰出了一只手,迅速地解開了皮帶,扣子和拉練,雖然我這條褲子是阿馬尼牌子,但現在,誰還在乎?

  褲子脫落,不停哀求的戴辛妮猶未發現危險,當火熱的陰莖接觸到敏感的三角地帶時,戴辛妮才察覺到異樣,她驚恐地看著我,顫聲叫道:“別……別……”

  別你個頭呀!我心想,這個時候還別,腦袋進水呀?

  戴辛妮可惡的垂死掙紮,讓粗硬的陰莖只能在花房外徘徊,我一時難以得手。

  但我欲火焚身,再也管不了紳士風度,溫柔體貼,有了上次失去機會的深刻教訓,這次,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個母老虎制服。

  但事情遠沒有這樣簡單,我剛好不容易把戴辛妮的雙腿頂開,戴辛妮就突然凶猛地在我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而且還咬住不放。

  喔,這是我第一次被人咬,劇烈的疼痛讓我一下子就失去了信心,盡管我強壯的身體已經把戴辛妮的雙腿完全打開,但我還是打算放棄了,如果沒猜錯的話,肩膀已經有血流出來,我無奈地停止了進攻。、也就在這個時候,公司規定一個小時的午休即將結束,職員們陸陸續續回到了公司,腳步聲,說話聲也陸續傳來。

  戴辛妮顯然也聽到了雜亂的聲音,也許害怕被人聽見,她的反抗力量突然一下子就小了很多。

  哦!我仁慈的神啊,我真的太感謝你了。

  我心中不但感謝神明的保佑,還暗暗慶幸先把戴辛妮的內褲脫了,不然一切努力都付之東流,亢奮的我抓住這個稍縱即逝的機會,腰部一沈,粗大的龜頭就頂入了潮濕的穴口。

  “啊……不要……有人來了……以後好嗎?”戴辛妮向我做出了最後的懇求。

  “噓!別說話。”我看著戴辛妮壞笑,心想,以後?說不定明天地球就爆炸了,還以後?真是莫名其妙。也就在這一刻,我下身用力急挺,整條大陰莖完全插入了溫暖的陰道中。

  “噢……你這個壞人……噢……”戴辛妮雙腿踢打著我的兩肋。

  “我是壞,但我愛你。”我享受著陰莖被軟肉包圍的感覺,這感覺,舒服極了。

  “現在是上班時間,等……等下班了,我……我們再……好不好?”戴辛妮終於放棄了抵抗,她可憐兮兮地看著,美目水汪汪的。都這個時候了,她居然還想和我談條件。

  “現在先來一下,等下班了再來一下。”我笑著努努嘴,心想,我又不是豬,怎麽能被她可憐的表情騙兩次?我開始抽動。

  “噢……你會後悔的……”戴辛妮先張了張嘴,看到已經無計可施,她恨恨地用貝牙咬了咬紅唇。

  “我是後悔,後悔爲什麽不早點追你,你外表冷漠,但內心火熱,嘻嘻,你的奶子還很大。”我嘻笑低下頭,輕舔了一下迷人的乳峰。

  “你……你下流,恩……不要呀……”戴辛妮被我一番調戲,她又羞又氣,身體被壓著,雙手被我摁住,她怎麽也奈何不了我,最多就是扭動身體。

  扭動身體也帶動了身下的摩擦,我感覺戴辛妮的陰道開始蠕動,一股收縮的陰力包圍我整個陰莖,讓我充滿了愉悅。

  我技巧地反複抽動,時快時慢,時重時輕。在戴辛妮迷離的眼神注視下,我放開了戴辛妮的雙手,也讓自己的雙手用在了更需要的地方,那地方就是高聳的乳房。我不但舔著迷人的乳峰,還揉搓兩顆可愛的蓓蕾,我希望在享受著愉悅的同時,也給戴辛妮帶來快感,讓戴辛妮舒服了,也許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我狡猾地笑了。

  戴辛妮不再看我,她幹脆閉上了眼睛,嘴�發出了媚人的“恩恩”聲。我甚至能輕易地把她的雙腿舉起,那條黑色的蕾絲內褲在高舉的小腿上不停地抖動,好象是在引誘我。

  我現在懶得理內褲,我有更好玩,更吸引我的東西。迷人的乳房,緊窄的花房,還有修長的絲襪大腿無不一一讓我激動,我的陰莖劇烈地抽動,劇烈地充血,我感覺陰莖從來沒有這麽堅硬過。

  滿臉紅潮的戴辛妮卻突然睜開了眼,她斷斷續續地小聲說道:“快……快點好麽?等會有人來的……”

  “我想慢都不行,你那�那麽緊。”我壞笑,心想,你叫我快點無非是叫我用力點而已,好,我就用力點。邊說,我邊加大了抽動的力量。

  “你很討厭……我不會放過你的……恩……恩……”戴辛妮又把眼睛閉上了,不過,這次不同,她閉上眼睛的同時,雙腿也悄悄地搭在了我的臀部,我感覺臀部有一股壓力。

  “吧嗒”一聲,一只精致的黑色高跟鞋從空中落在地下,我看了一眼帶絲襪的纖足,忍不住把纖足摩挲一下,也許是怕癢,戴辛妮發出“吱”的一個笑聲。

  戴辛妮笑了,眼睛依然微閉著,但她春意拂面,妩媚誘人的表情讓我看得魂都飄了,再也無心戀戰,我凶狠地挺動著,這是最後的瘋狂。

  全身麻癢告訴我,快感即將來臨,但身下的戴辛妮似乎比我更早迎來快感,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咿啊聲已經越來越刺耳,我情急之下,拉出挂在戴辛妮小腿上的黑色內褲,然後塞進了她的小嘴�。

  “嗚嗚嗚……”戴辛妮猛烈地搖動著臀部,她的身體突然向上一挺,兩只手用力地抓住了我的手臂,雙腿緊緊地夾住我的臀部一動不動了,只有小腹劇烈地顫抖“哦”一聲渾厚的低鳴從我的喉嚨�發出,急促的抖動把濃烈的精華彈進了最深處。我倒在戴辛妮身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0.0155131816864__us____US__us__pc